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寶門主大笑。

「不就是寶貝么?如果那時候我說,誰殺了你,我就把這寶貝送給誰,你說到時候他們會對付誰?」

方恆的聲音響起,一聽這話,頓時間,四大派的年輕人都是身體一震,對方恆更加佩服了。

確實,按照方恆的說法,那最後的最後,四大派高手來了,倒霉的,還是吞寶門主,只要方恆願意把寶貝拿出來,那沒有什麼事情是不能談的。

同樣,暗中的吞寶門主也是不說話了,或者說,他是根本沒話說了。

方恆三言兩語,就把他逼到了極致。

「呵呵,吞寶門主,時間,可是不等人的,接下來,你會如何呢?走,留?」

就在這時,方恆的笑聲再次從虛空中的四面八方傳出,吞寶門主的聲音卻依舊是沉默。

許久之後,嗖的一道破空聲突地響起。

四大派的弟子都是眼神一縮,看向了不遠處的虛空,只見一道黑影破開了空間,向著遠處就沖了出去,正是吞寶門主!

見到這一幕,四大派的弟子也都是愣住了,他們都沒想到,吞寶門主,真的會逃。

「嘿嘿。」

就在眾人愣住的同時,方恆的冷笑聲卻突然傳出,喀拉聲音響起,只見又是一處什麼都沒有的虛空炸裂,緊跟著方恆的身影突然從其中飛出,剎那就到了那黑影的身後,手中劍光閃爍,剎那就劃出了一道白色的匹練!

噗!

鮮血綻放,那吞寶門主的身影也是驀然一頓,下一刻竟絲毫不管背上的傷勢,轉身就是一揮手!

刺啦!

衣衫破裂聲響起,方恆胸前的青衣也是直接就出現了缺口,同時一縷縷鮮血從其中飛出,方恆也受傷了!

一交手,兩人就都受了傷,看到這一幕的四大派弟子也都是震驚起來,誰都沒想到,之前還一直在被動中的方恆,現在竟這麼兇猛!

四周的四大派弟子被方恆震驚,只是此刻的方恆卻是沒有在乎,他現在正全神貫注的看著面前的吞寶門主手掌的動向,突然間,他沒有持劍的左手一下探出,對著吞寶門主的手掌就捏了過去!

噗嗤!

鮮血噴洒,方恆的手掌,瞬間就出現了巨大的傷口,只是就在這時候,一柄染血的長劍,也突然從吞寶門主那什麼都沒有的手裡出現了!

看到這一幕,四大派的弟子都是身體一震,無形之劍,被方恆用自己的鮮血沾染上,一下就變為了有形之劍!

無形之劍最恐怖的地方就是無形,一旦變為了有形,那一切的威脅都會變得極小,方恆此刻也是露出了冷笑,那已經滿是裂痕的手掌,再次探出,喀的一聲,這無形之劍,就直接被方恆捏到了手裡。

「嗯!」

看到這個變化,這吞寶門主的臉色也是一變,很明顯他也被方恆的手段驚到了,只是他到底是縱橫四神獸域多年的強盜頭頭,雖驚不亂,手腕一轉,他手裡的染血長酵要旋轉起來,要生生把方恆的手掌給絞爛。

「嘿嘿。」

只是就在這時,方恆的冷笑聲卻再次傳出,右手的真武劍猛然刺出!

噗的一聲,鮮血再次迸發,只是這一次,迸發鮮血的卻是吞寶門主了,只見吞寶門主的右肩,直接被方恆的真武劍給刺穿,他那本來想要攪動方恆的手掌,也是一下停住。

「撒手吧。」

喀拉[!

骨骼斷裂和鮮血噴發的聲音響起,肉眼可見,方恆那刺進了吞寶門主肩膀的真武劍猛然一轉,瞬息間就讓吞寶門主的整條右臂連帶著肩胛骨都爆開了,那被方恆左手捏住的無形之劍,也直接遠離了吞寶門主。

「你」

一字吐出,吞寶門主似乎想要說些什麼,只是還不待他說話,下一刻他就猛然張嘴,噗的一聲噴出了一大口鮮血,氣息一下衰落了過去。

看到這一幕,四大派弟子都是身體震動。

他們知道,勝負已定了!

