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風的速度甚至還要比普通人快得多,沒過多久,便追上了前面的雲曦。

見她一味向前狂奔,恨不得長著一對翅膀才好,原本想勸慰幾句,張了張口,卻又只是「啪嗒」了幾下。

直到奔出幾里,疲累得再也走不動,雲曦才氣喘吁吁的停了下來。

回頭看了古風那具白皚皚的骨架一眼,更是悲從心起,哽咽道:「我現在什麼都沒有了,你還跟著我做什麼?你快滾,我現在不想看到你。」

古風骨身一緊,怔怔望著雲曦那張淚眼朦朧的臉許久,才終於撿起一截枯枝在地面上寫道:「放心吧,我會幫你報仇。」

雲曦又帶著哭腔道:「你只是死靈生物,能幫我報什麼仇?我再也不管你了,你想去哪就去吧,別再跟著我,不然我就把你送回黑暗世界。」 古風一時間無言以對,他也知道雲曦此刻悲傷過度,無處發泄,才會與自己說這些氣話。

「你別傷心,或許只是有人故意散播的謠言。」

「可是……」

雲曦還想說什麼,古風已經首先寫道:「眼見為實,我跟你去清溪鎮看看就知道了。」

看著古風在地面上寫出的字跡,雲曦臉色變幻不定,片刻后才強自壓下心裡的不安,點了點頭說道:「你說得對,或許是我太焦急了。」

休息了片刻,兩人又繼續向遠方奔去。

根據云曦的說法,清溪鎮距離學院還有兩百里,就算全速趕路,也需要三四天的時間。加上荒郊野外,夜晚不能行走,速度自然大打折扣。

夜晚,一簇篝火在荒無人煙的野外裊裊升起。

古風與雲曦坐在篝火旁,雖然天氣不冷,雲曦卻蜷縮成一團,雙眼無神,似乎又在想清溪鎮的事情。

古風有心勸說,想了想,覺得沒必要,自顧起身向遠方走去。

「你要去哪?」剛剛走出幾步,身後頓時傳來雲曦焦急的聲音。

她畢竟只是個少女,身上又發生這種事,此刻身在荒郊野外,潛意識裡,她已經將古風當成了唯一的依靠。

「你一天沒吃東西了,我去附近看看能不能抓到什麼獵物。」

雲曦猶豫了一下,才點了點頭,柔聲道:「那你自己小心。」

古風不禁有些詫異,死靈生物對於亡靈魔法師來說,只是戰鬥工具,用完了,又會一個咒語將之送回黑暗世界中。

她此刻居然對自己說出這麼一句關心的話,難道說,在她心裡,已經不再將自己當成死靈生物看待?

疑惑歸疑惑,古風卻沒有說什麼,沒過多久,便沒入了不遠處的叢林中。

他之所以避開雲曦,確實是為了給她尋找食物,自己只是骷髏,可以不吃不喝,但她畢竟是人,怎麼可能跟自己一樣?


不過除了給她尋找食物之外,古風還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修鍊。

他的亡靈魔法已經在魔法學徒第九階停滯了許久,現在隨時都有可能一舉進入魔法士,現在荒郊野外,正好找個僻靜的地方好好修鍊一番。

遠離篝火一里,古風才進入了一個山澗內。

這個山澗周圍全是茂密的樹林,即便發生一些怪異的事情,應該也不會被雲曦發現。

在一塊頓平整的巨石上,古風立刻進入萬魂塔內。

冥想狀態下的時間過得很快,兩個小時的時間轉眼即過,而盤腿坐在萬魂塔內的古風,心神不知不覺間已經進入了一片空靈之中。

所謂的空靈,是無悲、無喜,無我、無物,但卻跟沉睡不一樣,因為思維一直很清晰。

只要達到這種境界,就說明距離晉陞不遠了。

果然,又過了一個小時,一股奇異的感覺突然在古風的腦海里出現,就像一道緊閉的大門突然打開了一樣,眼前突然變成霍然開朗。

這種感覺剛剛出現,古風頓時欣喜若狂,再也顧不得繼續冥想,起身後,立刻在心裡默念了一個召喚咒語。

「砰……」

一陣黑霧繚繞過後,一具與他相差無幾的人形骷髏憑空出現。

「果然晉陞到了魔法士第一階!」

魔法學徒只是入門階段,召喚出的死靈生物只是最低級的存在,只要達到了魔法士的水準,才能真正召喚出人形骷髏。

正當古風激動不已時,只聽沉悶的「咔咔」聲自頭頂上方響起。

循聲望去,只見一道縫隙緩緩向兩邊張開,當聲音停止后,一道大門瞬間呈現在古風眼前。

「難道這就是萬魂塔第二層?」

古風頓時愣在了當場,之前那人說自己進入魔法士后,可以打開萬魂塔第二層,他還半信半疑,現在真實看到,他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咔咔」之聲繼續響起,片刻后,一道黝黑的梯子自縫隙間伸出,直抵古風面前的地面。

