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不過現在三人的關係,好到甚至都讓人懷疑他們的性取向了。

宋家對慕修和宋逸給予了厚望,一直等到兩人二十多歲的時候,宋家人覺得時機成熟了,便帶他們去了地府和冥界。

這是慕修第一次到地府,也是宋逸的第一次,兩個人跟好寶寶似的,對周圍所有一切都無新鮮。

千年前的地府沒有千年後的那麼現代化,很古老,較陰暗,看去要更恐怖些。

宋逸的爺爺帶着他們去見閻王,這時候的閻王還很年輕,但已經是地府的掌權者了,人很好,與千年以前沒什麼區別,只是這個時候,牛頭還是個瘦弱的小鬼差,馬面還不是整天趴在三生石醉生夢死的馬面,黑白無常是一個戴着黑帽子和一個戴着白帽子的面癱青年男人,孟婆臉還沒那麼多皺紋,年輕又漂亮。

我是來自千年後的人,見到此情此景,難免感慨良多,千年前的大家都好年輕啊,人也單純直爽,人與人之間都是交心真誠交談,哪會有千年後的人那麼多心思。

閻王帶着他們一路參觀,鬼門關,奈何橋,彼岸花,慕修和宋逸一路都在問着問題,閻王好脾氣的解答着,之後他們又去了地獄十八層,地獄十八層還不是遊樂場的樣子,很血腥,與在電視看到的那種殘忍地獄十八層基本一樣。

大概是因爲太恐怖,所以閻王后面纔會改造成遊樂場吧。

接觸了鬼界,慕修他們又去了冥界。

冥界的王還不是洛柔,是個年輕男子,很英俊,非常溫和,應該是後來冷陌他們說的那個,冥界史第一位明君了。

這時的冥界只有一座城,宋家人受到了冥王的款待,席間慕修和宋逸向冥王說了他們的理想,得到了冥王大力支持,冥王說:“這個地球,唯有三界和平共處,相互平衡,纔是世間真理,我會把這理念在冥界和鬼界一直傳承下去,希望人界也一樣。”

可惜,再後來的冥王洛柔,並沒有堅守住這份理念。

交談正歡的時候,宋逸的爺爺腰突然亮起了白光,這是宋家緊急召集信號,應該是出事了,宋逸的爺爺與冥王告別後,帶着慕修和宋逸匆匆離開了冥界。

他們剛回到宋家,有人跑過來:“掌門,門外來了個很怪的女孩,已經打傷我們好多人了!”

一聽傷到了自家人,慕修和宋逸哪裏願意,不等宋逸的爺爺下發命令,他們率先朝門衝了過去。

越接近大門打鬥的聲音越清楚,宋逸在速度慕修要更快一步,先衝到門那兒去了,慕修緊隨其後。

院子裏躺着十多個被打傷的宋家人,一個白裙的女孩站在正,髮絲有些凌亂,低垂着腦袋,身體搖搖欲墜的,彷彿隨時都要倒下去。

“你是誰!敢來我宋家鬧事!”宋逸大聲喝到。

女孩聞言,慢慢的擡起了頭。

!!!

悶騷總裁霸道愛 這女孩長得和我認識那個因爲喜歡宋子清而挑戰我的沐顏一模一樣!

也是說……這女孩,是慕修和宋逸喜歡的女人了!

“我要找宋家掌門……”女孩聲音虛弱的說。

宋逸和慕修同時愣住,相互看看,都不相信那麼弱的一個女孩,能打傷他們那麼多兄弟?

“你找我爺爺做什麼?”宋逸警惕的問道。

“我要找宋家掌門……”可她依舊重複着這句話,步履踉蹌的朝慕修和宋逸過來。

“等等。”慕修止住要動手的宋逸:“我先過去看看。”

宋逸凝眉:“你小心點,我支援你。”

慕修點點頭,走向女孩:“先說明你的來意,我們再帶你見掌門。”

“來不及了,快要來不及了……”她一邊說着,身體周圍一邊冒出了黑氣,這黑氣是鬼氣,只有怨氣極強的鬼才能散發出來。

“被鬼附身了?”慕修猜測着,伸手出去抓她。

女孩身體周圍的鬼氣卻突然被驚動一樣,猛地膨脹了起來,瞬間整個天空都陰雲密佈了,慕修更是措手不及,被鬼氣直接打在肩膀,倒飛出去好遠,撞在樹,把樹撞了個大窟窿,要不是宋逸的護盾及時趕到,他差點被鬼氣打成重傷了。

慕修捂着肩膀爬起來,宋逸跑到慕修身邊保護他:“這女人身怨氣太重,應該是積壓了非常多的鬼魂,我們對付不了,我撐住,你去叫爺爺!”

