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今天,狄澈來這裏參加某家居品牌的入駐狄氏百貨的剪綵禮,所以纔會出現在這裏的。

電梯徐徐而上,助理按的是46層,也就是最頂樓的位置。黎姿瞥了瞥旁邊站着的助理,忍不住問道,“請問狄總裁爲什麼要見我啊?”

“不知道。”

“狄總裁知道我是誰嗎?”

“不知道。”

“對啊,我想也不知道,我只是小雜誌社的小小編輯一枚,狄總裁怎麼可能認識我呢?”黎姿抓了抓後腦勺。

“我不知道狄總裁對小姐是否知道,只是對於小姐這個問題,我的回答是不知道。”助理說道。

“……”黎姿被這個助理轉的腦子有些暈。

46層到了,助理側身,請黎姿直走。

黎姿聽到電梯門關上的聲音後,四下都是十分的安靜的。地上的紅毯踩上去,能感覺到十分的厚,她看向前邊,是望不到的盡頭,難道狄澈在最裏邊?想到狄澈就在盡頭等着她,黎姿的心臟就要跳出來了。

她拼命地讓自己平穩呼吸,腳步不禁加快了一些,終於走到了最裏邊,看到了厚厚的磨砂落地玻璃窗,狄澈的身影模糊地呈現在了視線裏。黎姿站了一會兒,看到了右手邊是門,踱步過去,伸手敲了敲,聽到了狄澈說進來。

黎姿推開了玻璃門,站在了門口,看到狄澈站在辦公桌前,四下的佈置,十分的簡單,除了一張辦公桌,桌上有幾本文件夾之外,一旁有兩張造型奇特的沙發,偌大的辦公室裏就什麼也沒有了。

“進來說話。”狄澈轉頭,看到黎姿呆呆地站在門口,便說道。

“哦……”黎姿走了進來,順着狄澈手指的方向,走向了一旁的沙發,揀了其中的一張坐下,狄澈雙手背在後邊,帶着打量的目光走了過來。

黎姿在他的注視下,越來越緊張,渾身都像是一塊石頭,緊繃的厲害。

狄澈看出了她的緊張,在對面的沙發上坐下,“你叫什麼名字?”

黎姿抿了抿嘴脣,努力直視他的眸光,“我叫黎姿,黎色的黎,姿色的姿。”

“黎姿……”狄澈若有所思地呢喃着這個名字,眼眸裏的聚光顯得深遠,“竟也有一個姿字……”

黎姿不知道他說的是什麼意思,也不知道他爲什麼會想要見她,看到他久久地沒有再說話,便狀着膽子問道,“狄總……您找我,有什麼事嗎?”

狄澈收回了眸光,看向滿臉寫着好奇和緊張的黎姿,不由地揚起嘴角,“你有男朋友嗎?”

“……”黎姿怔住了。

“我問你,你有沒有男朋友。”狄澈一字一字地重複了一下方纔的問題。

“沒,沒有……”黎姿又變成了結巴。

“那你當我的女朋友怎麼樣?”狄澈把身子往沙發背上靠了靠,微微揚起下巴,頗有點指她爲妃的意思。

“啊……”

黎姿從狄氏百貨下來後,幾乎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用堅強的意志和不崩塌的理智,把自己送到計程車上回到雜誌社的。

林琳看到像失掉了靈魂一樣的黎姿呆呆地坐在了自己的辦公桌前,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喂?黎姿?姿?黎姿?”

沒有反應。

林琳拍了拍辦公桌,“親,你坐錯位置了,這是我的辦公桌~”

還是沒有反應。

“黎姿,老闆剛纔找你來着。”只要是提到老闆,黎姿一定會有反應的。

可是,依舊沒有反應。

林琳有些緊張了,俯下身,“黎姿,你怎麼了?採訪素材呢?你不是應該回來撰稿的嗎?”

