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幾年過去了,她還是一如既往的美麗。

而且現在還成了一個富太太,自己的下半輩子真的是不愁吃不愁穿了。

「你放心,我會非常小心的,我可捨不得傷了我們的孩子,還要靠他繼承慕凱恩的家產呢!」

「你知道就好!」

蘇葉說完緩緩閉上了眼睛,任由他擺佈。

就這樣,一個小時過去了,蘇葉不甘心的穿好自己的衣服,「以後要是沒什麼事情就不要貿然聯繫我,你知道今天早上有多危險嗎?要是慕安起疑心了,調查了怎麼辦。」

「你就放心吧,那個女人不就是個無腦的花瓶么?」

「以前倒是,只不過現在我感覺她變了,具體哪裏變了也說不上來。」

「那你還怕什麼?」

陸信才從身後緊緊的抱住了蘇葉,頭放在她的脖頸旁,十分貪戀的聞着她身上的香水味。

「也可能是我想多了吧。」

「對了,你這個孩子真的只有五個月大?」 三個人中唯有葛白冷還有說話的資格,畢竟他是剛剛提拔上來的,對漳州之事不了解也說得過去。

於是他看了看趙冬和康武,見他們沒有說話的意思,只好朝着蘇超抱拳說道:「伯爺,這些事情已經發生了,無可挽回了。

不過下官覺得這亡羊補牢為時未晚,大人,您打算如何處置此事,卑職等人一定全力支持。」

「殺,不殺不足以平民憤,不殺不足以回報陛下的信任。」蘇超咬牙切齒的說道。

跟着他便轉頭對葛白冷說道:「葛大人,抓人的事情我就交給你了,今晚名單會出來,明早你便帶着兩千人去漳州府城,抓人。

我會派一百個錦衣緹騎跟你一起前去,讓他們及時審訊,五天之內我要見到成果。」

葛白冷覺得自己的脊背一涼,忙抱拳施禮道:「是,欽差大人,下官明日一早即刻出發。」

蘇超點了點頭,嘆息了一聲,轉頭對趙冬和康武說道:「趙大人,康大人,葛大人抓了人以後,我估計漳州府上下也沒有什麼官員了。

但是這漳州府不能空着,還請兩位今晚就按照抓捕名單擬定一個填補名單,然後讓他們歲葛大人一起前去漳州府。

葛大人前面抓人,他們隨即上任,以確保漳州府運行暢順。」

趙冬和康武見蘇超沒有繼續追究他們的失察之責,心裏也是鬆了一口氣,兩個人忙抱拳施禮道:「是,欽差大人,下官二人今晚就擬定出填補名單來。」

康武說道:「大人,要是有必要的話,下官親自走一趟漳州府,確保那邊一切暢順。」

蘇超看了康武一眼,笑道:「康大人,你這是要當逃兵是嗎?想藉著機會去漳州府躲幾天清閑吧?跟着本欽差做事,這些天你也是累得不輕是嗎?」

康武見蘇超的話頭不對,忙起身施禮道:「伯爺,卑職絕對沒有這個意思,卑職這是怕他們做事不妥,耽誤了伯爺您的大事。」

蘇超呵呵一笑,朝着康武擺了一下手,說道:「康大人坐下說話吧,我就是跟你開個玩笑。

不過這漳州府康大人還是不要去了,你要是想出去散散心,我建議你到各州府都走一趟,這軍糧之事也是耽誤不得的。

要是軍糧供應不上來,等著各方大軍聚齊了,拿什麼給他們吃?

