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柯雲泣笑了笑,並沒有告訴烏魯木這些行屍其實就相當於他的分身,每一具分身中都有着他的一絲精神力,所以他纔可以通過行屍發現趙小川的蹤跡。

“好了,不說那麼多了!我們還是開始幹活吧!”烏魯木看着滿臉微笑地柯雲泣,皺了皺眉頭,然後睜開額頭上的天眼,向着四周掃視一圈。

“找到了!”不一會兒,烏魯木面朝着左邊,伸手指道:“趙小川就在那裏,而且還和海族的人在一起!咦?米國人和海族大戰了?”

…….

“我的天啊!這具乾屍實在是太恐怖了!”

海水中,趙小川目瞪口呆地眼前呆呆望着他的乾屍,回想着剛纔乾屍用兩把鐵鉤輕鬆破開了那些血肉鑄成的牆壁,心中感到一陣戰慄。

然而還沒等他回過神來,乾屍深陷的眼窩光芒一閃,手中的鐵鉤再次揮出。

“轟!”

一聲巨大的爆炸在趙小川的頭頂爆開,他瞬間被爆炸產生的氣浪推了幾個跟頭,最後一頭紮在了地下,兩條腿在海水中不斷掙扎着。

乾屍看到趙小川的模樣,用鐵鉤磨了磨自己的腦袋,隨後“咔咔”兩聲再次將兩把鐵鉤插在了自己的肩胛骨,然後又到趙小川的身邊,抓住他的兩條腿,如同拔蘿蔔一般將他從土地中拔了出來。

“呸呸呸!”

趙小川的腦袋從土地中出來後,立刻朝着旁邊吐了幾口泥土,有些鬱悶地看着乾屍。

以他的實力自然不應該如此的狼狽,可偏偏因爲乾屍的緣故讓他分了心神,所以纔會讓他如此的失態。

不過很快他想起了爆炸的源頭,連忙向着四周望去,驚訝的發現自己的身邊竟然插着一枚枚導彈,並且還有些導彈正緩緩地從自己的頭頂向着下面慢慢地漂浮下來!

趙小川的神情凝重起來,意識到雙方很有可能已經開始戰鬥了,而且已經到了動用導彈的地步。

正當他思考着如何使雙方停止戰鬥時,乾屍牽了牽他的袖子。

趙小川一愣,從思考中清醒了過來,向着乾屍望去,只見不知何時青銅棺材漂浮在乾屍的旁邊。

棺材被打開,五彩的光芒從中透出,將四周映照着一片五光十色,同時周邊的導彈相繼爆炸,但是爆炸卻並沒有擴張,而是接連從人頭大小的圓形球體壓縮成一粒粒芝麻大小的光點。

隨即那些光點慢慢融合,變成了一顆棗核大小的光團漂浮在趙小川身前。

趙小川凝重地看着眼前光團,從中感受到一股強大狂暴的能量。

他知道這股力量是那些導彈爆炸疊加的效果,但這並不是讓他最驚訝的,最驚訝的是這些爆炸力量的表面竟然覆蓋着一層薄膜。

就是這層薄膜上的力量將爆炸之力牢牢的束縛着,而這股薄膜上的力量正是他之前常用的輪迴之力。

不由自主地,趙小川緩緩向着光團伸出手去。

光團在他的掌心微微顫動着,隨即“嗖”的一下鑽入了他的身體。

趙小川身體一顫,感到光團就隱藏在他的體內,而且似乎只要他願意,他就可以隨時將這光團召喚出來,而這光團如果一旦爆炸,其威力可想而知。

想到這裏,趙小川收回思緒,看向乾屍,卻驚訝地發現青銅棺材消失不見了。

“這口青銅棺材可真是神祕!”趙小川自語道,然後看向乾屍,道:“走吧!我們一起去阻止戰爭。” 「哈德斯,你可想好了,兩大神殿開戰,兩敗俱傷,你真打算這樣嗎?」

阿波羅冷聲說道。

系統叫我做好人 同為西方地下世家五大神殿之一,冥王殿和太陽宮的實力相差無幾,一旦開戰,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兩敗俱傷,談不上誰能消滅誰。

