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他是小夜的弟弟啊!”潘錦繡不甘示弱。

陳琛的表情很凝重:“可是,他真的是釋彌夜的弟弟嗎?”

所有人一起看向了釋彌夜,又把目光移到了那個蛋上。

“果然……是妖嗎?”釋彌夜的表情很掙扎,很猶豫。

“釋彌夜,你要怎麼處理?”佳沫兒忍不住開口問道。

“我也不知道。”釋彌夜深深的吐了口氣,“我本來的意思是,等他孵出來了,如果真的是妖的話,我就趁他纔出生殺了他……如果他只是一個小嬰兒,我就當他還是我的弟弟。”

“這怎麼可能還是你的弟弟!”唐海桐一臉的不可思議,“釋彌夜!你的弟弟不可能會從蛋裏出來的!”

“沒錯。”陳琛也一臉嚴肅的點了點頭,“僅僅是一個嬰兒就讓狐翛翛這麼害怕……釋彌夜,就算他剛剛孵出來,你也未必是他的對手。”

“而且,而且如果老大知道你殺死了一個妖,他一定會很生氣的!”南宮叡也有些猶豫的看着那個蛋,“不如,趁着它只是一個蛋的時候……”

釋彌夜‘摸’着蛋,心裏很是掙扎:“可是……可是如果他孵出來了,真的就是釋彌晝,怎麼辦?而且,而且他明明是個嬰兒……”

“那狐翛翛也是人的樣子呢!”唐海桐皺了皺眉,“可是,她還是是妖啊!”

釋彌夜伸手‘摸’着蛋:“可是……可是就算是妖,他也不見得就是壞的啊!像狐翛翛,像白魅……”

聽着釋彌夜這拼命說服自己的話,所有人都沉默了。

好半天,陳琛才嘆了口氣:“我知道釋彌夜你下不了手……就留着吧!我想,我們最好就是祈禱它在孵化的時候,白魅回來了……只要白魅在,一切都不是問題……如果白魅沒在,那麼我們也只有祈禱它孵出來的,就只是一個單純的嬰兒,哪怕真的是很厲害的妖‘精’,但是也只是嬰兒……”

“凡事不要想得那麼悲觀嘛!”南宮叡也乾笑了兩聲,“像狐翛翛不也都是傻乎乎的‘挺’可愛的呢?而且這是一個蛋嘛!說不定裏面就是一隻小‘雞’仔或者小麻雀……”

一隻‘雞’蛋會讓狐翛翛怕成那樣?

所有人都知道不可能,但是所有人都選擇了沉默了。

不過陳琛回房間去揪了狐翛翛幾次,狐翛翛都躲在‘牀’底下,怎麼都不出來。

在陳琛的宿舍隨意的聊了幾句,到了午休結束的時間,大家才又回到了教室。

好久沒回來,釋彌夜倒是沒有什麼陌生的感覺,只不過她還是忍不住往白魅的位置上看了看,期望可以看到一點他回來過的痕跡。

只不過既然南宮叡他們都沒有說過他回來過,那麼他肯定是沒有回來過的。

釋彌夜帶着一點小失落坐回自己的座位,剛‘摸’出最上面的一本書,一張卡片就從裏面掉了出來。

釋彌夜撿起來一看,那熟悉的字跡讓她的心立刻就狂跳了幾分。只是上面的內容讓釋彌夜的心又沉了沉。

“我找到萬妖山了,暫時不回來了。”

不回來了?釋彌夜的心裏升起了一股難言的情緒,不過很快她又回過神來。

萬妖山不是都分崩離析了嗎?他到底是在哪裏找到了萬妖山的?

釋彌夜這纔想起,她跟白魅,本來就是站在不同的立場上的,現在白魅找到了萬妖山,那他又打算要做什麼?而且他又是什麼時候回來,竟然在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時候,把這張卡片放到了她的桌肚裏?

釋彌夜正要吧這卡片放進夜晝,那卡片突然就變成了一隻小鳥的樣子,然後化作點點瑩光,消失在釋彌夜的手裏。

“好,好漂亮的小鳥!”釋彌夜一時有些看呆了,“這究竟是什麼鳥?”

