和尚立馬站了起來,「阿彌陀佛,今日貧僧負責保護你的安危。」

「他們呢?」

「阿彌陀佛!傾城一夜未歸,道士一大早就給人做法事去了,那家病死了一個年輕人,書生去了帝都傳媒大學給學生上課,是選修課……」

阿黎愣住了,一時有些回不過神來,喃喃念叨:「傾城夜不歸宿,道士做法事,書生教書……」

她抬起頭,好奇地望向站在身邊的和尚,「那你怎麼沒跟道士一起去啊?」按理說,佛家也可以做法事,還能念超度經文呢!

和尚濃眉一挑,一本正經地說道:「阿彌陀佛!阿黎小施主,貧僧看起來像是很缺錢的樣子嗎?」

阿黎頓時噎了一下,連忙搖搖頭,呵呵笑了笑說道:「不像,一點都不像。」

「不!阿黎小施主,你錯了!我很缺錢,所以我要留下來保護你。」

聽和尚這麼一說,阿黎嘴角狠狠一抽,漸漸地咽了一口唾沫,她差點以為自己出現幻聽了,我很缺錢,所以我要留下來保護你……

阿黎立刻抬起手,用力地拍了拍和尚的肩膀,笑眯眯地說道:「和尚大哥,你放心吧!有我一口肉吃,絕對不會讓你喝湯的。」

和尚說道:「……我缺錢。」

阿黎噎住,嘴巴張了張,愣是一句話也說不出口,我也缺錢……

阿一負責開車,車速不快不慢,很穩。

和尚一言不發地坐在副駕駛,阿黎坐在後排座椅,不停地刷著微博。

張可導演的新電影《等風也等你》的劇組在微博上艾塔她,恭喜她成為這部電影的女主角。

阿黎莞爾一笑,連忙轉發了這條微博,又配上幾顆小紅心。

不過,也有大片的水軍在攻擊她,說什麼這個女主角是她搶了余佳欣的。

我就是愛欣欣:搶了我家欣欣的女主角有什麼可炫耀的!我倒是要看看,就她那演技,咱們詮釋好這個角色,到時候可別打臉!

煙青色等雨:可不是!搶來的終究不是你的,到時候可別出糗!

sdhiafh:你真把自己當一姐了嗎?在我們眼裡,你連給欣欣提鞋都不配!

我是叮噹貓:就你那演技,還是趕緊滾出娛樂圈吧!別丟人現眼了。

……

阿黎單手支著下巴,無奈地嘆了一口氣,這些人都這麼閑的么!哦,這世上好像還有一種水軍,職業黑粉,拿人錢財替人消災。

余佳欣啊!余佳欣!要是讓我知道這水軍是你雇的,那你就等著被黑得體無完膚吧!

我就不信了,你在這個圈子裡混了這些年,就一點黑料都沒有!

關閉微博,阿黎打開微信聊天,她建立了一個小群,裡面只有她跟傾城他們幾個。

當然,姬唯是不可能在裡面的。

阿黎:「小哥哥,小姐姐,開會啦!」

傾城:「……」

和尚:「阿彌陀佛!」

道士:「說。」

書生:「曰(yue)。」

阿黎:「……余佳欣!幫我找她的黑料,要實錘的!」

阿黎:「越多越好!」

傾城:「小阿黎,她找水軍黑你了?」

阿黎:「有備無患。」

傾城:「行,你等姐的好消息。」

……

把重要的事情交代下去,阿黎將手機塞回小包里,然後愜意地往後一靠,輕快的曲調從她嘴裡哼出來,眉眼彎彎的,揚起清淺的笑意。

坐在副駕駛的和尚扭頭瞧了一眼,「阿彌陀佛!阿黎小施主,依貧僧之見,那人既然敢攻擊你,就要做好死無葬身之地的準備。」

阿黎微怔,旋即抿唇一笑,說:「你說得有道理,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

「和尚哥哥,那這這事兒就麻煩你們了。」

「阿彌陀佛!阿黎小施主,你跟哥哥客氣什麼!那就等著看熱鬧好了。」

……

「欣姐,現在您所有的粉絲都知道了,宋黎搶了原本屬於您的角色,她就等著被人攻擊吧!」

助理小於一邊給余佳欣倒水喝,一邊得意地說道。

余佳欣愜意地坐在椅子上,白皙的雙腳輕輕搭在茶几上,她嫵媚地勾起紅唇,似笑非笑地說了一句:「她真以為自己勾搭上了薄少,就可以掌握一切嗎?等著瞧吧!得罪了我有她好受的。」

