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既然已經這樣了,那我們就四處找找看吧,說不定這也是考驗的一部分呢?”

沈夢瑤說的好像很有道理的樣子。

這一片道童道場,好像很大的樣子,我們就在這個屋子裏面,開始了尋找。

小心翼翼的踏入了一個教室,我發現並沒有危險,我們在教室裏面,非常謹慎的開始了翻找。

似乎離開的時候,這個教室裏面的東西,都收拾的比較整潔,並沒有留下什麼,我好不容易在一個人的抽屜裏面,找到了一本日記。

我趕緊翻開來看。

“今天,老師給我們講了道法自然,我不怎麼聽得懂,不過我知道,只要學會了道法,我就可以幫助多寶大人了!”

什麼心態?

我繼續翻了下去,都是記載着一些生活瑣事,令我感到無語的是,這篇日記,每一篇最少都會提到多寶大人兩次,我甚至懷疑,在這裏學習的道童,是不是都已經被多寶道人給洗腦了。

史上最牛宗門 不過除了看了N+1次的多寶大人之外,我還是收穫不小的,比如說這個小孩的日記就記錄了,他學下兩個上古道術的過程,還記載了許多多寶道場機關的使用方法,以及寶物的使用方法。

我拿着這本日記,偷偷的把它塞到了我貼身的地方。

這日記,自己知道就行了,要是給別人看的話,那可就大大的不妙了。

就在我爲了得到日記而小興奮的時候,沈夢瑤的聲音,突然傳到了我的耳朵裏。

“師兄,你快來,我發現了一個有趣的東西!”

聽到這話,我趕緊朝着沈夢瑤那邊跑了過去。

“怎麼了?”

只見她的手裏拿着一個鏡子,正在對着我擺弄着呢。

“我說,這些女孩子家家的東西,你自己收着就好了,沒必要叫我了吧?”

我一陣無語的對着沈夢瑤說道。

“師兄你別急啊,仔細看,這個鏡子,可是個好東西呢!”

說着,沈夢瑤把真元輸入了鏡子,突然,整個鏡面猶如出現了一個屏幕,開始放映起東西來。

雖然沒有聲音,但是畫面的清晰度,絲毫不低於2K啊!

我們湊在一起,開始看鏡子裏的畫面,是一個老師,帶着一羣學生,這羣學生,也就七八歲的樣子,修爲大概都是道童,他們聚集在一起,在聽老師的講課,老師教了他們一個法術,然

後就讓他們自己練習起來。

教一遍,就能自己練習?法術這種東西,可是很難的啊!

接下來的這一幕,打破你的世界觀,對於我們來說很難的這些法術,在他們這些七八歲的小孩看來,居然不值一提,那老師做了一遍以後,就已經有差不多一大半的人學會了,還有一小半的人,自己練了一會,居然也學會了,學會了法術之後,這些小孩子,居然就開始了對練。

從這裏開始,纔是整個內容最精髓的地方,當然也是最驚嚇的地方。

我真的懷疑,他們是不是道童,每個人在對練的過程中,都能熟練的使用十個以上的道法,然後攻擊力,也完完全全的達到了我們現在的羽士的程度。

那個年代的道童,居然恐怖如斯?

接下來,畫面放了他們的一些日常,還有經常有很多人,朝着後院的一個房間走過去,而且每次進去,都很久不會出來。

我們通過了綜合分析,所謂的道童測試,應該就和這個有關係。

按照之前得出的線索,我們很快就在後院的找到了他們都經常進去的一個房間。

房間裏面,並沒有什麼異常,只是供着一個,多寶道人的塑像,到了這裏,我就疑惑了,房間裏面,也沒有提示我們應該怎麼考覈啊!

通過之前的分析,我們已經百分之八十的可以肯定,這個地方應該就是一個考覈點,可是應該怎麼激活呢?

我開始回憶我之前看到的日記,突然,有一句話引起了我的注意。

看面前這個情況,似乎應該可以用得上啊!

拼了,死馬當成活馬醫。

我向前一步,對着多寶道人的塑像,就是一鞠躬。

“弟子林星,請多寶大人,賜道童考覈!”

鞠躬之後,我保持着這個姿勢,沒有站起來。

我並不知道這樣到底有沒有用,只不過之前看日記上面,他們每次找多寶道人求個什麼,都是要用這個姿勢,話也差不多。

我這個姿勢保持了十幾秒鐘了,還是一點動靜都沒有,難道說,我弄錯了?

就在我一陣蛋疼的時候,突然,威嚴的聲音,從塑像發出,傳遞到我的耳朵裏。

“準考!”

成功了?

