吼!

再次一聲大吼,裂天神猿突然舉起碩大的拳頭對着秋若水一拳轟了過去。

砰!

事情發生的非常快,秋若水都來不及反應,聽見古羲的大吼的下一刻,身體上便傳來一股撕裂一般的疼痛。

緊接着被高高拋飛,一口逆血忍不住的噴涌而出,眼前視線霎那間模糊起來。

嘭!

一聲悶響傳來,古羲的拳頭同樣轟在了裂天神猿的身體上面,強勁的力量迸發而出,直降將裂天神猿轟飛。

“若水!”

一拳將裂天神猿震飛,古羲來不及繼續攻擊,身體一躍飛臨空中將秋若水接住落地。

“若水!若水!”

古羲蹲伏在地大聲吼道,秋若水渾身是血,肩膀之處更是有着一個碗口大的血洞,一片血肉模糊,殷紅鮮血流淌而出。

“老師……我……我……我……”

秋若水極力睜開雙眼,但是平常輕而易舉的動作此刻卻是如此之難,越來越重,越來越重,直到再也無力睜開眼睛。

“若水!該死!”

古羲雙手顫抖,秋若水僅僅只有元衍境三重天的修爲,如何能夠承受的了裂天神猿的暴戾一擊。

心意一動,眉心處涌現出一股龐大的衍力向着秋若水的身體當中洶涌而去。


“怎麼會這樣!”


衍力一進入秋若水的身體,古羲才發現秋若水傷的遠比他想象中的還要重,渾身骨骼幾乎被全被震斷,也僅有經過精煉的地方倖免於難。

吼!

古羲全力治癒秋若水,但是裂天神猿還在這裏,它是被煉製出來的衍器,屬於一次性的,所發出的攻擊都是靈根的衍力,比真正的裂天神猿還要恐怖。

“若水,你堅持一會兒!”

古羲抱着秋若水來到石室角落,將一股汪洋一般的衍力渡入秋若水的身體中,眼睛卻看向裂天神猿。

裂天神猿已經在快速奔襲而來,那白玉路被它踐踏四分五裂,那蠻荒氣息一波接一波肆虐而出,讓人心底駭然。 秋若水重傷!

裂天神猿是靈根加上許多等同價值的輔助材料煉製而成,有着元衍境五重天的修爲。

而且因爲是煉製而成的,渾身銅皮鐵骨,攻擊力堪比融合了七根萬年靈根的人,一擊之下,開山裂石不在話下。

看見那裂天神猿猛襲而來,古羲身體急速前衝,絕對不能夠讓裂天神猿來到秋若水身邊。

古羲速度極快,眨眼間就已經來到了裂天神猿的身邊,渾身肌肉緊繃,迅速避過裂天神猿的迎頭一擊,拳頭對着裂天神猿連續抨擊。

砰砰砰!

宛如打在精金上面一般,古羲拳頭所爆發的力量僅僅只是令裂天神猿的胸口裂開了幾道口子。

“好硬的身體。”

古羲心中一驚,沒想到中品凡衍器不僅攻擊強悍,防禦同樣不差。

吼!

裂天神猿連續被震退了幾步,仰天發出一聲怒吼,身體一躍向着古羲再次衝來。

嘭!

地面被裂天深淵踩踏出了一個深坑,緊接着裂天神猿雙臂一合,像是打高爾夫一般對着古羲橫掃而去。

嗚!

破空聲嗚嗚作響,空間都被裂天神猿給轟的扭曲了起來。

砰!

血光濺射,古羲胸口被擊中,霎那間像是要窒息了一般,瞳孔睜的斗大,全身骨骼咔咔作響。

噗哧!

一口鮮血噴出,古羲的身體像是斷線的風箏一般,將石壁砸出一個人形深坑。

“咳咳……”

古羲掉落在地,剛想爬起來的時候卻再次吐出一口鮮血,胸口都塌陷了下去,僅僅一擊,就令古羲受傷。

“好強的攻擊力,爆發出的衍力着實恐怖至極!”

古羲目光死死的盯着裂天神猿,如果不是他身體經過羅漢松靈根的日夜淬鍊,這一拳恐怕也會如同秋若水一般骨骼盡斷。

雖然憑藉着強悍的肉身,他體內的骨頭沒有根根崩斷,但是胸口的幾根卻不能夠倖免。

吼!

裂天神猿目光呆滯,雙手撐天,對着古羲大步走來,那撐開的雙臂像是真的要將天給撕破來,散發出的暴戾氣息讓人驚懼。

“不能夠再給他攻擊到的機會了!”

古羲身體彈跳而起,體內青光爆閃,雙腳一蹬牆壁,身體像是箭矢一般的飛向裂天神猿,拳頭之上的衍力更是凝聚成了實質。


吼!

裂天神猿雖然沒有神智,但是戰鬥的本能卻存在,不然玄靈子煉製它有何用處。

看見古羲的拳頭轟來,裂天神猿雙臂舞動,攪起一陣陣旋風轟響古羲,那強悍的力量像是要將空氣給撕裂開來。

砰!

