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喚的聲音中,遮掩光明的眼皮終於開啓了。隨後,開始無法聚焦的一片光影中,重疊的衆多人影開始集中起來,最終化爲了數個圍着自己的熟悉身影。

首先入目的,是那個該死的朗卡。正是佔了三分之一視野的他,用手不斷地拍打着自己的臉頰。直到到現在還不捨得停手。

接着,避過了朗卡那張討人厭的臉孔後,入目的是迪亞娜那張怎麼看都很好看的俏臉。臉帶着欣喜笑容,眼角欣喜之光閃耀的她,樣子真的很豔麗。

再下來的,是好熟悉、好溫馨、好養眼、好漂亮、好想一直看的一張臉孔。林姒、她是林姒!

阿飛的實現掃到林姒那後定格了。隨後,他無視了其他人。

一個大姑娘被異性死盯着看,而且還很有感情似的盯着看,當然會不好意思。就算盯着自己看的是熟人也一樣。所以,當發現阿飛的熱視線固定在自己的臉上後,白皙的臉上透出一抹紅的她,不好意思地轉過臉去,做出了避過的舉動。

林姒與阿飛之間的互動,其他人可以忽略,而迪亞娜就不可能不注意到了。從這點反應上,她馬上感到了極大危機的存在。

女人之間的心眼那就不去多說了。要說的還是接下來要發生的事。

阿飛的復原力真的是大出衆人之料。

雖然有及時而適當的治療,可那麼重的傷,而且還是帶強毒素的傷,半小時都不到的時間裏就好了多了,還連神智都恢復了過來。這點真大出所有人意料。就連經歷過亂石谷一戰,見識過阿飛上次重傷復原的迪亞娜等人也很感驚訝。

是的,是該驚訝。五個拇指大一寸深的血洞,現在不但不再流血,而且還開始結疤了。你說,這傷口恢復的速度,能不讓觀者驚訝嗎。

就連對自己的治療術很有信心的林姒,也不得不驚歎於阿飛身體那強悍的細胞分裂自補速度。


“好一個牛人!居然連恐怖騎士都弄不死他!”這就是站在外圍的,見多識廣的神騎士賽奧.D.達芬斯托對阿飛的評語。到來後,一直默不作聲地看林姒展開救護的他,可是眼看着阿飛身體上顯露出的奇蹟的。

本來,還以爲,林姒那本就很強的治癒能力,是又提升了幾個層次後纔開始創造出神蹟來的。可在看下去,當看到林姒臉上也露出了不可思議的表情時,神騎士才確定,這奇蹟相當部分,是由被恐怖騎士重傷的年輕亞族人本身所引發的。

“大千世界無奇不有!今天,今天又撞見到了一次!”

格蘭本來時挨在林姒旁的,可當迪亞娜一羣人來後,他就被擠了出來。最後,也關心阿飛安危的他,唯有站到神騎士的身旁靜觀着事情的發展。

“格蘭,你這個叫阿飛的年輕亞族朋友,真的很強大很神祕!他不單已經修煉到隨意源力外放的境界,而且,身體的回覆力也強到非常人所有的地步。這兩點,原本都是不可能發生的事,可現在確實發生了,你說,他是怎樣做到的呢?”從眼前所見中帶出疑惑的神騎士,忽然偏過頭去,朝着一旁的格蘭如此說道。

格蘭當然也不明白其中奧妙。所以,被神騎士賽奧這一問,他只能表示出我也不知其中奧祕的表情來。

格蘭的迴應也在神騎士賽奧的意料之中。所以,並沒露出任何失望的表情的他,只是以微微地一笑來,算是帶過了此事。

天下間那有所有祕密都會揭曉的,留一點疑惑在心,慢慢等其明瞭也是件有趣的事。這就是年長的神騎士對事的態度。

也不是人人都會去關心阿飛的。當林姒一羣人都緊圍現在阿飛身邊時,有兩個人卻遠離人羣忙自己的事。

胖子祭司伊布,圍着恐怖騎士的殘骸轉,已有好長一段時間了。覺得這堆屍塊很噁心的他,一直沒敢動手去翻。

爲什麼要翻。很簡單,傳說中,恐怖騎士是將暗夜徽章吞進肚子裏去的。而現在要回收這暗夜徽章,當然就要從這堆有強感染性的的噁心屍塊中去翻找了。

自己下不了手,那就叫人唄!結果,胖子祭司就叫了自己的好友——光騎士雷諾過來。

光騎士雷諾也是個聰明人。這不,也覺得屍堆很噁心的他,到林子裏轉了好一會,折了兩根長兩米多的樹枝叉,回來後,他與胖子一人一根,開始翻起這些屍塊起來。

開頭還沒什麼,可翻着翻着,他們就發覺事情不對路了。

先是剛折下來的嫩綠樹枝頭部,開始快速變灰變腐朽,接着這腐朽很快就向上部蔓延開去。當時要不是發現了這異像早拋開樹枝的話,真不知道這奇怪的異變會否由樹枝傳染到人的手上去。

