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萬魏軍和二十萬楚軍也在這時趕到此地,得知巨人折返,所有兵士都是長舒了口氣。

只是想想巨人,就讓他們很害怕上戰場。

吃過簡單的飯菜,遠處有一騎絕塵而來。

「是國師。」防禦牆上的楚兵已是歡呼起來。

周無為以一己之力驅回巨人,在楚兵心目中的地位,更進一層。

遠遠看去,周無為一身白衣,在狂風中獵獵飛舞,非常瀟洒。

接近防禦牆時,周無為從馬背上一躍而起,直直飄向防禦牆。

但在中途,他的腳一點牆壁,這才順利登頂。

來到耶律鐘面前,周無為抱拳行禮,恭聲道:「拜見王上。」

「國師不必多禮,這位正是大魏東廠督主輔國公魏小寶魏大人。」耶律鍾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給周無為介紹魏小寶。

周無為年輕英俊,相貌出眾,乃是西楚許多少女的夢中情郎。

周無為朝魏小寶一抱拳,笑道:「魏督主盛名在外,在下也是久仰得緊。」

只要一笑,周無為的兩個臉蛋上就會出現淺淺的酒窩,給人如沐春風的感覺。

魏小寶抱拳回禮,道:「我倒是第一次聽說周國師的名號,但周國師的所為,叫我很是佩服。」

「魏督主此言差矣,其實我什麼都沒做,只是在中途設法引起巨人的注意,然後從巨人手中得到戰書,那巨人便自己回去了。」周無為倒是老實,直接說出當時的實情。

耶律鍾聽得一愣,問道:「國師,當真如此簡單?」

「絕無虛言。」周無為面露苦笑,說著將巨人送來的戰書呈給耶律鍾。

那是一片竹簡,上面只寫了簡單的一行字:

十日後巨人國將會南遷到楚國,請楚國百姓及時撤離。

耶律鍾越看越是憤怒,道:「他們這是想讓我們去哪?」

離開西楚的國土,西楚的百姓們還能去哪?

再說就算他們能夠及時南下,到時候難保巨人不會繼續南下。

這裡有防禦牆,耶律鍾倒是覺得可以在此背水一戰。

周無為扭頭看了一眼美人山方向,沉聲說道:「王上,接下來該如何做,需要您儘快做出抉擇。」

西楚本就是游牧民族,十天之內,絕對能夠完成南遷。

但南遷之路一定會困難重重。

耶律鍾一時間很難做出決定,轉而問道:「不知督主有何高見?」

魏小寶道:「我這麼說可能會很自私,但我覺得應該奮起反抗,巨人族非常貪婪,在得到楚國的土地后,他們肯定會繼續南下。」

「督主說得對,面對外來的入侵者,逃是逃不掉的,我們必須得戰鬥,但我有個不情之請,還望督主能夠應允。」耶律鍾前面說得果決,只是在為後面的請求做鋪墊。

魏小寶道:「楚國的百姓若想南下,大魏會很歡迎。」

「知我者,督主也。」耶律鍾大笑。

隨即耶律鍾傳令下去,有想要南下去大魏的人,現在可以立即收拾行囊,儘早動身。

消息傳開,西楚百姓盡皆炸裂。

他們不想背井離鄉,從此顛簸流離,但他們更不想慘死在巨人的腳下。

到底該如何選擇,百姓們一時間也無法做出決定。

好在有十天的時間,他們可以慢慢考慮,好好考慮。

「魏督主,聽聞出現在北元的那具巨人屍體,正是你焚燒處理,你覺得此戰我們的勝算如何?」周無為背著手,似想跟魏小寶好好探討這個問題。

魏小寶笑道:「所謂的巨人國的巨人,並非生來就是巨人,那些巨人都是人造的產物,我想巨人的數量應該不多,只要我們兩國能齊心,當能擊敗他們。」

「督主不遠萬里,馳援大楚,這份情誼,大楚百姓都看在眼裡,記在心裡……」耶律鐘口若懸河,拍起馬屁來滔滔不絕。

搭好營帳后,耶律鍾在帥帳里擺下酒席。

周無為喝了碗酒,笑問道:「剛才魏督主說巨人國的巨人,並非生下來就是巨人,而且數量不多,不知魏督主從何得知?」

魏小寶沒有說出那半卷地圖的事,只是笑道:「這只是我的猜測罷了。」

周無為笑笑,心知魏小寶肯定有消息來源,所說的事絕非空穴來風。

「不知督主可知他們是如何變成巨人的?」周無為似乎只想跟魏小寶探討這個問題。

魏小寶道:「在巨人體內有某種神秘物質,正是那物質讓普通人迅速變大,成為巨人。」

周無為再次笑笑,端起酒碗繼續吃酒。

當晚魏小寶單獨睡一頂帳篷,令狐嬋和南宮羽裳睡在旁邊的帳篷,這樣彼此也能有個照應。

二女翻來覆去,怎麼都睡不著。

她們索性不再強迫自己入睡,而是開始低聲討論,大魏將士真的有必要留在這裡幫西楚抵禦巨人族嗎?

