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見堵在前頭的,四五隻兇鬼,七八隻厲鬼時,一腔怒火便摟不住了。

什麼時候的女人最可怕?發了瘋的時候。

什麼樣的女人最可怕?有暴力傾向的女人。

這一刻,婆雅佔全了。

所以,不待我說,憤怒的婆雅已經衝了出去。

殺完就回,沒有一絲拖泥帶水。

“你的眼睛怎麼了?”回到身邊的婆雅似乎正盯着我的眼睛。

“嘿嘿,打人打得激動了點兒,不礙事。”我剛勾起嘴脣,打算笑一下。

婆雅哼一聲,說道:“打起架來比祖大樂還瘋,艾魚容是怎麼回事?”

我聽出了埋怨味道,替艾魚容解釋道:“她爲了保護我,傷得很重——”

婆雅沉默半晌,忽地哼道:“沒死就好。”

我搖搖頭,好好的話,就不能好好地說。

“你是誰?”彷彿才發現扎西似的,婆雅問道。

扎西被乍一問,竟然開始支吾。“我,我——”

“他是通靈教衆,是後面那夥壞東西派出來的。”老烏鴉一旁嘀咕。

“原來如此。”婆雅恍然大悟,突然咬住牙關,擠出一句:“我去把他們全殺了!”

一個修羅女,你指望她有一顆菩薩心腸?

快意恩仇,纔是她的性格。

我白了老烏鴉一眼,這貨不知道這句話是在拱火?

怒火燒心的婆雅衝我身邊的扎西說道:“先從你開始吧——”

我連忙橫起手臂,攔住婆雅,勸道:“別衝動,他們手裏有人質。”

“人質?誰?沒見到皮大仙、大牙和瘋道人,他們都被抓了?”

“不是他們,他們目前在別的地方。是另外的人。”

“是個小妞,漂亮高冷,見到這小子還會臉紅的小妞!”老鳥笑嘎嘎說道,似乎怕我打,還特意飛高一些。

婆雅一聽,不是味兒地說道:“我說怎麼這麼緊張呢,可憐楚齊還在家天天唸叨某個沒良心的!”

“呃——”我白一眼不嫌事大的老鳥,厚着臉皮道:“別聽這鳥胡說。”

“好吧,好吧,我不會害死那個女人的,要不某人還不跟我拼命!”

“呃——”

見我無言以對,婆雅衝扎西吼道:“還不快走!”

扎西嚇得一蹦倆高,忙不迭點頭哈腰得晃盪身子,然後才扶着我風風火火地往上走。

——

一路全靠心情不爽的婆雅發瘋似的殺鬼,我和老鳥竟有時間罵兩句嘴。

這老扁毛,雖然上了我的船,但往日那點兒小不爽,一直沒機會發泄。今兒能找個叫我吃癟的事,心情竟大好。

突然,前頭傳來轟隆隆巨響。

老烏鴉顧不得笑話我,連忙跳上我的肩頭。我暗笑,這貨是在隱隱保護我。

另一邊的扎西咯噔一下,一腳踩空。

要不是我反應快反手拽住他,老子非被他帶着一塊摔下去。

“謝謝,謝謝尊者。”扎西驚魂未定,心不在焉,所以這謝謝,沒誠意。

我不由皺眉,卻不是因爲他,而是因爲前頭的異響。

我感應到,那裏鬼氣肆虐。不禁暗道,硬仗一觸即發。於是把身邊的扎西一把推開,叫他有多遠滾多遠。這倒不是我在乎他的死活,而是這小子嚇得兩條腿直打晃兒就是不挪窩,杵在這兒礙事。

婆雅這時哼一聲,已經衝了出去。我連忙招呼老烏鴉,“老鳥,硬仗來了,拼了!”

