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訴你,爺以後不當兵了,東風來了之後你還想活命,那你就得認清自己的身份。”

“我是軍人,是人民最後的防線!”

“你是傻子嗎?你根本不知道你將要面對的是什麼,那不是人禍,是天災,是天!”

“天!”軍官的底氣似乎在一瞬間崩塌,費力的說出了一個天字。

“長官!”士兵的一下只來了個一百八十度轉變,對軍官極其的恭敬,士兵說;長官,你願意爲我們引來東風嗎?爲我兄弟幾個某得一條生路!士兵的語氣說着說着就變爲了懇求。

軍官的眉頭緊鎖,其內心已經開始動搖了。

士兵見軍官還沒有拿定主意,就繼續在他的身旁軟歐硬泡:長官,其實那個叫小琉靈的女魔頭一點也不厲害,她能控制喪屍全是因爲她有一塊御屍令,只要長官能將御屍令奪過來,之後自有人能收了她。

“也罷也罷!”軍官很不情願的說:先求存後求天下安。

小琉靈突然之間打了一個噴嚏,就感覺身後透着一股涼氣,渾身不自在。

“帕奇,你有感覺到嗎?有森幛之氣!”

“啪啪啪~”

男子拍着手走了出來:厲害,厲害,我的王霸之氣隱藏的如此之好,閣下居然還能察覺,看來修爲不凡啊!

換作別人可能還真的發覺不了,可惜男子遇見的是小琉靈。

“”隱藏?冥王,你的王八之氣都亂放了,想不知道都難。

“什麼?”冥王沉默了一會又說:王八之氣?男子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有生之年居然還能聽見有人罵自己是王八之氣。

整個人瞬間就炸開了,一股強大的威壓在四周展開,這威壓是屬於那個男子的。

“小朋友,我今天要讓你知道什麼叫做神怒!”冥王繼續加強自己所釋放的威壓,並且不斷地用精神攻擊着小琉靈,想讓小琉靈給自己下跪。

出乎冥王意料的是,小琉靈若無其事站在那,絲毫沒有受自己威壓的影響,剛跑過來的幾個士兵卻一下趴在了地面上,動彈不得。

軍官用盡吃奶的力氣問一旁趴着的士兵:那個冥王就是你找到的救星嗎?

“正確,他們這是神仙打架,我們凡人就不該來湊熱鬧!”

“好了,好了!”小琉靈說:知道你有實力,先解除威壓讓那幾個士兵起來,趴着怪難看的。

“說吧,待會我讓你也跪下。”冥王看見小琉靈還是一副如無其事的樣子,繼續講威壓往極限增大。

而小琉靈就在那站着,一動不動的看着男子加大着威壓,好像對男子的實力還有一點期待。

冥王見小琉靈仍然沒事,心一急,加大威壓的速度更快了。

忽然,小琉靈聽見身後有吐血的聲音。

那幾個士兵已經昏迷了過去,男子也沒事的站在那,吐血的只能是身後的帕奇。

果不其然,身後的帕奇像是被扎破了的血包,全身又是幾個洞向體外流淌着鮮血。

見大事不妙,小琉靈反手將背在身後的龍魂飛向了冥王,在手中聚出一顆龍之淚放入帕奇的口中,不一會帕奇就止了血,甦醒過來。

龍魂騰飛在空,轉瞬之間變爲惡來革,手握金刀殺向男子,不露絲毫敗軍之相。

男子臉色一驚!

“龍魂領主,可惜,你遇見的是老夫!”只見冥王在空中握緊雙手,將威壓的靈力化作雙劍,合十擋下了惡來的攻擊。冥王的靈武被震碎,惡來也被擋了回來,一氣若在,靈武尚存,只要使用者還擁有哪怕一絲的靈氣,靈武就能無限的使用。惡來革自知遇見了強敵,迅速退回了小琉靈的身旁。

“主公!”

“知道,僅能用靈武就能接住你領主狀態下的全力一擊,其實力應該在中堂神!”

(中堂神:神族的一個職位,實力在合體境!)

“合體境?神族被滅後,中合體境實力以上就剩龍戰、九尾、青龍、龍主五人,龍主還在此刀中,九尾沒有森幛之氣,青龍生死未卜,龍戰就更不可能了,現世怎麼可能還有人在合體境?”

小琉靈暗道:“這廝剛纔肯定沒有聽自己說話,我都叫他冥王了,還不知道是誰!”

冥王略帶裝逼的語氣說道:“有何驚奇,我本來就是神,是天!區區中堂神的實力入不了我的法眼”

之間一揮手,在小琉靈的身後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空間裂口,倒在地上的帕奇瞬間就被吸入其中。惡來革也被強大的吸力吸入空中。好在她反應靈敏,順手抓住了他!

