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圍一陣殷殷艷艷的嬉笑聲。

「萬大人,你來啊,看你能抓住誰,我們姐妹五人,你只要猜對了是誰,誰就今天晚上陪你。」其中一名長得比較端正的女子忽然笑著說道。


「是啊,是啊,大姐說的對,萬大人,只要你抓到了誰,並且猜出她的名字,就讓她今天晚上去陪您,伺候得您高高興興的。」另外一名長得比較清秀,但眼角旁卻有兩顆痔的女子輕笑道。

「大姐二姐說的對啊,萬大人,呵呵呵呵,只要您呀,有本事抓住我們姐妹,我們姐妹今天就是你的人啦,呵呵呵呵呵呵呵呵……。」這時,另外一名氣質比較好的女子,也是附和著剛才喚為大姐和二姐的話。

「萬大人。」

「萬大人。」

最後兩名比較嬌小的女子此時已經身著一縷衣衫了,身體忽然向這所謂的萬大人靠去,shuangfeng猛猛地頂過去。

這萬大人也就是被孫桓花了一顆火蓮子給換來半個月的萬豐年。

此時,萬豐年被最後兩名薄衣女子用shuangfeng頂住,一陣柔軟而且酥麻的感覺頓時席捲全身,彷彿已經此刻已經進入了一團完全用海綿堆成的床一般,柔軟之極,而且還有溫度。

「哼,四妹和五妹,真的好賊啊,不行,姐妹們,我們一起上,好好的收拾收拾他們。」大姐見狀,不甘落後,勸說著姐妹兩人一同用shuangfeng頂著萬豐年。

「萬大人。」

「萬大人。」

「萬大人。」

……

聽著耳畔旁一陣鶯鶯燕燕的聲音,萬豐年使勁兒地咽了一口唾沫,要知道,自己從記事起便一直處在千巫山上,那時候,自己還年輕,聽著那些下人經常遊玩的師兄們討論起男女之事,那時候,自己便很嚮往,還在師兄們面前誇下海口,說事三十歲之前,必定經歷人事。

