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他也知道,那不過只是他的一點點的錯覺。烈如水和申屠天音永遠不會有交集,也不會變成對方,兩人的性格也截然不同。申屠天音強勢,充滿野心,可烈如水卻是善良到了極致,柔弱也到了極致的女人。一個很簡單的例子就是,她已經被逼到了絕境,她寧願死也不願意去傷害別人,而申屠天音永遠不會這樣做。

就在夏雷的一片亂七八糟的感覺和猜想里,門外傳來了開鎖的聲音,然後又傳來了敲門的聲音。

「二小姐,方便進來嗎?」門外傳來了尼奧大師的聲音。

夏雷心中一動,暗暗地道:「這個時候是送早餐的時間,可尼奧大師顯然不是干這種活的人,他親自過來,難道是烈風回來了嗎?」

這個猜測讓他暗暗激動。

烈如水冷冰冰地道:「我不想吃早餐,你拿回去吧,我在換衣服,不方便見人。」

她其實已經穿好了她的衣服,這樣說只是不想看見她不想見的人。

卻就在她說完這句話的時候房門卻被推開了,尼奧大師走了進來,淡淡地道:「二小姐,會長已經回來了,你跟我走吧,我帶你去見他。」

烈風果然是回來了!

「偉大領袖夏雷同志」的葬禮已經結束三天了,烈風應該在葬禮結束之後的第一天就返回希望之星的,可是他還是多等了兩天的時間。這兩天的時間裡他肯定沒少派人去調查「偉大領袖夏雷同志」是不是真的死了。夏雷就藏在這裡,天天和他妹呆在一起,而且夏雷也忍住了沒有殺任何該殺的人,他要是能查出什麼來那就奇怪了。

「我不去!你想去見他你自己去,我哪裡也不去!」烈如水頓時緊張了起來,說話的語氣兇巴巴的。可這不過是她的偽裝,她想用這種方式來保護她自己。然而,這樣的偽裝在尼奧大師的面前又有什麼用呢?

「二小姐,我想三天之前我就已經說得很清楚了。這是會長的意思,沒人能違背會長的意願。」尼奧大師冷冷地道。

「我也說得很清楚了,我哪裡也不去!你要是想帶我走,那就帶我的屍體走吧!」烈如水似乎忘了那什麼天雷大神的那個夢,更忘了那個天雷大神給她的使命。

「二小姐!別逼我動手,我不想將我們的關係鬧到那麼僵的程度。」這句話雖然還算客氣,可尼奧大師的臉色已經陰沉到了極點,這是隨時都會翻臉的跡象。

「不去,不去!我就是死也不想去見他!」

「哼!」尼奧大師冷哼了一聲,「你還有完沒完了?我給你面子才叫你一聲二小姐,如果我不給你面子,你什麼都不是。你以為會長真將你當成他的妹妹嗎?他不過是把你當成了生兒育女的工具而已,無論你在烈家也好,還是在黑市大聯盟之中也好,你都沒有半點地位和權力而言,你憑什麼在我的面前撒野?」

「你……」烈如水頓時氣結當場。

「跟我走!」尼奧大師厲聲說道。

烈如水咬了一下嘴唇,倔強地道:「我不走!」

「哼!敬酒不吃吃罰酒!」尼奧大師走了過來,一把抓住了烈如水的手。

「放開我!」烈如水情急之下一腳踢向了尼奧大師的小腿。

尼奧大師連躲都沒有躲一下,就在烈如水的腳踢在他的小腿上的時候,他一記掌刀劈在了烈如水的勃頸上。烈如水悶哼了一聲,倒在了尼奧大師的懷裡。

「媽的,自以為是的女人,你不過是一個生孩子的工具而已,你真把你自己當成什麼公主了嗎?可笑!」尼奧大師將烈和水扛在了肩頭上,大步離開了房間。

整個過程夏雷都沒有採取任何行動,如果他想幫助烈如水,他很輕鬆地就可以做到,可他必須忍住。他好不容易才等到大魚上鉤,如果在這個時候弄出一點什麼意外的狀況,嚇跑了烈風那條大魚可就得不償失了。

