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弟子都離開了,這甲級修煉地也空缺出來,當然免不了一番爭奪….

…….

看着漸漸遠離的外門主山,林楓知道這又是一個新的開始。

飛舟速度奇快無比,所有山峯都是一閃而過,林楓十人站立在飛舟上,卻是感受不到一絲風力,他們都是第一次飛行,感覺新奇無比,可是成長老一直不說話,幾人也不敢多言,只好靜靜的飛着。

足足飛了半個時辰,林楓等人才感受到速度在慢慢下降。

不一會成長老便說道:“好了,到了。”

到了?林楓看向舟外,這分明還是一片叢林,不過也沒有多說,不過這時十人中體型最壯實的石堅忍不住開口問道:“成老,這不是一片山林嗎?並沒有看到建築之物啊!”除了林楓之外,其他人都不知道成長老姓什麼,不過稱呼長老是肯定沒錯的。

沒有看到?聽到這幾個字,林楓眼睛一亮,原來是陣法!

無限之諸天位面系統 ,開口說道:“隨我來便是。”

石堅被成長老這麼一瞟有些不自在,隨後便不再多言。

飛舟快速降落在大地之上,小舟迅速變小回到成長老手中,收好小舟,成長老隨手又是在腰間一抹,一枚令牌出現在手中,上面寫着“長老”二字,想來就是長老的專屬令牌。

將令牌放在空中,哪知這令牌就很神奇的定在空中,大家看到這樣,才恍然覺悟到這是陣法,因爲每個人通過外門大舉的時候都會看到開啓入口的景象,現在就是如此。

掌姝 ,隨即放出一團光芒出來,投影在空中。


竟是一個人影。

人影剛剛出現,似乎能看到成長老一行人,然後對着成長老一行禮說到:“恭迎成長老。”

剛剛說完人影便消失,令牌也回到成長老手中,而這時候在令牌剛剛定格的地方出現一處通道,通道高三十米,寬至少也有十幾米,看起來氣勢磅礴無比,通過通道林楓等人可以看到在通道那一頭燈火輝煌,人影閃動。

大家都知道,那裏就是流雲門內門了。

成長老先一步走進通道,林楓等人緊跟其後。

成長老邊走邊解釋到:“這是門派的守護陣法,每一個門派都會有自己的守護陣法,我流雲門守護陣法結合了幻陣、殺陣與防禦之陣,可抵擋外敵偷襲,也可擊殺來犯之人。”

“流雲門內門乃是整個門派的核心,所以非常重要,平時進入門派都會有通過身份驗證才能通過陣法,大家要謹記。”

林楓聽後,都齊齊點頭,能保護整個門派的陣法,確實是厲害。

這時萬化老人的聲音在林楓腦海中響起:“這陣法算是最簡易的合陣了,只要在陣法上稍微有造詣的人來到這裏,就能看出這個陣法的破綻。”

林楓直接無視萬化老人的話,你一個神靈真是站着說話不腰疼,何況你還沒有站着。

“我倒是覺得厲害。”

“那是因爲你還沒有把和陣研究透徹,若是等你將合陣參悟明白,你可以隨意出入這個陣法。”

提及合陣,林楓問道:“您之前參悟明白合陣花費了多少時間?”

萬化老人驕傲的一笑,隨後說到:“八年,僅僅八年便參悟到合陣之意。”

聽到萬化老人的語氣,林楓皺眉說到:“聽您語氣,八年似乎已經算是很快,看來這陣法卻是駁雜無比。”

萬化老人無聲的點點頭,陣法之道卻是駁雜無比。

走出通道,衆人眼前豁然一亮,還來不及感嘆,成長老說道:“今日時辰不早,我先帶你們去休息之地,明日再帶你們去參加入門典。”

石堅一下有沒有忍住,脫口而出說道:“入門典?就十個人還弄這麼大動靜,門派真是夠意思,也是,三年一遇,不能不重視啊。”

饒是成長老聽到石堅所言也差點笑出來,嘴角輕輕上翹看着石堅,這小子想得倒美。

“行了,別瞎想,明日你們便知曉。”說着便領路走開。

邊走邊吩咐到:“記住,內門之中不允許隨意狂奔、飛行,若有觸犯,定當遭受懲罰。”

成長老的話,看似說得隨意,不過大家悄悄的都記在心中。

不一會,雲執事帶着林楓等人來到一處院子,說到:“好了,裏面剛好十間臥室,今晚你們就先住在這裏,明早我會來接你們。”

正要走的時候,突然又轉身說到:“各位可要好好休息,狀態調整好。”

說完,便擺手離開。

“恭送成長老。”

對於成長老最後的吩咐大家都覺得有深意,不過並沒有猜出什麼,十人索性也不去理會,好好休息便是。

成長老剛走,就有一人對着林楓說道:“嘿,林楓,你倒還是快嘛,這纔多久,就已經是先天中期武者,更讓人驚訝的是你居然能越級挑戰,並且兩招將這個壯漢搞定,我廖宇是肯定做不到。”說道最後還指着石堅。

此人正是外門甲級三號修煉地廖宇。

林楓當然是認識廖宇的,拱手說道:“廖宇師兄謬讚,林楓不過僥倖罷了。”

“什麼僥倖啊,你力氣比我老石大多了。”一旁石堅聽到林楓這麼說,立馬開口反駁道。

廖宇聽後,哈哈一笑對着所有人說到:“現在我們一起進入內門,大家應該同氣連枝,免得大家都孤立無援被老人欺負,大家以爲如何?”

