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土池

這座一年前還極為鼎盛的妖域重鎮,此刻卻是荒蕪無比,城內無人也無妖,年前被摧毀的城樓到了現在也未曾修繕,依舊是那般殘破模樣。

這裡歷經當年那一番戰鬥之後,已然沒有妖物敢來這裡定居了,而當年佔據這座雄城的那些人們此時已然回到鑄劍山莊內躲避,一年來倒是相安無事,不曾起戰事之類。

而在這座厚土池之中,卻少有的來了一個人。

遙遙望去,來人身著長袍,半邊赤紅,半邊雪白,不曾束帶,頭髮盤成一個髮髻,容顏看起來只有二三十歲年紀,面如冠玉,眉清目秀,端的是十分俊秀。

那赤白袍的男子環顧四周,看了看這殘破的厚土池,喃喃自語:「只是過去一載時日,沒想到厚土池已然荒廢成這般了……」

寒風吹過,捲起絲絲縷縷的沙石,在周邊滾動,風卷殘石,以及灰塵,刮的他面部有些微微生疼,此時細細看去,依稀可以見到他兩鬢微微有些斑白,至於原因,也許是因為那壽元不下萬億年的赤帝白帝遺存下來一點特徵,又或許是這次地獄之行傷了他的神魂,總之到了現在,這個才二十餘歲的年輕男子已然兩鬢斑白,未至而立霜侵鬢,此刻看去,更顯得幾分滄桑。

他站在厚土池中央,腳步有些虛浮,因當是習慣了地獄中刀山中行走之感,每一腳都是重重抬起,輕輕落下,真氣激蕩間,在地下震蕩出一個個深坑,動作顯得很是怪異,在地上留下一串串深厚的腳印,緩緩向著遠處走去。

鑄劍山莊里這裡不遠,而隨著他此行悟出逍遙遊最後一劍法門,劍道修行也是一日千里,連入兩層,直直沒入大二品下境,卻隱隱有圓滿趨勢,而以其現在道行,恐怕可以支撐著他氣息連綿不絕,無凹陷之處,已然幾乎圓滿。

一路走來,走的不快,而周圍景物卻是飛速消逝,只是一盞茶的工夫,他便隱隱可以看到鑄劍山莊的庄口,這座山莊,還和一年前一般,沒有任何變化,而仔細瞧去,那牆壁之上卻是依稀可見刀斧痕迹,想來這些年間也遭受過許多無妄之災。

他站在鑄劍山莊前看了看,自從當年墮入地獄之後,他便再也沒有真正停歇下來看看,而此刻完全放鬆下來,腳底卻綳著勁,彷彿隨時便會有一柄蝕骨的尖刀刺入其腳下。

目光所及,映入眼帘的便是那兩扇巨大的銅門,葬千秋留下的鎖子還依舊未曾更換,他拍了拍門,只見上面布置陣法符籙,已然封死,裡面寂靜無聲,彷彿沒有人一般。

「莫不成這些人都換地方了?」他怔了怔,喃喃自語,伸手再一次叩門,銅門發出清脆的響聲,十分悅耳,他的手掌連拍三下,便以自身氣機解開了這道陣法,推開銅門,隨著吱吱一聲響,銅門張開,而最先入目的卻不是庄內景色,而是幾柄刀劍劈斬而來,直向秦墨。

呼……

一氣吐出。

他的身體向後輕飄飄的飄去,兩根手指探出,白帝骨此時便在手中體現,兩指撥動斬來的五六柄刀劍,最後再緊緊夾住,再動氣機,便見這些刀劍原是盡數倒飛出去,不見蹤跡。

他心中不知是何人動手,便也不曾回招,緩緩抬起頭,卻見是幾個身披鐵甲的囚字營修士,王旭站在最前方,手握一柄三五丈的開山刀,凶神惡煞的看向秦墨道:「來者何人!」

門外,他抬腳兩三步,形如鬼魅,便到了王旭身側,手掌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隨後身子一轉,便輕易的踏入了鑄劍山莊之中,絲毫不曾理會王旭叫喊,自顧自的環顧這鑄劍山莊四周。

