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感覺到意識轟鳴。

不管是本尊,還是分身,都在剎那失去了意識。

也不知道過去多久。

東伯雪鷹才一個激靈恢復了清醒,他連內觀本尊神心,如今的本尊神心通體琉璃,《行者秘藏》就已經完全融入神心的每一處,都難以察覺,只是在傳遞訊息過來,如今自己只曉的僅僅是《行者秘藏》第二層陣圖,練成一層,就自然知曉下一層!這《行者秘藏》和靈魂一體,誰都無法剝奪。

「嗯?」東伯雪鷹吃驚看著周圍廣闊世界,整個世界都在逐漸的崩塌,只是有一股力量包裹著自己,不讓自己受到傷害。

彷彿房屋倒塌。

這小型宇宙空間的崩塌,也是一塊塊的龜裂塌陷,且塌陷的速度越來越快,直至最終轟然隕滅。

而處於保護中的東伯雪鷹一直沒受到絲毫衝擊。

眼前是一片星空。

「在時空島疆域範圍內。」東伯雪鷹感應到了因果,立即確定了自己位置。

「沒想到我這位虛空行者師傅竟然參加一場大戰,令所謂的聖界都碎成好幾塊,這個層次離我的確太遠。」東伯雪鷹暗暗感慨,雖然接觸時間很短,但對自己第二位師傅還是很有好感。

修行至今。

在進入神界前,自己沒有真正的師傅!在成為超凡時,像池丘白、司空陽他們都曾指點過他,可那都是指點他在內的一群年輕超凡!並非真正意義的拜師。

拜師,傳道,在修行者之間是非常正式重視的。

自己真正意義的第一個師傅,是血刃神帝!

虛空行者古亓,雖然對自己指點很少,可這傳道之恩也是費盡心血。除了煉製黑葫蘆,更是留下一個化身長期在這等候。

「不管怎樣,這個師傅還是很關心我的,而且我竟然還是他的第一個徒弟,也不知道他的幾個死敵,到底是什麼來歷。竟然不讓我暴露和他的關係,怕牽連我。」東伯雪鷹隨即搖頭,這一切暫時離自己還太遙遠。

……

母祖教的廣袤殿廳內。

獠牙教主獨自盤膝坐著,他閉著眼睛,心跳聲都響徹整個殿廳,令殿廳隱隱都在震蕩迴響。

忽然——

「教主,東伯雪鷹出現,在時空島疆域範圍內!」一道訊息傳來。

那響徹殿廳的心跳聲陡然消失,獠牙教主睜開了眼,眼眸中有著冰冷殺機:「終於現身了。」

**(未完待續。) 很快。

五位教主來到了獠牙教主這。

「東伯雪鷹已經出現。」獠牙教主冷漠道,「是在時空島的疆域範圍,所以我們的攻擊必須要快,稍微慢一點,時空島主可能就會抵達!論時空穿梭,時空島主是最厲害的一個。同時那東伯雪鷹的黑葫蘆雖然攻擊蠢笨,可威勢非常大,一旦讓他反應過來,以黑葫蘆進行反撲,也可能會耽擱時間。」

「所以必須快。」

「在東伯雪鷹還沒反應過來時,攻擊就已經降臨,瞬間斃命。」獠牙教主道。

「放心,五位教主聯手……就算他有所謂的虛界道,有萬魔真身,他也必死無疑。」其中一位黑甲女教主冷聲道。

氪金海盜王 「我們早就定好計劃。」

「一瞬間,他就會斃命。」

這五位教主都充滿自信。

以他們的力量,五位聯手都可以力拚血刃神帝了,雖說東伯雪鷹保命很厲害,面對主宰都能保命。可他們五個聯手……他們也根據血腥主宰尼羅提供的情報進行仔細分析判斷,覺得有十足的把握。

「那就行動吧。」獠牙教主道。

「走。」

呼。

五位教主直接消失不見。

******

時空通道中,東伯雪鷹正在高速飛行著,雖然修鍊《行者秘藏》,使得他的身軀和混沌虛空很是契合,自然就擅長虛空遁行,可那樣遁行速度實在太快……怕是幾個剎那就能抵達黑霧海。這樣的速度一旦暴露,足以引起主宰們、母祖教教主們一片驚駭。

現在還沒到暴露時候,厲害招數當然得用在關鍵時刻。

「嗯?」東伯雪鷹忽然眉頭微皺。

轟~~~~

周圍時空通道扭曲了。

「轟!」

一股恐怖且詭異的無形攻擊,無聲無息降臨,源自於極為崇高的某一處地方。超出自己所能感知的一切範圍。

它降臨的非常快,雖然東伯雪鷹如今生命氣息格外強大,它降臨時也遭到生命氣息影響有所削弱,可還是刺入了東伯雪鷹的本尊神心。而如今的本尊神心宛如琉璃,內部卻是蘊含著完整的《行者秘藏》,《行者秘藏》是一門了不起的秘傳,可同樣它也和靈魂融合為一體,對靈魂也有諸多保護。

像之前因為施展黑葫蘆的反噬,僅僅《行者秘藏》第一層,就讓那些黑色霧氣全部消融!