不過現在都已經過了半個甲子(一甲子等於一百年。)今天終於完成自己當時的承諾,不過,這感覺,啊,真的好奇妙。

胸口一圈全都被五名姐妹的shuangfeng頂住,加入了其餘三名姐妹的參戰之後,酥麻感頓時又提升了一個大大的檔次。

如果把剛才兩名女子所承受的感覺比作一塊海面的話,那麼此次便是一圈裹著自己身子的感覺,而且還是有溫度的。

感受到四周傳來的溫度感,萬豐年突然感覺到自己胯下濕漉漉的,不知道何時已經頂起了一個小帳篷。

熟話說,槍在人在,槍亡人亡,這槍便是人的生命中最重要的東西,如果槍都不在了,那麼恭喜你,如果你還不死,就可以去皇宮裡面做事了。

萬豐年,突然感覺全身都已經熱了起來,理智都似乎變的不清晰,他現在就只有一個目標,那便是怒火焚身,必要泄火。

想要刻意的忍住,但怎麼也忍不住了,一把拉下蒙住眼中的紗巾,抓起其中一個姿色最美,最年輕的五妹,抱起她便朝著屋內走去。

來不及驚訝,五妹就已經被萬豐年所抱起,其他四名女子更是歡喜十足。

「恭喜五妹,能得到萬大人的青睞,以後艷福不淺哦。」大姐眉開眼笑。

「恭喜五妹,能得到萬大人的欣賞,要好好伺候萬大人喲。」二姐調戲地說了一句話。

「恭喜。」

「恭喜。」

萬豐年走到一半忽然停了下來轉過身子,對著身後的四名女子說道:「你們四個一起給我進來,把老子我伺候好了,一人賞一個金幣!」

聽到這裡,四姐妹頓時眉開眼笑,一陣歡喜地朝著萬豐年這裡走來。


隨後便聽見屋子內一陣鶯鶯燕燕地聲音,這片庭院也因此贏來了他的第一次春天。

……

與此同時,鏡頭轉向一處建築之內,孫桓對著雷言說道:「雷言,現在萬豐年怎麼樣,你給我說說他的情況。」

雷言點了點頭:「現在萬豐年本事可不小,夜花**樓請了五個頭牌,在庭院里飲酒作樂,至於其他的便沒了什麼動靜。」

聽了雷言的話之後,孫桓點了點頭:「我調查過萬豐年,他一直都住在山上,根本沒有時間下山,這次,也是我託了關係,他才肯下山,要知道像他這種人,吃慣了山上的苦頭,便憧憬山下的美景,只要給他一點蠅頭小利,便會讓他一輩子為我們賣命。」

說完這時候,忽然聽到了從萬豐年庭院處傳來的ying叫聲,孫桓微微一笑:「看吧,萬豐年已經上鉤了,現在只需要每天滿足他的要求,女人,美酒,美食,這三樣一定要備齊,要把他死死的鎖在我們孫家,自我兒死的那次大戰,我們已經折了兩人,劉方折了一人,實力已經大大的受損,而楚家那邊反而確是受了點傷,連一個人都沒有死,這便足以說明很多問題了。」

雷言說道:「是呀,實力差距太大,我們沒有高手坐鎮。」

孫桓微微一笑:「沒事,現在幾乎已經可以確定萬豐年能坐鎮孫家了,既然這隻魚已經上鉤了,那我們只需要靜靜地等候釣魚的人來便是。」

雷言:「家主英明。」 回到了楚家,楚今朝急急忙忙地打穿過庭院,準備先去借用一下破天的屋子洗下澡,畢竟一身渾濁不堪的樣子很是令人感覺不舒服。

剛剛轉過一處角,便看見了一名風,流瀟洒,書生意氣的少年,手搖紙扇,公子步都的朝楚今朝走來。

此時,楚今朝的目光與少年的目光死死的糾纏在了一起。

兩人此時雖隔了五米左右,但各自的氣勢都已經暗暗的發出,周圍經過的下人看到此局面,馬上掉轉頭便走,有任務在身的不管任務了,立馬繞道而行,生怕惹了這兩尊佛,等下自己討不了好果子吃。

兩人可算是不是冤家不聚頭,楚今朝剛回楚家便看見了遇見了一年未出門的楚雲。

此刻,在兩人的世界里彷彿沒有了花,沒有了草,沒有了萬物,只有眼前的這一個人。

「楚雲!」

「楚今朝!」

兩人心中同時咬牙切齒地道。

雖說楚今朝已經讓劍靈煉製了給楚雲療傷的丹藥,心裏面的仇恨也差不多的都沒了,可當真真實實的看見他之後,心中的那股無名的怒火,又再次湧上了心頭。

縱使現在他手無縛雞之力,但楚今朝仍然對他心生怨恨,只要一看到他,腦海中有不自覺地浮現以前自己是廢物的時候,被欺壓的場景。

「楚今朝,你知道嗎,你就是一個廢物,沒有突破武徒3級的廢物,在我面前你就是一坨屎,就你這種廢物活著多吃一口飯,死了lang費禮葬錢。」

當初自己只是一個武徒3級,現在嘿嘿。

楚雲,你還能奈我何?

你還能向當初一樣欺我,壓我,霸我,凌我嗎?

沒想到吧,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

想到這裡,楚今朝微微一笑:「沒想到你受了如此重的傷,居然沒有被打擊到,看來,我還是手下留情了啊。」

聽到這裡,楚雲,嘴角一抽,臉色極度陰沉,不過一會兒,便露出了笑容:「如此小傷怎麼能難道我楚雲,倒是你,楚今朝,士別三日,果真當刮目相待。」

聞言,楚今朝不屑的笑了笑,擺了擺手:「那些都是虛名而已,不足掛齒,倒是你,果真讓我吃驚的了一下。」

「哦?」楚雲嘴角揚起一絲微笑,道:「我這點微末之能都是拜你所賜,我真不知道,我的這副殘垣斷骨,還能讓你這位武者吃驚的。」

「不妨說來聽聽,讓我這個殘廢之人也聽聽自己還有什麼地方讓你能夠吃驚的。」

說完,楚雲突然笑了笑。

楚今朝微微一笑,眼光停留在楚雲身上,說道:「本身我以為,你受了丹田之傷,又在少雄會上被我擊敗,本就心生怨恨,心魔滋生,再加上你那自傲的性格,是不允許你腳下的任何一個人爬起來將自己踩在腳下,可這些你全部都感受到了,感受到了人生的失敗,感受到了人生的痛苦。」

