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能說他被巨大的改變震壞了腦子。就算趙邁完全不反抗,也不可能被掐死——他可是在真空中都能生存的怪物。伸出一根手指推了一把,又把他重新按在椅子上。

「你這樣做,休想讓我感謝你。」

「不客氣。」趙邁微微一笑,將奧薩卡噎了一下。「我呢,一方面是出於好奇,想要看看你們耐括斯的本事到底如何,有什麼樣的能力,來更進一步強化自己。另一方面呢,我很想知道重新變回正常人之後,沒有了耐括斯給你的那些能力,沒有了超凡的力量,你是不是還有和過去一樣堅定的決心與意志。」

「那是當然!」奧薩卡站起身來,回身舉起椅子朝自己頭上砸去。趙邁一動不動,耐心聽著「bang」的一聲響。鮮血從額頭上流下來,奧薩卡轉過頭來,一隻眼睛因為流進了血液受到刺激而不斷眨動。「你為什麼沒有阻止我?」

「你為什麼沒直接把自己敲死,為什麼手下留情了呢?」趙邁聳聳肩膀:「你以為我是在試探你?錯了,大錯特錯,我管你去死啊?以前你是耐括斯,死了之後就變成一堆臭泥,的確是救不過來了。但是現在,普通人類的身體還是很好修理的,不管是我還是聯盟都是如此。甚至在某種程度上說,等你死了,不能反抗,復活你將相當省力,比整天防著你自殺要簡單許多。所以,你如果想自殺,那請便。」

只是這一會兒的功夫,奧薩卡手臂上的傷口已經痊癒,除了殘存的血跡,看不出那裡曾經受過傷。而他額頭上的傷口也是一樣,血已經止住了,只剩下一陣陣的疼痛以及還未合攏的缺口。

「你呢,現在是一個普通人,疼痛啊、情緒啊、對於各種折磨的忍耐力都下降了,意志寄托在肉體上而不是黑泥里,也更容易動搖。正常人都這樣,也別覺得委屈,你至少基本做到了唯一者,比那邊那頭龍都進步一些。」

奧薩卡用力咬著牙齒,眼珠子幾乎都要瞪出眼眶。他只覺得自己被一股惡臭包圍,那是凡人身體所特有的弱者惡臭。「這副皮囊,簡直如同垃圾一樣!這根本不是進步,而是大步後退!趙,你真是太殘忍了!」

「看來你還是沒搞清楚自己的處境。我對你展現的是仁慈,真正要殘忍對待你的,或者環之聯盟,或者是你自己。」趙邁看了眼周圍,索卡此時並不在,估計正忙著檢查時光靜滯之地的五角堡壘。「給你交個底吧。你的記憶、知識很有用處,關於耐括斯的各種情報更是極有價值,聯盟肯定不會放過你的。過去嘛,你要麼自爆,要麼不在乎自己的狀況就死了,誰也救不過來,也問不出什麼東西。現在?說句實話,根本就不用問你,直接讀你的腦子和記憶就行了。你個認不清狀況的還有心思說我殘忍?你用什麼來阻擋讀腦,你傻啊你!」

趙邁休息地差不多了,從地上起來,變出把椅子坐到奧薩卡前面,兩個人幾乎是面對面,大眼瞪小眼。他哼了一聲,說道:「原本呢,你若是老老實實合作,說不定還有些價值。可你心裡也明白,這種價值體現在你原本可以堅持下來的基礎上。誰也不會為了一本免費的書付錢,因此你的價值已經沒了。讀完你的腦子,拆解你的精神和靈魂,最多再給你做個備份什麼的,或者把你的記憶電子化上傳到封閉網路中去,你剩下的還有什麼?不過是肉。我的家鄉有句話,它為刀俎你為魚肉——差不多是這樣吧。」

奧薩卡眼珠子快速晃動,顯然在一瞬間腦海中產生和經過了許多想法。也許他在長期潛伏在環之聯盟的日子裡,是一個隱藏和偽裝自己情緒的高手,但是換了新身體之後在這方面顯然退步許多。趙邁看著他的眼球動作,微微顫動的鼻翼以及吞咽口水的喉嚨,很容易就能讀出他心中的猶豫。

「不,你追回了我的精神,就算是給了我新的身體,也不代表能夠毫無阻礙地進行讀腦!如果真是那樣的話,你已經取得我的記憶了,而不是在這裡試圖說服我!我有許多種技巧……」

