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是幾人有了心理準備,但仍是輕吸了一口涼氣,他們都是知道在外冒險,資源匱乏,隨時身處危險當中,林冕竟然也是這麼快就修煉至入靈境大成,看來應該也是有着許多不錯的機緣。

而且相比於他們這些整日待在安逸學院中的學生,在外遊歷的人往往會鍛煉出殺伐果斷的行事風格,而這種風格,正是他們所缺少的東西。

“我要去找慕蓉姐姐,讓她帶我去妖獸天墓。”沈歆收起卷軸,攥了攥粉拳道。

還不等凌然等人說話,沈歆便是轉身跑開了,那金色小鳥也是跟着飛了過去,這時有平時和沈飛凌厲相熟的學生走了過來,小聲問道:“林冕到底是誰啊?”

“一個天賦比歆兒還要變態的傢伙。”沈飛吐出一口氣,淡淡道。

周圍一片寂靜,似乎都是被沈飛不靠譜的話給震得愣了愣神,比沈歆天賦還要變態的人,實在難以想象是怎麼樣的一個人。

……

南帝學院,一處僻靜院落當中,一名身着青衣的女子靜靜矗立,任由櫻花落在自己的肩頭,看起來也就是十八九歲的樣子,但其身上的波動卻是不弱,已然是融靈境小成的境界。

“慕蓉姐姐!”

一道略微有些急切的聲音從院外傳出,被稱作慕蓉的女孩轉過身,笑道:“小妮子,難得來找我,有什麼事麼?”

“慕蓉姐姐,你是不是要去妖獸天墓啊?”沈歆紅着小臉,問道。

慕蓉愣了一下,旋即笑道:“沒錯,學院是派了我們去那裏歷練,怎麼了?”

“帶我去行不行?”沈歆期待地看着眼前得慕蓉,說道。

慕容失笑:“妮子,我知道你的實力不弱,但是這次去妖獸天墓即便是我們都要結隊而行,那裏可不比學院,時時刻刻都有可能殞命。”

“我不怕的。”沈歆堅定道。

“你不怕我可怕,要是你這天才出了什麼閃失,我可擔不起這個責任,院長會把我逐出學院的。”慕蓉搖搖頭,堅決不答應沈歆。

見沈歆一臉失落的模樣,慕蓉笑道:“好啦,要是有什麼事,我可以幫你的忙,怎麼樣?”


……

離開院子,原本有些雀躍的沈歆再度變得有些失落,她知道如果慕蓉不答應,那找誰都是沒辦法了,學院裏的那幾個老頑固,一定不會放自己走的。

“歆兒,快點,那邊出事了!”


凌然突然是急匆匆地找到沈歆,一把拉着後者往某個方向掠去,那裏,似乎正是學院落月廣場的方向。

“怎麼了?”沈歆問道。

“那隻給林冕哥送信的小鳥,被秦風他們抓住了,找他們理論的時候蠻橫不講理,把沈飛打傷了。”凌然急道。

沈歆臉色霍然一變,既然那隻小鳥是林冕讓它過來送卷軸的,肯定對林冕很重要,要是在這南帝學院出了事,那該怎麼辦?

嘭!

廣場上,大羣少年少女聚集,一道人影倒飛出去,伴隨着一聲冷笑:“煉體境九重也敢動手,找打不成?”

周圍一陣鬨笑,地上的沈飛擦掉嘴角的血跡,恨恨道:“秦風,把那隻小鳥放了。”

“憑什麼,這鳥自己停在那裏找食吃,我用星羅網捉了它,花了我好幾十枚五靈石,放了它我不就虧大了。”藍衫少年嘿嘿笑道。

“秦風,放了它。”

一道清冷的聲音自人羣外傳來,所有人自動讓開一條路,沈歆慢慢走了進來,眼中有着怒火閃動。

見到沈歆的出現,秦風嚥了後唾沫,正想反駁兩句,衡量一番後,還是鐵青着臉準備解開繩網。

“等等!”一名身着白衣的少女走進人羣中,站在沈歆面前,冷笑道,“沈歆,你說放就放,真不把乙班放在眼裏了麼?”

“池天寒?”白衣少女的出現讓秦風頓時猶如見到了支柱,解開繩網的手也是停了下來。

沈歆一臉平靜,但其眼中,卻是有着怒火涌動,下一剎,蓮步輕移,出現在束縛住金色小鳥的星羅網邊,並指如刀,狠狠切向繩結處。

“休想!”