楚今朝看了一眼楚雲陰鬱的臉色,冷哼一聲,繼續面露微笑地說道:「我猜你在一時之間經歷到了這些,肯定會癲狂,畢竟我以前可是一直被你踩在腳下的人,現在卻搖身一遍,蛟變成龍了,把你踩在了腳底下,一想想,那時候,你癲狂的樣子,我心裡不知道有多開心,真希望你能一直癲狂下去,那樣利人利己都很好。」

「說完了嗎?」楚雲冷冷地說道。

的確如楚今朝說的那樣,楚雲的確在受了傷之後被告知丹田已損,無法修武,一身武氣盡廢,只要一想起當日戰鬥時候的場景,他便會發瘋,進入癲狂狀態,那時候,自己內心的深處的確是十分的黑暗,他也過夠了這樣的日子,如果不是前些日子,楚揚來找過他來談心,讓他重新振作起來,很有可能現在他依舊足不出戶。

「沒了,我只不過是說了你的過程罷了,還沒有說你的原因。」

楚今朝故意咳了咳,道:「你真的令我刮目想看的是,我本以為你至少會把自己關在屋子裡面至少三年,才能緩過來,卻沒有想到你居然花了一年的時間就走了出來,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裡面,也有二叔的功勞吧,哼哼。」

「是我父親幫我的又如何,我給你說楚今朝,父親已經找到了醫治我丹田之傷的辦法,只要隔幾天,我必定會重新站在修武之路上,到時候,我定會讓你對我仰視三千,讓你也嘗嘗什麼才叫真正的夢魘。」楚雲揚起頭,高傲地看著楚今朝,說道。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對嗎?」楚今朝樂了樂:「我是不是應該加一句『莫欺少年窮』冠在你上面呢,這樣看起來更恢宏,更霸氣不是嗎,哈哈哈……」

「笑吧,你就盡情地笑吧,日後有你哭的。」楚雲冷哼一聲,面不改色地看著楚今朝那雙不屑的眼神,說道:「沒錯,便是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加了你一句『莫欺少年窮』又如何,我要讓你一點,一點的痛苦,再讓你一點一點的還回來,哈哈哈……」

此時,兩人都笑著朝著對方的路走去,隔近了一看,楚雲臉色抽搐道:「果然不愧為大少年,一身狹隘的癖好,我看你是穿著下人服走進泔水區了吧,真是太好了,哈哈哈……」

說完后也不會地向著楚今朝的反方向走去。

與此同時,楚今朝也說了一句話:「哈哈哈……老子現在武者15級,一個連武氣都無法凝結的廢物,還敢談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你是六歲小童嗎,說話如此笑人,真是笑掉大牙了,用不用我手把手教你凝結武氣啊,看你是我堂弟的份上不收錢,哈哈哈哈……」

兩人雖然都是笑著離去,每個人的心情都是不同的。

楚雲碎石笑著揚長而去,可當轉角之後的那一瞬間,他的臉馬上就變的陰沉無比,兩隻眼睛都眯成了一條縫隙一般。

楚今朝則是重重地嘆了一口氣,暗道:「希望你真的獨當一面,也不免二叔的一番苦心。」 來到楚破天的房間,首先給人的感覺便是簡潔,舒適,房間中並沒有其他雜亂的衣服,到處亂放,反而是很有規律地摺疊在一起,放於柜子之中,床上,被褥摺疊的非常方正。

