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天讓餘白爲“龍頭”,率領四十九名骨幹修煉合擊拳中的龍拳。

肖鋒則爲“虎頭”,率領四十九名骨幹修煉合擊拳中的虎拳。

作爲龍頭與虎頭,是衆多龍子,虎子的老大!

龍頭與虎頭必須要凝練出龍勢與虎勢!

這龍勢與虎勢又分爲九階!

只要達到一階,百人揮拳就可以達到龍虎咆哮,天地俱驚的一分威勢!

“餘白,肖鋒,你們作爲龍頭與虎頭,我還要單獨訓練你們!”

“今天,我講解的龍虎合擊拳法三千章,你們晚上好好琢磨琢磨!明天,我帶你們去第95直轄區的大雪山裏頭歷練一番!”

“大雪山?南哥,我們可以去大雪山?”

餘白興奮無比!

他從小就對網絡中寧靜高遠的大雪山向往無比。

只不過,因爲種種現實的原因,餘白沒有去過一次。

南天呵呵一笑:“我現在身家數億,帶你們去一趟大雪山旅旅遊,練練武,還是可以的!”

“不過,你們可不要高興太早了!凝聚龍勢,虎勢,這個過程可是非常痛苦的,甚至是非人的折磨!你們能夠忍受住嗎?”

南天提前給他們倆個打了“預防針”。

“南哥,請放心,就是再大的苦楚,我們也會咬牙堅持住!”

“好,好!不愧是我選出來的龍頭,虎頭!”

南天欣慰地道。

在古武時代,南天麾下也有兩支精銳的軍隊,那就是龍軍與虎軍。

龍虎軍合之天下無敵,縱橫四海!

在科幻機甲時代,南天也要着手打造龍虎軍的雛形了!

……

幾天前,東陽市第95直轄區白馬軍火公司總部,董事長馬勒廁,暴躁地在會議廳裏頭胡亂地摔砸着東西。

“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兒子竟然死了!死在了星隕巨獸的腳下!我不是跟我兒子說過了嗎,駐守米蘭峽谷裝模作樣就行了!還有安保部,你不是給我兒子送過去了一個高超的保鏢了嗎?”

“還有,李氏軍火公司是我們生意進軍第99直轄區的最大阻礙,我不是派遣死士投過毒了嗎?怎麼,李長金還沒有死!”

“你們誰來解釋解釋這一切!”

馬勒廁憤怒地大吼道!

一個瘦弱的黃髮老者,拱了拱手:“董事長,請您息怒!事情的具體情況,我們都查清楚了!大少爺是被星隕巨獸殺死的,但是那一天,有一個叫南天的小子出現!還有,李長金之所以沒有死據說是被妙手神醫救活的,那個神醫也是南天!”

“南天,南天!到底是何方神聖?處處與我白馬軍火公司作對!”

馬勒廁眼睛血紅色一片。

“董事長,我猜測大少爺的死估計和這個南天有莫大的關係!畢竟,情報上說,大少爺是和保鏢一塊死的,大少爺不是傻子,怎麼會無緣無故觸怒星隕巨獸!”

黃髮老者說道。

“不要猜測了,兇手肯定是這個南天!我不管他是不是什麼神醫,總之,他既然得罪了我,就必須要死!給我派人盯住他,找準機會,把他給我抓過來!我要將他碎屍萬段!”

馬勒廁暴怒地下着命令。

“是,董事長!屬下,這就去安排。”

黃髮老者躬身退下了。

……

翌日,南天帶着餘白和肖鋒坐上了跨區的星際公車,過了四五小時,終於來到了第95直轄區的大雪山附近。

南天將星際公車與楚鐵生的豪華飛行車,進行一比較,頓時大感差距太大了。

“餘白,肖鋒,看來下次,我也要買一個豪華點的飛車了!有一個豪華的大品牌飛車,在上學放學的時間點,開到審計學院,那巨大的引擎轟鳴時,一定很裝筆!”

南天感嘆了一句。

餘白和肖鋒相互一視,嘿嘿笑道:“南哥,您也是咱們學院排名第一的大人物!咱們學院什麼不多,就是女生多,一抓一大把,南哥要不哪天,我們介紹幾個給您開開葷!隨便玩玩嘛!”

南哥臉色一正:“你們在想什麼呢?有道是君子色而不銀!你們倆個不要瞎想了,趕快去大雪山裏頭!”

“是,南哥!”

