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流恨不得提劍上去給他幾劍,李霄秉著厚臉皮,全不當回事兒!

蕭錦華白他一眼,由他跟著了:「走吧!」

千流氣憤:「憑什麼讓他跟著?」

蕭錦華掃他一眼:「憑你打不過他!」

千流怒:「誰說我打不過他?信不信我立刻宰了他?」

蕭錦華鄙視之:「得了吧!你那一身傷都還沒好,別瞎折騰了!」

李霄策馬上來:「華姑娘說得對,你還是好好養傷吧,不然下次被我幾招打敗還不服氣!」

「你……」

「哈哈哈哈……」李霄爽朗大笑,倒是頗為豪邁。

所謂君子坦蕩,李霄毫不掩飾自己的真性情,蕭錦華也不排斥跟這樣的人結交,加上他還是李昭的親戚,還有他的目的,蕭錦華對他也多了幾分信任。

四人一起上路倒也和諧,只是千流有些接受不了,傻乎乎的看著拉雅許久:「你真的是公主啊?」

拉雅肯定的點頭,然後非常誠懇的自我介紹:「我叫葉拉雅,南疆第二公主!」

千流猛的搖頭,他真想聽說這不是真的,他怎麼隨隨便便就撿了個公主回來?一想到自己剛剛遇見她的時候,那比叫花子還叫花子,哪兒像公主啊?

千流有些反應不過來,但是拉雅對千流倒是極有好感:「我很謝謝你,很開心能遇上你,你就是我的福星!」

千流:「……」這公主好端端的說這樣的話,他突然有點心臟受不了。


三人趕路,到底是照顧兩個女人,所以路上也不如千流和蕭錦華來時那麼快,加上晚上南疆詭異,他們不能趕路,騎馬三天才來到南疆邊界,然而已經遲了,南疆和天極以及打了起來,遠遠都能看到戰火硝煙,天空中都是觸目驚心的血光。

「我們來遲了!」千流長嘆。

「不遲!」蕭錦華搖頭:「就算開戰了,也還有挽回的餘地!」


蕭錦華和拉雅相視

一眼,蕭錦華對李霄道:「我有個不情之請,不知道閣下能不能去一趟天極軍中面見天極主帥,我和拉雅去勸瑟莉亞公主,雙方暫時停戰,倒時我們和公主商量好了,會派士兵傳達!」

李霄點點頭:「這個忙我還是可以幫的!」

蕭錦華一禮:「多謝!」

李霄和三人分開,蕭錦華帶著千流和拉雅一路前往南疆軍營,不出意外,拉雅一表明身份就被抓住,蕭錦華讓千流在外面照映,自己和拉雅一起被抓了進去。

南疆的話蕭錦華是一句也聽不懂,和拉雅一起被壓進去,雙手綁著被推進了大帳,大帳內坐著幾個穿著軍裝的將軍,最上方的位置坐著一個衣著暴露,極為性感的女人,頭頂皇冠,身披金甲,正是瑟莉亞公主。

瑟莉亞看著拉雅,得意一笑:「拉雅!你這是走投無路了么?怎麼自己送上門來了?」

「阿姐!」拉雅跪下:「阿姐!我們都被騙了,我沒有綁架阿弟,阿弟落在巫鮮手裡,他冤枉我要奪位,讓我們姐妹相殘,可是他自己卻跑到天極去慫恿天極皇帝出兵攻打南疆,阿姐,一切都是巫鮮的陰謀!」

瑟莉亞不信:「巫鮮是我南疆大巫師,豈會幫別人攻打我們自己?對他有什麼好處?」

拉雅著急:「我也不知道他為何要這麼做,但是我說的都是真的!」

拉雅看向蕭錦華,用天極話道:「你快告訴阿姐真相啊,她不相信大巫師會背叛南疆!」

蕭錦華看著拉雅,微微一禮:「很榮幸見到瑟莉亞公主,不知公主這兩日與天極交戰,戰況如何?」

瑟莉亞皺眉:「你是天極人?本公主憑什麼告訴你?」

「公主是戰敗了吧!」

「你住口!」瑟莉亞厲喝:「信不信我立刻殺了你?」

「公主要殺我自然是輕而易舉,反正我也是將死之人,也不怕公主殺我,今日陪拉雅公主前來,只是想告訴公主一個真相而已,公主願意聽,也許能保你南疆基業,如果不願意聽,恐怕整個南疆就要毀在你手裡!」

「你找死!」瑟莉亞一把抽出佩刀。

「阿姐!」拉雅緊緊拉住瑟莉亞的手:「阿姐!她中了情蠱,她本是京城人士,卻被巫鮮下了情蠱,千里迢迢來南疆尋葯,我們說的都是真的啊!」

「情蠱?」瑟莉亞有所動容,將佩刀收起走過去拿起蕭錦華的手,片刻之後沉思:「當真是情蠱!」

拉雅連忙道:「情蠱只有皇族和大巫師才知道,而且她是在天極京城中的蠱,大巫師真的叛國了,阿姐,我賭上公主之名,我說的都是真的!」

瑟莉亞還是不明白:「巫鮮是尊貴的大巫師,他劫持了阿弟,又跑去天極,他到底想做什麼?」

拉雅搖頭:「我也不知道,可是阿姐,我們不能再打下去了,繼續打下去的話就落入巫鮮的圈套了,到時候南疆就完了!」

瑟莉亞冷哼:「已經晚了!第一仗我們殺了燕家軍五千多人,如今燕家軍怒火衝天反撲而來,就算我肯罷休,燕家軍也要報此血仇,而這兩日交戰,我軍傷亡慘重,士兵們也不會答應撤兵,這場戰爭已經不可能停止了!」

