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芒交錯如梭!

眨眼間,三股妖軍,便死傷過半。

這一幕,震驚全場。

所有的妖軍,在這一瞬間,全都瞠目結舌,他們還從未見過如此犀利的劍陣,如同是收斂性命的鐮刀一樣,一道黑影閃過,就有不少性命,徒然間消散。

滿腔怒火,戰意澎湃的金雨涵,剛剛發動的身形像是被一隻無形的手給拉住,戛然而止,他不能置信的看着那一道道的劍芒波浪,彷彿一盆冷水從他的頭頂直淋到腳,手足冰冷,舉足無措。在他的身邊,其他的妖軍臉上,驚駭欲絕。

臉色鐵青的堯辭看到這一幕,彷彿被人生生點了穴道般,呆立當場。


血霧中安靜歇息的金琳瞳孔驀地收縮,臉色鉅變,只覺遍體生寒!

賈方雖然已經年過半百,但是他的熱血,卻不比兄弟樓中任何一名修者弱,他的專注對於這夥妖軍來說,意味着一場災難!

雙方的人數雖然有所差距,但是相差不多,信心十足的賈方,並沒有憑藉着人數來取得優勢,但即便如此,三股妖軍在賈方纔不過制定出來幾個喘息的四重殺面前,以驚人的速度,飛快的消融。

在這場戰鬥之中,賈方所在的兄弟樓,就如同是一輪紅日,而那三股妖軍,就是暴露在紅日之下的冰塊。

一面倒的戰況震驚了所有的人,尤其是金琳和堯辭,兩人都是出色的戰師,解析戰鬥是他們的基本技能、

戰師大概是妖魔人這三個陣營之中,最爲接近,彼此也最爲熟悉的一個職業,一直以來,妖魔和人類,都無不以對方爲自己的假想敵,對這類情報也十分的敏感。

受到震驚的兩個人,不約而同做出了同樣的選擇,向大本營報告!

但堯辭的顧慮顯然要多了許多,他雖有心去請求崑崙,來取消示敵以弱的戰術,但是那隻不過是一個構想,在這個構想成爲現實之前,他有足夠的理由相信,一旦忤逆了崑崙的意願,下場一定不會太好。


眼前已經淪陷了的霸絕城就是個典型的例子。

“四重殺!”堯辭失聲叫出了口,他死死盯着戰場,腦海中不斷充斥着三個字,英俊的臉龐神色古怪,像是呆滯了一般,就如同夢囈一樣,“怎麼可能、、、就憑這種戰術?”

“師兄!”舜殺一看苗頭不對,運起真氣,一聲沉喝,雷音隱現。

嗡的一聲,堯辭從癡呆的狀態中醒轉過來,他感激的看了一眼舜殺,解釋道:“沒想到,這個人竟然會用四重殺作爲模板,對付那羣銳不可當的妖軍。”

對於戰術上的事情,舜殺基本上一無所知,他茫然的看着堯辭,等待着師兄的解釋。

“師弟有所不知,這四重殺是非常基本的戰術,基本到幾乎都沒有人屑於使用,因爲它重攻輕守,成熟的戰師,用的越來越少,現在基本上沒有什麼戰師會選擇這種戰術。”

略微思索了一陣,舜殺好像也看出了了一點門道,點點頭,不過旋即又露出了疑惑之色,“可那傢伙用的很好啊!”

“這個我也不知。”堯辭沉聲說道,“這個戰術有一個致命的缺點,就是剛不可久,它需要短時間的爆發力全都集結在一起,分爲四段分別衝刺過去,一波一波,接連不斷,一般只有前四輪攻擊,只要對方能夠抵擋的住前四輪攻擊,雙方的境地立即倒轉!”

他的言下之意,很簡單,妖軍根本沒有抵擋住四段攻擊。

實際上,到了第二段攻擊,妖軍所組合而成的那柄三叉戟,就已經潰不成軍。

堯辭的眼睛露出一抹興奮,他振奮一下身子,說道:“沒想到在修者之中,竟然擁有如此狠辣的人物,只不過這霸絕城裏妖軍數目太多,支援起來極是方便,這麼大的動靜,霸絕城裏管事的妖,不會坐視不理。”

“你是說師兄?”舜殺的眼睛,徒然間點亮,只不過在他的目光之中,更多的是對這羣勢如破竹的修者的同情。

堯辭苦笑着點點頭,說道:“師兄應該不會坐視不理、、、”

下一句話,他遲遲沒有能夠說得出口,因爲他們的師兄雪斷,亦是一名戰師,而且他的狠辣不比面前這個神祕的戰師修者要低多少,既然崑崙下達了示敵以弱的命令,雪斷就一定會銷燬一切敢與崑崙作對的人!