“怎麼了?”潘錦繡扭過頭好奇的問了一句。

“沒什麼。”想了想,釋彌夜還是決定不告訴他們這件事情了,“準備一下吧,第一節課是什麼?”

“政治!”

“好,我知道了!”

不知道是不是白魅回來了這趟幹了什麼,甲乙高中現在非常的乾淨,;連以前的靈都見不到一隻了。

不着調怎麼的,釋彌夜反而覺得現在的甲乙高中頗有些空‘蕩’‘蕩’的感覺。

開學第一個月的月假很快就來了——畢竟釋彌夜在家裏都呆了那麼長的時間。

“釋彌夜,潘錦繡,有沒有興趣去我家玩?”在宿舍裏收拾着東西,佳沫兒突然提議,“反正我家就在桐明縣。”

“你家?”釋彌夜一怔。 “是啊,反正你不是也剛回去沒多久嘛?”佳沫兒聳聳肩,“潘錦繡又反正也在桐明縣,那就一起來玩啊!你們都沒有去過我家!”

“你們也沒有去過我家啊!要去你家也沒什麼問題。”釋彌夜聳了聳肩,“不過,我要先打個電話給我媽。”

“我反正去哪裏玩,我媽基本上是不會管的。”潘錦繡嘿嘿一笑,“我是自由主義者,也就打個電話回去跟我媽媽說一下就行了。”

釋彌夜本來以爲劉安娜會不開心,因爲先前她回甲乙高中的時候,說過月假一定會回家的,只是她沒想到聽釋彌夜講了之後,劉安娜的語氣反而輕鬆了許多。

“本來小夜你就像個小大人一樣,‘性’格又很成熟,我一直擔心你除了錦繡之外,都沒有同齡的朋友……這下我就不擔心了!”

釋彌夜有些無奈:“媽媽,就算是我‘性’格成熟,我也有很多朋友的啊!”

“那下個月月假的時候,你就邀請他們道我們家裏來玩嘛!”劉安娜立刻提議。

“這個,好啊。”釋彌夜點了點頭,“那我們下個月月假就來……一共有四個人吧,兩個男生三個‘女’生。”

“還有男生?”劉安娜一驚。

“媽媽,就是好朋友而已,你不要太在意了啦!”

“好好,到時候就在白原市多住幾天……”

掛了電話,釋彌夜聳了聳肩:“我跟我媽媽也說好了,代價就是下個月假,你們要去我們家玩!”

“聽到了。”佳沫兒點了點頭,“不過,怎麼是三個‘女’生……”

“笨吶!有一個是小夜自己自己!”

佳沫兒白了她一眼:“很明顯不是……那一個是……孫安琪?”

釋彌夜點了點頭:“沒錯。”

“可是孫安琪很明顯比我們大一點啊!”潘錦繡吐了吐舌頭。

“這又沒有什麼關係!”釋彌夜把手機往夜晝裏一塞,然後拎起了裝着蛋的箱子,“我沒有什麼可收拾的。”

潘錦繡眼珠子一轉:“那你有沒有邀請南宮叡和……唐海桐啊!”

佳沫兒的臉一紅:“沒有啦!叫他們去幹什麼!”

潘錦繡壞笑着用手肘撞了撞佳沫兒:“怎麼,怎麼,怎麼就不叫唐海桐呢?大家都是同學,都是朋友嘛!”

“你煩死了!”佳沫兒推了她一記,“趕緊收拾了,我們走了!”

佳沫兒的家就在桐明縣縣城的最中心的黃金住宅區,三人坐車從南界鎮到了桐明縣,一下車,潘錦繡就忍不住發問了:“佳沫兒,你們家以前是住在哪裏的?怎麼就搬到桐明縣來了?”

