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局長的心裡正在盤算,自己的局長只是比自己高半級,但這件事情既然有特殊部門的插手,那就說明跟自己為難的並不是警察局的局長,應該是警察局局長後面的那一位,雖然兩個人並不怎麼和,但兩個人平時的時候也沒有鬧的太過分,基本上都是臉上過得去的,都在京城這個地方混飯吃,如果把關係鬧的太僵的話,對兩個人來說也不是什麼好事兒,但現在這個事情已經是有些過分了,對面的這個人絲毫沒有給自己面子,身後還有很多的手下在這裡看著呢,如果要是讓他們這麼把人給帶走了,那之前自己所說的話就是放屁,況且李氏集團的人在這裡,那說明這個事情跟李氏集團的人有關係。

京城的副局長級別都比下面的人稍微高點,再加上這裡是整個國家的核心,所以他們也知道的比別人多一點,李氏集團最近升的很快,已經是首屈一指的大型勢力了,在京城也有很多的產業,他們也跟這個集團打過很多次交道,知道這個集團在政治上有很深厚的背景,既然是這樣的話,那就站在他們這邊也無所謂,再加上還有老領導的招呼,自己之所以能夠當上這個副局長,跟老領導那邊有直接關係,如果沒有老領導幫助自己說句話的話,恐怕這個位置還得三四年才能夠到自己的手上,既然心裡已經明白了,那也就沒什麼好說的了。

「我不管你們是什麼部門的人,也不管你們的手中有什麼樣的資料,如果沒有接到正式文書的話,那麼這件事情是沒有辦法去做的,我要對得起頭頂上的國徽才行,就算我們的局長已經打招呼了,但這件事情屬於我管,所以必須得有正式的文件才可以,如果沒有正式的文件的話,這位先生是不可以離開警察局的,這是我接到的命令,如果你們想要帶這位先生離開,請你們回去補辦正規的手續,只要有了正規的手續,我們這邊隨時都可以讓你把他們給帶走,如果沒有正規手續的話,那我是不可以做這件事情的,希望你們可以理解,我們都屬於官方機構,做事情得有一些憑據才行。」副局長咳了一下。

然後非常正規的把這些話給說出來了,身後的警察們真的是無比的佩服,在面對這些特殊部門的時候,他們這些警察往往都是一些弱者,根本就沒有辦法提各種各樣的要求,如果你提的要求過多的話,這些特殊部門很有可能會讓你連工作都丟掉了,所以在跟這些特殊部門合作的時候,警察基本上是一句大話都不敢說,跟面對普通老百姓的時候是完全不一樣的,現在副局長把腰板兒給支起來了,這讓這些警察感覺到10分的高興,跟著這樣的一個領導也是非常高興的,至少不用擔心以後被處置了,這說明領導的後台非常硬。 作為事情的主人公,水星在那裡都快睡著了,這件事情就好像跟他沒有任何關係一樣,就現在的情況來看,雙方的上層勢力都在博弈,自己何必要摻和進去呢,如果自己摻和進去的話,那才真的是不知道死活呢,這件事情本來是要跟馬局長解釋的,沒想到馬局長那邊動手那麼快,既然是這樣的話,那也就沒什麼好解釋的了,事情都已經到了這一步就算要進行解釋的話,那也得把對方壓倒才行,如果現在過去解釋的話,會在京城所有的人面前表現得自己比較弱的李天,這也是無奈的應戰,把自己所有的力量都挖掘出來吧,讓馬局長知道自己的實力也好。

警察局這邊還在僵持,上層的人都已經開始行動了,如果有人能夠把水星從這裡弄出去,那麼就代表馬局長那邊獲勝了,如果沒有人有這個能力的話,那麼大部分的人就知道是怎麼回事兒了,說明李氏集團能夠堅持下去,在國家安全局局長的眼皮子底下堅持下去,這可就不是一個小事情了,馬局長的背後也有一些中央領導的,那就代表他們那邊的人完全白搭了,李天的後台就是老首長,雖然老首長已經是老了,但如果在這件事情上掉下去的話,那很多人也會站出來鬧事的,所以李天這邊也絕對不能夠掉下去,誰讓李天是年輕一代的領軍人物呢,他得撐起來才行。

「我真是沒想到會演變成這個樣子,如果我能夠想到的話,絕對不會允許事情變成這個樣子,沒想到現在京城的人已經這麼容易意氣用事了嗎?如果要以後都是這樣的話,那我們以後在京城有的是事情要做了,馬局長原來的時候還算是我們的朋友,對我們也有很大的幫助的,現在竟然是站在了我們的對立面,看來任何一個人都是不能夠小看的,既然是這樣的話,那就讓他們知道我們的厲害吧,馬局長這是他自己選的,這個人竟然已經站在了我們的對立面,那也就沒有什麼好保留的了,去通知一下在療養院的崔局長,或許這位崔局長能夠成為我們的代表,在國安局的代表。」李天剛剛醒過來就接到了國內方面的各種報告。