黎姿緩緩地啓脣,“那些,都已經不重要了……”

沒錯,三十分鐘前,狄澈的問題,纔是最重要的。

“那你當我的女朋友怎麼樣?”

……

黎姿看着狄澈好像是在開玩笑好像又是在很認真的樣子,抿脣,伸手死死地壓住像失控的乒乓球亂跳的心臟君,好半天才做出乾笑的反應,“啊……狄總,你,你不是在開玩笑吧?”

“你看我這個樣子,像是在開玩笑嗎?”狄澈反問她。 “爲……爲什麼啊?”黎姿琢磨了老半天,才問出了這句並不是十分恰當,或者說並不能代表內心深處心情的話來。

“因爲你的眼睛,像極了一個人。”

狄澈說了這樣一個有些讓黎姿雲裏霧裏的解釋

“眼睛……”黎姿摸了摸自己的眼睛,疑惑更大了,“可是,我只是一個小小雜誌社的一枚小小編輯……而且,我也長的不漂亮……”

其實她也不知道她到底在說些什麼。

狄澈俯身,拿過茶几上的茶壺,慢條斯理地倒了一杯龍井,放在她的面前,“你說的沒錯,你和我,根本就是兩個世界,況且你又不是什麼美女,草根,平民,按照童話裏來說,你就是灰姑娘。”

“灰姑娘……”黎姿眨巴了一下眼睛。

“現在我就是要給你一個灰姑娘變公主的機會。

你做我的地下情人,我給你你一輩子都看不到的錢。

你不用急着答覆我,我給你兩天的時間考慮,這是我的名片。

如果你想好了,就來找我。”

說着,狄澈把名片推到了黎姿的面前,黎姿看到他白皙的手指在頗爲質感的名片上停留了一會兒,再離開。

……

“黎姿,你到底怎麼了?被搶劫了嗎?”林琳看着像是被抽調靈魂一樣的黎姿,心裏有些發毛,“你怎麼說話顛三倒四的?”

“林琳,幫我和老闆請假一下,我要回家一趟。”

黎姿倏地從椅子上站起來,死死地拽着包,對林琳說道。

“你是不是生病了?”林琳摸了摸黎姿的額頭,又摸了摸自己的,“沒有啊……”

“總之,幫我請假一下,我回家了。”

黎姿匆匆地推開林琳,又匆匆地離開了雜誌社。

她得回家好好地想一想。

衛生間裏,黎姿看着鏡子裏雙臉頰還泛着緋紅的自己,心砰砰直跳,黎姿……你年方二十,雖然不是說貌美如花,但是也算是五官端正,吃素了二十年,一次戀愛都沒有談過,唯一喜歡的男生,也不過是理智之中,做做白日夢的狄澈。

說是喜歡,更多的是不找邊際的暗戀。

她從來沒有想過要和白日夢裏的主角狄澈會發生什麼交集,再說了,她也知道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嘛。

可是現在,不可能的事情居然變成了可能,而且,就在適才發生!

黎姿狠命地掐了自己一下,真心疼。

她從包包裏拿出狄澈的名片,想象着只是和他二人相處的那短短十幾分鍾,她的臉就又像是被狠狠灼燒了一次。

萬千美女中,他獨獨選中了她的理由,是她的眼睛像一個人……黎姿想到狄澈說的這句話,忍不住看着鏡子裏,伸手把額頭和眼睛下邊都遮住,單單只是露出這雙眼眸,果然,林琳說的沒錯,她這張並不算出衆的臉蛋,一定說哪裏長的還算可以,就是這雙眼睛,楚楚可人,彷彿可以截獲人心。

這雙眼睛,會像誰呢?

狄澈說這句話的時候,表情彷彿竟有一些淡淡的哀傷

所以,他纔會選上她的嗎?想讓她成爲他心裏的那個人的替身?

