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事實上,那一株小樹之上卻是有著八枚泛著紫色光暈的小果子。

八枚!

竟然有八枚紫紋血龍果!

這太意外了!

但真正的驚喜還在後面!

看了一會,葉一鳴就發現這紫紋血龍果,竟然不是一般的紫紋血龍果,相比之下,葉一鳴眼前的這紫紋血龍果,算是中等紫紋血龍果了。

紫紋血龍果自然也分為不同的層次了,而這些層次都是由其生長所在之地,身邊生活的紫紋獨角蟒的血脈來區分的。

越是血脈高級的紫紋獨角蟒,越是能生長出高等層次的紫紋血龍果。

由此可見,山洞外那隻被斬殺的紫紋獨角蟒,也不是一般的紫紋獨角蟒了。

這倒是可惜了一些。

葉一鳴心中可惜的嘆了一聲。

一旁正在高興不已的霍飛,倒是立馬發現了葉一鳴臉色的不對,趕緊問了一句。

「怎麼了,一鳴這紫紋血龍果有什麼問題嗎?」

「沒!這紫紋血龍果問題,相反好的不得到。」

葉一鳴輕輕的搖了搖頭,然後就把自己的發現告訴了霍飛。

可哪想霍飛一聽之後,反倒是沒有關注葉一鳴可惜了那隻紫紋獨角蟒,而是對紫紋血龍果更加興奮了。

苦笑的搖了搖頭,最終葉一鳴還是小心的將這株紫紋血龍果樹,移植到仙藥園了。

對於這個決定,霍飛可完全沒有任何意見,在他看來葉一鳴煉藥術如此高明,那肯定會懂得如何更加完善的保護好紫紋血龍果。

將紫紋血龍果放在葉一鳴那裡,他可是無比的安心。

收起紫紋血龍果,再仔細收尋了一下這個山洞,見並無其他貴重的物品之後,葉一鳴與霍飛、霍凱就退了出來。

可在剛一退出山洞之後,寶靈兒的聲音,突然在葉一鳴腦中響了起來。

聲音是那樣的突然,還帶著一絲急意與擔憂。

「主人。不好了,有一個族主級別的強者,正向你們這邊趕來。他目的地很明確,就是沖著這裡來的。估計是那紫紋獨角蟒的死去時,散發的血脈之力引起了他的注意。」

什麼?

葉一鳴心中大驚,族主級別的強者?

大事不妙了!

「霍飛大哥,我們趕緊跑!」

猛的一回到,葉一鳴就對身邊的霍飛幾人驚呼道。

「一鳴怎麼了?」見葉一鳴臉色不對勁,在一想到葉一鳴的神念的覆蓋面積,霍飛似乎感到有什麼,心中有些感到不妙。

咻——!

還沒等葉一鳴開口。遠處便傳來一道破空聲。

糟了,來不及了!

葉一鳴心中大駭,雙眼緊緊盯著遠處顯露的黑點。

這是霍飛幾人,也聽到了這一聲破空聲,也都看到了那個黑點,這已經不需要葉一鳴回答什麼了,因為此刻他們心中已經明白了什麼。

轟!

黑點的速度極快,伴隨這破空聲,最終眨眼的功夫,一陣急速轟炸空間氣流的爆響。爾後,一個人影出現在葉一鳴等人上空,居高臨下的看著葉一鳴幾人。

這是族主級別的強者!

這人一出現。霍飛幾人就感受到了一股極為強大的威壓,在這股威壓之下,哪怕是霍凱也被死死的壓制住,大氣也喘不上一口。

也只有因為神之領域的葉一鳴,才沒有受到那股強大的威壓影響。

這一點,也被那強者注意到了。

「咦,小子你挺不錯的嘛,在我的氣勢之下你竟然毫不變色,看來你身上應該有好東西啊!」

一聲極為陰沉怪異的語調。從那高空身影傳來,爾後。隨著那身影的下落,葉一鳴逐漸看清了對方的樣子。

一身青灰色的長袍。一張有些得意的臉,再加上此刻他看向葉一鳴的雙眼,閃過一絲絲貪婪,這無論怎麼看,這人也不像是一個善茬。

尤其是他說出的最後那一句話,更是讓在場的人齊齊一變色。

這裡是破損之域,最怕遇見的情況,就像此刻這樣了。

毫無疑問,他們幾人已經被這名強者盯上了。

而且這樣的結果,一般只有一個情況,那就是弱者被強者殺掉!

