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界皇以下的強者纔有資格參加這次盛會,小兄弟,這樣的機會不多,你們不妨去試一試。”

“辰哥哥,我們也去排隊試試,說不定能弄個魄陽果嚐嚐。”若鑫兒好奇心大起,這樣的事情還從未聽過。

伊辰笑道:“你去吧,我看着就好,自己小心點。”魄陽果雖然珍貴,對伊辰來說,用處卻不是很大。本身靈魂已經足夠強大,且有着靈魂修煉功法,魄陽如果是一個擺設。

若鑫兒點點頭,轉身蹦向了長龍的底端。瞧着這看不到盡頭的長龍,伊辰搖搖頭,這一關試完,怕要花上一天的時間了吧。

老人家好奇地看着伊辰,讚歎道:“小兄弟,能不拒魄陽果的誘惑,當真不凡啊。或者說,你如此年輕已經是界皇強者了。”說到這裏,老人家的神色中自然地升了一股對強者的尊敬。

看着老人如此的表情,伊辰隨意笑着:“老人家,沒有你說的那麼誇張,只不過我的修爲低弱,實在是不好意思去爭那魄陽果。”眼神投向廣場中間,望着一個個失望而下的人。。 血陽逐漸落在地平線上,長龍已經不見,等待測試的人也不多了。此時,廣場上圍觀的人多是那些已經失敗的人。若鑫兒在人羣中對着伊辰揮揮手,一臉興奮的模樣。

伊辰笑笑,片刻後,就輪到若鑫兒這最後一批人。跟着身前衆人,若鑫兒來到屬於自己的測試器上,將玉手輕巧地放在測試器上的一處凹形,正好可以容納一隻手的大小。

手掌一接觸到測試器,若鑫兒的靈魂之力便是不受控制,瘋狂地涌向那個測試器。若鑫兒心中一驚,身軀微微顫抖,方是控制住了自己的靈魂力量。隨着自己的心願,慢慢地將靈魂之力輸入到測試器中。

直至測試器發出紅光,若鑫兒立刻停止了灌輸靈魂之力。而這時,測試器身邊一人快速地過來遞給若鑫兒一個牌子:“明天上午拿着這個牌子來城主府參加第二關的考驗。”

若鑫兒接過牌子,快速地轉身找到了伊辰。見着若鑫兒有些奇怪的神色,伊辰連忙與若鑫兒退出了廣場,迅速地在城中找起了客棧。今天城中雖然熱鬧,但是客棧也是非常多,故而二人沒有費多大的勁,很快地就找到了一家客棧。

進的房間後,若鑫兒飛快地佈下了一個結界,然後鬆了口氣,有些嚴肅地道:“辰哥哥,那個測試器,我感覺到有一些奇怪?”

“出什麼事了?”伊辰難得見到若鑫兒如此的表情,這樣看來,定是非常嚴重的一件事情。

若鑫兒道:“在我將手放到測試器上的時候,靈魂忽然間便是不受自己的控制,飛快地涌向那個測試器,好在平時有修煉靈魂功法,而且靈魂足夠強大,所以還能控制的住。”

“你現在有沒有感覺到什麼不妥的地方?”伊辰連忙問道。靈魂乃一個人的關鍵所在,若只靈魂受了傷,對一個人的實力大有阻礙,嚴重者會立即死亡。

若鑫兒淡笑道:“暫時還沒有發現什麼問題,你看今天這麼多人測試,都沒有發生狀況,應該不會出現什麼事。但是,這次大會只對界皇以下的強者參加,說的好聽,是給普通人一個機會,但反過來想,會不會是界皇境界強者根本就不受這個測試器的控制呢?”