其實從另外一個角度去看剛剛發生的事情,這對烈如水來說其實不算是什麼壞事,這樣的磨難能鍛煉她的意志,也能幫助她認清這個世界,看到人的黑暗的那一面。

夏雷也跟著離開了房間,在走廊里他看到了星月和烈正。烈正顯然很配合這次轉移,星月並沒有把他怎麼樣。

烈正本來很平靜,不過看到尼奧大師將烈如水扛在肩頭上,他頓時怒了,「尼奧!你竟然敢這樣對待如水?什麼時候你的膽子變得這麼大了?」

尼奧大師忽然一腳就踹了過去。

砰!

烈正那小小的身子頓時被踹得飛了起來,飛出好幾步遠,直到撞在牆壁上才掉落下來。

「噗!」烈正吐出了一口鮮血,他不再說話了,可兩隻眼睛里充滿了憤怒和仇恨。

尼奧大師冷笑道:「烈正,見到會長的時候就是你的死期,你一個將死之人也敢跟我猖狂?我告訴你,到時候動手的人可能就是我,我會給你一個漫長的死亡。」

烈正的嘴角忽然露出了一絲冷笑,「希望到時候你別後悔才好。」

「別廢話,走!」星月呵斥道。

烈正掙扎著從地上爬了起來。

尼奧大師扛著烈如水往走廊的盡頭走去,夏雷悄無聲息的跟在走在最後面的星月的後面,小心謹慎地踩著新月的步點,一路緊隨。

走廊很長,彎彎曲曲,往前延伸了差不多100米之後才到盡頭。盡頭是一面岩壁,不過那面岩壁只是一個偽裝,後面藏著一部貨運電梯。

電梯門打開的時候夏雷從隊伍的最後面剛到了隊伍的最前面第一個進電梯。貨運電梯里很寬闊,能放下裝甲戰車和人形戰鬥機甲,容下幾個人之後空間還很寬敞,所以他並不擔心有人會不小心碰到處於隱形狀態下的他。

電梯門關上,快速往上升。 電梯直接升上了地面的一座廢棄的大樓之中,還在電梯之中的時候,夏雷便透視到了外面的情況。這座廢棄的大樓內部竟被加固過,而且還有武裝警衛。地下是生產武器的軍工廠,地面是一個運輸平台,黑市大聯盟的武器就是從這裡向世界各地輸入的。可如果沒有藍月人的默許,黑市大聯盟又怎麼可能做到?

電梯門打開,迎面而來的是大樓的天台,還有一艘小型的運輸飛船。

看見那艘小型的運輸飛船,夏雷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他的心裡暗暗地道:「難到烈風並沒有回地面上來,還在藍月上?不,不可能。他那麼聰明狡猾的人,他怎麼可能不知道烈正和藍月人有關係呢?如果他要殺烈正,他肯定不會將烈正帶到藍月上去。」

這麼一分析,他又放心了不少,在飛船的艙門打開的時候,他第一個上了運輸飛船。

尼奧大師和星月將烈如水和烈正帶上飛船之後,運輸飛船起飛,望著西邊的方向飛去。果然如夏雷分析的那樣,這艘運輸飛船並沒有往藍月飛去,而是往黑星島的方向飛去。

飛船里,星月將一杯冷水潑在了烈如水的臉上,烈如水頓時被澆醒了過來。

烈如水掙扎著爬了起來,憤憤地道:「你們太過分了!你們就一點都不怕嗎?」

星月的嘴角浮出了一絲冰冷的笑意,「二小姐,我害怕什麼?你的報復嗎?我和師父不是傻子,我們這樣對你,你還不明白嗎?這是會長的意思,要讓你吃點苦頭,不然你會搞不清楚狀況。」