「你剩下的也就是一些技巧了。」趙邁打斷他說道:「我不讀你大腦和記憶的原因,一個是我之前很累,另一個是我不喜歡那樣做。我不喜歡別人來干擾我的腦子,所以也就不喜歡干擾別人的。當然,我有那種能力,我也並非一個因為自己不喜歡去做就不做任何準備的人。奧薩卡,你在我面前還算是個人。我費了這麼大力氣給你製造了身體,整合了你的靈魂,你對我來說總還有點意義。但對於聯盟來說,你既然成為耐括斯,也就等於早就放棄自己存在的意義。我會和你面對面說些話,那邊的那個天使,她不會自己動手,而是讓別人將一根連著電線的大管子插進你的腦袋中去。你不要覺得我在嚇唬你。你自己有智力,也知道聯盟的研究中心是什麼樣子的,有什麼樣的水平,自己想吧。」

環之聯盟一直在進行對耐括斯的研究,想要找出消滅耐括斯的最佳方法,至少也要完全阻止耐括斯的擴張威脅。研究中心肩負重任,雖然在奧薩卡的影響下做了許多無用功,但並非沒有能力。奧薩卡自己心裡非常清楚,如果他想知道一個人類記憶裡面的秘密,根本不用費什麼力氣,更不用插管子連電線那麼落後,只需要進行記憶掃描就夠了。以前還有耐括斯的改造來保護自己,現在呢……

「不……你還是在騙我,是在嚇唬我!」奧薩卡閉上了嘴巴,用鼻孔劇烈的喘息著,表達什麼都不說的堅決態度。趙邁無所謂地聳聳肩膀,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又開始吃起了藍色水晶。既然奧薩卡不見棺材不掉淚,他也不想再多費口舌,等他撞了南牆再說吧。

將目光投向遠處,黑色的墓碑飛船釋放出紅色的光芒,將五角堡壘整個籠罩起來。那是一場土豪的較量,擁有數十萬個時間靜滯櫃的大土豪被環之聯盟這個超土豪跟壓在下面,甚至於是按在地上摩擦。巨型的能量力量隔絕了雨水,紅色的光芒區域都是時間靜滯的。在那個範圍內,只有擁有自身領域,實力足夠強大的傢伙還能夠行動,而這樣的人聯盟找來了數十個。

「老大,那些龍蛋怎麼辦?」阿萊克斯塔薩終於找到機會給趙邁說這件事了。「那片紅光很危險——我是這麼感覺的——我進去之後基本就不能動了,也沒法去打劫龍蛋。你答應我的,那些……」

「嗯,別擔心,我去給你要。要不來就用這個奧薩卡換,不給換我就繼續打劫。」趙邁活動活動身軀,自我檢查了一遍,確認損失的體力都已經補回來,狀態也回復完好。「走,去看看聯盟的大佬們吧。」

便攜傳送門重新拆掉放在汽車後備箱里,這工作園丁龍就能做。趙邁說走就走,一招手就變成黑色的雲霧(妖風),卷著一狗一龍一俘虜就展開了傳送。

五角堡壘是一個對耐括斯進行調查研究的重大突破,是迄今為止聯盟發現的最大的樣本研究中心,自然得到了極大的重視。除了紅色的時間靜滯場外,聯盟調來重兵——以聯盟的標準而不是Z蟲的——將這裡重重包圍,設置了一道道防線。其中有許多是克制傳送術的,就是為了防止有人偷襲。趙邁一頭撞了上去,然後被順利攔停。

「不該用幻影移形,而應該用刀鋒女王的閃現跳。」趙邁揉揉腦袋,然後大聲喊著:「索卡,聽到了嗎?我給你送人來了!」

沒有迴音,不會是她已經在靜滯場裡面了吧?靜滯場中聲音沒法傳播,但是難不住趙邁,他用領域力量敲敲門,自然就能傳訊。剛一抬手,領域力量一鋪開,奧薩卡先說話了:「趙邁,你真要將我交給聯盟?」

「當然,我又不喜歡你,留著你幹什麼?」趙邁用領域砸了砸時間靜滯場,然後就抱著胳膊等人來搭理自己。

「聯盟並非好的選擇,你小心他們背後給你一刀!過去它們也曾經這樣做過。」

「沒事兒,又刺不死我,打架什麼的我也不怕。其實,我最怕的東西是耐括斯,最怕的事情是變成耐括斯,這也正是我為什麼一定要和你們作對的原因。現在明白咱們兩個的本質區別了嗎?你怕死你就加入了死亡,我怕死我就要戰勝死亡。好了,不和你廢話了。你要是真的睡著了,我還能叫醒你。可沒人能叫醒一個裝睡的人。哦,索卡來了。」

翅膀那麼多的天使也只有索卡,她果然是進入了靜滯區,感受到趙邁領域的特徵,知道外面有事於是就出來了。別看聯盟在這裡建設了各種攻擊和防禦的裝置,還安排了數千精英部隊,可每一個敢來招惹趙邁,理都不能理。五百年的戰爭剛剛結束,誰也不願意成為導致下一場五百年戰爭的罪人,更何況還有嚴令「別搭理趙邁」。

