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太陽星相生相剋的太陰星因爲破碎的沒有那麼徹底,被始祖天魔撈進了深淵之中,成爲了深淵的能量源泉。

這就是而今的宇宙。

而古神大陸則是主宰時代的主大陸破碎後留下的一塊較大的碎片,那碎片不被始祖天魔看中,但卻成了宇宙中無數種族中最強大的人物們夢寐以求的修行聖地。

在那古神大陸中,因爲存在宇宙誕生最初時期的氣息和靈氣,因此極其適合修煉。

而且,也因爲擁有宇宙誕生最初的那種氣息,古神大陸對遊戲規則有一定的抵消作用。

例如玉帝這種非本時代的玩家,若在古神大陸,完全可以發揮出百分之百的帝境戰鬥力。

同時,因爲是在帝境,在古神大陸生活也不會消耗壽元,可以做到永生。

正因此,古神大陸纔會被超越帝境的強者所喜歡。

畢竟抵達到了那種境界,誰也不願意被壓制戰力,萬一被人在被壓制的時候圍攻而死,豈不是冤枉? 她臉上抹起一勉強的笑,說:「之前的事都是開玩笑的,風雲幽你不會當真吧?」

「這杯酒就當我的歉意,請你別再計較這事了。」

說著,白夢珊把眼前的酒杯往前一推。

「嘩~」

沒成想,竟因太用力,酒都撒到了風雲幽的衣服上!

「啊,你的衣服!」風雲幽還沒說什麼,白夢珊倒是驚叫起來。

風雲幽皺眉!

看到已經撒了的酒,真不知道這白夢珊在搞什麼,難道她不是想讓自己喝下這杯酒?

不明所以的她於是暗落落的看著白夢珊在眼前表演!

此刻,白夢珊眼裡帶了點點幽光。

「不好意思啊風雲幽,我一時手滑,把你衣服弄濕了。」

轉頭對主座的皇帝說到:「皇上,我不小心把風小姐的衣飾弄濕了,可否讓她下去換條衣服?」

皇帝和大臣們雖皺眉,不過也沒特別在意,只認為是白夢珊為了逃避賭注而耍小聰明支開風雲幽。

風雲幽抿了抿嘴,還是站了起來,由宮女帶著去換衣服。

本身穿的衣服就薄,濕著身子也不是回事。

在去往後宮內院的路上,風雲幽看著身旁的宮女徑直帶著她像著一間屋子走去。

「風小姐,您暫時在裡面換一下衣服吧。您有事喚奴婢便可!」

終於走到一院前,宮女站定為她打開門,恭敬地站在門邊。

風雲幽盯著宮女許久……進門!

進門后,風雲幽順手關上門,暗中打量這屋子四周。

難道是自己想多了?風雲幽觀察許久也沒發現有什麼異處。

走到一個衣櫃旁,上面放著些許後宮女子衣服。風雲幽於是打算先把身上的衣服換下來。

可是,就是此時!

剛把身上的濕衣服脫下來,她就覺得身體不對勁……

身體開始發熱,並且逐漸變成難以忍受的灼熱!

「嗚,該死的!」

風雲幽算是明白了,那杯酒真的有問題。

沒想到那杯酒藥性這麼強,只是碰到皮膚,還是中招了。望向屋門,風雲幽衝過去,竟然已經被鎖住了!

「這位小姐,你是想去哪兒啊!」

聽到聲音,風雲幽心中有一股不詳的預感,猛的轉頭望向一邊不顯眼的床上。

此時,床上一個穿著華貴,身材臃腫,長相還帶著幾分猥瑣的男子從床的裡頭爬了出來。

看起來也有了二十齣頭的年紀。

風雲幽眯了眯眼審視著這個男子!

甩了甩頭,強自讓自己冷靜下來。盯著這個面孔倒是有些熟悉,但一下子還真想不起來了。

「美人兒,讓爺來好好疼疼你!」

只見這個男子腳步虛浮的朝她撲過來,她臉色一變,儘力地躲開他。

並且身子轉到他身後朝他後背踢了一腳!

「噗通!」

「啊!」

男子沒想到這一下沒得逞,反而自己被摔倒了地上。

揉著背怒氣沖沖的轉過來:「風雲幽,爺願意碰你,那是你的榮幸,你別給臉不要臉!」

心裡也在疑問,這傻子什麼時候有這蠻力了,她不是個草包嗎?

風雲幽沒有理他,她看著前面那頭「肥豬」又打算朝她撲過來,可是此刻身上真的絲毫力氣都沒有了。

艱難的往前抓爬著,她心裡苦笑:難道今天真的要失身在這裡了嗎? “沒錯呀!”黑影淡淡一笑道:“誰告訴你萬古神山在宇宙空間中?那處神山,便在古神大陸!”

“嗯?”

陳默忍不住驚了。

他知道自己的第一世肯定很強,但是把帝庭建立在全宇宙古神潛修的古神大陸,那會不會太囂張了?

