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青看了我一眼,眼底閃過一絲我懂得的表情後,連連說了聲好之後離開,整個院子像是被人驅逐了一般,只剩下我和蕭朗兩個人。

我自然知道這是誰的傑作,倚靠着自己救了司馬靜,所以用特權讓自己呆在這裏。“小娘子,你說我爲你做了那麼多,是不是該要有什麼回報纔好?”

“我不是你的小娘子,你不要一天到晚就這樣的喊我好不好,我們沒有什麼關係,一點關係也沒有!”我憤怒的將靠近我蕭朗推開,整天就知道這麼的耍嘴皮子。

我驀地的扭過頭,眼睛死死的盯着蕭朗:“你是用了什麼方法救了司馬靜? 狂妻來襲:九爺,早安! 你如果能救得了司馬靜,是不是說明我身上的蠱你也就不在話下了?”

想到這裏,我立刻狗腿的爲蕭朗按摩揉腿,臉上堆滿了笑容:“那個,你渴不渴?需要我給你倒水不?” 蘇紫萱和樂天跟著幾位建築專家離開了,他們圍著整個倒塌的樓房看了一圈。

「兩位!你們看這裡!這裡有明顯的人為挖掘過的跡象!而且我們也查看了兩次倒塌的過程,經過我們的分析,這棟樓房中間的斷裂應該也是人為的。」一位建築專家說道。

「兩次斷裂?」

蘇紫萱奇怪的看著他。

「是斷了兩次,我當時看的很清楚,第一次大概是從七樓的位置……」樂天點點頭。

「準確的說是八樓!就是這裡的建築!」

另一位建築專家指著腳下的廢墟。

「只是有一件事我們不明白,是什麼東西在沒有爆破的情況下可是直接將這棟樓撕裂?」

幾個專家都看著樂天和蘇紫萱。

蘇紫萱看了看,整棟樓房並不是所有的地方都摔成了廢墟,整個本體有百分之三十的位置還是可以看出形狀的!

「讓爆破專家過來!」

她說道。

馬上有人去喊了,半個小時后,爆破專家來了。

「這裡有過定向爆破的痕迹!」爆破專家仔細的檢查之後肯定的說道。

「真的假的?我沒聽到有劇烈爆炸的聲音……」

樂天不可思議的看著這個爆破專家。

「以現在的定向爆破技術,只需要一枚鞭炮大小的聲音,就足以產生五百斤當量TNT的爆炸效果!你們看這裡……這裡有被爆破物衝擊的痕迹,不過只剩下這麼一點了,大部分都化成了廢墟找不到了。」爆破專家解釋道。

樂天看了看,在那片牆壁上,的確有一些看起來昏黃色的東西,這個東西就是衝擊痕迹?

看來這個世界真的是太五花八門了,術業有專攻啊……

「馬上讓李光明過來,檢測這裡的爆炸物屬於何種成分!」蘇紫萱吩咐。

幾個建築專家示意蘇紫萱繼續看過來

「還有這裡!」其中一個專家指著地面。

蘇紫萱一看,地面居然出現了一個大坑,只不過大坑的大部分都被廢墟掩埋了,不仔細看,根本發現不了。

「有人挖了這棟樓的地基?」蘇紫萱倒吸一口冷氣。

樂天趴在地上看了看,他將手伸進了這個幾乎看不出的坑洞裡面摸了一把,然後就看著自己的手。

「怎麼了?」蘇紫萱問。

「煞氣……」

樂天皺眉。

這個坑裡有煞氣出現過的痕迹,這些水珠就是最好的證明。

「煞氣是什麼東西?」蘇紫萱奇怪的問。

「和陰氣差不多,不過攻擊性更詭異……煞氣幾乎可以算作是一種毒!如果你被煞氣衝到了,你會出現水毒、濕毒、痰毒、脂毒、氣毒……等等各種癥狀!極其難以治癒。」樂天皺眉說道。

蘇紫萱看了看樂天,一個陰氣就搞的人緊張兮兮,這怎麼又出現煞氣了?

因為整個事件剛剛發生,所有的地方沒有完全清理,所以現在即使知道這裡有異常,所有人都無從下手,一片廢墟裡面能找到什麼?