伊辰沉思片刻,正色道:“鑫兒,你先運行一遍靈魂修煉功法,看看有沒有出現什麼異狀。”身體受傷,靠着本身,或者他人的幫助很容易就恢復過來。但是靈魂受創的話,就不是那麼簡單能復原的事情了,不由的伊辰不擔心。

若鑫兒點點頭,快速沉入了修煉當中。伊辰等待中,並沒有發現若鑫兒出現什麼異狀,心中的擔憂少了一點點。一個時辰過後,若鑫兒從修煉中醒過來,便是馬上道:“靈魂到沒有出現什麼異狀,但是靈魂之力莫名的少了一點點,剛剛的修煉才把消失的靈魂之力給補回來。”

頓時間,伊辰綿延出一陣殺意。靈魂力量的強大,決定了一個人修煉的天賦,即便是少了一丁點,或許都有可能對讓造成一些想象不到的傷害。若不是二人有着靈魂的修煉功法,即使能從魄陽城主手中討的一個公道,失去的靈魂也是要不回來。

而且沒有靈魂修煉功法的話,若鑫兒也不可能察覺的到自己靈魂消失一丁點的事情。那麼這個虧二人就永遠吃定了,永遠也無法知道這件事情。

“他們到底是想做什麼?”伊辰冷聲道。一個人消失一丁點靈魂之力,看似沒有多大用處,可今天這麼多人一起在測試,那得聚集多少的靈魂之力啊?而且,這還不是第一次的盛會,無數年下來,這個魄陽城的城主收集了多少數量的靈魂之力?二人無法想象。


若鑫兒冷冷地道:“若是他們也不清楚這種事情的話,那麼我們也就算了。如果他們是故意的,辰哥哥,這麼多年來,他們收集的靈魂之力足以培養出許多個超級強者,以我們二人的實力,還無法去抵抗他們。接下來,我們行事要小心一點。”

“是啊!”伊辰揉揉腦袋,不由心中發秫,這麼多年來,無數次的面臨着生死,他從來沒有怕過,沒有畏懼過,這一次卻是心中有了怕的感覺。差點就讓若鑫兒陷入險地,這種感覺不寒而慄啊!

若鑫兒輕上前,讓伊辰靠着自己,柔聲道:“辰哥哥,不要給自己壓力。這一切如果我們不能抵擋,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今天是我太好動了,不應該去碰哪個玩意,讓你擔心了。”若鑫兒知道,伊辰是爲自己擔心。

伊辰緊盡地貼在若鑫兒的胸脯上,喃喃地道:“只要你沒事,比什麼都重要。不過這件事情我們一旦知道了就不能不管,不然以後還會有多少人爲此受累。而且,一旦某一天,他們弄出了比現在的測試器更爲厲害的,可以直接控制人靈魂的東西出來,真不敢想象,到時候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來。”

若鑫兒點點頭:“也要去查一查,就算是不爲了自己,也得爲了我們的朋友,萬一某一天,他們上了原界,出了這樣的事情,我們就難安了。”

伊辰擡起頭,看着佳人,這一刻,若鑫兒似乎是變了一個人:“鑫兒,晚上要要地休息一晚,明天見機行事,一定要將這件事情查個清楚。”

現在的二人都沒有心思睡覺,彼此靠着,使自己沉入到修煉當中。

翌日大早,二人同時睜開眼睛,相視一笑之後,走出了客棧。今天,街道上的人少了一些,不過還是有些擁擠。伊辰與若鑫兒心中記掛着事情,直接從空中射到了廣場中。

讓路人問明瞭城主府的位置,二人迅速地趕到了城主府外。若鑫兒拿出昨天得到來的牌子,守門人員二話不說放二人進了府中。

跟隨着領路人,二人在府中轉了許久,方是來到一處空地之上。這裏,早已聚滿了人羣,個個臉上帶着興奮而渴望的神情,目光中均是投到空地正前方的魄陽城城主身上。

今天的魄陽城城主換了身淡青的裝束,整個人看來精神抖擻,與身邊幾人言談中,臉上帶滿了笑容,令人一見便是心生好感。若不是伊辰與若鑫兒知曉其中的問題,也會對這城主產生好感。

