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大神城都相互顧忌,防範着,正所謂是:面和心不和!

但是,如今,惡魔大軍,強勢無比,“脣亡齒寒”地道理,讓各大神城無不是心驚膽戰。

神城們,瞬間,精誠團結,聯合起來。

神國不缺乏高手。

七十二神城,哦不!

現在是,七十一神城,聯合在一起,所發揮的能量,也是巨大無比。

惡魔大軍進攻神國的勢頭,算是被遏制住了!

靠近惡魔空間裂縫的,兩個神城———霹靂神城和山海神城,成爲了主戰場。

至於,被攻陷了的金鋒神城,則是成爲了惡魔大軍們的據點。

太白神城,雖然距離主站場比較遙遠。

但是,神國聯盟現在,是同仇敵愾,同氣連枝。

太白神城的城主府,也在組織着各大勢力,派遣精銳戰士,開赴主戰場,與惡魔大軍們一決高下!

神爐宗,玄星商會,聖槍呂家,修羅格鬥場分部等等,都是派出了精銳弟子,前往主站場。

每一天,主站場,都是屍橫遍野,神國精銳們與惡魔大軍,殺得難解難分。

哪怕,是這樣,霹靂神城和山海神城,也開始不支了。

尤其是霹靂神城,最近被好幾個惡魔帝盯上了,十數萬惡魔大軍,盤踞在附近,將霹靂神城,圍得水泄不通。

縱然,有援軍過來幫襯,霹靂神城的局勢,也是不容樂觀。

神國聯盟幾個巨頭,聯合商議,向各大神城,強行招兵。

這一次,哪怕是初入一品聖境的壯丁,也得上戰場。

路過六月 戰爭激烈無比,尤爲慘烈。

好多人,都慘死當場。

在太白神城裏頭,徵兵工作,也是在滿滿當當地進行中。

許多人,不管願意還是不願意,都被強行徵兵。

準備,距離起來,押送到霹靂神城。

城主府裏頭,李煒身份高貴,自然不用親自上戰場。

李家的一些大人物,長輩們,也不會讓李煒這個天才子弟去上戰場。

李煒一個人,獨子坐在城主府裏頭,唏噓着:“我身爲李家精銳子弟,卻不能報效神國,親自上戰場。真是可恨!”

美貌女子,湊了過來。

“哥,你不要抱怨了。以你的劍道天賦,日後,定然能夠成爲上-位神,到時候,你就是我們李家的希望,未來的接班人。若是,哥,你還有作爲,能夠再次衝刺一番,突破到神王境的話!我們整個李家,整個太白神城,都會跟着沾光!”

“再者,小妹我也聽說了。在主戰場上,可是危險至極呢!好多個強者,都隕落了。那些惡魔,各個有着匪夷所思地能力。金鋒城主,蓋世英豪,不都是死在了惡魔大軍的手上。整個金鋒神城,數以百萬計的生靈,全部隕落,被惡魔們抹殺掉!”

“哥,你還是呆在太白神城,安全些!”

美貌女子,緩緩地說道。

“小妹啊,神王境,何其艱難?自先祖太白神王遠去,已經十數萬年來,神國未曾聽說有新的神王現世了。“

“我曾經,聽父親說過。現如今的神國,神王大道,被硬生生地割扯掉了!”

“我們神國,現在之所以,一直被惡魔大軍,壓制着!不正是因爲,沒有神王坐鎮嗎?”

“否則的話,神王,出世,蓋世神威!來再多的惡魔,都得死無葬生之地!”

李煒,目光炯炯地說道。

“只可惜了,我不能親自上戰場,去殺惡魔!也不知道,當初,那個將我擊敗的天屠,現如今,過得怎麼樣了?”

“他上主戰場了嗎?”

李煒,心中不禁,莫名其妙地自我反問道。

……….

在地底下,又修煉了一年。

南天的實力,已經成功達到了九品神境的巔峯,距離八品神境,只差一步之遙了。

至於,小巖,扎特等火精靈們,則是實力突飛猛進。

現如今,小巖和扎特足以媲美六品中位神。

至於,那些三百火精靈們,也是全部步入了半神之境。

只需要,多加磨礪,各一個鍥機,就會有大批的火精靈踏足真神境!

到時候,南天的火精靈軍團,就真正的強大無匹了。

“帶我去找一下,餘白和肖鋒!”

南天對着焚陽神爐,命令道。

“呼啦!”

焚陽神爐,倒是順着南天的意思,將南天傳送了過來。

“老大!:”

“南哥!”

餘白和肖鋒等小弟們,激動無比。

他們紛紛盤膝而起。

在地底裏頭,整天都有焚陽神爐,提供源源不斷的高等級火屬性“仙氣”,給他們修煉。

他們的實力,飛速提升着。

衆小弟,不像南天,還有個啥,機武雙修的桎梏。

他們提升實力,很簡單,只要仙氣提供到位了。

他們的修行,就可以水到渠成了。

這不,餘白和肖鋒,兩個人的實力,已經提升到了八品神境,比南天還要高出一截。

至於,餘下的小弟們,有一大半,步入了九品神境,剩下的,則是到了半神境巔峯,距離突破,也是指日可待。

“你們現在的實力,很不錯,但是,神國裏頭,真正的神境,也不少。你們還要繼續修煉。等到了時候,我自然帶叫你們出來。”

南天不忘叮囑一聲,提醒餘白和肖鋒,艱苦修煉。

“嗯,老大,我們會的。”

餘白和肖鋒等小弟,點了點頭。

這個時候,焚陽神爐,出現了,化身爲火焰人,對着南天訕訕一笑:“嘿!我的主人啊,你現在實力提升的不錯了,時候,再給我解除一些封印大陣了吧!”

