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這樣,他們才能夠感覺到真正的危機感絕地反擊。

「我知道在場的諸位都是有大本事之人,儘管沒有表現出來可心中對我剛才見的言辭有抵觸是必然的。只不過我只不過是闡述了一種事實,一種讓你們難以接受的事實而已。」

普魯爾背著手,不足一米五的身高在大殿的中央來回踱步,穿梭於眾位大帝的視線之中。

「人族、妖族,能夠跟葉子晨同心協力抵禦域外神族的帝君境不足三十人,帝王境不足兩百人。你們可能會說,我們諸方的隱藏實力,你怎麼可能會知道。我的確是不知道,可就算是有又能有多少?」「域外神族,光是北神族主神就有十餘位。任何一位主神都比你們這裡的任何一位大帝實力要高,或者是不分伯仲,但絕對不會比你們若,上位神中也有跟你們這裡帝君境高手實力相等的高手在內。你們可

知,域外神族的上位神有多少?」

驀然間,普魯爾伸出兩根手指,目光直視著諸位大帝道。

「兩萬,足足兩萬的上位神!」

這回殿內大帝們的目光都變了,跟之前的目光不同,此時他們眼中流露出的是震驚,是無法言語的驚駭。

兩萬的上位神,也就是說這將是至少兩萬的帝君境高手?

「你們這裡的神將和帝王境又有多少,有百萬么?可北神族的中位神就有近百萬之多。」

「還有你們這裡的主宰,主宰算的上你們這的高手了,可在域外神族頂多就是個剛剛凝聚神格的入門級下位神而已。」

「如此懸殊的差距,我不知道你們如何能夠抵擋的住域外神族的進攻。」

「何況,我還沒有跟你們說,他們在主神之上的神王和神皇實力有多恐怖!」

無言的沉默!

就單純的從數據上去進行分析,殿內的大帝們心緒便已是一沉再沉。

北神族聽的出來這只是域外神族疆土的一部分,僅僅是這一部分就已經讓他們感覺到如此沉重的壓力,若是其他神族一同進攻……

結果真的不敢去想!

坐於高位之上的葉子晨一直注意著殿內其他大帝神情的變化,察覺到他們沉重的心緒,葉子晨給普魯爾打了個眼色示意他不要在說下去。

壓力是一定要有的,可過大的壓力容易得到反作用的效果。

普魯爾會意的沒有在講下去,青瀾和滄雄也在這時看了葉子晨一眼,他們知道是時候他們出面了。

「其實也沒惡魔王說的那麼嚴重。」

青瀾笑吟吟的走了出來,他的笑容給人種如沐春風的感覺,讓殿內諸位大帝的心緒都有所緩和。

「我曾在域外神族生活許久,對域外神族還算有些了解。惡魔王大人說的沒錯,北神族的確有著如此兵力,可進攻紀元他們不可能傾巢而出。」

「他們是不能傾巢而出,可其他幾處分兵至此,那結果……」

殿內的大帝有人開口卻是欲言又止,青瀾聞言輕輕一笑,看向那位大帝道。

「這也是我即將要說的,其實……域外神族不像諸位想的那麼團結!」

大帝們眼中都露出驚容,目光死死的盯著青瀾。

他剛才的那翻話雖然沒有說的很清楚,但諸位大帝心中也猜測到了幾分。「域外神族四境的四大神王性情都大不相同,至少我感覺肯定西境對進攻紀元就沒什麼興趣。喜歡進攻的也只有北境的毀滅神王隸屬疆土,奈何四境相互制肘,他想要進攻紀元也需要考慮其他三境會不會偷

他的家!」

「他能夠調派出來的人手,不會超過三成!在下不才,又恰恰是北境青氏的嫡長子,雖說萬年未曾回族,可只要我出面,青氏一族至少有五成會跟著我走。」

「破元巨獸中也有幾個頭目是我小弟。」滄雄也在這時咧嘴一笑。

「我可以試著去聯繫下南境的魏家!」

就在這時,站在殿內的魏傑突然間走了出來。

感覺到其他大帝的目光,還有葉子晨眼中流露出的驚訝,魏傑不禁苦笑道。

「其實我是域外神族南境魏家的長孫,抱歉盟主,一直以來我都騙了你,其實我也不……」

「別,你別道歉,這是好事!」

葉子晨眼中閃爍著真誠的笑意道,「你的身份對咱們來說就是突來的驚喜,我們憑什麼會怪你。」

示意魏傑無需自責,葉子晨也在這時看向殿內的大帝們笑道。「想來諸位大帝心中都有了定數,域外神族要遠比我們想象的強橫的多。夜郎自大是不能夠出現在我們心中的,但——他們實力強橫絕對不代表著我們就一定沒有希望,從現在開始只要我們開始進行縝密的