話音未落,一股約兩千人的妖軍,如同一股烏雲,出現在衆人的視野之中。

~

“不對,這好像有些問題。”駱葉大搖其頭,臉上寫滿了問號。

在他面前,充當試驗對象的鄒玄淚流滿面,臉上卻不敢露出絲毫的不滿。鄒玄本是金水老祖的弟子,只不過因爲崇敬駱葉,才留在了兄弟樓,可他萬萬沒想到,有一天自己竟然會像是小白鼠一樣,供駱葉做實驗。

他無比羨慕那些正在準備戰鬥的同伴們,尤其是鬼印營,他們已經全部準備完畢,蓄勢待發,由天生神力的若猛統帥,一想到接下來的戰鬥,他就激動無比。

可是、、、

看到面前依舊躍躍欲試的樓主,再想想自己的處境,他就如同是霜打了的茄子,一瞬間就蔫了。

天哪!樓主爲什麼總是這麼出人意料!


鄒玄欲哭無淚。

樓主讓他穩定釋放自己的氣息,這讓他完全無法理解,這樣做到底有什麼作用?他不敢問,每每當這個問題快要從肚子之中涌動出來的時候,他就發現,在駱葉的肌肉上面,好像徒然迸射出來一陣光芒,然後,莫名間,他就想起了那恐怖的強~暴式撞擊。

緊接着,所有的疑問,全都被他硬生生吞到了肚子裏。 “不行啊、、、不是這樣啊!”

“不對,有問題!”

鄒玄感覺自己就像是一個傻子,而樓主,就是閣不折不扣的瘋子。

可是,樓主再瘋,那也是樓主啊!

~

當站在霸絕城城樓那股數目約兩千人的妖軍目睹只剩下不到一百餘兵的殘兵時,獅龍子的眼睛頓時紅了,一聲怒吼,就像是一頭被激怒的公牛,轟然殺了過來!

無數聲怒吼同時響起,天地色變,殺氣滔天!

他們來勢極快,兩千名妖軍恍若一體,猶如一隻巨大帶着火焰的鐵拳,狠狠的砸向戰場!

正在消滅金玉涵的那些殘兵的劍營不由齊齊一滯,堅固的心防出現了一絲空隙。

“凝拳衝殺!”站在遠處虛空之上的堯辭瞳孔一縮。

舜殺聽到堯辭語氣震驚,連忙定睛望去,這些妖軍明顯比剛纔的那三股妖軍要更加的精銳,他們絕大多數都身穿着濃厚的戰甲,戰甲表面刻有無數的符文,就好像是一隻斑斕猛虎身上的花紋,單憑用眼睛看,舜殺就知道這玩意一定堅固非凡。

而最前方的那名妖,更是氣勢駭人,他雖然沒有身穿戰甲,但是整個身體都好像包裹在了一層光芒之中,那些光芒與他的身體渾然一體,能夠運作自如,他的腦袋也在一股光芒之中重重包裹,如同獅冠,這讓他看上去異常的猙獰恐怖。

他身上的光芒最爲漂亮,流光溢彩!

舜殺喃喃道:“這就是妖術?”

“是狂獅妖甲!”堯辭面色無比凝重,從他的眼睛之中流露出來深深的驚恐,“這和剛纔的炮灰不一樣,這纔是正規的妖軍,每一隻妖,都修煉出了狂獅妖甲,而領隊那一個,更加可怖,他的狂獅妖甲,已經練到了凝而成光的境界,普通飛劍,根本傷不到分毫!”

他忽然有些好奇,他很想知道這一批來歷不明的修者,究竟打算怎樣對付這批妖軍精銳!

他實在是猜不出來。

~

認識狂獅軍團的可不是堯辭一個人,賈方也知道,在來之前,駱葉就將自己從傳神之中所看到的一切全都製作成了蜃影信,交給賈方研究,他一路上,不斷的斟酌,究竟要怎樣對付狂獅軍團,這樣一批以兇狠著稱的軍隊!

不過相比於堯辭的凝重,賈方要顯得平靜許多,他的目光沒有一絲的波瀾,散開的神識,在電光石火間,便將他的命令傳給了每一個修者。

劍營的隊員們立即丟掉了面前的敵人,瘋狂的後撤,陣形迅速收縮,眨眼間,他們便收縮成爲了一團,而在他們的中央,一陣陣光芒不時亮起,眨眼間多了一羣人。

和劍師們的殺氣騰騰不同,這批人看上去面色平和,他們全都穿着普通的戰衣,空着雙手,眼睛空洞漠然,既沒有藐視也沒有正視,說準確點,那叫做無視。

只不過,下一刻,他們每個人的手裏,都開始閃亮起一絲淡淡的光華,黑色的陰暗的光華!

這些不斷亮起的黑色光芒同樣引起了妖軍的注意,凝重之色在獅龍子的眼睛裏面一閃即逝,旋即便被強烈的信心和戰意所取代。

對方沒有散開陣形,沒有四下游弋,反而聚成了一團固守,恰好能夠讓他們狂獅軍團的凝拳衝殺發揮到最極致!