而這時,黑影繼續開口了。

“最開始的時候,古神大陸一直被強大的種族所佔據,歷經無數歲月,但凡佔據了那塊大陸的種族便可自稱爲神族,直至遊戲開啓,你的第一世萬古神帝誕生。

萬古神帝橫掃全宇宙,打遍宇宙無敵手,更是弄出了萬族論壇讓萬族共尊,他單槍匹馬的打入古神大陸,橫掃了當時的神族,將那一神族驅逐出了古神大陸,並在古神大陸最中心的創世山上建立了萬古帝庭。

那一世,世人只知萬古神帝,只知萬古帝庭,根本沒人在意那神族和所謂的創世山,所以那山就直接被後人稱呼爲萬古神山了。

後來你第一世時間到了沒有完成目標,直接身死重來,那萬古帝庭便算是覆滅了,只是後來好幾個輪迴都無人敢前往萬古神山挑釁萬古神帝的威嚴,直至發現了萬古神帝已經消亡後纔有神境強者前往萬古神山圈地修行,後來漸漸的古神大陸便也就成了神境強者潛修之地。”

這也太牛批了吧?

陳默驚呆了。

他以爲第一世萬古神帝是把帝庭建立在了古神們潛修的地盤上,硬生生的讓人不敢招惹。

可萬萬沒想到竟然是因爲萬古神帝先打下了古神大陸,後續纔有那些古神在其上修行。

弄了半天,萬古神帝比他想的還要屌。

神族?

能打敗全宇宙種族成爲唯一一個入主古神大陸的種族,其強大程度肯定不用說,對於其他種族來說,那就是神。

萬古神帝這是推翻了舊神的統治,在舊神的廢墟上建立了自己新的神權。

“如此強大的萬古帝庭,應該也有不少神境強者吧?怎麼說滅亡就滅亡了?”陳默皺眉問道。

“不不不!”

黑影搖頭,笑道:“你那一世不喜鬧騰,雖然想投靠你的神境強者千千萬,但是全都被你趕走了,所謂的萬古帝庭,說到底就是你那一世想拿個稱號buff,實則整個帝庭就他一個人。”

“……”

陳默這一波是真的無話可說了。

行吧,你牛批!

紙婚厚愛,首席的祕密情人 “好了,不扯那麼多了,你這幾世留下的傳奇可不少,你想知道的話還是自己去看自己去聽比較好,這第一處寶藏便是在萬古神山,你只需要登臨山巔,大喊一聲老子是萬古神帝,即可進入寶藏空間之中。”

“……”陳默繼續無語。

而黑影沒有管陳默無語的表情,繼續說道:“第二世留下的東西雖然不如第一世,但是也差不到哪裏去,畢竟你第一世從頭到尾都是孤身一人,想弄多點寶貝也懶得去弄,你第二世是絕世天才,而且生於古神族,就是被你第一世驅逐的那個神族,因爲天賦實在太高,所以被當成了神族崛起復興之希望,崛起之後掌控的資源絕對是遠超你第一世的,不過他終究是要給那神族留下一些,所以給你封入寶藏中的和你第一世其實沒多大差別。

你第二世的寶藏在造化神域中的造化神族祖地,也就是你第二世宇宙主宰的墳墓中,你去了之後只要挖開墳墓進去,憑藉着同根同源,自然可以找到寶藏所在。”

emmmmm

果然!

陳默再次露出無語的表情。

造化神域是什麼地方?

宇宙禁地之一,他可是在萬族論壇中看到過。

那是三千主宰時代的造化主宰留下的造化一族所在地,造化一族是純血一族,從不與外族聯姻,因此血脈極其純正,自稱神族。

造化神域是造化神族的地盤,嚴禁外界的人進入,更別提去挖祖墳了,雖然說那墳墓是陳默第二世的,但是你說出來人家倒是得信啊。

“萬古神山,造化祖地,這倆都不現實,剩下的三個不會也都是這麼坑吧?”陳默無奈道。

“呵!”

黑影淡淡一笑,繼續道:“你第三世是萬界之主,掌控至尊神器萬界之輪,那萬界之輪是什麼?是宇宙尚且是一塊大陸的時候的定天輪,那東西連通整個大陸,供用萬族傳送用,只是後來宇宙破碎後方才更名爲了萬界之輪。

而你第三世的寶藏便在時空核心之中,什麼是時空核心?便是時空本源之地,以你現在的實力是進不去的,甚至連神境都進不去,想進去得依靠大量的資源來佈置時空大陣,所以現在是不用想的。

倒是你第四世,因爲掌握遊戲作弊器,百倍經驗百倍掉落,他纔是最富有的,富可敵宇宙,雖然招攬半個宇宙的強者花費了絕大多數的財富,可剩下的仍然是旁人難以想象的,他的寶藏倒是好拿,就在宇宙空間中,而今的乾坤帝庭所在的主星乾坤星,抵達乾坤星後你直接開挖就行,就在地心之中。”

呼!

