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不過他那次發帖,並不是為了炫耀!

而是為了揭穿這個任務背後的一些陰謀。

在那個帖子中,這個玩家聲稱皮德爾讓他送信是假!

真正的目的是為了吞噬他的能力!

當時候和那名玩家一起執行任務的,還有他公會裡的二十多個朋友!

只不過當他們趕到幽暗密林,並且找到任務目標司德娜以後。

本來以為任務已經結束的他們。

卻沒想到司德娜在看完信件后。

突然對他們發動了猛烈的攻擊!

要不是那位玩家手裡有一張可以隨機傳送的禁忌魔法道具。

他估計也早就死在了司德娜的手裡。

死裡逃生的他,卻發現和自己一同前往的二十多個人!

全都突然消失不見!

不是遊戲中的那種死亡消失不見!

而是從現實世界中直接消失的那種。

當時候,這件事還鬧得挺大。

不過後來不知道什麼原因,這個玩家突然就從所有人的視線中慢慢消失。

因為事情過去太久,剛開始的時候葉凡並沒有想到這些。

只不過後來在教堂中的時候,葉凡看到皮德爾反常的樣子后。

才逐漸回想起這些過去發生的事來。

不過葉凡並沒有想放棄這個任務!

畢竟這個玩家最後也真的拿到了那把神器。

至於說送信時將會遇到的危險。

葉凡早就做好了充足的準備。

不過在這之前,葉凡決定先提升一下自己的等級!

畢竟等級越高,他到時候交任務的時候,生存的幾率會更大一些。

不過相比起欺負野外的小怪來說,葉凡更喜歡挑戰一些BOSS!

畢竟擊殺BOSS不僅經驗多,而且還能獲得各種珍貴的物品。

回憶了片刻后,葉凡便朝著海港城的東門走去。

一路上,城主府的巡邏士兵與葉凡擦肩而過。

街道兩旁,全是各種各樣的店鋪。

以及這座城市裡的原住民。

不過因為沒有其他的玩家,所以顯得格外冷清。

但是此時熱不熱鬧葉凡倒是不在乎。

畢竟他現在的目的非常明確,就是要去尋找隱藏任務NPC卡拉斯蒂!

「根據前世的記憶,這卡拉斯蒂一般在東門外徘徊。」

「如果運氣好的話,這個時候過去,能剛好遇到準備睡覺的卡拉斯蒂。」

此時的葉凡,只能依靠腦海中的記憶去碰碰運氣。

畢竟前世發現這些任務的時候。

已經是開服幾個月之後的事情了。

現在剛剛開服第一天,葉凡也不知道這些任務還存不存在。

沒多久,葉凡便來到了東門外面。

停下腳步后,他開始朝著周圍四處尋找起來。

在看到一個佝僂著身影的老人後,葉凡臉上一喜。

急忙跑了過去!

待到跑近后,葉凡看到一個八十多歲的老頭正躺在地上,髒亂的頭髮隨意地披在肩上。

渾濁不堪的雙眼正無神地看著黑魔法森林的方向。

那裡是人族和魔族的邊界之處。

裡面生活著許多魔族,BOSS生物非常多。

只不過因為千年前人族和魔族的約定!

這些魔族的生物並不會隨意走出黑魔法森林!

但是當人類一旦走進去的話,就會遭到他們瘋狂的攻擊。

這些年來,為了爭奪資源,人類和黑魔法森林中的魔族發生了不少的戰鬥。

這也導致,這海港城中,有不少的士兵都命喪黑魔法森林!

即使活下來的,也要背負著自責和痛苦,度過餘生。

這躺在地上的卡拉斯蒂,就是其中的一員。

年輕時候的卡拉斯蒂,曾經是帝國軍隊中的一名軍官。

只不過在一次去黑魔法森林中執行任務的時候。

他所帶領的小隊,在裡面遭到了魔族眾人的埋伏!