未什麼世界

「來人!」楚今朝忽然喝道。

站在門口的一名侍女匆匆忙忙地走了進去,忽然間臉色極其憂鬱,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不過她還是強行扭出微笑,作了一個禮后,說道:「公子,有何吩咐?」

「不好意思,今天身上有點臭,你體諒一下,我要在這裡沐浴,你去找人拿木桶來,順便把洛夢叫過來。」楚今朝摸了摸頭,一臉歉意的微笑看著這名侍女。

「公子客氣了,恕小女子無禮,這是破天少爺的房間,您在他的房間裡面沐浴,是不是……」這名侍女一直埋著頭,不敢正面相識楚今朝,反而唯唯諾諾的說道。

傾城之戀;總裁好壞 ,楚今朝呵呵一笑:「沒事,等下若是破天怪罪於你們,就說是我強行要求你們的,不甘你們的事情,再說了,我與破天什麼關係,放心吧。」

侍女點了點頭,不過還是答應了,連忙退了下去,走到門口的時候才重重的喘了口氣,暗道:「我的天拉,這今朝少爺是掉進了糞坑嗎,為什麼還穿著下人的衣服,不過還好,有了他的這句話,就不用怕破天少爺怪罪了。」

楚今朝一邊看著這房間內的裝飾,一邊心中暗喜道:若是破天發覺我用帶著洗精伐髓的污垢在他房間里洗了一次澡,那麼他會不會殺了我。嘿嘿,好久沒有看到他生氣的樣子了,偶爾看一次應該無傷大雅吧,哈哈。

在這楚家上上下下的人都知道楚破天是一個有潔癖了人,無論衣服,房間,都要一塵不染,當然除了戰鬥時候例外,其他的時候一旦發現有髒的東西沾到了自己身上便會立馬換衣服。

楚今朝甚至已經可以猜想到,屆時楚破天發火時候的樣子了。

片刻過後,木桶已經有人送了進來,洛夢也跟著進來。

忽然一股刺鼻的味道鑽進了洛夢的鼻子中,她連忙捂住鼻子,嗚嗚咽咽地說道:「少爺,你到底去幹了什麼啊,怎麼一身這麼臭。」

看到洛夢的窘迫的樣子,楚今朝呵呵一笑,摸了摸後腦勺,笑道:「那個,沒事,忍忍就好,去把門關上吧。」

「是。」洛夢點了點頭,朝著楚今朝作了一個禮后便把門給關上了。

就在洛夢轉過身來的一瞬間,她見到了有史以來最讓她驚天地,泣鬼神的事情,現在她的心情猶如萬年不噴發的火山突然爆噴而出,燃燒了整個山頭。

楚今朝竟然身上一絲不苟。

是的,沒錯,楚今朝就在她轉身跑去關門的一瞬間便已經把身上那堆臟衣服給全部脫了下來,此時身上一件衣服也沒有,裸露在外面。

洛夢忽然啊的一聲叫了起來,連忙蒙著眼睛,轉過身去,聲音有點斷斷續續地:「你你你你你你,少少少少少爺,你你你你你你,想想想想想要乾乾乾乾乾乾嘛。」

楚今朝心想我不久就是想要讓你把臟衣服都給抱出去,然後讓其他的下人,侍女們看見,你是我楚今朝的貼身侍女,讓他們別欺負你,好讓你有點地位而已,至於這麼嬌羞嗎。

自小以來,楚今朝每次沐浴都會有一名到兩名侍女陪伴在他身邊,為他擦背和收拾臟衣服,拿換洗衣服,至此,十多年了至今未變,到現在,他也是覺得理所當然,沒有什麼好害羞了,但他好像發現自己錯了。

洛夢這名女孩乃是夜凰城的百姓中人,不知道自己的習慣,這些習慣那些經常服侍自己的人都完全能倒背如流。

但楚今朝卻不想解釋,忽然心生一計,帶著陰險地笑容朝著洛夢一步一步走來。

一邊走,一遍搓著手說道:「小美人,你今天就陪我吧,跟著我楚今朝,日後保管你吃香的喝辣的,榮華富貴,包你享之不盡。」

聽到這話,洛夢忽然心中一沉,連忙轉過身來,左手依舊蒙著眼睛,右手不停地往身前揮舞,身體顫抖不已,慌張的說道:「你你你,少爺,雖然你你你是我的救命恩人,但但但是,我可不是那樣的人,我竟然看錯了你,你居然是如此陰險的人,你……」