阿波羅和秦穆然都很清楚這一點。

秦穆然輕彈手中煙灰,端起酒杯,飲了口紅酒潤了一下嗓子。

「既然談不攏,那就讓拳頭講道理,冥王殿這些年秣兵歷馬,還沒怕過誰,剛好藉此機會,看看咱們兩大神殿誰的實力更強悍一些。」

秦穆然笑道,語氣中沒有絲毫後悔和妥協的意思。

兩強相對,狹路相逢勇者勝,秦穆然只要在氣勢上稍有示弱,便會助長阿波羅的囂張氣焰。

阿波羅眉頭一皺,猶豫再三,畢竟,和冥王殿全面開戰,非同兒戲。

上兵伐謀,下兵伐戰。

他這次攜帶一眾高手,親臨格蘭塞堡城,目的就是想給冥王殿施加壓力,讓秦穆然知難而退,達到不戰而屈人之兵的效果,可惜,他太小看秦穆然和冥王殿的膽量和謀略了。

沉思再三,阿波羅神情放緩,掠過几絲笑意。

「哈德斯,我有一個提議,咱們不如玩一把,就以西方大賽為台,咱們兩大神殿在台上較量一番,點到為止,最終獲勝者,獲得格蘭塞堡城這塊蛋糕,如何?」

阿波羅說道。

秦穆然沉思少許,默然同意,這的確是個好主意。

以擂台上的輸贏定勝負,這樣便避免了兩大神殿的全面開戰,將影響控制在擂台之上,至少不會出現太大傷亡,同時又可以較量出雙方的實力。

「好,這個主意不錯,我可以接受。」

秦穆然回道。

雖然這次西方大賽的規矩,可以讓任何個人和家族參加,但兩大神殿一旦參賽,其他的阿貓阿狗,無疑都是一些打醬油的人罷了。

「好,你我各自準備,明日賽場相見。」

阿波羅冷冷說道。

秦穆然一笑回應,並未作聲,淡然起身後,轉身離去,留下一襲瀟洒的背影。

看著秦穆然離開的背影,阿波羅嘴角,露出得意的笑意,彷彿他已經勝券在握,成竹在胸。

「太陽神大人,咱們和冥王殿爭鋒,得做好二手準備,萬一……」

站在太陽神身後的兩個西方女人,姿態婀娜,嫵媚說道。

「放心,我的兩個小寶貝兒,我怎麼會沒有二手計劃呢?」

「姜還是老的辣,他哈德斯在我面前不過就是個毛頭小子,格蘭塞堡城遲早是我的,一旦得到格蘭塞堡城,我們便牢牢遏制住了下游九城十八鎮的交通要害,徐圖進取,整個冥王殿的地盤都是咱們的,等滅了冥王殿,我以兩殿實力,再對其他三大神殿逐一擊破,最終我將得到整個西方的地下世界,哈哈……」

阿波羅得意笑道。

秦穆然雖然知道阿波羅的野心,卻沒有想到他居然會有這麼大的野心。

先佔一城,再吞九城十八鎮,然後滅冥王殿,甚至還想著滅掉其餘三大神殿,一統整個西方地下世界。

阿波羅的野心和貪婪,幾乎已經到了令人髮指的地步。

「太陽神大人,您真是太有君王之象了,我們姐妹跟您算是跟對人了,將來的不久,整個西方的地下世界,都將是咱們的天下……」

兩個西方女人說話間,一左一右,身體已經蹭在了阿波羅身體上。

語氣嫵媚,身材誘人。

阿波羅兩手一摟,將兩個女人牢牢抱起,朝一旁卧室走去。

「只要你們兩個把我伺候好了,將來,我是不會虧待你們的,哈哈……」

言罷。

將軍家的嬌娘子 燈光一熄,整個頂層包廂,房屋都開始有些微晃。

不得不說,作為太陽宮的主人,太陽神還是很「厲害」的,至少這一點,足夠和秦穆然斗個旗鼓相當。

……

深夜。

秦穆然走出格蘭娛樂城,李伯一人在外,已經等候多時,看到秦穆然,急忙迎了上來。

「秦會長,您沒事吧?」

李伯擔心問道。

「沒事,跟老朋友敘敘舊,所以出來晚了一些。」

秦穆然淡然笑道,彷彿剛才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對於常年混跡於腥風血雨之中的秦穆然,他早已有了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的膽量和心態。

