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幾人一人抓一端,剎那之間光芒大盛,遮蓋了一片天地。

「好刺眼。」朱迪的大小姐,一手捂著眼睛,那一道光芒如同鋒利的針尖一般,讓人睜不開雙眸。

「成了……?」墜墨等人心中一喜,他們感受到了一股實質感。

「轟……。」

可就在這個時候,那心魔大帝的粗獷之物,突然一震,一道猛烈的風暴出現在虛空之中,將眾人猛的掀飛。

「螻蟻們,你們竟敢羞辱本帝。」一陣怒吼聲響徹天地,震的眾人內心發懵,氣血猛的翻滾而起,一口鮮血噴洒天地。

「怎麼可能?」眾人看到這一幕,也是心中大駭,這竟然失敗了。

「看來我們還是不行,這傢伙實在是太大了。」墜墨只感覺體內的氣血彷彿要噴涌而出一般,心中也是驚愕萬分,「這心魔大帝,到底有多強,竟然僅僅一個震動,便將我們差點給廢掉。」

「這個傢伙太強了,如果不是《鈦級魔身》撐著,我們恐怕就要被攪動的血肉模糊了。」曹天椒一臉驚恐之色的看著那虛空裂縫中的身影。

眾人艱難的站了起來,隨後瞬息之間,向後退去。

「蕭哥,你沒事吧?」劉水水看著蕭澤那嘴角的血跡,也是擔憂的說道。

「沒事,可是等會如果再不離開這裡的話,我們都會死,這心魔大帝到底是什麼傢伙,怎麼可能如此之強。」蕭澤心中也是驚恐萬分,這根本就不是他們所能對付的了的。

「老師啊,你在哪呢啊。」曹天椒此刻快哭了。

這遇到的玩意,怎麼一個比一個變態啊。

尤其是百試不爽的「猴子偷桃」竟然對心魔大帝一點用處都沒有,這要不要這麼誇張啊。

以前他還是先天境界的時候,可就是靠這招,坑了一個小天位境界的強者啊。

可如今他們這麼多人,同一時間使出這一招,竟然連個屁用都沒有。

太假,實在是太假了。

「天椒,咱們這一次算是被你給坑慘了,別的地方不選,非要選這個地方。」

「我哪知道啊,我看這峽谷可以避風,哪裡知道會有這傢伙出現在這裡啊。」

「咱們現在怎麼辦?」

「不知道,這傢伙已經把咱們的去路給封鎖住了。」

……。

此刻在這峽谷的周圍,一團紅色如同流光的東西,圍繞著整個峽谷之中。

這紅色的流光之中,彷彿有什麼恐怖的存在一般,在猙獰咆哮著。

「哈哈……本帝終於出來了。」當心魔大帝從那虛空裂縫中徹底的出來后,也是仰天狂吼著。

「人類的氣息……乃是我心魔大帝最好的養料啊。」心魔大帝那霸道的身軀屹立在天地間,那一雙漆黑的雙眸盯著曹天椒他們。

心魔大帝就是一頭心魔,他能夠潛伏在任何生命之物的體內,慢慢的吸收著各種負面的情緒。

在血界之中,他早已經受夠了。

只有人類的世界,才更加的適合自己。

用心魔征服所有的人類,讓他們將心中的心魔全部的爆發出來。

曹天椒等人此刻已經徹底的放棄了。

強大,實在是太強了。

這心魔大帝僅僅靠著氣息,便讓他們生不出一絲的抵抗之力。

「朱迪,我不想死……。」那大小姐看著心魔大帝那猙獰的模樣,也是嚇的臉色蒼白無比。

朱迪抖動著肥胖的身軀,如今都要死去了,也是放開了自己,隨後霸道的一把將大小姐摟在懷裡,「別怕,天塌下來有胖的頂著。」

大小姐看著朱迪,彷彿也是被弄愣住了,她沒有想到,朱迪竟然會摟著她。

「哎,這一次算是悲劇了,老師沒等到,卻等來了這個東西,各位對不住了,都是我的錯,選了這個鬼地方。」曹天椒自責的說道。

「天椒算了,不怪你,老師會給我們報仇的。」

「大家現在怎麼說,是被這傢伙給弄死,還是咱們自己自殺?」

「我感覺還是自殺的好,這傢伙可能會把我們吃掉的。」

「那誰先來?」

「肯定你先來了,你自己提出的建議,等你先表個態了。」

……。

「哈哈……人類們,在本帝手中想死,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你們的身軀將被本帝控制。」心魔大帝狂笑著,這些螻蟻在其眼中,根本掀不起什麼大浪。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道黃鐘大呂之音覆蓋虛空,震的天地都抖了抖。

