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哥看著笑了一下,笑容很冷:「我以為是誰呢,原來是你啊!」

我乾笑了一聲。

占哥又說:「當初總裁對你也算不錯,把你安排的妥妥噹噹,不過到底比不上商總的魅力大!」

我自然聽得出他話里的嘲諷,不過讓我更在意的是他這麼維護希寶,只能說明當初他不是真正的背叛希寶,那麼希寶來首都一定是在他這裡了。

「那件事是我和他的事,若說錯,當初希寶讓我們去了馬蹄山,我奶奶的死和他脫不了干係,也是他把我帶走的,他就沒有私心嗎?」我問。

占哥一拍桌子站了起來:「凌安,總裁念舊情,我可不念,既然你把話說的這麼絕情就請離開!」

我盯著他:「讓希寶出來跟我談!」

「我不知道比說什麼!」占哥揮揮手:「你再不走我要叫保安了!」

我看著他這個樣子也笑了。

「你笑什麼?」占哥陰沉的問。

「你緊張什麼,我以為你會問問我希寶的行蹤,畢竟他是你的舊主!」

占哥一怔,隨即陰沉著臉說:「你們給我走!」

我看了一眼裡面的房間道:「希寶,我們出來好好談談!」

裡面一點動靜都沒有。

我又說:「希寶,我知道你在,我們出來談談,你難道不想知道你為什麼這些年被關在幽冥島?難道你要眼睜睜的看著人間生靈塗炭?」

我了解希寶,他這個人很瘋狂,所以我說的這些他根本不會在乎,但是一時間我也找不出其他的合適的理由,只能試探的說。

裡面一點動靜都沒有。

占哥道:「出去,否則我叫保安了!」

「希寶…」

商璟煜沖我搖搖頭。

我們走後。

占哥看著裡面的房間,鳳沉希慢慢的走出來看著門口,眼睛一片深沉。

「多話!」他看了占哥一眼說。

占哥道:「,我看著商璟煜就覺得來氣,也替你覺得不公平,你這些年到底是為了什麼!」

鳳沉希看了他一眼。

占哥道:「我知道我多話了,我就是不甘心!」

鳳沉希長長舒了一口氣:「我也不甘心!」

占哥一怔。

鳳沉希已經恢復了往常的神色:「你以為他們來這裡真的是找我談談的?」

「難道不是?」占哥不解。

鳳沉希極其嘲諷的說:「當然不是!我買下這間會所也不是為了做生意!」



我們出了會所,我心情有些低落。

「你說希寶在不在裡面?」我問。

「不在,若是在,肯定會出來的!」商璟煜說。

我點點頭:「可是占哥對我們有敵意,恐怕這件事不好辦!」

「那我們就先從好辦的來!」

我點點頭。

商璟煜的辦事效率很高,很快就解決了好幾處,至於是怎麼做的他沒有說,應該是有秘術。

很快,就剩下兩處地方,一個是廢舊的電影院,還有就是將軍苑。

「老舊電影院有些麻煩,我親自去一趟!」商璟煜說。

「我也去!」

商璟煜猶豫了下點點頭,我們兩個一起到了廢舊電影院,電影院是上個世紀九十年代的風格,看起來十分老舊,很有那個時代的年代感。

周邊住的都是外來務工人員,各種違章建築亂搭亂建,但是電影院旁邊卻顯得有些空曠。

我和商璟煜正要進去,旁邊小賣店的老闆攔住了我們。

「你們是幹什麼的?」

商璟煜正要說話,我攔住他,堆了個笑:「我老公打算買下這裡做投資,今天過來看看!」

老闆神色古怪的看了我們一眼:「你們買這裡做投資?」

我點點頭。

我還要說話,商璟煜搖搖頭,擋在面前,老闆看到他,也就沒在說什麼。

