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謀長道:「總司令閣下的意思?」

李奇微無奈道:「難不成我們要屠城不成?真是的,我的意思就是盡量的告之這幫人,盡量的安撫這幫人,這件事情就讓那些韓國的軍隊去做吧,他們反正呆著也沒有任何的作用,不如做點有意義的事情好一些呢。」

李奇微最害怕的就是那種等待中的絕望,當然了,他肯定是非常的安全的,美國的飛機也不是吃素的,他們必然不會讓李奇微落在中國人的手裡的,否則到時候怎麼向人交代?

一個第八集團軍的司令員被中國人暗殺了,一個第八集團軍的司令員被中國打的被迫下台了,一個第八集團軍的司令員被人家打的俘虜了。到時候都能為第八集團軍寫一本書了,書的名字就叫做悲劇的第八集團軍總司令們。

開個玩笑,當然了,這件事情現在很有可能就活生生的發生在他們的眼前,前面兩個已經成為了既定的事實了,最後一個恐怕到時候也有可能。畢竟中國人在外圍的防空設施能夠讓飛機進入內部營救么?顯然這一點其他人都是不太敢保證的。

王明宇笑著看著已經布局完成的計劃,心中也是大大的鬆了一口氣,要知道,為了這個計劃,王明宇從前天中午到現在還沒有休息過,他生怕什麼時候就出現了意外。

現在聽到一個接著一個的好消息之後,王明宇整個人也是坐了下來,他也是人,不是神仙,他也有累的時候,只不過有些事情他還要硬撐著。

當然了,對於王明宇來說,恐怕這個是他在軍隊生涯的最後一次真正的戰爭,既然是這樣的話,那麼他就不能夠在這個時候留下任何的遺憾,他要在這個時候為自己,為國家掃清障礙。 漢城整個城市都變得有些蕭索了,李奇微已經被困好幾天了,這個時候他還在觀察,原本的一套方案現在根本實施不了,怎麼實施?不管怎麼實施也要先突破別人的封鎖線么?

李奇微已經聯繫了附近很多的空中部隊對敵方實施打擊,可是最後的結果總是讓人非常的鬱悶,就這幾天,他們的飛機已經損失超過四十架,這個數字不是他們能夠承擔的起的。

李奇微召開了軍事會議,他們現在就是要研討一下怎麼辦?現在他們已經被中國人*到了死胡同裡面,這個時候他們在不採取措施的話,恐怕都沒有機會採取措施了。

「你們給我說說到底應該怎麼辦?現在遠東司令部已經向我們發動最後的通牒了,他們要我們打擊中國志願軍,可是現在的情況是我們根本出不去!」李奇微有些惱羞成怒的說道。

「總司令閣下,我們現在是不是要強行的打開一條缺口呢?如果不是這樣的話,我恐怕我們到時候就要被困死在這座城市裡面了。這裡面的物資實在是有限!」

「難道我不知道物資有限么?你以為我在這邊找你們來是為了訴苦的嗎?我是要找到一個解決的方案,請你們給我一個解決的方案明白嗎?」 殘暴王爺絕愛妃 李奇微憤怒的拍了拍桌子。

「是的,閣下,我們正在全力以赴的想辦法,可是敵人和我們之間有很大一段的緩衝之地,恐怕我們的周圍已經布滿了暗哨了,我們的動向都在敵人的掌控之中了啊。」

李奇微道:「掌控之中么?他們怎麼知道我們怎麼想的?呵呵,這些暗哨有什麼用,他們會聲東擊西難不成你們軍校都是上到豬的身上去了么?只有中國人會玩計謀么?難道你們不會?」

「總司令閣下,318兵團的戰鬥力實在是太過的強大了一些,我覺得我們現在應該做好一些防護措施,否則的話,我們難保被他們偷襲啊。我看我們可以和其他部隊一起夾擊他們!」

「夾擊他們?」李奇微想了想道:「好像聽上去是個不錯的主意,你給我說說看,我們到底應該怎麼做?如果可行的話我會給你申請戰功的。」

那個參謀一聽大喜道:「是這樣的閣下,我認為敵人現在要切斷我們的補給線,但是他們沒有那麼多的堡壘可以守護,他們在外面可是天寒地凍的啊。我們是不是可以和其他部隊……」

李奇微道:「這個我也想過,不過這幫318兵團的人怕冷么?我真不知道他們的身體到底是什麼做起來的,居然一點都不怕冷,而且我們的空中力量不但對他們構不成威脅,還……」

李奇微想要說還損失了不少,不過這些話說出來就是有些打擊士氣了,所以李奇微並沒有說出來。但是現在他著急啊,怎麼才能突破中國人的封鎖線呢?怎麼才能夠消滅這幫人呢?