這時,一名士兵模樣的人上前輕聲對魄陽城城主說了幾句話,魄陽城城主點點頭,而後從椅子上站起身子,高聲喝道:“人都到齊了,現在開始第二關的測試。先在這裏祝大家取的好成績。”話音一落,頓時就有許多士兵走進空地,手上均託着一個特殊的青色沙漏,沙漏的外面也有一個類似昨天測試器上的紅色發光器。

伊辰與若鑫兒相視數眼,神情中,出現了一絲謹慎。

“第二關開始。沙漏中間有數個小果實,現在測試大家對靈魂之力控制的熟練程度,紅色光芒爲過關。”聲音落下,便是有許多人蜂擁上前,開始了測試。


這一次的測試似乎有些難度,頭排數十人上去,竟然沒有一個合格之人。而看他們的表情,除了失落之外,在沒有一丁點的不適。

“難道,他們真的是無意的嗎?”伊辰在心中自問地道。朝着前方看去,魄陽城城主等人也是一臉的平靜,多少臉上帶着些笑意,但並沒有特別之處。靈魂之力悄然地涌向那些已經測試完的人,也是發現不了什麼。

參加測試的人,失望的愈來愈多,逐漸的,已經快要輪到若鑫兒。

“鑫兒,小心點。”若鑫兒耳中,傳來伊辰緊張的傳音。輕輕地呼了口氣,若鑫兒回頭鎮定地一笑。

片刻後,若鑫兒這最後一批人上場。來到桌子前,碗中放着四個顏色各異的果實,正在疑惑時,耳邊,一聲略現威嚴的聲音響起:“將掌心對準沙漏,釋放出靈魂之力即可。”這聲音,便是魄陽城城主。

心中冷冷一笑,若鑫兒將掌心對準沙漏。默運一遍功法,控制着靈魂之力散出。果然,靈魂之力一經發動,便在沙漏中間涌現出一股力量,吸引着靈魂之力。

已經有了準備,沒有發生昨天那樣差點控制不住的事情。緩慢地在沙漏上輸出靈魂之力,幾分鐘後,紅色光芒突兀地亮起。

圍觀衆人中發出一聲又一聲的羨慕聲,正前方的魄陽城城主也是充滿了笑意,這種不帶丁點虛僞的笑容,實在是讓伊辰起不了半點的懷疑。

到目前爲止,除了若鑫兒外,也只有倆個成功過關,若是沒有其他的人出現的話,那麼這三人就是這次的好運者了,在大多數人的心中,恐怕都是這麼想的吧。

看着衆人射來的一道道羨慕的光芒,和那些呼聲,若鑫兒甜甜一笑,而後回到了伊辰的身邊。

“辰哥哥,和昨天的測試器一樣,這沙漏也有問題。”輕輕地傳音之後,二人的臉色均有些冷意。

十多分鐘之後,所有的人都已測試完畢。在若鑫兒後面,還有二人成功闖過這一關,看這二人興奮的模樣,伊辰與若鑫兒心中皆是現出了幾許的苦澀。。。 空地上,已經失敗的人全在士兵的帶領下離開了城主府,寬敞的空地上頓時顯的十分寂靜。通過的五人,除了若鑫兒之外,另四人相互看了數眼,眼中忽然間都存在了幾分敵意。

魄陽城城主起身微笑地道:“幾位能在數萬人中脫引而出,實在值得祝賀。雖然這樣的比試算不了什麼,不過還是間接地說明了各位實力的不凡。我廢話也不多說了,就請大家測試最後一關,前三名者均可以得到魄陽果一枚,自然頭名勝出者,本城主的承諾不會變,府中珍品屆時任選一件。”

話音落下,空地上突然發出一陣晃動,中心位置的地面突兀地分開,緩慢地升上一個巨大的鐵盆。在鐵盆中間,漂浮着三個黑色的果子,果子頂部,涌動着皈依的血紅色,與天空上的血陽相互輝映。鐵盆外面,裹着一層淡淡的能量,不斷地遊離在鐵盆的紋路周圍。

魄陽城城主淡淡地道:“盆子中的果子便是魄陽果,諸位只要憑着靈魂之力將它們帶離出來,這果實就歸誰,時間最短那人,自然就是頭名。現在開始吧,你們可以一起上,也可以一個個來。”

那四人等的就是這句話,見此,四人一個箭步衝到鐵盆旁邊,開始了各自得寶之路。見着若鑫兒仍是一動不動,魄陽城城主奇怪地問道:“姑娘還不開始,難道不怕被人搶先一步了嗎?”