如此危機關頭,霍凱心中一急,立馬暗中對霍飛幾人傳音道:「少爺,待會你帶著葉少爺一同離去,我們與霍城和大蕃三人,為你們爭取一些時間。」

說完霍凱猛的抬起頭,眼中閃過一絲決然,體內的規則之力隱隱有些暴動起來,一旁的霍城與大蕃雖然沒開口,但他們兩人體內的規則之力也開始有暴動的跡象了。

這樣的狀況,葉一鳴並不陌生。

這可是施展焚源之術的徵兆!

葉一鳴心中一驚,趕緊暗中傳音道:「你們三個先別急,我有辦法讓這人自動離去。」

說完也不給霍凱三人回話的機會,便向前邁步,與那人靠近了一段距離。

一來到與那人距離還有十米左右的地方,葉一鳴暗中呼了一口氣,輕輕一笑,先是向那人報了一拳,然後開口道:「前輩果然厲害,晚輩身上確實是有一件寶物,這是長輩賜予晚輩防身之用的。」

說著葉一鳴便從自己身上掏出了一塊令牌。

起先聽了葉一鳴的話,那個族主級別的強者,微微一愣,心中對葉一鳴表現有些詫異。

這小子是不是傻了啊?

這個時候,他不是應該逃跑嗎?

就算是不逃,以這樣境界的小傢伙,在這破損之域遇見了自己這樣級別的強者,估計話也嚇得說不出來了吧?

難道這小子腦子有問題?

但下一刻,當他看到葉一鳴拿出的那個令牌的時候,他的雙眼立馬瞪得老大,甚至全身都不由自主的哆嗦了一下。(未完待續) 這些動作讓葉一鳴感到驚奇,但同時也是鬆了一口。

「小…小子,你這令牌是誰給你的?」

停頓了片刻后,那強者突然開口問了葉一鳴一句。

可這一句話,說出來的時候,他那聲音卻是突然降低了,就連之前那盛氣凌人的氣勢,立馬弱了許多。

甚至葉一鳴還感覺到,這位族主級別的強者,此刻竟然有些畏懼自己,哦,不是畏懼自己,應該是畏懼自己手中的這塊令牌。

但不管如何,葉一鳴知道了,自己幾人的性命不出意外,應該就是保住了。

「哦,這是雲楓雲前輩見晚輩還算是可造之材,所以就贈送給晚輩的,說若是遇見了,呃,就是像這樣的情況,這令牌應該可以有點效果。」

唰!

葉一鳴這話剛一說完,眼前就是突然一花,然後原本在他不遠處的那人,已經徹底不見蹤跡了。

這時,葉一鳴耳邊傳來一句話。

「小子,這個我還有事,就不跟你聊了,那啥,今天就當我們沒見過吧!」

這聲音來的很突然,也極為的倉促,而且越來越小。

葉一鳴下意識的抬頭一看,只見前方天際之處,有一個小黑點,可沒一會功夫,那小黑點也不見蹤跡了。

呃,這是什麼情況?