王旭吃了一驚,當即轉過身來,握著刀,面色凝重的望著那背對著他的赤白袍男子,冷然喝道:「閣下是何人!」

「哎,我就走了一年多,你們怎的都認不出我了。」秦墨嘆了口氣,略微有些無奈的笑了笑,隨後轉過身,看向王旭。

王旭滿面狐疑,只覺著這人聲音有些熟悉,瞪大眼睛看去,見其緩緩轉過身來,身體劇震,如遭雷擊,手中的開山刀掉落在地上,他張大了嘴巴,驚奇的疑問道:「秦先生?」

「在的。」庄內赤白袍男子笑道。 第1529章

慕安安立即將外套的帽子扣了上來,把頭髮捋到前面來,擋住了半張臉。

低著頭,點開手機屏幕的消消樂遊戲。

有一下沒一下的點著。

同時不著痕迹的往電梯後方退,退到最角落的位子。

在點遊戲的時候,慕安安偷偷給羅森發了一條消息。

「寧先生,這次合作非常愉快,你替我向老爺子問好。」

跟寧修遠一起進入電梯的人,正跟寧修遠繼續剛才談話內容。

寧修遠則笑了下,「應該的。」

說話的時候,寧修遠抬了目光,朝電梯鏡面牆看去。

便見一小姑娘,帶著衣服帽子,低著頭玩手機。

現在小姑娘裝扮基本都這樣。

一套T血,玩下-身失蹤,露出一雙大長腿。

冷的時候套個外套。

電梯里幾分鐘,就喜歡玩手機。

看著沒什麼。

可寧修遠目光卻有點深,這氣質……有點熟悉。

「寧先生,我還聽說,老爺子現在已經在放權給那位七爺了?」那位友人又開口沖著寧修遠問。

寧修遠收回目光,說道,「這個,我就不清楚,我只是老爺子身邊保鏢,聽老爺子指令作事,老爺子沒給的指令,我就不清楚了。」

慕安安本玩著遊戲,可在聽到『七爺』兩個字的時候,渾身敏感。

與此同時,那人又說,「現在的宗政家,可亂著呢,那位七爺雖然在江城有了了不起的成就,可畢竟宗政家不比京城,裡面的人可都不是簡單的哦。」

那人話中有話。

而慕安安並未聽到寧修遠的回答,因為一直低著頭,更看不到寧修遠的表情。

與此同時,電梯門打開,寧修遠與一眾人都從電梯走了出去。

慕安安始終低著頭,一直到電梯門關上,慕安安才抬起頭。

電梯剛才停的是負一層,現在下負二層。

負二層一般是員工處理酒店垃圾或者其他的樓層,一般客人只會到負一層停車場。

慕安安捏著手機,沉默的看著電梯門打開。

羅森就站在外面,「安安小姐。」

慕安安沒多說什麼,從電梯走了出去。

比起酒店上面的乾淨高檔,負二層則是比較沒有那麼嚴格,什麼味道都有。

還有員工在處理垃圾,見慕安安與羅森這邊,目光都朝這邊多看了幾眼。

慕安安跟羅森朝另一邊電梯走去,按了電梯,「剛才碰到寧修遠了,他應該是代替老爺子過來談事。」

羅森表情凝重,「安安小姐,雖然七爺不讓我跟你多說,但我必須提醒你,小心寧修遠。」

「因為他就是這些年一直假扮七爺,接濟江家的幕後人,甚至是之前假扮慕才捷的那個人,是嗎?」

慕安安抬頭朝羅森看去。

羅森表情震驚,是沒想到,慕安安竟然知道這點。

慕安安之前就已經快猜到了,只是沒有那麼肯定。

但現在看著羅森表情,慕安安就猜對了。

「這個人,不單單隻是老爺子的貼身保鏢那麼簡單吧?」慕安安又問,同時猜測性說了一句,「和老爺子關係不一般?」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羅森低頭。

