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11 月 19 日 - By :

和司馬芒同樣想法的修士不在少數,似陳平之也在想着,為什麼陳瑜不是株野陳氏的血脈,如此籠絡人心的壯舉,竟被西北一小小土著給得了去。

司馬芒、陳平之等擁有身份的人,以及一路走來因輕鬆愜意,認為陳瑜等人不過如此的修士,顯然已經忘了他們被困月芽湖東岸可不是一天兩天了。他們似乎也忘了,嶗山派這樣中等偏上實力的宗門,上百弟子乘樓船闖湖卻全軍覆沒的一幕。 羅盤上,陳瑜、紫蘇、陸臨風甚至劉叉和景遇春以及曾新瑤,他們的神色里可沒有半點輕鬆。越是靠近西岸,他們心裏就越是緊張。天色已經暗了下來,烏雲壓地很低,空氣中瀰漫着壓抑,這是大雨即將暴發的前奏。 陳瑜看看凝重的天色,向陸臨風道:「你也別生悶氣了,我答應你,只要你確認了自己的退路,我幫你殺司馬鈞!」 「殺司馬鈞我不阻你,但你必須記住,最後一擊絕不能是你!」曾新瑤叮囑道:「我們三大派的身份玉鑒都是特製的,你若親自動手,在司馬鈞死的那一瞬間,掩月宗會立即知道你的相貌和名字!」 「我知道新瑤姐!」陳瑜當然知道自己不能在如意宗殺司馬鈞,那樣有理也會變得沒理,道:「我相信陸臨風也想親手殺他。是吧,臨風?」最後陳瑜是問向陸臨風的。 「你們要殺誰?」此時羅盤前方一里處有一湖心島,陳瑜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前方。他們距離西岸已經不足三十里,如果月芽湖還有危險,湖心島將是危險的最後隱藏之地。但就在這時,一道清悅的女子聲音在他們頭頂響起。 紫陽宗的羅盤祭起之後是有護罩的,既用來擋風也可對未知的危險稍作阻擋。此護罩和防護陣盤很相似,裏面的人可清楚地看到外面,而從外面看來,只能看到一團白霧。這個聲音的主人可以將聲音傳進羅盤,而且似乎能看到護罩中的他們,那麼此人的修為,至少也應該是築基! 隨着那道女子的聲音響起,一直蹲在陳瑜肩上不斷沖黛姝懷裏小白擠眉弄眼的小花,突然吱地尖叫一聲,同時渾身毛髮根根炸起。便是小白,瑩潤的眼睛裏也瞬間被恐懼填滿。 羅盤的飛行之勢戛然而止,陸臨風都來不及回答陳瑜問題,護罩中除了黛姝,其他人全都驚疑不定。 「陳瑜,放開羅盤護罩吧。」黛姝站起身,目視着前方上空,道:「此護罩擋不住她!」 「還是黛姝姐懂我。」那女子的聲音從頭頂經過,道。 在判斷出來者乃築基修士之時,紫蘇、曾新瑤和陳瑜都不敢看向頭頂。依言散去護罩,只見一個白底藍邊的錦衣戎服女子,正在從前方五丈處緩緩降落。 此人相貌精緻,臉龐頗顯豐腴,會說話的剪水雙瞳正滿是好奇地向羅盤裏看來。她的臉上帶着笑,因此臉上的兩個可愛小酒坑很是醉人。 看清眼前這女子相貌,曾新瑤、紫蘇等人很自然的,將目光轉向她的左手。 她的左手提溜著一同樣白底藍邊年輕男子的肩膀,此人凝氣十層境界,長得倒是唇紅齒白頗為俊朗。只是他看着有些狼狽,頭髮被風吹地非常凌亂,似急着趕路被旁邊女子一路提溜著過來。 紫蘇等人之所以判斷他不是旁邊女子的俘虜,乃是他和旁邊女子一樣,身上散發着遠遜王平安,但仍然非常純正的魔氣。 「魔師宮洛洛,看來你的傷已經好了?」黛姝冷冷道。 「這位就是魔師宮的洛洛姐啊,洛洛姐好漂亮啊!」