「你的領域可真強,時間靜滯場都差點崩了。你能不能多留留手,壓制飛船好貴的!」

「你總是這樣,試圖一上來就佔據語言的高位,形成優勢。這算不算天使的惡習?」趙邁擼擼袖子,露出手臂的肌肉,然後說道:「我發現了這個地方,裡面的東西有我的一份。先不說別的,我要所有的龍蛋。」

「沒問題,」索卡答應的非常痛快:「經過檢測,這裡的龍蛋來自龍之國度,而那裡的龍基本都死在你手上了,只剩下寥寥幾隻,你身後的龍女就是其一。如果給了別人,你再殺上門去就不好了,而且我們也聽說了龍女計劃重振龍族的計劃。龍蛋都是你的,就這麼說定了。」

「我都做好了打劫的準備,這樣搞的就很尷尬。」趙邁一把拽過奧薩卡,對索卡說道:「你能這麼痛快,說明裡面有的是比龍蛋更好的東西。我也不讓你為難,這裡有個奧薩卡,精神本體、記憶完整、靈魂強韌、肉體平凡。我成功將他從耐括斯變回了普通人。他就交給你們了,我用他換堡壘里的寶物。他總還值點錢吧?」 索卡微微側頭,仔細打量著趙邁的囚犯,釋放出聖力進行檢查。「這是奧薩卡?怎麼變了模樣,而且他身上完全沒有耐括斯的氣息,你不會是拿著個原住民來騙我吧?」

「我沒那閑工夫。」趙邁晃晃手,對索卡說道:「這是整個多元宇宙唯一的奧薩卡,剩下的奧薩卡分身也不會存在超過兩個周,就算是用時間靜滯都壓不住——這將是你們最後一次見到並逮捕他了。當然,如果你們不要,我也可以嘗試和耐括斯進行交易,畢竟堡壘裡面有什麼它們都清楚……」

「就停在這兒,別說了!這筆交易我同意!」索卡手臂一甩,聖力凝結成的鎖鏈從她掌心飛出,牢牢捆住奧薩卡,另一端則纏繞在她的小臂上。「你這個人經常開玩笑,說的話有些奇怪,但是在涉及耐括斯的事情上絕對不會含糊。我相信這就是奧薩卡,只是不明白你是怎麼將他的耐括斯特徵消除的。」

「更正,不是消除特徵,而是逆轉他身上的耐括斯改造——這可費了不少功夫!」趙邁側側身子,讓開一條道路,可以讓索卡更方便地拖走囚犯。「順便說一句,別弄死他,你真的不可能捉到下一個了。」

直到被拖著踉蹌前行,奧薩卡終於相信了自己將要面對的命運和結局。他突然朝著趙邁叫喊道:「等等!不要!趙,我不想回去聯盟!我加入Z蟲,我有很多知識,我知道怎樣讓Z蟲更加強大!」

「這個我也知道,不用你告訴我。」趙邁攤開雙手,做出一副無所謂和不感興趣的樣子。

「我知道耐括斯的技術!我知道很多東西,能夠讓Z蟲成為多元宇宙最強大的生物!我是『創世紀』發生器的發明者,我最了解那個東西!那是現在唯一能夠威脅你的東西了,讓我到你的手下去,我不想去……哦,對!把我變成Z蟲吧!」

「原來那東西叫做創世紀發生器?我還以為叫做耐括斯滅蟲器呢!」趙邁拿自己開了個玩笑,然後做了個再見的手勢:「祝你在聯盟的日子過得幸福。」

「不,你不能讓我去聯盟。如果他們對我讀腦,知道了一些事情,那麼他們肯定會選擇暫時放下耐括斯來對付你!趙邁,趙邁你聽我說!你應該和耐括斯在一起,而不是她們!我願你幫你,非常願意幫你,求你了,求你了!」

「聽到你求我讓我覺得……很奇怪,沒有開心的感覺。」趙邁撇了撇嘴,轉而面對索卡:「瞧,這傢伙到現在還在挑撥離間,你們可得提防著點。對了,提醒一句,不管什麼理由,都不能讓這傢伙再接觸環之聯盟的事情了,哪怕他說自己悔過改過以及不再是耐括斯,統統不行。醜話說在前面,這傢伙是那個創世紀發生器的研究者,如果他再次為聯盟提供服務,我就認為聯盟又要挑起對我的戰爭,而那將是多元宇宙的一場浩劫。」

「他只會是囚犯,不會有別的身份,你放心吧。」索卡點了點頭用力一提鎖鏈,將奧薩卡縛緊。「我們獲得情報之後,只要不涉及聯盟的技術秘密,都會給你提供一份。作為共同對抗耐括斯的聯盟,戰略戰術上的情報理應共享。」