他說的是實話。

羅森是從七爺到江城之後,被七爺挑選出來成為特助,也跟著到京城處理幾個事。 時間在流動,日子一天天過去,蕭炎每天和水涴相互配合,一片片區域逐漸弄過去,把野生藍銀草進化為魂獸,偶爾雪清汐會來找水冰兒,以此為借口,和蕭炎膩歪在一起,互訴情意。

外面,世界正常運轉,不過段寬和郝南他們四處去各學院挑事,出了問題先找雪崩以身份壓人,處理不瞭然后再找蕭炎以實力壓人,蕭炎也從來沒有拒絕過,每次都有求必應,幫助他們炫耀威風。

一時間,段寬和郝南簡直是各大學院之間的毒瘤,別人十分嫌棄但拿他們沒辦法,學員之間的爭鬥他們能找到蕭炎這個後台,幾乎無人可以阻攔,又不能每次都靠老師來壓制。

段寬和郝南兩人來自天斗帝國其他地方的小人物,在天斗城沒有根基,也就沒有拖累,如果是四元素家族子弟,有些人行事雖然囂張,但是也會有所顧忌,要點面子,可不會像這兩人一樣肆無忌憚。

至於找機會下重手打一頓,不現實,各家學院里治療系魂聖可不會少,哪怕缺胳膊少腿,三五天也就恢復了,到時候別人老師找回來,怎麼辦?

看著段寬和郝南背靠著蕭炎在那裡耀武揚威,所有人都恨得咬牙切齒,想上去暴揍一頓,又怕事後他們找來蕭炎報復,紛紛思考還有誰能制衡蕭炎。

最後,就把希望給寄托在了風笑天和呼延力身上,甚至還有人想找玉天恆,或者去天斗城其他區域的學院找找看。

風笑天和呼延力可不會主動出手找蕭炎麻煩。

呼延力自知不敵,因為自己幾乎只有防禦能力,如果面對蕭炎的亂劈風錘法,連打斷都做不到,硬抗之下,一定會出現破綻,絕對贏不了。這段時間正在找家裡人,看看能不能想點辦法。

風笑天原本自認天斗城年輕人中第一,實力無人能及,十分高傲,可在聽說蕭炎能把一位插翅虎魂帝從空中硬生生打下來,就收起了這份心思,對蕭炎的實力,尤其是飛行能力有了認識,這段時間也在特訓。

玉天恆哪裡會在乎這種事情,眼睛一瞪,找他的人就萎了。

這一天,獨孤家送來了一批東西,是武魂殿借他們的渠道送的東西,而沒有走自己的渠道,畢竟這些東西一定會被仔細檢查,讓對方檢查自己難看,不讓的話對方強硬也沒辦法,所以這樣折中。走這種光明正大的渠道送個箱子,然後讓人檢查,主要就是表示自己沒有小手段。

蕭炎在天斗城裡,如果要暗地裡送點東西,那就是讓他參與了暗地裡的事情,到時候對方就有理由耍點過分的手段了,那不利於蕭炎的安全。

如果要送個儲物用的魂導器,那只有通過溫漩渺的途徑才行,親自去武魂殿拿。其他方式有可能會在最後一步被人截住,畢竟監視打探蕭炎的人誰也不知道有多少。而且,沒有足夠的理由,哪裡能隨便去天斗城武魂殿找溫漩渺,只會讓人心裡更加起疑。

通過獨孤家的渠道說的過去,當日蕭炎在獨孤家的一幕都傳遍了大陸,認了獨孤雁為姐姐,所以獨孤家送點東西很正常,他家的東西,可沒人有那個膽子隨意檢查,他們習慣於用毒,誰知道會不會中招。

箱子裡面有鳳炎晶和武魂殿乾果類特產,特產是送東西的理由,鳳炎晶才是目的,這些東西早就從武魂殿出發了,還有一塊玉簡,臨時由獨孤家添加了進去,還有一些他家準備的日常物事,一張卡,裡面有十萬金魂幣。