小琉靈暗道:“空間法則?”

空間法則和時間法則可是創世的基本法則,幸好小琉靈實力強勁,只可惜沒有救下帕奇。 艾澤拉斯布武 :“你怎麼會使用空間法則?”

冥王嘿嘿一笑,說道:“這你就不必知道!”

小琉靈反手拉住了惡來,惡來有順手抓住了飛過來的那幾個士兵。

真論實力,冥王絕不是小琉靈的對手,但加上空間法則,想要在冥王面前保全那些人的性命也絕非一件易事,冥王如果以死相搏,這幾個人,可能一個也保不住。

眼前這個人當年與西天神王爭奪天地,最終惜敗,就算敗了,也是與神王四六分天下。

冥王持續加強着威壓。半柱香後,惡來革也到了自己的極限,神智也有一些迷糊。剛纔還想一起救走得士兵轉眼間就變爲了累贅。

小琉靈當斷則斷,果斷的扔下一衆士兵,卻邪即出,一劍劃破了冥王的空間裂縫,在一刀造出一個新的裂縫,帶着惡來革離開! 普通人在高靈壓的環境內是無法長時間存活,在高靈壓的環境下人的反應是先昏迷,昏迷後幾分鐘便會死亡。

不過強大的靈壓一旦消失或者人離開了有着強大靈壓的範圍,只要人還沒死,靈壓造成的傷害也不能快速的恢復。

見小琉靈離開後,冥王很快的收回了強加在周圍區域的靈壓,地上的士兵全部氣息奄奄,他費了好大的勁纔將一衆人拉了回來。

軍官冷哼一聲,看剩下的四個士兵,在看一看咱在一旁那不可一世的中年男子,暗自說道:我這是幫了神還是幫了魔?

冥王摸了摸身上的衣兜,費勁的從裏面摳出一根已經抽了一半的斷煙,將之含在嘴裏,冥王右手的食指和拇指親親一摩擦,一絲淡藍色的火焰在指尖竄來竄去。

冥王將火焰放於煙前,深吸了一口氣將煙點燃,一瞬之後菸頭也燃起了詭異的淡藍色火焰。他手上這火可不止顏色奇特,那可是來自於幽冥地界的冥火,外形是火,本性卻屬土,以靈魂爲燃料,煞氣及重。

軍官和士兵陸陸續續的醒來,一見周圍沒有小琉靈的屍體,心裏拔涼拔涼的。之前見過小琉靈的力量,冥王沒有殺掉小琉靈,若日後小琉靈前來報復,以軍官和士兵的凡人之軀,豈不是在劫難逃。

軍官惱怒的說:老人家,你先答應我們消滅小琉靈,現在那小魔頭還沒死,日後要對我們採取報復怎麼辦,以老人家的實力自然不必擔心,可我們確實凡人之軀。

“是呀,老神仙!我們怎麼辦!”一士兵隨聲應和到。

冥王猛吸了一口煙,抖了抖菸灰之後說:你們這是不相信我嗎?

軍官道:老人家,不是我們不信,可事實就在眼前,小琉靈她跑了,而且還是不想傷及無辜才跑的,你叫我們怎麼信你。

軍官的這句話講的冥王那是一個惱火,冥王凝聚靈力於右手,使出全力將軍官一掌拍進地面。

這個畫面看的是另外幾個士兵直冒冷汗,地面可全是碎石子,一掌要能把人這種地面那得要多大的力道才行。衆人鴉雀無聲,只聽見那軍官被鑲在地裏疼的那是一個啊啊直叫,叫聲讓四個士兵心裏一怔一怔的發毛。

士兵現在明白麪前這個人是有多麼的可怕,那簡直就是惡魔,殺人不眨眼的惡魔。

冥王將剩下的菸頭杵在了軍官的眼仁上,這次的疼痛不只是肉體上的那一些,更大的一部分就是來自靈魂的疼痛,那疼痛哪是普通人能承受的啊,軍官兩眼一白就昏死過去。

冥王解開褲腰帶,對着軍官解了個小手,將軍官淋醒。

冥王一腳踩在軍官的頭上,用巨人觀看螻蟻的眼神看着士兵。

“唉!你們過來。”冥王說道。

“來了,老神仙有何吩咐?”衆士兵齊口說道。

“來,你們表示忠心的時候到了,來,一人在這割一塊肉”冥王冷眼說道。

“割人肉?”士兵們不覺一冷“自己又不是上陣殺敵的戰士,只是普普通通的火頭軍,殺殺豬羊還行,這割人肉,確實下不去手,更何況這時和我們朝夕相處的長官。”