方恆,一個神武初階的傢伙,打敗了這個縱橫四神獸域多年的強盜頭頭,高階神武,吞寶門主!

這件事情不是他們親眼看到的,他們根本就不敢相信,甚至連想象都不敢想象。

現在,卻直接的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這讓他們都是一下呆住了。

「今日之仇,我記下了4日方長,咱們後會有期!」

突然間,就在眾人驚呆了的時候,吐了一口血的吞寶門主也再次吼了一聲,下一刻就左手一動,拿出了一塊石頭,狠狠一捏,喀拉聲音響起,空間通道成形,緊跟著吞寶門主的身體就直接闖了進去。

「後會有期?你還想有以後?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偏偏就在這時,方恆那冷冷的聲音卻是再次傳出,緊跟著嗖的一聲,方恆的身影直接就化作了一道流光,在那空間通道即將合上的剎那,也闖進去了!

這一下的變故,讓四大派的弟子都是驚呆了,誰都沒有想到,本來還在眾人中心進行戰鬥的方恆和這位吞寶門主,竟雙雙消失!

「可惡!去天龍城!」

「通報門內,去天龍城等他!」

片刻后,一道道的聲音從人群中開始響起,只是瞬間,這四大派的年輕人就是身體閃動,紛紛從虛空中消失,向著天龍城就飛過去了。

他們,要在天龍城等著方恆回來!

所有人都清楚,方恆和吞寶門主的戰鬥,方恆,絕對是會贏的,吞寶門主的腦袋一旦被方恆所得,他們這次就白來了,那他們怎麼能輕易放過方恆?

更不要說方恆的身上還有那種半聖級的丹爐了,這是至斃的至寶M算方恆殺不了吞寶門主,這一個半聖級的丹爐,就是好處無窮,那眾人怎麼會無視。

說到底,一切都是利益,哪怕他們的心裡有愧,只是在利益面前,他們還是忍不自己的貪慾。

這時候的方恆自然是不知道四大派的人已經打算去天龍城等他了,這時候的他,正在一處虛空中追著一個不停流血的黑影。

這黑影,正是吞寶門主,此刻的他,渾身是傷,還不敢用半點能量修復,他把力量全部都用在了逃跑上,只是就算這樣,他背後的方恆,也和他的距離越來越近了。

「可惡!」

終於,當感覺到方恆和自己距離越來越近的時候,吞寶門主也是大罵一聲,身體猛然一轉,停在了虛空之中。

方恆見此,也是一下停住,他非常清楚吞寶門主此刻的狀態,重傷,卻還有一定程度的力量,那方恆現在要做的就是消耗,若是操之過急,步步緊逼,那這吞寶門主的反戈一擊,一定會無比猛烈,方恆才不願意麵對這個,穩妥的消耗他就好。

「杏,你到底想怎麼樣?」

就在這時,看見方恆也是瞬間就停下了追逐,根本不靠近他,吞寶門主的眼中也是劃過了一道絕望,下一刻就直接道。

「你說我想怎麼樣?」

看著吞寶門主,方恆冷笑道,「你縱橫四神獸域多年,搶掠寶貝無數,殺人更是無數,說你惡貫滿盈都是輕的,十惡不赦才勉強能形容你的罪孽,如此的你,被我撞到,那你說,我會如何?」

「哼,我殺人不假,可我沒殺過任何和你有關係的人吧,說到底,你我無冤無仇,那你又何必步步緊逼?」

吞寶門主冷哼一聲,「至於寶貝,我願意把我這些年奪走的寶貝全部給你,但前提是你得放我一馬。」

「殺了你,你這些年的寶貝我也會得到。」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呵呵,你的重點搞錯了,我這的確不是隱藏之法,我這是幻境,不過,就算是幻境,你找的到我么?」

方恆的聲音傳出,那吞寶門主的聲音此刻也是再次頓住。

同時四周的眾人此刻也都聽明白了,確實,方恆的消失,不在於方法,在於結果。

不算方法如何,結果和吞寶門主的結果一樣就行了,沒人找得到,那吞寶門主又能如何?

