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邊的母親從小就因為難產死去了,而海無涯這個父親是海無邊最親最愛的人。

「侯爺是個好人,他在另外一個地方一樣會過的很好的。」葉落輕輕的拍打吳邊因為哭泣而抽搐的肩膀。

「師傅我要為我父親報仇,我要滅了海之國,師傅你會幫我嗎?」吳邊突然對著葉落開口,仇恨的雙眼遮蓋了滿天的雲彩。

「你真的以為你父親是因為海之國而死的嘛!誰能夠有這個能力能夠毫無聲息的把你父親殺害。」葉落沉聲開口。

「戰爭只會帶來更多的仇恨,沒有人喜歡戰爭,所以我不會幫你的。」

「難道連你都要離開我了嘛!可笑,虧我真心的把你當做師傅,你竟然連幫我復仇都不願,你走吧!離開獅城,離開海之國。」吳邊嘲諷的看著葉落。

「我不是不願意幫你復仇,而是我們不能以戰爭的方式來解決問題,無辜的人太多。」葉落低頭。

「那就讓他們為我父親陪葬,竟然你不幫我,你滾吧!我不會在認你這個師傅,滾吧!快滾!離開這個是非之地,離開你所怕看到的戰爭。」吳邊眼神通紅的瞪著葉落,咬著嘴唇,一絲血絲在吳邊的嘴角瀰漫。

「吳邊你入魔了。」葉落嘆息一聲,他真的不希望自己的徒弟變成這個怨天尤人的模樣。

「呵呵,只要能夠為我父親報仇,入魔又何妨。」吳邊悲戚一聲開口。

「真的需要這樣嘛!事情我們還有其他解決的方法。」葉落哀嘆。

「我等不及了,我要復仇,我要滅了整個海之國,暗殺我父親的命令就是從海之國皇帝的口裡面傳出來的,我要佔領整個海之國,然後在海之國皇帝痛苦的嚎叫中,把他殺死。」吳邊咬牙切齒,臉上青筋直跳。

感覺到從吳邊身上傳來的戾氣,葉落無奈。

以前有點脆弱的吳邊,現在已經徹底的改變了,變的連葉落都不認識了。

「我讓你停手,放下手裡面的屠刀,你願意嗎?」葉落頓了頓直視吳邊的眼睛,開口。

吳邊一怔,心裏面掙扎無比,他知道如果他不願意的話,他和眼前之人的師徒情誼,可能就會徹底的斷絕了。

「我不願意。」吳邊一言一字的吐出。

「竟然這樣,你我師徒情誼至此為止,希望你好自為之,不要妄造殺孽。」葉落心很疼,就像一個父母看到自己的孩子走上不歸路,確又沒辦法阻止。

他的心中很掙扎,這樣走了真的好嗎!

一咬牙,葉落一掌擊在吳邊的頭上,心中啟動教化系統。

「這一掌你我師徒情誼結束,從此相見不相識。」葉落收回手臂,提腳走出竹閣。

吳邊摔倒在地上,眼神中還有一股茫然,和不知所措。

「師傅。」看著葉落的蕭瑟的身影走出去,吳邊心裏面也很是難受。

「師傅你走吧!碧海城太危險了,我不想我最後的一個親人都要離我而去。」等到葉落走後,吳邊才吐露心聲。

他知道葉落的性格,是不會幫助他以報仇的名義而開啟戰爭的,所以他靠著這個由頭,就是為了趕走葉落。

吳邊摸了摸腦袋:「師傅沒想到你走的最後一刻都不忘記幫我,你的傳承我已經繼承下來了,我會好好的用的。」

「嘎嘎嘎!好一副師徒情深。」從竹閣的屏風後來走出一個人影。

人影穿著黑色的長袍,身上帶著一股戾氣,仔細一看黑袍下面的面孔竟然和海無涯有幾分形似。

「海無意堂叔。」吳邊淡淡的叫了一聲,不過眼中目光確是很鄙視。

「他就是殺害我兒的葉落吧!」海無意不知所指的開口。

「我不是說了無情堂兄是被我殺的。」吳邊急切辨護。

「呵呵!你真的以為我會相信嗎?我兒不會白死的,竟然答應了你現在不對葉落下手,我就不會對他下手,我就一直在你身邊保護你,你儘快掌握碧海城的軍隊,然後乘勝追擊,趁著海之國皇帝還沒反應過來,打下沿海幾座城市,立為根據地。」海無意一甩手,嘲笑般的看著吳邊。