“咳咳!”冥王咳了兩聲後說道:你們不割他的肉,我就把你們也拍進地面,讓蛇蟲鼠蟻來吃你們的肉,他死你們活,他活你們死,我敢保證你們絕對死的比他慘。

士兵倒吸一口涼氣,聽冥王這一說,剛纔士兵的猶豫瞬間煙消雲散,冥王的能力大家都見識過,他說能讓自己死那絕對能做到。

一個士兵踉踉蹌蹌的走到半死不活的軍官面前蹲下,士兵心裏還是有一點怯場,畢竟面前這個人是於自己朝夕相處十幾年的軍官。

“長官,對不起,真的不是我想要害你,完全是身不由己,希望您到另一邊之後能大人不計小人過,不與我們計較。”士兵小聲的對面前的軍官說,說話的聲音略顯發抖。

說完,士兵拿出一把十幾釐米的小刀,左手拎着軍官的右耳朵,一刀下去,軍官的耳朵就被士兵割了下來,士兵拿着被割下來的耳朵站到了一旁,突然他感覺割少了,又上前將軍官的左耳朵和鼻子也割了下來。

另一個士兵走了上來,簡單的說了幾句之後,就將軍官的雙眼割了下來啊,第三個士兵走了上來,說了比上一個士兵還要少的話,之後就將軍官整個頭顱的皮給割了下來。

固定這一生 ,看着光禿禿的骷髏頭,很不屑的哼了一聲:哼,你們玩我呢,這麼幹淨。之後軍官好像想到了什麼,右手費力的將軍官的嘴拔開,左手將刀塞進軍官的嘴裏,一旋,軍官的舌頭就被割了下來,在這過程中軍官一直是慘叫連連,在最後一個士兵割完之後,軍官只剩下了嗚咽聲,再疼,軍官也叫不出來。

幾分鐘過後,嗚咽聲也消失殆盡。

冥王滿意的點一點頭。

看着幾個士兵,“把剛剛割下來的肉吃下去。”冥王說着,好像不給士兵們一點考慮的機會。

在經過剛剛的事情之後,士兵們也沒有絲毫的猶豫,那血腥味加上之前冥王的尿,士兵們是一陣反胃,不過,士兵還是強忍着心裏的不適,將割下來的人肉全部吃了下去。

冥王大吼一聲:我們走。

空間裂縫內:千允琉靈和惡來革

小琉靈用空間裂縫逃開了冥王的靈壓範圍,正想該怎麼在不傷害那幾士兵的情況下將冥王制服。就在這時,她和惡來革卻被另一個空間裂縫帶到了另一個陌生的空間。

以小琉靈的能力,輕而易舉就發現這個陌生的地方是自己的記憶。

…………………………


……………………

……………………

盤古緩緩憂心忡忡地從大門走了進來,看着大堂內的琉靈。他開口說道:小千,事情你應該知道了吧!

“浩劫嗎?那場你預言將要顛覆世界法則的戰爭。”琉靈問道。

盤古微微一嘆:沒錯。

“那不可能,神族這麼強大,還有龍族軍團,而且女媧姐姐也在,我們能阻止浩劫的到來”

盤古沒有說話,這時,神殿的大門再次被推開。

進來的人上面爲人身,下身卻是蛇身,人身飄飄長髮,面容透着一絲邪魅兒之氣,光那長相放在哪都是一等一的美女。

“哦,你來啦!”盤古說道。

“盤大哥相邀,怎能不來。”那女人聲音不大,但在場的每一個人都能聽的清楚。

那蛇女便是女媧。

女媧走到離琉靈有三米遠的距離時停了下來。

女媧有條不紊的從懷兜裏拿出一個做工精藝的小泥人,仔細一看,那小泥人盡然和琉靈長得一模一樣。女媧將一塊不大不小的補天石放在了小泥人的眉心,之後又對着小泥人吹了一口氣。



接下來神奇的事情發生了,小泥人慢慢變大,變真,直到和琉靈變得一模一樣才停止變化。

就算仔細探查,用靈力進行全身的掃描,琉靈和盤古也發現不了這是假的琉靈,就這個做工,將整個神族掉包那也不會有人發覺。

琉靈一臉驚訝的問道:媧姐姐,你這是?

女媧回答:這只是個傀儡,名叫妄想美海。頓了一會女媧又說:盤大哥所說的浩劫前日我也預見了,於是我和盤大哥商量,集合我們三人之力造一個戰爭傀儡,以幫我們度過這次浩劫。

綠茵崢嶸 ,你本是創世天靈,殺伐救贖皆可!我們商量過了,複製你的能力,既能與戰鬥,又能救治無辜平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