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

一股強烈的勁風吹得西西不由自主的往後退出幾步。

「老師!」她有些不解和焦急的抬起頭,望著站在窗前月光下的加隆。

一股股氣流越發狂暴,吹得客廳中各種東西都紛紛落下來墜在地毯上,發出沉悶的碰撞聲。

「作為我在這個世上最後的饋贈。」加隆平靜的注視著眼前這個自己最看重的弟子,也是實際上最忠誠的弟子。

「一切既是你的命運,也是我的祝福。」

他抬起食指,用那根快要徹底消失的手指,輕輕探出。


嗤!!

一點黑光陡然閃過。劃出一條黑線軌跡,精準的擊中寧若汐眉心。

剎那間,寧若汐頭部微微一仰,整個人被直接撞退數步。

「這就算是我存在在這個世界的最後痕迹吧….」

吼…

一陣低沉的龍吼傳出,無數黑影從加隆身後湧現。將其團團包裹住,化為一條盤踞而動的九頭黑龍。

剎那間,龍影上浮現無數裂痕,彷彿鏡面陡然被打裂,嘩啦一聲脆響。

九頭龍瞬間破碎,化為無數黑色碎片飛濺。

「老師!!」寧若汐猛地衝過去。想要伸手抓住黑影,卻只是抓了個空。

她獃獃站在原地,不知道怎麼的,眼淚一下便從眼眶滑落下來,怎麼止也止不住。

***************

這一瞬間,遠在馬德里的某個廣場上。蒼白牽著艾沙羅的手,忽然微微側過頭望向某個方向。

「怎麼了?」艾沙羅臉頰微紅,疑惑的看了他一眼,順著他的視線望去,那裡只是一片密集的街道建築。

「沒什麼。」蒼白笑了笑。「只是忽然感覺似乎有認識的人離開了。」

「離開?」艾沙羅微微疑惑。

「別想這麼多了,去看電影。」蒼白親昵的捏捏艾沙羅的臉,兩人牽著手循著路邊走進一家電影院。

**************

印度尼西亞

「這次試試晚上潛水。加上水下燈光,絕對比白天刺激!」費雯嘿嘿笑著,一邊檢查著自己身上的蛙人裝備。

「莉莎,怎麼樣?準備好了么?」她看向一邊的另一個身材嬌小蛙人。

「沒問題!」亞利沙做了個ok的手勢。

「羅德你呢?」費雯扭頭看向另一個高大一些的男人。

「還好…我說我們還是白天潛水吧…晚上很危險的。萬一遇到鯊魚什麼的….」羅德還是有些擔心。

「鯊魚怕什麼!有我哥的人手在,鯊魚來了也是送菜,上次吃的鯊魚翅還沒吃膩,這次正好補充點!」小費雯十分豪氣的擺擺手。她現在每天吃喝玩樂,算得上是標準的白富美了,身後背景雄厚強勢,就算是頂級高官鉅賈的子女也要給她面子。

加上羅德和亞利沙一起的三人組。現在已經混成了混世小霸王,還好三人脾氣都不是任性妄為的人,索性沒有發展成欺男霸女的惡劣版本。

費雯指了指三人不遠處的一片漆黑海灘。

「那裡有人二十四小時看守保護,怕什麼。走了,下水!」

她第一個從船上往下一倒。噗通一下直接扎進水中。

羅德和亞利沙無奈的交換個眼神,戴上氧氣面罩。

噗通噗通兩聲落水聲,兩個全副武裝的蛙人跟著扎進海水。

不過費雯三人組也確實有不在乎的本錢。

就算加隆不在,亞利沙的姐姐和蒼白是戀人,無論聖拳宮如何變換,加隆作為拳聖的地位不可動搖,任何人上位都必定會第一時間保護好她們的安全。拳聖現在短短時間內已經變成了聖拳宮戰略型的威懾武力和精神象徵標誌。更何況還是有一些從始到終忠誠於加隆的人。

例如寧若汐,例如塞冬,例如光頭夫婦。

或許一切都在加隆的安排之中。

*******************

呼!