建築專家離開了,防爆專家也離開了。

李光明來了,顧小冷也跟著來了。

「哇……這是發生地震了嗎?」顧小冷大驚小怪的問道。

「有人炸倒了這一棟樓……」蘇紫萱看了顧小冷一眼給她解釋了一下。

「我的天……這是一個瘋子嗎?」顧小冷的內心一陣狂跳。

「你這個丫頭……不幫忙提取爆炸物質,還有空在這聊天?如果這是一個瘋子,那就應該晚上引爆這枚定向爆破炸彈!而不是白天……那樣死的人至少是現在的十倍!」李光明沒好氣的說道。

顧小冷吐了吐舌頭,急忙幫忙幹活去了。

學化學這個東西,你沒有親自的操作是不可能有成果的。

蘇紫萱看了看樂天,兩個人的臉上都露出了驚訝的神色。

寵上呆萌小記者 「晚上爆破……」

兩個人低語。

「會不會原本就是晚上爆破的……可是被什麼原因打斷了布局?」蘇紫萱謹慎的問。

因為這個可能性極大!

「剛剛專家說爆破的地點在八樓?馬上聯繫這棟樓東單元八層的住戶!看看他們有沒有什麼異常的發現……」樂天點點頭。

冷酷王爺毒蠍妾 這件事外勤組的人去辦了,還好現在的人手充足,辦什麼事都有人可以用。

天色慢慢的黑了,救援已經到達了尾聲。

「樂天顧問……您指定的幾個位置我們都發掘完畢,裡面的人全部都救了出來!如果您沒有其他的發現,我們要收隊了。」消防隊長看著樂天。

樂天點點頭。

「辛苦了!」他說道。

「不辛苦,樂天顧問有一件事我想問問您?您是怎麼找到那些被埋的人?這樣的技術如果用做我們的消防救援,我們就可以節省大量的人力!」消防隊長熱切的看著樂天。

「唔……如果我告訴你,我憑的是預感,你信不信?」樂天看著他。

消防隊長一愣,搖搖頭。

「那就沒辦法了……」樂天攤了攤手。

消防隊長看著樂天離開的背影,他思索了一下,這件事他還回去和領導彙報一下,如果預感這麼准……那以後如果發生大型火災,有樂天的指引他們消防隊救人就可以直搗黃龍了。

救援的力量都慢慢的撤離了。

救護車也都離開了,慢慢的這一片廢墟就安靜了下來。

旁邊的居民樓也有輕微的受損,不過一般都是玻璃被砸下來的石頭打碎而已,問題不大。

樂天坐在廢墟的上面,他看著對面那棟樓亮起的燈光。

「還不走?」

蘇紫萱問。

「不走了,我今晚要在這裡待一宿。」樂天回答。

「什麼?你又發什麼瘋?」蘇紫萱奇怪的看著樂天。

「李光明說的那個句話很不錯,可能始作俑者就是想著晚上來做這件事,白天樓裡面的人要少太多了……不過既然樓已經倒塌了,那個下手的人應該要過來看一眼!」樂天慢慢的說道。

「你說的看一眼……是什麼意思?欣賞自己的大動作?」蘇紫萱皺眉。

一般變態殺人的兇犯會有這樣的習慣,他們會裝作不經意或者膽子大一些的直接重新回到案發現場來重溫自己的殺人手法!

「不是!這裡有煞氣……我今天白天見到了一個有煞氣的人!我還坑了他一把!我懷疑這件事可能和他有關……」樂天搖搖頭。

那個李沖…… 蘇紫萱要求自己也在這陪著樂天,可是她的電話不斷地響起,出了這麼大事,需要警方配合的地方非常多!

死了的人一了百了,沒死的人現在連個住的地方也沒有……

善後工作需要多部門配合處理。

「那我走了!有事馬上告訴我啊……別讓我擔心你。」蘇紫萱看著樂天。

「好的!親一個!」樂天笑著說道。

蘇紫萱四下看了看,快速地親了一下樂天,急急忙忙的跑了。

樂天咂了咂嘴,這個傻妞……親自己的男人還這麼敷衍!

肚子有點餓,樂天站起身,他走到了不遠處的一個小店買了一些吃的,又走了回來。

各大電視台都在播出這一段新聞,不過這一次山海市各部門的處理速度之快世所罕見,有人甚至懷疑救援力量根本就沒儘力。

可是十多個人躺在醫院呢,那些懷疑的人嘴巴也被堵得死死地。

「哎……一千萬啊,最近我真的是飄了,居然以為散財童子的命數放鬆了對自己的控制!」樂天嘆了口氣。

他坐在一個黑暗的角落,因為整棟大樓倒塌的原因,路邊的路燈也斷電了,所以只有對面的樓房燈光隱約的射過來。

時間慢慢的到了午夜,樂天抬頭看了看。

一個黑影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廢墟的最高處,他一眼不眨的看著。

「混蛋!」

樂天聽到這個人罵了一句。

下一刻,他就看到這個人的手上拿著什麼東西,向著四周不斷的坐著拋灑的動作。

一股奇怪的味道飄到了樂天的鼻子內。

「恩?怎麼可能……只有這麼一點?」

這個人奇怪的嘟囔了一句。

樂天聽到這句話,他快速的竄了出去。

「李沖!」他哼了一聲。

李沖猛地抬起頭,他不可思議的看著樂天。

「誰?」他呵斥道。

「居然真的是你?」樂天死死地盯著這個人。

這傢伙說起來可比巫門的人狠多了,巫門的人撐死了就是偶爾殺一個人,這傢伙居然想直接滅了一棟樓的人!