恐怖騎士的身體是有很強感染性的事,雷諾與胖子祭司都是知道的。所以,一開始,他們還以爲只是屍塊上散發的強感染殘餘而已。可到了後來,當他們發現這異變,是由肉塊表面那些已經很明顯化的衆多綠色肉芽多造成後,他倆才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

本來,從發現異常時起,就動手用高熱來清除這堆屍塊的話還來得及的。可是,就因爲怕這樣做會熱熔了存在於屍塊中的暗夜徽章,所以遲遲沒動手的兩人錯過了最後的時機,讓可怕的事情得以發展開來。

一堆屍塊會重塑身形這事,別說是看,就算是想都沒人想到過。而這幕,現在就發生在雷諾與胖子祭司的面前。

就在雷諾與胖子祭司,正要向神騎士彙報這邊的情況時,恐怖騎士的屍堆閃格的肉芽,開始快速地增值,變大變長。就是以這些肉芽爲聯繫的碎屍塊,居然有序地連接在了一起,然後重新將軀體組了回去。

眼前那十分詭異,非**爆並帶來絕對衝擊的一幕,當場就讓雷諾與胖子祭司眼瞪得極大而一時間嚇楞了。當他們反應過來時,恐怖騎士的身體也快要重新組裝完畢。

“賽奧……賽奧閣下!恐……恐……恐怖騎士復活了!”驚慌失措間,雷諾兩人終於大喊大叫出聲,引起了湖邊衆人的注意。

“恐怖騎士復活?!”帶着不可置信的疑惑,衆人紛紛擡頭尋聲望去。

被人排擠於最外圍,並無視掉的溫斯特最眼尖。那邊呼喊的聲音一起,他的眼光掃見了營地附近,那正在不斷後退的雷諾與胖子。隨後,很快地,這兩人面前七八米開外處,剛好重組完成而正直挺挺地從上翻起恐怖騎士殘骸,就落入到他的眼中。

正確來說,肉芽連接的重組並不怎麼成功。現在的恐怖騎士雖然大約個人形,可比起之前,其外形更像人形的異形。

斷了的骨頭並沒真的接上,整個人體框架都是由集合成束,然後變成深綠色的硬狀肉芽硬撐起來的。而連接斷開肢幹處的肉芽,看上去就知比這些起接撐作用的肉芽要柔韌得多。

形象點來說,重生的恐怖騎士,整個個體就像積木一樣堆砌並沾合起來一樣,怎麼看,怎麼覺得怪誕恐怖。

如低聲咆哮的呼吸聲又再響起。連接身體的部分外圍暴露肉芽,也着呼吸聲而漲動不已。

隨溫斯特之後發現恐怖騎士屍變的神騎士,馬上丟下阿飛一行,快奔向了異變發生地。他這一動,格蘭也隨之跟上。

恐怖騎士的重生一邊,確實讓人感到不可思議。怕事情會出意外的林姒,在阿飛已然沒事的現在,與阿飛對視了一眼後,就起身跟在格蘭身後而去。

互相瞭解的人,很多時候是不需要語言交流的。往往一個眼神一個動作間,就能相互瞭解相互間述想要標的的意思。

阿飛與林姒相處的時間其實也不長,可即使是這樣,他兩像已經達到了默契程度。只是一個眼神,阿飛就已從林姒眉目緊鎖,內藏擔憂的一眼中,清楚了她想要做些什麼。隨後,阿飛嘴角努力地微微翹了一下,露出了個帶有“你放心去吧”之意的微笑。就是他這一笑,讓林姒得以放下所有對他的擔心,飄然而起,跟隨格蘭而去。

疾走間,寒光凜冽的長劍再次從劍鞘中抽出。隨着兩聲“鏘”然的悠響,急援的兩教廷騎士的寶劍而再露鋒芒。

騎士用走,神官用飄。起身走不到五步,林姒就再次違反了物理定律,身體飄飛而起離地兩米有多,衣袖飛揚間從後急追而上,緊跟在格蘭身後。

隨着恐怖騎士殘骸的重生,教廷清掃隊與恐怖騎士之間的戰爭將再此打響。而這次的戰爭,將因恐怖騎士的異變而要比之前要激烈、緊張與難打得多…… 恐怖騎士原本是個人,而在幾百年前某一天的某一個時刻之後,他已變爲了“它”。而現在這個新的“它”,卻又比之前的“它”卻又更爲強大。