「他居然敢這樣對我?」烈如水的感受糟糕到了極點。

「這才是一個開頭,在他的心裡,你只是一個給他生孩子的工具。一旦他得到了他想要的孩子,你的下場……呵呵。」星月的語氣里充滿了嘲諷的意味,她雖然沒有說出烈如水的下場是什麼,可那絕對不會是一個什麼好下場。

「如水,放心吧,我會保護你的。」烈正說。

烈如水卻連看都沒有看烈正一眼。如果是以前,她會心存感激,可是知道了烈正對她也有那種想法的時候,她對烈正這個人的看法早就變了。

星月走了過去,一巴掌抽在了烈正的臉上。

啪一聲脆響,烈正的臉頰頓時腫起了一團。

星月冷冷地道:「烈正,從現在開始你最好閉緊你的嘴巴,一句話都不要說。只要你開口說話,我就抽你的嘴巴,明白了嗎?」

烈正的眼裡燃燒著一團怒火,但嘴角卻露出了笑容,然後他點了一下頭。挨了一嘴吧,受了這樣的侮辱,他居然還能笑出來,這已經遠遠超出他這個年齡所能表現出來的鎮定和心機了。

這一幕夏雷看在眼裡,可他仍然沒有採取任何行動。

這時尼奧大師從駕駛艙走了進來,他將一隻藍月人的卵形通訊器放在了地面上,一個三維投影頓時出現在了飛船的空間之中。

烈風出現在了三維投影之中。他躺在黑星島的一片沙灘上,享受著日光浴。他的身有有性感的比基尼女郎陪伴,還有將沙灘圍得水泄不通的人形戰鬥機甲和全副武裝的精銳特種兵。

通訊接通的時候,烈風從沙灘上爬了起來,臉上帶著笑容,「妹妹,你終於來了,我等這一天等了好久了。」

烈如水咬了一下嘴唇,忽然沖烈風吼道:「我恨你!」

「我知道你恨我,可那又怎麼樣呢?」烈風攤了一下手,笑著說道:「你什麼都改變不了,你很快就會成為我的女人了。」

「我死也不會從你!你讓我感到噁心!」

「哈哈哈……」烈風笑得很開心的樣子,「妹妹,你知道我們為什麼不同嗎?你從來就沒有想過爸爸和媽媽那樣的人怎麼會生出你這樣的女兒嗎?他們生出我這樣的兒子很正常,可你一點都不正常啊。」

這句話讓夏雷都心中一動,忍不住去猜想。

「你想說什麼?」烈如水也想知道答案。

烈風說道:「爸爸死了,現在也是時候告訴你那個秘密了。你是我們烈家幾百年兄妹通婚,基因進化的結果啊,你是一個純血的人。」

夏雷頓時驚呆了,他有過這方面的猜想,可是沒有證據證明。現在從烈風的嘴裡聽到這個秘密,烈如水十有八九就是純血人了。

幾百年的時間烈家都在延續那個變態的傳統,兄妹通婚。幾百年的時間,人類整體也在進化,壽命變長,大腦容量增加等等。烈家拒絕外面的基因,一直都在走純血進化的路線,幾百年的時間肯定會出一個成果!而這個成果就是烈如水!

烈如水也驚呆了,她愣在那裡什麼都說不出來。她顯然知道純血對這個家族意味著什麼,可她並不知道她自己身上的秘密。她的父親母親還有哥哥居然都瞞著她!她現在也才明白過來,為什麼就連年僅十歲的烈正居然也想和她生孩子!

