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洋一愣,這傢伙看來已經是掉到了錢眼子裡面去了,竟然想到了這種方法。

「當然,要是你不樂意的話就當我沒有說過,這種事情你還是當個屁一樣放了算了。」絡腮鬍子的面色一緊,這面前的三個人可不能惹。

兩個高階,一個中階的存在就已經是很讓人驚懼了,而且這其中一個高階手中竟是握著讓人意想不到的永久加持魔法道具,這就更加令人畏懼了。

不過絡腮鬍子依舊是有些死性不改的朝著劉洋這邊繼續說道:「其實兄弟你想想,要是你手裡頭沒有多少活錢的話,可以交由我來幫你盤一盤,你做大頭,我做小,只要能夠跟在你的身邊喝口湯就好。」

劉洋正要說話,邊上的伊麗雅卻發出了聲音:「哼,他並不需要這樣的小錢,我們給他的錢,足夠讓他隨便揮霍了。」

劉洋的臉色勃然一變,這兩個無知的傻妞,這句話要是今天傳了出去,那麼明天這整個學院里都只會有一種評價,那就是他劉洋吃軟飯,還是吃的這斯菲爾家族的軟飯!

白首共餘生 ,他深深吐了一口氣,眼神朝著面前的伊麗雅臉上掃過,伸手推開了擋在自己面前的伊麗雅。

「當然,只要你不坑我的話,有錢咱們一起發。」

說著,笑吟吟的將自己兜裡面僅剩下的三枚高級魔核遞給了絡腮鬍子,手中的金元也遞給了他。

「這就是我的籌碼,夠不夠?」

瞪大了眼睛,這絡腮鬍子的眼睛都直了,看著手中的高級魔核,不由得臉色微微一變,沖著劉洋猛地點頭。

「不過你要是敢騙我的話,那就別怪我心狠手辣了。」

只是冷笑一聲,劉洋再次朝著面前的絡腮鬍子打量了一眼,問道:「你怎麼稱呼呢?」

「卡比隆,梅比魯斯家族的次子。」

「很好,期待我們的合作愉快。」

笑了笑,劉洋就對著卡比隆一擺手,就帶著兩個女人朝著一個方向進發。

「話說回來,你這傢伙是什麼時候突破二級的,我怎麼不知道你開始修鍊魔法了,誰教導你的?」看著劉洋,伊麗雅的小嘴不停的開合,津沫星子都有些在不經意間飛上了劉洋的腦門。

「我修鍊魔法就是在昨天,不過是被人利用共鳴魔法給強行推上了這二級的。」劉洋輕輕的嘆了口氣,後天的比賽,他都不知道該用什麼來對戰,不過後天的話阿斯提爾已經是恢復過來,只要給它一顆高能量結晶就可以了。心中選定了對戰的手段,劉洋就朝著武庫的方向走過去。

