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時這也是對你的心態鍛煉,如果連這一點你們都做不到,你們將來怎麼在殘酷的魂師界生存?為了生存,你們就要不擇手段,到了最危急的時刻,甚至就連老鼠,蟑螂都要吃!「

聽到大師的最後一句話,在場的女孩臉色都有些發白,而馬紅俊和奧斯卡李幽的面色也不太好看。

看着大家不太舒服的表情,張嵐覺的得緩衝一下大家的壓抑。

「是啊,戴沐白就曾經和奧斯卡在一次雙人組合比賽中,因為最後沒有果斷吃下奧斯卡的香腸,導致慘敗。」

戴沐白聽到后,點了點頭。

但是張嵐卻在他點頭的時候,連忙道:「所以戴沐白髮誓,以後不說是奧斯卡的香腸,到了關鍵時刻,哪怕是屎,他都要一口吃下毫不猶豫。」

戴沐白猛然僵硬了。

而他點頭的動作更是讓小舞等人用着怪異的眼神看着他,同時,更讓他慌亂的是朱竹清那明顯厭惡的眼神。

戴沐白深深吸了一口氣,轉身一個餓虎撲食將張嵐摁在地上。

「吃屎吧你!」

。這一刻。

所有在場的施法者注視著無界神廟大祭司墜落的身影,直到轟隆一聲,那位魔法等級考試的主考官之一,距離「魔法師」等級僅有一步之遙的「殿堂領袖」砸在凍土上。

屏障前變得鴉雀無聲。

李涼凌空而立的身影以及充滿神性的聲音喚醒了每一個施法者埋藏心底的記憶——被半神支配的

《賽博飛升》第三百七十七章衝出重圍(二)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男人三十最新章節、男人三十霧裡看花、男人三十全文閱讀、男人三十txt下載、男人三十免費閱讀、男人三十霧裡看花

霧裡看花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閨門醫香:悍妃養夫守則、男人三十、涅槃毒后:冷帝心尖寵、冷帝心尖寵、

。。 「這就認輸了?」

房遺愛嘲諷道:「看你剛才那個氣勢,還以為你天下無敵了呢?現在知道什麼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了吧?」

「小王失禮了。」吐蕃王子也是個能屈能伸的,既然輸了,挨打就要立正,他極盡卑微,道:「請殿下恕罪。」

「無妨。」李牧飄然飛下擂台,吐蕃王子也跳出來,也下了擂台,等於是自動認輸了,房遺愛站在台上,看了看四周,道:「有人跟我打嗎?上來上來!」

李牧沒去管他,他的注意力,在留心附近的人。

沒錯,剛剛他使用的,仍然是李元霸的阿修羅之力,只不過他用自帶金手指的特效,把阿修羅之力外面加了一層『皮膚』,讓外人看起來是佛門功法罷了,但他相信,多年一直致力於研究阿修羅之力的天煞盟,是不會認不出的,他們對阿修羅之力勢在必得,一定會有所行動。

也許,這些人已經潛入了長安城,就在人群之中。

「殿下!」吐蕃王子追了上來,李牧回頭看他,道:「怎麼,不服氣?」

「小王怎敢。」吐蕃王子雙手合十行禮,恭敬道:「真是沒想到,殿下竟然精通佛法。小王心服口服,殿下不愧是天下第一天驕……只是,小王有一個不情之請。」

「嗯?」李牧已經猜到了,心裏讚歎於這傢伙的臉皮,剛剛還出演挑釁,現在就恬不知恥的要東西了。

果不其然,和李牧想的一樣,吐蕃王子開口道:「殿下剛剛說,您的功法是參悟《金剛經》所得,能否把這本經書借給小王參悟幾天,離開長安之前,小王一定歸還。」頓了一下,他又道:「或者殿下若肯割愛,但有所需,只要小王能夠辦到,無不應允。」