只是不等慕修去找,宋逸的爺爺來了。

看到這女孩,宋逸的爺爺臉色大變,立馬對周圍幾個宋家人說:“去叫預言人!另外,把所有宋家長老都叫來!” 一大羣人把女孩圍在間,然後盤腿坐下,以宋逸的爺爺爲主,他們開始念起了咒語,像是開壇做法驅邪一樣。

慕修和宋逸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愣在旁邊不知道該做什麼。

女孩身體周圍的鬼氣在宋逸爺爺他們的努力下,開始漸漸被壓制,有個人拿了個盒子過來,打開,宋逸的爺爺他們把那密佈的鬼氣緩緩逼進了盒子裏,蓋盒子,宋逸爺爺讓人快馬加鞭送去冥界。

女孩頭朝下栽倒在了地。

宋逸爺爺對宋逸叫:“還傻站着做什麼?還不快把她抱進屋子,我去找人來給她治療。”

宋逸這才呆呆的哦了聲,跑過去抱起了女孩。

慕修問:“這女孩什麼來歷啊?”

“她體質較特殊,能夠分解和融合,可以分解成各種各樣的樣子,也可以吸收冤鬼厲魂,但她不具備把鬼送去地府冥界的權限和能力,所以只能讓鬼積壓在她身體裏,長久下來,如果不找人想辦法清除,她很有可能被過多鬼氣吞噬,到時候麻煩了。”

“所以說她不是故意打傷人的?”

“當然。”宋逸爺爺笑着起來:“那小姑娘一直都在強行壓制着那些鬼氣,不讓他們出來害人,是個心地很善良的小姑娘,怎麼可能會打傷人。”

“原來如此。”慕修點點頭:“那……爺爺,我也去看看她。”

“去吧。”

慕修追着也進屋子去了。

宋逸把女孩放平到牀,女孩緊閉着眼睛,臉色蒼白,眉頭緊蹙,沐顏長的本身很好看,清秀乾淨,這摸樣會讓人升起深深的憐惜之心。

慕修和宋逸看的有些呆。

我站在後面,嘆了口氣。

有些感情和糾葛,也許是這一眼,能註定了。

女孩在宋家人的救治下醒了過來,她是知道自己之前打傷人的事的,連連向宋家人道歉,態度誠懇謙卑,一個勁的鞠躬,大家知道她是身不由己,還是故意讓鬼進她身體,她壓制住鬼不讓那些鬼作祟,哪裏還會生她的氣,都紛紛表示諒解原諒。

慕修和宋逸站在一旁,女孩看到他倆了,走到他們面前,揹着雙手,歪着腦袋對他們大大一笑,露出一排整齊的小白牙齒:“謝謝你們阻止了我並且幫助了我,我叫沐顏。”

在這個年代,男女之間的觀念又很傳統古老,並不開放,慕修和宋逸平時驅鬼打怪的,接觸不到女孩子,頓時被這女孩的笑弄的僵在原地,呆了。

半響,還是宋逸先回過神來的,結結巴巴的回:“我,我叫宋逸,你,你,你好。”

慕修更緊張了,面一抹紅,都不敢看女孩。

女孩噗的笑了起來:“我是不是長得很可怕,把你倆嚇成了這樣?”

“不,不是……”慕修面紅耳赤,因爲我在他的回憶裏,能感覺到他的心跳,非常劇烈,低着個腦袋,半天說不出話。

“他叫慕修,較內向。”還是宋逸解了圍。

沐顏嘻嘻的笑,笑完後認真下來,對他們說:“我對宋家慕名而來,我知道宋家有很多的驅鬼師,我見過太多惡鬼殺人的殘忍事件,我想阻止這些事情,所以,我向宋家掌門申請留下來,學習本領,宋家掌門同意了,以後請多多指教了!”

年輕漂亮的女孩選擇留下來,兩個男人自然是歡喜的,宋逸更外向些,伸手到沐顏面前:“那以後我們是師兄妹了,我和慕修會保護你的。”

慕修沒說話,不過眼底的喜悅非常明顯。

沐顏望着慕修,眉目彎成了一條縫:“好,那以後拜託師兄們照顧我了!”