若鑫兒不露聲色地道:“此來參加這次盛會只爲好奇,那幾位老兄如此着急,讓讓也無妨,何況,憑的是實力,不是速度。”

魄陽城城主淡淡地笑臉上,難以察覺中顯現出一絲詫異,隨即打了個哈哈,眼神投向了鐵盆中的四人。十幾分鍾之後,其中一人不支,從鐵盆邊退了下來。

只見,這人精神萎靡,一蹶不振,整個人直接坐到地面上,結出了修煉的手印。不久之後,又退下來一人,同樣的不堪,比之上一人,或許是撐的時間太久,臉色蒼白一片,離開鐵盆數米開外,便是直接地倒在了地面上。


伊辰劍眉上跳,冷冷地注視着。魄陽城城主等人視若未見,全都關注着剩餘二人的動作。鐵盆中的清水如被燒開了一般,洶涌的翻滾着,絲絲熱氣冒上,將三顆魄陽果的身影掩蓋住。

那二人景況也不是很好,雙腿已在劇烈的顫抖,有一人嘴中,已不知不覺地滲出血跡。熱氣包圍中的魄陽果受到靈魂的牽引,在不斷地向外跳躍着,卻是始終跳不出鐵盆的範圍。每一次都差那麼一丁點,也就是這一丁點,激勵着二人拼了命地去努力。

數分鐘之間,鐵盆旁忽然發出一聲尖叫,有一人終於忍不住,身軀直直地倒在鐵盆邊上,氣息已是十分地微弱。餘光投向魄陽城城主,後者一臉的淡定,彷彿是早已預料到了這樣的結局。

最後一人也快要撐不下去了,若在繼續下去的話,將會和前一人同樣的下場。若鑫兒閃出一絲不忍,輕喝一聲,瞬間衝到鐵盆邊,玉手一展,眉心中強大的靈魂之力在若鑫兒的控制之下,蜂擁而出,直接包圍住了整個鐵盆。

如同前倆件測試器,只不過鐵盆的威力多了許多。若鑫兒在有心之下,仍是差點壓抑不住鐵盆的巨大吸力,那四人又怎可以做到完好無損呢?


心中微微發冷,鐵盆的巨大吸力牢牢地貼着自己的靈魂之力,似乎想要吸盡人的靈魂。若鑫兒寒意頓生,靈魂之力瘋狂涌向鐵盆,頓時讓着那股吸力呆滯不前。

控制着靈魂之力緩慢地靠近鐵盆中間的魄陽果,剛到邊上時,便是有一股阻力自魄陽果上傳出,抗拒着若鑫兒的靈魂之力。

“在這裏設這麼多古怪,難怪取一個果子都這麼費勁?”若鑫兒心中暗罵,加大了靈魂的輸入,兇猛地向前靠去。

忽然間,若鑫兒黛眉微皺。不遠處的伊辰心中驟然一陣緊張,直至片刻後,見到若鑫兒恢復正常,才放下心來,同時一股殺機在心中涌起。

“不要在撐下去了,不然你會死的?”若鑫兒冷冷地道着。先前靈魂之力在侵入到魄陽果的時候,若鑫兒就接觸到了還在堅持的那人的靈魂。

“無論如何我都要堅持下去,我弟弟靈魂受了傷,非用此果不能救治。”另一邊,傳來一陣虛弱的聲音。

若鑫兒肅然道:“你先退出去,得到此果,我給你。”靈魂交談嘎而然而止,不久之後,在伊辰衆人視線中,鐵盆邊只留下若鑫兒一人。

待得那人離開,若鑫兒嬌軀微震,無形之中,空間震動了一會,空地上的幾人神色微微有些變色,坐在地上的四人均是被震番在地。魄陽果在鐵盆中也隨之翻滾不已,裏面的清水一陣陣地騰氣,化爲一股熱氣升到空中與空氣融爲一體。