如今可是完整的《行者秘藏》,可以說,在靈魂方面,要暗算一名虛空行者是非常艱難的事。

「轟。」

本尊神心只是一個激靈,那無形攻擊就潰散了。

東伯雪鷹驚愕看著眼前完全扭曲的時空通道,以及一柄從虛空中顯現的鋒利長刀,長刀已經到了眼前,快到極致!並且長刀上還有著奔騰的青色雷電,這些雷電蘊含著恐怖的毀滅性力量,遠遠超越竹山府主的毀滅雷霆。同時周圍空間更出現了詭異的綠色霧氣,綠色霧氣已經到了身邊。

攻擊太快!

甚至按照原先計劃,東伯雪鷹遭到『咒殺』應該瞬間失去意識,毫無反抗之力的。可此刻東伯雪鷹很清醒!

就算清醒,他也來不及拿出黑葫蘆,再拔出塞子了,因為兵器到了面前,他甚至都來不及多想,完全憑藉本能的進行保命。

「呼。」

身體瞬間消失。

進入虛界天地!進入虛界天地的身體依舊隱隱虛化,這是『虛空行者』對虛空的掌控。

「什麼,我竟然無法施展虛空遁行術?」東伯雪鷹有些驚愕,他原本想要小範圍瞬移的,可發現此刻根本無法虛空遁行。

因為,為了面對可能到來的時空島主、血刃神帝,母祖教教主們已經完全鎮壓凝固周圍的空間,可能也就掌握時空之道的『時空島主』還能瞬移,其他任何一位主宰都沒法瞬移,包括『陰影之道』已經永恆的血刃神帝。

像東伯雪鷹的虛空遁行,乃是源自於『混沌虛空』,的確極為了得,可他畢竟才剛剛修行成第一層!對虛空的操縱還太弱。

「轟~~~」

鋒利長刀帶著青色雷電劈進虛界天地,威力受到削減后,依舊劈在了東伯雪鷹身上!

「轟隆隆~~~」恐怖的威勢盡皆作用在身體上,那綠色霧氣也滲透進虛界天地,纏繞在東伯雪鷹身上,不過隱隱虛化的身軀卸去了大半攻擊,虛界行者之軀,實力不夠者,都是碰不到他們的軀體的。

長刀一擊之下。

東伯雪鷹高速往後拋飛,體表的黑色甲鎧早就支離破碎,胸口出現了一道大的傷口,口中鮮血噴出。

「什麼!」「什麼!」「什麼!」

五位教主都驚呆了。

他們聯合一擊。

竟然只是傷了東伯雪鷹?

「師尊,我遭到母祖教截殺,應該有好幾位母祖教教主。」東伯雪鷹立即給血刃神帝傳訊,不是他之前不傳訊,而是襲擊來的太快。甚至現在他都不知道敵人數量,他手中一翻就拿出了黑葫蘆拔開了塞子,帶著怒氣看著前方。

「圍殺我?」

「一群教主圍殺我一個?」

「給我死!」

東伯雪鷹抓著黑葫蘆,轟~~~葫蘆口頓時衝出了黑色的蒙蒙波動。

且這蒙蒙波動在東伯雪鷹的操縱下,卻是以東伯雪鷹為中心,朝四面八方所有方向掃蕩開去!畢竟認主之後,這黑葫蘆操縱起來就更加隨心意了。

無數黑色波紋瞬間就席捲周圍上億里。

「小心。」

「不好。」

進行偷襲的母祖教教主們立即吃了個悶虧,因為按照他們所知,這黑葫蘆攻擊比較蠢笨,只是對準一個方向而已。而這一次卻是四面八方波及所有方向。

「快,快。」

在其中一位擅長操縱空間的教主幫助下,連帶著同伴們一一躲避逃命。他們身體雖然比聖護法強些,可在黑色波紋下依舊一個個受傷,他們可不敢逆著黑色波紋殺過去,因為越是靠近黑葫蘆口,黑色波紋就越密集,威力就越大!

反而離的越遠,黑色波紋越分散,威力就越弱。

「怎麼回事?」五位教主也都只是輕傷,彼此都有些茫然不敢相信,這次偷襲截殺怎麼會是這個結果?

