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他已經不是當年的他。

「成長的代價往往都是生命…」

陸觀如是的想到,也許這種成長在旁人看來傻的可愛,但陸觀稱之為責任。

最終,看似無賴的他還是有做人的底線,知道名為『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的道理。

瓦達漢加屢次幫助他,界點試煉幫他擺脫布倫希爾德和希格爾德被殺的責任,西神荒之地在他被班王逼入劣勢的時候,挺身而出,毫不猶豫的站在了他的這邊,甚至幫助卡美洛度過了最大的劫難。

如今在亡盡之地,她也儘力的去幫助陸觀什麼。

這種恩惠,陸觀如果現在就像阿瑪爾忒亞說的,為了躲避劫難而溜走,那他就不再是陸觀了。

「哦?小傢伙,你不準備離開嗎?」

潔蘿露爾的笑容暗藏殺機,她那妖媚的微笑下,殺意滿滿!

畢竟陸觀剛才一個動手,就殺了她手下一名瓦爾基莉,那可是一名神王,不是一根雜草。

「沒人告訴你,我只是路過么?」

陸觀也報以微笑回答,他的笑容包含著決戰的味道,為了瓦達漢加,他不惜一戰!

「路過?那你做的事情可不是路人該做的事情哦~」

「這不路過順帶劫個色么?」陸觀看向瓦達漢加,笑眯眯地說道:「小妞,可要挺住啊,本大爺還要劫你回本大爺的寨子,當給本大爺壓寨夫人!」

如果平常這樣說,瓦達漢加指不定一尾巴抽上來了,可如今瓦達漢加眼眶中慢慢淚水,喃呢道:「快走啊,你快走啊!求求你了,別再管我了!」

「沒想到,這樣一個女人,你還會要。」

潔蘿露爾不屑地說道:「如果你缺女人,我手下的瓦爾基莉隨你挑選,這不更好?」

「真的嗎?」

陸觀露出一副急色的模樣問道。

「當然了,她們你都可以帶走!」

潔蘿露爾指著自己背後剩下兩名瓦爾基莉說。

不過兩人的話都透露著言不由衷的味道,但大家都不戳破,似乎都在偽裝自己,等待對方露出破綻的一刻。(未完待續。) 隨即,潔蘿露爾身後的兩名冷冰冰的瓦爾基莉對視一眼,從左右兩側一步步緩緩逼近陸觀和他身邊的瓦達漢加。

豬頭在鴻溝的另外一邊看的也只能跳腳,他知道自己根本沒有插手的機會。

「這可如何是好?」

豬頭一個勁的低谷,而在他身邊的黑冥火蠍揮動著自己的大鉗子,似乎也在焦急的想辦法。

陸觀見到兩名神王朝著自己逼過來,暗道潔蘿露爾果然很腹黑,嘴上說的話跟手底下乾的事情完全兩碼事。

這兩名神王神體內神力噴涌,顯然是那種一言不合就翻臉的意思。

潔蘿露爾本身神力不斷鼓動震蕩,瓦爾基莉之盾和瓦爾基莉之鋒若隱若現,她根本就沒有放過陸觀的打算。

對她來講,陸觀太具備威脅性了。

記得當年在界點試煉的時候,陸觀才是一名從神級的小傢伙,那個時候還是她高高在上,觀看一場無聊的走迷宮遊戲而已。

如今,陸觀卻瞬息間斬殺了她手底下的一名神王級神祗,並且展現出了對她的威脅性。

雖說主神是天生註定的存在,可神王和神王之間還是差距的。

她不希望再出現一個類似瓦達漢加或者布倫希爾德人物,如果可以她準備今日就讓陸觀葬身在這裡。

兩名瓦爾基莉見到過陸觀偷襲的模樣,這一次她們不但將自己神力領域凝聚成游標,貼靠在自己的身上,以免被偷襲。

同時,她們神威實體化后隱藏在潔蘿露爾的身後,以免萬一出現意外,她們也能瞬間運用神威實體化置換的能力離開。

也就是說,陸觀想要一次性解決這兩個人非常困難。

而他的神威術,神力黑洞都不足以給對方造成致命的傷害,除非對方像亞必迭那樣,直接衝過來跟他正面硬杠。

那樣他才能運用『超新星爆炸』這種手段將對手消滅,如果對方不正面跟他硬杠,他就算用出來,這兩名瓦爾基莉用神威實體化置換一下自己,就能躲過他的攻擊。

到時候,陸觀自己反而會陷入一定的衰弱期,這跟找死沒有什麼區別。

最讓陸觀感覺到難辦的還是遠處那兩個瓦爾基莉的神威實質化的形體已經隨時準備好了神通,時時刻刻他都可能遭到遠程攻擊。

「看來還是要先救人要緊!」

陸觀也明白,要是面對包括潔蘿露爾和阿拉克涅在內的四名神王,他肯定會陷入苦戰。

何況,潔蘿露爾如此不擇手段,怎麼可能放過利用瓦達漢加讓他束手就擒的機會?