「喂,劉洋,你難道沒有在突破之後立即去武庫么?」身後的伊麗雅是不依不饒,邊上的莉莉婭則是默默的給三人加了神行術,劉洋的淡青,兩人的深綠。

輕鬆跟上了劉洋,這伊麗雅頓時就不開心了,眼睛斜睨著劉洋,手中的長鞭子輕輕一甩,砸在了地上。

「啪嗒!」

「你還沒有回答我的話呢!到底是不是我說的那樣嘛?」

「嗯,是啊,就是你說的那樣。」

看到了前面正在點亮的旋窩,劉洋不由得再度加快了腳步,四方步中前進用的寸步,在他的腳下已經成為了一種簡單實用的步法。

身體一點點的消失,然後出現在前面,讓後面跟著的伊麗雅和莉莉婭都不由得有些氣喘吁吁。

「你給我等著,等我……等我練成了瞬間移動,我也這麼對你!」伊麗雅撐著膝蓋站在地上不停的喘息。


後面這才幽幽的走過來的莉莉婭,目光落在了一旁的石頭上。

劉洋的身體快速的前進,竟是直接進入了這武庫的大門,在兩旁守衛都還沒來得及檢查他的資格的時候,就輕鬆進入了武庫裡面,徒留兩個在門口站崗的哨兵瞪大了眼睛。

「剛才闖過我們的是四方步么?」

「好像是吧……這不是說沒有規則資質的步法么!」

……

再一次進入這武庫之中,劉洋的目光朝著四周微微一掃,心情都不由得愉悅了許多,這裡可是有著眾多能夠在短時間之內幫他增強實力的書籍。

想了想,劉洋依舊是朝著鬥氣書籍方面走過去,只不過在路過魔法書的時候卻在阿斯提爾的建議下,挑選了一本關於水球術的法術。

按照阿斯提爾的說法就是,只要阿斯提爾將劉洋的魔法波動提升起來,他要是能夠凝固出水球術的話,那麼阿斯提爾就有本事,將他的水球術變成令人恐懼的水系魔法。

例如之前對方用過的那個水狼術,或者是之前伊麗雅最喜歡的水幕,這些最為基本的都是這水球術。

劉洋在看了一遍之後就毅然選擇了水球術。

很快,劉洋便收起了懷中的水球術,朝著鬥氣秘籍的方向走去,雖然現在實力難以提升,但卻可以修鍊其餘的攻擊手段,聽說有個格鬥技能不錯。

… 「喲,想不到來了個生面孔。」中階秘籍之地的守門人眼神一亮,手就朝著前面一伸,微笑著看向劉洋,不言而喻。

「這是什麼意思?」看著將自己攔住的守門人,劉洋有些生氣,他只是過來學院來選擇**秘籍的,這是搞什麼飛機?

手指微微一撮,守門人的眼中冷光一閃,他手中的長槍一頓,身上白銀鬥氣猛地噴發出來,在他的體表形成了一個狂傲的金色巨龍。

「沒有,這不是你家開的武庫,我憑什麼要給你錢?沒有。」劉洋一抹自己的衣兜,自己剛才將所有的錢都給了卡比隆,此刻身上已經是「光」溜溜的了,他不由得梗著脖子看著自己面前的守門人。

「沒有?那你還來學習中階的武技?你當這裡是善堂么?給老子滾!」一揮手,守門人的長槍就對著劉洋橫掃過來。

「嘭……」暴虐的氣息在他的長槍之上纏繞,猶若夜空中猛然綻放的焰火。長槍轟擊在了劉洋的面前,槍尖竟是爆發出一股衝擊力,夾雜著一絲淡金色的銀白鬥氣就此爆炸。

劉洋的身體卻是在感覺到危險來臨之際,腳下自有一抹青色浮現,他閉上了眼睛就彷彿是回到了步法訓練場的歲月中。

身體微微一晃,就徑直進了這中階秘籍存放處。

「哎,人呢?這小子這麼不經打?」

「哈哈,你小子這招實在是太妙了,誰都沒有想到你竟是在這中階的時候就已經領悟了風系法則了吧?」

阿斯提爾在劉洋的身體裡面暢快的大笑,劉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他也沒想到這**竟是給他帶來這麼大的便利。

「哈哈,是啊,想不到竟然有這麼強悍的功效,我也是萬萬沒想到。」暢快的大笑一聲,劉洋就在阿斯提爾的指引下,朝著中階秘籍的所在之處衝過去。

「嘖嘖,這中階的武庫還不錯,收錄的東西還真多。」阿斯提爾感慨了一聲,不由得讓劉洋的眉頭微皺,問道:「難道說之前的那些穿越者都沒有進過別人的武庫?」

「以前是有需要進,卻沒有機會。而後來是實力強大到逆天了,就完全不需要了。所以後來的穿越者們就一個比一個野……」

劉洋的臉色一紅,繼續看著自己面前的這份**。

「中階段體術,可以讓你擁有強健的體魄,一夜七次不再是夢想,十三次不再是幻想。如有需要,請立即帶走……」

「……」

這裡面竟然連這樣的**都有收錄!也是醉了。劉洋不由得有些興緻勃勃的翻了兩頁,但很快的,卻又不得不將自己手中的秘籍放回了架子上。

「呸,你這個傢伙,難道不知道你完全不需要麼,這方面,你在經過蟲洞的時候早就已經跟你強化的不能不要了!」

「色胚子!沒有一個正常的!」

劉洋打了一個寒顫,這阿斯提爾在自己的體內大叫,讓劉洋都覺得有些心煩意亂。

「好了,阿斯提爾,這本秘籍你看如何?」說著,劉洋就將一本秘籍拿起來,他的眼中帶著一絲凝重。這上面竟是同蠻獸鍛體決配套的**,蠻獸靠山貼!