看著這樣詭異一幕,葉一鳴有些傻眼了。

不光他,就算是一般的霍飛幾人,也都面面相視。一副完全搞不懂狀況的模樣。

「老大,那人應該離開了吧!」

半響之後。見現場一片沉默,有些迷糊的大蕃。便開口問了一聲。

「應該是吧!」霍飛回了一句,可他呃語氣卻是十分的不肯定。

這樣的情況,實在是太詭異了,他完全沒想到。

倒是一旁的葉一鳴猛的回過神來,對眾人道:「別愣著了,趕快走吧,省得那人萬一改變主意,然後跑回來那可就不妙了!」

「對!對!對!我們趕緊走,霍凱快帶路。我們快點離開這裡!」

霍飛也明白這個道理,急忙開口對霍凱道。

不管那強者究竟為何突然離開,自己幾人要是離開此地為妙。

「明白,少爺!」霍凱點頭應道,立馬掠身而起,其他也趕緊跟上了。

可事實上,葉一鳴幾人的擔心可就多餘了。

此刻,距離葉一鳴幾人數千里之外,之前那族主級別的強者。終於在這一刻停下來了。

可他此刻的心情,卻是非常的沮喪。

「娘的,我今天出門是不是沒看黃曆啊!我怎麼會這麼倒霉遇見這樣的事情?」

一聲頗為鬱悶的聲音,從他口中傳出。甚至說完他還下意識看了,身後葉一鳴等人那個方向一眼,小聲的嘀咕了幾聲。

「竟然碰到那與那個瘋子有關的人。幸好自己帥酷,沒有及時動手。要不然的話,要是被那瘋子知道了。自己搶了他看好的人,尤其還是擁有他令牌的人,那自己可就完蛋了。」

似乎想到了什麼可怕的事情一樣,這位修為高達族主級別的強者,竟然忍不住打了一個冷顫。

最終想了一會,那人竟然直接掉轉方向,直接急速飛去了。

而他這一方向,正是距離這一區域傳送陣最近的方向。

他要離開這破損之域了。

……

若是葉一鳴知道,自己只憑藉岳星文那雲叔雲楓的一塊令牌,就把一個族主級別的強者整成這樣,估計也會嚇一跳了。

不過事實上,這塊令牌其實是岳星文給葉一鳴的,說是讓葉一鳴在遇見強者的時候,被對方危害之類的情況發生了,這塊令牌可以震懾對方。

甚至若是在危機時刻,遇到路過的強者,還可以憑此求救。

原本對此葉一鳴還半信半疑的,可是現在看來,似乎這塊令牌還真的有那種效果了。

路上霍飛猶豫一會,最終實在忍不住,開口對葉一鳴問道:「一鳴,你剛剛拿出來的那塊令牌究竟是什麼東西?竟然能讓為強者直接退走?」

霍飛這麼一問,其他幾人也立馬豎起耳朵聽起來了,畢竟他們對此也是十分的好奇。

僅僅一塊小小的令牌,就讓對方那實力高達族主級別的強者退卻了。

這實在太讓人難以置信了。

這讓他們不得不對那塊令牌感到好奇了。

「哦,你說的這個啊!」

葉一鳴輕輕的回了一聲,然後再次將那令牌投了出來,開口解釋道:「這個令牌貌似是殺狼城這一次考核主官的什麼令牌,是我一個朋友給的,說是遇到什麼情況的話,它還能頂用一些。可沒想到,結果竟然這麼讓人驚喜。」

驚喜?

這何止驚喜那麼簡單啊!

看著葉一鳴手中的那塊令牌,霍飛心中可是極為震驚了。

考核主官?

若是自己沒猜錯了話,這一次前來殺狼城的那個考核主官,應該是哪一位大人吧。

竟然能得到那位大人的令牌,而且還擁有那麼強大的煉藥術,看來一鳴的身份也是很不簡單啊!

可同時恢復心中有疑惑了。

既然如此,一鳴他與那位大人相識,可為何一鳴他不去問那位大人要一個界心呢?

雖然界心是個珍貴的物品,但以那位大人的身份,想必拿出一個低等界心也不是什麼難事吧?

這樣想霍飛就徹底的迷茫了。

但葉一鳴不說,他也不好意思問了。

除此之外,一旁的霍凱心中更是震撼了。

關於這次考核官那位傳說中的雲大人。他也是知道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