「看來你對剛才拿一招,很是嚮往啊。」

吐蕃王子並不否認,一臉坦然道:「不敢欺瞞殿下,小王平生什麼都不貪戀,唯獨對武學痴迷不已。剛剛殿下所展露的功法,遠超小王現在所學的,自然有心研究一番。」

李牧忽然想到了什麼,問道:「王子,請問一句,你認識松贊干布么?」

「啊?」吐蕃王子臉色大變,下意識脫口而出,道:「不知殿下如何知道此人名字?」

「道聽途說罷了,你不認識就算了。」

說罷,李牧就要走,吐蕃王子糾結了半天,終於還是沒忍住,道:「殿下,此人我認識。」

李牧回頭看向他,等着他解釋。

吐蕃王子走到近前,道:「說實話,這不該說的,但如果殿下願意傳我這門功法,我願意把這件事告訴殿下。」

「你若誠心實意,孤決不虧待你。」

「罷了。」吐蕃王子實在是忍不住武功的誘惑,道:「殿下,其實,在我們吐蕃,王子不止一個。」

「這是一句廢話。」李牧沒好氣道:「在我大唐,皇子還不止一個呢,說點有用的。」

吐蕃王子也不氣惱,繼續說道:「我只是王子中的一個,這次吐蕃使團,還有一個王子。我是明面上的王子,他才是真正決斷之人。他就是您說的那個松贊干布,是我的弟弟。」

「他不會武功,整日讀書,特別仰慕大唐文化。來到長安多日,一直在購買書籍,字畫,花了不少錢。」說着,吐蕃王子笑了起來,道:「不過我能理解他,就像我喜歡武學,他喜歡這些,我不覺得的有什麼不對的。」

「如果殿下想要見他,我可以帶他一起拜訪您。」

李牧想了想,點了點頭,道:「這樣,明日晌午過後,你帶松贊干布來文學館。我會準備好金剛經,送給你。」

「多謝殿下!」吐蕃王子興奮不已,連連鞠躬:「小王一定準時。」

……

後面的擂台賽,李牧沒有再看,這不是非常重要。李世民的本意是,通過這擂台,看看各國的年輕高手的水平,但是現在看來,似乎真正的高手,都沒有上台,大家都不是傻子,一個公主的吸引力,還不足以讓他們把底牌都亮出來。

年輕高手是國家的未來,秘而不宣才是正確的選擇。多少天驕,死於非命,國家之間的戰爭,可沒有什麼道義可講。

李牧來了文學館。

文學館門口,已經被人堵上了。各式各樣的人都有,多的是半大孩子。個個臉上都帶着笑容,李牧隨着人流進去,離著老遠就聽見蘇檀兒的聲音。

。 「怎麼了?」不知什麼時候,顧雲溪已經站在了呂方旁邊。

呂方看了看她,道:「那兩個人已經撤了。」

「撤了?」顧雲溪很想說撤了不是更好嗎?這樣的危險分子,隨時潛伏在周圍,那才是大麻煩呢。

呂方又不是顧雲溪肚子裏的蛔蟲,自然不知道她的想法。

他很認真地點點頭,一臉嚴肅地說道:「我懷疑這個組織的老巢便是在這涇川街道,現在這兩人逃走,肯定會引起對方的警覺……打草驚蛇了。」

顧雲溪這才明白呂方的意思。

「那現在怎麼辦?」

「只能寄希望於大數據了。」呂方滿是無奈地說道,「希望能找到窩點吧。」

他話說完,呂方拿起了手機,給老趙撥了過去。

「趙隊,我是……」

「別那麼多廢話,我存了你的號碼,你直接說事。」趙隊頗為不耐地說道。

呂方撇了撇嘴,我自我介紹一下怎麼了?

可惜反抗是不能反抗的,最多在心裏找點平衡。

「趙隊,我們這邊情況有些變化,我建議立即對進出涇川街道的通道進行設卡,盤查所有離開涇川街道的人員。」呂方一本正經地說道。

對面的老趙差點沒一口老血噴出來,問道:「小呂,你小子知道涇川街道嗎?你清楚涇川街道的情況嗎?」

「emmm……知道一些,這裏挺亂的,環境也不是很好。」

「你所說的只是一個方面。」老趙說道,「涇川街道是以前的ZC縣縣城,當年城市規劃的理念不是很先進,大街小巷都是亂七八糟的,想要徹底鎖住所有涇川街道的出入通道,沒有千兒八百人,想都別想。」