「瞧見了嗎,這種合作的方式多好?」趙邁對奧薩卡說了最後一句話,然後便和索卡握握手:「交易達成,我這就去搜刮戰利品了。放心,如果是聯盟這邊特別想要的,我會給你們留下。」

趙邁帶著龍和狗走向時間靜滯區,完全不想再看奧薩卡一眼。前耐括斯的研究專家在他們身後高呼著:「狼狽為奸!你們註定都不會有好下場!狼狽為奸!」

儲備糧甩甩尾巴,阿萊克斯塔薩扭扭臀部,趙邁晃晃腦袋,三個人沒什麼正形,大搖大擺繼續走著。等到接近紅色光芒範圍后,趙邁就撐開領域,如同雨傘一樣擋住時間靜滯效果,帶著另外兩隻進去了。

時間靜滯的效果非常強大,將一切破壞行動全都終止了。趙邁和美杜莎們第一次出現並離開的時候,奧薩卡就已經預感到事情不妙,但他還是抱有了一些僥倖心理,以為趙邁什麼都沒有發現。當趙邁又回來的時候,他還是沒有完全放棄僥倖心理,一邊安排人將龍蛋準備好,隨便找個替死鬼叫給趙邁,來個破財免災。同時,他向自己信任的親耐括斯擺渡者發出了撤離求援信息,準備三十六計走為上。沒想到趙邁還有搶單的能力,正好將他截獲。

被截獲就意味著暴露,可堡壘裡面的人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他們只是看到趙邁等人突然開車走了。直到壓制戰艦出現的時候,工作人員中的耐括斯才開始慌忙毀滅證據。

這一切都被時間靜滯場定格了。凡是他們試圖掩蓋的東西,都是重要的資料。耐括斯大聖堂在多元宇宙各處搜刮奇異物品、奇異技術和奇人異智,彙集到研究中心,而這個堡壘則是研究中心的一個倉庫。

開啟了領域的強者們正在搶救資料,見到趙邁后紛紛打招呼,顯得挺熱情。趙邁也是個人來瘋,別人對他好的時候,他也就特別友善,熱情回應——順便打聽下他們都在忙什麼。

「耐括斯的組織分為好多層,一圈一圈就像洋蔥,那些外圍的信徒根本接觸不到核心的機密,而之前我們也沒找到過這麼大規模的堡壘。這次很有可能為我們打開一個新局面,或者說剝開更深的層級。」

說的挺誠懇,可這麼多年都沒有趙邁這樣的突破,從另一個方面說明了不少問題。除了聯盟可用的調查人手一直不多之外,趙邁又在想奧薩卡的那句話。

「為什麼又是你發現了呢?你外出了多長時間,第幾次穿越就找到這裡了?」

雖然奧薩卡可能是在忽悠他,但趙邁確實沒法解釋這個問題。想到這裡,他的眉頭越皺越深。 「老大!兩千枚各色龍蛋,這下可是大豐收。我和儲備糧忙活了好久,也就才七十……唔!!」

趙邁實在不好意思聽這種事情,於是就伸手堵上了阿萊克斯塔薩的嘴巴。在他心目中,儲備糧是好兄弟,龍女則像是好兄弟的傻媳婦兒。這夫妻兩個人的事情,趙邁絕對要避諱一些。「開心的事情不用那麼大聲說,我們一向是偷著樂,明白不?」

阿萊克斯塔薩點了點頭,掙脫開趙邁的手,說道:「對,就像有了金幣不用給別的龍說一樣。但是有一個問題啊老大,原來那些蛋,我還能壓在身子底下孵化。可是這兩千多……我就完全沒辦法了?」

「什麼?你是龍又不是雞,怎麼還要孵蛋?我印象中只要把龍蛋扔一邊不管就行了啊!」

「不管也不是不行,但我又不需要到處搜刮財寶,當然會好好照顧那些蛋了。用我的魔力和強大的火元素力量進行滋潤,那些蛋會長得又快又好。」阿萊克斯塔薩沉吟了一會兒,看看身邊堆滿了半個屋子的龍蛋。「還有個新問題。這些蛋裡面什麼種類的龍都有,可不能全都用火元素和我的魔力來孵化,那就亂套了。嗯,老大你一定有辦法解決!」

「如果你改主意讓Z蟲幫助你孵蛋,那麼我可以派園丁龍用息壤解決一切問題。」趙邁看了一眼儲備糧,然後對龍女說:「不過,你們兩個自己造出來的蛋,你得去自己孵,別想偷懶,我是不會插手的。」

「那當然啦!」龍女拿起蛋來,放在眼前仔細查看,然後滿意地點點頭。

其實除了收集了不少物種的蛋或者胚胎,滿足了一下趙邁對於生物的收集癖好之外,他們在這裡的收穫並不大。很多東西要麼看上去神秘莫測,要麼科技感爆棚,但都不怎麼吸引趙邁的關注。他隨便找了幾件看上去挺美觀的藝術品,然後就帶著所有的龍蛋回家了。