「咦,不錯,自己送上門來了……。」

這一刻,眾人目光齊刷刷的看向虛空之中,這一看,曹天椒卻是第一個興奮的吼叫了出來。

「老師……。」

「大夥,沒事了,老師來了……。」曹天椒興奮的說道。

而眾人也是稍微遲疑了一會之後,也是嘶吼著。

「老師,快救命啊……。」

……。

PS;推薦一本書《神級融合系統》(未完待續。) 有時候人生就是這麼奇怪,明明千方百計的想要得到,但是放一放,暮然回首,卻發現它就靜靜的出現在你的面前。

當感受到這股氣息的時候,林凡還以為是出了什麼大事,可當聽到這傢伙,自稱是心魔大帝的時候,林凡徹底的笑了。

暮然回首,心魔大帝卻在燈火闌珊處怒聲咆哮。

而且還是自己主動跑出來的。

林凡算過一筆賬,想要將心魔大帝慢慢的召喚出來,至少需要一百條規則之鏈。

可如今這心魔大帝自己主動的出來了,那是多麼好的事情啊。

對於這種精血寶寶,林凡絕對不會殺死對方,所謂細水長流,需要多磨練幾次才行。

只是讓林凡疑惑的便是,這心魔大帝怎麼可能從血界之中出來,莫非血界與玄黃界的屏障徹底的被打穿了不成?

不過算了,林凡也不準備想那麼多,如果血界真的打通玄黃界的話,那麼還真是求之不得了。

「老師……。」

林凡看著自己這些曾經的學生,也是感嘆萬分啊。

兩年的時間就這樣的過去了,以前那些不被人看好的廢物們,如今一個個也都成長了起來。

當然,這些林凡還是很自豪的,畢竟這些人可都是自己的學生啊。

林凡暫時將心魔大帝放在一旁,那封鎖天地的心魔力量,在林凡的面前如同紙糊的一般,一捅就破,沒有任何的阻礙。

「你們不錯啊,能夠在心魔大帝的手裡撐到現在,還敢對著心魔大帝施展猴子偷桃,不愧是我林凡的學生,不錯,不錯。」林凡笑著說道。

「老師,你可終於來了,再不來,我們就真的要悲劇了。」曹天椒頓時鬆了一口氣,有老師在,還怕個卵,沒看到老師比他們還要淡定嗎?

在外面混的這兩年裡,他們也早就看透一件事情了,那就是越強大的人,越是淡定。

看看老師,淡定的連心魔大帝都忽視了,就這種心境,就不是他們所能相比的。

眾人看著慢慢走來的那道人影,心情也是激動了起來了。

兩年了,已經足足兩年的時間了,如今能夠再次見到老師,那種激動之心,真的不知道該如何表達。

他們曾經都是人們眼中的廢物,天資差,出生又不好,不過天不忘他們,讓他們遇到了這麼好的老師。

「你是朱油,怎麼這麼胖了,胖的我都有些不敢相認了啊。」林凡看著眼前這個胖子,也是有些驚愕的說道。

朱迪激動的看著老師,同時又想為自己翻身,「老師,我叫朱迪……。」

「朱迪?我不認識,我就認識朱油,你是不是朱油,不是的話,那為師就認錯了。」林凡淡然的說道。

周圍的眾人此刻也是抿著嘴笑著。

「老師,我是朱油。」朱迪聳著腦袋,也是無奈的說道,這看來是翻不過來了。

「朱油,老師說你叫什麼就叫什麼,你非要改名字幹什麼?我看這朱油就不錯。」劉淼淼一旁笑著說道。

朱油的大小姐,此刻也是一臉的懵比,這年輕人就是他們的老師?