李沖看著樂天,他並沒有認出樂天就是白天那個古董店的店員。

「警察!我勸你不要輕舉妄動……否則我將採取必要手段!」樂天沉聲說道。

「警察?」

李沖反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個警察敢來攔自己?

「沒錯!束手就擒,否則死路一條。」

樂天的手上早就捏著一把柳葉。

煞氣這個東西雖然不是太少見,但是可以利用煞氣的人,樂天還是第一次遇到。

其實你有時候看到有的人家會在向東或者向西的窗戶上擺放一個鏡子,或者在大門口按一個鏡子,這都和煞氣有關。

甚至有鄰居為了這一面小小的鏡子大打出手的……

鏡子可以擋住煞氣,據說也可以將煞氣反射到別的地方。

如果你將鏡子按在自家的大門上,那鄰居肯定不願意啊,你把煞氣擋到我這裡,那我怎麼辦?

脾氣好的就在自己的門上也按一塊鏡子,脾氣不好的直接砸了對門的鏡子!

李沖微微一笑,他伸出手指指向樂天!

煞氣屬寒,樂天看到一道霧氣向自己飄了過來。

樂天將手中的柳葉拋了出去,煞氣這個東西同樣也會導致身體機能的衰弱,還會給你帶來各種霉運,雖然和陰氣不同,但是這個東西更為讓人可以理解它的可怕。

「氣機牽引?」

李沖同樣驚訝的看著樂天。

樂天的柳葉包裹住了自己的煞氣,下一秒自己的煞氣居然被柳葉切割斷了,煞氣沒有了自己的控制,這個威脅就小了許多。

一個普通人如果在煞氣濃重的環境呆上一會,他就會被煞氣侵入,生病倒霉都是正常的,可是這裡是一個空曠地帶,散落煞氣幾乎不會影響到人了。

「煞氣玩的挺溜……可惜!你錯誤的估算了自己的對手!柳葉定神……」

樂天哼了一聲。

柳葉突然包裹住了李沖。

李沖驚詫的看著這些柳葉,他的手中突然出現了一把匕首,匕首的尖對準了樂天。

「尖角煞!」

他哼了一聲。

樂天的心裡莫名的生出了一種不祥的預感,這就是所謂的煞的威力……

這種不舒服的感覺就像是一把尖刀突然刺進了自己的心裡,如果是普通人,他甚至會馬上有一種嚴重的心理陰影。

可是樂天不是一般人。

「封!」

樂天哼了一聲。

柳葉就像是一把把細小的刀片,齊齊的刺進了李沖的身體。

李沖低吼一聲,他不能動了。

他惡狠狠地看著樂天。

樂天慢慢的走到他的身邊。

「你犯了一個很大的錯誤……就算是巫門,也不會正面和我對抗!理論上來說……我們都屬於同道中人,我應該給你一個機會!但是不好意思……你做的事已經超出了我可以接受的限度!你害我損失了一千萬!老子弄死你也不過份!」他的聲音咬牙切齒。

李沖看著自己的身上,現在他的人只有腦袋可以動,身體各個關節都被柳葉封住了。

這是一種正宗的巫門手段。

「你到底是誰?如此手段不可能是無名之輩!」他死死地盯著樂天。

「我是誰?我不是和你說了? 渣攻想跟我復婚重生 我就是一個小警察……別人不來惹我,我也不會去惹你們,但是如果你們惹了我……那我就不好意思!」

樂天站在李沖的面前,這個傢伙還在反抗,只不過沒有指引的煞氣對樂天來說沒有威脅。

「你以為抓住了我就完了嗎?我告訴你……現在就放了我,我們之間的恩怨一筆勾銷,否則從今天開始……你沒有一天好日子過了!」李沖威脅地說道。

「是嗎?說句實話……我真的很怕!」

樂天哼了一聲。

「嗖!」

話音剛落,一個東西突然落到了樂天的身邊,樂天看了一眼,他面色大變。

「卧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