其實李奇微也知道,現在說消滅這幫人純粹是有些扯淡了,現在他們最主要的還是要談談如何先將自己生存下去,如果這個時候還做夢要消滅人家的話,恐怕也是會別人恥笑的。

如果現在不能夠徹底的解決這幫人的話,那麼他們在朝鮮戰爭中取得的成績就不過如此了,但是一旦消滅了318兵團,或者打擊他們的力量的話,那麼他們還有盼頭。

李奇微道:「雖然這個方法好像看上去有些不行,但是可能也是我們目前唯一能夠威脅到他們的了,只不過如果這一次戰鬥死傷過多的話,恐怕我們無法向大本營交代啊!」

一個將軍站起來道:「我們現在在漢城周圍囤積了多少的兵力?差不多有六萬人吧?這六萬人要是等到士氣沒有了,就是任人宰割的羔羊,到時候我們的損失可就大了啊。」

「是啊,總司令閣下,如果是這樣的話,總司令閣下的英明就要毀於一旦,我們現在真的是要做出選擇了,戰爭絕對不可能是一天兩天完成的,我們的物資決定了我們必須儘快決定!」

李奇微想了想道:「馬上給其他的兄弟部隊發消息,讓他們配合我們的行動,告訴他們其他的地方暫時不用管了,中國志願軍的主力部隊都集中在漢城五十公里的地方,讓他們配合!」

一旁的參謀苦笑道:「總司令閣下,我想我們恐怕沒有這個權力調集軍隊,這個必須要得到麥克阿瑟閣下的同意,否則的話……」,否則的話自然要追究責任的,這個大家都是知道的。

李奇微點點頭道:「嗯,立刻給麥克阿瑟將軍發電,就說我們已經確定了敵人的方位,讓在朝鮮的部隊全部配合我們,我們要全殲在朝鮮的中國人民志願軍。」

「全殲?這……」眾人沒有想到在這個時候的李奇微還有如此的雄心壯志,竟然要全殲整個朝鮮的中國人民志願軍,要知道這可是幾十萬的部隊啊,難不成將軍抽風了?

李奇微沉聲道:「讓麥克阿瑟將軍給我們繼續增援,將所有的沒參與戰鬥的部隊都給我調集過來,就說我們要在漢城和中國人決一死戰!」

李奇微說話彷彿有些決絕,好像要奔赴刑場一般,實際上李奇微也知道,這一次的戰鬥恐怕並不是想象中的那麼簡單了,這一次恐怕真的要玩最大號的了。

朝鮮戰爭進行到現在,李奇微甚至還沒有真正的指揮部隊和中國人民志願軍交手,現在正是一個機會,他覺得中國人在那幾條路上的人雖然是主力部隊,但是人數不過一萬餘人。

到時候只要切斷他們的補給線,到時候給他們來一個反圍困那豈不是爽死了?

但是這個要求他們能夠絕對控制,現在的情況看來,他能夠控制都已經不錯了,絕對控制?