由南天領頭,餘白和肖鋒侍立左右,一起爬上了大雪山一座山峯的山巔。

“凝聚龍勢,必須要擁有龍之氣魄,龍之氣象!大雪山中擁有嚴寒的氣候,可以聚集寒冰氣息爲己有,化爲冰魄之龍,位列一階龍勢!”

惡魔總裁你好毒 “餘白,褪去衣衫!”

南天吩咐道。

餘白沒有絲毫猶豫,雖然大雪山之巔,氣溫常年在零下三四十度。

“凝聚虎勢,必須要擁有虎之威猛,虎之王霸!大雪山中擁有萬里白雪,白雪纖塵不染,雪之高貴,氣吞萬里如虎,可以聚集雪之精髓爲己用,化爲白雪之虎,位列一階虎勢!”

“肖鋒,褪去衣衫!”

肖鋒同樣沒有絲毫猶豫,一下子脫得精光。

“屏氣凝聲,古人的經驗告訴我們,龍虎在一起,更能水乳交融,互補互益!我現在,就要往你們身上打入兩股不同的真氣,你們忍住!”

南天說着,雙掌分別拍中餘白和肖鋒的後背,源源不斷地往他們身上輸入兩股屬性不同的真氣。

餘白和肖鋒他們的古武修爲只有九級武徒,加上一些古武經驗遠遠跟不上前世的不敗武王南天,當兩股真氣注入到餘白和肖鋒體內的時候。

餘白和肖鋒都是痛苦無比,身體不住地抽搐。

這其中有由於外界寒氣引起的,也有內部南天注入的真氣所致。

“神氣合一,精神集中,勢由心出!”

南天不時給餘白和肖鋒指點着。

“龍與虎俱乃天地間的頂尖生物,亦如人中王者,戰無不敗,攻無不克!你們兩個趕快分別運轉拳法經義,憋住一口氣,千萬不能放棄,一旦放棄就前功盡棄了!”

“真正的龍虎,是不會放棄的!”

南天給餘白和肖鋒打氣道! 龍虎合擊拳對領頭的龍頭,虎頭要求還是很高的。

單獨寫凝聚龍勢,虎勢的拳法經義玄奧無比。

加上南天在一旁推波助瀾,一個時辰過後,餘白和肖鋒全身竟然奇異地結冰了,兩人很快成了冰人。

晶瑩剔透的寒冰將兩人封印了起來。

婚然天成:小妻自投羅網 包裹餘白的寒冰中,隱隱約約有一頭冰龍在盤旋。

包裹肖鋒的寒冰中,則有一頭白虎在奔跑。

南天站立在一旁,神色緊張無比:“餘白,肖鋒,你們一定要挺住呀!挺住呀,邁過這道坎,就是海闊天空,從此前途光明無比!挺不過是身死道消!”

小野妻,乖乖噠! 但是,就在這個關鍵時刻。

大雪山之巔,忽然來了十幾名面目凶煞的彪形大漢。

爲首的一個大漢眼睛的瞳仁竟然是奇異的綠色。

這個大漢的眼睛中還不時地綻放出怪異的光芒。

這大漢邪魅一笑:“你好,我叫布魯斯,奉命來捉拿你,你束手就擒吧!”

大漢說着,一抹綠光直射南天。

南天心神一震,靈魂中出現了布魯斯的縮影!

“精神異能,這雖然不是古武祕技,但是卻是科幻機甲時代中人衍化而出的!”

“倒是有些門道!但是,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你的精神異能厲害,還是我的古武祕技牛逼!”

南天使用了古武祕技“攝魂術”與這個綠眼大漢對抗。

先愛后婚:慕少寵妻無度 “砰”的一聲,在靈魂世界裏頭,南天與綠眼大漢激烈的交鋒着!

雖然,這個綠眼大漢的精神力也達到了10,但是在南天的古武祕技的威懾下,依舊是翻不起多大的浪花。

“這是你自找的!”

南天遽然間猛烈反擊,給了綠眼大漢布魯斯當頭重擊。

布魯斯的修爲不差,機甲修爲已經達到了八品機甲戰士,但是他偏偏自信地使用了自己的精神異能,要與南天在靈魂世界一戰。

結果顯而易見,布魯斯吃了大虧,神識海一片混亂,受此重創,整個人一下子就昏倒在了地上。

布魯斯帶來的幾個手下大驚失色。

“老大,老大!”

幾人呼喚着!