陳默聞言鬆了口氣。

第三世雖然也不靠譜,但是第四世終歸是靠譜了點。

麻蛋,老子要是能進萬古神山和造化祖地,還有那時空核心,那還要你們的寶藏幹什麼?

簡直腦殘!

“那第五世呢?有沒有留下好東西?”陳默問道。

“有的!”

黑影點頭,想了想說道:“接下來就是深淵入侵資料片,你恰好有機會進入深淵,你第五世便是深淵的人,掀翻了萬族,讓萬族遊戲失敗,被稱爲深淵魔主,在深淵之中有一座魔主墓,那是深淵萬族朝聖之地,祭奠你那一世偉大的功勳,在魔主墓中便是第五世留下的寶藏,而且那處地方紀念價值比較大,靈氣稀少,反而沒有強者,是最適合你現在去拿的。”

“當真?”陳默聞言眼前一亮,忍不住又問道:“那魔主墓,在深淵多少層?”

深淵層數越深,強者越多,如果是在三十層之後,以陳默現在的實力想去拿寶藏簡直難如登天。

“第四十八層!”

“???” 就在那隻咸豬手快碰到她衣襟的時候!

「嗖——」

一顆石子從窗外飛進,擊在了眼前肥胖男的脖子上。

然後華麗麗暈了過去……

看到眼前的男人倒了下去,她努力睜開眼看清眼前發生的一切。

「是你?」虛弱的問道。

看著眼前驀然出現的雍容華貴的男子,風雲幽無力眯了眯眼!

「風小姐當真和傳聞中一般無二,不過這麼會兒的時間就把自己折騰的這麼狼狽!」

眼前的男子正是玄王楚哲瀚。

他看到風雲幽把自己折騰成這幅慘樣,挑了挑眉!

風雲幽本來就已經要堅持不住了,偏偏眼前的男人還在一旁冷嘲熱諷。

但此刻除了他又沒有誰能把她帶出去。

糾結不過片刻,就拗口的對他說:

「幫我!」

「幫你,憑什麼?」玄王楚哲瀚聽到她冷不丁的話,眼眸微愣了一下,很快反問道!

周身氣場冷下來,盯了她幾秒,嘴裡吐出兩個字。

「求我!」

風雲幽睜大了眼睛,他讓她求他?憑什麼!

帶著冒火的眼睛狠狠地瞪視他,想要把他活活燒死。

該死,這廝既然不是真心想幫她,那剛剛乾嘛幫她解圍!

但是,風雲幽看著眼前之人身上散發的威懾力,知道沒有絕對的說服力,是絕對不會帶她走的。

兩個人僵持住了,一個等著對方開口求饒,一個死都不願意示弱。

終究,風雲幽還是撐不住了,在最後打算向眼前這混蛋求饒的時候,意識逐漸不清了……

哎!為何要這般倔強呢。楚哲瀚盯著眼前面容姣好的女子,搖了搖頭。

宴會這邊,大家正喝酒喝的開心,突然,一個個急匆匆帶著几絲慌亂的聲音傳來。

「皇上,娘娘,不好了!」

「什麼事,大呼小叫的成何體統!」皇后一臉不悅的斥責道。

風雲柔看著慌忙跑到帝後面前跪下的宮女,眼中起了一絲狠厲的笑意。

終於來了!

招惹頭牌校痞 」皇上,皇後娘娘,風小姐,風小姐她……」

」幽兒怎麼了?」聽到風雲幽的名字,風老將軍一急,直接站起來吼問。

那個宮女也是被嚇得一懵,不過馬上反應過來,急忙說道。

「風小姐換衣服的房間里,有,有男人!」

現場一陣寂靜,隨後,像炸開了鍋似的。

「什麼,這風雲幽這麼久沒回來,難道是在跟男人鬼混?」

「這不會吧,她哪來的膽子,這可是在宮裡!」

「這誰說得准,她不是傻子嗎?」

「但是她現在不傻啊,剛剛還彈琴了呢!」

一群人吵的不可開交,皇帝也一陣頭大。這風家小姐這本來看起也不傻了,這沒一會怎麼又惹事了?

風老將軍聽的一陣火大,直言道:「這是不可能的事情,你這個丫鬟,為何要這麼誣陷我家幽兒!」

雖然幽兒平時不著調了點,但他相信她絕對不會幹出這種事。

倒是鳳卿塵聽完,有一抹淡淡的擔憂。但想到不久之前,前面某人的突然離席,眸中微閃了閃!

「皇上,後宮當中大臣們也不便去,不如讓臣妾帶人去看看怎麼回事吧!」皇后顯然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不過有好戲看,便忙像皇帝請纓。

皇上扶額甩了甩手,隨她去了。但是畢竟是風老將軍的孫女,所以特許將軍府的人跟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