根據之前商量的結果,趙邁開車掙的錢放在家裡,而他打劫奧薩卡的錢,不能作為「正經收入」,因此要捐出去。於是月球口岸基地就迎來了一大筆收入,用來購買兩個地球需要的產品和技術,基本上是一邊一半公平合理。那些龍蛋肯定不能放在家裡,否則兩千多隻龍孵化出來,對於地球的人類也算是個威脅。最好的地方自然還是龍之國度,也就是龍的家鄉。

情況已經變了,趙邁和聯盟達成了合作,也就沒必要繼續毒化龍之國度的空氣,阻礙聯盟的行動,順便封鎖垃圾星了。Z蟲和息壤已經開始了凈化環境的工作,幾乎是不計消耗的工作著。這並非是一種浪費,而被趙邁視為一次難得的學習機會。Z蟲在極端環境中不斷學習和提升,這些都是非常寶貴的進步。現在的龍之國度不再是絕地,雖然還算不上適宜生活,但是對於龍來說已經足夠,況且情況還在不斷好轉。兩千多枚龍蛋將會在地球的息壤上進行適應培育,然後分批次運往龍之國度。屆時那裡的狀況就更適宜了。

大量的龍蛋激起了阿萊克斯塔薩的母性,她決定「務正業」,呆在家裡孵蛋。她說自己很堅強獨立,不需要儲備糧陪著,讓它繼續跟著趙邁就好。唯一的一個要求,是在她孵蛋的房間安裝上超巨屏以及能承受龍爪的遊戲機。

於是從阿塔斯回來的小花接替了龍女的位置,重新組成一人一狗一花的陣容。車子在琪琪的祝福聲中破開空間屏障,再次回到了環之聯盟。還是同樣的方式和套路,一路說說笑笑的趙邁駕車來到了散客區。

「怎麼改了風格?」趙邁還沒降落就發現了這點。

曾經光怪陸離,誇張龐大的擺渡工具大量減少,多了一些小型的車輛,從外形上看很像是趙邁的「THE·CHE」。在車子前面總是一個男人,一個女人和一隻動物的組合,無一例外掛著牌子,寫著「承諾安全」的廣告標語。

這算是李逵遇上了李鬼嗎?趙邁忍住不悅,先開著車兜了兩圈,慢慢就笑了出來。「哈哈,他們還是不敢在廣告里加上『環之聯盟的活不接』這樣的東西,學都學不像!」

小花看看放在後座上的那個龍飛鳳舞的牌子,然後朝外面看看,立刻明白了是怎麼回事,於是掩著嘴笑道:「這些人估計是想沾沾你的光,為自己招攬生意吧?」

「這不對啊!我很明確告訴兩個美杜莎,回去之後低調些,別到處宣揚自己拿回了蛋。難道是她們遇到了什麼麻煩,不得已將我供出來了?也不對啊,那不代表會有好多人學我的風格。」

「何不下去問問他們?如果是美杜莎真的遇到了麻煩呢,你到底還管不管?」

趙邁看看小花,琢磨了一下然後搖了搖頭。「我只是一個司機,沒有責任承擔乘客生活中的全部風險。如果遇到了問題,首先應該是環之聯盟,也絕對不是我。我可沒想承擔多元宇宙協調者和維護者這麼大的責任,還是讓聯盟干苦活累活吧。」

想通了這一點,趙邁連最後那點好奇心都收了起來,降落「THE·CHE」之後一句話沒問,默默打出了自己的招牌。那句「本車不為環之聯盟官方以及聯盟工作人員、長老等人提供服務,錢多也不行」一亮出來,立刻就和周圍妖艷的傢伙們形成鮮明對比。

隔壁一隻全身茄紫的天線耳朵男精靈走了過來,看了一眼牌子,搖了搖腦袋,用怪異的嗓音對趙邁說道:「呦,又來個冒牌傻瓜,真是自尋死路啊!你還真以為傳說是真的,寫上這麼句話就是超級強者了?聯盟會來抓你的,罪名都是現成的:擾亂市場秩序。」

「多謝提醒,不過冒牌的傻瓜不就是聰明人嗎?你的眼光真好。」趙邁豎起大拇指,繼續翹著二郎腿晃著腳丫子,一副滿不在乎的神情。

「哼,真是個沒有教養的人。」那精靈一甩手腕,轉身就走。他藏到自己的車子遠側,以為自己已經避開了趙邁的視線,用通訊器給聯盟發了條舉報信息。做完這一切后,他眯著眼睛看著趙邁,低聲嘟囔著:「傻瓜,讓你嘚瑟!」 世界上只有兩種人不想讓你過得好,一種叫做敵人,一種叫做同行,有時候這兩者是一回事。對於前者,可以消滅掉;對於後者,除非處於壟斷地位或者幹掉整個行業,那就只剩下調整心態並練就過硬本領這一條路了。

