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看了看右手邊的林沐雪,正低着頭呢,也看不出個所以然來。

“林師姐……你看我這,也是有家室的人……”

沒等江北把話說完,只聽得耳邊突然傳來驚雷般的大吼。

“你放屁!你這逆子,老子就是這麼教育你的嗎!”江萬貫氣的一高蹦起來指着江北鼻子就罵。

來自江萬貫的怒氣值+666

江北徹底懵了,而一旁的林沐雪也是驚訝的擡起頭,她不懂感情,但是不代表她傻。

這是自己未來的公公,他好像,是在幫着自己說話……

而侯煙嵐,對此沒有任何表示,只要他倆商量明白了就行。

“爹?你不是一直告訴我要對煙嵐好的嗎……”江北一臉難受的問道。

他傻,他承認了還不行嗎!爲啥老爹又這樣,說話大喘氣,還說半截話!擁護啥就又給他罵一頓啊!

江萬貫嘴角狠狠抽了兩下,老子說讓你對侯煙嵐好,阻止你對我其他的兒媳婦也好了嗎?

這衝突嗎!這敗家玩意是傻了不成!平時那一肚子的鬼主意都哪去了!

媽的,忍不了了!

江萬貫深吸一口氣,看着自己這目瞪口呆的小兒子,心裏那叫一個氣啊,點根菸,先緩緩。

看來還是得自己出馬了!不然這到手的兒媳婦說沒就沒了!他奶奶的,這敗家玩意!真是幹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怎麼就這個德行!

可是這話到嘴邊,江萬貫又猶豫了,淡淡的看了一眼在那低着頭一言不發的林丫頭。

又看了看自己的小兒子,心裏拔涼拔涼的,難啊。

這輩子又當爹又當媽的,現在還得給他當媒婆?什麼事啊!

怎麼辦,怎麼說,這語氣是不是得委婉點?

可是怎麼委婉?我們這都是平時說幹了誰就幹了誰的主,根本就不曾走過流程……

“林姑娘,你說說吧,你來這造化門來找我兒子是個什麼意思。”江萬貫屁股往凳子上一坐,眉頭微皺,這玩意沒有家裏的太師椅舒服。

江北懵了,他爹能主動說話,已經超乎了他的意料,而他爹能委婉?江北沒想過。

但是您就是直接也不能這麼直接吧!這可讓人家林姑娘怎麼回答啊?這八字還沒一撇呢!

林沐雪猛地擡起頭,臉上先是一片慘白,隨後便夾帶了一絲紅潤,不動聲色的看了一眼身旁的滅霸師兄……

“回滅伯伯的話,小女子此次前來正是爲了心中之惑,我想要弄明白……”

沒等林沐雪說完,便只見江萬貫擺了擺手,直接給打斷了。

江北當時心裏就是一慌,完了,老爹已經是完全體的鋼鐵直男了,這絕對說不出來什麼好話!


“爹!”江北趕緊站了起來,得攔住他爹! “幹啥!”江萬貫眉毛一擰。

好小子啊,老子在這幫你解決問題呢,你還敢攔着我?你有能耐你自己解決啊!

怒氣值+777

江北咧了咧嘴,趕緊答道:“不幹啥,不幹啥,爹,你接着說就行。”

說罷,面帶深意的看了一眼身邊的林沐雪,又攥緊了侯煙嵐的手,我媳婦在這呢,今天我爹也來了,我是真幫不上你了。

我也不容易。

“哼!”看到這小兒子這個樣子,江萬貫心裏沒由來的又是一陣窩火,他奶奶的,真是完蛋啊!

太完蛋了!當年老子也沒這麼完蛋!老子拿下你母親的時候那是多直接?

轉頭,看向還在那因爲被自己打斷而沉默着的林沐雪。

江萬貫神色凜然,像是要上一下前線一樣,子彈上膛!幹!

“林姑娘,你要是相中了我兒子,你就直說,這也不是什麼壞事對吧?”江萬貫直接問道。

林沐雪臉上唰的又是一紅。

“你們什麼個情況我也不知道,但是就衝你能跟我們共患難,不遺餘力的幫助這敗家玩意的份上,老子……老夫認你。”江萬貫一臉鄭重的說道。

江北和侯煙嵐對視一眼,皆是無奈。

江北是對他爹的無奈,爹,你咋這麼猛啊……

而侯煙嵐呢?則是完全沒想到江伯伯能這麼直接,再看看一旁的林沐雪,侯煙嵐在心裏深表同情。

這江家的這一對父子啊,沒法說。

哦,不對,不光這一對父子,還有這王八蛋的那個哥,都是一個路數出來的,現在又多了個秦楓,也被帶壞了。

眼瞅着還有個同樣情況的秦墨白,簡直是……

林沐雪緩緩擡起頭,本就性格不喜與人交流的她更是不知道該怎麼辦了,臉上有一些驚慌。

雖說她沒太聽懂這滅門伯伯到底是個什麼意思,但是她覺得可能是今天能成功的留在造化門了。

能把林沐雪逼成這樣,千里迢迢的跑造化門來找他,不得不說,江北是成功的。

而能讓林沐雪的情緒起伏成這樣,江萬貫也是個人才了。

“嗯……”林沐雪對着江萬貫微微點了點頭,這小動靜比蚊子聲大不了哪去。

“嗯?”江萬貫也是一愣,你說你的啊,什麼情況我還不知道呢,我這敗家玩意怎麼就把你給勾搭上了,你說啊!你嗯個什麼東西?