一把將金玉涵拉到了自己的身後,獅龍子冰冷道:“看好了,金家小子。”

對於剛剛金玉涵的表現,獅龍子很失望,非常失望,他沒有想到,這樣一名據傳是優秀戰師的妖,會輸的如此徹底,如此乾淨!

擡頭看了一眼修者軍隊,獅龍子面色冰寒,他不知道這是一些什麼人,但他沒有猶豫,他堅信,在這強大的凝拳衝殺之下,沒有什麼能夠阻擋。

他徒然張開嘴,發出一陣咆哮!


頓時,所有的妖軍全都發出一陣咆哮,這是他們用來提升士氣與戰意的獅鳴,一瞬間,這隻妖軍,速度猛增,剛猛霸道的氣勢再度攀升,勢如破竹!

他們就像是一股鋼鐵洪流,所有膽敢阻擋在他們面前的障礙,全都碾碎!

獅龍子身體上面的光芒徒盛,高速狂奔之中,徒然舉起了右手!

“殺!”所有的妖軍齊聲暴喝。

無數道無形的力量,瘋狂地涌向戰將高舉的右拳。一團墨綠色光芒籠罩着獅龍子的右拳,光芒以驚人的速度變強,短短一百丈,它就猶如一團流動的綠樹皮汁。

光芒的周圍,有一圈黑色的光圈帶。

雙方的距離不到兩百丈,獅龍子光芒籠罩的右拳,狂暴霸道的氣息達到極點。

他怒目圓睜,一聲暴喝:“殺!”


右拳猛地轟出!

嗚!

恍若地底深處傳來的低沉咆哮,衆人心中無不由一顫。

綠光甫一脫手,見風便漲,眨眼間便如同一座小山大小,帶着轟然氣浪,重重朝圍成一團的劍營撲去!

在綠光後,兩千名妖軍的氣勢同時達到最高點,挾着無可抵禦的聲勢,硬生生衝到劍營面前!

凝拳衝殺,衝擊無雙!

收縮成一團的劍營,在這般狂暴的衝擊面前,就像雞蛋一般脆弱,彷彿下一息,它就湮滅這股洪流之下。

而就在同時。

機會!

堯辭眼中閃過一絲厲色,他沒有任何猶豫,猛地咬牙,用盡全身力氣嘶喊:“衝!”

但他的軍隊,還沒有來的及有任何的動作,就聽見一旁的舜殺驚訝道:“你看看!”

他趕緊又喝令住所有即將衝殺出去的修者,定睛一看,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只見到面前一條冰冷巨大的蛟龍,在天空中嘶吼盤旋,氣勢雄渾,雖然那只是一種怪異黑氣凝結成的蛟龍,但卻栩栩如生,與真的蛟龍沒有什麼區別!

“這是、、、”堯辭忽然想到一種術法,不能置信,豆大的汗珠瘋狂的落下,半晌才喃喃說道,“魔功!”

鬼印化蛟!

濃郁的黑氣,在空中不斷的凝聚組接,只不過是在一瞬間的功夫,誰都沒有注意到,竟然憑空生出來一條氣勢恢宏的蛟龍,黑色的霧氣氤氳在它的身體周遭,那雙仿若千年寒冰的眸子,直勾勾的盯着妖軍,似乎要一口將其吞下。

在剛剛的凝拳衝殺之中,竟然沒能讓劍營受到一丁點兒的傷害!

凌厲無匹的衝殺,被那條憑空出現的蛟龍,悄然化解,龐大的力道,在剎那間,如同泥牛入海一般,讓獅龍子大感無奈。

但更加讓他感到震驚的是,面前這支修者,用的竟然是魔功!

絕對是魔功!

鬼印營的所有修者,在若猛的帶領下,徒然出現,這一批修者的術法,雖然威力奇大,但卻沒有近身戰的能力,所以甫一出現,他們全都躲在了劍營的保護之中,儘管如此,他們所用出的術法,還是扭轉了乾坤,改變了局勢。

本來勢如破竹的妖軍,這一個照面之後,就如同是被狠狠的扇了一巴掌!

所有的妖全都頹喪着臉龐,如同是泄了氣的皮球,站在霸絕城城樓上面安靜觀戰的雪斷,不斷凝眉,心中早就打好了算盤,如果妖軍再無法取得勝利的話,他就要親自出馬,將這批不知道從哪裏憑空冒出來的修者隊伍,轟殺成渣!

“你們竟然擁有魔功!”獅龍子仰天大笑,似乎是看到了一件天大的笑話一般,“堂堂修者,用魔功,還與叛妖混在一起。”

他並非看不出來那若猛是斑烈虎,只不過他用若猛這個妖,來打擊修者的士氣,好提升自己的戰意。

但是他卻低估了若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