我就是一陣的興奮,就在這個時候,我身邊的沈夢瑤馬上開始學習我剛纔的樣子,也是十幾秒鐘之後,沈夢瑤也得到了一個準考的資格。

我們退出了房間,就在這個時候,我的腦子裏面,清晰的出現了一套考試的流程。

第一關“梅花樁!”

就是我們進

來的時候,在門口看到的那個,猶如小孩玩具一樣的東西,剛開始我就意識到,這玩意可能會有用,但我沒想到,這個居然是用來考覈的。

這個梅花樁有一片,通過考覈的方式很簡單,只要從這一邊走到那一邊就可以了。

本里啊以爲,按照我的水平,應該是可以輕鬆通過的,但是一上梅花樁,我才發現沒有那麼簡單。

首先,我的功力一下子就被壓制到了道童的水平,然後,我一邊踩着梅花樁,然後從前方,居然開始出現攻擊!

我調動體內的真元硬抗了一下,居然差點從梅花樁上面掉下來!

這是什麼情況?這些攻擊的力量,居然達到了羽士的程度。

讓我們用道童的修爲,頂着羽士程度的攻擊通過梅花樁,這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啊!

我強行衝擊了一段,可最後還是被打飛了回來。

一個轉身,降落在地上,沒人看到,應該不算太丟人。

“讓我來試試看吧?”

沈夢瑤對着我說道。

“要小心!”

我一臉謹慎的對着沈夢瑤交代。

看到我關心她,她似乎很高興,點了點頭就上了梅花樁。

羽士等級的道術,還是如同流水一般朝着沈夢瑤衝過來,雖然沈夢瑤的修爲比我高,但我敢肯定,此時此刻,她也被壓制到了道童修爲,而且,似乎是因爲她等級高的原因,攻擊她的術法,甚至比攻擊我的書法更多。

本來我以爲下一刻會看見沈夢瑤和我一樣掉下來。

但接下來的一幕,卻真的是亮瞎了我的眼睛,我發誓,這是我看見過的,最唯美的畫面。

沈夢瑤在梅花樁上,開始了翩翩起舞,這是一種神奇的步子,她的速度看起來緩慢,但不知道爲什麼,每一次躍動,她就能躲過一個術法。

她就像是一隻精靈,左右扭動着,而那些術法,似乎是漲了眼睛一般,每一次都是在要打中的時候,從沈夢瑤的身邊繞了過去。

看起來慢,但其實是極快的,她只用了一分鐘不道,就通過了梅花樁。

“你是怎麼做到的?”

我一臉驚奇的對着沈夢瑤問道。

“很簡單啊!”

沈夢瑤下來以後,汗都沒有滴一顆。

“我剛纔用的,是羽士級別的,霓裳羽衣舞,我以前練這個舞步,就是在梅花樁上面練出來的,所以說,躲過去,自然是十分輕鬆的。”

聽到沈夢瑤的話,我茅塞頓開,她這句話的重點,不在霓裳羽衣舞,也不再梅花樁上練出來的,而在於羽士級別。

(本章完) 想要通過這個梅花樁,方法很簡單,那就是必須要在道童的級別,用出一門羽士的功法。

剛纔沈夢瑤用出了一個霓裳羽衣舞,要是我也能用出一個羽士的功法的話,通過這個應該就不難了。

可是,想在道童這個級別,用處羽士的功法,這…..這得有多難。

誠然,我在羽士和鬼將這個階段,基礎還是打的比較紮實的,但是道童這個階段,我真心過的還是比較快的。

我甚至可以理解多寶道人弄這個東西的意義了,就是爲了讓道童的基本功打的更紮實,而把大家的修爲強行壓制到道童,也是這個原因,彌補在道童階段的不紮實。

想到這裏,我才意識到,這套梅花樁的逆天,能在道童階段熟練用出羽士階段的道法,這基本功想不紮實都不行啊!

不行咱就練!

道童階段,我最熟悉的,就是七星勒劍咒了。

我上去梅花樁以後,就開始用七星勒劍咒攻擊那些飛過來的羽士級別的術法,慢慢的,我感覺自己在道童這個級別上,更加的得心應手了。

十分鐘,二十分鐘,半個小時,一個小時……

我不斷的站在梅花樁上堅持着。

而那些術法,則是攻擊的越來越多,越來越密集,終於在二十多個羽士級別的術法,一同朝着我衝過來之後。我的“七星勒劍咒”達到了一個新的階段。

“七星連珠!”