看著面前不知是什麼製成的梯子,古風驚疑不定,便在這時,之前那個神秘的聲音又在腦海中響起,「既然萬魂塔第二層已經打開,就證明你已經進入了魔法士,勿須猶豫,快進去吧。」

這個聲音已經不是第一次,古風也沒有耽擱,立刻順著彈子爬了上去。

第二層與第一層幾乎一樣,到處鋪滿骷髏,陰陣陣陣,就連他這具骷髏都有種心驚膽戰的感覺。

唯一不同的是,明明都在同一座塔內,第一層只是六米寬的空間,而這一層卻足足有二十米。

暗中那個神秘人似乎看出了古風心裡的疑惑,解釋道:「萬魂塔神秘無比,隨著層次的遞增,空間也會逐漸增大,你不用奇怪,還是先把那套盔甲拿到手吧。」

古風強行壓下心裡的震驚,之前這人就說過,只要達到魔法士第二階,就能得到一套刀槍不入、水火不侵的盔甲。

在周圍掃視了一圈,果然見到中央一個骷髏堆起的高台上,正擺放著一套盔甲。 然而當走到高台前,看清盔甲的模樣時,古風不禁大失所望。

因為此刻呈現在他面前的盔甲,根本就不像想象中那樣金光閃閃,反而銹跡斑駁,幾乎已經腐朽得快要不成樣子了。

「這只是表面現象,你不要小看這套盔甲,等你發現它的神奇之處,就不會有這種想法了。」

雖然有些失望,但這套盔甲能被放在這種地方,想來也不會太差。

伸出兩隻骨爪將盔甲拿下來,將上面的灰塵抖落後,古風立刻將盔甲披在了自己的骷髏身上。

沒有太特別的感覺,反而感覺就像累贅,到處都是破洞,看起來像個乞丐一樣。

古風心裡直嘀咕,「你可別騙我,這真的能刀槍不入、水火不侵?」

「如果不相信,你可以自己試試。最後告訴你一點,只要你的實力達到魔法師,便能打開萬魂塔第三層,裡面有血肉再生之法,如果不想以這副骷髏的模樣活著,就儘快努力吧。」

聞言,古風頓時激動得渾身顫抖。

自從擁有靈識之後,他就無時不刻都在面臨著被人凈化,被亡靈魔法師送回黑暗世界的危險,如果真能長出血肉,以後豈不是能以一個真正意義上的「人」活在這個世間?

這個消息對於此刻的古風來說,無異于晴天霹靂,他一時間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說什麼?第三層里有血肉再生之法?」