別人一聽魔師宮三字頓時連呼吸都窒了一窒,也就陳瑜不知出於膽大還是無知,反而對洛洛的美貌大為讚歎。之前鄭維新離開之後,陳瑜等人要麼受傷眼睛裏滿是重影,要麼就像紫蘇正在打坐,眼下還真是第一次與這位魔師宮傳人相見。 咯咯咯地悅耳笑聲傳來,洛洛美目在陳瑜身上流轉一番,未語先笑道:「難怪黛姝姐要跟你們在一起呢,整天聽你說些好聽的,想來心情定會很好。」 只是洛洛明顯不在意陳瑜,也不在意能不能聽到好聽的,因為她立即目光轉向黛姝,道:「兩日前小妹我一時大意,被黛姝姐贏了一招。相請不如偶遇,不如我們接着上次鬥法再來一次可好?」 「洛洛姐能不能稍待片刻?再有三十里就到了西岸,不如等上了岸二位再打?」羅盤上陸臨風、劉叉可都是身份尊貴之人,但此時仍然是陳瑜上前,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洛洛姐如此修為境界,只要稍露威壓定可嚇退無數妖獸,那時我等小修士也好尋找安全之地過夜,不知洛洛姐意下如何?」 「這位小弟弟確是打得好算盤!」洛洛抿嘴一笑,臉上的小酒坑看地陳瑜眼睛一亮,只見她會說話的眼睛瞪陳瑜一眼,嗔道:「可是小弟弟沒聽說嗎,我可是出身魔師宮的,我魔門弟子向來直來直去,說了要鬥法那就是一刻都不能耽擱!」 「你要鬥法」黛姝以眼神示意洛洛左邊那年輕男子,道:「他怎麼辦?」 「啊,洛洛姐竟還帶了人過來?」陳瑜大驚道。敢情他剛才只顧著看洛洛,竟沒看到她身邊還有一個大活人? 又是一陣咯咯咯的清危笑聲,洛洛看陳瑜一眼,向黛姝道:「我這師弟姓崔名袪,不如我們鬥法之時,讓他跟你那位小弟弟也玩玩?」 「關我什麼事?」陳瑜頓時大怒,並且終於不再五迷三倒了,道:「他凝氣十層我九層,而且我是西北修士,你們中洲修士欺負人,至少顧一下魔師宮的臉面吧?」 「我跟他鬥法!」紫蘇橫跨一步檔在陳瑜身前,冷冷道。 「你不行!」洛洛突然臉色一冷,指著陳瑜道:「那小子話太多,我不喜歡,崔師弟也別殺他,省得被人嘲笑我們恃強凌弱,我要他的舌頭!」 陳瑜更怒,正想再給懟回去,突然醒起什麼猛地將自己嘴巴捂住。他修仙這幾年來,還從沒想過自己會因為話多而令人生厭。 「哼,有我在,誰敢傷我師弟!」陳瑜的舉動令紫蘇心中更怒,即便面對的是洛洛這個築基修士,此時也毫不畏懼。而紫蘇話音剛落,曾新瑤也一步跨出擋在陳瑜面前,她什麼話都沒說,但她的行動已經表明了自己的決心。 「呵,果然是西北修士!」洛洛又笑了,但她看向黛姝,道:「一裏外那座湖心島上有妖獸,崔師弟跟你那位小弟弟就在湖心島鬥法,這樣我也放心。」 凝氣修士無法凌空虛渡,他們的修為還不足以支撐自己在空中停留。這也正是陳瑜多次與人鬥法,縱躍而起之時又施展凡人武功千斤墜的原因。 洛洛和黛姝鬥法之時,無法護著崔袪,他也不可能跑去羅盤上與陳瑜鬥法,那樣等於找死。因此洛洛只能提議,讓他們去湖心島。 發現自己捂了嘴還是要跟人鬥法,陳瑜心中之怒當即難平,恨恨跳腳道:「妖女!你個蛇蠍毒婦,竟送了自己師弟給我殺。你們魔師宮吃的是什麼,狼心狗肺嗎,怎麼盡養出你這種不幹人事的東西?」 陳瑜一通臭罵算是稍解了自己心中怒火,可洛洛卻差點給氣炸了肺。若非眼前有黛姝這個強敵,她已經準備親自動手割下陳瑜的舌頭了。狠狠喘幾口粗氣,令微脹的酥胸起伏几次,一字一頓地向崔袪沉聲道:「不要殺他!只割了舌頭!我要帶他回洞府!」 