「可惜啊,你是個女人,不然的話烈家也不會由我來做主了。」烈風接著說道:「你是第一代純血的人,而且是女人。我和你生的孩子將是二代純血人,我們的孩子或許能喚醒血脈之中的強大基因,超越聖雷的成就也不是問題。還有,我想要你身上的血,我要換血!」

兩顆眼淚從烈如水的眼眶之中滾落了出來,順著她的臉頰往下淌。

這一幕看得夏雷心中微微泛酸。外面的人,誰會相信烈家的二小姐會如此悲苦凄慘呢?他們能看到的只是她光鮮的外表,還有錦衣玉食,保鏢隨行的體面生活。

烈如水擦掉了眼淚,「你告訴我這些,這樣折磨我,你就不怕我自殺嗎?我一死,你什麼都得不到!」

「呵呵……」烈風又笑了,「你覺得你哥哥我就連這點小事都搞不定嗎?從現在起,我會派人全天候的保護你,除了我和你睡覺搞事的那點時間之外,你隨手都在在我的監控之下,也隨時有人跟在你的身邊,你怎麼自殺?」

烈如水突然轉身,一頭想飛船的艙避撞去。

可沒等她撞在那面艙壁上,星月就橫切了過來,用手掐住了她的脖子,將她推倒在了地上。

星月冷笑了一下,「二小姐,以後我就是負責監視你的人,你合作一點,不要再做這樣的傻事了。如果你再做這樣的傻事,你可別怪我不客氣了。」

星月這樣對待烈如水,烈風就連半點反應都沒有。在他的眼裡,烈如水只是一個生孩子的工具,一個供他換血的「血源」。

烈如水用牙齒咬著嘴唇,一絲鮮血從她的唇上流了出來。

夏雷的心中一聲嘆息,將一絲烙印之力侵入到了烈如水的大腦之中,然後在她的潛意識裡形成了一個聲音,「不要悲傷,也不要恐懼,你難道忘了你的使命了嗎?」

大腦里莫名其妙的出現了這個聲音,烈如水的身子頓時顫了一下,兩隻眼睛里頓時有了神光,希望的神光。

夏雷的聲音繼續在她的潛意識裡響起,「放心吧,我已經安排好了一切,你不會有事的。現在,你只需要保持安靜就好。」

烈如水張開了嘴巴,似乎是想說句什麼,可她忽然意識到了身處什麼環境,她跟著又閉上了嘴巴,只是輕輕的點了一下頭。她的雙眼也滴溜溜的轉了一圈,想要尋找「天雷大神」,可這裡除了幾張讓她憎恨和厭惡的臉龐,她什麼都沒有看到。不過這並不影響她心中燃起希望,因為她確定這聲音就是那天晚上她在夢裡聽到的聲音,而且,她輕輕鬆鬆看到了小肚子上的蓮花和青蛙!

「我的妹妹,馬上我們就要成為夫妻了,你就不想說點什麼嗎?」烈風的聲音。

烈如水抬頭看了全息投影中的烈風,然後往他吐了一口口水。

這就是她想對烈風說的。

「好吧,看來你是不想跟我這個丈夫說點什麼了,我們也不需要有交流,我只需要操,你只需要生就行了,哈哈哈!」笑聲里,全息投影里的烈風消失了。

夏雷的心裡冷哼了一聲,「你想做新郎?待會兒我讓你做死屍。」

嗡!

天空之中突然傳來一個巨大的轟鳴聲。

夏雷忽然意識到了什麼,他的神經驟然繃緊。

就在這時揚聲器里突然傳來了飛船駕駛員的聲音,「報告!藍月人的戰艦出現!它發來信號,讓我們停下!」

尼奧大師頓時緊張了起來,「有說為什麼嗎?」

「沒有!」飛船駕駛員的聲音。

放在地上的還滅來得及收揀的卵形通訊器突然激活,一個新的全息投影出現在了飛船之中。蘭思娣的面孔出現在了全息投影之中,她一露面便開門見山地道:「烈家的飛船停下,我要把烈正帶走。」