四周寂靜一片,剛才那個聲音似乎又消失了,古風再問了幾遍還是沒有迴音。

「不管是真是假,就算為了活下去,我也會努力修鍊,爭取早日達到魔法師。」

在這一層里觀察了片刻,沒見到什麼異常后,古風終於離開了萬魂塔。

自己在萬魂塔內耽擱了這麼久,雲曦恐怕早就擔心死了。

在附近找到了一隻沉睡中的獵物,才再次回到篝火旁。他沒有忘記,剛才離開時,曾經說過要給雲曦捕捉一隻獵物。

「你去哪了,怎麼這麼久才回來?」剛剛回到篝火旁,雲曦便滿臉焦急的迎了上來。

古風心裡流過一絲暖意,這還是他出現意識以來,第一次被人關心是什麼感覺。

正當古風怔怔看著眼前那張俏臉時,雲曦突然驚疑了一聲,「咦?你身上怎麼多出了一件破爛的盔甲?」

古風自然不可能把自己擁有萬魂塔的事實說出來,那人曾經警告過,萬魂塔的秘密絕對不能讓任何人知道,不然會給自己帶來滅頂之災。

「剛才在樹木里無意間發現的,所以就穿在了身上,這樣體面一些。」

雲曦臉色頓時有些古怪,因為那套盔甲又臟又爛,就像是從墳墓里挖出來的古物一樣。

不過一想到古風原本就只是一具骷髏,她也只是尷尬的點了點頭,「雖然破爛了一些,不過穿在你身上,倒也挺般配的。」

不想在這個話題上繼續下去,古風立刻拿出了捉來的獵物,在地面上寫道:「如果你不介意我是骷髏的話,我給你烤肉吃。」

雲曦一怔,也不知在想些什麼,突然一把從古風的骨爪中奪過獵物,「不用了,我自己來就行。」

看著雲曦轉過身去的苗條倩影,古風不禁暗自嘆了口氣,「骷髏始終只是骷髏,在沒有血肉長出之前,她不可能真的把我當成一個真正的人看待啊。」

一夜無話,第二天清晨,兩人又繼續上路。

接下來的兩天里,每當停下來的休息的時候,古風都會尋找機會偷偷修鍊,兩天下來,他的修為又提升了一階,從魔法士第一階進入第二階。

直到第三天中午的時候,兩人終於來到了目的地,清溪鎮。

然而當看清此刻清溪鎮的景象時,雲曦再也壓抑不住,當場失聲痛哭起來。

因為此刻呈現在兩人眼前的,居然是一片殘垣斷壁,房屋幾乎已經坍塌,到處是燃燒過後的灰燼,橫屍遍野,慘不忍睹。

「父親,母親……」

雲曦踉蹌著奔到其中一棟倒坍的房屋前,瘋了似的在這片廢墟中翻找著,雙手都流出了鮮血依舊不管不顧。

古風自然也在幫忙,不過他心裡明白,憑周圍這種觸目驚心的場景,就算能找出雲曦的父母,估計也已經凶多吉少。



果然,剛剛將表層的雜亂物翻開,兩具血肉模糊的屍體頓時出現在兩人的視線中。

儘管已經面目全非,從兩具屍體的衣物上,雲曦還是一眼便認了出來,正是她的父親和母親。

「啊……」

雲曦凄厲的大吼了一聲,似乎悲傷過度,嬌軀一軟,當場便暈了過去。

古風眼疾手快,在雲曦倒地之前,一把將她攬入懷中。

儘管已經昏迷,那張清秀的臉上尤自帶著痛苦之色,眼角也還有眼淚繼續向下流淌。

看了看周圍死氣沉沉的景象,古風心裡也不免有些沉重,「也不知道誰會這麼殘忍,居然屠殺這些連還手之力都沒有的平民?」

找個乾淨的地方將雲曦放下,古風開始在周圍尋找起了線索。

雖然在四處尋找,他也知道自己這麼做不過是在盡人事罷了,兇手早已逃離現場,想要找到幾乎沒有多少可能。

然而正當他準備放棄的時候,卻無意間在一片廢墟中發現了一塊紅色布料。

感覺有些眼熟,古風立刻將布料從廢墟中拉出,握在骨爪中仔細看了一眼,是一塊從衣物上撕裂下來衣袖。

當看清這塊衣袖時,古風全身骨骼不由得狠狠顫抖了一下,「難道與龍翔學院有關?」

因為這塊衣袖上,竟然綉著龍翔魔法學院的騰龍標誌。 這個發現讓古風震驚不已,這裡只是一個普通的小鎮,除了雲曦之外,誰還會不遠百里來這裡?


但線索也僅限於這片衣角,繼續找了許久,卻再也沒有任何發現。

見雲曦還是沒有醒來的跡象,古風索性走到不遠處盤腿坐了下來,快速進入了冥想狀態。

隨著時間的推移,不久后,周圍的廢墟中突然升起淡淡的黑氣,絲絲縷縷向他的骷髏身湧來。

「這是什麼?」

古風驚疑不定,原本還害怕這些黑氣對自己有傷害,嘗試著吸納其中一縷進入頭顱中,非但沒有傷害,似乎還有增強自己魔法的感覺。

仔細觀看了片刻,古風靈機一動,突然想到一個震驚的可能。

死亡之氣!

根據亡靈魔法書籍的記載,一旦有大量生物在同一地點死亡,周圍的天地間便會短暫的凝聚這種死亡之氣。

猜到這一點,古風再也沒有顧忌,開始瘋狂的吸納這些黑氣進入自己的頭顱內。

死亡之氣對活人有害,但對於成長型骷髏來說,卻是極好的補品,不但可以淬鍊骨身,還能增強骷髏本身擁有的能力。

果然,隨著頭顱內的死亡之氣越來越多,古風的亡靈魔法竟然在迅速向上飆升,沒過多久,便從魔法士第二階晉陞到了第三階,而且還在繼續往上增長。

古風欣喜若狂,但他並沒有停下來,因為周圍的死亡之氣還在繼續向他的骷髏身彙集。

「也不知將這裡的死亡之氣吸納完,我的魔法實力能達到什麼程度?」

吸納死亡之氣的時間無比漫長,直到兩個小時后,周圍的死亡之氣終於越來越稀薄,幾乎被他吸納一空。


而他的魔法修為,卻在這短短兩個小時之內,達到了魔法士第五階。

「沒想到死亡之氣竟然這麼神奇!」

古風只感覺就像在做夢一樣,就算放眼龍翔學院,大部分學員也只是魔法士中級的水準,就連雲曦也才達到魔法士第四階。

害怕雲曦隨時會醒來,古風沒有急著進入萬魂塔中修鍊,徑直走回了雲曦身邊。

沒過多久,不遠處的雲曦終於幽幽醒轉。

只是剛剛睜開眼睛,她卻「哇」的一聲哭了出來,似乎一時間都忘記了古風只是一具死靈生物,竟然一把撲到他的懷裡,狠狠抽泣道:「我父親和母親都不在了,我以後該怎麼辦……」

古風一時間怔立當場,難道她已經把我當成「人」了嗎?

沒高興多久,他又伸出骨爪將雲曦推開了一些。

因為他知道,自己始終只是一具骷髏!

看到古風這種動作,雲曦這才反應了過來,哽咽道:「究竟是誰做的?」

古風靈機一動,這才想起剛才無意間找到的一片衣袖,想也不想便遞給了雲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