被洛洛提溜在手中的崔袪打個寒顫,用力點着頭道:「師姐放心,我一定幫師姐將他帶回!」 「黛姝姐,請吧!」洛洛冷冷地再看陳瑜一眼,黛姝冷哼一聲跨步擋住她的視線。洛洛不是結丹境修為,但魔師宮的《天魔寶典》之中有一門瞳術,擁有令築基修士只看凝氣修士一眼,將就對方殺死的威力。 「怎麼辦?」洛洛先行一步,陳瑜從紫蘇和曾新瑤身後探出腦袋,問黛姝道:「紫陽宗的羅盤催動之後速度非常驚人,我們全力催動羅盤立即逃走可好?我師父說過,打不過就逃不丟人!」 「逃不掉的。呆會兒紫蘇和新瑤不要插手,讓陳瑜獨自跟崔袪鬥法。」黛姝示意陳瑜催動羅盤向湖心島飛去,道:「魔門其實比中洲五柱更講規距,只要你在跟崔袪鬥法中活下來,下次就還是你跟崔袪鬥法,而洛洛不可插手。」 「如果今日你不戰而逃,就等於給了洛洛出手殺你的借口。魔門勢大,他們的這種規距,中洲修仙界是認可的。」劉叉一邊看着黛姝一邊道。 到了現在,劉叉若還不明白黛姝才是身邊這位黑美人的本名,那他真可以找塊豆腐一頭撞死了。 同時劉叉心中更是意難平,雖沒有規定同門弟子必須穿相同服飾,可初見之時,陳瑜、紫蘇和曾新瑤三人竟穿了三色服飾。再聽陳瑜一口一個「步婷姐」的叫着,劉叉根本沒有懷疑黛姝的真實身份。 「湖心島快到了!」紫蘇收回目光向陸臨風道:「如果島上妖獸不多,我們盡量正常解決,如果妖獸太多,說不得就要暴露你的毒丹了。不過司馬鈞早就知道你有毒丹,如果不得已,你就祭出臭丹吧。」 「好的。嗯?下雨了?」陸臨風點頭應下,隨即看着水雨在羅盤護罩上濺起的波紋道。 (未完待續) 求收藏,求推薦。 三個人商量結束之後,韓雙將這裏的防守任務交給雷戰以及陳善明兩個人,而她自己則是開始整理自己手裏面的東西,首先就是偽裝服,配合周圍城市的建築顏色,調整一下自己身上的吉利服,其次韓雙沒有攜帶太多的武器。 手槍,消音衝鋒槍,以及12式大口徑狙擊步槍,除此之外,其他的就是一些搭配使用的東西了。 韓雙沒有立刻離開,因為現在國軍的部隊顯然還沒有撤離陣地,這個時期的晚上進攻不是沒有,但是並不多,畢竟這個時代的晚上作戰還是要受到視野的影響,所以這邊的部隊是藉著夜晚快速撤離的,不過白天的時候他們顯然就已經做好了準備。 當天色開始徹底昏暗下來的時候,韓雙才直接離開了他們所隱藏的地方。 蘇州河的隔壁此刻的夜晚燈火輝煌,各種各樣的霓虹燈以及招牌在夜晚非常的明亮,但是此刻一條河之隔的北岸卻是一片死寂,除了偶爾有各種慘叫聲和槍聲響起之外,沒有任何燈光,黑漆漆的城市廢墟如同一個鬼城。 韓雙看了一眼遠處的蘇州河然後才離開了自己的據點。 「她要去什麼地方?」此刻在現實世界,隨時監控他們情況的蔣海他們第一時間就發現了獨自離開的韓雙,老A忍不住直接問了出來。 「不知道,應該是發現了什麼,然後出去偵察了吧,這些人裏面,韓雙在這方面的實力有目共睹,她出去偵察是最安全的。」另外一個作戰參謀也開口道。 「狸貓,分析一下她前進的方向,看看有什麼有價值的目標。」蔣海想了想開口道。 「前方就是國軍和日軍的對峙陣地了,有價值的目標就是目前雙方重點爭奪的地點,老火車站,老北站。」狸貓快速開口道。 「南京政府放棄老北站是在什麼時間?」蔣海直接問道。 「10月26日晚。」狸貓立刻開口道。 「這裏發生了什麼特別的事情嗎?」 「沒什麼啊,就是當時的日本派遣軍的指揮官松井十更曾經去親自視察了被南京政府這邊放棄的老北站。」