一聲炸響,古羲的拳頭都有些生疼,但是裂天神猿卻好像沒事一半,另一隻手臂向着古羲急速攔腰抓來。

嘶!

古羲猛吸一口了涼氣,這裂天神猿如此靈智,居然懂得這種戰鬥技巧,他在空中無處借力,躲開無疑是極難的。

然而古羲自然不肯坐以待斃,身體猛然在空中躬身成蝦狀,那裂天神猿的手臂險而又險的從他的肚子下方劃了過去。

那鋒利的指芒將古羲本來就已經破爛的衣服給撕碎了,如果被抓到,開膛破肚必不可免。

“喝!”

古羲大喝一聲,左手急速出擊扣住裂天神猿的手臂,腰身用力一扭,以左手爲支點身體唰的一聲來到了裂天神猿的後方。

空門大開……

“還不死!”

古羲牙根一咬,雙拳上面的衍力迸發而出,宛如神焰,沒有絲毫的猶豫、停頓,拳頭對着裂天神猿的後背連續轟擊。

鏘!鏘!……

裂天神猿的身體被轟的爆發出一聲聲金屬交擊的聲音,兩米高的身體被古羲轟的步步向前,那後背也隨着古羲的每一拳轟出而裂開一條條細小的裂縫。

鏗!

古羲雙眸精光閃爍,拳頭霎那間綻放璀璨光芒,凝聚全身力量對着裂天神猿的後背猛地轟出一拳。

鏗鏘!

裂天神猿直接被古羲一拳轟飛,身體將地面砸出一條條龜裂,而在它的背部赫然出現了一條一指寬的裂縫,在那裂縫當中,隱約可以看見一絲絲金屬的光澤。

“呼……”

古羲有些氣喘,一連串的攻擊讓他有些吃不消,拳頭上面也是流出滴滴鮮血。

吼吼!

然而還未等古羲喘過氣來,裂天神猿再次暴起,怒吼連連的對衝了過來,氣息沒有絲毫的減弱。

這便是消耗衍器,如果這種傷勢放在蠻獸的身上,雖然不能夠斃命,但也足以讓蠻獸身受重傷了。

“不能夠再這麼下去了!”

古羲目光掠過躺在一邊的秋若水,秋若水的氣息已經越來越微弱了,如果不能夠及時治療,恐怕就沒有機會了。

秋若水可是他最看好的學生,實力低只是因爲體內融合靈根數量少,如果給她一根百萬年靈根,比起他自己來也是不遑多讓。

帶出十個拔尖的學生進入學府,談何容易。

這麼一個好苗子如果就此隕落了,別說進人衍學府要推遲,就是良心上也是難安。

這麼一想古羲更是心急如焚,也只有妹妹古蟬被帶走的時候出現過一次。

“這裂天神猿乃是各種珍貴材料鍛鍊而成,比玄鐵精金還要堅硬,雖然能夠轟碎它,但是耗費的時間卻太長了。”

手中一轉,玄靈弓已經出現在手中,看見裂天神猿猛襲而來,古羲腳尖猛踏地面,身體唰的一聲爆退開來。

吼吼!

裂天神猿宛如鋼鐵巨獸,一路所過白玉路紛紛被踏成齏粉,看見古羲退開,那兩米高的身軀陡然加速前衝,右臂向着古羲猛然錘去。

突如其來的加速令古羲有些驚訝,不過並沒有慌張,裂天神猿速度雖然快,但是他如果一心想要躲避,這裂天神猿拍馬也難以靠近他的身邊。

“哼!”

一聲冷哼,古羲腳尖再次輕踏地面,身體敏捷的避過了從裂天神猿的身邊竄了過去。

砰!

裂天神猿力大無窮,一拳砸空落在地上,碎石翻飛,強橫的力量直接令地面裂開一條條裂縫。

吼!

裂天神猿同樣身子靈敏,一擊落空身體直接後躍、轉身,緊接着那碩大的手掌化爲巨爪向着古羲快速抓去。

“找死!”


古羲冷笑一聲,右手握住玄靈弓臂,左手輕拉弓弦,體內的衍力隆隆作響涌入玄靈弓當中。

翁翁!

弓身輕顫,一支箭矢的虛影出現在玄靈弓當中,緊接着,那虛幻的箭矢陡然間大放神采,璀璨的令人睜不開眼。

那箭矢的箭頭更是散發出一股尖嘯之氣,凌厲的鋒芒直破虛空。

強悍的氣勢從古羲的身體當中迸射而出,那黑色密發被激盪的衍力吹的高高揚起,宛如神魔,璀璨的雙眸勝過驕陽,看着臨近的裂天神猿,古羲拉住弓弦的手指瞬間鬆開。

咻!

箭矢宛如流星降落,刺耳的破空聲直裂蒼穹,璀璨光芒將石室照射成白晝,一股凌厲的氣勁從箭矢上面迸射而出捲起一股強烈的旋風氣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