似乎沒想到若鑫兒會弄出這麼大的動靜,魄陽城城主等人眼中露出一絲驚訝,彼此互看幾眼,凝重逐漸出現在他們的神色間。

伊辰冷冷一笑,不作聲色地靠近了幾人數步,調動着體內的奧氣,隨時以防不測。鐵盆中異像開始發生,隨着若鑫兒強大的靈魂之力源源不斷地侵入到魄陽果身邊,魄陽果身上傳出來的阻力愈來愈小,似乎感受到了危險一樣,魄陽果翻滾的幅度愈加增大。

某一刻,若鑫兒嬌喝一聲,魄陽果在若鑫兒的靈魂包圍之中,徹底的停止了翻滾,無比老實地呆在鐵盆中,等待着若鑫兒的採摘。

到了這時,魄陽城城主等人終於是臉色大變,其中二人已經不自覺地向着若鑫兒靠近了幾步。伊辰淡淡地道:“我妻子正在關鍵的時刻,希望沒有人會打擾到她。”威脅之意不言而喻。

那向前走了幾步的二人聞言,臉色驟然陰沉不定,好一會之後,才退回到魄陽城城主身邊。同一時間,若鑫兒高高地躍起,玉手一招,那三枚魄陽果同時飛出,快速地落到若鑫兒的手中。身軀在天空中快速地盤旋,微不可查間,一道能量疾速而悄聲無息地涌到了鐵盆中。

身影一閃即出現在伊辰身邊,若鑫兒捧魄陽果,略微歡喜地道:“辰哥哥,得到了。”

伊辰沒有接過魄陽果,關切地問道:“鑫兒,有沒有出事?”

若鑫兒微笑地道:“辰哥哥,你先聞聞果子的香味。”

伊辰依言接過魄陽果,還未湊近,便是一陣芬香迅速傳來,伊辰只覺,自身的靈魂一陣舒坦,有着一股令人心神安定的淡淡奇效,進而讓得靈魂力量快速地在體內涌動中。

“果然好東西,還未服下,便是讓靈魂爽嘆不已,看來效果不僅僅是像那位老人家說的那麼簡單?”伊辰心中暗暗地想到,同時也知道了,若鑫兒現在精神依舊神采,沒有半點疲累的原因。

將魄陽果,放在眼前,果子上面的紋理看的清清楚楚。一圈圈的紋路將整個果實包圍在其中,沒一圈紋路都散發出一陣陣芬香,如此近距離的接觸,更讓伊辰覺的舒坦。

黝黑的顏色,讓得果實看上去更加的實在,只不過頂部那抹詭異的血紅色讓得果子,更顯得幾分神祕。

掌心翻動,魄陽果瞬間在伊辰掌心中消失。耳邊,魄陽城城主客氣地聲音響起:“恭喜姑娘一人獨得三枚魄陽果,按照規矩,姑娘還可以在府中任選一件珍品。”語氣中隱約着幾分心痛。

“好啊,城主請帶路。”若鑫兒毫不客氣地道,旋即小嘴輕輕蠕動了幾下,偕同伊辰跟着魄陽城城主走去。

在三人離開空地之後,跟在魄陽城城主身後的若鑫兒突然神祕一笑,玉手緊握成拳,而後趴在伊辰耳邊,細語地呢喃了一聲:“爆!”