「等我父親過了七日喪期我就會出面掌握我父親以前留下的兵馬的,現在我要休息了,你離開吧!」吳邊不想和海無意說話。

看著剛剛葉落走出的留下的印記,他心裏面很嘆息:「師傅徒弟能夠為你做的只有這些了,我是你的徒弟,我永遠不會忘的。」

「咳咳!那你好好休息,早日掌握軍隊才是大事,很多城池都是以前我們吳之國的舊部,只有你這個名正言順的繼承者才能夠號令。」海無意也武力一盪走出竹閣。

海無意走出竹閣以後看著裡面孤單的吳邊的身影,臉上浮現一股冷笑:「呵!我答應你不會出手,可是還有比我強多的人已經耐不住寂寞出手,他出手葉落絕對是死定了。」

(感謝劉孤凌的打賞支持,非常感謝!) 我將陳媛帶回了集團的總部,立時造成了軒然大波。最氣憤的莫過於周璐,她甚至又認爲我帶回了一個禍胎。

無奈之下,我約見了陳媛的父親陳大寶。幾個月不見,此人彷彿蒼老了許多。在一間比較優雅的茶樓裏,我跟陳大寶面對面坐了下來。

“周然,你有何事約見老夫呢?在我印象裏,跟你並沒有什麼生意上的來往。再者我現在跟孫振天結爲聯盟了,你最好不要見我了。免得孫氏父子對我產生不必要的誤會。”陳大寶的語氣很冷淡,似乎並不待見我。

“陳總,我找你只是跟你說說你女兒陳媛的事情。警方已經承認了只是因爲一時的疏忽,對陳媛誤判了。所以現在已經恢復了她的名譽和自由,我希望你能夠將她接回去。”我說得極其認真,陳大寶畢竟是陳媛的父親,他也絕不會不管陳媛。

“周然,你覺得這跟我們有關係嗎?當初若不是她得罪孫少,會有這麼多事情出現嗎?我甚至可以告訴你,那些***是孫少安排人放在你的後備箱裏的。可那有能怎麼樣?孫氏集團照樣在青城屹立不倒,叱吒風雲。是你惹出來的事情,還是你自己解決吧!”陳大寶居然將陳媛直接推給了我。

“陳總,你說這句話,未免太過牽強了吧!怎麼就是我惹出來的事情呢?”我有些氣憤,憤憤的說道。

“周然,你別以爲大家都是傻子。小媛出嫁的前一個晚上,你在做什麼?她心裏想的是什麼,難道我這個做父親的不知道嗎?我之所以這樣做,只是想圓了她的一個願望而已。他哥哥是一個見利忘義的人,又怎麼會顧及妹妹的死活。我不把她接回家裏,是不想孫少再來騷擾她。周然,就算是我求你了,幫我好好照顧小媛,我不想她被扯進這場家族之戰中。”陳大寶說得很無奈,我不知道他爲什麼如此懼怕孫家。

“陳總,你別忘了。此時的衆誠集團已經是孫陳聯盟最大的對手了。你就不怕因此傷害到了陳媛嗎?”我語氣一轉,反問了一句。

“周然,我閱人無數。還是能分辨誰好誰壞的,你也不要太過擔心了。讓陳媛在你公司暫住幾天,之後我將她送到國外去。青蓉二城莫過於是是非之地,她留在這裏也只會受到傷害。”

我跟陳大寶的約見並沒有什麼實質性的進展,反而讓我覺得陳大寶並不是一個窮兇極惡的人。某些行爲完全是被迫於孫家的挾制。他倒底有什麼把柄在孫家的手裏,我無從考究。陳大寶斷然也不會跟我說。

艾麗因爲有了上一次失敗的經驗,開始四處遊說,爲衆誠集團做宣傳廣告。新一輪的競標終於又要召開了,幾家競標的企業在底下摩拳擦掌,躍躍欲試。


孫陳聯盟看似強勢,卻在第一輪敗了下來。當然,這跟他們的設計師馬瑞的離開有莫大的關係。亞泰風投的詹姆以爲只要資金雄厚,並沒有擺平一切。只是他忽視了項目完美的設計方案,纔是取勝之根本。


