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正現在也是無聊,兩個人自然是有一番交流了。

「呵呵,你還真的是有些特立獨行的感覺……」葉川也是笑了笑,樊啟明倒是實在。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我的實力一直卡在武尊境三重上面,就是缺少一個突破的契機。今天的確是一個好機會,我其實都沒有想著要贏,除了你之外,恐怕我就是這個裡面實力最弱的人之一了吧!」

樊啟明還是有自知之明的,除了葉川之外,幾乎沒有一個武尊境三重一下的。

葉川呵呵一笑道:「你是想要藉助他們突破?這個想法倒是不錯,其實你現在缺少的就是一個機會而已。如果你不嫌棄的話,我可以助你一臂之力!」

樊啟明哈哈一樂道:「你?實力有些差,不過還是要謝謝你的一番好意。我叫樊啟明,東勝神州樊家!」

「我猜想你應該就將是從樊家出來的,速戰速決吧,有空下去聊,今天正好還有事!」葉川的話倒是讓樊啟明有些想要發笑。

樊啟明點點頭道:「我也是這個意思,還得養精蓄銳準備下一場呢!」

「或許沒有機會了!」

葉川掏出自己的滄瀾劍微微一笑道:「先接一招吧……」

話音剛落,葉川突然間便消失在了樊啟明的眼中,速度之快讓人瞠目解釋。

「風雷變!」

葉川使用的正是武聖境級別的功法風雷變,其速度之快豈是一般人能夠想象的。

雖然他的劍法並不是非常的出眾,不過只要實力夠強,即便是沒有劍法,同樣威力是非常的強大的。

「好快的速度!」

樊啟明眼睛一瞪,做出了防禦的姿態,實際上葉川也在壓縮自己的速度。

不過即便是在壓縮,他的速度已經是超出了同等級的層次很多了。

樊啟明根本不知道葉川到底在哪個方向出現,只能夠靠著自己的感知。

「武尊境一重,怎麼可能有這麼快的速度呢?」

樊啟明現在有些心慌了,原本他的信心是非常的滿,可是葉川這一出手便知道有沒有了。

天空中彷彿一個黑點正在向著自己接近。

「雷獄枷鎖!」

葉川心中大喝一聲,此刻樊啟明剛剛看到葉川隱約攻擊過來的方向,他便發現了自己的身體一滯。

「動不了了?」

樊啟明臉色大變,葉川的滄瀾劍已經是以流星一般的速度向著她急速飛來了。


「呼……」

場下的眾人都是沒有想到竟然是這樣的情況,原本他們以為樊啟明會以壓倒性的優勢勝出,可是現在看看根本不是這麼回事。

什麼壓倒性的優勢?根本就不存在什麼壓倒性!