怎麼樣?康大人,辛苦你一趟如何?」

康武忙施禮說道:「是,伯爺,卑職遵命,卑職這兩天準備一下,然後就到各州府去催繳軍糧。」

康武恨不得打自己幾個嘴巴子,原本就是想跟着葛白冷去漳州府躲躲清閑,這下可好,偷雞不成蝕把米,這位欽差大人一下子就吧催軍糧的事情砸到自己頭上來了。

奶奶的,這是何苦來呢?看來這便宜不能輕易占啊,不然會吃大虧的。康武在心裏想到。

趙冬在旁邊見康武的窘狀,心裏也是大樂:「好,就該這麼治你,居然想着把擔子都給我挑着,你去漳州多清閑。

哈哈,這下好了,我看你還怎麼躲清閑。」

蘇超看了一眼低着頭憋著笑的趙冬,自然知道這個傢伙在看康武的笑話了。

你阿母的,要看就看好了,那就讓你好好的看看。蘇超在心裏想到。

「康大人,辛苦你了,十萬擔軍糧,一個半月時間,必須全部到位。」蘇超說道:「我不管你是怎麼弄來的,我就要一個半月後見到十萬擔軍糧擺在福州府城裏。

福建沒有,就到外省去買。銀錢不夠,你就去跟那些海商募捐。

朝廷沒錢啊,這要打仗,就要靠着咱們自給自足了,我知道各位的壓力很大,但是本官的壓力更大。

因此各位多體諒一下啊,咱們都咬咬牙,慢了半年,最多八個月時間,我一定會給你們一個安靜祥和的福建。」

「是,欽差大人,我們一定盡全力協助大人完成清剿倭寇的重任。」趙冬三人起身施禮說道。

蘇超擺了一下手,讓他們都坐下來,接着說道:「福建、廣東、浙江、江蘇四省連個作戰的計劃我已經上報給陛下了。

最多二十天,陛下的旨意便會下來,同時一個月之後,各地的援軍也會到達。

這打仗之事可不是我一個人能幹好的,還要大家通力合作。

各位回去跟你們下面的人都說一聲,事情做不好,我會砍了你們的腦袋,你們也會砍了他們的腦袋,讓他們都警醒一點。

如果有必要的話,殺一儆百的事情還是要做一下的,有時候就是這樣,你們不砍幾顆人頭,他們就不知道事情的重要性。」

蘇超的這些話說得風輕雲淡的,但是卻讓趙冬等人趕到冷風習習的,殺意十足。

他們自然相信蘇超說的話不是什麼開玩笑的話,這個欽差是真的會殺人的,前面剛剛在淮安府砍了幾百顆人頭,這次怕是又要輪到漳州府了,接下來可能就是福州府了。

這年輕人的殺意太重,跟他相處還是謹慎一點的好,不然惹得他一怒,不管不顧的先殺了再說,那是自己就是有天大的委屈也沒有辦法申述了,那才冤得要死呢。

亂世用重典,雖然現在不是亂世,但是在蘇超眼裏這大明離著亂世也不遠了,要是再這麼放任下去,這歷史也一定會重現的。

他可是知道到了萬曆年間,這大明天下已經處處烽煙,每年都有地方造反。

大明的軍隊在以後的一個甲子多的時間裏沒有干別的了,就是在四處滅火,四處清剿各地的造反。

而且就是在萬曆年間,那白蓮教又趁機做大,四處煽風點火,帶着人造反。

要不是一個甲子的時間裏不斷的內耗,大明也不至於被關外的清軍打得抬不起頭了,大清佔了天下。

趙冬朝着蘇超抱拳說道:「伯爺說得沒錯,有時候是要殺一儆百才行,下官回去之後就先挑幾個做事不利的人好好的收拾一下,讓他們不能在懶懶散散的敷衍了事了。」

「下官會直接砍幾顆人頭祭旗,這樣他們就都乖乖聽話了,伯爺的辦法才是最有用的。」葛白冷朝着蘇超抱拳說道。

。 ps:趕回家來了,就早點更新,以後過節凌晨更新,不過節早上七點。

「不,不需要。」何老闆趕緊拒絕道,女人說話就別相信,不管是什麼漂亮話還是什麼的。

凱琳娜哼了一聲,最近聽到一些消息,何貴處理的很正確,一些碧池就喜歡在報紙上出風頭。

何老闆看到某人還有心思說其他的,於是又是一頓輸出,徹底的放飛了一把自己,凱琳娜第二天吃過午飯才去上班的。

相比做一個歌星,當然是電影公司老闆的頭銜更強,電影公司走上正軌之後,凱琳娜還是會唱歌的,好在凱琳娜嗓子不錯。

何老闆這邊安心,港府某些人則不安心。

「老大,我看你有心事啊?」維多利亞金牌星探,以及李總裁的貼心人,狗腿子的李定先看着自己老大問道。

李總裁點點頭:「咱們這邊對老闆那邊知道的很少啊,咱們是不是想個什麼辦法?」

「老大的意思是?」李定先開口問道。

「西方那些碧池很是放的開,你說老闆帶回來幾個,咱們手裏幾個重點關注的該咋辦?」李總裁擔心的問道。

李定先搖頭說道:「應該不至於吧,咱們老闆應該還是喜歡……不過……老大,老闆喜歡大的,西方的普遍比較大啊?」

「所以了,你說咱們想個什麼辦法,至少送一個過去,你看看報紙,老闆兩個女人都有自己的事業,你說老闆會不會在寂寞的時候那啥……?」李總裁指了指報紙,現在港府也開出了bo菜賠率,整個世界都開出了賠率。