————————————

ps:六一啊,小朋友節日快樂!有票的不要留了,砸過來吧! 婆雅、我還有老烏鴉,面對的竟是成千上萬的鬼。

粗略感應之下,怕是有一半都是厲鬼,十分之一是兇鬼。

這一次的鬼潮,質量上遠遠超過加虎溝和瘋道人老樓裏的那兩次。這種級別的鬼物一旦沾身,就算是惡鬼,也得慘死。

“小子,這些人披堅執銳,好像是古格王朝的兵卒死後陰魂不散!”老鳥嚎了一嗓子。

最下面是奴隸,然後是貴族,後來婆雅殺死的,幾乎全是官吏,這一次,又冒出大量的士兵——

打量兵卒守護的一定不是奴隸或者平民,換句話說,這兒,離黃土坡頂不遠了,離古格王不遠了,離王宮不遠了!

我雙手一揮,抓出兩方城隍印。自有書已經被魯巴盯上了,若是再知道這兩方城隍印,指不定這貪得無厭的傢伙會多不要臉。

況且這城隍印很容易暴露身份,不到逼不得已,我也不會用。

可這次,眼看鬼兵突襲,還不用,等死了長毛?

拋開一切顧慮雜念,我口中唸叨幾句咒,便把城隍印一翻,離手。

轟隆隆。

須臾間,鬼哭狼嚎。

可這兵卒太多,跟呲開了花的破水管子似的,按下去,又從指縫裏噴出更多。

兩方城隍印已經擴張最大,那些王朝兵卒就從鎮壓不到的地方一股一股地衝過來。

“他孃的,太多了!”老鳥忽地飛回,躲我身邊暫歇。

“老烏鴉——”

“幹啥?”

我嘴一抿,“進自有書裏吧。”

“你意思老子拖你後腿?”老鳥一哼,似乎瞪起了鳥眼。

“想多了。”

老鳥呸一口,說他不是貪生怕死的鳥。

我無語,也沒時間廢話,直接翻開自有書,強制召回。他孃的,再不怕死,你也是個鳥!

“小子,你他——”

老烏鴉的髒話生生憋了回去。

感應中,衝得最快的幾隻兇鬼,被婆雅攔住了三個,還有倆離我不到五米了。

我左手連忙結出堪鬼印,嘴上默唸咒語,運起大五行堪鬼術。我要把最先衝來的鬼兵拘爲己用。

怪事,我的堪鬼術竟在這一刻失靈了!

一愣之後,我連忙放出小鳳凰妞、韓千千。

叮地一聲,清脆的鳳鳴彷彿穿透黃土坡的暗道。

接着一團火焰落在身邊。

“又怎麼了?”小鳳凰妞心情不好,跟我沒好態度。

“嘿嘿,前面有鬼——”

“有就有唄。”

“呃——我算算,這些的話,若是艾魚容沒受傷時,估計十分鐘能搞定!”

“切。我比她快!”

我一陣暗笑,這小鳳凰妞還真是上道。但表面卻裝不信,懷疑道:“吹!”

“哼!”

氣得小鳳凰妞一跺腳,直接衝過去。剛離去不遠,便熱浪烤人。

我連忙放出陰氣,瞬間把殺紅眼的婆雅召回來,轟然一身,修羅臂出。

噗噗噗——骨刺如彎刀。

“燕趙,剛纔有一股強悍的鬼氣冒出。”

“那是我放出去的。她叫韓千千,是火鳳凰。”

“鳳凰?女鬼?”

嗯。

行陰針裏突然靜悄悄。

“婆雅,兇鬼來了!先扛過去再說。”

“韓千千,小點兒火,別燒壞了暗道!”

轟!

前面暗道處,小鳳凰妞終於放火了!