白衣少女池天寒怒喝一聲,腳尖劃過一陣勁風,鞭甩向沈歆的手臂。


然而沈歆的目的卻不是切斷繩索,手臂擋在胸前,靈力纏繞在雙臂之上,將池天寒的一擊格開,身形暴退,將星羅網甩向身後的沈飛等人:“解開星羅網。”

池天寒臉上青紅交替,體內靈力如同洪水般奔涌而出,化作重重濤浪席捲向沈飛等人,聲勢浩大,瞬間便是將沈飛嚇得臉色慘白。

“池天寒,別太過分了!”

沈歆手印迅速變幻,靈境中瘋狂轉動,靈力在周身凝聚,最後竟是形成了一道狂暴的龍捲風纏繞在身邊,而後對着池天寒瘋狂襲擊而去。

轟!

颶風與濤浪相碰的瞬間,一道無形的空氣波紋盪漾開來,將來不及退開的人羣狠狠撞了出去,廣場上頓時人仰馬翻。

而就在沈歆和池天寒兩人準備全力出手之時,沈飛竟是在混亂中解開星羅網,小鳥頓時如獲重釋,閃電般逃離了去。

原本一觸即發的戰鬥突然戛然而止,沈歆退後幾步,冷冷道:“池天寒,希望你不會爲今天的舉動後悔,還有秦風,你記住,會有人來找你算賬的。”

說罷便是轉身離開,凌然沈飛等人也是扔下一個厭惡的眼神,跟着離開了廣場。

“那隻鳥到底怎麼回事?”池天寒眯着眼問道,“沈歆怎麼那麼激動要護着它。”

“不知道,我見那隻鳥有些特殊,便買了些鳥獸最喜歡的寒夜鳴蟬,這才用星羅網捉住它,本來是想送給你的。”秦風嘿嘿乾笑着。

“花了上百五靈石就爲了這種事,無聊。”

池天寒白了他一眼,漠然往廣場外行去。 “都快幾天時間了,小金怎麼還沒回來?”

林冕斜靠在一顆樹幹旁,無聊地等待着小金的歸來,時間都已經過去快五天時間,一行人已經是來到了古靈城的地界,途中遇到些妖獸也都是輕鬆就解決了,至於那些來找死打劫的人,目前還沒有出現。

“走吧,等到了古靈城中再說。”皇甫悠然起身道,休息了兩個時辰,體力又是恢復得差不多了。

林冕點點頭,招呼了一聲遠處的老魔,三人一起往古靈城的方向掠去。

咻!

三道身影急速掠過密林,呼吸間體內彷彿是有着靈力風刃飛出,將前方擋路的荊棘灌木叢都是一一斬碎而去。


這三人自然是馬不停蹄趕路的林冕三人,再有一兩個時辰的時間,他們便是能夠進入古靈城,到客棧住下,放鬆休息一下。

“哞……”

三人往前奔馳間,隱隱約約間,似乎是聽到了幾聲類似於野牛的哞叫,距離似乎很遠,不過仔細聆聽,卻又像是在急速靠近。

“什麼聲音?”林冕停下腳步,錯愕道。

皇甫悠然眉頭一皺,側耳聆聽了片刻,臉色有了一絲變化,道:“似乎是獨角野牛……”

“獨角野牛,就是那種喜歡羣居的三階妖獸?”林冕突然想到。

“嗯。”皇甫悠然點點頭。

咚咚咚。

腳下大地傳來的劇烈震顫感讓林冕眉頭一皺,道:“這是那羣野牛發狂了麼?”

唰!

兩人談話間,一道紫色的身影自林間暴竄而出,模樣頗爲狼狽,像是在躲避着什麼。

“我去追。”老魔低喝一聲,朝那道紫色身影追擊而去。

剩下林冕和皇甫悠然兩人感受着腳下越來越劇烈的震顫之感,對視一眼,異口同聲道:“跑吧!”

兩人腳尖猛點,同樣是飛掠而出,片刻後,兩人站立的地方便是被一羣紅着雙眼的獨角野牛給奔騰踏過,野牛過處,盡是一片狼藉。

“這羣瘋牛怎麼追着我們不放啊。”林冕叫苦不迭,雖然說不懼這些野牛,但是要對付成百上千發狂的野牛,憑自己這三個人傢伙加上小狼也會有些狼狽,儘量避免浪費氣力在其他事物上。

“恐怕和那個紫色衣服的人有關,那羣牛是他帶過來害我們的。”皇甫悠然分析道。

林冕咬牙恨恨道:“從來都是老子坑別人,今天不抓到那個傢伙老子還真就不信了。”

