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南天卻不殺炎無暴,炎無暴眉頭一皺,不知道,南天再打着什麼算盤。

南天呵呵一笑:“心平氣和一點,我來是想要化解你們炎宗與雪宗的仇恨!” “化解雪炎二宗的仇恨?別開玩笑了!”

炎無暴冷聲道。

“我們兩大宗門這些年來,不知道慘死了多少弟子,血海深仇,不共戴天,如何化解?”

炎無暴冰冷地說着。

這一次,雖然炎宗在滄海附近慘敗。

炎無暴和炎無剛兩大主心骨人物,都被敗了。

但是,炎宗並不是所有精銳力量,都在滄海附近。

還有一部分炎宗弟子,散落在浩瀚主星角落。

這些弟子聚集起來,也是一股龐大的勢力。

甚至,在一些外星球,也有一些炎宗的弟子,經營着一些買賣生意。

炎宗傳承無盡歲月,底蘊雖然不如雪宗,但是也不算差,想要通過一兩次的大型戰役,就全滅炎宗,那是不可能的。

今天,或許炎無暴他們死掉了。但是,剩下的倖存的炎宗弟子,還會繼續與雪宗進行鬥爭,在明面上,暗地裏頭,進行殘酷的廝殺。

說不定,經過若干年後的休養生息,炎宗又壯大了起來,又成了雪宗的心腹大患。

這也算是,南天沒有出手直接殺掉炎無暴的原因。

畢竟,兩大宗門,若是能夠握手言和,是一件好事情。

浩瀚主星如果內部的傳世大宗,都不和睦,是很容易被北水宗這樣的外來勢力,給盯上。

北水宗近些年來,在北洛主星上發展迅猛,逐漸有飽和之態。

這讓北水宗不得不,開始將勢力爪牙,伸向其餘的主星上。

浩瀚主星,顯然其中之一。

再者,南天說到底不是雪宗的人,與炎無暴等人並沒有不可化解的仇恨。

南天嘆了一口氣:“你們兩大宗門的仇恨,的確深刻。但是,說起來,其實早就報掉了。”

“你們炎宗的弟子殺了許多雪宗弟子,同樣,雪宗的弟子,也殺了你們炎宗弟子,這麼多年來,粗略一算,其實,你們兩大宗門,是扯平了!”

南天緩緩地說着。

“扯平了?”

“想得美?”

炎無暴搖了搖頭,眼神中,充滿了恨意。

“想當年,上古年代,我炎宗老祖烈焰法王和其餘星球上絕頂高手,一齊迎戰蓋世魔頭古魔教主!雪宗的老祖傲雪劍皇,卑鄙無恥,竟然從中偷襲,暗下殺手,將我宗的烈焰法王給擊殺掉了。可嘆,老祖一世英名,竟然隕落小人之手。星球絕頂高手裏頭,只剩下傲雪劍皇這個卑鄙之人,活了下來。”

“若非如此,雪宗何以流芳百世,傳承無盡歲月,越發壯大!我們炎宗何至於被雪宗壓制了數千年都擡不起頭。要不是,我們機緣巧合尋得了老祖宗的寶藏,得到了莫大的好處,今日今時,也無法與雪宗在滄海進行大決戰!”

炎無暴憤恨地說道。

“你偏激了!”

南天面色淡然。

豪門前妻:總裁,請負責 “我沒有偏激!雪宗的人,從他們的老祖傲雪劍皇開始,就對不起我炎宗,我們之間有莫大的仇恨,這個化解不了!”

炎無暴激動無比。

Www◆ ttκá n◆ co

雪一老等人,也是看炎無暴很不順眼,對着南天輕聲道:“南天大人,像這種狂熱分子,不如……..跟他說道理,他是聽不進去的。”

南天擺了擺手:“我可以殺掉他,但是餘下隱藏在暗處的炎宗弟子呢?顯然,炎宗他們發現了一個曠世罕見的寶藏,用不了多久,他們又能培養出精銳的弟子,到時候,我總不能又來雪宗相救你們吧。”

“你們兩大宗門這樣殺下去,只會白白便宜其他人!有些誤會與仇恨,延續了無盡歲月,是時候終結了!”