「你信不信我現在去偷襲這些杏?」

突然間,吞寶門主說了一句,「你不是喜歡當好人么?我若偷襲,你能如何?」

「哈哈,吞寶門主,你又搞錯了,不是我喜歡當好人,而是我喜歡做我想做的事情,之前牽制你,僅僅是因為我想牽制你,就這麼簡單,沒什麼好人不好人的說法。」

方恆笑了一聲,道,「至於現在你去偷襲他們,你隨便,或者說,我倒希望你去偷襲他們了,因為你偷襲他們,你就會暴露,你暴漏,就是我偷襲你的機會,咱們現在都在等著對方暴漏自己,這個道理,我想你吞寶門主不會不明白吧。」

話語吐出,虛空中的四大派青年也都是眼神變幻起來,對方恆要多佩服有多佩服,只是同時,他們的愧疚也更濃了。

誰都沒有想到,一個神武初階的方恆,實力會這麼強,同時,這個實力很強的方恆之前幫了他們,在他們被方恆的寶貝迷住,忘恩負義后,方恆卻又幫了他們。

當然,這一次的幫忙,方恆沒有明說出來,更沒有對他們多講什麼,只是,方恆的行為,卻已經是毫無疑問對他們的幫助了,不管怎麼說,吞寶門主的偷襲,他們這些四大派弟子沒幾個擋得住,方恆隱藏在暗處,給吞寶門主造成了這種威脅,這就已經是幫了大忙,那他們豈能不愧疚?

「嘿嘿,那看來今天一切都是無用功了,當然了,我的損失大一些,損失了一些手下,不過這沒什麼,只要我在,手下我隨便招。」

吞寶門主笑道,「不過,你也得不到什麼好處,或者說,你不光得不到好處,你還會被人殺死。」

「呵呵,你又錯了,今天的這一切,不是無用功,是你的死期。」

方恆的笑聲也響了起來,「是,我暴漏了寶貝,四大派的人一定會想辦法拿走我的寶貝,不過這有什麼?我大不了把寶貝扔出去,誰愛搶誰搶就是,不過,你呢?你現在,要走不能走,要留不能留,走,你就會讓我察覺出來你在哪,我會偷襲你,留,呵呵,四大派高手前來,你覺得他們會放過你?」

「哈哈,他們也不會放過你啊。」

吞寶門主大笑。

「不就是寶貝么?如果那時候我說,誰殺了你,我就把這寶貝送給誰,你說到時候他們會對付誰?」

方恆的聲音響起,一聽這話,頓時間,四大派的年輕人都是身體一震,對方恆更加佩服了。

確實,按照方恆的說法,那最後的最後,四大派高手來了,倒霉的,還是吞寶門主,只要方恆願意把寶貝拿出來,那沒有什麼事情是不能談的。

同樣,暗中的吞寶門主也是不說話了,或者說,他是根本沒話說了。

方恆三言兩語,就把他逼到了極致。

「呵呵,吞寶門主,時間,可是不等人的,接下來,你會如何呢?走,留?」

就在這時,方恆的笑聲再次從虛空中的四面八方傳出,吞寶門主的聲音卻依舊是沉默。

許久之後,嗖的一道破空聲突地響起。

四大派的弟子都是眼神一縮,看向了不遠處的虛空,只見一道黑影破開了空間,向著遠處就沖了出去,正是吞寶門主!