「原來如此,周吳二老先回去安排明日比賽的事情,我不放心你,所以在此等候。」

李伯說道。

秦穆然欣慰一笑。

「老頭兒,你這人挺會辦事,不錯,以後跟著我混,保證虧待不了你。」

秦穆然笑道。

在秦穆然心裡,李伯這人雖然狂妄,而且實力也不怎麼高,但這人確實忠心義氣。

和上官雷闕一樣,秦穆然只是欣賞他們的性格和脾氣,如果單論實力,李伯這種實力,在華僑會也許算高手,可是在冥王殿,連個三流戰力都算不上。

「秦會長,我能冒昧的問一下,你那個老朋友到底是誰?居然能讓布朗家族和亞爾弗列得這種角色在他面前都卑躬屈膝,不敢冒犯……」

李伯驚奇問道。

畢竟,在李伯看來,布朗家族和亞爾弗列得,都算得上是很有來頭的大人物了。

一個能讓這些大人物臣服於腳下的人,那又將是何等的身份?

這個問題,幾乎已經超出了李伯的想象範圍,他不敢想,也想不到。

秦穆然嘴角一揚,微微一笑。

「和我一樣,沒什麼太大來路,等時機到了的時候,你自然就會知道了,現在告訴你,也沒什麼用。」

秦穆然淡然說道。

他並沒有告訴李伯阿波羅的身份,因為華僑會知道這些,根本沒用,反而會增加內心的恐懼。

見秦穆然不說,李伯也不再多問,他是個明白人,知道主人不說的事情,自己不亂插嘴。

「老頭兒,明天西方大賽就開始了,你回去安排一下,華僑會全部強者全數到場……」

秦穆然言道。

「明白,我已經讓周吳二老安排,明天華僑會全部強者,都將到場,加上我,三名古武強者,十幾名宗師強者,如此雄厚的實力,我們勝算很大……」

李伯說道。

「不是很大,而是這一戰,我們必須贏!」

秦穆然語氣堅決。

他沒有退路,西方大賽的勝敗,關乎到的不僅僅是格蘭娛樂城的歸屬權問題,而是整座格蘭塞堡城的歸屬權問題。 “這場戰爭是我們輸了!”

傑克絕望地看着所有癱瘓下來的飛機和坦克,眼見着一頭頭巨型海獸向着自己這一方壓過來,喃喃自語道。

他的身邊圍繞着剩餘的幾十名生還的基因戰士,雖然手中都拿着槍支,但身體卻不住的顫抖着,尤其是聽到了傑克的話,臉色瞬間蒼白了三分。

“你在胡說什麼?之前你可還說過我們會活下去的!”麥克憤怒地對着傑克吼道。

傑克轉頭苦澀地說道:“麥克,我們真的還有活下去的可能麼?”

麥克想說“我們一定可以活下去”,但是看到遠處高高的三道水柱上的人魚,喉嚨間像是被一塊石頭堵住,怎麼也說出來。

“哈哈,這就是和我們海族作對的下場,殺,殺了他們!”

龍一站在水柱上看着被包圍的傑克和麥克,不會揮舞着手臂,放聲大笑。

龍二嘴角露出一絲譏諷地笑容望着包圍圈內,而龍三則面若冰霜,彷彿沒有看到眼前的一切。

“恩?那是什麼?”

就在所有人以爲這些人類將會被海獸們撕成碎片時,兩道青光劃過天際向着他們這邊飛來。

轟!

兩道青光如同天降隕石,狠狠地砸在海獸的包圍圈內,高過十丈的巨浪向着四周擴散開來,海水又一次將海獸們衝的七零八落。

龍三眼中閃過一絲寒光,伸手一指,滔天的巨浪在空中一頓,然後緩緩地回落下來,露出了其中的人影。

“人類?不,是御鬼師,而且是相當強大的御鬼師!”

龍三看到顯現在眼前的兩道身影,眉頭一跳,瞬間做出判斷。

龍二和龍一聽到龍三的話,臉上露出詫異的表情。

他們感覺到龍三身上的氣勢越拔越高,同時在她的身後,一個和她一模一樣,但體型如同一座大山,完全由水流構成的雕塑慢慢的海水中拔起。

“這兩人到底是什麼來頭,竟然讓龍三如此的警惕,竟然召喚出了法相天地?”