我一聲怒吼,釋放出了這個在道童階段能使用出來的,七星勒劍咒的最強的能力。

作爲淨月庵一直能夠修煉到羽士巔峯的功法,七星勒劍咒,自有它獨當一面的魅力。

一把七星劍,化身成爲七把,在同一個點上,極速的攻擊了七次。

在衝過來的二十多個術法之中,我硬生生的殺出了一條血路。

看起來短短五六米的梅花樁,但是實際上走起來,卻比十公里路還要難,當我真正從上面下來的時候,我感覺我的整個腿,都是顫抖的。

“沒事吧?”

沈夢瑤趕緊過來,攙扶着我。

“沒事,就是有些累了!"

我和沈夢瑤找了個地方坐着,休息了一會,然後我感覺到,一股溫暖的力量,降臨在我的身上,再一看,我的手心處,多出了一個粉紅色的小點。

沈夢瑤看了看我,顯然也是一樣的,

這應該是通過了道童試煉的,證明吧!

不過我們並沒有收到什麼特別的提示,很顯然,這個道童試煉,應該不是隻有一個。

“這片地方,應該還有別的試煉點,要

不我們去看看吧?”

我對着沈夢瑤問道,她非常乖巧的點了點頭。

就在我們剛準備離開的時候,突然傳來了一陣推門的聲音。

這傢伙直接給我嚇了一跳。

“怎麼辦?”

沈夢瑤也開始緊張起來。

“我們先找個地方,躲起來!”

我拉着沈夢瑤,找了一個角落,然後拉着她蹲下。

“躲這裏能行麼?人家沒眼睛啊!”

沈夢瑤有些無語的看着我。

我找的這個位置,確實不是最隱蔽的位置,但卻是最好的位置,基本上整個前院,我們都能看清楚。

推門的聲音,更加的猛烈了,顯然那人已經沒有太多的耐心。

“別說話!”

我捂住了沈夢瑤的嘴巴。

“風,土,隱,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我捏了一個三清指,然後真元開始擴散到我和沈夢瑤的身邊。

這就是我之前看日記最大的收穫之一,寫日記的小道童記載的,隱身術。

當然這個隱身術,並不像大家知道的那些一樣那麼牛逼,這只是一個比較簡單道童階段使用的,能夠遮蔽自己身形的道法,原理主要是通過平衡周圍的風和土元素,與環境達到一致。

“你,這…這是隱身術?”

饒是這樣,沈夢瑤也是一陣的驚訝。

“老老實實呆着!別說話。”

我對着沈夢瑤說道,下一刻,我們就看見有人破門而入了,會是誰?

我一陣緊張的朝着門口看過去,這人,看起來有點眼熟啊,居然是..楊荒!

他怎麼會在這裏?

不過好歹也同宗的,並不用那麼的忌諱。

我和沈夢瑤站了出來,跟楊荒打了個招呼,楊荒起初看到我們的時候,也嚇了一跳,不過最終還是淡定了下來。

“你們怎麼會在這裏?”

他有些疑惑的看着我們。

“我們一進來,就被傳送到這裏來了,你呢?你是怎麼回事?”

楊荒看着我們,搖了搖頭。

“我一進來的時候,被傳送到了一塊草坪上,然後我看大家都在在朝着一個院子裏面走,我就也去了,那好像是個試煉點,我完成了一個什麼道童試煉,然後腦子裏面就有聲音,提示我到這邊來。”

這也行,爲什麼同樣是完成了道童試煉,我們這邊什麼提示都沒有?坑爹啊。

“我們這邊,也是個試煉點,就是那個梅花樁!”

我對着楊荒說道。

反正都是同宗的,

又有鬼見愁的關係在這裏,能幫一把就幫一把吧!

幫楊荒的同時,我自己也學到了東西,原來並不是非要到什麼多寶道人塑像前面去求考的,只要在試煉點內說出求考的話,就會給降臨資格的。

我和沈夢瑤都有些好奇的看着走上梅花樁的楊荒,我好奇他要用多久能過去,因爲我之前的時候,是在這個梅花樁上出了醜的。

下一秒我就發現,我想要看楊荒出醜的想法落空了!

他跨着穩健的步伐,輕鬆的就通過了梅花樁。

我這才意識到,楊荒在道童階段停留的時間可比我長,當初我爲太皇宗第一道童,有百分之八十是因爲《五雷祕法》的原因,要是沒有這個,誰是第一道童,那還真的是不好說呢。

既然大家碰上了,我們也就組了個隊。

我們幫助了楊荒,楊荒也開始回饋我們,他告訴了我們他上一個試煉的地方,等我們再去那邊的時候,已經是人山人海了。

這邊的試煉,考的居然是實戰的能力,要求打過一個羽士級別的傀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