當然,這只是第一輪的淘汰賽,不足以給詹姆帶來多大的影響。葉凱麗和安軒還是結成聯盟,最終未能和衆誠集團成爲合作伙伴。如果不是艾麗給我聯繫了幾家企業的老總,這一次競標會,我便是在孤軍奮戰了。

王欣然對這樣的一個局面感到非常失望,自始至終,她都希望葉凱麗,安軒以及我能夠成爲金牌鐵三角。第一輪上,他們雖然以資金略勝一籌,但是在無與倫比的設計理念上。衆誠集團還是得到衆評爲的一致好評。

第一錘敲定,接下來便是考驗各家競標商的資質和勢力了。競標暫停今天,允許各競標方去籌集資金,當然在第二輪複賽仍可以拿出完美的設計方案出來。也就是,任何一家競標方都有翻盤獲勝的機會。

艾麗一直是我堅強的後盾和精神的支持者,李凱經過不懈的努力。做出的設計方案,目前在競標賽裏仍然是最成功的一套。他借鑑了歐洲的總體設計方案,在整個城市規劃中突出了更多的人文文化。

其中,舊城的幾處歷史悠久的古建築。李凱並沒有將他們納入拆遷項目當中,而是進行合理的修繕,加以保護。這在其他的幾家競標方中,還是獨樹一幟的構想。


資金?我的腦海中一直閃現着這樣一個詞語。在七至十天內,不能拿出前期的資金,將會評委會以自動放棄競標資格處理。

這是一項很苛刻的條件,讓我着實感到困難重重。艾麗卻顯得非常淡定,她似乎仍然穩操勝券一樣。我真的不知道艾麗從哪裏來的那麼大的自信。

在我的辦公室裏,艾麗跟我說着未來光明的前景。

“周然,以後F公司的影視大樓和影視城就建在毗鄰長江的地方。到時候,推窗便可以看到滾滾長江,更能在高聳的大樓頂上俯瞰蓉城新城。”艾麗的笑容非常柔和,她甚至仍然沒體會到我心裏此刻 憂慮。

七天的時間,衆誠集團去哪裏弄來那麼多籌備資金。更何況每至第四個季度,均是銀行收賬的關鍵期。現在想從銀行貸款,也簡直是天方夜譚。

“艾麗,對不起。我已經精疲力竭了。或者我有可能要讓你失望了,跟衆誠集團合作的幾家企業目前也只能自保,從今天也拿不出大量的資金來。現在即使有最完美的設計方案,也如同虛設了。”我很是無奈的看着艾麗,說出了心中的想法。

“周然,你最大的弱點就是缺乏自信。今晚,我帶你去見幾個人。你見到他們之後,你就會感到前景大好一片的。”艾麗跟我留下了一個懸念讓我去揣摩。我看艾麗信心滿滿,並沒有去刨根問底。

或者,我並不想去打擊艾麗的積極性。即使這次競標失敗,衆誠集團仍然有更好的轉型項目。那就是安然的網路電商,目前安然已經在緊鑼密鼓的進行前期考察。如果不出什麼意外,十天左右便可以拿出一個完美的方案出來。最關鍵的是,安然爲了解決了前期資金的難題…… (三更了耶!求推薦收藏給動力!厚顏要幾個打賞,最後一更馬上送到。)

