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他不能帶她去。

因為他家二叔不答應。

若不是剛才從電話那頭聽到慕初笛和宋唯晴的對話,擔心慕初笛在宋家的地盤吃虧,他也不會沖沖忙忙趕過來的。

現在倒是好了,他進退兩難了。

「二嬸,你就別為難我了。」

如果可以,他早就帶慕初笛過去了。

「二叔沒事的,我先帶你回江岸夢庭吧。」 霍錚連一個眼神都沒有丟給宋唯晴,直接把她當成透明。

然後當著她的面把慕初笛帶上車。

轉身離開的兩人並沒看到,宋唯晴盯著他們目光里的陰鷙。

慕初笛跟著霍錚上了車。

「他不肯見我?連解釋都不聽?」

「我跟沈京川的婚禮是假的,我們沒有結婚的。」

慕初笛定定地看著前方,目光漸漸變得迷離。

「去古曼的時候,我有給他電話,可是他的電話一直都沒人接。」

如果當時他接了,是不是就不會變成現在這樣。

霍錚看著慕初笛精緻的側臉,優美的線條此時崩得很緊,嬌嫩的肌膚有幾處破皮了,看上去非常的狼狽。

可想而知她是怎樣趕過來的。

只是,古曼?

霍錚似乎聯想到什麼,眼睛微微瞪大,「二嬸,二叔去古曼找你了?」

慕初笛沒有直面對話,不過,她的沉默,算是默認了。

霍錚的心,猛然往下沉。

他看著慕初笛的眼神也變得複雜起來。

他一直以為霍驍會病發,那是被暗梟的人弄的,然而事實卻告訴他,是慕初笛害的。

這一切如果被老夫人知道,那慕初笛就別想活了。

怪不得他家二叔一直瞞著。

霍錚看著目露焦色的慕初笛,腦海里便浮現出霍驍病發時的模樣,咬了咬牙關,側過臉,沒再說話了。

現在,他沒有心情了。

另一邊,霍家老宅。

「查到沒有?慕初笛到底想幹什麼?」

裊裊的茶香升起,老夫人緊緊地看著眼前的茶葉,似乎目光全都吸引過去。

霍驍工作忙,經常出差,老夫人早就習慣。

而且她也派了不少人監視霍驍,一旦有什麼風吹草動馬上給她彙報。

所以,沒有得到消息的她,很是安定。

她並沒有想過,霍驍會把她的人也收買下來。

所以,見慕初笛找上門,老夫人這才起了疑心。

助理低著頭,戰戰兢兢回道,「霍總出國,她應該不知道,所以找上門的吧。」

老夫人才給了她十幾分鐘的時候,她根本就沒查到。

助理很明顯的察覺到老夫人的目光冰冷了下來。

心猛然跳了一拍。

與此同時,滴滴,手機顫動了起來。

她本來不敢接,可是想到也許是調查的人發過來的消息,於是馬上點開。

點開一看,那是一封郵件,上面還有照片。

照片里,霍驍躺在一張病床上,臉色蒼白。

而四周的建築看著並不是華國風。

應該是在國外。

等看清楚上面的字眼后,助理驚了,連忙把手機遞過去,貼在老夫人耳邊彙報。

郵件里寫著霍驍在古曼出事,身體出現問題。

具體狀況沒有寫明,對方寫的還是比較隱晦。

可老夫人一眼便猜測到,霍驍到底是出現什麼狀況。

指尖按在屏幕上,好像碰觸的就是霍驍的臉。

她的乖孫子,是軍部的戰神,商場上的帝皇,什麼時候,如此的脆弱。

老夫人心,好像被刀子一點一點地切開。

心裡有了一種不祥的預感,一個猜測在大腦里飛快閃過。 霍家莊園

急促的腳步聲在寂靜的室內尤為之響亮。

「老夫人,不知道這麼晚過來有什麼事呢?」

莊園的管家率先走了出來,他抬了抬眼鏡,順勢遮擋住眼底的那抹慌亂。

老夫人一個眼神都沒丟給他,徑直地走了進去。

管家的神色頓時變得凝重,要知道,霍驍正在裡面接受治療。

少爺說過,禁止任何人進入,特別是老夫人。

絕對不能讓老夫人知道。

所以,見到老夫人的那一剎那,管家的心已經沉了下去。

他上前想要攔住老夫人,卻被老夫人冰冷的眼神給震懾住。

「滾!」

頂級婚寵:薄少,放肆愛 不給一絲一毫的情面,語氣兇狠。

「老夫人,你想要找什麼,不如我派人給你找?」

「老夫人……」

管家隱隱之中已經察覺到老夫人想幹什麼,然而他還是想掙扎一下。

眼看著老夫人正往霍驍所在的醫療室走去,管家也加快了步伐,只是很快,他便被老夫人的人攔截下來。

管家看著老夫人怒氣沖沖的背影,心裡大叫不妙。

於是馬上躲到角落裡,給霍錚打電話。

病房內,霍驍正接受第一階段的治療。

「我要最大的藥效!」

女尊重生:妻主寵夫太逆天 第一階段的治療,有專門的醫療儀器和藥劑。