拉菲兒猛地從床上坐起身,滿身大汗,似乎做了個噩夢。

她面色發白,眼睛微微有些迷濛,似乎這才反應過來自己是在一個陌生的地方。

扯著被子遮住自己上身,她從床上站起身,忽然聽到外面隱約傳來陣陣喧鬧聲。

走到窗口往下一看,只見外面密密麻麻不斷開進來一輛輛豪華轎車,越野車跑車定製車加長車,各式各樣。一個個衣冠楚楚帝的上流人士從車上走下來,在保鏢的保護下,前去的方向似乎正式附近的一棟房屋。


大量的武裝士兵已經在拉封鎖橫條了,似乎在將這片區域封鎖起來。

拉菲兒拉開窗戶。頓時一系列細碎說話聲隨風飄過來。不過很是細微,完全聽不清楚。

她神色微動,屈指迅速在身前畫了一個無形的符號,頃刻間風中的聲音直接被放大,傳入她的耳中。

「…拳聖大人消失不應該是意外。論個體實力,世界上沒有生物單對單是大人的對手。」

「這麼推算,西西首領說的確實應該是真的了?」

「很可能。拳聖大人武道已經達到了我等完全無法想象的地步,如果按照東方那些小說中提到過的,達到那種所謂的破碎飛升地步也不是不可能。」

「這也太玄幻了!我更傾向於大人是去尋找更高武道了。」有人這麼說。

「無論如何,我們馬上對外宣布拳聖大人閉長關。現在我聖拳宮最大的凝聚力就是拳聖大人,能拖多久是多久,再說現在蒼白大人也是我們副宮主,就算拳聖大人不出手,也能鎮壓全局。」有東方的拳道修習者分析道。

「這是個好辦法。」

「對,就這麼辦!」

拉菲兒遠遠望著那個方向。只能看到人頭聳動,聲音是從房屋裡面傳出來的,她絲毫沒有注意,在她偷聽那些人談話時,自己的身後房間陰影處無聲無息的浮現出兩個莫名的輪廓,那是聖拳宮麾下的高等血族。如果換一個沒有資格的人,估計第一時間就會被它們殺掉。

「加隆…..」拉菲兒低聲念出聲。

*******************

紐約

「現在我宣布。第一屆世界巫師議會選舉,正式開始!!」

坐滿數千人的巨大會場中,AG一身白色西服,頭髮打理著整整齊齊,塗上泛光的髮蠟,手中杵著一根潔白精緻的銀色短杖。

站在主講台上,他望著下方密密麻麻來自各地的巫師成員,心頭有種說不出的激動和滿足。

是的,他成功了。

將自己脫離祖先之地還能保持力量的秘法傳授公布出來后,他馬上獲得了幾乎百分之九十的巫師支持。無論男巫女巫。一直以來困擾巫師的最大麻煩,就在於無法脫離自己的祖先之地,一旦離開,一旦消耗完臨時攜帶在身上的祖先祝福水,實力就會大幅度下降限制。

而現在有了AG無私奉獻出的秘法。所有女巫男巫都成功擺脫了這個限制。

這也標誌著巫師正式能夠有資格走上世界舞台。

舊巫師勢力被新的巫師陰影議會替代,AG作為票選第一的議長職務全票通過,這也標誌著全新的超凡之力時代真正來臨。

死徒級的AG,也成功取代了獅子之母的地位。

奈瑟拉擔任了副議長,輔助AG。

巫師是該崛起的時候了…..

同年,聖拳宮拳聖加隆為求突破,閉死關坐鎮聖拳宮。消息一出,頓時無數武道修習者一陣惋惜。

在AG和各國初步了解掌握超凡之力的高層心中,拳聖歸隱的同時,也點燃了他們各自心頭澎湃的野心,在這樣的情況下,世界重新陷入即將到來的動亂。

***************************

加隆眼前一片漆黑,他感覺自己似乎被某股力量強行擠壓著往星球外飛去。

他的身體直接化為一團漆黑的龍形氣魄,被強制扭送著飛向星球外無盡的星空。他往後望了一眼,身後藍色的星球正飛速的變得越來越小,越來越暗。

他自己飛行的速度也越來越快,越來越極速。

周圍到處都是星光閃爍的各種星辰,看不清自己應該前往的是什麼方向。

「不能這樣漫無目標的飛出去。」加隆感覺自己的身體似乎徹底融化了,變成一團以靈魂為主導飛行的純正氣魄。

忽然間四周的宇宙真空中猛地泛起一陣震蕩。

噗!

彷彿感覺是衝進了某種液體中,加隆一下子感覺自己扎進海水一樣,整個人從宇宙真空中衝進了一處異常洶湧的河流之中。

他的靈魂能夠清晰的看到,自己的四周此時正高速流動著巨量的淡黃色河水。

「不…這不是水…這是氣魄的液態化!」加隆微微一震,終於知道星球排斥力將自己送到什麼地方來了。

這裡是母河!是他最初出現的源頭之處!(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母河貫穿無數時空,無邊無際,沒人知道它的源頭是什麼地方,沒人看到她的終點實在哪裡,任何密武修習者都只能看到它狂暴強大的分流。

加隆剛一進入母河,再在河水中往外望去,便再也望不到那片宇宙星空,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片七彩光暈的屏障空間。

「這就是母河的景象?」


這還是他第一次如此清晰的看到自己在母河中飄蕩的情形。

上一次他的積累遠不如這次強大深厚,而且這次的世界是高能一些的時空,積累出來的身體氣魄也比前次消耗慢很多。

加隆能夠感覺自己氣魄化為的九頭黑龍在被河水不斷侵蝕著,彷彿極強的酸液鹼液,劇烈腐蝕得黑龍表面不斷翻滾,脫落出一點點的細碎黑色碎片粉末。

「不知道這一次會進入什麼世界…..」加隆看到自己的靈魂深處,兩顆微微透明的魂種並列懸浮著,一顆透著冰冷的藍色,另一顆則是聖凰真經的淡金色。兩顆種子都如同花朵一般,絢麗綻放著。

嗡…..