“不是滅伯伯爲難你,你先說說看,你和這敗家……你和滅霸是個什麼情況?老子也好幫你啊!是不是?”江萬貫一臉沉悶的問道。

江北徹底被他爹弄的無語了,爹,你這不是危難她,你是危難所有人啊。

下一刻,林沐雪又嗯了一下,江萬貫只覺得要抓狂了……

“滅伯伯,我,我和滅霸師兄雖然接觸時間尚短,但是自從滅霸師兄離開冰寒閣,小女子就連修煉都沒辦法再繼續下去。”林沐雪緩緩說道。

江萬貫猛地吸了一口煙,剩下了小半根,都沒了。

這可太嚴重了,修煉都沒法修了,這敗家玩意到底給人家灌了什麼迷魂湯。

“所以時至今日……”

只見江萬貫皺了皺眉,擺擺手,直接問道:“林姑娘,你是想我兒子了,就決定過來找他了吧?”

說那麼多廢話,文縐縐的,聽起來費勁,咱們大家都乾脆點不好嗎?

林沐雪臉色一白,隨後猛地紅色上涌,這個臉啊,紅的一塌糊塗。

點了點頭。

這下,到了江萬貫來表態的時候,他卻是突然犯了難了。

要是在風國那還好點,可是人家剛說了自己是冰寒閣的弟子啊,還是得了師傅的同意纔來的,,雖不知道她師傅是誰,但是冰寒閣的那個老女人可是和自己有仇的。

還有,自己三天前纔剛殺了她們的那個什麼大長老。

現在這林沐雪的師傅就真的放心讓她的徒弟來找自己這兒子?不太對吧……

可是下一刻,江萬貫釋然了,所料不錯的話,當天在那山頂上隱藏的那一位,就是這林沐雪的師傅了。

事情也只有這一種解釋。

但是把這林沐雪引到江家來,到底是引狼入室,還是坑了一個好姑娘,這不由得他不好好考慮。

看了一眼自己這小兒子,江萬貫坐在椅子上沉默了,又點上了一根菸。

可是再看那林沐雪臉上那一抹鄭重和害羞,江萬貫自信看人夠準,此女……

“林姑娘,你可知進我家門,代表着什麼?”江萬貫沉聲問道。

此時。

江北也明白今天得到他做這個決定了,握着侯煙嵐的手,有點抖。

轉頭看向侯煙嵐,微微嘆了口氣,又看向另一旁的林沐雪。

林沐雪的神色明顯有些不自然,是被老爹給問懵了,什麼叫進你家門代表着什麼?林沐雪不懂,但是江北可太懂了!

“林師姐,作爲修煉者,我本不該如此,但是我家的情況你所知甚少,你跟我在一起,會坑了你的。”江北沉聲說道。

既是爲了林沐雪好,也是爲了給侯煙嵐一個交代。

不是他優柔寡斷,而是江北明白,今天這事必須要有一個結果!

他能感覺到,他的心也在滴血。

而侯煙嵐的握着江北的手也是一緊,林沐雪不懂,但是她懂。

他們江家有着不得不去做的事,即使爲此付出生命,這仇都必須得報,不然江北也不可能來這裏!

她的心中也在惋惜着,林沐雪這樣的女子竟然也會有此遭遇。

林沐雪臉色一時間變得慘白無比,雖然臉上還有些不解,但是她已經從這三言兩語中聽到了拒絕的意思。

可是爲何還要給她這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

“滅伯伯,滅霸師兄,我明白了。”林沐雪緩緩站了起來,對着江北和江萬貫歉意一笑。

如果說江萬貫今天沒來,事情可能都不會這麼難辦。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江萬貫看懂了這林沐雪,好像並不準備讓她這麼輕易就離開了。

既然是他認定的二兒媳婦,爲什麼要這麼就放走了?笑話!

什麼能說,什麼不能說,江北看的太重了,但是江萬貫卻是已經淡然了,他就沒慫過!

就在林沐雪已經失魂落魄的要離開這小屋的時候,只聽得身後傳來一道聲音。

“林姑娘,我給你一個選擇。”


林沐雪猛地回頭,滿臉詫異的看着江萬貫。 江萬貫朝着先前林沐雪的位置一指,示意坐下,繼續談!


林沐雪微微點了點頭,抿着嘴脣,重新坐好,只是臉上那一抹希望的神色和明顯的疑惑還並存着。

與此同時,江北和侯煙嵐下意識的對望了一眼,眼中都是震驚。

“爹……真的要……”江北也是一臉糾結的問了出來,如果一個不小心,那就是暴露了啊!

他江北會不會因此在此暴露在星隕大陸衆多宗門的眼中,這根本就是不可能去賭的事!

“你信她嗎?”江萬貫挑眉問道,神色淡然,好像這是一件再小不過的事情。

江北深吸了一口氣,轉頭看向林沐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