呂方摸了摸後腦勺,略有些尷尬。

「可是這次問題很大!」說完,呂方快速將剛才的情況簡單地講了一下。

「這個組織很有實力,很危險。」呂方最後說道,「如果這次不能把他們給徹底摧毀,後面的麻煩會更大。」

或許是那棗核釘給老趙帶來了太大的震撼,他只沉默了兩秒,道:「立即向市局彙報!你這邊需要什麼支援?」

「我需要知道他們老巢的位置,大數據或許能行。另外也可以問問那陳家棟,看他是不是知道些什麼。」

「我明白了。」老趙很乾脆地應了一句,隨即便掛了電話。

接下來,呂方蹲在馬路牙子上,掃視着周圍的一切。

顧雲溪站在旁邊,輕踢着地上的幾塊卵石。

這一帶的氣味確實難聞,但時間長了,也就習慣了。

「呂方,你說這好好一個城市,為何會允許存在有這樣一個地方呢?這完全就是一個城市的毒瘤嘛,上面也不想辦法整改。」

呂方微微一笑,道:「或許,等人搬得差不多了,就差不多可以動了。畢竟現在不允許大範圍拆遷,任何事情都得有個過程嘛。再說了,有些東西就像長瘡一樣,得等它爛透了,才能一下子將它徹底拔掉。」

顧雲溪一副不是很明白的樣子。

呂方也懶得多解釋。

不到兩分鐘,呂方的電話便響了起來。

「小呂,陳家棟只是外圍成員,什麼都不知道,那被稱為老徐的傢伙雖然也醒了過來,但口風很緊,什麼都沒交代。我們根據你剛才反饋的信息,鎖定了這幾個人的活動軌跡,通過分析,找出了兩處可能是窩點的地方。」

「在什麼地方?」呂方頗有些急切地問道。

這畢竟是進化者老巢啊!

自己進去給每個人摸摸骨,是否就能湊夠LV2進化的進化因子了呢?

雖然這個可能性很小,但理想終歸要有的不是?

老趙卻很慎重,道:「這事兒你小子就別操心了,我已經通知獵鷹的人趕過去了。」

呂方眼皮挑了挑,這老趙,咋就不按常理出牌呢?

明明是我告訴你怎麼找老巢的,可你怎麼就翻臉不認人了呢?

姓趙的人,人品就這麼差嗎?前有老趙杯酒釋兵權,現有老趙過河把橋拆……

「趙隊,這樣不穩妥。」呂方說道,「從時間節點上判斷,如果這個組織的人準備放棄老巢,現在估計都已經在打鋪蓋卷準備閃人了。等獵鷹的人趕到,黃花菜都涼了。最好的辦法就是我先趕過去,找地方貓著。趙隊你還不知道我嗎?做事穩健,肯定不會冒失的。」

趙隊略有些猶豫,從這幾天呂方的行事風格來看,他做事確實很穩。

「你確定你不衝動去抓人?」

「肯定啊!我又不傻,命是自己的。」

「行!我仔細分析過周邊的地形,結合陳家棟的一些推測,認為蘆溪巷子裏的一棟老員工宿舍的可能性最大,你去的話就在巷子口待着,千萬別進去。」

「好!」

呂方答應下來,立刻就掛了電話。

他還沒開口,一旁的顧雲溪帶着一股子興奮,說道:「我也去。」

「你去幹嘛?」呂方感覺腦殼有些麻。

「我……」顧雲溪道,「你這什麼話?你是警察,我也是警察,你能去盯梢對方的老巢,我為什麼就不能去?」

「你走了,他們怎麼辦?」呂方湊近了,低聲說道,說話的時候,還朝老周等人呶了呶嘴。

顧雲溪頓時就不樂意了:「別把別人想得這麼弱好不好?都是帶槍的警察,又不是任人拿捏的泥人。以前大夥兒處置了那麼多警情,危險雖然有,但也都順利處置下來了。」

呂方弱弱地問道:「有吐棗核釘的嘛?」

「(д)┬─┬ノ┻━┻」

「好了,你們先找地方躲起來,我一個人目標小,暴露的風險也更小一些。」

……

呂方終歸還是一個人出發了,阻攔的不僅僅是顧雲溪,連那兩位獵鷹隊員都開口勸阻。

但還是被呂方給否決了。

兩位獵鷹隊員也準備一同前往,可呂方一句話就將他們的想法給打消了。

「就你們這打扮,不是吸引火力嗎?」

沒錯,他們這身特警服,恐怕是這類進化者組織的眼中釘肉中刺了。

成功脫身,呂方也沒動這裏的兩輛車,迅速走出浣溪街,攔下了一輛計程車。

很快,計程車在距離蘆溪巷口兩百米左右的位置處停下,呂方付了錢后推開車門下了車。

雙腳剛一着地,呂方整個人便呆住了……

。 陳桑握著男人的筆,有些手軟。

那種感覺就像是他的手覆在她手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