見到這一幕,四大派的弟子也都是愣住了,他們都沒想到,吞寶門主,真的會逃。

「嘿嘿。」

就在眾人愣住的同時,方恆的冷笑聲卻突然傳出,喀拉聲音響起,只見又是一處什麼都沒有的虛空炸裂,緊跟著方恆的身影突然從其中飛出,剎那就到了那黑影的身後,手中劍光閃爍,剎那就劃出了一道白色的匹練!

噗!

鮮血綻放,那吞寶門主的身影也是驀然一頓,下一刻竟絲毫不管背上的傷勢,轉身就是一揮手!

刺啦!

衣衫破裂聲響起,方恆胸前的青衣也是直接就出現了缺口,同時一縷縷鮮血從其中飛出,方恆也受傷了!

一交手,兩人就都受了傷,看到這一幕的四大派弟子也都是震驚起來,誰都沒想到,之前還一直在被動中的方恆,現在竟這麼兇猛!

四周的四大派弟子被方恆震驚,只是此刻的方恆卻是沒有在乎,他現在正全神貫注的看著面前的吞寶門主手掌的動向,突然間,他沒有持劍的左手一下探出,對著吞寶門主的手掌就捏了過去!

噗嗤!

鮮血噴洒,方恆的手掌,瞬間就出現了巨大的傷口,只是就在這時候,一柄染血的長劍,也突然從吞寶門主那什麼都沒有的手裡出現了!

看到這一幕,四大派的弟子都是身體一震,無形之劍,被方恆用自己的鮮血沾染上,一下就變為了有形之劍!

無形之劍最恐怖的地方就是無形,一旦變為了有形,那一切的威脅都會變得極小,方恆此刻也是露出了冷笑,那已經滿是裂痕的手掌,再次探出,喀的一聲,這無形之劍,就直接被方恆捏到了手裡。

「嗯!」

看到這個變化,這吞寶門主的臉色也是一變,很明顯他也被方恆的手段驚到了,只是他到底是縱橫四神獸域多年的強盜頭頭,雖驚不亂,手腕一轉,他手裡的染血長酵要旋轉起來,要生生把方恆的手掌給絞爛。

「嘿嘿。」

只是就在這時,方恆的冷笑聲卻再次傳出,右手的真武劍猛然刺出!

噗的一聲,鮮血再次迸發,只是這一次,迸發鮮血的卻是吞寶門主了,只見吞寶門主的右肩,直接被方恆的真武劍給刺穿,他那本來想要攪動方恆的手掌,也是一下停住。

「撒手吧。」

喀拉[!

骨骼斷裂和鮮血噴發的聲音響起,肉眼可見,方恆那刺進了吞寶門主肩膀的真武劍猛然一轉,瞬息間就讓吞寶門主的整條右臂連帶著肩胛骨都爆開了,那被方恆左手捏住的無形之劍,也直接遠離了吞寶門主。

「你」

一字吐出,吞寶門主似乎想要說些什麼,只是還不待他說話,下一刻他就猛然張嘴,噗的一聲噴出了一大口鮮血,氣息一下衰落了過去。

看到這一幕,四大派弟子都是身體震動。

他們知道,勝負已定了!

方恆,一個神武初階的傢伙,打敗了這個縱橫四神獸域多年的強盜頭頭,高階神武,吞寶門主!

這件事情不是他們親眼看到的,他們根本就不敢相信,甚至連想象都不敢想象。

現在,卻直接的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這讓他們都是一下呆住了。

「今日之仇,我記下了4日方長,咱們後會有期!」

突然間,就在眾人驚呆了的時候,吐了一口血的吞寶門主也再次吼了一聲,下一刻就左手一動,拿出了一塊石頭,狠狠一捏,喀拉聲音響起,空間通道成形,緊跟著吞寶門主的身體就直接闖了進去。

「後會有期?你還想有以後?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偏偏就在這時,方恆那冷冷的聲音卻是再次傳出,緊跟著嗖的一聲,方恆的身影直接就化作了一道流光,在那空間通道即將合上的剎那,也闖進去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