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靈陽沒敢放開手腳,驚天動地的轟擊,害怕的是一會兒收不住手,直接連暗金仙人掌給轟沒了。

他只是伸出手掌,輕輕地印在綠光上,沒有引起什麼反彈攻擊,畢竟這暗金仙人掌是靈藥,並不是食人花那種兇狠的植物,一身精華,只是爲了自保而已。

北靈陽把手放在綠光上後,開始調動氣海里的戰氣,那磅礴渾厚的戰氣頓時如開閘的積洪,瞬間奔涌而出,竟有滔滔之聲傳出,讓人詫異。

南辰雅就在旁邊想,這北靈陽究竟有多少戰氣,恐怕是她的哥哥都有所不如,要知道北靈陽的境界才淬骨境而已,而南辰虢,已經是神魄境大圓滿了。

妖孽,天才,神人之姿。

想了許久,南辰雅纔想出了這麼三個評價北靈陽的詞。

“和他在一起果然是壓力山大啊,還好我不是普通天才,否則的話信心早就被他打擊的一乾二淨了。”南辰雅拍拍胸脯說。

北靈陽可沒有時間去想南辰雅會怎樣計較自己,眼前的綠光屏障隨着大量的混沌戰氣衝擊,已經出現了裂縫,發出如同玻璃裂開時的聲音,咔嚓咔嚓響。

砰。

一聲悶響,暗金仙人掌綠光瑩瑩的護罩,在北靈陽無數混沌戰氣的衝擊下,終於碎開,化爲縷縷綠氣,上升消失。

“好了?”南辰雅激動的問。

“好了。”北靈陽肯定的答道,隨後一躍而起,跳到了暗金仙人掌的頂處,看到了它們頂端的三顆果實。

這三個果實,能有拳頭那麼大,暗金色的果皮上滿是褶皺,流淌有歲月的氣機,乃至有絲絲縷縷的腐朽之氣,顯然經歷了極爲漫長的歲月。

上面有點點聖光垂落,晶瑩而神聖,與九天神日相呼應,極爲濃郁的藥香透出,輕輕緩緩的散開,讓人迷離。

這果實中隱隱有一股強大的生命波動傳出,比起天境高手的生命之氣也不遑多讓。

“暗金仙人掌的果實被稱爲生命果實,能延壽,能療傷,能讓人突破,功效多且好,是難得的靈藥。”北靈陽喃喃自語,隨後出手把三枚果實都摘了下了。

北靈陽才摘下三個果實跳下來,剛纔還鬱鬱蔥蔥的仙人掌,立馬萎縮變黃,最後化成飛灰,隨風消散。

“幾千年的靈藥,就這麼死了?”南辰雅皺着眉,有些不忍的說。

“是死了!”

“可惜了,我原本還想留點種子拿回去種呢。”南辰雅撇着嘴,頗爲委屈的道。

前一秒還爲南辰雅的善心而感到愧疚的北靈陽,瞬間就被南辰雅接下來的這句話雷了個外焦裏嫩。

“果然是小魔女。”北靈陽怪異的看了南辰雅一眼,然後認命似的說了一句,隨後二人繼續開拔,想要找一個地方服用暗金仙人掌的果實。

其實北靈陽的聖世宮是最好的地點,縮小一下,就能直接藏在密密麻麻的黃金沙粒中,任誰來了也找不到,可現在身邊跟了一個小魔女,不宜暴露出聖世宮的祕密,只好作罷。

北靈陽二人遊蕩幾個小時後,終於找到了一處可以修煉突破的地方。

這裏是黃金沙漠中難得有的好地方,一片數十畝大小的綠洲地界,清澈的湖水,高高挺直的樹木,在炎熱的黃金沙漠中,留有一絲沁人心脾的清涼。

二人隨意的在各自的儲物器中拿過一些東西充飢後,便準備開始吃靈果突破了。

北靈陽先給南辰雅守護,讓其先突破,南辰雅也不客氣,只說了一句會盡快突破完成的,說完就一個人在綠洲中央打坐運功,開始修煉!

現在是夜晚七八點鐘,天路小世界裏的夜空羣星密佈,不過這行星辰都十分的獨特,所有的星辰散發出來的光芒都是十字狀,它們之中偏東的一角,都比其他的三角要長,直直的指着一個方向,所有的星辰,沒有一個不是這樣。

這些星辰都是指路星辰,它們所指的方向,便是黃金沙漠的出口,可以通往下一關的地方。

“突破小圓滿後,必須加快進程了,黃金沙漠的東西再好,也比不上天塔的獎勵。”北靈陽沒有留戀在此一直淘金的想法,他的目標是天塔的降臨,第一關的黃金沙漠就有暗金仙人掌果實這等寶物,天塔最爲最後一關,又豈會差?