於是趙邁從車子里拿出兩個馬扎,一個給自己一個給小花,儲備糧自己叼了個坐墊出來。三個人舒舒服服待在車前,一個睡懶覺兩個看書。老頭子的《無名》已經看過很多遍了,可趙邁還是喜歡多看看,小花也是一樣。

「太會裝了,這還是迄今為止膽子最大的一組!」紫皮精靈咬著手絹恨恨地看著。也就是這幾天的功夫,環之聯盟突然出現了一股風潮,對那些承諾能夠保證乘客安全的擺渡者給予了極高的好評。擺渡者們都在問是怎麼回事,得到的答案五花八門,沒有兩個是完全一樣的。

護送乘客去星際怪獸的巢穴里參觀,帶著研究者登上太陽漫步,甚至還有「黑洞一日游」之類的荒謬玩意兒!一夜之間,許多旅行者的口味突然改變了。單純只用眼睛看,全息技術就已經足夠。似乎只有那種真正動人心魄的體驗,還能保證安全的,才是真正高端的享受。

這件事情背後肯定有人推動,許多線索指向蛇人族。不管是蛇人、美杜莎、翼蛇、羽蛇、蛟以及強大的雙蛇,當它們作為一個族群團結起來時,也具有不亞於龍的影響力。因此一旦到這裡,繼續追查下去的難度就太大了,與收穫相比得不償失。就當這是一次流行風潮的變化好了,反正在之前也有了好多次,比如土豪金、藍白相間等等。

趙邁只是在家裡呆了幾天安排孵蛋的相關事宜,沒想到回來之後會是這麼一番景象。他向來對於流行風潮的變換不太感冒,也懶得去轉換風格以求特立獨行,於是依舊我行我素按照舊有的節奏繼續下去。靠著樹,看看書,聽聽歌,將腳放在狗身上,這是種多麼愜意和安寧的感覺。

頭頂上飛來艘閃著紅藍雙色警燈的船,載著一群身穿戰鬥服的聯盟保衛者,已經繞了三圈了。雖然沒有拉響警笛,但是來回閃光也挺殺氣氛的。趙邁有些不悅地抬頭看,那飛船直接停了下來。

「嘿嘿,還不收牌子,這下你肯定麻煩了!」紫皮精靈一直偷偷瞄著趙邁,連走到自己面前的客人也不理,專心致志等著看好戲。「等船降下來,好好教育教育你,別那麼張狂。哼哼,要是你敢不服管教,立刻會將你押送出境,哼哼……」

「別哼了行嗎?你腦子裡想什麼事情,不用非得說出來。一直叨叨叨叨的,很討厭知道不知道?」趙邁扭過頭來瞪了紫皮精靈一眼,然後伸手一指他,對著天上的「巡警」說道:「就他,光騷擾我,你們管還是不管?」

警船唰的一下就降落到地上,一群五大三粗保安沖了下來,當然是沖向紫皮精靈,一雙雙大手就抓了上去。「你們幹什麼?!我才是舉報人,我是正義的小夥伴!我是好人!」

抗議無用。他的嘴巴被封上,四肢拽到空中,然後就被吭哧吭哧扛上了船。警燈閃了閃,紫皮精靈就被帶走了。

直到飛離了散客區,精靈才終於被放到船甲板上,手腳也被鬆開。他撕下了嘴上的膠布,正要用「我要見律師」來發出代表正義的呵斥,就被眼前一個強壯大漢「噓」了一下。「別叫喚,聽我說。我知道是你報的案,可你告的那個人是趙邁,Z蟲的大統領,明白了嗎?他來這邊度假,在那裡擺攤又沒礙著你,而且他那也不是虛假廣告,我們也不會管。你別給自己找麻煩,也別給我們找麻煩行吧?把你抓過來是為了救你,然後給你個善意的忠告。」

「誰?趙邁?你別嚇唬人,那怎麼可能?」精靈嘴上說著不可能,但是顫抖的身軀卻很誠實,表達了他內心的真實想法。「我接下來怎麼辦?我的船還在那裡呢……」

「你連他的名字都沒去問問?真是個傻瓜你在我們那裡住上一天,給你個旅館的單間,你好好休息一下,緩一緩。等趙邁離開了,你就回去開你的船,這樣如何?」粗大的手掌在精靈的皮膚上拍了拍,壯漢語重心長的說:「報案是不錯的,但是報假案就不好了。我們這次就不計較這些,下次想要害人的時候,自己動手,別把我們當作打手。我們保護好人抓壞人、維持秩序,不是你用來取樂的。」