恐怕他們還真的做不到,即便是這樣,此刻的李奇微已經被*到了一定的程度,他要報復,他要這些讓他失去顏面的中國人死。

李奇微的心態沒有人知道,一生之中,李奇微從來沒有這麼的狼狽過。

坐擁近十萬大軍,最後淪落到一個被人圍困的局面,這二個在他的字典里是絕對不允許出現的。

寧可魚死網破,也絕對不會讓這幫人得逞的。其實王明宇的目的就是要讓整個美國的指揮系統亂套。

李奇微已經在不知不覺中進入了王明宇的圈套之中,要知道中國可是靠著朝鮮,要增兵很快,美國人可就不一樣了他們要增兵的話只會越來越慢。

這一場戰爭本身就是消耗戰,這一次必然是要消耗掉他們很多的力量才行。否則美國人不痛,他們只能是繼續下去。

現在王明宇的想法就是,要讓美國人知道痛,知道這個世界上不是光有什麼先進的武器就能夠無敵於這個世界的,戰爭最終要靠的是什麼?還不是人?王明宇冷冷的看著遠處的漢城。

一將功成萬骨枯,這句話不是空穴來風,王明宇自然也知道這幫美國人肯定是要反撲的,而他們的反撲無非就是要內外夾擊。王明宇為什麼要將部隊駐紮在高地之上?