月高殺人夜,風高放火天。

冥火一出,頓時鬼哭。

我不禁咋舌,這小鳳凰妞殺傷力忒大。之前說艾魚容能十分鐘搞定,純粹刺激韓千千的。艾魚容單挑實力強,像這種大面積殺鬼,效率上還真比不了韓千千。

當然,這話我不能說,我怕小鳳凰妞驕傲,更怕她跑。

一時間,火浪襲人,頓時覺得口乾舌燥,全身汗水都不夠出的。

我連連下去幾十級臺階,這纔好受一點兒。心知:就這,還是我叮囑後,減小了威力的冥火。

轟隆隆,冥火不斷爆燃。

大約兩分鐘,前面暗道一片死寂,只有久久不散的焦味。

我仔細感應一圈,前方再無古格王朝的鬼兵。長吁一口氣的同時,我不由暗自咋舌,若非叫韓千千控制了冥火的熱度,只怕焚燒的速度會更快,更變態。

呼,我解除鬼融,婆雅立於身邊。

那韓千千獨自站在前面的臺階上。

忽地,火藥味竟蔓延開來。

這時身後漸有嘈雜的腳步聲響起,想必魯巴等人被如潮鬼兵帶來的陰、煞之氣嚇着,又被冥火爆出的恐怖氣勢所震撼。之前選擇了遠遠避開。

我暗自點頭,至於魯巴他們死不死我不管,我只要保證陰語兒別出事。

思緒兜回,我喊了兩聲扎西。這貨遠遠應聲,往前跑。站到我身邊呼哧帶喘。

“繼續吧。”

話音落,我便一步邁出,登高。

另一邊的婆雅見我沒搭理她,氣得一跺腳,跟上來。

“她就是那鳳凰妞?”

婆雅明知故問。

我點點頭。

“身材很一般嘛。”

“你說誰一般?”

暈,本來想冷處理,結果這兩小妞都屬炮仗的,點火就着!

我連忙制止,說兩位小姑奶奶,也不看看這兒啥地?我還被人逼迫着賣命呢!

這話不說還好,一說出來,惹得二女都不高興。

婆雅哼道:“我倒是想救你,你不幹啊!”

那小鳳凰妞一旁補刀,“連自己老婆都保護不了,你活該!”

“啥?那女的怎麼就是你老婆了?你竟然——”婆雅突然沉默。

我鬱悶,這他孃的都哪跟哪?立馬解釋起來。

不多時,後面傳來魯巴的催促聲:“小瞎子,快點兒走!上去了,我就把你老婆還給你!”

聽我解釋完,婆雅冷哼着一個人先上了臺階。

前面石階上站立的韓千千也突然動起來,倆小妞這就在暗道裏比了起來。

我感應之後,搖搖頭,扶住紮西,拾階而上。

扎西看不到婆雅和韓千千,但終究忍不住好奇,問我:“尊者,那是兩個女鬼不?”

“嗯。”

“真厲害!”

“你指哪方面?”

“呃——”

我抹了一下鼻樑,說道:“逗你,快走吧。”

自打那上萬古格王朝的鬼兵被冥火燒成灰燼,後來的一段暗道,竟然死寂一般。

又走了十分鐘左右,我感應到二女氣息。此時二女正停在某處,也不說話。

“怎麼不走了?”我問二女。

沒人回答。

“扎西兄弟?”我掩飾尷尬,用扎西順坡下。

扎西反應過來,支吾道:“到了,到山頂古格王宮了!”

扎西聲音有些顫抖,甚至是激動。

我仔細想了想,發現,扎西高興的理由或許只是,這一路走過,竟活了下來。

雖說他已經做好了死的準備,但能活,誰他孃的又願意跟閻王爺鬥地主去? 等了好一會兒,魯巴領着一衆手下扛着女乾屍,捆着陰語兒走了上來。

我邁步擋住這暗道口的石頭門前。

“魯巴,到山頂了,說話算話,把人交給我吧。”

那魯巴包在銀面具下的嘴巴發出一連串癩皮狗似的笑聲:“呵呵,不急,不急。”

“你想反悔?”我皺了皺眉,儘管在意料之中,但還是鬱悶。

“哪能!這不還有最後一道門嗎?”魯巴笑着說道,“等進去了,一準兒給你老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