楊卓彷彿沒有聽見,朝着閣樓的房間走去,不過最後還是說道:“我沒意見。”

其他人也紛紛表示就該如此。

林楓也覺得大家同氣連枝也能有個照應,畢竟是一起進入內門的,這時他將包袱裏的兩隻黃金箭矢拿出來說道:“本來我打算將它們回爐重造,不過現在既然咱們一起進入內門,就應該如廖宇師兄所言,同氣連枝!”

然後遞給袁恩,說到:“還給你了。”

先前兩支箭矢的丟失對於袁恩而言是極大的損失,心中暗恨林楓,可是沒有辦法,別人是正大光明的打敗自己,而且當時自己的箭矢也確實傷了林楓,別人有實力將箭矢收去,自己也沒有理由將其奪回,本來就已經覺得無緣收回,可是現在林楓竟主動退還,袁恩還是有些不可思議。

看着林楓手裏的箭矢,袁恩點了一下頭,將箭矢接下。

“感謝之言不多說,我袁恩承你這個情。”

“既然如此,那你就欠我一個人情,哈哈。”林楓輕輕一笑回答到,其實他之前也確實打算將箭矢回爐重造,畢竟是靈器之材,可是萬化老人卻說這箭矢已經鍛造過一次,再次回爐重造會損傷材料的結構,反而不美。

反正自己現在有了冷七槍,也用不着這箭矢,既然如此,倒不如還給袁恩讓他欠自己一個人情,想必袁恩也很願意承這個情,結果果然如此。

林楓與袁恩的冠軍之戰,在場所有人都去看過,所以也知道二者的關係,沒想到二者在這個時候可以和解,衆人都覺得很不錯。

在這裏林楓最小可是其實力卻是不弱於在場許多人,現在又這般大度化解二人之間的關係,在場所有人都暗自點頭,廖宇最後說道:“二位均是大度之人,既然如此,以後大家可就是一個整體。”

“應當如此!”衆人迴應道。


這時候兩位女生中的陳東清說道:“好了,時候不早了,大家都早些休息吧。”說完對大家打了個招呼便進入房間休息了。

隨即大家都紛紛尋找自己的房間。

給阿花交代了一番之後,林楓也跟着去休息了。 翌日,林楓早早起來吸收紫氣,吸收結束不久,成長老便過來了。

還沒來得及打招呼,成長老倒是先主動問道:“林楓,這麼早便起來,昨夜休整得如何?”

對着成長老行了一禮說到:“成長老早,昨日休息得非常不錯。”


“恩,那就好,今日要加油啊,這一批新進弟子可是有不少高手呢!”

“成長老您是說….”

林楓還沒有說完,就看到成長老擺手道:“不着急,等大家來了我再給你們仔細講講。”

聽到成長老與林楓二人對話,其他人也都紛紛出來了。

看着大家都出來,成長老點頭說到:“正好大家都出來了,我就先給你們講講接下來要做的事。”

“首先說說我流雲門內門的結構,內門結構與外門一樣也是由六座山峯作爲根基,這六座山峯依然是六合局,不過其效果卻是要比外門強大很多,這六座山分別爲金峯、斷木涯、玉瓊山、焚雲洞、黑土嶺和主峯。”

“主峯乃是門主所屬領地,刑法堂、藏書閣和長老團都在主山之中,另外五峯分別對應的是金木水火土五屬性,每一座山峯都有一位峯主,全都是門內實力強大的存在,而你們到時候會到大堂去驗證屬性,一般都會去屬性相符的山峯,因爲每一座山峯都掌握相對應的屬性修煉心法。”

林楓等人聽後,覺得這樣分配非常合理,針對自己屬性的探究、修煉,想必定會有長遠發展的方向,修煉速度也能跟得上。

成長老繼續說道:“另外就是要告訴大家的是,此次進入內門的新進弟子並非僅有爾等十人,在流雲門管理範圍中,總共有還有四十三家世俗附屬門派、家族,這些勢力都是流雲門附屬勢力,每一次新進內門弟子的時候,各個勢力都有兩個名額,也就是除開你們十人之外,另外還有八十六名新進內門弟子。”