「還是欣姐有主意,像她那種女人,自以為勾搭上了金主,就不可一世了,殊不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到時候就讓她瞧瞧咱欣姐的厲害!」

余佳欣喝了一口水,將杯子放在茶几上,又漫不經心地把玩著自己剛修剪過的指甲,說道:「我也沒那麼厲害!不過就是比她多吃了幾年飯。」

「既然她搶了原本屬於我的角色,就應該有被人攻擊的心裡準備,好歹,我也是娛樂圈的一姐,她……」

余佳欣聳聳肩,輕笑一聲,「她現在還是新人,就算她拍了寧導的一部電影又怎麼樣!在這個圈子裡,人脈才是最重要的。」

「欣姐,那你接下來打算怎麼收拾她?」

「還用得著我收拾她嗎?我的那些粉絲捨不得我受委屈,自然會替我出那一口惡氣的!至於我,等著看好戲就行。」

「欣姐真厲害!宋黎肯定想不到自己會這麼慘。」

余佳欣嫣然一笑,漫不經心地說道:「誰讓她眼神不好,得罪我了呢!」

助理小于越發崇拜余佳欣,「欣姐,你是我的偶像!簡直太厲害了。」

「好好學著點!這可是一門很深奧的學問,我可不輕易教給別人。」

「是,是,欣姐,我一定用心學。」

……

幾個小時之後,阿黎趴在她家薄先生辦公室旁邊的休息室的大床上,手裡捧著手機,不時驚訝地嘖嘖兩聲,語氣里更是藏不住的得意。

「真是沒想到啊!這黑料,而且還是實錘的……嘖嘖!簡直太污了,辣眼睛啊!」 阿黎一邊看,一邊搖頭,怎麼都沒有想到,人前光鮮靚麗,而且扮演著高冷氣質女神的人設,可這私底下……玩得真開啊!

多人炮party,劇組夫妻,公然勾、引金主……

呃,她竟然跟張導也有一腿!我擦!這瓜實在太大了吧!

一時之間,阿黎有些消化不了。

既然余佳欣跟張導是老關係了,為什麼張可還要選她當女主角呢?

不明白……

阿黎抿唇一笑,她不關心這些,她要的只是余佳欣的黑料,而且還是實錘黑料!

「除了她跟張導的料,其他全都放出去,一條都不要留下。」

阿黎將這句話發在了她跟傳說的小群里。

既然想黑她,那就做好被反黑的準備,外公說過,對敵人心慈手軟,就是對自己的殘忍。

雖然她從來都沒有把余佳欣當過敵人,但在余佳欣的有眼裡,她絕對是余佳欣欲處之而後快的存在。

所以,阿黎沒有手下留情。

又刷了一會兒手機,覺得眼睛有些不舒服,阿黎將扔在了一旁,整個人挺屍般地躺在柔軟的大床上,眼睛直勾勾地盯著天花板。

她挺期待的,以至於毫無睡意。

於是,阿黎又拿起手機,點開了微博,熱搜榜排名第九! 校花的透視高手 這才多長時間啊!余佳欣已經排名第九了,標題很醒目,余佳欣的料!

網友們一片嘩然!

誰都沒有想到,那個氣質高冷,有著女神人設的余佳欣,私底下竟然是那麼的放蕩形骸!

一瞬間,余佳欣的高冷女神人設崩分離析。

那些平日里跟她關係不錯的,一時之間都跟她劃清了界限,生怕被她連累了。

俗話說,物以類聚,人以群分。

誰都擔心那些網友不分青紅皂白地把自己劃分到余佳欣的陣營去,事實上,在這個圈子裡混的,又有幾個是真正很乾凈的。

水至清則無魚!

