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見烏光一閃,那害人指數高達200的餓修羅便被我收到了小黑碗之中。此時我收服餓修羅之後,又繼續向下跌落,又跌到了那迷魂網上,那玩意居然還沒有散去,頓時我又被彈了起來,不過這次之彈起了不到一米的高度。

好傢伙,這東西還是彈簧牀啊!我趁着

他們沒注意掏出小黑碗,將那陣中的惡鬼一併受了個乾淨,接着又彈了一下,我才勉強着陸。此時一旁的幾位已經走到了我的面前。

易雪菲回頭看了我一眼。眼睛一瞪:“你下手也太快了吧。對了你把我的師弟網住幹什麼!你看他現在迷迷糊糊的?你這是什麼手段?”

我這時才注意到那小和尚此時正倒在我的迷魂網裏呼呼大睡。我卻連忙查看了一下狀態,因爲剛纔在半空中收鬼的時候,提示音顯示我好像升級了。

初級拘魂使曾道煤晉級爲高級拘魂使,靈力值增加10點。

領悟新技能:迷魂網,可一次控制5×5範圍內所有鬼魂,自帶百分之五十眩暈效果,消耗靈力值4點。

高級拘魂使:曾道煤。

靈力值:40/40。

當前任務:搜捕地獄逃散的鬼魂。

當前任務進度:40%。

隱藏任務:特殊鬼魂搜捕。

隱藏任務進度:4/10。

隱藏任務開啓:雙生怨靈(完成),夢魘,懾青鬼,山魈王(完成),七煞兇靈,喜氣鬼(完成)餓修羅(完成)???

好傢伙,這一轉眼的功夫我這任務已經完成大半了。就在我愣神的時候,易雪菲已經走到我的面前一把扯下了我的帽子對我說道:“我就知道是你,你以爲你這造型很酷嗎?你在發什麼楞呢?我問你話呢!”

我這才反應過來,連忙對易雪菲說道:“你師弟相信過一會兒就醒了,我那是救命的法寶過會兒就會自動消失了,沒事的!”

那餓修羅已經被破了鬼門,現在已經消失了。我連忙轉移話題啊!

此時一旁的老頭撿起他的那把金棠長芒走了過來,只見他沉吟了一下,看看周圍再無動靜,開口說:“諸位,今天的行動好像已經結束了。”

那黑衣男早就等着這一句呢,在旁邊立馬接道:“沒錯,已經結束了,那什麼,我得趕緊回家了。”說罷只見那黑衣男一個閃身便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那位扎紙大叔也站起身說道:“今天就這麼着吧,我也要走了。”

易雪菲卻連忙對他說道:“別走啊,今天大家好不容易聚到一起,還不如亮出身份時候以後好一起再次出擊啊!我知道大家都是生活在都市中的現代人,雖說捉鬼是老本行,可也扔了許多年,今天做了這個事,回到家中卻還要各自過日子,所以不想暴露身份,可要我說,今天只是個開頭,不瞞大家,以後恐怕我要經常找你們幫忙了。”

“爲什麼?不是說就這一次嗎?”扎紙大叔詫異的語氣問道。

“不錯,就這一次,但下次城市裏若是還有惡鬼橫行,難道諸位能夠坐視不管嗎?所以不如直接一些,亮出身份,以後大家同舟共濟,共同進退,反正這裏又沒有外人,怕的什麼呢?”

衆人聽了易雪菲的話,都是面面相覷,雖然

都蒙着面,誰也認不出來誰,但從眼神裏能看出,誰也不樂意。

老頭第一個連連擺手:“算了吧,我還留着這把老骨頭多活些年呢,這次算盡個義務,下次我就不參合了吧。” 說完,老頭走到破破爛爛的花叢後面,揣進了兜裏,嘆口氣,一貓腰就溜了,兩條腿跟飛了一樣,速度快得離譜。

而那位紙紮大叔也是笑了笑邊,往後退邊說:“咱就一買賣人,明天還得開鋪子呢,我也走了啊。”他也溜了,不一會外面就傳出了自行車鈴聲,看來他把自行車都騎進來了,這是怕丟啊。

眼看着人都走光了,就只剩下我和易雪菲還有她那昏睡不醒的和尚師弟,易雪菲看着我對我說道:“現在人都走光了,你能不能告訴我你到底是哪個門派的?爲什麼我始終看不出你的路數呢?”