在宋家,除去宋家本家人以外,擁有特殊體質的基本全是男性,女孩大多數都是宋家人還沒發現,要麼被當地人當作怪物處死,要麼是身體承受不住異能,在宋家人發現之前死了的,沐顏是目前宋家收養的異能人,唯一一個女孩。

沐顏的出現讓宋家出現了細微變化,每天院子裏總是會有一道格外清脆軟嫩的嗓音,像黃鸝鳥一樣,躁動着男人的心。

慕修和宋逸是其兩個被沐顏吸引的人。

那會兒他們還不知道什麼叫做喜歡,只是會偷偷看她,會被她不經意的表情和動作迷戀住,會晚躲在被子裏談論她,她稍微和其他異性過多接觸,稍微對其他異性多笑一下,他們都會不高興,心堵着慌。

她對他們好,送他們小花,他們會高興到起飛,好幾天心情都好的不得了,會把小花一直珍藏到花敗了都捨不得扔。

他們出去驅鬼,心都會想着她,每到一個地方都會給她帶禮物,看到她歡心雀躍的樣子感覺得到了整個世界一樣。

她生病了,他們會寸步不離日夜輪流陪伴,她看人物小說看哭了他們會陪在她身邊,用指腹給她擦眼淚,她修煉遇到瓶頸怎麼都學不會,氣餒的時候,他們會想盡辦法用盡花樣逗她開心。

她去鎮買菜,他們會當護花使者,一左一右陪同,市場里人多,一次遇到噁心大漢想佔她便宜,慕修和宋逸衝動的把對方差點打死,那是他們第一次打人,被宋逸爺爺關到小黑屋裏面壁思過。

沐顏偷偷去給他們送吃的,說她會陪着他們一起關禁閉,他們不出來,她不出來。

天知道隔着一道小門,裏面的慕修和宋逸高興成了什麼樣子。

所有宋家的人都知道,沐顏這小師妹可是慕修和宋逸的心尖寵,不少宋家人開他們玩笑,說慕修和宋逸是不是喜歡沐顏。

每到這個時候慕修低頭,而宋逸爽朗大笑着看沐顏,眸光灼熱。

沐顏害羞的埋着腦袋,卻偷偷用餘光看慕修。

誰喜歡誰,我是旁觀者,一目瞭然。

只是身在其的人,並不知道。

他們每天都膩在一起生活,感情滋長的很快,終於開始蠢蠢欲動了。

兩年後的一天,宋逸把慕修拉到私下,對慕修說:“我喜歡沐顏,我想讓她做我的女人,我想娶她,你是我兄弟,這我第一次追女人,你得幫我。” 慕修沒吭聲,但表情變得很難看。

宋逸推他一下:“你怎麼了?你不會也喜歡沐顏吧?可我見你平時也沒怎麼和她多交流啊,你對她應該沒什麼感覺吧?”

慕修沉默一會兒,才說:“當然,你想多了,你喜歡的女孩,我怎麼會再喜歡?難不成還跟你搶嗎?”

“果然是好兄弟!”宋逸笑起來,拍慕修肩膀:“以後你要看誰我也一定幫你!但這次你得幫我。”

慕修咬着嘴脣,點頭:“好。”

因爲宋逸對慕修有知遇之恩,所以縱然慕修也喜歡着沐顏,卻選擇了成全宋逸。

況且,在慕修心其實他一直都很卑微,身世不好,還有弟弟要照顧,給不了心愛的女孩榮華富貴,他又擁有異能,答應過宋家爺爺效忠宋家,註定一輩子都要與驅鬼打交道,也給不了她安穩一世。

反之宋逸,他身世良好,爲人爽朗,經常能逗樂沐顏,人品也很好,沐顏肯定也是喜歡宋逸的,見到宋逸她都是笑眯眯的,慕修每次站在宋逸身後,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而我站在慕修身後,看到沐顏爲之而笑的人,是慕修。

宋逸選擇了一個恰當的時機,手捧鮮花,向沐顏表白了。

沐顏沒想到他會這麼做,一時間愣在原地,沒有拒絕,也沒有答應。

慕修站在宋逸身後,垂着眉眼,不知道在想什麼。

沐顏看向慕修:“慕修,你不說點什麼嗎?”

宋逸用手肘杵慕修:“靠,快幫我說點好話啊!”