… 「戰爭都是上位者決策利欲熏心的產物,它產生的仇恨不是士兵之間可以解決的,也不是用更多士兵的犧牲來平復的,戰爭留下的只能是悲劇!」蕭錦華緊緊握權:「公主請想想他們的家人,那些孤兒寡母,那些孤寡老人,他們該如何度過餘生?旎」

「就算公主沒有那麼多的同情心,也請想想自己未來的國家,士兵全是青年壯力,是一個國家的砥柱,如果他們全部都死在戰爭中,未來的十多二十年內,南疆還有什麼希望可言?」

「公主如果執意與天極打仗,最終亡敗的只會是南疆,最後南疆國土只能被天極蹂躪,你將成為南疆亡國的千古罪人!」

瑟莉亞面色不善的將劍佩刀架在蕭錦華的脖子上:「雖然你說得很對,但是本公主卻更加想要殺你!」

蕭錦華眼眸都不曾眨一下:「成為一個亡國公主,還是成為南疆千古女帝,一切都在公主一念之間,我已經中了情蠱,受盡折磨,公主如果願意送我一程,求之不得!」

瑟莉亞緊緊握住刀,但是卻無法動手,她不得不承認蕭錦華說的都是對的,可是要實行起來,真的不是那麼容易鞅。

猛的手了刀,轉身坐回自己的位置,看著幾個一直沉默的將領:「你們來說說,這件事情該怎麼辦?」

幾人面面相覷,許久之後一人起身:「啟稟公主!如果這當真是大巫師的陰謀,我們繼續戰下去,豈不是正中他的陰謀?而且天極燕家軍雄獅勇猛,我們僵持下去,只會帶來更多的死亡,等到最後就算我們贏了,怕是也無力抵抗大巫師接下來的動作!」

另外一人也起身:「末將主和,向與天極戰和,等到將大巫師的陰謀粉碎,我們再與燕家軍一戰不遲!」

瑟莉亞看著眾人,最終重重點頭:「好!本公主派人遞戰和書,與天極休戰!」

「公主英明!」

「只是……」瑟莉亞看向蕭錦華:「大巫師在天極京城,如果他不離開,我很難對付他!」

蕭錦華看了看拉雅:「不知拉雅公主控蠱之術如何?」

瑟莉亞看了眼拉雅:「她是我皇室中巫蠱之術最好的,甚至在本公主之上,不過她也解不了情蠱!」

「這個我知道!」蕭錦華轉頭:「我只需要拉雅公主幫我剋制住巫鮮的蠱毒,這樣我就有辦法對付他!」

瑟莉亞眯眼:「你要拉雅跟你去京城?」

「要不公主選個別的人也可以,但是那個人至少能對抗住巫鮮的蠱術!」


拉雅站到蕭錦華身邊:「我願意去天極!」

瑟莉亞沉默片刻:「好!我答應讓拉雅跟你去,同時我會派人去京城落腳,聯繫方式拉雅知道!」

蕭錦華點頭:「就這麼決定了!」

從軍營出來,拉雅都覺得不敢相信:「阿姐居然真的答應了,你好厲害!」

蕭錦華不以為意:「跟聰明人說話自然不費力!」

「可是剛剛阿姐那麼威脅你,你都不怕她真的殺了你么?」

蕭錦華失笑:「這個時候就看誰更能破罐子破摔了,生死都不足以威脅,殺一個這樣的人有意思么?」

拉雅知道她說的意思,笑臉也沒了:「對不起,我幫不了你!」

蕭錦華莞爾:「說什麼對不起?又不是你的錯,都是命,由他去吧!」

說完蕭錦華突然想到一件事情:「如果,我是說如果我懷孕了的話,這個蠱毒會不會傷害我的孩子?」

拉雅搖頭:「不會,情蠱只針對一個人,它進了心臟之後不會輕易離開,而且不會繁衍,孩子不會動情,吸引不了它!」

蕭錦華鬆了口氣,那就好!

