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韓宇卻不同,一旦離開了天罡地煞府,他的實力根本沒有辦法提升。

「在外界修鍊時,能夠吸收的碧落黃泉的力量太過單薄,所以說對我其實並沒有什麼太大的用處,但是在天罡地煞府卻不同,這裡的力量極為精純,這也是為什麼同為八方境的強者,殺劍峰弟子要強於其他同級別的對手。」

「可是……我難道就要一直依賴這天罡地煞府?在跨入下個大境界前,我就要一直呆在殺劍峰?」

韓宇搖了搖頭,他並不想要這樣的結果。

現在他的修鍊方法,對自己產生了太多的限制。

韓宇的臉色變得越來越痛苦,他已經在天罡府里修鍊了很長的時間。

到了現在,他的身體已經到了極限,很難再過多吸收碧落之力。

但是韓宇這一次並沒有急於離開,他在強忍著自身的痛苦,拚命吸收碧落水的力量。

周圍有其他殺劍峰的弟子看到了韓宇的這一幕,紛紛倒吸了一口涼氣。

「他瘋了嗎?這樣下去,他的身體遲早要出現問題。」

「他沒有瘋,他真的是個變態,你看他之前其實都已經到了一個極限,可是現在,他吸收碧落水力量的速度,正在加快?」

其他人聞言,一道道目光再次看向了韓宇。

所有人的目光都變得極為震驚,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盯住了韓宇。

韓宇的臉色漲的通紅,他感覺自己體內的力量彷彿是沸騰了一般,不斷的沖刷著他的身體。

不過他心中,卻是激動無比。

之前,他一度以為自己已經到達了吸收碧落水力量的極限,可是他一直強忍著沒有離開天罡府。

韓宇已經不知道自己堅持了多久,只是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彷彿是突破了一個臨界點。

按道理說,到了這種程度,他已然是無法繼續吸收碧落之力了,需要休息一段時間之後,才能夠再來這裡修鍊。

但是韓宇卻選擇反其道而行之,不斷沒有休息,反而是繼續修鍊。

在其他殺劍峰弟子看來,這無疑是一種大膽而又極為危險的做法,除了韓宇,又有誰敢這樣嘗試?

韓宇又何嘗不知道自己這樣做很危險?但是在危險之後,能換來自己實力的提升,韓宇自然是願意經歷這樣的危險的。

漸漸的,在眾多殺劍峰弟子震驚的注視中,韓宇現在吸收碧落之力的速度,已經恢復了原本最正常的速度。

「瘋子,真是個瘋子。」有人忍不住感嘆了兩句。

韓宇也不擔心這樣的修鍊會對自己產生不好的影響,其實這樣,反而會讓他的修為更加穩固。

他周圍的其他殺劍峰弟子甚至都已經忽略了自身的修鍊,一直死死的盯著韓宇。

因為他們發現,在韓宇的身上,他們似乎能領略到一些東西。

而領略的這些東西,相比來說,比一時實力的提升更加重要,所以幾乎所有人都暫時放棄了自身的修鍊。

漸漸的,韓宇的臉色再次變得難看了起來。

突然之間,一口鮮血從他的口中吐出,他的臉色慘白,就連身體,也是慌了幾下,彷彿是稍微一個沒站穩,就會摔倒在地。

韓宇吸收碧落之力再次達到了一個極限,而這一次,他卻是選擇了離開地煞府。

在眾多殺劍峰弟子不舍的目光中,韓宇的身影消失在了原地。 離開了天罡府之後,韓宇沒有任何的停留,又是直接來到了地煞府十四層。

韓宇現在的實力自然是要比上一次來地煞府的實力強大了不少。

上一次的韓宇,最多只能進入地煞府十二層,而這一次,他卻直接來到了十四層!