對付這種遺傳病,他們目前採用的便是摧毀和修復。

把細胞摧毀個徹底,再重新修復DNA。

過程是極其痛苦,所以需要一步一步地增加藥劑。

由於只是第一療程,所以醫生準備讓霍驍先試試第一檔的,疼痛感最弱的。

「霍總,不如一步一步地來,不然你會很痛苦的。」

醫生提出了建議。

「沒必要浪費時間。」

霍驍沒有這個時間可以浪費。

當他得知慕初笛在滿世界找他的時候,他就壓抑不住了。

即便生她的氣,可依然想見她。

即便知道自己曾經傷害過她,他還是不捨得把她推開。

也許,他是個自私自利的人。

霍驍要在最快的時間把病情壓制,他想要見她,想要聽她的解釋。

醫生敵不過霍驍的堅持,只能把儀器調向另一個方向,然後把藥劑加到最猛。

「霍總,這會讓你很難受的。」

霍驍挽起衣袖,「嗯。」

儀器貼在霍驍的身上,醫生把細針刺入霍驍的手臂,看著碧綠色的藥劑沒入血管里。

男人矜貴清冷的臉,漸漸的沒了血色,變得越發的蒼白。

除了臉色越來越差,男人一聲都沒坑。

若不是早就知道藥劑的侵略性和可怕性,也許醫生們都會以為,這些藥劑不怎麼樣。

正因如此,他們對霍驍的隱忍很是佩服。

果然是霍幗封的兒子,隱忍的程度一模一樣。

醫生微微蹙眉,因為這只是藥劑剛剛打完的程度,等下隨著時間的流逝,藥效會越來越兇猛。

果然很快,霍驍冰冷的臉變得更加隱晦,太陽穴青筋暴起,髮際間滲出細汗,似乎十分的難受。

霍驍緊緊地抓著床邊,任由體內的細胞在撕裂。

痛,那是一種深入骨髓的痛。

就連呼吸,都是一種疼痛。 呯的一聲,房門被踢開。

「啊驍。」

充滿擔憂的聲音。

老夫人看著病床上正接受治療的霍驍,看著他越發瘦削的臉,老夫人心疼得不得了。

儘管來的途中她已經做好心理準備,可真正看到的那一刻,她的心都要碎了。

老夫人快步走過去,手緩緩地伸了過去,可快要碰觸到霍驍的時候,卻停了下來。

她怕讓自己的碰觸會加重霍驍的難受,畢竟治療已經開始了。

這種治療,她不是第一次見。

她恨不得永遠都見不著。

只可惜……

是慕初笛,慕初笛那個女人把她的乖孫子害成這樣的。

既然她都選擇嫁給沈京川,為什麼還要招惹她的孫子呢?

老夫人目光在四處掃視一番,並沒有看到慕初笛的身影。

如此,老夫人心裡的怒氣便沒有地方發泄,只能慢慢地累積。

慕初笛把霍驍害成這樣,竟然沒在?

慕初笛在,老夫人會生氣,可她不在,老夫人就更加生氣。

古曼的事情,那個郵件說的很清楚,而且老夫人也命人進行調查,證實了郵件內容的真實性。

滿腔的怒火壓在胸口,老夫人深深呼吸,不想在這個時候惹得霍驍不悅。

冷靜片刻后,她才發現有點不對勁。

剛才進來太急,注意力全放在霍驍身上,並沒有留意到醫療人員的問題。

「顧家夫婦呢?」

顧父和顧母才是醫療團隊的主要人物,為什麼會沒有來?

老夫人凌厲的目光掃向在場的醫生們。

醫生們面面相覷,不敢開口。

霍驍早就警告過他們,不讓他們把這事告訴老夫人的。

然而,他們的沉默,看在老夫人的眼中,卻成為無言的指控。

老夫人第一時間想到的便是顧曼寧。

「是不是因為曼寧的緣故?」

「那就把曼寧救出來。」

「對,救出曼寧。」

先不說如今對霍家遺傳病了解最深的人就是顧家夫婦,光是顧曼寧身上,就值得他們去救。

當初顧家老爺子快要去世的時候,把顧曼寧叫了進去,跟她談了足足一個上午。

當時就是把新藥劑的配方說給顧曼寧聽的。

這也是老夫人一直慣著顧曼寧的原因。

「奶奶,霍氏是奉公守法的企業,你想毀了企業名聲?」

霍驍強忍著體內的疼痛,阻止了準備給助理打電話的老夫人。

「在我眼裡,你的命比什麼名聲都要重要。」

「而且,你在意的可不只是霍氏的名聲那麼簡單吧。」

『啊驍,就算你對慕初笛有情,那也要看重自己的身子,難道你連命都不要了嗎?」

「曼寧可能有辦法的。」

老夫人勸告著。

「可在我眼中,她比一切都要重要!」

慕初笛的感受,她的喜怒哀樂,比什麼都要重要。

霍驍的意思很明確,他不允許救顧曼寧出來。

只因為慕初笛可能會感覺到不開心?

老夫人快要被氣死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