我不由的苦笑一下,心說你能看出來纔怪,連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是啥路數。於是我便對她說道:“那個易姐啊,你就不要瞎猜了,我只是會一些粗淺的道術而已,不足掛齒,我不是什麼壞人!你師弟的事情我很抱歉,這樣吧!我幫你把他弄回去吧。”

那易雪菲狐疑的看了我一眼,然後說道:“你是不是好人我會自己判斷?不過你最好不要用道術爲非作歹,不然我絕對不會放過你的!我師弟是因爲你才昏迷的,現在你得負責把他背到車上去。”

我嘆了一口氣,看來這位大姐是不會輕易的相信我了。於是我便將那小和尚背了起來,別說這傢伙還挺沉的,不過沒辦法誰讓那迷魂網自帶的眩暈特效呢!

穿出了小樹林,出了植物園大門,我回頭再看剛纔激戰的地方仍然是漆黑一片,門口也基本沒有人了,我低嘆口氣,估計明天這事就得上新聞,植物園夜遭不明身份歹徒破壞,無數花草樹木遭殃,更有無辜動物死亡,整不好警察都得來。

好在那易雪菲這次是開着警車來的,我將那位行空小和尚放到了車上,別說今晚還多虧了這位小和尚,不然還很難收拾那餓修羅。

我對那易雪菲說道:“那個易姐,我就先走了,那個我的車還在那邊呢?”

就在我正準備和易雪菲道別的時候,只見上了車的易雪菲頓時眉頭一皺,然後對我說道:“不對,這周圍還有惡鬼!”

還沒等我開口問她,她便連忙推開了車門下了車,飛快的衝到一旁的一棵大樹旁,左手一甩摸出桃木劍,右手衝着那樹飛出一道火符,大喝一聲:“哪裏逃?”

只見那樹後迅速的閃出一個白影,我定睛一看,頓時大驚,不好是機靈鬼!我這纔想起,那機靈鬼剛纔去看着張浩送劉婷婷回家了,這都過了這麼久了,看來剛纔那植物園裏的動靜挺大的,他便沒有進來,特地在這裏等我,現在可麻煩了,他被這易雪菲發現了!

只見機靈鬼剛一飛出,易雪菲便一個閃身攔住了機靈鬼的去路,隨即便用她手中的桃木劍向機靈鬼刺去……

(本章完) 當時我見到易雪菲刺出那一劍頓時心中暗道不好,於是連忙朝着她衝了過去,一邊對她喊道:“易姐手下留情啊!”

哪知道這個女人不知道是出手太快,還是根本沒理我,只見她一劍雷厲風行,直接便朝着機靈鬼的心臟刺了過去,要知道鬼的心口雖然不是鬼門,但是是鬼脈,是陰氣的樞紐,一旦被刺中,一定會陰氣流失的。

只見機靈鬼一個閃身,但是依舊沒有完全躲開她這一擊,只見易雪菲的桃木劍迅速的從機靈鬼的胸前劃過。

機靈鬼廢盡全力才躲開她這一擊,然後飛快的閃到了我的身後,哆哆嗦嗦的說:“小神仙一定要救我,我什麼壞事都沒幹啊!”

此時易雪菲已經殺到我的面前,眼看着她的桃木劍就要刺到我的面前,她見我擋在那機靈鬼身前便對我喝道:“快躲開,讓我收了他!”

要說我能躲嗎,她那是桃木劍又不是真的劍,於是我連忙出手一把抓住了易雪菲的手臂,然後對她說道:“易姐,它是我的朋友,沒有害過人,你能不能放他一馬!”

易雪菲很是驚奇的看着我和機靈鬼,“咦”了一聲,說道:“怎麼的,你跟這鬼很熟?”

“其實他是我的幫手,我們——”

“好啊!它是你養的?你這是犯了道上的大忌,其罪難恕!”還沒等我把話說完易雪菲便對我驚呼道。

我去,這大姐不愧是公務員啊,這一會兒工夫就給我扣上了這麼個罪名,於是我連忙對她說道:“大姐,你別亂扣帽子好不好,它只是我的幫手而已,我又沒讓它幹什麼壞事,還能幫我捉鬼,我看你纔是閒着沒事幹,人分好壞,鬼也分善惡的懂不懂,你明不明白啊?”