和往常一樣,韓宇隨意選了一個池子便鑽了進去。

地煞府層數越深,面積就愈加廣闊,到了十四層之後,韓宇發現自己已經無需擔心池子不夠用的問題了。

十四層可以用來修鍊的池子已經足夠韓宇使用一段時間了。

即便這裡有很多殺劍峰的弟子也在修鍊,但是剩餘的的池子的數量,依舊很多。

修鍊的時間過得很快,韓宇卻是並沒有感覺到時間的變化。

只是妖宇額頭上的第二道圓環,已經愈加凝實。

其中青色的部分,早已經完全凝實,這也是韓宇之前離開了天罡府的原因。

只要再讓黃色部分變得凝實起來,韓宇相信,自己的實力又會有一個大幅度的提升。

而現在,韓宇需要的只是時間,他的心中隱隱有些期待。

上一次韓宇在天罡府裡面其實已經修鍊了近三個月的時間,但是這一次,半年的時間已經過去了。

相比於天罡府,韓宇更喜歡地煞府,現在對他來說,地煞府的限制要更小一些。

韓宇發出了一聲暢快的長嘯,而後他猛的從池子里躍了出來。

他的目光變得更加銳利,整個身體散發出了比以往更加強大的氣勢。

妖宇額頭上的第二道圓環早已經變得凝實,第三道圓環的虛影也浮現了出來,隱約可見。

不少人將羨慕的目光紛紛投向了韓宇,畢竟到了八方境,每一重境界的提升都極為艱難,韓宇這顯然是有了明顯的提升。

很快,其他的殺劍峰弟子便投入了修鍊的狀態中,韓宇的突破,無疑是給這些人注入了一股強心劑,使他們的內心變得更加緊迫。

韓宇的內心自然是更為激動,這種實力大幅度提升的感覺,讓他感覺很舒服。

這還遠遠不夠!韓宇雙拳緊握,心中暗自對自己提醒了一下。

平復了內心激動的情緒,韓宇便離開了地煞府,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殺零的目光一瞬間便凝聚在了韓宇的身上,顯得極為震驚。

「你這麼快突破了?」他有些吃驚的問道。

韓宇心中也有些驚訝,殺零已經很長時間沒來找他了。

他點了點頭,回答了殺零心中的疑問,殺零再一次仔細打量了一番韓宇,目光中滿是讚許的神色。

「好!很好!居然這麼快實力又提升了。」殺零激動的說道。

真的很快嗎?當然韓宇也只是心裡想了想,並沒有把這句話說出來。

如果讓其他人知道他是這樣想的,必然會發瘋。

要知道八方境每一重實力的提升,少則幾年,多則幾十年才能提升一重的實力,極為艱難。

韓宇的速度,在殺零看來,已經是極為逆天了!

殺零饒有興趣的看著韓宇,嘴角露出了一絲詭異的笑容。

「殺零大哥來此有何指示?」韓宇看著殺零的笑容,感覺有些怪異。

殺零盯著韓宇看了半天,最終嘆了一口氣,說道:「有人關心倒也挺好的。她來找你了,你回去一趟吧。」

韓宇微微一愣,蘇眉欣居然又過來找自己了?

他的心中頓時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以蘇眉欣的性格,定然不會無緣無故的過來找自己。

上一次蘇眉欣過來找自己,就是因為梁魄出現了危險。

這一次呢?韓宇的心中突然變得有些急切,他突然感覺到,這一次應該是蘇眉欣出現了問題。

「那我先離開了。」簡單的和殺零說了一下,韓宇便直接離開了自己的房間。

殺零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無奈的笑容,搖了搖頭,「這小子。」

韓宇則是沒有任何停留的,直接回到了驚霄山。

一進入蘇眉欣的洞府,韓宇便發現蘇眉欣愁眉苦臉的盤坐在那裡。

她的眼圈,居然變得有些濕潤,使得韓宇心頭微微一顫。

「發生什麼了?」韓宇冰冷的話語直接驚醒了蘇眉欣,蘇眉欣睜開眼睛,看著面前的韓宇。

「沒……沒什麼了,都已經過去了。」蘇眉欣的話語有些哽咽。

「你不說我也會很快查清楚的。」韓宇可不相信蘇眉欣所說的話,如果是真的都過去了,那她又怎麼可能一副這樣的表情?