南辰雅這次突破耗的時間比較長,知道天快亮了的時候,她的那裏才衝出一道絢爛的星光色戰氣,北斗七星在她的頭上出現,更加的凝實和可怕了。

南辰雅天資甚高,這次境界上的突破是突破神魄境中期,不過境界在神魄境中期的她,而今卻有媲美極限神魄境的實力,跨入了巨頭行列。

突破過後的南辰雅多了一絲高貴氣質,一雙星目更加的明亮了,她走到北靈陽的面前說:“到你了,本小姐親自給你護法,哈哈,高興吧。”

北靈陽一聽立馬聳聳肩,不以爲然,自顧自的走進了綠洲之中,開始打坐修煉,他不敢大意,叫櫨注意外界的情況,一有變化,可以不用管暴露的問題,把所有的知情人先殺了再說。

聖世宮關係甚大,馬虎不得,北靈陽不得不小心和心狠。

“哼,不解人情,平時那些傢伙想要巴結我都不給他們機會呢,你倒好,給你護法還給人家擺臭臉。”南辰雅氣哼哼的說,北靈陽的淡然態度,讓她這個小公主有些傷自尊。

“不過他的實力真的好強,戰力不到極限淬骨境根本無法想象它的強大,而他居然在淬骨境就有了這種實力,這種天資,衝擊神境和至尊,也不是特別的突兀吧。”

南辰雅眼睛骨碌骨碌的轉,盯着北靈陽在心中猜想一種又一種可能。

北靈陽沒有管她,直接服下兩顆擁有強大生命力量的果實,開始煉化衝擊壁壘。

暗金仙人掌的果實效果非常的好,磅礴的生命力在體內爆開,猶如一個小木桶突然加了一條河流的水一樣,差點把北靈陽的身體撐爆,他不停在心中悱惻,自己幹嘛逞強,一次一顆就好了,非要一口吞。

不過事都做了,北靈陽也沒有過多的去想如何如何,而是安心靜神,調動混沌戰氣,開始煉化暗金仙人掌的果實力量爲自己所用,去衝擊小圓滿的壁壘。

“此次,一定要成淬骨境小圓滿。”北靈陽暗下決心,隨後操控自己的戰氣,朝氣海世界的堅固壁壘,狠狠地發起了衝擊。 本文即將完結,再有七十多天高考就要來臨,太子實在是分身乏術,所以剩下的章節,太子會按照大綱走一遍,告訴大家一個脈絡,不輸完美結局,求一個有始有終,抱歉了,一直支持的太子的書友們,等太子進了大學,時間寬鬆了,一定寫更好的作品出來,希望大家到時捧場。

以下是正文:

北靈陽服下暗金仙人掌的果實,順利的晉級淬骨境小圓滿,自身戰力,也進入了極限淬骨境,若施展大道無疆和太極道圖這等強大戰技,能逼近至強淬骨境。

而北靈陽和南辰雅才突破完,就遇到了一羣不速之客,一個極端強大的青年帶着五個小弟聯袂而來,皆穿着銀色衣袍,手持盤龍槍,爲首者面目清秀,異常高傲。

北靈陽看到來人眉頭一皺,心想:“天路小世界有四條天路,每個大州都會被分到一條天路去,天路之間隔着無法跨越的海洋,是不可能出現在其他天路上的,那這些人,是從哪裏來的。”

北靈陽還沒問話呢,對面的青年就下令滅殺他和南辰雅了,來者不善,北靈陽和南辰雅對視一眼,唯有迎戰。

殺來的五人實力非常厲害,都是接近極限淬骨境的高手,南辰雅才突破,實力不穩,只能對戰一人,而北靈陽則是一挑四,刀光劍影,戰氣縱橫,場面甚是壯觀。

甫一對戰,北靈陽就發現對方的戰法戰技級別不低,起碼也是天境的,一手槍法更是出神入化,玄妙無窮,奧妙之深,不弱於南辰雅的北斗七星戰技。

他們槍法如龍,銀光閃爍,光芒似水,襲殺而來,令人難以躲避。

不過北靈陽根本不懼,拳如龍,爪如鵬,一通發去,任你再強,也唯有飲恨與掌下,交手數個回合,北靈陽就把四個來歷神祕的高手,打的殘廢重傷。

而南辰雅那裏,已經落入下風,不過再堅持一會兒,不出問題。

北靈陽轟飛四個狗腿子後,看向了那依舊淡定傲然的青年,北靈陽在他的身上,感覺到了一絲壓力。

那青年說:“想不到啊,一個破落地方,也會有你這種天才,淬骨境而已,戰力就有這般,等到神魄境,殺天境還不是去砍瓜切菜。”