要說壓倒性的優勢,葉川倒是看上去更加的佔據主動。

「這到底是什麼情況?啟明怎麼不動了?」樊家的家主在人群之中觀看著樊啟明的樣子,顯然他也是有些驚愕。

一開始他覺得這個葉川也就是那麼回事,可是等到葉川真正的動了的時候,他才感覺到這個少年實在是不一般啊。

「族長大人,此少年的實力已經是超越了少主了,手段非常的辛辣啊!」站在樊家族長背後的一個黑衣人低聲的說道。

樊家族長沉聲道:「真是沒有想到,真是沒有想到啊,此人年紀輕輕已經是擁有如此絕強的實力。」

樊家族長看著場面上的情況,也是沉聲嘆了一口氣,顯然這個時候他也是沒有想到事情竟然會按照這樣一個步驟發展。

原本他認為自己家族的樊啟明是沒有任何的懸念能夠拿下這一場比賽的,可是比賽僅僅開始了這麼一點點的時間,場面已經是變得不可控制了。

「斬!」

葉川沒有任何的花哨,直接將自己武尊境級別的靈氣滄瀾劍揮舞著向著樊啟明的頭頂上劈來。

眼看著這一場比試就要終結了,葉川似乎有意的放緩了自己進攻的步伐,他顯然在這個過程中有過一絲絲的猶豫。

正是因為這一絲絲的猶豫讓樊啟明一下子有了緩和的餘地,因為此刻的他已經是看清楚了葉川進攻的方向。

「烈火斬!」

此刻,樊啟明彷彿是絕境中的困獸,他知道現在他唯一能夠做的就是爆發。

如果此刻在不爆發的話,那麼他來到這邊的目的基本上就是沒有任何的實現的。

剛才的那一刻,他甚至感受到了一種死亡的窒息,來不及細想的樊啟明已經是將自己的元力不斷的湧出。

在樊啟明的周圍,甚至元力已經開始凝結成為實質化。

「去死吧!」

樊啟明似乎並不是對葉川所說的,而是為了破除雷獄枷鎖帶來的那種壓力,葉川所用的雷獄枷鎖在面對實力比自己還要低一些的樊啟明來說,效果非常的不錯。

葉川微微一笑,直接迎面而上,樊啟明每一次揮舞的軌跡都是全力以赴。


葉川沉聲道:「你還不夠這個資格……」

樊啟明看著原本還是一臉笑容的葉川,此刻已經是看不起自己了,這種心理上的落差,讓他一陣的鬱悶。

同時他已經是提起精神,開始和葉川糾纏在了一起。

天空之中閃過萬道霞光,讓人感覺眼花繚亂。

葉川並未出動全力,而是不斷的迎合著樊啟明的進攻,此刻樊啟明的元力已經是急劇消耗。

葉川呵呵一笑道:「如果你在不用力的話,那我可就不客氣了!」

不知道葉川的想法到底是什麼樣子的,現在的樊啟明已經是陷入了一個進攻的絕地。

他知道自己或許贏不了葉川,可是即便是贏不了,他也不能夠就這麼草草的收場了。

「既然如此,那就休要怪我了!」

樊啟明忽然之間,將自己的兵器收了起來,整個人彷彿是在靜止。

不過距離他最近的葉川明顯的感覺到了此刻樊啟明的身體之中一股股強大的元力正在往他的手上遊走。這等恐怕的元力波動倒是讓葉川一愣。

樊家族長看著樊啟明此刻的樣子,沉聲道:「沒有想到他此刻竟然連樊家的禁忌都要使用出來了啊!」

「族長大人,我們是否要阻止少主?」黑衣人沉聲道。

「阻止?呵呵,為什麼要阻止?這個是他的選擇……」樊家族長似乎對於樊啟明最後的瘋狂並沒有任何的表示。

「可是……」黑衣人似乎還想要勸說一些什麼,不過看著樊家族長那犀利的眼神,他選擇了沉默。

「沒有什麼可是的,好了,我想一會就應該結束了。」樊家族長似乎一臉的風輕雲淡。

實際上他的內心真的和他表面上是一樣的么?

原本樊啟明肉色的拳頭,已經是逐漸變成了火紅色,那拳頭似乎被烈火包圍了一般。


底下一片嘈雜之聲,因為他們也從樊啟明那兩隻拳頭當中感受到了無比強大的力量。

「烈焰王拳!」


樊啟明經過了一陣的準備之後,他開始發動了他最後的瘋狂。

兩隻拳頭猶如兩道出膛的炮彈一般,飛速的向著葉川的方向挺進。


葉川微微冷哼了一聲,實際上這個時候的他已經是準備充足了。

「震天皇拳!」

葉川此刻猶如帝王一般,拳頭所向之處,彷彿一股帝王君臨天下一般。

「好厲害……」

底下之人發出了一陣陣的驚嘆,他們也是沒有想到這葉川竟然還有如此強大的後手。

「轟……」

兩拳相交,此刻擂台傳出了沉悶的聲音,伴隨著漫天霞光,誰也不知道到底誰勝誰負。 狂雷揮手取出一個紫色玉瓶,在易逍遙詫異的目光將其打開,仰脖灌入口中!