部署,未來依舊還是有一戰的機會。」

「何況,在這裡還有個對我們很好的消息,就是——」

「域外神族想要進攻我們,必須要有超脫出現。也就是說,在我沒有成超脫之前,域外神族無法進攻咱們紀元,咱們有足夠的時間去提升實力!」

殊不知,就在諸位大帝面色都有緩和之時,殿外火急火燎的掠進三人。「報——」 相較於神山之上的群雄割地,霸主各佔一方的情況而言。

神山之下在這幾年卻是已然一統,亂盟獨大,將神山之下的諸方盡數收入麾下。

就算沒有被整合到內部,其他家族勢力也都是附庸於亂盟。

統一之後神山下的資源也進行了再分配,亂盟的民主將曾經的門閥統治推翻,任何身份不管是達官顯貴、名門望族,亦或是一介布衣都有進到秘境的機會。

亂盟的平等條約也被無數普通人推崇,江山地位甚是穩固。

「老三,又下秘境!」

某秘境處,一支小隊朝著另外一支小隊的人樂呵呵的打著招呼。

若是在以往這種情況根本就不會看到,秘境完全被幾大巔峰勢力霸佔,非其勢力的人就算是靠近秘境百里都要被武力警告。

「嘿,運氣比較好。上回下秘境得到個古物,交給亂盟換了不少積分。前幾天我家那兒子突破人仙,嚷嚷著想要把寶器級別的趁手武器,這不就消耗積分兌換了回進秘境的機會,下個秘境給他買把寶器!」

「真是好運氣!」

聽著老三的回答,搭話人的隊伍中流露著難以掩飾的羨慕。

再亂盟的統治下,人人都可以下秘境沒錯,不過半年只可以免費下秘境一回。若是想多次下秘境獲取寶物,就需要用相應的貢獻點或者是積分來進行兌換。

這已經算的上是很民主了,亂盟終究不是福利組織,那麼大的盟派也需要資源去運作,能夠半年免費下秘境一回,神山下的人們就已是感激涕零。想要多下秘境就用積分兌換,他們也都表示理解。

眼下搭話的這支小隊就是剛下了免費次數出來,聽到老三的隊伍竟然能碰到古物,還兌換了不少積分,用積分兌換下秘境的次數,羨慕是必然的。

「你們收成不錯吧!」老三道。

「還成吧!」提到收穫,搭話的人眼裡也是閃著喜色,看的出他們這回下秘境的收穫確實不菲。

「看你這老傢伙的笑,就知道絕對不差。」

老三哈哈大笑著,就在這時一滴液體打在了他的頭頂。他下意識的伸出手摸了一下,又看了眼這萬里晴空。

「這天怎麼還下上雨了?」

抹了頭的手往回一收,老三朝著掌心看過去——

殷紅。

映入其眼帘的儘是一片殷紅,將手心湊到鼻前輕輕嗅了嗅。

是血!