還不就是為了防止這種事情的發生么?而且如果當真是這樣的話,那麼特種團的人就活幹了,他要讓整個美國人都活在一種痛苦和絕望之中,慢慢的消磨他們的意志。

通過這幾天特種團的表現來看,還是不盡如人意,當然了,這個時候還沒有真正的要他們發揮什麼才能的時候,等到真正要發揮的時候,美國人恐怕都快哭了。

當然了這一點大家也都知道,只不過知道歸知道,現在他們還是要非常的小心翼翼,他們現在容不得半點的閃失。

李奇微的想法很快得到了麥克阿瑟的支持,其實麥克阿瑟也是沒有辦法的,要是李奇微被困在那邊的話,那麼整個朝鮮戰爭就處於停滯狀態了,這個時候大家必須放手一搏。

麥克阿瑟覺得這個不僅僅是要消滅中國志願軍的原因,他認為更加重要的意義就是他們要給自己正名,要讓別人知道在這個世界上還有一個麥克阿瑟將軍這樣的人物。

麥克阿瑟現在已經被國防部給弄得焦頭爛額,要不是因為這樣,頂著這麼大的壓力的話,麥克阿瑟絕對不會這樣胡來的,他也早知道這樣的做法其實對於美國是非常的不利的。

可是非常的不利又能夠怎麼樣?現在的情況就是不利也要這麼干,他當然知道李奇微還有話沒有說,那就是他們沒有絕對的信心戰勝這麼多的敵人,他們已經被困住了。

麥克阿瑟是老戰術專家了,他一聽到李奇微說的那幾個名詞就知道他們接下來是要幹什麼的,是整個中國人民志願軍把自己的美軍部隊給包圍了,李奇微要反抗了。

雖然看上去有些荒謬,但是這個卻已經成為了事實了,就是這樣的事實,讓麥克阿瑟也不得不跟著李奇微做出調整,否則的話,再一次失敗,麥克阿瑟鐵定是灰溜溜的下台了。

對於這樣的結果,麥克阿瑟絕對是接受不了的,也是他絕對不想要接受的結果,正是因為這樣,所以大家在接下來的事情中,一切都是那麼的順利。

所有的美軍都在向漢城方向靠攏,這個時候彭老總也是嚇一大跳,他沒有想到王明宇玩的這一出竟然玩出了如此大的動靜。

幸好此刻在東北地區中國人民志願軍還囤積了不少的部隊,這讓彭老總非常的有底氣。

不過彭老總知道的時候,雙方已經開始激烈的交戰了,王明宇早就做好了準備,美國人不過就是想要最後的反撲,當然了王明宇也沒有自大到能夠消滅那麼多的美軍。

當然了拖延住他們還是有能力的,只要將漢城這方面的軍隊拖住,他們的意志就會崩潰,隨著戰爭的不斷深入,美國人必然會受到更加龐大的輿論壓力。

開始的時候美國人就是想要通過大面積的打擊中國人,讓他們迅速的建立起威信,才能夠堅持這一場戰爭,但是事實上他們發現他們徹底的錯了。敵人不是那麼的好糊弄的。

原本的歷史上,為什麼戰爭能夠持續那麼久?就是沒有一支能夠讓美國人吃驚甚至害怕的部隊,從而導致了他們最終變成了這樣。

最後如果不是靠著磨死他們的話,恐怕還真不知道怎麼辦才好,但是現在不一樣了,戰爭已經朝著不同的方向發展了,美國人的遠東夢想就要在318兵團強大的火力下破滅了。

麥克阿瑟其實也是看到了這樣,他才想著如此的瘋狂的,不過戰爭的進程讓美國人有些傻眼,他們沒有想到318兵團如此的能抗,他們已經堅持了很長的時間了。

半個月的時間一晃而過,此刻美國人的傷亡又一次達到了四萬人之多。這一次美國人不計後果的開始向著陣地發動一次又一次的猛攻,但是他們一次又一次的留下了漫山遍野的屍體。

318兵團依舊是那麼的堅挺,美軍在戰場上的指揮官死了很多很多。他們都不知道什麼原因,這也是他們一到關鍵時刻就掉鏈子的根本原因之一。

要知道指揮官對於一個軍隊的重要性,尤其是基層的指揮官,王明宇的計劃就是無限期的拖延美國人,讓他們的戰鬥力變得越來越多,內部的矛盾變得越來越多。

一個連長死了,他們就會有幾個人爭奪,這樣的情況在任何的時候都是一樣的,王明宇在可以的製造著矛盾,不過這一階段以來,王明宇部隊的死傷代價也是不小的。

王明宇目光堅定,他絕對不會後悔現在的舉動,朝鮮戰爭要想儘快的結束,就必須要這樣堅持下去。他已經看到了和平的希望,他已經看到了美國人的疲軟了。

這個時候王明宇知道只要在加把勁的話,到時候恐怕就是另外一番景象了。美國人不知道的是,王明宇竟然在這個時候居然想著的是利用他們的傷亡代價,*迫他們談判。

如果他們就這麼耗著的話,恐怕王明宇的目標一時半會還真的很難實現。

美國,華盛頓,氣氛很是緊張…… 美國總統和國務卿、國防部長三個人的面容很是嚴肅,現在他們不得不考慮一個新的問題,那就是現在到底還有沒有打下去的必要呢?這個時候和中國人或者朝鮮談判?

恐怕現在也只有這個辦法了,因為他們的著名將領李奇微已經被困漢城有半個月的時間了,李奇微不肯走,就算是讓他乘坐飛機也是不肯走,而美國方面卻也沒有任何的辦法。

這個時候李奇微要是走的話,恐怕真的是宣告放棄這麼多人了,要知道這樣一走肯定是全國震驚的。但是李奇微不走的話,萬一被活捉了呢?這是一個令人惆悵的問題啊。

總統的臉色相當的不好看,外面那喧囂的抗議的聲音讓他感覺到有一股無名的怒火在他的胸前燃燒,原本這一場戰爭就是他鼓動起來的,雖然朝鮮人先動手的,但是他希望戰爭。

他背後的財閥就是軍火供應商,這一次他們自然而然的要為他們實現利益和價值,不過上一次中勝集團的事情已經讓這幫人有些忍無可忍了,但是沒有辦法,他也只能硬著頭皮做了。

現在倒是好了,戰爭已經是無休止的要進行下去了,這個時候要麼丟面子,要麼失去利用價值被趕下台。這個時候他的內心就算是在強大也沒有任何的辦法啊。

「你們說說到底現在應該怎麼辦?如果我們和中國人死磕的話,我恐怕最後我們的下場也不是很好看啊?現在我們的損失雖然多了一些,但是我們也是有希望談判的。」總統道。

國防部長也沒有了原來那麼的囂張了,他現在才知道,中國人的戰鬥力並不是弱,而是非常的強悍。這一次戰爭到目前為止,美國人的損失已經超過了中國人了,這個是他們絕對無法接受的事實。但是現在好像沒有辦法接受也要接受了,因為他們又一次的將一群部隊陷入了一個絕境,如果當時看出這個計劃來的話,有很多的方法可以破壞。

但是無論是李奇微還是別人都是後知後覺,最後只能是不了了之了,因為他們絕對沒有任何的辦法破壞現在的局面。現在上去衝上去的士兵為了挽救那幾萬人,已經快搭進去幾萬人了。