那紫衣人影顯然是把林冕給惹毛了,無緣無故被一大羣瘋牛狂追,沒有再比這種事更讓人窩火的了。

前方一陣靈力光芒閃爍,林冕嘿嘿笑道:“老魔抓到他了,老子今天不狠狠收拾他一頓就不信林。”

兩人迅速趕上老魔的步伐,這才發現,一個長相俊俏的紫衣少年被老魔的靈力光繩捆住了手腳,正咿呀大叫。

“老東西你敢綁我,我讓我爹給你好看信不信!”紫衣少年大聲吼叫着。

“你還敢叫囂,看今天小爺不把你揍得桃花滿天開!”林冕衝過去,一把抓住紫衣少年,齜牙咧嘴道。

“林冕!”皇甫悠然大聲吼道,同時伸手指了指後方,“先跑再說!”

林冕抱起紫衣少年,扔到了小狼背上,自己狂奔而出,下一刻,上千頭獨角野牛便是將這裏給踏平而去。

一行人狂奔了十幾分鍾,終於是逃出了森林,來到了一處山谷入口處,而此時山谷中有着許多商隊正在慢慢行進,看到無數的獨角野牛後,瞬間慌了神,驅趕着馬匹躲避,但是仍然無濟於事,大半的貨物都是被野牛撞到,散落一地。

林冕頓時感到頭大,這些商隊的損失都是因爲自己等人將獨角野牛引了過來,無論如何都是脫不了干係。

“都是因爲你!”林冕抓住紫衣少年的衣襟,正想破口大罵,山谷前方,一道深不可測的強橫靈力波動猛然席捲而來,在這山谷間掀起陣陣狂風,瞬間將那上千頭勢不可擋的野牛阻攔了下來。

原本紅眼發狂的獨角野牛,在此時忽然安靜了下來,齊齊掉頭,慢慢回到了森林當中。

“爹!”

正當林冕爲那道氣息所震撼之時,狼背上的紫衣少年卻是欣喜的大叫起來,這一喊頓時便將那道氣息吸引了過來。

一瞬間,林冕頭皮發麻,想跑身體卻是猶如灌了鉛一般沉重,臉色蒼白如紙。

“玲瓏,你又在胡鬧!”

林冕跟前風聲響徹,待那些風暴徹底停歇,林冕這才見到,自己身前不知何時已是站立着一名中年男子,男子臉上被歲月風霜雕刻出的皺紋縱橫交錯,兩鬢微微泛白,但依然可以聯想到其年輕時的俊逸模樣。

“什麼嘛,明明是他們把我綁起來的好嗎?”見到中年男子的出現,紫衣少年頓時變得猖狂無比,噘嘴道。

“這人,至少有三重心劫境的實力。”林芊羽的聲音在滿頭是汗的林冕心中響起,這樣的實力,即便是動用林芊羽現在的力量,那也最多與之打個平手。

男子手輕輕一拂,頓時便是將紫衣少年身上的靈力繩索解開,後者蹦蹦跳跳地回到了男子身邊,拉着他得手臂。

“那個……我們不是故意得,我以爲……”林冕結結巴巴道,在這個男子面前,自己所有的手段都是失去了作用。


男子平和一笑,道:“我都明白的,我這個女兒平時就比較貪玩,經常闖下禍事,給你們也添了些麻煩。”

“女兒?!”林冕目瞪口呆,片刻後心中慶幸剛剛沒有對紫衣“少年”動用些其它手段,要不然今天不死也得脫層皮。

“我是古靈城的城主,你們可以叫我古天。”男子點頭道。

林冕一下子呆立當場,眼前這個男人,竟然是古靈城的城主?

“各位,今日之事全因我女兒所起,所造成的貨物損失,可以前去我城主府領取補償。”古天朗聲道。

遠處的商隊都是笑逐顏開,紛紛收拾東西繼續往山谷中行去,這樣的情況看起來像是經歷過很多次,已經見怪不怪了。

“幾位是從何處而來,看起來是第一次來我古靈城吧?”滿臉和煦笑容的古天對林冕幾人說道,他們連自己都不認識,應該是第一次來古靈城的客人了。

林冕身上沉重之感消失不見,想來是古天對自己放下了戒心,當即抱拳道:“我們幾人剛從修羅堡而來,想借貴地的空間傳送法陣前往獸城。”

“哦?修羅堡來的麼?”古天眉頭輕挑,旋即笑着搖了搖頭,“幾位可以在古靈城住下,實不相瞞,那空間傳送法陣,最近出了一些問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