我們一起進了電影院,電影院里比外面更加破舊,地上全是灰塵,還有一些老舊的電影海報以及一些零食袋,椅子東倒西歪,壞了一大片。

「從哪裡開始?」我問。

商璟煜走了一圈:「去後面看看!」

後面就是放映室,我們剛進去,就聞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

「商璟煜,你聞到什麼了沒有?」我問。

商璟煜點頭,我們拉開放映室的門,裡面空蕩蕩的什麼都沒有,但是我總感覺這裡有些不太對勁,正疑惑之際,一回頭商璟煜居然不見了。

我心一沉,警惕的看著四周,這時候,外面忽然傳來了電影放映的聲音,我走出去,看到原本空曠破敗的電影院里居然坐滿了人…

電影院的屏幕上放映的是一部老片子,此刻女主角正一刀刺向了男主角,殷紅的鮮血順著屏幕流出來,整個舞台上都是血。

再看時,剛剛坐滿的人臉上都流出了鮮血,各種各樣的死相全部很慘,看樣子像是八九十年代的人。

就在我愣神的時候,電影屏幕的血卻越來越多了,我冷笑一聲,又是這種雕蟲小技…

我雙手掐訣,打出一張符,那些鬼全部朝我看過來。

我掏出九節鞭,一鞭子掃過去,幾隻厲鬼魂飛魄散,其他鬼紛紛逃竄,很快都消失了。

我還沒鬆一口氣,就感覺身後一股勁風,側頭躲過,回頭就看見剛剛外面那個小賣店的老闆臉色陰沉的看著我,手裡拿著一把斧頭,斧頭上有黑色的血跡,還縈繞著不少的黑氣。

他身後還跟著幾隻女鬼,女鬼們的道行並不是很高,礙於那把兇器斧頭不敢靠近,應該是被那把斧頭砍死的。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老闆陰惻惻的笑了幾聲,一把斧頭劈了過來。

我一側身躲開,甩出鞭子纏住了老闆,老闆的身體挨到我的鞭子瞬間冒出一團火光,他滿臉怒氣,雙手抓著鞭子用力一扯,我沒有準備,就被拉倒在地。

我心一沉,這才發現這個老闆早就不是人了… 商璟煜穿過一道黑黑的走廊,就看見一幅很大的雕像,雕像是九頭蛇,雕刻技術精湛,栩栩如生,只不過九頭蛇的眼睛都是閉著的。

商璟煜眼睛一沉,看來果然是花無月設計好的,為了增加九頭蛇的實力,他們居然在供奉這種邪物。

商璟煜走了幾步,準備毀掉雕像,這時候忽然四處傳來一陣響動,響聲過後,九頭蛇慢慢的睜開了血紅的雙眼。

商璟煜也拔出黑月劍,在九頭蛇還沒有完全反應過來之際一劍砍了過去,九頭蛇的雕像碎成無數塊。



小賣店老闆瘋了一樣追著我,我跑了一會兒暫時躲開了他,這個老闆實力不弱,居然大白天出現,不像是鬼怪,但是也不是人,最有可能的就是殭屍了,想起他剛剛在外面裝模作樣跟我們說話,我就覺得心裡伸出一股寒意。

我隨便拉開一扇門跑進去,又聽到外面老闆的腳步聲傳來,我看了下,房間里只有一個個大箱子不知道是裝什麼的,旁邊還有一個巨大的帘子,我走過去,咽了咽口水,一把拉開帘子,就被眼前的一切驚的後退了幾步。

面前是一個個塑料模特,但是模特的頭卻是真人的,這些人也不知道死了多久了,有的頭已經爛成了骷髏,還有的被風乾了,只有少數被保存下來,裡面不知道填充了什麼,看起來倒是活著的時候極其相似。

我咽了咽口水,難怪一進來就覺得這個電影院這麼詭異,陰氣這麼重,原來這裡死了這麼多的人,而且肯定是小賣店老闆殺的,他殺了人,卻一直不搬走,在電影院對面開一個小賣店,抽空的時候回來欣賞下他的傑作…