紫皮精靈被保安帶走了,原本停在他飛船前面的客人就來到趙邁這邊。那是一群魚人,帶著盛滿了水的密封大頭盔,隔著玻璃罩子對趙邁吐著泡泡。它們個頭很小,就像一群幼兒園的小朋友在春遊一樣,烏壓壓跑過來,指著趙邁的牌子,然後嘰里咕嚕吵吵嚷嚷。可能是因為隔著水和頭盔,趙邁居然沒聽懂他們在說什麼。而當他想要用心靈感應直接溝通的時候,一群魚人又呼啦啦跑向下一家,將趙邁留在原地。

「莫名其妙。」趙邁聳聳肩膀,「看不出我的車子好,是那些魚人的損失。」

「它們並沒有說你的車子好壞,只是說你的廣告牌太誇張,是在吹牛,然後嘲笑了一番。」

這句話有著相當完美的發音,相同的讀音在不同的字裡面都有著敲到好處的體現。除非這個人是個控制狂,否則它就是個機器人。這個念頭剛剛在腦海中浮現出來,趙邁就看到一個全息投影出現在自己面前。五個彷彿蜜蜂的無人機盤旋在空中,作為全息投影的發送平台,以及傳遞信息的中繼站。

全息影像呈現的是個花里胡哨的年輕人,誇張的爆炸頭和五顏六色的身體彩妝,兩隻眼睛用眼影形成一大一小的強烈對比,吊環把手一樣耳墜在肩膀前後甩來甩去。全息圖像中的人絕對是在說唱,只不過放出來的聲音是經過處理的,通俗易懂的完美人聲。

「我想讓你幫我送一個東西到指定地點。那裡不能直接使用元素通道,需要飛行一段路程才行,因此我多給你一部分傭金,你覺得如何?」

「我不送貨,我只運送乘客。」趙邁撇撇嘴:「雖然我不常來,但我也知道貨運區是在另一個方向。」

「運送的是三個活人,當然就是乘客了。」全息圖像歪歪嘴,「好了,別這麼啰嗦。你在這裡追著風潮走,是因為生意不好做吧?別說廢話了,元素通道費用是四金幣,我一共給你十金幣,你覺得如何?」

「保證安全這個承諾值得兩成的提價,廣告牌上寫著呢。十二金幣我就做。」

「可以,兩個金幣而已。我這就將三個乘客給你送過來。記住,你不要碰她們,也不要和她們交流。送到目的地,然後就離開。簡單的工作。」

交易合同通過環之聯盟的系統傳到了趙邁的手機上,一半的預付款也到賬了,全息圖像哼了一聲便將自己關閉,只留下五個無人機蜜蜂還在。「阿良,將牌子收起來,咱們算是接到活兒了。開車送人接人,比打劫耐括斯掙得少多了。刨去成本,這一次最多也就能剩下三枚金幣左右。」

狗狗叼著牌子往車子後備箱里塞,還不忘回身點點頭。小花拍了趙邁一下,說道:「你正經工作掙的錢是給琪琪的,打劫來的都要捐掉。你為了閨女難道不應該好好工作嗎?」

「當然應該。我只是說說。」趙邁對小花說道:「你有沒有種感覺,剛才那個全息男讓我乾的活,好像人口販子似的。咱們是在散客區不是黑車區吧?」

「你想多了吧?也可能是什麼重要人物,或者美女?大明星?」小花歪著頭,專心致志盯著趙邁的表情,然後說道:「你怎麼總能招惹美女呢?之前的美杜莎,阿萊克斯塔薩也說了,長得很好看。這一次,說不定又是這樣的情況……」

「停停停!」趙邁趕緊做了個暫停的手勢:「不管是不是美女那都是乘客,你可別旁敲側擊的誘惑我犯錯誤。本來我什麼想法都沒有,被你一說反而動了心思。嗯……其實讓你和儲備糧暫時失憶並不難,誰又能知道我做了什麼呢?哈哈哈,別翻白眼,我只是開個玩笑。」

「為了你的聲譽著想,我得防止乘客在路途中遭遇Z蟲的威脅!」小花抱著胳膊,氣鼓鼓地說道。

五台無人機蜜蜂又開始嗡嗡叫著,互相之間用光束連接,然後組成一個正五邊形的傳送膜。那個發音完美的人聲又開始說了:「來自馬拉維卡的絕世美女,這次的乘客即將到達。契約開始履行。」

「你看吧,果然是美女。」小花剛想再說點什麼,就看到一條比大象還要粗壯的腿從傳送膜里探了出來。

馬拉維卡是個低重力而且極端富氧的地區,那裡的生物體型都很大,而且越大越安全,越大越美。五台無人機迅速分散,擴張了傳送門,這才讓三名身高超過五米,體重按噸算的巨人走出來。其中一人彎下腰,伸出來的手掌都快趕上趙邁大半個身子了。「擺渡者,你好。你一定要保護我們的安全。」