對於國內方面的這些報告,李天也是無奈的笑了一下,自己在非洲還沒有好好的辦事兒呢,就被國內的這些傢伙給吸引過去了,也不知道這些人都是怎麼處理事情的,難道我們最大的力量都要用在內耗上嗎?如果要真的是這個樣子的話,那純粹是消耗了我們太多的力量了,難怪我們的國家這兩年沒有辦法發展出去,內耗實在是太厲害了,既然是這樣的話,那就一次性做個足的,讓其他的人也都看清楚,你們看看我們到底是怎麼做事的,也看清楚我們內在的實力,這樣就能夠讓你們明白該不該跟我們作對了。

「我父親已經是抵達京城了,這件事情已經超出了我們的預料,所以張哥那邊肯定是頂不住的,如果只是普通的商業行為的話,張哥的能力是沒有問題的,但如果牽連到政治鬥爭的話,尤其是到了馬局長的這個層次,張哥那邊就有些不行了,所以我父親已經提前出動了,錢家那邊也打過招呼了,錢家在京城也是一個非常大的大家族,他們在京城這邊也是非常有實力的,早上的時候錢家的人給我們打了個電話,希望我們可以好好的考慮一下,她們跟馬局長的關係也是不錯的,我們跟錢家進行接觸,錢家也是走的馬局長那條路子是不是要給他們一個面子呢?」白大少爺趕緊過來回報。

沒有想到錢家跟那邊的關係那麼緊密,馬局長娶的老婆就是姓錢的,雖然雙方之間並不是多麼的緊密,但是也算是姻親關係,那位錢小姐並不是嫡系,只不過是錢家的一個旁系,如果要是嫡系的話,恐怕馬局長的上升速度還會更快的,錢家的老爺子現在已經退下來了,但是在京城還是有一定的話語權的,現在就看他們該如何選擇了,如果錢家能夠站在我們這邊的話,那就說明馬局長那邊肯定是沒有希望的了,就看他們是顧及以前的舊情,還是顧及現在新的利益,李天的心裡有十足的把握,錢家的這些人不會站在馬局長那邊的,這也是李天準備出擊的一個重要憑障。

「哪裡會有那麼多的面子呢?我們的人都已經被人給扣押了,如果現在這個時候你還要提面子的話,你覺得下面的人會怎麼看我們呢?人家都已經亮劍了,你還要在這裡猶豫,你父親去京城是幹什麼的呢?難道就是為了跟人家談判嗎?如果要坐在談判桌上的話,那我們雙方也得有一定的地位才可以,現在我們的雙方並不是平等的,而且已經牽連了那麼多的人,老首長這邊人心不穩,很多人因為老首長年紀大了,所以他們想要去拜新的碼頭了,這個時候也算是給他們看清楚,只要我還在這裡,在整個京城就沒有人敢惹我們,這是一股非常大的力量,犧牲馬局長也得把它們抓在手裡。」李天的話已經非常明確了。

如果這個時候還不明白的話,那也就不配留在這個辦公室當中,這一點應該非常清楚才對,這些人現在也都明白了,白大少爺下去辦事兒了,其實李天等這個機會等了很久了,只不過沒想到跳出來的是馬局長,如果是另外一個人的話,可能老早就雷霆萬鈞的打過去了,在京城這些年的關係也非常不錯,雖然李天並沒有在京城跑關係,但該有的禮數都沒有少的,我們的利益也讓出來了不少,那些人也都收穫到了很多,包括金錢和政治方面的,所以他們也都明白該如何的選擇,馬局長想要跟我們對抗的話還是太嫩了。 京城錢家

誰也沒有想到馬局長最大的後台竟然是錢家,如果沒有這一次的合作項目,恐怕早就得跟李天那邊對上了,但是前一次的情況已經表明了錢家不願意跟李天為敵,因為李氏集團的發展實在是太快了,尤其是在商業方面,如果要是跟李氏集團為敵的話,他們需要面對的敵人實在是太多了,在國外那邊也是有很多的敵人的,所以他們跟李氏集團選擇了合作,現在馬局長並沒有通知他們,竟然是鬧出來了這樣的事情,讓錢家全力的支援他,這怎麼可能呢?除非是整個家族不要以後了,先不說跟巴西那邊的合作項目,就說現在李氏集團在京城的聲勢,我們能夠參與進去嗎?