神是偉大而莫測的,而由神之物所誕生出的生物雖不一定偉大,卻也是莫測的。恐怖騎士就是這樣一個,於毀滅中帶來莫測強大的生物。

無可非議,神騎士要比阿飛更爲強大。被這樣一樣強大的戰士精神鎖定之下,新生的恐怖騎士因感受危險而激發出了新的能力。

本已收束的肉芽,猛然間暴漲開來,形成十數道一寸多粗數米長的觸手,四面張揚飛舞楊動。這些觸手前端還聚成甲狀物的尖端突起。

步伐變大,踏地如棉絮般無聲無息的神騎士,拖着源力光芒四耀的利劍,展開衝擊技,對恐怖騎士進入正面加速衝擊階段。


不愧是是隊伍的主心骨。神騎士出現的那一刻起,之前還處於半慌亂狀態的雷諾與胖子祭司,身上的恐懼馬上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一戰的勇氣。

劍上的光芒越來越強,到最後,強到已將持劍者的身形完全淹沒於其中。

肉芽觸手越來越多,到最後,數目超過五十之數的它們都集中戳向了高速迎面衝來的那團耀眼光團。


全速的直線衝擊下,想改變方向就改變方向,這是幾乎沒可能到的。

幾乎,只是幾乎!所以,幾乎必然會有被打破的一刻。而這一刻,就是現在。

源力全開後的耀眼光團,並沒有與攔截它的觸手接觸。堪堪碰觸前的最後一霎那間,光團化不可能爲可能,急速旭升而起,像是要破開蒼穹而去。

斬天、斬地、斬開虛無!爲世間污垢之物開闢出一條昇華之道——這就是“天堂昇華斬”!

正當觸手隨反應,如向陽花般朝着高升的光團齊頭向朝時,躍升到二十多米的高空處後的光團卻已又急下墜落,朝着恐怖騎士本體力處砸了下去。

旭日東昇般升起、太陽西落般墜落!光團一升落間都那麼的耀目!

光團墜地之威勢,勢不可擋。強如恐怖騎士,也唯有選擇退避。

重生後的恐怖騎士,雙腿是僵硬而無法彎曲的。所以,他那快捷的換位後移,靠的不是腿,而是那些觸手。


三五條觸手扭合成束。然後,數束觸手如蜘蛛的腿般快速輪番交替撐地,使得身體敏捷靈活地向後飄移。

退後只是躲避,從而防禦手段還是要另外附加才成。於是,餘下的觸手彎曲回縮於身前,結成了一張網狀的防禦之盾。而盾的所有網隙,全由觸手上快速分泌出的粘稠物所填滿。

這還不止!“網之盾”的外殼上,還升起了一道幽紅的能量層。

源力!這道附着“網盾”表層的幽紅能量層,是源力!重生後恐怖騎士,居然可以使用源力了!

恐怖騎士雖快,可在“天堂昇華斬”落勢完成前,也沒能逃出十米開外去。

有時候,詭異的靜態給要比輝煌的動態還要震撼人心。

“天堂昇華斬”前奏那“日落”一擊完成的前幾分之一秒內,整個現場就是一片出乎人意料的詭異之平靜。

沒有云爆楊塵、沒有能量炸裂的摧枯拉朽、也沒有震耳欲聾的聲效。有的是,完全沒有聲效能量團靜止於地面上的靜態畫面。

錯覺,這是錯覺!看上去很慢的時間過程,實際是視覺落差所帶來的精神錯覺。在這錯覺中,幾分之一秒,感覺上去要比平常長上好幾倍。

詭異的極靜過後,就是相反屬性的極動。

前幾分之一秒那臨界點一刻過後,光球猛然狂漲開去,並在將後退的恐怖騎士包容進去後,瞬間覆蓋了數十米範圍的光容區中心,隨即沖天而起一道數米粗的光柱。

光與光的亮度是不同的。光柱就比擴張的光團要亮要耀眼。

瞬間沖天而起達百米之長的光柱,在達到最高點之後的下一刻,隨即帶着推山倒峯般的聲勢,朝着某個方向轟然傾倒。

長達百米的光柱就是一把砍下來的巨劍,在它面前,無一物能擋其去勢。

首先被割裂是山崖!