國防部長嘆了一口氣道:「總統閣下,我們現在的損失已經超過了我們的預計了,參議院的那幫傢伙要我們下台呢,他們說我們已經不適合繼續領導這個國家前進了。」

國務卿無奈的說道:「事實上現在就是這樣的一個結果,我們現在除非收手,否則的話我們還要面臨更大的羞辱嗎?難不成這幫人看不出來我們面對敵人的強大?」

國防部長憤怒的說道:「他們怎麼看不出來?但是他們看出來又怎麼樣? 霸劍道 現在不是他們想要這樣,是民眾,沒有民眾的支持,你覺得他們會怎麼樣呢?呵呵,只不過是為了生存而已。」

總統道:「最近一階段很多不好的消息我都聽說了,只不過讓我有些失望而已,要知道我們現在本身就處於一個困境。這個時候我都有些羨慕中國了。」

「閣下何出此言啊?我們有什麼好羨慕中國的啊?一次戰爭的勝負實際上並不能說明什麼,而且這個王明宇所用的武器絕大部分都是從我們國家出去的。這些沒有良心的軍火商們,我恨他們呢,要知道我們在幫他們賺錢,但是他們反過來卻這麼的害我們,真是讓我們鬱悶透頂啊!」國防部長雙手彷彿要捏碎空氣。

總統道:「那些人的眼中還有什麼國家民族嗎?他們的眼中只有什麼?只有利益,他們只有自己的一畝三分地。而且這個中勝集團實際上也是一個軍火供應商,這一次戰爭之初我們沒有採購他們的軍需么?我們也採購了,混蛋,我當時真是昏了頭了!要是被別人知道了的話,我們就不用幹了。」

國防部長道:「這個沒事,即便是這幫人捅出去又如何?到時候我們完全可以以不知道情況為理由而矇騙過去,嘿嘿!現在我們要思考的是到底要不要和中國人停戰談判?」

國務卿道:「我個人認為我們在繼續打下去,只會有更大的羞辱,萬一他們不止一個王明宇呢?或者說王明宇訓練出來的部隊不止這麼多呢?要知道當時我們已經搞清楚了他們的狀況。但是現在為什麼又多出了幾萬人出來了呢?所以我們的情況部門根本就是吃屎的,他們怎麼能夠讓我們放心呢?我們已經不了解對手的情況了!」

總統和國防部長互相看了看也是嘆了一口氣道:「說實話真是讓人鬱悶無比啊,但是有什麼辦法呢?我們現在可是讓人牽著鼻子走啊。我看我們正式提出和中國人何談吧?否則到時候他們將李奇微等人抓住了的話,我們的談判或許會更加的被動!」

國務卿道:「我們不做最後的掙扎了?要是做最後的掙扎的話,我覺得我們還是可以放手一搏,不過我首先申明,那樣雖然我們的談判會好一些。但是恐怕要是失敗了也好不到哪裡去。」

總統無奈的說道:「我也想做最後的一博,但是現在為了一個韓國,讓我們損失了如此多的士兵你們覺得值得呢?我們在遠東還沒有得到什麼利益,卻損失了那麼多。」

其實總統也就是說說,實際上雖然美國沒有得到什麼利益,但是那些軍火商們得到了很多很多的利益,也就是他們背後的支持者,他們得到了這麼多的利益怎麼辦?當然是還要繼續支持。

所以其實總統雖然說的大義凜然的,實際上他的內心中還是非常的舒服的,畢竟在這個時候他上位的任務也算是完成了。只不過美國有些丟人了。

國防部長憤恨道:「總統閣下,我覺得我們還是要放手一搏的好,現在我們的大軍正在不斷向朝鮮方向移動,這個時候如果能夠壓一壓他們的話,我覺得我們肯定是有希望的。」

總統道:「呵呵,我也知道,但是你不覺得這樣我們的損失會越來越大么?現在我們主要聽的已經不是背後那些財閥了,我們要聽的是民眾的聲音。反戰聯盟你能夠不重視他們嗎?」

國務卿點點頭道:「反戰聯盟有組建新黨的意思,這個時候如果我們還繼續下去的話,恐怕到時候美國的第三大黨就出來了,到時候我們的競爭力就會越來越強了。」

國防部長一愣,他倒是沒有注意到這個事情,不過要是真的是這樣的話,那還真的不能這麼做,畢竟這樣的事情可不是鬧著玩的。到時候兩大政黨肯定是反對自己的政黨。

他們幾個最終會成為政黨的犧牲品,他們雖然有雄心壯志,但是也不可能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吧?既然是這樣的話,那麼他們必然就是要成為整個政黨的罪人。