一旦他戰鬥中有所疏忽,被潔蘿露爾的人擒拿住了瓦達漢加,那一切也就結束了。

如今最好的方法就是先救人,陸觀後退兩步,來到被釘在了地面的瓦達漢加身邊,探出一隻手朝瓦達漢加胸口金燦燦的瓦爾基莉之鋒抓去。

「別動它!」

瓦達漢加見狀,驚呼一聲。

不過她還是提醒晚了,陸觀的手剛碰到這柄金燦燦的長矛,頓時他的手連通手臂直接炸成了碎末。

「強攻!」

兩名瓦爾基莉見狀,互相對視了一眼,轉瞬即至,兩人每人各持一柄銀黑相間的長劍,從陸觀兩邊橫掃而來。

不但如此,瓦爾基莉身後的實體化神威也爆喝一聲,手中射出一條看只不見的鎖鏈,瞬息間攀附在陸觀的神體上,將陸觀死死鎖住,鎖鏈具備一種神力,能夠打斷陸觀神體中神力的運轉,防止陸觀使用神通和神術逃脫。

「不要!」

瓦達漢加吃力的想要扭動自己的神體,可她悲哀的發現自己神體根本不能動彈,甚至連揮動自己蛇尾的力氣都沒有。

「得手了!」

兩名瓦爾基莉眼看就要劍斬敵首,不由興奮的默默嘟囔了一聲。

可就在長劍碰撞在陸觀神體的時刻,忽然陸觀的神體化為一道虛影,消失不見。

「神威實體化?」

兩名神王驚呼一聲,然後手持長劍,背靠背,以防不知道哪裡去的陸觀的偷襲。

她們可是見識過陸觀一手秒掉一個瓦爾基莉的場景。

「哦?統神級么?」

潔蘿露爾靜靜地站在原地,微笑著低語道。

這一招是很簡單的神威實體化后的相位移動,能夠瞬間將神威實體跟本體對換。

而神威本體無論受到(除主神真正神威術外)任何程度的攻擊都能夠承受,最多被打散,只要神祗利用自己的神威重新凝聚神威實體就可以繼續作戰。

「兩名神王就將他真正的本領逼出來了么?」

潔蘿露爾不得不承認,面對一位神王,陸觀還敢隱藏實力,果然夠自信,也足夠妖孽。

神域之中,從未聽到過有人在尚未成為神王之前就能力敵多名神王。

哪怕鼎鼎有名的白扎克,當年天堂堪比路西法的第一天才天使梅塔特隆,還有如今出名的路西法爾,安哥拉·曼紐等等這些人才,也不過是在統神級的時候,具備了神王級的戰鬥力。

可陸觀卻是實實在在秒殺了一名瓦爾基莉級別的神王,還重創了有著『忠誠神仆』之稱的天使,亞必迭!

這份戰績,令神域眾多妖孽都要黯然失色!

與此同時,整個紫羅蘭學院也都沸騰了,尤其是廣場上所有紫羅蘭的學員們都口口相傳著陸觀的戰績。

很多剛剛出完任務,歸來準備對換任務積分,休息的學員們也都紛紛來到了廣場上,目瞪口呆地望著陸觀對峙潔蘿露爾等四名神王。

「他到底是誰?不是某個頂尖主神的轉生之人吧?竟然以統神級的實力,力敵五名神王還斬殺其中一人?」

一名面目可憎的惡魔帶著吃驚的口吻喊道。

「這個傢伙很陌生,難道是這一屆的新人?乖乖不得了,這要讓他回來,紫羅蘭學院還不翻了天?」

有人已經能夠預見一旦陸觀王者歸來,紫羅蘭學院未來可能會被重新洗牌,因為他們擁有了一位可以正面跟曼陀羅學院路西法爾,以及鬱金香學院白扎克正面硬杠的人物。

這樣的話,六色神王的價值將會大大減小,紫羅蘭學院將會迎來期待已久的大一統局面。(未完待續。) 「怪不得加德導師硬著頭皮也要從凱瑟琳導師門口搶下他,這簡直就跟從龍嘴裡面搶下一塊肉啊!」

很快有的新生明白誰才是新一屆學員中隱藏的大boss!