狸貓開口道。 「就是這個了,如果是這樣的話,不出意外她應該是要狙殺松井。」蔣海果斷開口道。 「這!」老A他們都驚了一下,說實話,前面的兩次其實他們對另外一個世界影響的並不多,當然當他們撤離的時候所作出的那些事情對這個世界的影響是很大的。 但是像是韓雙他們在那個世界的時候,影響並不算是很多,也就是在李雲龍那個世界的影響更大一些,畢竟他們當時直接幹掉了日軍的好幾個師團,這可不是鬧着玩的。 那個時期的日軍軍事力量本來就已經非常的緊繃,如果少掉幾個師團直接就算是崩潰了。 但是這一次,韓雙如果全面狙殺了日軍目前的最高指揮官松井十更的話,這對後面的改變可是太大了。因為這意味着日軍極有可能在正面戰場上做出重大等改變,因為最高指揮官直接被弄死,這件事可是非常嚴重的。 當然,這個時期的南京政府想要直接打敗日軍還是很難,不過影響依然非常的嚴重。 最關鍵的是,對我方的軍隊影響是非常大的,誰也不知道後續會怎麼發展。 不過蔣海他們也都沒有說什麼,原因很簡單,這不是他們的世界,而且他們也明白,也許韓雙這也是在進行一種測試。 「找到了我們合適的目標沒有?」蔣海果斷問道。 「找到了,我們的人員已經進入了租界,找到了在租界這邊的一些相關人員。」狸貓立刻開口道。 「有被發現嗎?」 「沒有。我們已經找到了合適的建築,隨時都可以接入,不過這個建築想要買下來有一些難,幸虧上一次我們收集的黃金還在,直接用這些黃金收購應該可以。」狸貓直接開口道。 「告訴他們,加快進度,實在不行,強行徵收,最好直接砸錢,明天早上我要看到通訊設備建立完畢,目前租界沒有任何危險,直接建立大型通訊裝置,最好可以覆蓋整個明珠市城區範圍內。」蔣海想了想,果斷開口道。 「是!」 …… 韓雙並不知道蔣海他們的想法,不過她相信可以找到合適的地方的,而此刻藉著建築物的陰影以及她眼睛上面的夜視裝備和數據掃描模塊,韓雙已經如同幽靈一樣的悄無聲息靠近了老北站。 韓雙就在老北站大概1100米左右的一幢廢墟建築物的上面,這是一幢已經倒塌了一半的建築,韓雙爬上了樓頂,此刻在她的面前,整個老北站的廣場和大部分區域都在她的可視範圍之內。 可以說,如果對方開車來視察的話,絕對會出現在她的視線範圍之內。 這個時候,雙方可以說是第一次大規模的正式交戰,某些方面的交戰還沒有開始。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原本防守老北站的軍隊就在韓雙的眼皮下面撤離了整個車站,而跟他們一直進行對峙的日本軍隊還沒有發現,這些軍隊從韓雙身邊過去的時候,距離韓雙不到10米的距離。 不過韓雙完全不慌,時間一點點的過去,韓雙的周圍又開始變得寂靜,當東方的天色蒙蒙亮的時候,遠處的地面都開始震顫,韓雙的狙擊鏡裏面,穿着土黃色軍裝的鬼子在坦克的掩護下快速向整個老北站直接突擊了過來。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此刻鬼子遠處的重炮都已經準備好了,不過讓鬼子意外的是,當他們突擊到距離陣地很接近的時候,想像中的炮火依然沒有來。 韓雙都可以看到前線負責指揮的鬼子指揮官都有一些迷茫,最後還是一個鬼子指揮官快速排遣了一個小隊的鬼子直接沖向了陣地。 只是跟他們血戰了兩個多月的中國軍隊居然消失不見了! 