“我……”易雪菲一時語塞,乾脆一瞪眼,對我叫道:“你閃開不閃開,只要是鬼就必須除掉,它們今天不害人,難保明天不害人,這是隱患懂不懂?”

“國家刑法都規定了,疑罪從無知道不?難道因爲一條狗咬人就要先打死它?難道因爲每個男人都有作案工具,就得全部當成強(奸)犯抓起來嗎?”我死死的抓着她的手怒斥道。

“你……”她見我這麼說頓時氣的面紅耳赤,說不出話來,於是她拼命的一震,便掙脫了我的手,然後照着我的襠下便是一個窩心腳。

好傢伙,這娘們可真是夠狠的,這就是傳說中令世界足壇聞風喪膽的斷子絕孫腳啊,要是被她踢中以後我就基本告別杜蕾斯了。

還好哥們兒看過葉問,而且長期以來和鬼幹架也吸取了不少的經驗,於是我連忙施展出一招詠春絕技——二字鉗羊馬,只見我雙膝迅速併攏,頓時便將易雪菲的腿死死的鉗住了。

她見我夾住了她的腳便死命的掙扎了幾下,說來也怪,這易雪菲可能是散功了,現在的她並沒有之前對付那餓修羅時那般犀利,她見掙脫不開便對我罵道:“你快點放開我,你這個死神棍,不然就告你襲警!”

我見她這麼說,頓時就樂了,大姐,能實事求是嗎!

你都對我用斷子絕孫腳了,我可沒把你這麼樣啊!於是我便對她說道:“易姐,我這可是正當防衛啊,今天看我面子,放它一馬,今後我來約束,如果出了意外,你可以找我算賬。”

“找你算賬,哼,誰知道你又是什麼居心,誰?”只見那易雪菲突然神情一邊往一旁看去,我下意識的一回頭,卻什麼都沒看見,正在納悶,眼角餘光只見一道白光從易雪菲手中飛出,從我身旁劃過直奔機靈鬼而去。

我頓時大驚,被這娘們兒騙了,回手就去抓,卻抓了個空,那白光從我的身旁穿過,不偏不倚的打在機靈鬼的身上。

“啊……”

機靈鬼一聲慘叫,身體裏冒出一股白煙,不住的哆嗦,掙扎着掉頭就跑。

那易雪菲想要去追,可是被我死死的鉗住一隻腳,此時動彈不得,她着急的對我罵道:“你快放開我。”

我死死的夾住她的腳對她說道:“你這樣太過分了吧,天下妖魔鬼怪有的是,你爲何今天非要跟我過不去,就這麼一個小鬼,你捉了又能算什麼本事,我看你就是欺軟怕硬,你要真有能耐,眼下就有幾個惡鬼,你敢不敢去捉?”

“你少來激我,有多少惡鬼我也不放在眼裏,你現在就讓它們出來!”說罷她便出其不意的藉着我的身體躍起,另一隻腳便衝着我的頸部踢來,好傢伙!這娘們兒看來是練過的啊!

等我反應過來時,那記鞭腿已經快要踢到我的脖子了,由於我的雙腿還夾着她的一隻腳,我根本沒法躲開,眼看着這一擊我是躲不了了。

可是戲劇性的一幕出現了,只見易雪菲身體剛騰在半空,然後突然身體就軟了,接着便直直的朝着地上摔去。

我眼疾手快直接便伸出雙臂想接住她,可是由於事出突然,我還是慢了一步,於是她便帶着我一起撲倒在地上。

“啊——”易雪菲一聲慘叫傳來。

沒錯那聲慘叫的確是易雪菲傳來的,因爲由於我重心不穩的關係,我的頭一個猛子便載到了她的懷裏,我頓時感覺我的臉上傳來一陣柔軟的觸感,不會這麼巧吧!

沒想到這易雪菲這次又悲劇的被我襲胸了,我聽到她的尖叫,也連忙的掙扎的爬了起來,只見易雪菲此時正紅着臉,用着無比憤怒的目光瞪着我,而且她現在還喘着粗氣,我見她這副德性不由一怔。

這位警花姐姐不會是被我這撞撞來感了吧!不對啊!我在胡思亂想什麼呢?看她的樣子應該是很虛弱啊!