不可能吧,這也太年輕了吧。

「劉水水兩年不見,又漂亮了不少啊。」林凡這一刻看向了劉淼淼說道,以前這個最為忠誠的弟子,自從遇到了蕭澤之後,就背叛了自己,這件事情,林凡可是不會忘記的。

「哈哈……劉水水……哈哈。」原本還有些無奈的朱迪,一聽到這話,頓時大笑了起來。

「老師,我叫劉淼淼,不叫劉水水,這名字我會被人家笑的。」劉淼淼撒嬌一般的說著,就是希望林凡能夠將名字給改過來。

「誰敢笑,你名字就是叫劉水水……。」林凡義正詞嚴的說道,絕對不會給他們任何翻身的機會。

玄黃界的文字,讓人有些無語,這特么的都叫什麼字啊。

不過為人師表,怎麼可能知錯認錯,自然是要一錯到底,而且還要給他們強行洗腦,讓他們知道,老師沒錯,一切都是你們錯了。

林凡看著這些學生,倒也是感觸良深,不愧是經歷過自己的調教啊,一個個修為最低的就是入神境界。

尤其是蕭澤和墜墨兩人,竟然是小天位境界。

這等速度,果真是讓人有些不敢置信啊。

當年他們的天資,自己也沒有提升多少,但是僅僅憑藉這等天資,就能修鍊到這種地步,也不得不說,都很刻苦。

心魔大帝霸氣出場,準備以絕對的實力,碾壓這一翻世界,可是如今眼前的一幕,卻讓他憤怒萬分,這些螻蟻竟然無視了他。

「吼……。」心魔大帝怒吼一聲,「螻蟻們,本帝降臨此界,你們還不趕緊在本帝的威嚴之下顫抖著。」

林凡直接將心魔大帝無視了,先讓他蹦躂一會,等會就跟他好好的聊一聊,而且看樣子今天這《血海魔功》第九層就能成了。

滴血重生,這霸道的BUFF,終於能夠實現了。

「老師,那傢伙好像很生氣啊,我們不理睬他,真的沒事情嗎?」曹天椒一直在注視著心魔大帝的情況,此刻見心魔大帝怒吼咆哮,小心肝也是猛的嚇了一跳。

「沒事,先讓他蹦躂一會。」林凡擺了擺手說道。

隨後現場一片怪異,林凡跟著這些學生們聊著這兩年各種事情,而這些學生們,則是時不時的看了看那心魔大帝。

他們的心裡都有一句話,想說出來。

「老師,這樣真的可以嗎?」

……。

心魔大帝此刻徹底的怒了,站在那裡仰天怒吼著,無邊虛幻心魔,漫天飛舞,他在發泄著心中的怒火。

這些螻蟻,竟然真的無視了他。

在血界之中,他便是一方霸主,就算是血魔大帝,也不敢在其面前放肆啊。

可如今降臨玄黃界,竟然就被這群螻蟻給當眾無視了。

這對心魔大帝來說,如何能夠忍受的了。

「螻蟻們,你們無視本帝,是要付出代價的,本帝要讓心魔佔據你們的內心,永世輪迴。」

「轟……。」

心魔大帝猛的一跺腳,整個大地都開始顫抖了起來,一股強大的力量,轟然爆發出來,猶如毀滅世界一般。

「螻蟻,本帝出手,便是天崩地裂,恐怖殘忍,你們已經徹底惹怒了本帝,本帝的怒氣不是你們所能承受的。」

「你們實在是太放肆了,放肆的螻蟻啊……。」

「哎……。」

這一刻林凡嘆息一聲,表示無奈啊,這心魔大帝是不是傻啊,站在那裡嗶嗶叨叨,不行就不能衝過來嗎?強行拉起戰鬥也行啊。

是不是被關在血界中關傻了,出來就想找人聊天?

看看心魔大帝的模樣,林凡也是一臉無奈。

竟然連血魔大帝都不如,血魔那傢伙,不管怎麼說,還能找個東西遮擋一下自身,這心魔大帝倒好,直接赤身出來,也不怕嚇壞了人。

「好了,心魔大帝,你別吼了,既然這麼迫不及待,那麼小爺就先陪你玩玩。」林凡此刻開口說道。

眾人聽聞此話,也是鬆了一口氣。

不管怎麼說,這心魔大帝站在一旁,他們的壓力也是很大啊。(未完待續。) 「哈哈……。」心魔大帝這一刻狂笑了起來,那尖銳漆黑的指甲,劃破虛空,指著林凡,「本帝縱橫血界數萬載,從未有人敢在本帝面前放肆,螻蟻,到底是誰給你的膽子,敢跟本帝如此放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