想想都覺得不寒而慄。

門忽然打開,老闆拿著斧子站在門口,我眯了眯眼睛,將鞭子握在手裡,這一回我不會在手下留情了。

老闆看到我先是怪笑了兩聲,轉而朝我撲來,我的鞭子甩過去,一瞬間又掏出幾張符紙貼在他面門,老闆掙扎了兩下,就被我一桃木劍捅了個對穿,老闆在地上掙扎了幾下,一動不動,他的身體也迅速的腐敗變質,不到五分鐘地上就只剩下一堆白骨。

我還沒鬆口氣,就感覺身後涼颼颼的,一回頭,發現那些人頭塑料模特全部睜著眼睛的看著我,嘴角微微的咧開似乎在說著什麼…

我迅速站起來,死死的盯著那些模特,忽然一聲咔嚓聲傳來,在寂靜空曠的屋子裡那一聲顯得十分突兀。

「誰?」

沒有人回答。

我咽了咽口水,其中一個模特忽然以一個奇怪的姿勢動了一下…

我死死的盯著那個模特,那是個女人模特,身上沒有穿衣服,光溜溜的,上面架著一個女人的頭,女人算是保存的完好,但是皮膚還是有些褶皺就像沒有縫好的布娃娃,歪歪扭扭的,一雙眼睛剛剛還是黯淡無光,此時就像是有了生氣一般,陰惻惻的盯著我…

「離開…離開!」

女人忽然開口說道。

我被嚇了一跳,下意識的往後退了幾步,就感覺撞了硬梆梆東西,我咽了咽口水,猛地回頭一鞭子甩過去,就將一個塑料模特甩飛了出去,上面的那隻骷髏頭掉在都上發出「咕嚕嚕」的響聲。

「離開…離開…」骷髏頭掉在地上,嘴裡也像剛剛的女人一樣說了「離開」兩個字。

無敵神婿 我還沒有反應過來,屋子裡就響起了「咔嚓咔嚓」的聲音,那些塑料模特一個個都開始動了起來,嘴裡也都開始說著「離開…」。

我匆忙向門跑去,可是門卻像是被什麼鎖著一般,拉不開,好在那些模特行動緩慢,有的還因為站不穩直直的摔在地上,上面的頭和身子分離,身體是不動了,嘴裡卻依舊說著「離開離開…」的話語。

我轉身看著那些歪歪扭扭慢吞吞走過來的模特,心中一動,慢慢的挪到了最開始那個在我身後被我打中的骷髏身邊,用桃木劍撥弄了一下,才發現他的後腦勺被人用紅色的鮮血畫了一個古來的符咒,這種符咒我認識,但是我感覺應該是將人的靈魂困住的符咒。

我走到對應的塑料模特身邊,就看見模特的左腳的腳底也畫了同樣的符咒。

我一下就明白了,他們的靈魂被禁錮了,所以才離不開,他們之所以說著「離開離開」不是讓我離開,而是那些被禁錮的靈魂想要得到超生,雖然他們靈智沒有多少,卻執著的想要離開…

我心中氣憤,居然用這麼殘忍的手法對待人,剛剛真是便宜那個老闆了。

「我會讓你們離開,得到超生!」我對著那些不斷走來的鬼模特說。

似乎是我的話他們聽進去了,剛剛還慢慢挪動的鬼模特們全部站著一動不動,只是靜靜的看著我。

我從乾坤袋裡掏出幾張符紙,用火燒盡,又找了些水將灰燼攪拌,扯了一塊布沾著灰燼,將那些模特腳底的符咒擦掉…

費了好大的力氣,總算是擦乾淨了,這裡總共有21個模特,最後一個被我擦乾淨后,室內忽然亮起一團軟白光,那些模特里飛出的一道道白色的影子,在空中盤旋了幾圈,朝我飛來…

我感覺被一股巨大的力量襲擊,腦子有瞬間的空白,等我回過神來,就感覺整個身體更加的輕盈舒爽,耳更聰,目更明…

我心中一喜,難道那些鬼魂自動放棄往生,變成靈注入了我的身體?