「這是什麼鬼?蠻獸靠山貼?」愣愣的看著手中的蠻獸靠山貼,翻開了第一頁,劉洋頓時就看到了一個同之前蠻獸鍛體決書中記載的開頭畫面一致的畫面。

一隻蠻獸站在大地之上,烈日當空,它自巍然不動。行走於大地之上,步步腳印,一甩頭自是角碎山林。

只不過這日這隻蠻獸為何出現在這座山邊上,而且他的身體也竟是大的嚇人。

畫面中的蠻獸顯得十分的暴躁,而劉洋感覺到自己就彷彿站在山上,看著這個傢伙同這座大山在較勁。

「吼……」

一聲悠長的吼叫,這蠻獸的蹄子猛然抬起來,對著大地剁下去。

方圓百公尺的地面,都為之一顫, 天道無源

「轟轟轟……」

蠻獸風行,猶若九天雷鳴。

「哐次……」

這蠻獸竟是直接用它的膝蓋位置,朝著面前的大山撞過去。

小小的蠻獸和高大巍峨的大山撞在一起。

「砰……」

「砰砰砰!!!」

大山竟是因此而碎裂,爆炸成為了一地的碎石,而這頭蠻獸竟是猶如吃飯喝水一般的表現很平淡,抽了抽鼻子就踏著被它夷為平地的大山,朝著前方走去。

「嘶……」

「你看到了什麼,怎麼變得這麼驚訝?」詫異的看了一眼劉洋,阿斯提爾趕忙詢問,她此刻也感覺到了劉洋的一絲不對勁,似乎是受到的驚嚇有點多的樣子。

「我沒有想到這蠻獸鍛體決的配套**,竟是這般的強橫!」


「強橫么?我怎麼沒有發現這本蠻獸靠山貼強悍了?不就是能夠將一座大山給撞碎嘛!有個二貨也能夠達到,只不過他也走了。」

看到這阿斯提爾意志消沉,劉洋不再多話,只是笑了笑,就將自己身上的汗珠抹掉,然後將靠山貼收起來,準備帶出去。

至於遠程的鬥氣手段,他倒是見到了一個,是一個叫做凝星指的指法,姿勢相當的拉風,不由得讓劉洋微微一喜,也放入了懷中。

步法稍稍看了下,卻發現都不如自己現在暫時學會的四方步,就朝著外面走去。

在二樓的登記處登記完畢之後,整個人就化作了一道清影朝著外面飄去。

「看你往哪裡逃!」才一到門口,卻是聽到一聲怒吼。

猶若雷霆從天劈下,一道銀芒朝著劉洋飛射而來。劉洋的眼皮子一抬,手中兩點白光電射出去。

「白痴……」輕輕的走去這守門人的身邊,劉洋出了門口就朝著自己的寢室趕去。

「哈哈哈……你小子實在是太陰險了,打人不打臉,你竟然選擇了用最強的破掉了他的攻擊,用最弱的打了他的臉。」阿斯提爾在劉洋的內心深處暢快的大笑。

「不過現在我有了這些秘籍,我兩天後的比斗內心裏面也有底多了。」劉洋一咧白牙:「凝星指可是能夠讓我隱藏銀風爆裂槍的好東西。」

… 「小子,別再讓我遇見你,不然我會讓你知道我的厲害。」雖然是這麼說,但那個傢伙卻撲在地上身體僵硬。

劉洋渾身鬥氣爆發,白銀鬥氣從足心開始蔓延,尤若一個鎧甲一般住覆蓋住了劉洋的渾身各處。蠻獸鍛體決的威力在鬥氣的襯托下開始展現,他的腳步微微一震,身子衝天而上,朝著一個漂浮的橋樑飛去。

下一刻,「吧嗒」一聲落在了橋樑上。

「你小子這是瘋了么,怎麼又想著去競技場?你現在這樣去競技場的話,可不行!你忘了同伊麗雅之間的約定了么?」阿斯提爾的聲音在劉洋的心裏面回蕩。

劉洋這才想起來之前與伊麗雅之間的約定,自己在將武庫裡面的秘籍拿到手之後,需要去找一趟伊麗雅。

撓撓頭,劉洋想著伊麗雅暴跳如雷的場面不由得打了個寒噤。趕忙再度微微一踏腳下的橋,身體被反震力彈射出去,尤若天空中滑落的流星砸在了地上。

「噗噗,你的樣子好傻,我可是從未見到過你這麼傻的的人……」鮮艷的紅舞鞋踩著小碎步停在劉洋的面前,衣衫摺疊的聲音,從劉洋的頭頂清晰可聞的傳來。

輕輕抬頭,劉洋的眼睛里映出一位穿著淡紫色魔法袍,一張有些嬰兒肥還帶著小酒窩的臉,呈現在了劉洋的面前,這上面哪裡冒出來的女孩?