黎姿的眼皮緩緩地垂下來,看着鏡臺上名片裏的狄澈三個字,陷入了深思。

這時,門鈴響了。

黎姿出去開門,是林琳。

這個林琳雖然平時總是愛開她的玩笑,說話也有些犀利,但是對她還是很關心很好的。

林琳進來就把鞋脫到一旁,提着手裏剛從超市裏蒐羅回來的食材說道,“我給你請假了,順便也把自己給請了,過來看看你是不是暈倒在地上了,如果我不來,過幾天沒準你家對面要打給你房東問問,是不是家裏死人了,那麼臭~”

黎姿心裏感動地冒泡,嘟嘴道,“林琳,你就不能說一點好聽的嗎?”

“喲,緩過勁來了?看來沒有生什麼大病嘛~”進了廚房的林琳把圍裙系起來,故作驚訝地回頭看她。

“大病是沒有,大事倒是有一件~”黎姿嘀咕。

“大事?”林琳拿着鍋鏟走了過來,“什麼大事?”

黎姿看着她的八卦臉,心裏暗歎,自己怎麼就被衝昏了腦袋,忘記了林琳的耳朵是千里耳呢?如果不如實招來,大概會被她抓到皮開肉綻。

於是,只好無奈,無奈只好,黎姿把事情全部都招供了。

林琳在驚歎了n次“不可能”,尖叫了n1次“怎麼可能”,然後淡定地拉過黎姿說道,“那你是怎麼想的呢?”

黎姿看着她,皺了皺眉頭,“你看到parada出新鞋了,你會怎麼辦?”

“當然去買嘍。”

林琳雙手握拳。

“可惜你的工資不夠。”

“不夠也要想辦法買。”

“爲什麼?”

“這是我夢寐以求的啊!”林琳喊完心聲後,突然回過神來,犀利地望向黎姿,“所以呢?這就是你的答案?”

“恩……”黎姿嚴肅地點頭,“我,想試一試。”

離自己的白日夢那麼近,而且還是被要求,不管是替身也好,還是什麼都好,只要有這麼一個理由,她能去他身邊,她一想到這個,就毫無招架的能力。

林琳捂嘴,“黎姿!你瘋了吧?”

黎姿對林琳的反應有些詫異,“你以前也不是說如果我白日夢能夠成真的話,你就喊我一聲奶奶的嗎?”

以前只要她對着狄澈的照片或者是雜誌發呆的時候,林琳就會沒好氣地提醒她不要陷得太深,夢只是夢,如果夢真的能成真,地球就要逆轉了,那麼她就喊她奶奶

林琳伸手拍在了黎姿的肩膀上,意味深長地咬脣道,“黎姿,你知道你現在有多可笑嗎?你知道你一旦答應了,就是什麼嗎?你以爲你是小孩子玩過家家,試一試,試完了還可以全身而退的嗎?”

“……”

“別傻了。”

林琳嘆氣道,“那些是上流社會,我們是平民女生,我們和他們玩不起這種所謂的愛情遊戲的。”

“我根本就沒想過要退……”黎姿怔怔地說道。

“……”輪到林琳無語了。

她眼睜睜地看着黎姿就好像是中了魔道一樣地,要萬劫不復了。

當白日夢成真的時候,黎姿的傻氣好像就要進入到巔峯狀態了。

沒有等到狄澈給滿的兩天,黎姿打定主意後就往名片上的電話打過去。

“你好……請問是狄澈的電話號碼嗎?”黎姿小心翼翼地問道。

“您好,我是狄總的助理小萬,請問您是哪位?”那邊的聲音很官方,讓黎姿的腦海裏一下子就閃現出了那天那個方臉的助理。

“我找狄澈,麻煩您告訴他,我是黎姿。”

“好的,您稍等。”

官方的聲音暫時停止。

過了兩分鐘,黎姿聽到了一個低沉好聽的聲音,響起,“喂,我是狄澈。”

“我是……”黎姿還沒來得及說自己的名字,那邊打斷說道,“我知道,你剛纔已經說過了。”

“……我……”

“同意還是不同意?”大概他的時間寶貴的可怕,沒有功夫聽她的戰戰兢兢。

“同意。”

黎姿吐出這兩個字,感覺像是用盡了自己三分之二的力氣。

那邊頓了頓,“很好,你來狄氏集團找我。”

“現在嗎?”