“呵呵,這個沒問題,我現在,就去破解!” 神爐宗的歷代高手,焚陽神爐身旁,佈置而下的封印大陣,對於,目前已將擁有巔峯九品神境實力的南天來說,再也不是什麼大陣了。

之前,受制於力量不夠,縱然無懼於大陣當中的烈焰滔滔。

掠情契約:馴服豪門老公 想要破壞一個大陣,對付大陣裏頭的核心陣眼。

南天想要出手,將其破壞掉,還得頗費一番公府。

現在,就不存在這種問題了。

巔峯九品神境,配合着機武雙修,南天,就算是不借助任何外力,也可以輕鬆,幹掉一尊巔峯八品神境強者。

“呼啦啦!”

南天飛身而去,來到了,封印大陣裏頭,

“給我破!破!破!”

南天實力全開!

勇猛無比!

“咚!”

“咚!”

“咚!”

大陣接連爆開,將近一半的封印大陣,被南天給解開了。

焚陽神爐,舒暢無比。

“哈哈,好爽,好爽!我現在的實力,已經恢復一半了。”

焚陽神爐,大笑道。

“不要得意!”

“你現在,出去,還不是神爐宗的對手!”

南天提醒道。

焚陽神爐,頓時臉色一沉:“唉,你把我的封印全部解開就好了!”

“我的實力不夠!”

南天清楚,焚陽神爐,是超級神器,若是一下子將其禁錮封印大陣,全部解開,天知道,會發生什麼亂子。

之前,貔貅教授給南天的天地血誓,雖然,焚陽神爐也是念叨了,但是,具體有沒有效果,誰清楚呢?

一尊存在了無盡歲月的超級神器,誰能清楚,它到底有多麼的強大?神爐又會有多少底牌?

封印大陣,破了一半!

這個時候,神爐宗總部高塔上層空間的大人物們,也是被驚動了!

“封印大陣,怎麼會突然間之間,破了這麼多!”

“焚陽神爐,現在,還能正常運轉嗎?”

有神爐宗大人物,開口問詢道。

“是否,派人下去探看一番?”

有人問道。

又有一尊大人物,神色陰霾地說道:“這焚陽神爐,全盛時期,可以秒殺一切上位神,甚至與一些神王都可以周旋抗衡,實力着實強大。貿然,前往,勢必危險無比。”

“可是,封印大陣,破了這麼多,我們在上層空間,都有聯繫,豈能坐視不管!”

有強硬派的神爐宗強者,鏗鏘地說道。

“等宗主回來,再下去探看~!”

“現在,是多事之秋!未知的惡魔大軍入侵神國,現如今,焚陽神爐的封印,又未知地破掉了一大半,危險無比呀!這難道是,大劫難之日?”

“諸位,都不可,掉以輕心!”

神爐宗的副宗主,推開大門,踏步而來,一錘定音。

“副宗主,所言有理。現在,我們神爐宗有一半高手,都被抽調去了主戰場,對付惡魔大軍。地底下的焚陽神爐,只要暫時能夠運轉,完全不必貿然探看。否則,觸怒了那個神爐,我們準備的不充分,高手數量不多,被神爐單個圍殺,到時候,我們神爐宗可就損失大了!”

一個老者,捋了捋鬍鬚,贊同地點了點頭。

“吾等附議,吾等贊同!”

…………

南天並不知道,剛纔,他可是躲過了一場殺劫!

若是,神爐宗高手,下來探看,真的就是死局了。

“對了,神爐,你現在,實力恢復得如何?具體,能夠比擬什麼樣的強者?”

南天心急地問道。

“可以穩壓任何一個五品上-位神!”

神爐傲然一笑。

“我真正的強大,必須得揭開全部封印大陣,到時候,我的全部實力會融會貫通,即刻爆發,強大無匹!”

神爐,緩緩地說道。

“主人啊,你什麼時候,幫助我解開全部封印,我就可以帶你縱橫神國了!”

神爐,嘿嘿一笑。

“等我成爲中位神了,自然可以幫你解掉全部封印。至於,現在呢,還是一步一個腳印來。走,我們再次出去透透風唄!我修爲又到了一個小瓶頸,不過,這一次,這個瓶頸不算大,只要幾場合適地實際相互戰鬥,就可以解決了。”

南天緩緩地說道。

“哦,可以呀!我還是化身附體於你身上吧。。”

神爐笑了笑道。

“這樣,我能保護你!你上一次,對了不少仇家,這一次,不知道,還會不會,被人追殺呢?”

神爐哈哈一笑。

“不過,主人啊,你不用怕!來多少人,我殺多少人!”

重生影後有空間 神爐忽而冷峻無比,同樣自信滿滿!

“走,出去了!”

從古密道里頭,南天走了出來,再次來打太白神城。

不過,這一次,再次出現在太白神城,南天明顯感到許多不一樣了。

WWW_ тTk án_ ¢〇

“怎麼回事?”

“怎麼,整個太白神城,顯得如此肅殺?到底都是厲兵秣馬,車馬橫行!”

南天驚歎一聲。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比較熟悉的聲音,再次傳來!

“是你,天屠!”

“你我再來一戰,無關呂家!”

南天回頭,只見呂愚站在自己身後。

呂愚也進步了,從半神境界,突破到了——九品神境,對聖槍武道的領悟,也是更加深刻了!

呂愚是一個武癡,容不得南天多加反應,或者拒絕。

呂愚直接手持銀色長槍,豁然間地,猛地一刺!

“聖槍武道第三式之槍走偏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