陡然間,一股磅礴如海的巨大壓迫感從河水表面一掃而過。壓迫感中隱隱透出一陣陣密密麻麻的咆哮和怒吼。

「我聞到了…虛空追獵者…術士後裔的氣味…..」

「在哪…在哪裡…!」

龐大恐怖的壓迫感掀起母河河水不斷翻滾,激蕩起一陣陣巨浪,宛如風暴龍捲一般。

那一陣陣的純粹精神波動清晰的將壓迫感主人的意志擴散出來。

加隆的靈魂仰頭望去,看到河水外七彩的屏障不斷扭曲著,發出咔咔的脆響和裂痕。

「那是什麼….?」對方還未接近,在屏障之外,就給他一種大禍臨頭的極度威脅,只是透過來的意志波動就讓河水劇烈翻滾捲起巨浪。

加隆心頭駭然,知道是遇到了虛空生物中的超級生物。只得盡量收攏氣魄。減弱自己接觸河水的面積。

他隱隱從對方意志中感受到複數氣質各異的強橫力量,那力量和他同源,也是魂種之力,只不過對方比他起碼多出了十倍以上的魂種數量。

這樣的存在不是他能夠抗衡的!

「虛空生物….難怪娜迪亞提醒我不要擅自進入虛空…」加隆收斂心神,心中沒有任何恐懼。只是純粹的順著母河河水漫無目的的不斷往前流動。

不知道多久,河水外界再度出現過數頭意志強橫的虛空生物,魂種至少都是達到了數十顆的級別。色彩也都是至少到了無色級別。都引得母河河水不斷翻滾震蕩,這也讓加隆心頭徹底廖記了母河之外的虛空到底有多危險,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收縮自己的體積,延長漂流的時間。

每一次進入母河都是一次生死未知的旅途,一旦氣魄被腐蝕徹底,靈魂被腐蝕重創。那麼等待他的就是徹底消失在母河之中,化為其中純粹的印記。

隨著強橫虛空生物出現的次數越來越多。

加隆也逐漸能夠從它們的意志氣息上分辨他們的力量層次。

只有魂種級別的生物才有資格察覺附近母河中的動靜情況。而魂種分為無色基礎階段,之後才是七色階段,每一個級別往上會強出一個層次質變。

這些發覺加隆的生物應該都是至少是無色階段,在這個階段積累了數十顆魂種,或許他們和人類的修習方式略有不同。加隆作為人類,現在才兩顆魂種。甚至連魂種本身的色彩都沒有剔除乾淨,也就是說還沒進入無色階段,連魂種階段的基礎都沒進入。

不過他好一點的是,無色階段只需要積累五顆魂種,全部純化無色后,就能進入下一階段。

這一路上不知道漂流了多久,逐漸的,加隆感覺到河流的流速似乎慢了下來。不再像剛開始那麼湍急。

他的氣魄也差不多被腐蝕了大半,還剩下五分之一的樣子。他感覺自己似乎順著飄進了一片分岔道很多很多的分支,一個震蕩,他似乎撞到了屏障,直接流進了一條很狹窄的岔道支流。

隨著支流的流動減慢,他能夠通過魂種感知到周圍七彩屏障似乎脆弱了一些,越發單薄。

又是不知道過了多久。加隆的氣魄已經徹底消耗完了,現在是在以自身的本體魂種散發靈魂精神力量抵禦腐蝕。

好在兩顆魂種比一顆強橫了許多,腐蝕速度也變得緩慢很多。

他順著河流迅速往前飄,氣魄消失。他心頭也開始急了,畢竟魂種力量是他辛辛苦苦經歷兩個世界才積累下來的家底,現在腐蝕一分就是少一分,再拖久了一旦魂種破掉一顆,就等於他一個世界的辛苦徹底白費了!

母河支流的流速越來越慢了,彷彿前面有什麼東西阻擋了一樣。

加隆順著淡黃的河水緩緩飄蕩,緩慢前進,漸漸的他發現,周圍的河水又開始轉換顏色,變成最初他第一次見到母河時的淡綠色。

從淡黃變成黃綠,然後變成淡綠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