咒殺沒起作用?

聯手一擊,只是傷了東伯雪鷹?難道這個東伯雪鷹的保命能力能夠媲美巫蛐帝君了?

「趕緊走!主宰們肯定很快就到。」五位教主也不敢遲疑。

……

東伯雪鷹拿著黑葫蘆,黑色波動朝四面八方衝擊,周圍虛空都撕碎化作粒子流……

周圍一切都被毀滅,無物可擋。

「雪鷹。」

一道聲音傳來。

「我先去追殺他們!這些母祖教教主膽子還真大。」血刃神帝蘊含怒氣的聲音傳來,他也沒現身,而是直接追著五位教主的行蹤殺了過去。

******

番茄知道更新比較晚,我也不想熬夜的,努力調,努力調吧,嗯嗯~~~最後小聲說下,其實我想要月票~~~

*(未完待續。) 前文有個bug:東伯雪鷹至今應該有三位師傅:血刃神帝、虛空行者古亓以及紅塵聖主!前文將他寫漏了,當初東伯雪鷹進入紅石山拜師的時候,紅塵聖主就已經死了,所以只能算是名義上的師傅,並未指點過修行。

——————

師尊『血刃神帝』趕去追殺母祖教的那些教主,東伯雪鷹也鬆口氣心念一動,黑葫蘆口衝出的蒙蒙波動就停了下來,當即塞上塞子收了起來。

「好傢夥,一群教主聯手對付我,幸虧我剛修鍊了《行者秘藏》,否則的話怕是一個照面就斃命了吧。」東伯雪鷹看著胸口,胸口傷口已經癒合,身上的滅極玄身甲鎧讓他暗暗搖頭,「滅極玄身甲鎧幫助就越來越弱了,當初我得到的畢竟也就士兵級修鍊法門。」

以自己實力,再去毀滅洞天,或許能得到隊長級的法門。

可東伯雪鷹已經不在乎了!修鍊《行者秘藏》后,身體比萬魔真身還強大,皮膚堅韌程度就不亞於滅極玄身甲鎧!相信修鍊到第五層第六層乃至更高深層次后,滅極玄身甲鎧真就沒用了。

「呼。」

身體隱隱虛化,有半透明感。

東伯雪鷹暗暗點頭,這也是虛空行者一脈的保命之法,修行高深后,敵人兵器劃過來,只會感覺碰觸一片虛空,都碰不到東伯雪鷹身體。

可惜現在才第一層還比較弱,如果單純只是靠虛空行者一脈肯定扛不住五位教主圍攻,幸好自己還有達到頂尖層次的『虛界道』,在虛界天地內……敵人的攻擊或許能強行滲透虛界天地,可威力早就大大衰減,再落在身體上,威脅自然就弱多了。這就是『規則奧妙』的厲害之處。

連『古亓』都說,參悟規則奧妙這一體系,修行到後期也極為厲害!

「轟~~~」

忽然遙遠處隱隱傳來極為恐怖的波動。

東伯雪鷹猛然抬頭看去:「師尊他和那些母祖教教主們在交手?」

咻!

悄無聲息手持著黑葫蘆迅速朝那趕了過去,他也不敢太快,而是逐漸靠近,這種層次的交戰不能隨便插手!他之所以感靠近,也是有自保之力加上黑葫蘆或許能幫上忙。

「轟~~~~」

無形波動席捲四面八方。

一顆顆荒蕪星辰微微一震,跟著就化作了粉末歸於虛無,其中有一顆生命星辰,上面有著很多凡人,也有著超凡,最強也就是半神超凡層次。星辰上有咿咿呀呀的小孩,有頤養天年的老者,有奮鬥的年輕人,有相愛的情侶……有冒險闖蕩的修行者……

他們都不知道一場大危機到來。

「嗡。」一絲餘波掃了過來,這是血刃神帝和母祖教五位教主動手的餘波,即便距離很是遙遠,可就是一二重天的界神都會瞬間斃命,更別說這星球上的生靈了。

「定。」

東伯雪鷹憑空出現在生命星辰旁的星空中,僅僅雙眸看向那無形餘波,轟~~~他的意志威壓就讓前方星空猛然扭曲,輕易震散了這餘波。畢竟也就是隔了極遠極遠的一處餘波而已,如今東伯雪鷹也是勉強能夠和主宰層次掰掰手腕,遭到五位教主攻擊都能保命的存在。

「戰鬥動靜真大。」東伯雪鷹暗暗道。

「雪鷹,過來吧。」一道聲音響起。

東伯雪鷹連一個瞬移趕了過去,他已經離戰場很近很近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