慕修藏在袖子裏的手緊緊捏成拳,好一會兒,才擡眸,對沐顏視線:“宋逸他是很認真的喜歡你,顏兒,你和她在一起吧,他如果負了你,我一定不放過他。”

“這是你想對我說的話嗎?”沐顏的神情黯淡下去:“你真的是這樣想的嗎?”

慕修別開頭,沒有再說話。

“是啊顏兒,你跟我在一起吧,我發誓我宋逸此生此世永不負你!”宋逸並未覺察到沐顏的情緒變化,舉起手指做發誓狀。

沐顏說:“宋逸哥,你這表白來的太突然了,我還不知道該怎麼辦,不要逼我了,讓我緩緩吧,好嗎?”

“顏兒不喜歡我嗎?”宋逸一下子失落了起來。

“不是的!”沐顏見不得這兩個男人難受,立馬說道:“我,我只是還沒準備好,我只是還不知道對你到底是哪種感情,我現在很亂,對不起宋逸哥,你,你讓我……讓我再想想吧。”

看着沐顏都快哭了,宋逸也沒捨得再逼她了,只是點頭:“好,我給你時間緩和,只是從今往後,我會一直追求你,直到你答應我的,顏兒!”

沐顏沒有再說話,慕修也一直沉默。

表白沒有成功,當天晚宋逸拉着慕修吐了一晚苦水,甚至最後眼眶都紅了,慕修才發覺,原來自己這位兄弟是當真很深的陷了進去,很深的喜歡了那個女孩,他們共同喜歡着的女孩。

慕修更加只能把感情藏在心底了,並且對宋逸說,一定會幫忙追到沐顏的,宋逸摟着他胳膊,對他說:“慕修,這一輩子,我最慶幸的,是遇見你。”

他又何嘗不是呢?

所以……

慕修在黑暗,默默嘆了口氣。

從那天之後,宋逸便對沐顏展開了追求攻勢,沐顏這女孩如同千年後的慕修對我說過的一樣,很善良,但也很優柔寡斷,特別是對待感情,好幾次沐顏都想拒絕宋逸了,可看到宋逸難過的神情,又只好妥協,長期以往,讓宋逸產生了錯覺,認爲沐顏其實對自己也是有感情的,只是羞於表達。

那天之後,慕修變得沒之前那麼活躍了,他們三個人在一起的時候,也不再是如以前那樣說說笑笑了,大多數時候慕修都單獨一個人待在一邊,把獨處時間留給宋逸和沐顏,而過一會兒,沐顏又會過來找他,宋逸也會笑嘻嘻的過來,說沒關係,他們是好兄弟,無話不談,沒有心事,他相信慕修不會對他喜歡的女人有非分之想的,所以三個人可以在一起。

一品女相 慕修垂眸,什麼話都沒說。

沐顏望着慕修,越來越哀傷。

一天晚,宋逸有事情被他爺爺叫走了,吃完晚飯之後,慕修一個人坐在院子裏那顆大樹乘涼。

“慕修。”樹下,沐顏仰着腦袋叫他。

慕修有些不敢和沐顏獨處,感情的事情有時候真的控制不了,他真的害怕傷了自己好兄弟的心,做了什麼對不起他的事。

“慕修。”得不到迴應,沐顏又叫他:“你在躲着我。”

慕修實在逃避不過去了,只能回:“什麼事?”

“你下來,我有事問你。”

慕修頭大,掙扎了好一會兒,才從樹跳下去:“怎麼了?”

沐顏向他靠近過來:“慕修,你真的是在幫宋逸哥追求我嗎?”

慕修不敢看她,也不敢靠近她,連連後退,但沐顏不依,把他逼到樹幹,他沒退路了,難辦的看她:“顏兒你別這樣。”

沐顏第一次那麼生氣的樣子:“慕修你在躲什麼!你在怕什麼!你這個膽小鬼!你告訴我啊,你告訴我你到底是不是真的只是在幫宋逸哥追求我!他追求我你是不是什麼態度反應都沒有?!”

“我……”慕修張了張口。

“我要聽你真實想法,慕修,你別騙我。”沐顏定定看着他的眼睛。

在愛情裏,或許女孩子,纔是最勇敢的那一方。

慕修沒有講話,別開了視線。

沐顏踮起腳尖雙手板過慕修腦袋,逼慕修看她:“慕修,你喜歡我嗎?”

慕修怔住。

“那你知道……我喜歡你嗎?”星空之下,沐顏終於說出了她抑制太久太久的感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