這種事情以前只是聽奶奶說過鬼魂為了報答人會自動散盡靈魂注入那個人的身體,提高那人的修為,所以自古有很多修成仙的高人們都是品格高尚得到世人或者鬼魂真心感謝得到他們的福報才增長的修為,沒想到這種事是真的,而且還會發生在我身上。

欣喜過後,我拿出火符,將那些頭顱放好,貼上超生符紙一把火燒掉。

「謝謝!」

我說完,走到門口,輕輕一拉,剛剛還沉重的門居然一下子就拉開了! 我出了門就往電影院的一條走廊走去,走了一會兒,還是沒有見到商璟煜,卻看到了一些飄蕩的鬼魂,那些鬼魂卻並沒有理我的意思,紛紛往外面跑,就像前面有什麼恐怖的東西一樣,我狐疑的往前走,終於拐過一個走廊看到商璟煜正背對著我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商璟煜!」我叫了幾聲商璟煜,他還是沒動,我過去拍了拍他,商璟煜的腦袋咕嚕嚕的掉在了地上…

我嚇了一跳,連忙甩出九節鞭,商璟煜的身體一挨著我的鞭子,發出一聲鬼叫,站著的哪裡是商璟煜,分明是一隻無頭鬼,無頭鬼的道行並不高,被我甩了一鞭子很快魂飛魄散。

我四處看了下,地上有一些碎了的石塊,也不知道是做什麼用的,旁邊還有一扇小門,我猶豫了下往小門走去。

打開門,裡面黑黑的什麼都看不見,但是我有種被什麼盯著的感覺,我掏出手機打開手電筒一看,當時就覺得頭皮發毛,渾身的豪毛都立了起來…

無數雙眼睛盯著我,整個屋子裡滿滿的都是眼睛…

我呆立在原地,愣了片刻才發現那些眼睛不是真的,是被人畫上去的,三面的牆上畫了無數雙眼睛,每一雙眼睛都不同,有人的,有雞的,豬的,羊的,甚至還有昆蟲和魚類的,饒是知道不是人,看著這麼多雙詭異的眼睛,也足夠讓人頭皮發麻。

我咽了咽口水,沒空想電影院怎麼會有這麼詭異的屋子,就趕緊退了出來。

出了門,返回走廊朝另一邊走去,走了一會兒,依舊沒有找到商璟煜,看了一下手機也沒有信號。

我心中狐疑,剛剛那些牆壁上的眼睛一直在我的腦海中,到底是誰畫了那麼多爽眼睛在牆壁上?

還有為什麼要畫眼睛?

我想不通,也不在去想,順著走廊走了一會兒,看到前面有個黑影,我以為是商璟煜,叫了一聲,那人慢慢的回過頭,卻不是商璟煜,而是個年輕人女人。

「你找誰?」女人問,聲音很清脆。

我看了她的身後,有影子,而且氣息溫熱,是個活生生的人。

在這個地方遇到鬼不覺得有什麼,倒是遇到人,我著實覺得有些詭異。

「你是誰?」

「我叫小倩!」女孩回答。

「聶小倩?」

仙王的日常生活 女孩忍不住笑了:「可別開這種玩笑啊!我可不是那個女鬼!」

小倩說完看了看我:「你是誰?你怎麼在我家的電影院?」

「我叫凌安!」我說完,狐疑道:「這裡是你家的?「

小倩點頭:「是啊,我家都開了幾十年了,不過現在生意不太好,旁邊又蓋了一家新的電影院,人家都是大屏,沒有看這種老舊電影了!」

我一怔,看著小倩:「你沒開玩笑吧?」

「沒有啊!」小倩說完看了下手上的手錶道:「啊呀,我得走了,這個時間還有一部電影要播放!」

說完就跑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