「可是這是……」尼奧大師很緊張的樣子。

蘭思娣淡淡地道:「可是這是什麼?」

尼奧大師硬著頭皮說道:「這是會長的意思,我……」

「再多說一個字,我就把你吃了。」蘭思娣說。

烈正忽然從地上爬了起來,他激動地道:「蘭思娣姐姐,我要殺了這個傢伙,我還要帶如水一起走!」

蘭思娣說道:「你先跟我走,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你做。」

「可是……」烈正欲言又止,他顯然不甘心。

蘭思娣說道:「我和烈風有交易,不過你放心,你受的委屈我會幫你討回來的。」

「好吧,我跟你走。」烈正說,然後他走到星月的身邊,揮手就是一巴掌抽在了星月的臉上。

星月能躲,可她不敢動。

烈正又走到了尼奧大師的身邊,又是一耳光抽在了尼奧大師的臉上。

啪一聲脆響,尼奧大師也是連躲都沒有躲一下。

烈正冷哼了一聲,「你們走著瞧吧,我回來的時候就是要你們命的時候!」然後他對烈如水說道:「如水,你等著我,我很快就會回來救你!」

烈如水沒有跟烈正說話,她只是看了烈正一眼。

運輸飛船的艙門打開,透過那道艙門可以看到一艘巨大的航空戰艦懸浮在天空之上。一艘小型的飛船正快速往這邊飛來,那艘飛船顯然是來接烈正離開的。

夏雷的心中嘆了一口氣,「媽的,我以為蘭思娣會來黑星島接走烈正,那樣的話我就能一起幹掉烈風和烈正,甚至有機會幹掉蘭思娣,現在看來只能幹掉烈風了。」

無論如何,烈風都是他的首選目標。

計劃永遠跟不上變化。 烈正被蘭斯娣派的人接走了,他走的時候用陰冷的眼神看了尼奧大師和星月一眼,那眼神就像是毒蛇的眼睛,陰毒可怕。

「可惡!」星月恨恨地道:「我應該早殺了他,他對我們來說是一個後患。」

尼奧大師的臉色也很陰沉,「那小子隱藏的很深啊,就連會長都不知道他跟蘭斯娣還有來往,蘭斯娣想從他的身上得到什麼?」

「不知道,不過下一次再見到他,我一定要殺了他。」星月說。

「我也不會放過他。」尼奧大師說道:「現在去黑星島!」

夏雷其實也很想知道蘭思娣想從烈正的身上得到什麼,還有烈正大腦之中的黑色能量的秘密。可惜,烈正被蘭思娣接走了,他其實也錯失了殺掉烈正的機會。可是他沒有選擇,他只能在烈風和烈正之間做出選擇,而他的選擇是烈風。

黑星島就在聖城廢墟的郊區的一個湖中,距離並不遠,運輸飛船幾分鐘之後就飛到了黑星島,然後降落在了一個停機坪之中。

幸好不是沙灘,不然的話夏雷也沒有辦法隱藏他的腳印,被發現的可能性就太大了。

尼奧大師和星月將烈如水帶到了島上的一座建築之中,這座建築就是黑星島的總部。這裡不僅有黑星島的殺手,還有烈風帶來的精銳護衛部隊。就這座島上的護衛力量來看,就算是聖地下城的反抗軍來攻打,那也絕對是有來無回。這個地方用固若金湯來形容一點都不為過。

在一個寬敞的大廳之中,夏雷終於見到了烈風。

烈風的臉色並不好看,他顯然已經知道了蘭斯娣帶走了烈正的事情。不過看到烈如水的時候,他的臉色頓時好看多了,也有了笑容。

「會長,烈正……」尼奧大師欲言又止。

烈風說道:「我已經知道了,蘭斯娣聯繫過我,帶走就帶走了吧,烈正的事情以後再說,我現在可沒心思去管那個小傢伙。」

尼奧大師鬆了一口氣,他點了一下頭,「那我們先退下了,會長你有什麼需要招呼一聲就行了,我和星月就在外面。」

烈風淡淡地道:「去吧。」

星月跟著尼奧大師離開了大廳,站在大廳里的警衛也撤了出去。偌大一個大廳里就只剩下了烈風和烈如水兩個人,還有夏雷,只是沒人能看見他。

烈風向烈如水走去,「妹妹,我們終於要在一起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