“我家以前是木柱縣的,後來我媽媽去世了之後,我爸爸不想留在木柱縣,正好佳氏企業的重心搬到了桐明縣,所以乾脆也就搬家到了桐明縣。”佳沫兒聳了聳肩,“那個誰和爸爸也就是在桐明縣認識的,她就是桐明縣的人。”

跟着佳沫兒到了她家裏,佳沫兒一打開房‘門’,語氣就冷了下來:“我回來了。”

“這件事情必須查清楚!不管那個人是誰!我也一定要把他送到監獄裏去!”秀麗的‘女’人的臉漲得通紅,掛了電話,一回頭,又恢復了冷然,“回來了……你們好,上次在醫院我見過你們。”

“秦阿姨好!”釋彌夜和潘錦繡趕緊問候。

“你們先坐,我叫保姆去買菜……我先去公司一趟!”秀麗的‘女’人面無表情的往‘門’口走去。

“秦阿姨慢走!”

“好像是出事了!”見秀麗‘女’人離開了,潘錦繡聳了聳肩。

“公司裏面的事情,她又基本上不跟我說。”佳沫兒撇了撇嘴,“我們去我房間裏吧!”

佳沫兒的繼母名字叫秦殊顏這六年多以來,一直都是這個堅強的姑娘在支撐着佳氏企業,因爲去年在醫院裏的表現,釋彌夜對這個而不擅長表達自己情感的‘女’人很有好感。

“不過,這麼說起來的話,佳沫兒你以後要學經管系咯!”潘錦繡偏了偏頭,“小夜你呢?”

釋彌夜猶豫了一下:“我反正是要考白原市的大學,系別對我來說反而不重要了。”

潘錦繡嘴角‘抽’了‘抽’,她也想到了甲乙高中下面埋着的那個大傢伙了,而釋彌夜是不能離開甲乙高中太遠的,如果不是桐明縣沒有大學,只怕釋彌夜直接就考桐明縣的大學了。

“我們能考一所大學的話,多好啊!”潘錦繡一臉的嚮往,“我要上醫學系!”

“爲什麼?”佳沫兒一呆,“難道你夢想的職業是做醫生?”

“不是啦!”潘錦繡戳了她一記,“我不是寫小說嘛!上醫學系的話,比較能學到專業的知識。”

佳沫兒白了她一眼:“那你還不如考中文系呢!”

釋彌夜偏着頭想了想:“我覺得中文系最簡單,我還是考中文系吧!”

“不知道南宮叡和唐海桐他們會考什麼學校呢!”潘錦繡又壞笑了起來,“如果唐海桐跟你沒有靠近同一所大學的話……然後他在那個學校裏面又遇到了喜歡他的‘女’生……”

“怎麼可能!”釋彌夜倒是搖了搖頭,“我們幾個的成績都算是比較穩定,所以靠近一所大學的可能‘性’還是很大的!”

“但是,小夜你想的太天真了!就算是差不多的錄取分數線,國內也有很多大學的吧!”潘錦繡一攤手,“誰知道南宮叡和唐海桐他們會怎麼想呢!”

“我想,唐海桐爲了佳沫兒,南宮叡爲了錦繡,應該都會跟你們考一樣的大學的吧!”釋彌夜‘摸’着下巴。

潘錦繡的嘴角又‘抽’了‘抽’:“喂喂,關南宮叡什麼事啊!”

“我想的是,就算他們自己願意,那又怎麼樣?”佳沫兒嘆了口氣:“龍錚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他也沒有想過要回美國去啊!”

“反正還有一年,擔心什麼!”釋彌夜微微一笑,“走,我們去桐明縣逛逛去!”

愛逛街是‘女’孩子的天‘性’,三個‘女’孩子在商場裏逛了一圈,最後倒也買了不少東西。釋彌夜把東西全都塞進了夜晝,就照舊拎着那個小箱子。

“小夜,你的能力不是可以把東西藏起來嗎?怎麼,這個蛋不行?”潘錦繡有些好奇的開口。

“有生命的東西就不可以。”釋彌夜嘆了口氣。

潘錦繡又偏頭想了想:“那‘雞’蛋可以嗎?”

釋彌夜的臉一黑:“‘雞’蛋可以……但是這種胚胎,肯定是藏不起來的。”

●тt kдn●CO

“難怪和尚可以吃‘雞’蛋……”

“‘雞’蛋也分受‘精’卵和不受‘精’的。”釋彌夜黑着臉,“只有受‘精’卵纔可以孵出來小‘雞’的!”