葉落帶著一股落寞離開了四海府。

一離開四海府,葉落就趕緊和自己的獸寵回合。

此時幾十個鐵蹄從四海府裡面衝出,領頭的是一個穿著銀甲拿著大鎚的將領。

將領詢問了一下門口守衛以後,朝著一個地方追去,赫然是葉落剛剛離去的方向。

葉落在一個小院裡面找到自己的獸寵,現在的碧海城到處都是空蕩蕩沒有人的空房子,所以葉落安置起這些妖獸起來也很是容易。

剛剛走出院子,葉落就聽到了一陣急促的馬蹄聲。

「快走!」葉落心裏面一驚,感覺到鋪面而來一股殺氣,顧不得多想,馬上帶著魚妖和其他狼人串進一個小巷子。

這葉落走了一會,銀甲將領就來到了葉落藏匿妖獸的地方,看著空門大開的院子,銀甲將領心裏面一驚,看來是逃走了。

「快走!逃犯往那邊逃走了。」銀甲將領手上鐵鎚一拍馬尾,駿馬馬上一聲急促的鳴叫。馬受到驚嚇,馬上腳下如同帶起一股颶風一般。

風馳電掣的朝著葉落躲進的小巷子追去。

銀甲將領和其部下的坐騎都不是普通馬,而是馬和妖獸而生,所以比起一般的馬來說,強大了好多。

不多久,銀甲將領就看到了在前面被堵在一股巷子裡面的葉落。

「葉落,你逃不掉的,整個碧海城都已經戒嚴了,你別想逃出我們主人的手掌心。」銀甲將領看到葉落被堵在那邊,也不急了,騎著馬,慢悠悠的向著葉落走進,嘴角還浮現一副嘲笑。

「呵!你以為我真的走不了嘛!我只是不想你們大張旗鼓的把我行蹤給暴露出去而已。現在你們就受死吧!」葉落臉上浮現一股殺意,不是他想動手,而是海無意逼人太甚。

「笑話?就憑你孤單單一人。」銀甲將領嘲笑的看著葉落。自己可是一個武師級別的小高手,身後的數十鐵騎也都是至少武者級別的武修。

憑藉眼前看起來就是武士級別修為的葉落,他憑什麼來說這個大話。

「葉落你束手就擒吧!可能海無意老爺還會饒你一命。」

果然和葉落料想的一樣,是海無意指使這些士兵來追殺自己的。

「魚牙,狼人動手,斬盡殺絕!」葉落不在理會銀甲將領,時間緊迫,他沒有時間廢話。滅殺了這群追殺者以後,他還要抓緊時間逃跑,不能把時間耗在這群士兵手裡面。

一股妖氣,憑空而生。

「嘭!」擋在巷子四邊的圍牆轟然倒塌,一股龐大的身影直逼銀甲將領這個領頭者而去。

碎裂的圍牆濺起一堆堆的碎石,而碎石也如同下雨一般朝著銀甲將領和其部下鋪天蓋地的傾瀉而下。

「快躲!」銀甲將領心中豁然一驚,沒想到眼前之人是刻意的把自己引進巷子中,而且還歹毒的在巷子裡面埋下了埋伏。

「自己小看他了。」銀甲將領暗暗自責,本來收到葉落只有武士級別,可確需要自己幾十鐵騎出馬,他就覺得是大材小用了。

也只是把這個當做一般的追殺。完全沒想到追殺竟然會被逆襲。

碎石砸到馬群中,雖然那些武修士兵已經儘可能的抵擋碎石了,不過還是有很多的馬匹被碎石砸到,受驚。

而在一個前無退路,後有攔截的巷子裡面,一群受驚的馬屁的後果可想而知。

「踏踏踏」一頭頭的駿馬急促的喘息,如同發狂一般,朝著四處橫闖,而其上面的將領都被妖馬給從馬匹上掀了下來。

一個個重於千斤的馬腳朝著掉下地上的士兵瘋狂的踩去。

「不。。。。」一個士兵前一腳被一頭馬給踢倒在地,後面接二連三的馬腳襲來,馬群過後,地上只留下血肉模糊的一片。

「該死。葉落我不會放過你的,黑甲衛動手,把這些馬都給我殺了。」銀甲將領薛金戰氣的差點一口血吐出來。

就剛剛一瞬間的時間,他手下的士兵就有三分之一被這些妖馬給踩死了,而且還大多受傷。

他薛金戰何曾受到這樣的打擊,就算面對獅城城主的城衛,他也一點都可怕,敢於揮動手上的屠刀。

聽到老大的話,這些不知所以的黑甲衛,才豁然省悟,手上長槍一擊擊的擊出。

有了集體性的黑甲衛,戰力還是很強的,除了少部分的妖馬從葉落放出的缺口逃跑以後,身下的妖馬都徹底的埋葬在這個小巷子裡面

還有一半士兵的性命散落。

「葉落,你以為耍點花樣就能夠逃的出我的手心嗎?我要把你抓起來祭奠我手下士兵的亡魂。」薛金戰怒斥葉落。

雙眼血紅,靜靜的站在地板上,手上拿著的鐵鎚還流淌著滾燙的鮮血,在他的身邊一頭妖馬腦漿迸裂的倒在他的身旁。

赫然是薛金戰的坐騎,馬群暴動,連薛金戰的馬都難逃此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