南天淡淡地說道。

雪一老等人無奈,只得聽從南天的。

南天目光如炬,盯着炎無暴:“你不要激動,我帶你去一個地方。去了哪裏,你就明白,傲雪劍皇,不是那樣的人!能夠將劍道修煉到‘傲雪寒梅’級的頂尖劍術強者,心若赤子,怎麼會幹出偷襲你家老祖烈焰法王的事情。”

炎無暴冷笑:“歷史是由勝利者書寫的,你想怎麼說,就怎麼說!”

當愛情來敲門 南天搖了搖頭,一手封住炎無暴周身穴-道,將炎無暴定住,然後扛着炎無暴就要離開。

“我帶這個傢伙,去一個地方。往返期間,你們照顧好自己。”

南天對雪一老他們叮囑道。

“南天,你要小心呀!”

尹語雨對着南天,含情脈脈地說道。

南天微微一笑:“照顧好自己!”

說罷,南天身若疾風,來到外頭,開出太谷號飛船,帶着炎無暴前往了盛華城。

炎無暴有些好奇,南天要帶自己去哪裏。

南天一路無言,到了盛華城外頭,爲了避人耳目,改爲步行。

不了,前些日子,南天劍斬永北侯的名氣實在是太大了。

走在大街上,立馬引得無數人,驚訝讚歎。

“他,他長得好像是橙印紫淵衛——南天大人呀!”

有路人說着。

“不,應該就是南天大人吧!他的背影還有側臉,真的好相似呀!”

“你們都在意–淫吧!南天大人何等身份,怎麼會在這裏出現?”

“我看他,只不過是和南天長得像罷了!”

路人們七嘴八舌。

不過,巧合的是,南天在大街上走着,不料,很是偶然的遇見了之前救了的許琦。

現在,許琦精神了很多,一身高檔的職業裝,很有公司高管的風範。

“南天!“

許琦驚動地叫了一聲。

一石激起千層浪!

路人們,圍觀者們,街邊的小販們,都是驚動了!

“真的是南天大人!盛華城的英雄!”

“南天大人,給我簽名呀!”

“南天大人,可不可以和我合一個影!”

一大羣人,將南天給圍了起來。

不知不覺間,南天有一羣自己的“小蜜粉”。

被南天裝進麻袋裏頭,扛着身上的炎無暴,雖然因爲穴-道被封住了,不能夠說話,但是還是聽到外界的聲音的。

而且,由於是六品機甲戰皇,炎無暴比一般人聽力要出色許多。

外界的聲音,炎無暴全部聽清楚了。

“南天?劍斬永北侯府?永北侯不是一個威名赫赫的軍侯嗎?侯府裏頭,還隱藏了好幾個老牌的機甲戰皇。對了,前段時間,有特大新聞爆–出來!原來,擊敗我的人,是南天,紫淵衛南天!”

炎無暴心裏頭,震撼無比,此時此刻,他才清楚南天的真實身份。 “他不是雪宗之人,原來是軍部紫淵衛裏頭的強者!怪不得,強的如此離譜,敗在這樣的豪傑手上,我不算委屈!”

一瞬間,炎無暴心裏頭好受多了。

對於這些熱情的“小蜜粉”們,南天挺有耐心的,一個個地滿足了要求。

最後,輪到了許琦。

許琦對着南天吐氣如蘭:“南天,謝謝你,謝謝你改變了我的生活。”

南天呵呵一笑:“舉手之勞而已。你我相遇就是緣分,何須說那麼感謝的話語。對了,你過得怎麼樣?”

“在南氏集團裏頭,工作的怎麼樣?”

南天隨口問道。

許琦美眸流轉,情不自禁地拉着南天的手,依儂軟語地道:“我們去那邊的賓-館裏頭,好好地談一下吧。那裏的水牀,挺不錯的。”

“對了,你扛着一個麻袋幹什麼?”