伊辰爲之一楞,但片刻之後,空地上忽然傳來一聲響徹天地的聲響,同時伊辰三人感覺到一陣劇烈的震動。


魄陽城城主迅速回頭,眼神投向空地,臉色已經變了鐵青一片:“到底出什麼事了?”一句厲喝迅速涌向空地。

“稟城主,流雲盆忽然破裂,炸成一片粉碎。”留在空地上幾人飛速地趕到魄陽城城主身邊,忐忑不安地道着。

“什麼?”魄陽城城主急怒攻天,那一片原來略現和藹的臉,現在佈滿了猙獰,神色間涌現一股強烈的殺意:“到底是怎麼回事?”咬壓切齒中,令人膽戰心驚。

其中一人顫聲地道:“回大人,可能是流雲盆的時間太久了,已經達到了它的極限,所以剛纔一下容納不下。。。。”驟然是想起伊辰二人也在旁邊,頓時閉上了嘴巴。

魄陽城城主冷聲道:“柳濟,你老糊塗了不成,流雲盆可能出現你說的那種情況嗎?”話落,陰沉的眼神已經瞄向了旁邊的若鑫兒。

若鑫兒依偎在伊辰身邊,背對着魄陽城城主,讓得後者看不清若鑫兒的表情。伊辰瞧着魄陽城城主的無比憤怒,心中冷笑不止,伸出手輕輕地揉了一下帶着滿臉竊笑的若鑫兒。 魄陽城城主冷冷地掃過身前幾人與伊辰二人,快速閃動身體向着空地飛去。若鑫兒衝着伊辰做做鬼臉,轉身與伊辰跟了上去。

光潔平整的寬敞空地,由於流雲盆的爆炸,已是一片浪籍,坑坑窪窪出現在空地上的每一處地方。周圍那佼好好的花草樹木全部被爆炸帶來的能量而化成雪花般地,在天空中慢慢飄落。

空間中散發着令人心動的能量,濃郁的靈魂能量。伊辰與若鑫兒暗自心驚,如此多的靈魂能量若是聚集在某一個人的體中,該是讓這個擁有着多大的潛力?不由地,心中對魄陽城城主更增添了許多的殺意,這麼多的靈魂能量,匯聚了多少人的本源?

空地上已經見不到先前已經落敗的四人,衆人耳中,隱約傳來一陣陣的議論之聲。空地上如此大的動靜,想必是早已驚動了城主府中,以及府外衆多強者。

鐵盆消失的無影無蹤,連一丁點的碎渣都沒有留下來,感受着空中那濃郁的靈魂能量,魄陽城城主幾人的臉色在伊辰二人眼中,看的是十分的有趣。各人似乎會變臉一樣,忽青忽白。二人嘴角邊升起一抹快意的笑容。

魄陽城城主陰沉的臉此時更有幾分恐怖,眼神緩緩地停留在流雲盆的地方,細心地感受着空間中的異樣。一刻鐘後,魄陽城城主轉過身子,露出一個難看的笑容:“二位不好意思,一點意外讓你們久等了,現在跟我來吧。”

伊辰與若鑫兒微微一怔,如此情況下,竟能這麼快地轉換過情緒,很不簡單!停留片刻,二人拔腿跟上了魄陽城城主。另幾人面面相覷,在空地上不知所以。

伊辰與若鑫兒跟隨着魄陽城城主快速地在城主府中行走,很快地,在伊辰二人眼前,出現了座豪華的宅子。毫不猶豫地跟着魄陽城城主進了宅子裏。

宅子中出呼意料地,沒有外面看起來的奢華,四處各地,除了幾張桌子椅子之外,整個大廳,見不到任何的物品。

魄陽城城主淡淡一笑,在二人略有驚訝的眼光中,緩緩翻出手掌,對着左側的牆壁輕輕拍出,瞬間,牆壁喀然分開,露出一個密室。

魄陽城城主面無表情地道:“二位請給我進來吧。”說完,也不理會二人的反應,徑直進了密室之中。

伊辰與若鑫兒閃身進入了密室,與此同時,密室大門快速地合上,密室中驟然變成一片黑暗。對於伊辰這等修爲,自然無礙。

沿着臺階向前走出,數百米之後,前方出現一個百米範圍的大房間。房間上空,掛着幾個巨大的明珠,將房間中映照着十分亮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