到時候成為替罪羔羊的話,或許自己的家人都受到連累,這個是他們絕對不願意看到的結果,政治家就是要能夠適應各種各樣的環境現在他們要實現的必然就是這樣一個事實。

國防部長垂頭喪氣的說道:「既然如此的話,那麼我們只有和中國人談判了,如果談不攏的話我們就繼續的打下去,也算是給國民一個交代了,你們覺得怎麼樣?」

國務卿搖搖頭道:「不怎麼樣,實際上我已經通過渠道得知了中國人的想法,中國人現在可是一心想著要發展,而我們的目的就是要阻止其發展。但是我們阻止他們發展的雖然是目的,但是首先要保證我們國內的發展吧?如果我們國內都發展不起來的話,阻止人家有什麼意義呢?」

總統道:「現在就是這樣的一個情況,我們國內的經濟有些蕭索,而遠東地區又沒有取得利益,到時候我們遺臭萬年了,誰還管我們的死活?所以只要在我們的接受範圍內,我們還是可以考慮和中國何談的,要是過度的阻止中國人的話,他們的反擊也是非常的可怕的,我們可沒有那麼的士兵跟著他們的耗著。」

國務卿道:「中國人的底線是什麼?那就是以三八線為基準,建設兩個國家,實際上雖然沒有完全達到我們的目的,但是至少現在我們的目的也達到了一些,我們可以限制中國的發展和擴張,這樣的情況下,我們能夠得到的東西也不少了。」

總統嘆了一口氣道:「如果能夠拿下整個朝鮮半島的話那麼自然是非常的好的,但是現在的問題是我們沒有足夠的實力拿下來。中國人靠著那邊,而偶們卻要不遠萬里的去運輸,說起來讓我非常可恨的是韓國人實在是讓人失望,他們的實力太過弱小,而且游擊戰非常的失敗,否則的話,這個時候應該使他們發揮巨大作用的時候。」

國務卿道:「現在說這些還有什麼意義呢?不過到時候遏制遠東中蘇兩國的發展,還是要和韓國人合作的,我們也不能擺臉色給他看吧?中國的發展沒有個四五十年就想要發展起來了么?我們到時候在朝鮮半島找不到理由,就不會從別的地方著手么?和中國接壤的國家又不是只有一個朝鮮吧?」

總統的眼神一亮,不過隨即又黯淡下來道:「反正我們這一屆政府是沒有任何的辦法了,這一次戰爭最後以這樣的方式告終,是我不曾想到的。不過既然已經到了這一步了,我們也只有接受現實了。如果中國人的條件可以接受的話,那麼我們就停戰,雖然一個朝鮮半島上建設兩個國家有些鬱悶,不過現在也只好如此了。準備吧……」

王明宇不知道美國人的想法,現在他一門心思的就將漢城的第八集團軍給圍困住,只要圍困住他們那麼王明宇的希望就達到了,反正現在王明宇他們已經是光腳的不怕穿鞋的。

反正是要打仗,咱們就噁心他們,最多繼續和美國人幹下去而已。消滅這麼多美軍士兵這一場戰役也是足夠載入史冊了,他們沒有什麼好擔心的。王明宇更是笑眯眯的看著戰場上的局勢。

「司令,咱們已經圍困他們半個月了,他們的進攻也慢慢的變的稀稀鬆鬆了,哎,要是能夠直接衝進去殺他們個片甲不留就好了,看那幫美國人還敢不敢跟我們囂張了。」吳培林嘿嘿一笑道,這個時候他也是滿臉的興奮。

「軍委派下來的那幾個人帶的師現在怎麼樣了啊?士兵們我不擔心,我就擔心他們瞎指揮!」王明宇問道。

吳培林笑著道:「咱們以前那幫猴崽子們精明著呢,就算是師部下的命令不對,他們也是能夠隨機應變的。反正他們現在打的很不錯,再者說了他們都是見過血的,司令員還擔心啥?」