許琦咯咯直笑。

南天尷尬無比,義正言辭地拒絕了:“我還有要緊的事情,要做!你過得好,就行了。我就先告辭了!”

“拜拜!”

南天說畢,身若疾風,一眨眼地功夫,就消失不見了。

許琦幽幽一嘆:“或許,我們兩個根本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吧,我何必過於奢望?”

………

南天扛着“麻袋”,一路急行,神不知鬼覺地,來到了鎮北侯的那個祕銀礦洞底下。

經過上一次,雪宗的襲擊,鎮北侯對礦洞的防守嚴密了許多,火力碉堡更是建設了多達二十多個。

就算一支百人的機甲戰王的超強戰隊,若是硬闖,也免不了被打成篩子。

好在,現在,南天實力連連突破,七品皇境的修爲,豈是開玩笑的。

現在再闖過這些關卡,就和過家家一般,非常的容易,而且還沒有驚動一個人。

按照記憶,南天扛着麻袋,一路來到了之前,遇到古魔教主的那個古獸墳墓。

這裏留有一段珍貴的影像投-射資料。

“一段”,解開雪炎宗千百年來的仇恨的鑰匙!

南天打開麻袋,將炎無暴給搬了出來。

南天接着給炎無暴解開了周身穴-道。

“這裏是哪裏?”

陌生的環境,讓炎無暴一愣。

南天淡淡地說道:“一個讓你明白事理的地方。你暫且等一會兒!”

上一次,南天初入這個古獸墳墓,精神海里頭,便看見了傲雪劍皇等高手的大戰古魔教主的場景。

可是,雪一老他們卻沒有看見。

說明,這段影像投-射資料的激發,不是每一個都有,帶有一定的巧合性。

蠱惑 南天可不想胡亂碰運氣。

“陰陽神眼,開!”

隨着,修爲實力的提升,南天的陰陽神眼的能力,也是逐漸提升!

陰陽神眼,看破虛妄,逼-近世界本源!

古獸墳墓,這裏是一片神奇的所在。

當初,埋葬了許多古獸,亡靈萬千,怨靈遍佈,自然而然地叢生了許多障眼之術。

南天的陰陽神眼,環顧四周,看破了許多障眼之術,很快,就在一個巨大的棺材底下,發現了一個小水晶。

這個水晶裏頭,有人影在閃動,仔細一看,不正是傲雪劍皇,烈焰法王他們嗎?

“你自己拿去仔細看看吧!”

南天將水晶丟給炎無暴。

炎無暴是一個識貨的人,接過水晶,一陣訝然:“這是?這是……傳承水晶!上古時代,大人物們用來記錄事情的。這種東西,珍貴無比,在遙遠的過去,一顆就可以價值一座富饒的城池!”

炎無暴用精神力去感知這塊水晶,很快,當初,南天所經歷的場景,炎無暴再一次經歷了一遍。

傲雪劍皇,烈焰法王,凌天大元帥,夏逸仙,這四個古時候的絕世高手,與古魔教主這個滔天魔頭交戰着。

整個浩瀚主星都被打得翻天覆地,山崩水涌!

具體的戰鬥細節,水晶上記錄得清清楚楚。

“傲雪劍皇,是英雄!他沒有偷襲烈焰法王。老祖是被古魔教主給擊殺掉的。傲雪劍皇,能夠活下來,真的只是僥倖!”

良久過後,看完了影像資料,炎無暴震撼無比。

這種傳承水晶,只會記錄真實的場景,不會記錄幻想,能夠百分百地還原事實-真-相,是不會造假的。炎無暴作爲炎宗的宗主,自然知道這種古老水晶的特性。

千百年來,雪炎兩宗的仇恨,竟然是一大玩笑。

炎宗的那些人,根本不應該怨恨雪宗!

雪宗的傲雪劍皇和炎宗的烈焰法王,都是拯救了浩瀚主星的絕世大英雄。

“現在,知道錯了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