什麼?還有八十六名新進弟子?這時候十人才想起雲執事之前說的:不要落了外門的名聲!想必就是跟這事有關。

點點頭,成長老繼續說道:“加上你們,此次總共有九十六名弟子進入內門,而每次入門典都會在你們這九十六名弟子中選取三名弟子作爲門派之子,享受更多的資源進行修煉,門派之子需要骨齡未滿四十的弟子,只要達到這個要求,都可以去爭取一下,門派之子的資源可是平常弟子的好幾倍。”

骨齡未滿四十?林楓等人都達到這個標準。

“而歷年競選門派之子的時候,其他附屬勢力的人也是不可小覷的存在,此次需要注意的有四人,李家李長風、百扇門杜玉才、西鳳堂齊茜和金刀門的瞿萬里,傳說幾人均是達到聚氣期,通脈數量至少達到七條以上,乃是尋常武者的一倍還多,所以必須要謹慎,我流雲門外門乃是正統,不可將這麼多資源白白讓其他勢力得到,省的養虎爲患。”

“因爲這些勢力的弟子均是一心爲自己勢力,流雲門不過是他們的“取寶之地”罷了,所以,接下來你們的任務可謂是不輕啊。”

原來是這麼個情況,林楓等人恍然大悟,終於知道爲何雲執事與成長老多次提醒他們,這不僅僅是資源的問題,更多的是二者之間的一種隱性比試,關乎着榮譽的大事。

“我等定將竭盡全力。”

成長老看着林楓等的表現,笑着點點頭說到:“在入門典的比試中你們盡情的展示自己,歷年都會有強者收優秀弟子爲徒,被強者收做徒弟,其得到的指導、資源雖然不及門派之子,可是卻是要超出普通弟子很多。”

“總之大家一定要記住,修仙乃是弱肉強食的世界,只有你夠強大了,別人纔會正視你。”

聽了成長老說的之後,林楓等人均是行禮通口說到:“弟子定當謹記於心。”

對於大家的反應成長老很滿意,開口說道:“那好,我們這就去內門大殿。”



昨日行走匆忙,大家也沒有認真觀察流雲門內門。

一行人行走着,感覺隨處都散發這清晰無比的味道,小池裏的細蝦淺遊、朵朵蓮花靜靜的站立在小池中,猶如脫俗超凡的聖女一般,氣質非凡,在山與山之間,飛鶴自在的遨遊、時不時還能看到些許小鹿在門派內隨意走動,它們似乎都不害怕這裏的人,一副安然自在的景象讓觀者的心自然而然就放輕鬆,果然是修仙門派,修煉就應如此。

沒多久時間,成長老便帶着大家來到了一處大殿之外。

衆人看向大殿,都暗自吸了一口氣。

大殿依山而建,從外面看就能感受到其中暗自散發出來的韻味,源遠流長的味道,在大殿之外到處輕煙飄蕩,散發着清腦復神的香味,最主要大殿的門足足有十丈高,看上去給人一種心靈上的壓懾。

在門楣之上,有三個龍飛鳳舞的金色大字,顯得氣勢十足:流雲殿

此時在流雲殿外也有其他人在走動,似乎都是在往大殿裏面去,成長老這時對大家介紹到:“今日所有新進弟子都會在流雲殿進行入門典禮,這也是每個弟子進入內門第一個要來的地方,這流雲殿地處主峯範圍,也是整個流雲門最中心之處,進去後不可隨意走動,免得犯了規矩。”

衆人齊齊點頭,隨後成長老便領着林楓等人走進流雲殿。

走進大殿更不得了,說裏面金碧輝煌都只能過於片面的表達,大殿內部空間寬大無比,想到剛剛大殿之門後面的大山,林楓知道這大殿的空間就是整座大山的內部空間,竟然直接將一座山掏空做成大殿,空間落差少說好幾百丈,林楓感覺自己猶如站在深淵之底,渺小無比。

大手筆啊。

大殿牆壁就是大山的石壁,石壁上刻着一幅幅靈動的刻畫,也不知道從那一副開始,但是林楓在這些壁畫中只看到了一個人,似乎在描述一個人成長的經歷,那一盞盞琉璃燈將整個大殿照得通明,顯得古味十足。

此刻大殿裏面早就人影重重,不過卻沒有誰在大聲喧譁,即便是有人交談,也是將聲音壓得極低。

林楓他們直接來到大殿的最前端,這是流雲門正統的位置。

待到所有人都站好的時候,從大殿裏面走出幾個身影,爲首最老的仙風道骨白鬚長飄,一襲白色長袍潔淨無比,雖然看似已年老,可是卻紅光滿面,走起路來也是龍行虎步,無比穩當。

在老者身後還跟着五人,有男有女,想來必定不是凡者。

看到這幾人出來,成長老與其他流雲門弟子都行禮說到:“見過門主、各位峯主。”

林楓等人才知道,這六人竟是流雲門中地位最高的幾個人,不用說,那老者定是流雲門門主,流擎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