王明宇也是點點頭道:「也不知道美國佬那邊到底是怎麼想的,娘的,這都半個月了,我們在美國那邊也搞出了不少的動靜,這幫人美國佬還真挺得住啊。娘的……」

吳培林道:「司令希望停戰啊?我倒是希望繼續打打呢,咱們這還沒有打過癮呢,這幫美國人不會就投降了吧?」

王明宇嘆了一口氣道:「投降?呵呵,省省吧,美國人絕對是不會投降的。最好的結果也就是談判,美國人不是沒有反抗之力,他們只是被輿論壓的抬不起頭來。 重生之絕壁要離婚 而且我在美國也散布了一些謠言,嘿嘿,我不相信他們不就範!」

「什麼謠言啊?大哥!」吳培林嘿嘿一笑道。

王明宇笑著道:「其實也沒有什麼,就是說美國有一幫人要組建新黨,我看他們應該是慌神了,我如果估計的不錯的話,最多再有十天時間,美國人絕對頂不住了。」

吳培林看了看漫山遍野屍體的戰場,有些嘆息的說道:「這一場戰爭結束,恐怕以後就沒有我們什麼事情了……」

王明宇笑著道:「你還想有什麼事情啊?我覺得國家能夠好好發展就是好事,你尋思什麼呢?給我好好打,打疼這幫人,我們的目的也就達到了!」

吳培林嘿嘿一笑點點頭道:「放心吧,大哥,就算是咱們最後一次並肩作戰,肯定要打的他們連自己老娘都不認識!」 北京,中南海,主席等人正在那埋頭討論,朝鮮戰場的局勢現在到底是一個什麼樣子。現在朝鮮戰爭進入到了白熱化的階段了,很多人都已經開始猜測戰爭的結局了。

「主席,美國的第八集團軍已經被我們圍困住了,這個時候咱們是不是應該加把勁啊?呵呵」

「主席,我認為我們現在就應該在加把勁,讓美國人也嘗嘗我們的苦頭,這一次318兵團做的是非常的好啊!」

主席笑著道:「318兵團做的當然好了,他們的戰鬥力已經讓我們大開眼界了,這一次恐怕朝鮮戰爭要是能夠提前結束的話,他們是首功啊!」

朱老總笑著道:「是啊,要我說首功肯定是318兵團的,這個是沒有任何的異議的,我們現在最主要的就是要好好的把握一下局勢啊。」

總理道:「318兵團現在圍困了整個漢城,我看美國人勢必要找我們進行磋商,我收到消息,美國那邊已經亂了套了,我恐怕他們應該是會有所動作的。」

正當他們討論的時候,辦公廳的同志拿來了一份電報道:「主席,總理好消息啊,美國人要和談判,關於朝鮮半島的問題他們要進行一次何談。」

主席連忙站起來道:「什麼何談?拿出來我看看,哈哈,沒有行到還真讓恩來你給料中了,我倒要看看美國人要怎麼說!」,主席連忙就跑到了辦公廳同志的跟前去。

主席拿起了電文看了看之後笑哈哈的說道:「美國人說要關於朝鮮半島的主權問題和我們進行磋商,希望大家能夠暫時停火,積極的磋商此事!」,主席聽到這個消息激動之情可想而知。

總理道:「他們要談判就談判了?我看我們還得加把勁,到時候在和談中我們要爭取主動的地位才行啊!」,總的意思就是要好好的敲打一下美國人,看看他們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

主席點點頭道:「嗯,恩來說的對,這樣吧,回電給他們就說這件事情我們會考慮的。」,主席這話的意思很明顯了,不要給我來虛的,談判要有誠意的。

美國很快的就回復了電文過來,讓主席等人稍等,他們的談判團近期就會抵達中國,和中國政府進行一次有好的談判,並希望能夠暫時的停火。

主席想了想之後覺得這件事情還是很有談頭的,就直接道:「好了,給他們繼續回電,就說我們等他們五日。五日不到,到時候我們就要發動總攻了。」

主席其實也就是說說,什麼總攻不總攻的,完全是杜撰出來的,他們現在和美國人還是處於勢均力敵的態勢。只不過美國人的補給線給掐斷了,他們沒有任何的辦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