體型差距太大,那根本不叫握手,完全是「將自己的身體送到對方手心裡去」,而這肯定不是家人允許的行為。趙邁猛吸一口氣,體型立刻變大,瞬間就和對方同樣的身高,然後這才握了握手。「請放心,歡迎上車。」

車其實也不好上,趙邁用了些心靈異能的花招,包括使用領域壓縮空間,這才讓三個人進入車子內部。好在很久之前曾經為了阿多兌換過「體型適應」功能,所以車子上的座位都合併了,正好可以讓三個體型碩大的女人穩穩坐好。

「好吧,這一路上我可以不用擔心了。」小花坐在了副駕駛的位子上,給自己綁上了安全帶——這是個非常好的習慣。「導航地址發給你了嗎?我幫你看著,你專心駕駛如何?」

趙邁點了點頭,但是他仍沒有去司機的位置,而是去問那三名乘客:「我剛才看了一下導航,有些地方不太明白。你們似乎很看中路上的安全,可是這路上會有什麼危險嗎?至少我沒有看到可能造成麻煩的星域環境。」

「噢,你不知道我不怪你。我們三個是去和親的,艾斯伊爾的王子將娶走我們其中的一個,以帶來兩個世界的和平。而路上很可能會有搶親的,畢竟我們三個太受人喜愛了,追求者太多。我最多。」

「明白了。不過你可以不用加上最後幾個字的。」既然不是天災而可能是人禍,這事情就簡單些了,不就是確保沿途不會被人打擾嗎?

不管試圖來劫這三個人的是誰,肯定是意志堅定、果敢堅毅之輩,絕對不能小視。於是趙邁開車從元素通道出來后,立刻停住車子,聯繫本世界的Z蟲艦隊。

「你不能在這裡停留,這會耽誤我們的行程的。雖然在你的飛行器中只有我們三個,但實際上有許多女孩子也正在前往艾斯伊爾的路上。如果王子看上了她們中的一個,那麼去晚了的人就自動被淘汰!」

原來還是這種模式,廣撒網,派遣多路擺渡者進行運送,將風險分散開。趙邁有些不明白,這年頭看看全息圖就好了,為什麼相親還要把人送過去,難道是為了實際稱重和去掉圖像優化?他甩甩頭,將這些胡思亂想拋開,說了句「稍安勿躁」。

受耐括斯的威脅,Z蟲艦隊始終處於警戒狀態,因此一收到命令就立刻啟動,不一會兒就來到了趙邁所處星域。上千艘飛船立刻在道路上開始搜索巡邏,同時進行著戰術動作的訓練。就算是再堅定堅毅堅強的傢伙,面對強大的Z蟲軍團也會退縮,一邊廣播著「我沒有敵意,我正在撤離」,一溜煙全跑了。

「放棄這次任務吧,那些Z蟲可不好說話,萬一它們見我們漂亮,吃掉我們怎麼辦?」

「放心吧,Z蟲不會那麼做的,我會保護你們!」趙邁這才一踩油門,沿著路線開始了衝鋒。 看著隱忍許久的飛船終於耐不住性子,剛剛跳出來喊了句:「此路是我……」,然後就被四艘奇美拉飛船包了餃子。Z蟲也沒對它做什麼,只是圍著它,用巨大的眼睛盯著它,慢慢將觸手纏上去。

在沒能對四個奇美拉解釋清楚自己的行動目的之前,那艘小飛船是別想著移動了。奇美拉飛船的前端觸手和烏賊的很相似,除了具有抓取和幫助進食的能力外,更是一種強大的進攻武器。不僅可以像撕紙一樣分開鋼鐵,還具有多種多樣的能量攻擊形式。總之呢,跳出來的小飛船都交給奇美拉處理萬一有大飛船,那還有海星母艦呢。反正比數量沒有誰是Z蟲的對手。

哼著「一路平安」的小曲,趙邁很順利地通過了可能的設伏區,迅速而平安地沿著導航的指示到達目的地。三個大姑娘在下車的時候全身顫抖,估計是被路上的Z蟲嚇壞了,這也有情可原。

艾斯伊爾星球上科技發達,尤其是在機器人領域,街道上到處都能看到正在工作的精密機器人。他們在星球上布置了反元素通道雷達,這樣所有的擺渡者就沒法直接進入星球軌道,只能在恆星系外側停下,接受檢查后再接近。趙邁的Z蟲事實上進入了他們的恆星系,但是在園丁龍與艾斯伊爾星總督交涉的這段時間,就足夠趙邁完成任務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