突然,一陣沉悶的腳步聲響起,由遠及近,阿黎愣了一下。

不等她回過神來,緊閉著的門從外面推開,一抹熟悉的身影闖入她的視野中。

薄寒池走到床邊停下來,然後雙手撐在她身體兩邊,一雙湛黑的眸子安靜地注視著她,說道:「不是說困了嗎?怎麼還不睡覺!」

阿黎撇撇嘴,幽怨地瞧了一眼近在眼前的男人,脫口而出,「一個人睡不著。」

薄寒池眉梢一挑,似笑非笑地勾起嘴角,「那我陪你。」

阿黎:「……」她恨不得挖個坑把自己給埋了,說話不經大腦的么!

她剛想想要改口,嘴巴張了張,又聽到身邊男人柔聲說道:「我看著你睡,等你睡著了再離開。」

阿黎噎了一下,連忙閉上眼睛,心裡暗忖:我看起來有那膽小嗎?

「睡吧!等走的時候我叫你。」

聽著男人低沉而熟悉的嗓音,忽然想起什麼,阿黎連忙睜開眼睛,一雙漂亮的杏眸瞪得大大的,「你要不要也睡一會兒?」

她記得他昨晚上比她睡得晚,今早上又比她起得早。

最重要的是,他現在應該還在倒時差!

薄寒池垂眸笑了笑,伸出手,溫熱的掌心輕輕撫上她的眼睛,低聲說道:「薄太太,你這是在邀請我……」

男人嗓音低沉,透著一絲難以言喻的旖旎。

阿黎噎住。

她咬了咬唇角,白凈的小臉瞬間漲紅,幾乎能滲出血來,「我才沒有!」

阿黎嬌嗔地瞪他一眼,反駁沒有半點效果,反倒是讓人浮想聯翩。

見她紅著臉,薄寒池不由得笑了。

阿黎氣得惱羞成怒,沒好氣地在他腰間掐了一下,氣呼呼地低吼道:「不許笑!」

薄寒池嘴角一抽,連忙忍了笑意。

可,那一雙湛黑的眸子里,卻怎麼都藏不住溫暖,如這個季節午後的陽光般。

「還笑!」

阿黎又伸手掐了他一下,小嘴微微嘟起,紅著臉沒好氣地瞪他。

對上那一雙濕漉漉的眸子,還有那一張紅得幾乎能滴血的小臉,薄寒池撲哧一聲笑出來,溫熱的掌心輕輕落在阿黎額頭上。

他來回揉搓了一下,笑著說道:「我也不想笑,可我實在忍不住……」

阿黎咬著唇角,眼睛睜得大大的的,氣呼呼地瞪著他,「你……」

望著女孩兒氣鼓鼓的腮幫子,薄寒池斂了笑意,一本正經地說道:「對不起,薄太太,我錯了,從現在開始,我保證不笑了。」

阿黎輕嗤一聲,傲嬌地別過臉,小聲地嘀咕著:「我才不信,嘴上這麼說,心裡肯定早就笑翻了。」

她的聲音不大,卻還是被薄寒池聽了個一清二楚的,他不由得勾起唇,眉梢微微挑起,小黎兒,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蟲嗎?

「趕緊睡吧!晚上帶你去參加一個慈善拍賣會。」

阿黎愣了一下,眼巴巴地望向身邊的男人,「我可要不去嗎?」

「不想去?」

「也不是不想去……」

事實上,她就是不想去,多麻煩啊!還得打扮得光鮮靚麗的。

看著女孩兒糾結的小模樣兒,薄寒池緩緩勾起唇,說道:「薄太太,每個參加慈善派對的男人都會帶上女伴,你總不想我被人嘲笑連女伴都找不到吧!」

「又或者,我勉為其難帶別的女人去?當然,前提是你不許吃醋。」

話音剛落下,阿黎噌地坐起來,一雙白凈的小臉撫上男人的臉頰,「薄寒池,你敢!」

頓了頓,她又繼續說道:「你要是敢帶別的女人去,那我……」

不等阿黎把話說完,她整個人已經落入一個結實的胸膛,男人低沉的嗓音在她頭頂上響起:「薄太太,那你想怎麼樣?」

「我,我會殺了你們這對狗男女,哼!」

阿黎傲嬌地瞪他。

薄寒池忍不住笑了,眼眸中藏不住的寵溺之色,「那你陪我一起去?」

阿黎撇撇嘴,然後心不甘情不願地點頭答應,「吶,我已經答應你了。」

「我知道,所以只有你一個。」

「這還差不多。」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