光柱落處,柔軟的植被、鬆散的泥塊、堅硬的岩層,都絲毫沒能起到任何阻擋作用。在強大的灼熱之光臨身前,早被蒸發爲最原始的粒子,隨後立即被吹散開去。

最後是大地!

在數十米高的山崖上留下了數米的熱熔玻化缺口之後,一路消然無聲地順利下落的光柱,隨即以激烈的方式,與無所不容的大地來上了一次親密的接觸。

沒楊起一片塵埃,有的,只是物質與高熱能量所接觸蒸發時所引起的縷縷青煙。

另一個神奇的地方就在這裏。與其它破壞力巨大的大招不同,天堂昇華斬整個過程帶來的只是視覺衝擊,而並沒有驚天動地般的聲效。一切散盡過後,它爲大地上留下一道深入山崖中去的,百長之深的筆直缺痕。

揮去世間污垢,讓其淨化昇華——這就是天堂昇華斬之奧妙所在!

人體的生體源力,居然能被運用到如此強大的地步!這真幾乎令所有觀者瞪目結舌!

幾乎只是幾乎,並不是全部!

戰鬥正式打響前,留在湖邊的人也都將集中力投到了戰場所在的方向。而“光爆”與“光柱”的發生,也自然落入到了湖邊衆人的眼中。這羣人裏,就有一個人沒迷失在這奪目的一擊之中

“這一招破壞力雖強,可還遠不如天劍一擊的威勢!首先,與天劍一擊那長達數裏的攻距相比,這百米之斬距太短了。其次,按之前的能量破壞力來估計,看來,這能與天劍一擊那深入大地之內的切痕相比,看來此招的落斬能有其一半之深就很不錯了。到是之前那大範圍攻擊的‘光爆’更有些意思!”

初前那一絲驚訝一過,早被衆神墊中影像留下印記的阿飛,心中就冒出了對比的念頭。

面對着被阿飛評價爲雖強的這一招,恐怖騎士可是差點就真的玩完了。

光柱不是隨便落下的,它的所落斬的,正是恐怖騎士所在的直線位置。由於之前收到前波攻擊的“光爆”影響,恐怖騎士看不到也感覺不到光柱壓頂這回事。所以,當它知道巨大危險臨身時,根本也已經沒時間去躲。

正面抵抗了光爆威力,表面幽光層盪漾淡化的“觸手盾”,勉強趕於光柱臨身時上調。隨後,它馬上被如劍般下劈的光柱巨大能量前鋒,一下給煙消雲散掉了。餘下,恐怖騎士唯有靠本身那莫測的肉體去承受這一擊之力。

恐怖騎士的肉體確實強悍,強悍到足以抗下光柱能量前鋒的侵襲。不過,這也只是能抗下前鋒能量而已,當隨後而到的光柱回落,這肉體也就沒有例外地被消融了。

光柱落,印跡成!恐怖騎士的重生肉體也大部滅隨之表內消絕。唯有背後一塊像是脊椎般的長條肌肉,在肉體被消滅前遁逃出去。

恐怖騎士不是一般生物。它不單擁有強大的回覆力,而且其肉體還有着接近不滅的性質。只要有足夠的肉體殘塊,一定時間內,它就能繁殖回覆。

開天闢地之威的光柱落地散盡,神騎士的身影從中回現而出。此時他不單身體源力散盡,就連手中劍的光輝也淡似隨時消失。

先試探,然後再打個光輝燦爛與纏纏綿綿的對決方式,只是衆多戰鬥方法中的一種而已。而對上如恐怖騎士這種莫測而可怕的生物,一上來最好就用最強大的招數,能瞬間將其滅掉最好。不然,那很可能會是浪費力氣的活。所以,對恐怖騎士有一定了解的神騎士,一上來就用大招,想盡可能速戰速決。

蛇般遊動,快速於草叢裏逃竄的恐怖騎士殘骸,並沒逃過神騎士的眼睛。爲了怕事生枝節,還沒回力的神騎士,就已快步穿林間,直追而去。

“雷諾左、格蘭右,圍追堵截。伊布與姒一邊一個跟後追蹤援助!”快步急奔中的神騎士,與穿進林間前,朝其隊中的他人發出了命令。

神騎士的命令一體下,格蘭等人馬上按點名的要求,以包抄的形式,隨後跟進林內。很自然的同伴擇向。胖子祭司伊布跟的是雷諾,姒跟的是格蘭。

因爲視野被擋的關係,留在湖邊的衆人已看不到林中的戰鬥。他們只能憑着聽覺去猜測隨後的戰事。


閃光、爆裂、揚塵、人類的高叱聲,不時由林中傳出,讓聽者緊張揪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