鬼子的部隊迅速衝進了整個老北站,並且控制了整個老北站附近,然後這些鬼子立刻開始將這裏的情況向他們的最高指揮部開始彙報。 ~~~~~~ PS:各種檢查……累死,哎,今天又有一名作者去世了,一路走好。這個職業,真的是,不能自己偷懶,每天都得抽出時間運動啊。 。 柳文茵垂下眸,回想起自己的一生也是磕磕碰碰,八年的愛情長跑新郎官卻在新婚前夜跑路了無音訊,為了讓命不久矣的奶奶看到自己出嫁隨便找了個人嫁了。 沒想到卻是扶貧式婚姻,人財兩空,看著相依為命的奶奶到死也沒看到自己結婚,柳文茵心灰意冷,走在路上還被車撞飛了,再次醒來就發現自己穿越了。 既然上天再給一次重新來過的機會,那我重新開始,不要再把生活過得一團糟,雞毛撣子落一地。 柳文茵優雅的擦擦嘴,七分飽。 經歷了剛剛那出,柳文茵滿腦子裡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離婚,這個地方處處都是危險,心機和搏鬥的地方柳文茵一刻也待不下去。 傅容博那個變態,指不定以後會對我做出什麼事。 我一個現代人,二十一世紀接受過高等教育良好青年在這還混不下去? 柳文茵站起身,伸了個懶腰,洛泱此刻依舊坐在凳子上,手裡舉著個大雞腿,腮邊鼓鼓的像一個小倉鼠,而一直說不吃不吃的清瑤也埋頭苦幹。 又不是什麼文化人,還七分飽。 想罷也一同坐下去狼吞虎咽了起來。 終於在一炷香之後,桌上的佳肴被吃的所剩無幾時,柳文茵癱坐在凳子上,摸了摸自己圓鼓鼓的肚皮,打了個響嗝。 感嘆古代純天然的東西就是好吃。 與此同時,檀木門咯吱一聲被打開,柳文茵的嘴正巧張開,上面還有殘留的米飯,牙齒縫裡還有卡著的肉絲,飽嗝聲也回蕩在空曠的屋子內。 屋外刺眼的眼光撒在乾淨的白衣大夫身上,與癱坐在椅子上的柳文茵形成正比,柳文茵瞄了一眼洛泱,兩個丫頭不知道什麼時候著裝得體的站在那,畢恭畢敬。 柳文茵一臉懵,才想到剛剛洛泱詢問自己是否把大夫叫進來,自己拜了拜手表示同意。 同意了? 大型社死現場,柳文茵尷尬的扭過頭,卻捕捉到苗大夫臉上閃過一抹笑容。 算了,柳文茵也懶得維持形象,反正是要走的,這裡的一切以後和我又有什麼關係。 指指滿是狼藉的桌面,示意清瑤收拾了,然後撐著桌子站起來,挪到床上去。 側著臉,看著大夫的盛世美顏,俊俏的鼻樑,薄薄的嘴唇,就連頭髮絲都那麼好看。 柳文茵嘿嘿笑了起來。 不知道怎麼就睡著了。 再次醒來已是深夜,眯著眼習慣去桌子上找水喝,一不小心磕到凳子上。 忘了穿越了,現在與原來的生活已經毫不相干了。 既然要離婚,怎麼說也得坑點錢,想著柳文茵悄咪咪摸出房門。 輕門熟路柳文茵就摸到了傅容博的書房,房門沒關,柳文茵直接走進去,燭光把傅容博的影子打在簾幕上,手上還捧著一本書。 「啊幽?」傅容博被簾幕擋著以為來人是吳幽。 剛想回答就聽到門外有腳步聲,柳文茵想都沒想一下子躲了起來。 又不是做賊,可為時已晚,吳幽已經端著夜宵走了進來。 「以後這些事情讓下人做就好了。」傅容博走出來看的來人是吳幽趕忙上前。 吳幽打著手語 -我沒有王妃姐姐那般好命,也不是傅府的女主人。 一爪抓破唐宇的脖子,張遠林就要乘勝追擊。 可唐宇腳下卻像是裝了輪子一般,哧溜一下就滑步後退三四米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