北靈陽說:“神魄境怎樣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是,今天你要被我斬下頭顱。”

“好大的口氣,也不怕閃了腰,我倒要看看,你是怎麼把我的頭顱斬下的。”青年說完,直接飛來,拿出一杆銀光如月的大槍,飛步奪來,槍尖對準北靈陽的眉心怒刺。

一槍暴刺,竟有龍影隨行,北靈陽不敢大意,這青年實力之高強,恐怕不弱於黃川亥,雷劍弓之流,距離至強淬骨境,也僅有半步。

北靈陽與之交手,打的天崩地裂,日月無光,各種戰技層出不窮,不停的放各種狠辣手段,拳槍對碰,發出一連串鏗鏘聲,北靈陽的寶體之強,出人意料!

轟隆隆。

大戰數百回合,北靈陽氣喘吁吁,汗流如雨,眼中神光爆射,他實在是難得遇上這麼一場戰鬥,可以打的如此酣暢,如此舒爽。

對面的青年則是眉頭緊鎖,實在想不到,爲何一個小地方,會有如此強大的天才,恐怕聖地裏面,也難有天資和北靈陽比肩的人。

北靈陽還想放手再戰,磨礪自身,可是看到南辰雅越來越不支,難以堅持下去,心中那點念頭只好作罷,直接祭出大道無疆和太極道圖,暴戾的轟向銀槍青年。

大道無疆和太極道圖之神威,遠超銀槍屏幕所想,不過他畢竟是來自神祕聖地的傑出後代,手中的戰技也不差,拼盡全力和北靈陽鬥了個旗鼓相當。

ωwш ●Tтkan ●c o

北靈陽沒有辦法,只好祭出日月神眼,日月神眼一出,金輝黑光耀眼,古老尊貴的氣機瀰漫,帶有一股混沌氣息。

那持槍青年驚呼:“日月神眼。”

北靈陽沒想到對方眼界超凡,對方應該是出身大勢力的傑出子弟,不過如今神眼祭出,北靈陽不得不進行滅口!

任由持槍青年如何強大,在這等超然的大神通之下,也難逃制裁,被瞳光一掃,頃刻間定在虛空中,北靈陽一拳直衝,將其轟成齏粉。

和南辰雅鬥法的人看到自家主人被北靈陽一拳轟殺,驚愕萬分,隨口開口威脅道:“你們死定了,我家主人來歷非凡,背後有老祖庇護,你們這般亂殺,老祖會滅了你們整個大州的……”

還沒說完,他就被北靈陽一掌給斃了。

北靈陽懶得聽他聒噪,了不起也就是古國出來的皇子而已,怕什麼。

狼王總裁,嬌妻受寵若驚 ,北靈陽閉合神眼,吞了寶藥恢復,南辰雅知趣的沒問,北靈陽事到如今,也懶得隱瞞了。

持槍青年的出現,讓北靈陽心中不安,覺得這次天路爭鋒絕不會簡單,聖地級,甚至以上的勢力都插手了,也說明了其中的風險,誰知道還有沒有其他人混在其中。

持槍青年是上品血脈擁有者,其下還有兩個中品血脈的屬下,倒是便宜了北靈陽。

如今他吞了七份特殊血脈,再來三份,就能嘗試融合一門小神通了。

知道了昨夜指路星辰所指的方向,北靈陽和南辰雅開始趕路,一路上除了遇到兩隻黃金魔蠍和一隻地火節蟲外,便沒有遇到其他人了,倒是在第三天下午,北靈陽見到了蟒虎熾雪和紫山香雪她們兩個。

二者看上去狼狽不堪,特別是紫山香雪,身上更是掛了彩,一隻潔白玉臂被傷,差點斬斷。

拐個皇子來種田 ,這才見好轉的。

北靈陽把蟒虎熾雪拉倒一旁問話,蟒虎熾雪雖有傷,但不重,經過了解,應該是紫山香雪主力撐到了風險。

而據蟒虎熾雪所言,她們遇到了一羣來歷神祕的妖族,是皇獸後裔,領頭的是一隻金剛暴猿,至強淬骨境戰力,擁有祖上金剛神猿的血脈,是暴力狂,她們好不容易聚齊三四十人,都一下被滅了,只剩下她們兩個逃出生天。