這些東西不怕被人認出來,鳳炎晶沒人知道有什麼用,好奇也無所謂,乾果總不會有秘密,玉簡按規矩不會被讀取,獨孤家的事物更是毫無秘密可言。

這個過程,不論出了什麼事情,都不可能以玉簡這個東西找獨孤家的麻煩,所以獨孤羅才會親自製成這塊玉簡,即使裡面的東西可能會被用於恐怖的行為。

蕭炎把自己關在屋子裡,讓白沉香守著門,精神力釋放出去,將外界的探知屏蔽掉,讓后才把箱子打開了。

裡面的鳳炎晶只有廖廖數塊,連失誤都不會被允許,將其隨手收下。

一塊玉簡,上面記載了一些用毒的知識,以及大量不同毒藥的性質、功效、用法等,蕭炎將精神力探入其中,仔細讀取這些知識,牢牢記下,從裡面挑選出足夠合適的毒藥。

這些東西,也會由雪清汐親自過目,看哪種毒藥適合,能最穩妥的下給雪夜大帝,而不會被發現。

其他東西沒什麼好在意。

整理好了這些東西,蕭炎又取出了一塊鳳炎晶,這還是最好的容納魂環紋路的材料。

這段時間以來,武魂殿試過了大量的材料,鳳炎晶最合適,可以做到精緻小巧,成型后堅固耐用。第二種就是通魂玉,需要足夠巨大的體積,搭配其他材料,勉強能達到鳳炎晶的水平,只不過價格過於高昂,沒有一點大規模使用的可能。

以此製作武器,容納藍銀草第四萬年魂環,出現的長槍威力一般,不是每個魂師都看得上,可是,如果大規模使用,配給一隻全部由低階魂師組成的軍隊,那就可以所向披靡了。

想要實現,只能等到鳳炎晶能量產。

蕭炎把精神力釋放出去,緩緩勾勒出第四萬年魂環的紋路,這種事情好久都沒有練習過了,不得不重新熟悉。

因為第五魂環廢掉了,連魂技是什麼都不知道,魂環紋路一團糟糕,什麼都看不明白,不知道什麼時候,或者有什麼辦法才能修復,蕭炎很久沒勾勒過魂環紋路。這次武魂城也沒有拿個消息過來,以後隨緣吧!

心理想著這件事情,對精神力的操控沒有出現問題,一遍遍勾勒下去,越來越熟練。

等到能毫不停頓,一口氣完成整個過程的時候,一塊鳳炎晶慢慢飄了過去,它呈柱狀,半掌粗細,長約三寸。

魂環紋路不斷被壓縮,這個過程最容易出現問題,需要對精神力有極高控制,才能做到各部位均勻壓縮。

壓縮完成後,鳳炎晶和魂環紋路相互組合,這個過程也容易出現問題,在融合的時候,魂環紋路的結構可能會出現微小的變化,這是不可避免的,即使提高精神力的強度,也會出現。等到鳳炎晶能量產了,肯定要換個方法,暫且不提。&#29233&#21435&#23567&#9675&#35828&#32593&#9675&#119&#119&#87&#46&#105&#81&#85&#120&#83&#46&#99&#79&#77

這個過程很快完成,魂環紋路安穩待在鳳炎晶內部,蕭炎把魂力注入進去,一桿兩米長的藍色長槍出現,感受一下強度,還可以,不如真正的魂技,但至少遠遠超過了目前軍隊制式的兵器和鎧甲,應該能對鎧甲造成致命的傷害,根本不需要挑選攻擊部位。

一位二十幾級的魂師,武魂如果不合適,根本破不開制式鎧甲,可是有了這桿長槍,那不論什麼武魂,什麼魂力都能做到了。

有了這個東西,雪清汐到時候就有辦法處理雪清河了,白沉香也能有手段保護自己。

此時,段寬和郝南就快要到藍霸學院去挑事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