我見她還躺在地上,於是便對她問道:“那個易姐你沒事吧!”

“不要你管!”只見易雪菲對我怒斥道,臉更紅了。

我試探的對她問道:“你是不是剛纔開遁甲消耗過度了?要不要我——”

“都說了不要你管!”她生氣的對我吼道。

我見她的樣子十分虛弱,於是便走到她的身邊關切的對她問道:“你帶吃的來沒?”

她見我這麼一問,頓時便低下了頭,有些小聲的說

道:“在車上,本來是想讓行空師弟接應我的,哪知道他被你給弄暈了,所以……”

“我明白了,這樣吧!我抱你上車,你先休息一下,我給你找吃的補充體力。”

“不用,哎呀,你放我下來,死流氓!”易雪菲對我罵道。

我現在纔算明白了,這位大姐看來十分逞能,今晚大戰餓修羅對她體能的消耗實在太大,而且剛纔又和我交手,現在已經透支了,好不容易有個師弟來替她善後,還被我的迷魂網給放倒了。

於是我不等她同意便將她抱了起來,向車旁走去,她嘴裏雖然對我罵個不停,但是卻沒有掙扎,任由我將她抱起。

我走到車邊吃力的開了車門,此時那行空小和尚身上的迷魂網已經忽閃忽閃的,看來就快失效了。

我將易雪菲放到車上,然後從後面找到食物和水,然後喂到她的嘴邊,因爲我發現她現在全身無力,根本動彈不得。

“易姐,今晚的事情對不住了,你師弟很快就會醒的,你先吃點吧!恢復一點體力,我要去找我那位鬼朋友去了。”我對她說道。

她瞪了我一眼,但是嘴裏依舊沒有停住,我見她消耗挺大的,於是便將一旁的乾糧全部撕開然後放到了她的面前。

這時小和尚身上的迷魂網也消失了,那小和尚發出嗚嗚的聲音,看來他就要醒了。

於是我連忙從警車裏鑽了出來,然後對裏面正在吃東西的易雪菲說道:“易姐,對不住了,我就先走了。”說罷我便關上了車門。

這時從裏面傳來了易雪菲支支吾吾的聲音。

“曾道煤,我和你沒完!”

我這才聽清楚了,看來這女人的確挺狠的,看來以後儘量別招惹她。

於是我重新登上了那輛破電動車朝着機靈鬼逃跑的方向駛去,車剛開出去幾十米,我便發現機靈鬼正倒在一棵樹旁。

我連忙過去對他問道:“劉星,你沒事吧!”

只見機靈鬼緩緩張開眼睛,虛弱的說道:“小神仙,我快不行了,那個惡婆娘打壞了我的鬼脈,現在我陰氣……咳咳……”

“你別說了,我知道了!我要怎麼樣才能救你啊!”我對他說道。

只見機靈鬼不住的哆嗦道:“小神仙,快救我,我不想死,人死了可以做鬼,鬼死了就完了啊。”

“怎麼救你啊?快到時快告訴我啊!”我着急的說道。

“幫我找個陰氣重的地方,越重越好,我需要採陰……”說罷只見機靈鬼居然開始慢慢的變的透明瞭。

我見狀不好腦子裏飛快的閃出陰氣重的地方,本來這裏的陰氣就夠重,可是這裏現在被改成了植物園了,我現在上哪兒找去啊,我忽然靈機一動,連忙翻出小黑碗對機靈鬼說道:“你可以先進來吧!這裏面鬼挺多的,陰氣一定夠,只是你被收了,我沒辦法放出來。”

只見機靈鬼虛弱的點了點頭,於是我操起小黑碗,只見烏光一閃,機靈鬼便被收了進去。

(本章完) 要說今晚也並不是一無所獲,雖然沒有找到若曦,但是至少接着那羣驅魔人的力量收服了一個餓修羅,還順帶解救了劉婷婷這個被風流鬼附身的失足少女。就是機靈鬼被易雪菲給打傷了,我們則少了一個好幫手。

想到劉婷婷我便有些犯愁了,不知道她現在怎麼樣了?這姑娘怎麼老是被鬼上身啊!我本來還想去她家看看她,可是我只知道她住在別墅區,家裏挺有錢的,其它的一無所知。自然不知道她的具體住處,現在機靈鬼不在我想要找到她還十分的困難。