「你怎麼會想到從上面跳下來,幸虧有人懂得用魔法救你,不然的話你此刻就算是練習了蠻獸鍛體決,也一樣會死翹翹的。」說著她朝著劉洋這邊吐了吐舌頭。

看到女孩調皮的模樣,劉洋也不由得莞爾一笑,朝面前的女孩點點頭。

「下次不會了,多謝這位女士相救,只是不知道這位女士能否…」

話還沒說完,就聽見邊上傳來一聲震天的怒吼。

「劉洋,你腦子裡面裝的都是什麼,我們兩之前的約定你都已經是忘記的一清二楚了么!」說著伊麗雅的小手對著虛空就是一抓,赤紅色的火球浮現在手上,對著地上的劉洋狠狠砸去…

「砰砰砰…」

三聲輕響之後地上竟是多了一道黑乎乎的人影。

「哈哈,你小子不聽我的話,這下子吃虧了吧!」看著趴在地上的劉洋,阿斯提爾開心的大笑。

劉洋撇撇嘴,身體一震,衣服上的黑色和其他焦黑的雜物,都直接震碎朝著四周散射開去。

在到了學院之後,劉洋發現伊麗雅對自己再也沒有之前的那種敬而遠之,反而是換了一個人一般,在自己的面前變得隨性起來。

「噗噗!」身邊的女孩看到劉洋渾身被砸出來的焦黑,給劉洋的微微一震就震碎成了一地的粉末之後,忍不住笑了起來。

帶著淡淡香味的嫩白小手就湊到了劉洋的鼻尖,輕輕的捻起一塊黑色的焦黑,轉身就消失不見。

「…」

劉洋痴迷的看著遠處離去的女子,聽見了邊上的清咳,不由得無奈的看了一眼邊上的伊麗雅。

「伊麗雅,你讓我找你有什麼事情么?」劉洋說著,就將身上衣服中的武技拿出來呈現在伊麗雅的面前。

「你選的**是和你的鍛體決配套的**么?」在這本書的名字上呆了半晌,伊麗雅才回過神來,打量了一眼劉洋問到:「你有沒有看到這秘籍的**威力留影?」

點點頭,這伊麗雅才回過神來,將手中的秘籍遞給了劉洋。

「還有一本是什麼秘籍,我可是讓利比大叔給你推薦過得,你可別給我出什麼差錯。」說著伊麗雅一收,奪下了劉洋才拿出來的書,看到手中的凝星指法,她的臉色就有些難看。

「這本書有哪點吸引你了,你這個笨蛋,我好心好意讓利比大叔給你指點,你竟然一點都不知道我的好意,哼!」

說著伊麗雅的拳頭狠砸了一下劉洋,冷笑著說到:「你就等著三天後的比武台上被那個傢伙活活打死好了,我再也不要管你了!」

伊麗雅哭喪著臉推開了劉洋,朝著遠處的第一分院方向跑去。周圍的人都朝著劉洋這邊看了一眼,臉上露出來的是幸災樂禍。


嘆了口氣,劉陽微微一沉肩膀,白銀色的鬥氣在體內朝著自己身體下面輸送過去,劉洋只感覺自己的身子被一股大力氣按住。

「噗哧」一聲,劉洋的身體尤若閃電一般落在了橋樑上,周圍的那些正要去練習場的人,都不由得朝著劉洋這邊微微打量過來。

「嘶,這不是修鍊狂人么,聽說他和一個中階頂級的人結怨,現在人家準備在三天後和他進行一場挑戰,而對手已經在黑市卡比隆那裡的賠率是一賠十。」

「哦哦,那麼這小子在卡比隆那裡的情況呢?」邊上一個纏著繃帶的人輕聲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