殊不知,這一滴血只不過是個開始。

「血雨!」

周圍不停的有人失聲怒喊著,這時候血雨也是傾撒而下,讓整片天地都被浸染成了血紅色,濃重讓人犯嘔的腥臭味瀰漫在這秘境周圍。

「怎麼會這樣!」

老三怔怔的被血雨澆濕全身,濃稠的血掛在他的身上,他卻沒有用靈力將那些血震開,而是用手又抹了一把放到鼻前。

「是人血,而且是很多人的血。」

驀然間,老三朝著頭頂望了過去。

在他們的頭頂正上方,恰恰佇立著一座巍峨的神山。

老三的心頭頓時一凜,瞪著眼看向周圍的人喊道。

「快去通知亂盟!」

……

……

……

「報——」

神山亂盟迎賓塔,三道浸染著鮮血的青年從外趕至。

濃重的血腥味從這三名青年的身上散發出來,殿內的大帝們都將視線放到他們的身上,葉子晨也是面色一沉。

「什麼事,你們身上這血是怎麼弄的!」

「稟盟主,是神山下!」

跪在中間的那名青年抬起頭,慌亂之中從懷中取出一部儘是鮮血的手機。

「神山下突然間下起了漫天血雨,這是屬下剛剛下去錄製的視頻,還請盟主過目。」

魏傑聞言將手機取過交給葉子晨,將視頻打開……

其他的幾位大帝都注視著在高位上的葉子晨,就看到他的眉宇緊緊的團簇在一起,半天都不見其舒展。

「怎麼會這樣!」

端著手機的葉子晨抬頭揮手,一道帷幕就這樣從殿內出現,帷幕內的畫面赫然是神山下的場景。

殿內的其他大帝也通過帷幕看到了神山下的情況,此時他們看到的——

是一場洶湧而落的血雨!

「血雨!」龍族龍帝輕撫了下鬍鬚,道,「雖說咱們這裡算是上位面,可跟下面依舊屬於同一位面。咱們這裡好端端的,下面怎麼會下這種血雨?」

「魏傑!」葉子晨喊道。

「屬下在!」

「以前神山下的亂盟是你管理,眼下的這處秘境是什麼方位?」

「若是屬下沒有看錯,是隸屬於中央神山之下!」

葉子晨的臉色頓時有些不太好看,旋即就看到他朝著門外爆喝。

「來人!」

門外立即出現兩名侍衛,葉子晨也在這時開口道。

「中央神山現在是誰在盯著,讓他們立即過來見我。不,不用他們過來了,立刻聯繫上他們,我要知道中央神山的全部情況!」

「葉盟主,你是覺得……」

殿內的大帝們出言,葉子晨沒有回應卻是看了普魯爾一眼,普魯爾也正看著他,還朝著他輕輕的點頭。

那道血色的隔離層——

當時葉子晨他們從時間長廊內出來的時候,普魯爾就說過中央神山的這道紅色隔離層有問題,葉子晨當時也隱約間嗅到了一種刺鼻的味道。

只不過那時候的他還沒有太在意,現在聯繫上這場血雨。

那刺鼻味道,是血的味道!

兩名侍衛以最快的速度去跟監視中央神山的人取得聯絡,眾人都凝眸坐在殿內等著他們回來,只不過在他們回來之前又是有著兩道破空之音襲來。

朝著殿門前看去,驀然間葉子晨的心頓時一沉。

來的不是他人,是楊戩和大聖。

他們倆一直都跟在葉子晨的面前,也都是帝君境的高手,殿內的諸位大帝對他們都算認識。

眼看著楊戩和大聖面色沉重的從殿外走進,相互之間對視——

「看來是很糟糕的情況!」

葉子晨深深的嘆了一口氣,旋即便聽到楊戩和大聖齊聲開口,也是這句話讓殿內的大帝們都從椅子上猛地站了起來。

這句話就是——「域外神族,來了!」 混沌虛空。

隸屬第三紀元邊境的域外虛空處,數十頭體魄碩大的巨獸蹲在虛空進食。

它們的食物跟他們的體型相比很是渺小,手指抓住的食物就像是蝦米似的,一把一把的往嘴裡扔。

口中稍作蠕動,就會有不少斷裂的骨頭被它們吐出來,之後又會去抓一把食物扔到嘴裡。

殷紅色的血將這些巨獸的嘴染的血紅,濃稠的血腥之氣縈繞在混沌虛空經久不消。

在這些巨獸周圍,還能看到不少已被摧毀的塔樓。

至於它們口中的食物,就是曾駐守在域外的人族城防軍隊。

「真是群可憐的傢伙。」

靜謐的虛空中突兀地出現一道低語,此人一襲白衣,在這片混沌虛空中尤為扎眼。

他漠笑的看著那些巨獸將人族不停的扔到嘴裡,又瞥了一眼周圍的塔樓。

「將防禦範圍都延伸到域外來了,要是在給他們幾年的時間,再到這裡還真不知道會是什麼樣的情景。這還多虧了你了,愉悅神王,要是沒有你……」

「請不要叫我愉悅神王,請稱呼我為偉大的藝術家,牠姆大人。」

白衣男人的面前的虛空出現一道漣漪,旋即從那漣漪中便是走出名紅鼻子的小丑。

「好的牠姆大人。」白衣男子聞言一笑。

牠姆在出現之後瞄了眼白衣男子背後的軍隊,放眼望去,此時跟在白衣男子身後的至少是十萬以上的部隊。

在這些人中御獸師,身邊跟著體型巨大的巨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