卻見梅洛伊德燦爛一笑道:“您給的錢好像不夠哦~~~”

“嘶~~~”

她此話一出,周圍的人都用一種不可思議的眼神望向她!心想這個小娘子是不是瘋了?對方給的可是兩枚金幣!就算真的不夠你也不能說出來呀!要知道那可是皇宮裏的紅人青龍騎士!惹到這種大人物恐怕你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酒館的老闆這時也坐不住了,他從吧檯裏跑出來,搓着手道:“唉呀~~~奧黛麗你快去忙別的,騎士大人!這些錢足夠了,大人您別聽她瞎說!”

是的,梅洛伊德此時的名字叫奧黛麗。


雖然老闆這麼說了,可她卻絲毫沒有退讓的意思道:“老闆~~那瓶高度白酒分明就是五枚金幣一瓶!就算是騎士大人也不能強買強賣把?更何況騎士大人應該不缺那幾枚金幣吧~?”

那位青龍騎士微微頓了頓,卻再次從腰中掏出三枚金幣拋給了酒館老闆。

他轉身剛想走,梅洛伊德卻再次出聲:“請等等騎士大人!”

這一次,青龍騎士回過頭的時候,那隱藏在面甲下的陰影處彷彿射出兩道猶如實質的寒光!看的周圍人都不禁縮了縮脖子。

但梅洛伊德在他的這種壓迫下笑容自然,神情依舊。

“騎士大人~~您對烈酒感興趣嗎?很巧,我這裏可是有一瓶比您手中那個度數還高的白酒!想不想嚐嚐?”

此話一出,那青龍騎士微微調整了一下身體,然後在場的衆人都聽到了一種猶如鐵叉刮過玻璃的刺耳聲音。

“真的?拿出來我買了。”

他們確定這聲音就是這個一身青甲的騎士發出來的。

雖然那聲音是如此的難聽!但衆人還是能聽出這位青龍騎士大人是一個女人!

梅洛伊德揚了揚眉毛,心中暗喜!

哼,終於搞清楚你的性別了,那這樣更加好辦~~~

她回身對酒館老闆笑了笑:“老闆~我帶這位騎士大人去拿酒,請一會兒假好嗎?”

老闆滿頭是汗,恨不得這個瘟神趕快離開自己的酒館!他急忙擺手道:“去吧去吧,注意安全!”

梅洛伊德微微做了個揖,然後像一隻調皮的小羚羊似的,蹦跳着在前面帶路,走出了酒館大門。

青龍騎士默默的跟在她身後,在酒館大門合上的那一刻起,酒館中的酒客這才如夢初醒!


他們沸騰了!

“奧黛麗那個小娘子究竟在想什麼?她爲什麼要去招惹那樣的大人物?還帶她去拿酒?”

“要說那個丫頭膽子可真夠大的!”

“可不是嘛,她能應付的來嗎?”

酒客們紛紛擔心起梅洛伊德,卻不知道後者已經將那青龍騎士悄悄帶進了一處人跡罕至的背街倒巷中。

那到難聽的聲音再次響起:“你不住這裏,爲什麼帶我到這兒來?你有什麼目的?”

梅洛伊德回過身,調皮的吐了吐舌頭。

“有什麼目的?當然是給您取酒嘍~~只不過想要我的這瓶白酒可是有條件的…..您….必須脫掉這身礙眼的盔甲,讓我看看您的長相!”

青龍騎士默默無語,站在那裏半天才憋出一句。

“你是在找死。” 梅洛伊德舔了舔嘴脣笑道:“找死嗎?也許吧~~不過死的是誰可不一定哦。”

忽然,那青龍騎士身子一怔!她低下頭看到不知何時自己的雙腳已經被粘在了地上。

那是一些稀糊糊的白色液體,在地面上薄薄的鋪了一層。剛剛她走進這裏的時候居然都沒有發覺。

“嗯?”

“倉啷~”

卻見到青龍騎士自腰間拔出兩把又窄又薄的短刃。看那武器的樣子根本不是騎士傳統意義上的長劍或短劍,倒更像是刺客或盜賊使用的武器。

“一個騎士殺手?呵呵~有意思~”

梅洛伊德伸出自己芊細的五根手指,像彈鋼琴似的在空中那麼輕輕點了幾下。

五道無形的透明蛛絲卻已經不知何時纏在了青龍騎士的雙手上!

她微微錯愕,發現自己的的雙臂竟然無法正常移動。

天空中一陣涼風吹過,清冷的月光灑落在這條暗街小巷。在那偏冷的藍色月光照耀下,無數道泛着幽光的蛛絲赫然佈滿了整條街!

梅洛伊德優雅的做了一個揖:“怎麼樣?尊敬的騎士大人~這是我專門爲您準備的月光盛宴~~作爲一名騎士,不能讓一位美麗的女士久等吧?快點卸下你的面甲,讓我看看你到底長什麼樣?”

“ 嗚….!”

那青龍騎士掙扎了幾下,可那遍佈小巷的蛛絲卻異常堅韌!根本不是她所能掙斷的。

皇家公主之戀 ,“刷”的一下劃過自己身前,試圖用武器割斷這些蛛絲。

可誰知那短刃只是向前揮出了寸餘,便也被蛛絲裹了個結結實實,根本一點作用都沒起到。

“ 哦吼~~”

梅洛伊德做了一個輕挑的動作,慢悠悠的來到了對方的面前。

“似乎是我的蛛絲比較強呢~不得不說,這些天沒有少聽關於你的傳說,可今天真的見到以後….有些小小的失望。”

刺耳難聽的聲音再次傳來:“你….是魔獸?!你不是人類…放開我!不然你會後悔的…”

梅洛伊德不置可否地撇了撇嘴:“那你也得告訴我,我爲什麼會後悔呀?你有什麼厲害的靠山嗎?我不覺得靠你這兩下子就能將霍爾格的王都攪得天翻地覆。”

“嗷嗷….”