隔壁的魏小寶將她們的對話聽在耳中,心裡覺得好笑。

這兩個女人就是鼠目寸光,巨人國的入侵威脅到的是所有正常人類的生存。

什麼江湖恩怨,什麼家國情仇,在生存面前全都微不足道。

從次日開始,上百門雙頭炮被抬到防禦牆上,分散布列。

大魏和西楚兩國的兵士,同吃同睡,宛如一家人。

至於西楚的百姓,有一部分選擇拖家帶口南下,進入大魏的國土。

但絕大多數都留了下來,就是死,他們也要死在故土,而非在外鄉顛簸流離后慘死。

十天的期限,很快就到。

從昨晚開始,所有人都很激動,幾乎難以入眠。

次日卻是個陰天,太陽在雲層里時隱時現,正如眾人的心情一般。

到了晌午時分,雲層變得更厚,陽光再難穿透,天地間黑壓壓的,叫人難以喘息。

「報,有巨人從美人山飛奔而出。」

「報,巨人共有九人,分為三隊,每隊相隔五十里,首隊將在午後抵達。」

「報,又有三個巨人奔出了美人山。」

「報,剛發現巨人身上有小人。」

短時間內,就有十二個巨人踏出美人山,直奔金州城。

「十、十二個……」耶律鐘聲音發顫,心裡非常害怕。

真要是按照魏小寶所說,巨人的數量很少,只出現兩三個,情況就會好很多。

周無為聽到消息,卻是忍不住看向魏小寶。

魏小寶坐在旁側,正在品茶,神情自若,非常淡定。

現在基本上可以確定,魏小寶的推斷是對的。

巨人國名為巨人國,但國內的巨人數量並不是很多。

「相公,巨人身上的小人是什麼啊?」南宮羽裳一直在想這點,卻始終都想不通。

魏小寶輕笑道:「說是小人,體型應該跟我們差不多。」

因巨人太過龐大,正常體型的人類,在他們面前就變成了小人。

「原來是這樣啊。」南宮羽裳有一點也想不通,那就是那些正常人為何要呆在巨人的身上。

咚咚咚。

遠處突然傳來如擂鼓般的巨響,地面都開始顫動。

防禦牆上的兵士手握兵器,神色凝重,早早做好戰鬥準備。

當巨人的身影出現時,所有人倒吸一口涼氣,瞳孔迅速放大。

三個巨人並排而行,宛如三座移動的小山,氣勢遠勝千軍萬馬。 顧琰下意識地後撤了一步,而心跳加速只是一瞬,因為K很快從他的衣領后收回了目光,彷彿什麼都沒有看到一樣,把視線轉回到了顧琰臉上:「你們做的事實在是太熱鬧了,怎麼,羅晏突然換這個風格了嗎?」

棕褐色的落葉堆積在灰色圍牆邊緣,被風吹的偶而抖動出沙沙的脆響聲,眸光大略掃過院子,顧琰注意到了庭院一側枱子上放置著的東西,雖然有些區別,但是和蘇籽給他們的隔離瓶很像。

「那個是……」

「嗯,就是原石。」隨着顧琰的目光看過去,K毫不避諱的說道。

而顧琰只是不在意似的點了點頭,便挪開了目光繼續打量其他地方,也沒再說別的。

「反應這麼平淡?」

「不然呢?」懶洋洋地抬手打了個哈欠,手腕上的那抹銀色被月光映地一閃:「我能做什麼?你們家這手銬又不是吃素的。」

他這個反應倒是讓K有些意外,笑了一下,K的目光淡淡地看着那個隔離瓶:「明天我會把這個原石送去源先生那裏。」

顧琰沒回聲,而K繼續說道:「也會把你送過去。」

「如果我的嗅覺記憶沒有錯,上回學校天台那次,你應該也在吧。」琥珀色的眸子清亮,顧琰問的不急不緩:「憑你這樣的實力,我們那晚能從你的眼皮底下順利離開天台,我想不止我一個人會對你的立場起疑心吧?」

既然被抓來了,他倒是有不少問題想趁著這個機會問清楚,這也是他決定暫時留在這裏的原因……為了他迫切想知道,卻在蘇籽那邊得不到的信息。

而且,如果他的判斷沒有錯……

顧琰看向K,淡淡的提到:「還有上次救祁煜,也過於順利了。」

K並沒有否認顧琰說的,只是一聳肩:「我確實被他們懷疑了,所以現在我抓了你,交上去,也算是將功補過。」

「你如果真的想拿我換信任,那你等這幾天的意義是什麼,大可以直接把我交到研究所,不是么?」話語間,地上的落葉重新被風捲起吹向空中,顧琰看向K:「可是你抓我來,又只是把我放在這裏……如果我沒猜錯,我閑待着的這幾天,你應該很忙來着吧。」

「你很聰明。」

「是你很明顯,你不想傷害我們……祁煜跟我說過,在工廠被扣下那次是遇見了你。」

也許是月色不太明朗的緣故,K站在光影中,總顯得身影單薄了些,顧琰輕呼了一口氣,把自己的猜測做了一個結尾:「扣下一個祁煜,而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地放走了大多數人,這是你那個時候的選擇,是嗎?」

「就算我那時抓了他,我有辦法把他保在我手下。」頓了頓,K回看向顧琰:「你也一樣。」

說着,K笑了一下:「不過說實話,你來後山救祁煜那次,我確實沒想到你們兩個都會離開,那次……是有人幫你。」

聽到他說的,顧琰瞳孔微微震動了一下,不難猜到了這個幫他的人是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