至於本傑明?

那簡直就是個笑話。

不過正如這位新生所言,凱瑟琳也在關注亡盡之地的戰鬥,當她看到陸觀連續對抗了亞必迭后,又斬殺了一名瓦爾基莉,她額頭終於爆出了青筋。

「給我將本傑明關禁閉三十年!」

憤怒之下,她將發泄自己怒火的口子朝向了本傑明,誰讓本來這個人應該是她的學生,結果不但被加德這個男不男女不女的巫妖搶走,本傑明這個蠢貨還挑逗人家?

這你不是拿自己這塊豆腐往人家那塊磚頭上撞么?

最尷尬的是連帶折損了她的臉面!

凱瑟琳轉念一想,不由嘴角上揚自言自語道:「不過,加德那個老傢伙應該著急了吧?!」

這樣的人現在陷入絕境,加德怎麼能夠不著急?

學院的任務一般來講是不讓導師插手的,而現在的局面,導師這個層次級別的人物不插手,別人去了也是送菜。

就算是整個紫羅蘭學院的六色神王出馬,恐怕也不是潔蘿露爾等瓦爾基莉和阿拉克涅的對手。

再說緋紅之王現在尚且生死未知。

加德的城堡內,亡靈僕從都紛紛聚攏在城堡內的大廳內,站在毛茸茸的地毯上,這些亡靈僕從統統身穿盔甲,手握銹跡斑斑的短劍,一副準備遠征的樣子。

「老師,我們也去!」

骷髏等人跟在長袍加德的身後,急切地說道。

「就你們?去了送菜嗎?」

加德雖然知道骷髏,大魚等人好心,但這一次非比尋常,他雖然知道陸觀能惹事,但也沒有料到剛來了地獄第一次出任務就惹出這樣打的麻煩。

更主要的是,似乎天堂,奧丁神國,以及奧林匹斯神國三方在密謀著什麼。

「可是…」

骷髏還想爭取,畢竟這是他帶隊出的任務,就應該他來負這個責任。

「骨哥,老師他也是為了我們的安全著想。」

泥人在一旁小聲的勸說道。

而此時,跟在眾人後面的美麗黑翼天使薩米爾難得主動開口道:「老師,要不然我也…」

「你就先算了,學院裡面那幫官僚們非常近講究手續,我自己都不一定能夠馬上趕過去支援。」

加德也非常無奈,想要突破規定,直接前去支援陸觀恐怕比較困難。

學院的規定不是那麼好打破的,何況此例一開,以後別的導師見到自己學院在任務中落入下風,紛紛相仿加德的做法要怎麼辦?

「我可以直接以您學生的身份,前去幫忙啊!」

薩米爾不通過學院,而是想以個人的身份前去亡盡之地,這樣速度會快一些。

「這個…」

說實在的,薩米爾這樣的神王去了,也不過是給陸觀增加一絲絲希望而已。

陸觀有傳送印記在,大抵是死不了。

如果有能夠使陸觀致死的存在,薩米爾去了也是白搭,說不定連這位美麗高冷的黑翼天使也會折損進去。

「還是不用了,薩米爾,你先在這裡看著骷髏他們,省的他們意氣用事。他們這樣要以個人身份進去,連個傳送印記都沒有,恐怕真的都要死在裡面了。」

加德低聲對薩米爾吩咐道:「我去找找人,看看能不能幫他一把。」

聽到加德都需要發動關係,薩米爾頓時心頭一驚,看來她還是看輕了現在的形勢。

她根本沒有看到背後真正可能發生的東西。

加德這邊凌亂,白扎克的神城內的神宮之中,眾多神祗的虛影匯聚在神宮內金碧輝煌的大殿內。

璀璨耀眼的星光在神宮上空匯聚,每道星光都投射下來一個虛影,這些都是主神的虛影。

「亡盡之地的事情大家知道了么?」

白扎克斷句大殿內最高處的紫金寶座上,蒙著面紗的她隨意的斜靠在寶座的扶手處,如同鏡面般的眸子望著下方各式各樣的虛影。

「小姐,亡盡之地說到底也不過是幾個神王玩的一場遊戲,沒有必要在意吧?」

其中一名主神帶著輕蔑的口吻說道。

「不錯,一旦主神降臨,亡盡之地就會崩潰,其中就算再玩出什麼貓膩,也不會威脅到真正的局面上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