龍一和龍二心中閃過這個念頭,瞬間做出了和龍三相同的動作。

一時間,三道由水流構成的法相天地矗立在天地間,看起來讓人望而生畏。

然而這一切對於傑克和麥克一夥人來說卻彷彿根本不存在一般,他們所有人呆呆的望着眼前的不速之客,彷彿在他們的眼中只有他們的存在。

“柯雲泣,你居然還敢頂着蘭天的一身臭皮囊出現在我的面前?”

遠處海水面上,一個由水流構成的巨大水球中,蘭雨欣、夏雨青,還有龍龍王三人在其中,而夏雨青看到擋在傑克一夥人身前的不速之客時,立刻咬牙切齒地說道。

沒錯,來的兩人正是之前從海岸線趕來的柯雲泣和烏魯木。

“小不忍則亂大謀!夏雨青,我承諾你,以後會給你報仇的機會,但現在你必須安靜下來,首先找到輪迴者。” 系統帶我飛 龍王出聲說道。

夏雨青連喘幾聲粗氣,漸漸平靜了下來,狠狠地瞪了龍王一眼,又看向身旁的蘭雨欣。

蘭雨欣怔怔地望着蘭天的側臉,眼中閃過一絲迷茫,似乎在回憶着什麼。

“記住,那是你的仇人!如果有機會要殺死他!”夏雨青在蘭雨欣的耳邊說道。

蘭雨欣身體一顫,眼中的迷茫消失不見,瞬間佈滿了殺意和憤怒,隨即神態漠然地點點頭。

“柯雲泣,你這是要做什麼?”

烏魯木舉起手掌,掌心的天眼散發出幽綠的光芒,將傑克一幫人籠罩在一起,不解道:“不要忘了我們的目的可是趙小川。”

“我自然不會忘了!”柯雲泣凝重地看着傑克這幫人,隨即湊到麥克的身前嗅了嗅,道:“只不過我發現一些有趣的事情?”

“什麼事情?”

“他們身上擁有黃泉之力,而且黃泉之力竟然改變了他們的基因,讓他們成爲了新一代的基因戰士,這使他們擁有了和行屍一樣的力量,但卻讓他們更加的理性!”

烏魯木聽到柯雲泣的話,臉上露出了迷茫的表情,很顯然他根本不理解對方在說什麼。

不負大明不負卿 不過他卻點頭道:“恩~原來是這樣,但那又能說明什麼呢?”

“說明我的一個老朋友在這裏!”柯雲泣將腦袋從麥克的臉上移開,笑道:“而且很有可能他們就和趙小川在一起。”

烏魯木好奇道:“這是爲什麼?”

“以你的智商,如果要解釋黃泉對於輪迴者的影響估計你很難明白!”柯雲泣譏諷道:“所以你只需要知道只要找到黃泉之力,就可以找到趙小川了!我想這一點對於擁有天眼的你來說應該不成問題吧?”

“哼!”烏魯木冷哼一聲,偏過頭去,道:“若不是你對大人還有用處,你信不信現在你已經死在我的手裏了?”

“我信!”柯雲泣坦言道:“不過爲了你的大人,我覺得你還是保護我比較好意些,而保護我的第一步就是先把後面的那幾條魚打敗,因爲不喜歡空氣中瀰漫着腥臭味。”

“用的鬼璽不是更簡單?雷克水,他們的生死不是在你的一念之間麼?”烏魯木滿臉不爽道。

“我先要見識見識天眼的威力!”柯雲泣笑道:“這個回答你滿意麼?”

“你……”烏魯木火冒三丈地望着柯雲泣,想要說些什麼,卻發現天空突然間黑了下來。

他擡頭望去,這才發現身後三道如同大山的水巨人向着他們遮天蔽日的壓了過來。

“一會兒再找你算賬!”烏魯木有些惱火地對着柯雲泣喊道,隨即一掌朝着那三個巨人推去。

嘩嘩譁~

海水翻滾,潮汐震盪,烏魯木掌心中的天眼緩緩睜開了眼睛,碧綠的光芒將他面前的所有事物都染上了一層碧光。

整片空間被綠光侵染後,瞬間靜止下來,甚至連原本海面上翻滾的浪花都定在了空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