李定先搖頭說道:「應該不至於……老大的意思我明白,咱們手裏人不少,付出的資源也不少,不用浪費了。」

「其實……拍電影咋樣?老闆不是要騎行嗎,咱們就找了電影劇本,或者是拍音樂專輯什麼的,就看老大中意的是誰了?」李定先腦子裏面哪裏有什麼方案,不過人啊,有時候被逼的時候,往往會靈光一閃出現一些點子。

李總裁眼睛一亮,然後從保險櫃裏面拿出一張張的檔案,然後問道:「你來參考一下看看,這裏面那個比較合適?」

李定先仔細看了看,發現李老大夾帶裏面不少人,李定先一邊看一邊心裏使勁琢磨開了。

琢磨什麼呢,這人選絕對不能自己開口,因為有失敗的可能,這些夾帶裏面的人看起來與大老闆平時的愛好不一樣啊。

「老大,這些人……不知道大老闆曾經吩咐關注過誰?」李定先想到了辦法,才緩緩的開口問道。

李總裁聽到這話,眼睛一亮,老闆親自囑咐關照的人不多,點名關照的也不多,於是揮揮手說道:「你先去吧,我琢磨琢磨。」

「好呢,老大。」李狗腿巴不得早點走呢,也想到了李老大肯定不會跟自己說有關的情況。

李總裁等李定先走了,就從保險櫃裏面拿出了小本本,看着上面記載的,李總裁給林笑明打了一個電話。

林笑明很快就來了,李總裁開口問道:「林經理,周慧慧最近有什麼安排沒有?」

林笑明聽到這話,開口問道:「李總裁直接說就是了。」

「老闆最近一個人在那邊,兩個心上人呢,也沒有時間陪伴……我想是不是弄一個電影去那邊拍?」李良元微笑的問道,前後雖然沒有明說,但是已經很直白了。

林笑明是什麼人,在娛樂圈裏面滾打了多少年的人,李總裁這種方式以前娛樂公司用的很多,特別是拉投資的時候。

現在當然好多了,演員工會,還有藝人藝德承諾書什麼的,但是大老闆就是大老闆。

大老闆又不是明星,也沒有簽署什麼藝人道德承諾書,而且林笑明可是知道,這些女演員,只怕不會放過這個機會的。

林笑明猶豫了一下說道:「劇本沒問題,不過這話我一個男人說不合適吧?」

「我就先問問有沒有檔期。」李總裁沒好氣的翻白眼的回答道。

林笑明開口說道:「當然有,其他的不說,大老闆的事情咱們全力支持。」

「不過李總裁,你說的這一個人,只怕不穩妥,我這裏也有一個人,你等等,我回去拿資料。」

李總裁看着離開的林笑明,莫名的有些危機感,麻-痹-的你們這些屬下要不要太能幹了。

李總裁打電話,讓姜佳慧也來這邊,姜佳慧也是在娛樂圈混了不少年頭的人,聽到李總裁要往老闆身邊安-插貼心人,也是沒有反對,反而有贊成的意思。

港府娛樂圈是個什麼環境,大家都知道,能進來的說個不好聽的,也都做好了犧牲的準備,至於藝人藝德承諾書,那玩意對大老闆有用?

林笑明拿起一份資料遞給李總裁:「這個家裏很困難的。」

「黎……。」李總裁看着照片,的確很不錯的。

看到李總裁有些沉吟,林笑明微笑的說道:「做個備胎嗎,咱們老闆的事情大家都知道。」

「姜總經理,這談話就麻煩你了。」李總裁才不會親自跟別人談,那是丟份的事情,漢鼎公司大總裁,年薪幾千萬港幣,居然拉皮條?

姜總經理點點頭,大家都是混娛樂圈的,沒什麼不能說的,以前拍電影更難。

李總裁把事情交代下去了,心裏琢磨是不是派個貼心人過去跟着。

心裏一橫,李總裁乾脆打電話彙報,看了看時間,於是撥通了電話。

何老闆一個人在酒店房間裏面琢磨達芬奇密碼,不過這玩意還要去高盧雞,還要去意大利。

因為涉及的幾幅畫都不在美利堅這邊。

「大英博物館,盧浮宮,意大利,看來不能寫這個了。」何老闆仔細了解一番,這些畫在幾個地方,所以沒看過就寫出來,樂子就大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