我想了想現在我的任務是找若曦,劉婷婷應該沒有什麼事了。於是我便又開啓了陰玉環搜索裝置,不過這次的搜索結果卻令我非常失望。

不過也難怪,剛纔的一場大戰這周圍的鬼怪估計都被我們給滅乾淨了,看來要找到若曦估計還要靠李奇他們。

我見現在時候也不早了,我再在這裏瞎轉悠也是徒勞,於是便決定回學校,還好我有先見之明,這電瓶車還帶着腳蹬子,現在機靈鬼又不能出來幫我了,現在只有靠我自己蹬回去了。

我想蹬就蹬吧,雖然累點,但是好歹能到啊!一個小時之後我纔回到宿舍,我奇怪的發現李奇和若凡居然還沒回來。我的心裏開始不由的擔心起來,我掏出了手機撥通了李奇的電話,過了半響,電話那頭的忙音才結束。

接電話的居然是若凡,我連忙像她問道:“若凡,你們沒事吧,有若曦的下落了嗎!?怎麼還不回來啊?李奇呢?”

若凡小聲的對我說道:“那個遇到了點小麻煩,我們現在在醫院呢?”

“在醫院,怎麼了?你們到底遇到了什麼強敵?李奇怎麼了?”我問道。

“沒有!就是他出車禍了,受了點輕傷?沒事的!”若凡道。

若凡這才見他們今晚的遭遇告訴了我,李奇和若凡今晚的目的地就是若曦失蹤的那個樹林,也就是昨天我們撒尿的那地。

李奇騎着租來的自行車很快便到了那地方,他們發現那地方除了陰氣很重以外便沒有什麼發現,若凡也感應不到若曦的所在,於是他們便決定離開那裏。

誰知道當他們路過一個銀行門口時卻遇到了白無常謝必安,原來自古以來,陰差都習慣把自己通往陰間的通道開着錢莊等地方,因爲自古以來,錢幣雖說是極陽之物,但是也是人的怨氣所凝結,試問天下哪個不曾爲錢犯過愁?所以錢多的地方,往往就是是非之地的所在,而這些陰差們就是利用了這一點,利用銅臭之力可以直接開啓通往地府的道路。

要說李奇他們也挺背的,居然遇到了謝必安,李奇直接讓若凡迴避,若凡也只好照做,若凡在一旁偷聽到了一點他們的對話,謝必安告訴李奇陰間好像發生了一件大事,本城的生死薄被人盜走了。

生死薄!?那不是《西遊記》裏猴哥撕掉的東西嗎?不過這東西被人盜走了可是大事啊,要知道本城人的生死可都由那東西掌管啊!

若凡告訴我她也聽的不是很清楚,反正那白無常的大致意思便是說本城要大亂了,這

件事情涉及陰間的權利鬥爭,因此讓李奇多加小心。

我心想這大亂就大亂吧!反正現在也不太平,我像若凡問道:“這次李奇又被謝必安敲詐了不少錢吧!”

若凡疑惑的說道:“你怎麼知道啊?”

我笑了笑說道:“當然了,那個老財迷!”

若凡對我說道:“是啊! 一座金山啊!李奇可真捨得!”

“一座金山!不會吧!那傢伙獅子打開口啊!”我驚訝道。

“是啊!一座金山,不過李奇好像挺願意給的,好像是爲了他在陰間的受苦的老豆。”若凡對我道。

“啊!這是怎麼回事啊?”我向若凡問道。

“我也不知道啊?他們的對話都是粵語版的啊!我有隻聽到了這些,其實我也挺奇怪的,不知道李奇這小子到底想什麼?我和妹妹的事情無常早就知道了。他根本就沒有必要支開我,而且我總覺得他有些事情瞞着我們。”若凡對我講道。

其實她的疑惑我也有過,李奇被那謝必安敲詐到是常事,記得上次那馬天順也說過李奇他老爹的事情,他老爹好像現在在地府受刑還不得輪迴,看來他跟謝必安使錢多半就是爲了他老爹。

可我就是不知道他老爹到底犯了什麼大罪,這小子口風很緊,一直都不可向我透露。現在想來這老小子身上的確還有着許多的祕密。

“對了,若凡,那他怎麼會又出車禍了呢?”

“哎呀,手機快沒電了!我不跟你說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