“恩,是的。”

“哦……那……”

那邊把電話掛掉了。

黎姿看到在辦公室裏把脖子擡的老高,然後把眼睛瞪的老大的老闆,彷彿要吃了她一樣,她鼓起勇氣站起來,走向他的辦公室,“老闆,我要請假……”

狄澈把電話了斷以後,出神了一小會兒,拉開左邊的抽屜,看到裏邊躺着的契約,揚起了輕微的嘴角,對於黎姿說同意,他一點也沒有覺得意外,天底下還沒有哪個女人該對他狄澈拒而遠之的。

她說同意,不過是時間的問題,不過他沒想到那麼快。

女人一旦遇到自己想要的男人,就會有飛蛾撲火的勇氣

可是,聰明的女人,在有這樣的勇氣之前,也會掂量一下這麼做的後果。

要知道,上流社會縱然是五光十色,頗具誘惑的,但是畢竟脫離了自己熟悉的世界,到了這麼一個不熟悉的高度,除了蠢蠢欲動的期待,更多的是害怕。

黎姿顯然沒有太多的理智,看來她是個極度愛錢的女人。

狄澈對着遠方,微眯起眼睛。

“黎姿……”

“黎姿!你現在給我立刻滾蛋!”老闆的嚎叫聲在黎姿提着包包出了雜誌社好幾公里外都似乎還在耳邊響徹雲霄。

黎姿抿着嘴脣,滿心愧疚,回身看了看自己從大學畢業後就工作到現在的工作社,突然心裏戀戀不捨,感覺好像不會再回來了似的。

她看了看手錶,攔了一輛出租車,上去道,“師傅,狄氏集團。”

黎姿出去採訪開小差的時候,會經常到狄氏集團面前逛逛,集團裏邊沒有工作牌和證明是進不去的,所以她只能站在外邊欣賞着這狄氏集團的威武莊嚴,a市的市政府大樓都沒有狄氏集團這樣的豪華壯觀,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也算是一種諷刺,狄氏的富可敵國,是路人之間默契的知曉的。

而現在,黎姿站在狄氏集團門口,竟有一種不一樣的感覺,這一次和以前的逛逛,可是完全不同的意義。

發呆間,看到了一旁的人陸陸續續地從集團裏出來。

黎姿快步走了進去,保安攔住了她,“工作牌。”

“我……”

這時,助理小萬走了出來,“小姐,進來吧。”

保安立刻收手,行禮。

黎姿怔怔地跟着小萬進了去,看到了狄氏裏邊,大廳中間居然有一個很大的假山壁畫,然後左右一共有四個電梯,女生的高跟鞋和白色瓷磚發出悅耳的聲音,男生手裏厚厚的文件夾,行色匆匆,處處體現這裏是白領精英才能待的高級地方。

黎姿目不暇接地打量着這豪華的像是美國白宮一樣的狄氏集團,差點沒有跟上助理小萬的腳步。

三十五層。

黎姿跟隨小萬來到了最裏邊的辦公室,小萬側身,“小姐,請。”

“謝謝……”黎姿點頭謝意,然後推開了玻璃門,便看到了狄澈在伏案握着鋼筆在文件夾上簽字,白色的襯衫袖口和辦公桌桌面輕輕地摩擦着,他低着頭,神情專注的樣子十分迷人。

黎姿對自己的決定,感到激動萬分。

狄澈擡起頭,看了黎姿一眼,“坐吧。”

黎姿木木地點頭,踱步到一旁,在沙發上坐下來,看到了茶几上的文件夾,聽到狄澈說道,“這是給你的,看看吧。”

黎姿打開來,映入眼簾的就是“地下情人契約”六個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