70多個人的小隊,只有卡拉斯蒂一個人活了下來。

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他便成天躺在這東門外面。

整日整夜地盯著不遠處的黑魔法森林。

回想著關於這位老人的一些背景介紹,葉凡整理了一下衣服。

走了上去。 這老頭正是千年閣的老掌柜——梅涼心。

這傢伙人如其名,是個奸商,要錢不要良心。

羽塵是他的老主顧了。

一聽到羽塵的兩個字,梅涼心的腦子就全是白花花的銀子。

知道羽塵來了,他連鞋掉了都不管,匆匆忙忙跑下樓來迎接。

「哎呀,羽公子啊,有失遠迎。。。。咦,羽公子,你這是做什麼?」

梅涼心剛下樓,就看見了那兩個被羽塵打翻在地上的護衛。

羽塵淡淡問:「梅老頭,最近你們千年閣的夥計全換人了嗎?這些護衛,我竟一個都不認識。剛才不小心和他們發生了衝突,把他們給打了一頓,沒問題吧。」

梅涼心點頭哈腰得賠笑道:「哈哈哈哈,沒問題,完全沒問題。這些狗腿子打死活該。讓他們擾了羽塵公子,實在抱歉。請上十二樓雅間喝茶。」

羽塵在梅涼心的陪同下上了樓。

梅涼心一邊招呼羽塵,一邊叫人給羽塵上了最極品的茶葉。

「這武夷山的大紅袍,在山頂吸收日月精華,已然成精,普通人喝了可延年益壽。世上總共就只有六株,是皇家貢品,每年只產三斤新嫩茶葉。羽公子您嘗嘗。」

羽塵端著茶喝了一口,果然香味濃郁,靈氣十足。

「好茶。哎,梅老頭,你自己不喝嗎?」

梅涼心喝著茶杯里的開水:「捨不得喝。這玩意太貴了。省下錢來,買幾處宅子或土地多好。」

羽塵知道梅涼心雖然家財萬貫,卻穿每天舊布衣,吃雜糧。

「你果然是鐵公雞,對自己都一毛不拔。不懂享受,存著那麼多錢有什麼用。」

梅涼心:「公子你不懂,我這輩子唯一的興趣愛好,就是看著錢能生錢,便心滿意足了。」

羽塵也懶得說他了,直接問了重點:「你的千年閣,為什麼重修了。夥計們又都去哪了?賣貨的全是姑娘,怎麼全都換人了。」

梅涼心臉上露出苦笑:「上面嫌我老了唄。派了些新人下來,準備讓我交權,把我手下的人都換了。新人新氣象嘛,我們這些老古董都過時咯。」

所謂的上面指的是青龍商會的總會。

羽塵看梅涼心那苦瓜臉,就知道他很可能要退休。

這裡牽涉到商會內部的一些複雜的派系鬥爭。

父子反目、兄弟內鬥、弟弟把哥哥送上絕路,妻子雇兇殺夫。

貪婪、對抗、陰謀和暴力

等等等等。

非常得亂。

正所謂城門失火,殃及池魚。

梅涼心這種商會老臣子,屬於池魚,非常不幸得被家族內鬥殃及了。

這類修仙家族的派系鬥爭,羽塵不了解,也不想去了解。

他現在只想知道,自己和青龍商會到底能不能繼續合作下去。

畢竟這事涉及到逍遙派賺錢的問題。

羽塵問:「那梅老頭,以後我還能到青龍商會這自由買賣貨物嗎?不會連四樓不讓我上了吧。」

梅涼心拍著胸脯向羽塵保證:「絕對沒問題,老夫雖然即將退休了,這點影響力還是有的。雖然現在千年閣規矩有點多,但我可以給公子弄一塊青龍腰牌,在千年閣乃至青龍商會任意一個分會,你都可以暢通無阻。」

說著,梅涼心叫下人立刻去辦理青龍腰牌。

羽塵見梅涼心說得那麼肯定,也就放心了。

「那就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