北靈陽聞言只是皺眉,想不通爲何會有這麼多的種族和勢力,一起出現在天路小世界中,這僅是一條天路而已,其他三條不知有沒有其他外來客。

正在說話,天地忽然變暗,風起雲涌的,遠處天邊飛來幾道極光,北靈陽察覺到了其中隱藏的極大實力波動,不弱於自己。

“這些外來客倒是都挺強大的,真不知道天路小世界裏面,到底有什麼吸引他們的。”北靈陽喃喃自語,蟒虎熾雪站在他的身邊,目光堅定的看着他,裏面的情愫任誰都能看到,恐怕不論生死,這丫頭都會跟着自己。

極光飛速過來,落地北靈陽纔看到是什麼,居然是一羣雞。

沒錯,強大讓北靈陽忌憚的來客,只是一羣雞,不過這羣雞可不凡,光是豔麗的外表就不是普通的雞可以比擬的了。


這羣雞共有七隻,其中有六隻渾身都沐浴着七彩的寶光,流光溢彩的好不威風,它們高昂的頭,火紅的冠子猶如火之神精,蘊含強大的火焰之力。


“既然都是極度逼近極限神魄境的高手,身上有皇血,是七彩天雞,爲首的,更是……”北靈陽暗自心驚。

除了六隻流光溢彩的七彩天雞,還有一隻更爲不凡,身上是九彩寶光閃爍,一雙眸子,金光熠熠,像極了太陽,渾身的雞毛,如同神金打造,防禦力非凡。

“這是九彩天雞,純血生靈,極限神魄境。”北靈陽有些驚駭的看着九彩天雞,一股壓力自心底蔓延,實在想不到,這天路小世界究竟有什麼東西,連純血生靈都驚動了。

九彩天雞在純血生靈中不算是最強的,但是再弱也是純血生靈,實力非凡,其傳承也是古老無比的。

神豪從開局簽到二十億開始 :“怎麼到處都是這些土著,才殺了一批,又來一批,麻煩,動手,滅了他們。”


九彩天雞下令,北靈陽心中疑惑,不管是持槍青年還是九彩天雞,就到他們都不問緣由,先殺了再說,這難道是打算清場嗎?

六隻七彩天雞飛來,口吐神火,翅膀一動,大風肆虐,北靈陽等人動手,戰氣涌出,猶如驚濤,瞬間大戰在一起。

蟒虎熾雪有極限神魄境的戰力,分了三隻七彩天雞,打的熱火朝天,勉強不落入下風。

而南辰雅則是分了一隻,經過兩次戰鬥,這位南辰大州第二天才的少女,也展露出了強大的實力,不說戰勝七彩天雞,起碼也能拖住它,爲北靈陽他們分擔壓力。

紫山香雪有大奇遇,實力不弱,儘管受傷,獨自對付兩隻七彩天雞,也稍顯遊刃有餘,冰寒陣陣,劍光無窮。

北靈陽獨自一人,和純血的九彩天雞鬥了起來,這九彩天雞手中戰技高級,顯然是族中的鎮山戰技,由遠古時期的先祖創造,實力一下躍進至強神魄境。

北靈陽與其對戰,壓力不小,不過他好歹也是日月神王體,血脈方面不輸九彩天雞,反而更盛,沒有任何壓力,但是九彩天雞一直嗷嗷亂叫,說要吞了北靈陽進階。

北靈陽暗笑一聲,出手更加的狠辣,九彩天雞身上的血脈,何嘗不是北靈陽眼中的寶貝,他凝聚小神通只差三份血脈了,純血生靈的血脈,可以算作一份,至於七彩天雞,就不作數了,要麼天地賜予,要麼純淨無瑕,否則的話,北靈陽吞噬起來,百害無一利,除非是黃金魔蠍身上的那種古血。

北靈陽最終還是拿出了聖世宮,因爲九彩天雞久久拿不下北靈陽,動用了族中老祖給它的一件古器,那是一杆三角旗幟,上面描有金烏,十分厲害,北靈陽開始之時猝不及防,被旗幟掃了一下,頓時重傷,只好拿出聖世宮,猛砸幾下,才把九彩天雞轟死,收了它的血脈和三角旗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