蘇眉欣一愣,猶豫了半天,然後用泣不成聲的話語說道:「家族讓我回去,羅家居然在逼婚!如果不是我在劍山的範圍,恐怕早就讓家族裡的人強行帶走了。」

「蘇海……蘇海他……」蘇眉欣此刻顯得極為傷心,突然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

韓宇也沒有催促她,而是靜靜等待著,不過身體周圍,卻是有著一股殺機爆發出來,雖然他一直在控制自己,卻還是沒有完全控制住。

「蘇海為了維護我,直接被羅秀打成重傷,家族裡居然還忍氣吞聲!」蘇眉欣泣不成聲的話語顯得極為氣憤。

她原本清澈的雙眸,早已經充滿了怒意。

「這不關你的事情,去找你的時候,是我衝動了,我明天就趕回蘇家。」蘇眉欣極為不甘的說道,但她的語氣中,還有著一絲擔心。

「呵呵……」韓宇突然笑了起來,但是他的笑,卻讓人感覺有些冰冷。

天色突然暗了下來,天邊的紅霞彷彿是血海一般。

「你認為羅秀這是在針對你嗎?」韓宇語氣冰冷的問道。

蘇眉欣一臉的無奈,「可這又怎麼樣呢?你是他的對手嗎?即便是你們來一場公平的戰鬥,你又能殺得了他嗎?他既然已經坐到了這步,我也已經沒有了退路。」

「你回到蘇家,才是沒有了退路!你想看著羅秀得意的樣子?」韓宇的語氣充滿了怒火。

「那你說怎麼辦?」

蘇眉欣原本整齊的長發,早已經被抓的散亂,她的眼神顯得有些絕望。

「我明早回來,你等我。」韓宇簡單的留下了一句話,便直接離開了蘇眉欣的洞府。

韓宇的手中,出現了一張捲軸,正是青冥捲軸!

緩緩地打開了手中的青冥捲軸,一股強大的吸力直接將韓宇吸了進去。

韓宇直接通過青冥捲軸來到了司法殿的第五級的一處分殿。

當時他做司法員的時候,正是屬於這一處分殿所管理的。

「什麼人?」兩名司法殿的守衛攔下了韓宇,對著韓宇喝問道。

「我要見殿主大人。」韓宇用平淡的語氣回答。

「殿主今天很忙,你改日再來吧。」一人語氣強硬的對韓宇繼續呵斥。

他做了個手勢,彷彿是想讓韓宇趕緊離開。

緊接著,韓宇便直接消失在了那人的面前,韓宇心中焦急,自然懶得理會這種人。

沒有做司法員之後,韓宇自然也沒有了司法員特有的標誌,被人如此對待,他覺得這也沒什麼需要過多追究的。

他直接來到了一處大殿內,卻發現大殿內空無一人。

「恩?」韓宇有些疑惑的看了看四周,並沒有發現殿主蘭平月的身影。

「難道不在?」韓宇再次張望了一下四周,疑惑的喃喃道。

突然,韓宇轉過身,卻發現一個男人從大殿門口走了進來,正是分殿主蘭平月。

「你怎麼來了?」蘭平月有些吃驚的看著韓宇問道。

「我要去總殿,還請大人幫忙。」韓宇直截了當的說明了自己的來意,他也是很長時間沒有前往司法殿的總殿了。

現在的他,想要進入司法殿總殿,只有通過分殿的傳送陣才可以,所以他才來到了蘭平月這裡。

蘭平月有些疑惑的看著韓宇,他自然也看出了韓宇的臉色有些不太好。

韓宇同樣也是疑惑的看了看蘭平月,他彷彿感覺蘭平月遇到了一些麻煩。

「跟我來吧。」蘭平月猶豫了一番,最終開口對韓宇說道。

蘭平月直接帶著韓宇來到了一處陣法當中,「這陣法可以直接通往司法殿的總殿,我現在送你進去。」

「蘭殿主有心事?」韓宇最終忍不住內心的好奇,疑惑的問道。

蘭平月微微一愣,搖了搖頭,「最近事情繁多,有些累了,你先過去吧。」

韓宇是司法殿備選殿主的身份蘭平月也是早就知曉,所以韓宇要進入司法殿總殿,蘭平月也並沒有過多的阻攔。

但是韓宇心中,卻一直感覺司法殿好像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一般。

眼前的場景再度變換,韓宇的面前,出現了一處宏偉的大殿。

「備選殿主韓宇,參加五至尊。」

「進來吧。」

韓宇隨即便進入了大殿中,卻發現五至尊坐在大殿的中央,彷彿是早已經猜到了韓宇要來到司法殿的總殿。

「我要和羅秀爭奪殿主之位。」

韓宇直接說明了自己的來意,五至尊倒也表現的很平靜。

其中一名美婦說道:「既然你已經做了決定,那我們便會立刻準備,只是……你此次來此,恐怕並不只是要挑戰羅秀這麼簡單吧。」 「若我勝了羅秀,你們要保證一個人的安全。」韓宇直截了當的說道。

五至尊紛紛用怪異的眼神看了看,最終同時點了點頭。

「這不是問題,既然你決定的,那我們現在便通知下去,三日之後你會和羅秀決戰,當然,我們會保證公平的。」

「多謝五至尊!」韓宇向著五至尊行了一禮,便直接離開了。

韓宇離開后,五至尊不自覺的相互對視了一眼,他們的表情都是比較複雜。

「羅秀!」冰冷而又充滿殺機的話語從韓宇的牙縫中吐了出來。

韓宇知道,這次的事情並沒有那麼簡單,羅秀如此逼迫他進行決戰,很有可能是羅家想要有大動作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