“真氣靈液?!”易逍遙震驚地叫道:“狂雷,你怎麼會有這東西!”

一股強橫的氣息自狂雷的周身爆發而出,易逍遙皺了皺眉,暗道:“先天勁脈一重境!好強的真氣靈液!”

狂雷霍地轉身望着易逍遙,冷笑道:“易大哥,你可還記得荒漠平原中的魔獸羣襲擊麼?”

易逍遙點了點頭:“嗯!這又能說明什麼呢?”

“那是落魂谷的人搞的鬼,他們善於操控萬物靈魂,不過他們既然讓我殺你,便爲我備下了一手!”狂雷大步走到易逍遙的身側,遙望着爆衝而來的雙翼黑虎。

易逍遙愕然道:“真氣靈液便是他們爲你備下保命的手段?!”

“嗯!”狂雷點了點頭,隨即滿臉憧憬地望着易逍遙:“我現在可以肯定當時並未有什麼神祕強者,因爲那個神祕強者就是易大哥你!”

易逍遙笑了笑,也不再否認:“所以你當時無須打開真氣靈液!”

“嗯!今日,我要用他們的東西,再去對付他們!”狂雷滿臉憤怒地盯着越來越近的雙翼黑虎。

易逍遙皺了皺眉:“可是真氣靈液雖然能短時間內提升你的修爲,不過在一定的時限後,你本事的修爲便會受真氣靈液反噬的影響,而且你的修爲也會下降一重境界的!”

“我不在乎!我愧對易大哥,我狂雷不想揹負着愧疚在易大哥的身邊,所以這次我要挑戰那個灰袍老者,他的實力在那幾人中是最強的,易大哥!”狂雷期望地望着易逍遙。

易逍遙一眼便看到雙翼黑虎脊背上的那道紫袍身影,宿清風!

當初就是他挑開自己僞慧根的祕密,不過若非如此,自己也不可能走到現在這一步,是該感謝他?還是應該仇恨他?

“不!我要殺了他!雖然我是憑藉那次的機緣纔有今天,但九玄宗的目的並非這麼單純,他們不但要逍遙山莊身敗名裂,且想要逍遙山莊在北域徹底消失,這是一個巨大的陰謀,而這一路走來,九玄宗卻爲了殺我付出了巨大的代價,我怎能無動於衷呢?”易逍遙在心底低吼道,雙拳緊緊地握在一起。

“那你小心點,剩餘的三個,交給我!”易逍遙冷冷地注視着宿清風。

“嗯!”狂雷興奮地點了點頭,抽出嗜血般的大刀,縱身向着雙翼黑虎脊背上的灰袍老者劈去!

“公子,我們去抓住那廢物!”宿清風身後的兩名青衣男子“鏘!”的一聲拔出長劍,向着易逍遙橫穿而來。

宿清風紋絲未動地站在黑虎脊背上,只是那雙寒氣逼人的眸子,一眨不眨地盯着易逍遙,眼前的廢物,曾在倒下之前,險些讓自己在天下豪傑面前難堪,這口氣,已然在宿清風的胸口匯聚成一條憤怒江河,洶涌翻騰!

他靜靜地等待着兩名護衛將易逍遙押來,被自己踩在腳下狠狠地踐踏!

“嘭!”

霎時!灰袍老者爆發而出的黑色掌勁與狂雷的大刀迎面相撞,繼而應聲退了開去,回到黑虎的背上,而狂雷,則踉蹌着站在小元寶的脊背上,口中喘着大氣。

“哧啦!”“哧啦!”

兩道凌厲的劍芒向着易逍遙奪路砍下,位置是易逍遙的雙肩,易逍遙早已蓄積的怒氣葛然爆發,向着二人轟然揮出兩掌!

“崩雷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