見洛夢的話先由顫顫巍巍,變的理直氣壯,楚今朝這時候也是來了興緻,繼續朝著洛夢逼近,面色猙獰地笑道:「我?我什麼,既然我是你的救命恩人,那麼你還不以身相許,這俗話說的好,『救命之恩無以為報,唯有以身相許』,既然如此,你何不從了我。」

「我我我我……」洛夢道。

「你你你你你你什麼?」楚今朝問道。

洛夢此時已經心灰意冷,難不成自己還是逃脫不了這樣的命運,難不成自己真的是任人宰割,如同沒有靈魂的**一般,難不成今朝少爺真正的面目原來是這樣。

「呵呵」洛夢心中苦笑,左手已經從臉上拿了下來,目光正視楚今朝那副陰險的笑容,像是下了什麼決心:「既然如此,還不如同歸於盡。」

待楚今朝已經距離洛夢不過一米的時候,她忽然拔出頭髮上的發簪猛地朝自己刺來。

楚今朝一看這情況,一把抓住洛夢的手,此時,洛夢已經完全心灰意冷,彷彿這世界上的一切對於他來說都只是幻影,現在他只求來生做個好女子便行。


正當她準備咬舌自盡地時候,楚今朝溫柔地拿掉她手中的發簪,插回他頭髮上,微微一笑:「傻丫頭,我只不過是跟你開個玩笑,居然還想要我的命,看來以後不能跟你開玩笑了。」

聽到這話,洛夢便立馬放棄了咬舌自盡的念頭,臉上委屈的面容立馬展現出來,淚汪汪地看著楚今朝,忽然一下子抱住了他,痛苦起來:「少爺真是一個壞人,剛才我差點都咬舌自盡了,嗚嗚嗚嗚……」

聞言,楚今朝心中不由得捏了一把冷汗:看來以後,還真不能跟女人開玩笑。 經過了楚今朝的軟磨硬泡之後,洛夢終於不哭了。

待楚今朝沐浴之後,洛夢便離去了,楚今朝也是回到了後山之後,經歷了洗精伐髓之後,身體十分的疲倦,這不,剛剛到了後山的樹屋之中躺下便睡。

最近的幾日,三大家族,哦不對,是兩大家族的高層人幾乎夜夜熬夜,大家都已經隱隱地感覺到,這夜凰城的天要變了。

孫家,內院,大廳內,孫桓正在與一干人等正在商討著對策,突然,一聲慌張的喊聲從大廳外傳了進來。

「報!!!」

「這局勢該……」聽到這聲「報!」,孫桓的話被打斷,皺著眉頭,看向大廳外,一道人影拚命地跑了進來。

「報!」那名傳報的人,腳下腳步快速的前後搖擺,,在跨入門檻的一瞬間,他發覺自己像是被什麼給絆倒了一半,身體忽然失去的重心,猛地向前傾。

眾人只聽到普塔一聲,那名下人便撲了下去。

孫桓鼻孔內使勁地出了一口氣,皺著眉頭,臉色有點不好地說:「到底有何事?」

那名傳報的人,連忙站了起來,從懷中連忙掏出了一個一塊泛著橙色光芒,但較為弱的石頭,一半黑漆漆的,一半橙色光芒的。

當看到這塊石頭被留著鼻血傳報的人拿出的時候,不僅是孫桓,孫飛,雷言,秋波,就連一旁打著哈欠,精神萎靡的萬豐年,看見這一塊石頭的時候,不由得精神抖擻。

貪婪的眼光死死的盯著這名傳報人手中的石頭,道:「你的手中?是……快些拿過來,讓我看個清楚。」

聽到萬豐年說出如此急切的話語,孫桓用眼神與在座的人都紛紛交流了一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