可是靈魂一直以來都是人類的禁忌區域,受到了重創,不可能馬上恢復過來。

見布魯斯久久不醒,這幾個人也是召喚出了機甲,就要對南天發起攻擊。

“你們是誰,我與你們無冤無仇的,你們爲什麼要來殺害我?”

南天冷冷地道。

一彪形大漢用機甲變幻出了機甲大炮,對準南天。

“哼,小子,你的確沒得罪我們!但是,你得罪了白馬軍火公司!你殺了馬克少爺,還救了李氏軍火公司的董事長李長金,你是百死難贖其罪!”

“不要用機甲大炮,董事長有令,要抓活得。變幻出刀劍,生擒他!”

又一人搖了搖頭,讓那大漢將機甲大炮收起來。

機甲大炮也是機甲戰士的標誌之一!

機甲戰士用機甲幻化而出的口徑大於30cm的炮口,才能稱爲真正的大炮!

這不同於機甲兵修爲幻化而出的小於30cm的小炮口。

機甲大炮一發射出,驚天動地,毀滅力驚人!

“白馬軍火公司?馬克?我的確有些印象,但是馬克不是我殺的!”

南天聲音淡漠。

“這些話,你給我們董事長說吧!”

幾名機甲戰士已經靠近南天了。

“附體!”

南天也召喚出了流星機甲。

餘白和肖鋒已經到了突破的關鍵時刻,不能受到一絲一毫的干擾。

南天知道雖然自己硬撼幾名機甲戰士,失敗率幾乎爲百分之九十九,但是也不能退縮!

“區區一個七等機甲兵,也敢反抗!真是愚蠢,我們就讓你吃些苦頭!”

幾名機甲戰士齊上陣。

這幾個機甲戰士召喚出了機甲,綜合戰力都在11以上,幾乎是完勝南天。

南天一些古武祕技的特殊技巧,也是發揮不出來。

譬如,百步神拳,這種神技,需要把真氣打入敵人體內,但是這些人全身上下無一漏洞,都套着厚厚的機甲,真氣穿透率大大降低了!

南天雖然拼命反抗,但是還是被這幾個機甲戰士給制服住了!

南天心中憤怒無比!

他前世是古武時代的不敗武王,曾幾何時,被這幾個小嘍囉給打壓!

南天來到科幻機甲時代一直是裝筆打臉,無節制,勇猛無比,這一次是第一次遇到了狠茬子,被幾人圍攻如此慘!

“我要變強!我要儘快恢復實力!”

南天驀然覺得自己前些日子都沒有刻苦修煉,不然何以被欺負得如此慘!

這幾個機甲戰士頗爲狠辣,雖然上頭命令,要抓活的,但是出手也是奇重。

饒是南天的身板這些日子裏頭被淬鍊得不錯了,仍舊是被打得痛苦無比。

到最後,南天幾乎是被打得遍體鱗傷了。

這些人才收手。

南天因爲受傷過重,流星機甲也是自動收了回去。

不過,好在這幾個人,心急着要把南天帶走,並沒有注意到了,南天身後餘白和肖鋒這兩個冰人。

這幾個彪形大漢將南天五花大綁,然後裝進了一個黑袋子裏頭,就給拖走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南天在黑暗中,又聽到了熟悉的系統提示音。

“叮!”

“支線任務出現:引爆白馬軍火公司軍火庫(完成獎勵:一枚狂暴丹和一枚隱身丹!)(失敗懲罰:降低宿主一個通用副職業等級!)”

引爆白馬軍火公司的軍火庫?

這個好!

該死的白馬軍火公司派人如此害我!

我南天不報此仇,誓不爲人!

南天心中怒火滔天!

很快,南天眼前一亮,被幾名大漢拖了到了一個密室中。

馬勒廁一臉陰翳地盯着南天。

“你這個黃毛小子,就是南天?”

說着,馬勒廁就往南天臉上狠狠地踢了一腳!

“我要打死你!你這個王八蛋!”說着,馬勒廁命令手下將南天懸空吊了起來。

“啪啪!”

馬勒廁用沾了辣椒水的皮鞭,就往南天的身上狠狠地抽打着。

馬勒廁下手很有輕重,故意不把南天打死,要滿滿地折磨南天。

南天硬氣無比,他雖然渾身傷痕累累,但是一聲不吭,雙目圓睜,盯着馬勒廁。

馬勒廁一驚,被嚇得退了幾步。 “操,你這個小子,竟然還敢吼我!”

“我打死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