“這樣嗎?”潘錦繡乾笑了兩聲。

“還學醫呢!也不知道生物學到哪兒去了!我看潘錦繡你高三了要好好的發奮了!”佳沫兒一臉的取笑。

“好了好了,不聊這個問題!”釋彌夜一手拉了一個,“天氣漸漸的熱起來了,我們去買點薄‘春’裝……”

“我要買鞋!”潘錦繡摩拳擦掌,“反正不用自己拎回去的!”

佳沫兒無奈的搖了搖頭。

三人又逛了大半天,才說說笑笑的回去了。

回到家裏天都快黑了,可是秦殊顏還沒有回來,倒是保姆已經在準備飯菜了。

“你家可真好,還有保姆!”潘錦繡壞笑了一聲,“你不學會做飯的話,看你以後嫁給了唐海桐怎麼辦!”

佳沫兒立刻白了她一眼:“真是不好意思了,我跟……她都不會做飯……”

“她?你說的是哪個她?”潘錦繡笑得更壞了,“是說的秦阿姨還是唐海桐啊?”

佳沫兒立刻戳了她一記。

“不過不打電話給秦阿姨嗎?”釋彌夜皺了皺眉,“這都快要天黑了!”

佳沫兒的表情有一瞬間的不自然:“她自然會回來的……我叫保姆打個電話吧!”

潘錦繡無奈的搖了搖頭。

“劉阿姨,你打個電話吧!”佳沫兒清了清嗓子,把頭偏到了一邊。

正把菜端到餐桌上的保姆點了點頭:“好的,我這就打電話。”

“不過我倒是覺得你這樣跟秦阿姨相處下去要不得。”潘錦繡嘖了嘖嘴,“你們不是互相都‘挺’關心對方的嗎?”

佳沫兒撇了撇嘴:“話是這麼說沒錯,但是……我實在不知道怎麼跟她相處。”

“實在不行,就像我們這樣相處不就可以了?”釋彌夜聳聳肩,“反正她年紀也不算太大,語氣當做長輩之間的相處,不如就像朋友一樣。”

佳沫兒嘴角‘抽’了‘抽’,在腦子裏幻想了一下那個場景,然後猛地搖頭:“不行,我做不到!”

釋彌夜無奈。

沒過多久秦殊顏就回來了。雖然在面對釋彌夜她們的時候她還是微笑的,但是她掩飾得並不好,很明顯看的出她的臉‘色’還是有些‘陰’鬱。

飯桌上的氣氛有些詭異,雖然秦殊顏不停的招呼她們吃菜,但是釋彌夜還是覺得有些怪怪的。

她索‘性’放下了筷子:“秦阿姨。”

秦殊顏笑了笑:“怎麼,飯菜不合胃口?今天我有些忙,所以這麼晚纔回來,明天帶你們去外面吃……”

“飯菜味道很好。”釋彌夜瞥眼看了一下佳沫兒,才又又有些猶豫開口,“秦阿姨看起來很不開心,是出了什麼問題嗎?”

秦殊顏一怔,隨即又扯出了笑臉:“沒什麼大不了的,就是公司上的一些小事情。難得釋彌夜你有心了,沒有關係……”

她話說到一半,突然卡住,似乎想起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情,一臉的呆滯。

“怎麼了?”釋彌夜更覺得有些怪了。

“我……你……”秦殊顏支吾了一下,忽的放下了碗筷,“我先去打個電話!”

看着她急匆匆的回了自己的房間,釋彌夜和潘錦繡面面相覷。

“佳沫兒,不問一下真的不要緊嗎?”潘錦繡也忍不住發問。

佳沫兒皺着眉:“她都說了是公司的事情,既然是公司的事情,那我也不想太過‘插’手。”

“但是佳沫兒,你沒有注意到嗎?”釋彌夜的眉頭也皺了起來,“剛剛秦阿姨說話的意思,很明顯,她明明在我們面前還僞裝得沒事的,但是突然就這個樣子,很顯然,發生的事情可能跟我們有關。”

佳沫兒一愣:“跟我們有關?怎麼會跟我們有關?”

釋彌夜一聳肩,目光卻飄向了秦殊顏關着的房‘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