千流迎上來:「還順利么?」

蕭錦華點點頭:「還算順利,瑟莉亞公主答應講和,先對付巫鮮,然後再算打仗的事!」

千流點點頭,問道:「那現在我們去哪兒?去找王爺么?」

蕭錦華看向天極軍營的方向,哪怕再壓抑情緒,心口依舊傳來了絲絲的疼痛:「我不能去找他!既然此行的目的已經達到,那就回京吧!」

-----------

第二天,南疆公主瑟莉亞向天極遞上

求和書,天極主帥暫停進攻。

李昭驚訝:「這南疆公主真的送來求和書了?」

李霄白他一眼:「你在懷疑我說假話么?」

李昭呵呵一笑:「我怎麼會懷疑大哥,只是覺得有些不可思議,昨天還一副要跟我們拚命的架勢,結果被打了一下就求和了!」

李霄看向南疆軍營:「她可不是被你們打怕了……」

李昭看向李霄身後:「王爺!」

李霄轉身拱手:「王爺!」

百里夙點頭:「這次的事情麻煩你了!雖然你沒將拉雅帶來,但是讓她勸說自己的姐姐求和,大功一件!」

「我可不敢居功,我只負責將她找來,可沒想那麼長遠,是一位姑娘想的辦法!」

「哦?」百里夙好奇:「是位姑娘?」

李霄一笑:「我也不知道怎麼跟你說,等她跟南疆的使團來了,你就知道了!」

百里夙一笑:「我還真有些好奇這位奇女子了!」

百里夙下令停戰整頓,派人八百里加急將求和書送回皇宮等候答覆,和求和書一同送去的還有他的一封寄滿了思戀的信。

蕭錦華一行人在戰報進京的同時也抵達了京城,就別歸來,蕭錦華竟然有種陌生的感覺,陌生得讓她不敢碰觸那些自己熟悉的東西。

千流見蕭錦華策馬向王府相反的方向去,疑惑道:「你不是要回王府么?」

蕭錦華搖頭:「暫時不回去了!」以後怕也是回不去了吧!

蕭錦華對千流道:「我只帶拉雅進宮,你想辦法混進去,隱藏起來,不要被任何人察覺!」

千流大驚:「你要進宮!」

「巫鮮八成是躲在宮裡,我不進宮,如何對付他?」

「可是皇宮那麼容易進么?他們怎麼會讓你留下?」

蕭錦華垂眸:「會有人求我留下的!」

蕭錦華把百里琅的玉佩給千流:「你先去一趟晉王府告訴百里琅,開朝之日,出手之時!」

蕭錦華帶著拉雅來到皇宮門口,將一塊紋龍玉和一顆金克子遞過去:「麻煩大人將這枚玉佩轉交給侍衛總管徐公公!」

侍衛收了金子,看到居然是紋龍玉,自然也不敢怠慢,拿著玉佩快速的進宮去了。

蕭錦華拉了拉雅站在一旁等,用只有兩人聽得見的聲音到:「以後你就叫雅兒,是我在南疆撿回來的孤女,跟在我身後就是,如果沒有見到我,不要跟任何人走!」

蕭錦華將一截藍色的絲帶遞給她:「用這個把眼睛綁上,雖然看得模糊些,但是還是能看到的,你就說你的一隻眼睛被流︶氓弄嚇了,不敢示人!」

拉雅乖巧的點頭:「我明白了!」

侍衛將玉佩交給徐安的時候百里傾剛剛拿到南疆的求和書不久,正在猶豫要不要請巫鮮來商量的時候,徐安將玉佩遞到他面前:「皇上!剛剛有人拿了這塊玉佩在宮門口求見!」

百里傾漫不經心的掃了一眼,下一刻猛然跳起,不敢相信的拿過玉佩:「是她!是她來了!」

「快快快,派人去把她接進來!」

「是!」

「不!」百里傾興奮不已:「朕要親自去接她!」

蕭錦華站在宮門口等了幾刻鐘,就在她臉都快凍僵了的時候,只見百里傾激動的衝出來,明明臉上的笑意都掩藏不住了,卻還得裝出穩沉的樣子,負手慢慢渡步過來:「你怎麼來找朕了?遇到什麼麻煩事了么?」

蕭錦華微微仰頭看著他,很平靜道:「我去過南疆了!」

百里傾臉上的喜色一僵:「你去南疆做什麼?」

「還能做什麼?」蕭錦華不喜不悲的看著他:「皇上給我下了蠱,我還不能去解蠱么?」

百里傾立馬緊張起來:「你解了?」


蕭錦華搖搖頭:「情蠱無解,除非自己不愛了,我現在站在這裡是告訴你,我輸了!」

蕭錦華向百里傾伸出手:「王府我不能回去了,帶我進宮吧!」

百里傾不敢相信自己聽到了什麼,可是蕭錦華伸出來的手一直沒有收回去,猶豫一下試探的握住她的手,冰涼冰涼的,軟軟的柔柔的,是真實存在的,百里傾清楚的知道自己不是在做夢,下一刻將蕭錦華的手包裹在自己的雙手中:「你看你的手都凍成這樣了,我們快些進去暖和暖和吧!」

蕭錦華沒有反對,任由百里傾握住她的手將她帶進了宮裡。

也許是驚喜來得太突然,自己終於夙願以償,百里傾甚至都忘記了求和書一事,一路帶著蕭錦華進去,直接讓她住進了離皇后的鳳霞宮最近的偏殿,令徐安派心腹把手,不準任何人靠近!

百里傾帶著蕭錦華進去:「你覺得這裡怎麼樣?」

蕭錦華淡淡的看了一眼:「住那裡都無所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