青龍騎士發出一陣低吼,她身子前躬,似乎是在蓄力。


梅洛伊德有些意外的看到,周圍的那些蛛絲正在向中央繃緊,似乎有快要斷裂的痕跡。

不過她卻並不擔心。如果對方能掙脫她的束縛剛剛就已經做到了,而如今的青龍騎士….就像一隻被關進鐵籠的野獸,在做着無畏的最後掙扎罷了。

梅洛伊德另一隻手五指張開,開始做着和右手同樣的動作。

周圍的蛛絲“嘩啦啦”如清風般拂過青龍騎士的身體,不一會兒的功夫她便無法再發出任何聲音,雙臂也被緊緊的貼在身側,然後變像一根木頭似的,“咣噹”倒在地上。

梅洛伊德雙手手指不停翻動,青龍騎士的身體就像一架真空旋轉的滾軸,在原地轉了起來。

很快她便被那些接近於透明的蛛絲綁成了糉子。

蜘蛛輕輕嘆了口氣,背上自己的戰利品左右瞅了瞅,很快就隱蔽在了街角的陰暗處。

梅洛伊德在王都所租住的房子是一位孤寡老太太家的頂層閣樓。

這老太太眼神不好,耳朵也有些背,正是梅洛伊德理想中的房東。

她搬着一個大活人,就這麼光明正大的走進了屋內,從老太太身後不超過兩米的位置路過,將那青龍騎士拖上了閣樓。

老太太手中織着毛衣坐在搖椅上,哼着不知名的曲調,壓根就沒發現身後有人經過。

回到閣樓,梅洛伊德將青龍騎士扔在地板上,一隻腳饒有興趣地踩在對方的身上,手指輕輕一撥,那厚實的冰冷麪甲便已經飛到了一旁。

“哦?”

梅洛伊德微微感到意外,因爲呈現在她面前的,是一副皺巴巴乾枯枯,醜陋無比的女人面孔。

不,這幅面孔不應該用“人”來形容,倒更像是一具乾屍。

“你是….木乃伊?”

梅洛伊德猶豫了一下,說出了這個名字。

“把面甲還給我…該死!”

那乾屍女人嗚咽掙扎着,不停發出低沉的咆哮。

梅洛伊德擡手射出一團蛛絲封住了她的嘴,搖了搖頭。

國王的皇宮裏有一具乾屍騎士?難道那些大神官和牧師們都沒有發覺這件事嗎?她是怎麼掩蓋自己身上那股臭氣的?

“恩…”

梅洛伊德忽然想到剛剛這位青龍騎士在酒館買烈性白酒這件事。

她笑着點了點頭,俯下身問對方:“看來你就是靠着這些高度白酒來防止身體腐爛的吧?怪不得…..一具沒纏裹屍布的木乃伊在正常世界裏應該很快就化爲飛灰,而你卻躲在這具鐵殼子中存活了下來。看來主人的高度白酒讓你找到了另一種用途…”

“嗚嗚嗚嗚…!”

青龍騎士自喉中發出低吼,腦袋來回擺動着,似乎是在懇求,又像是在咒罵。不過對於梅洛伊德來說都沒什麼差了。

她忽然靈機一動,看着青龍騎士那副尊容以及剝落在旁邊的面甲。

“呵呵~~~原來還可以這麼辦?…”

“壁爐上的幹靴子”酒館內,遲遲等不到奧黛麗返回的酒館老闆和酒客們,都已經覺得可愛又豐滿的小姑娘恐怕是回不來了。

“唉….奧黛麗那麼漂亮,實在是可惜了!”

一個酒客嘆氣道。

“是啊….我甚至準備在冬幕節時向她求婚!”

另一個小夥子面露悲氣之色,伸手捂着自己的臉。

“嘿,我知道喬治,你對奧黛麗垂涎已久了…別難過…”

那位小夥子原本還只是難過地搖頭,可被人這麼一安慰,卻忍不住流下眼淚來。

酒館的胖老闆默默擦拭着手中的一副玻璃杯,喃喃道:“奧黛麗身上就是有那麼一種獨特的魅力…就連拒絕也總能讓人覺得那麼身心愉悅…不得不說,自從她來到了我的酒館裏之後,我這裏生意比往常好上不少,可憐的孩子….”

這時,有一名酒客突然出聲道:“其實….我們是不是有些擔心過頭了?奧黛麗那孩子非常善於應付這些事,就算是那位青龍騎士也不能無緣無故殺人吧?也許她們真的只是去拿酒呢?”

雖然他的這個論調非常樂觀,但周圍的酒客們卻仍然是一陣嘆息,顯然大家都不報有和他同樣的想法。

也不知過了多久,就在酒館老闆準備打烊的時候,酒館大門卻忽然被推開了。

還沒走的酒客們紛紛將目光投入了門口。

他們全都身子一震!緊跟着全都低下了頭。

那是青龍騎士!她又回來了!

可是….她的身後並沒有跟着奧黛麗那個小可愛…完了!他們的小天使小甜心就這麼完了!

卻見青龍騎士走進酒館之後,動作有些僵硬。

她甚至連續撞到了兩張桌子這才走到吧檯前。伸手一指酒櫃,仍然是最烈的那瓶白酒。

老闆不敢怠慢,急忙取下酒瓶殷勤地捧到了後者的面前。

卻聽那青龍騎士開口說話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