「父親,這件事情我的姑父做的是有些過分了,本來人家是想要給她解釋的,人家對這個局長的位子沒有什麼想法,但是姑父那邊直接就出手了,不但把人家的人給扣押下來,而且還有進一步的做法,這已經是非常厲害的打臉行為了,如果李先生那邊沒有反應的話,恐怕這件事情也是說不過去的,現在他們並沒有知會我們,直接讓我們對他們進行配合,我們該如何配合這件事情呢?難道我們要跟李氏集團撕毀協議嗎?那些協議可是白紙黑字的寫著呢,如果要是真的鬧起來的話,我們要賠償人家上百億人民幣,這怎麼可能呢?」錢家大少爺非常不滿意,有些過分了。

對於這一次的政治鬥爭,他真的是不願意參與進去,最願意做的就是一些商業行為了,現如今想要擴大整個錢家的影響力,只能是在國外闖出一片名堂才行,如果在國外有了一片名堂,那麼國內的這些人也是會高看你一眼的,畢竟國內的市場非常有限,到了他們現在這個層次都得走國際化的道路才行,如果沒有國際化的道路的話,恐怕他們也就是這樣的高度了,沒有辦法讓自己的家族繼續發展,現在好不容易跟巴西人達成了協議,而且跟李氏集團也扯上了關係,這可是一個非常好的發展計劃,總不能因為一個人的意念就把這個計劃給拋棄吧,這實在是有些虧本。

「我也覺得這件事情有些過分了,咱們跟必和必拓集團最近鬧得不好,跟淡水河谷集團又剛剛開始,所以整個家族處於一個過渡的階段,如果要是就這麼跟李氏集團交惡的話,那我們之前的努力可就白費了,必和必拓集團也不會認為我們是他們的忠誠合作夥伴,甚至會把我們的合作等級下調一個階段的,如果要真的是這樣的話,我們整個家族的核心競爭力都要下降一個檔次,這對於我們來說可絕不是好事的,所以我希望大家能夠明白,在這件事情上我們必須得首先表態,尤其是不能跟著姑父胡來才行,我們得讓李先生明白,我們是李先生的核心合作夥伴。」錢家在這一代只有兩個年輕人。

剛才說話的是錢家大少爺,現在這一個是錢家的大小姐,錢家的大小姐並沒有活躍在國內,基本上都是在負責一些國外的業務,當然知道李氏集團在國外是一個什麼情況,如果要真的跟李氏集團對上的話,恐怕會引來一大堆的競爭對象,那些人都想要跟李氏科技集團進行合作,所以他們肯定會打壓李氏集團的敵人,那麼錢家在國外的商業也就不要進行了,錢家在東南亞地區投資了大量的地產,在美國投資了不少的科技企業,那些科技企業都想要跟李氏集團進行合作,如果知道他們是李氏集團的敵人,結果也就可想而知了。

家裡的年輕人已經表態了,他們兩個是家裡唯一的年輕人,在這件事情上是有足夠的話語權的,如果要是不注重他們的意思,或許他們私底下就把這個事情給辦了,其他的老人也都在無奈的搖頭,這個馬局長實在是出了一個難題,馬局長在政治方面的確是不錯,現在的級別也非常的不錯,但是年紀已經不小了,這應該是最後的一戰了,如果要有其他的政治前途的話,或許家族內部還會繼續支持的,但現在恐怕沒有其他的政治前途了,現在又跟老首長那邊的人對上了,政治前途可以說是為零了,李氏集團又如此的強大,怎麼可能會讓馬局長再次前進呢!

「我倒是有一個想法,現在的情況還不是那麼的明朗,我們是不是可以稍微的隱藏一下呢?就是對雙方都不表態,雖然這樣可能會得罪雙方,但對於我們來說也是不錯的,其實這樣也是一種選擇,只要我們兩不相幫的話,我覺得馬局長勝算並不是很大,這些年她跟我們走的很近,但如果真的仔細看看的話,並沒有給我們辦太多的事情,我們有事情找到他,基本上也都是給我們推脫了,這件事情我們也推脫一下,就當做是給他的一個回報吧,如果我們旗幟鮮明的站在另外一邊,對我們的家族來說是非常不利的,所以現在我是這樣的建議,不知道大家的意思如何呢?」一個歲數比較大的錢家人站起來說道。

這些老人基本上都不參加家族的會議了,就好像上一次跟淡水河谷合作一樣,也就是發表了一兩句意見,對於真正的合作方式,他們這些人並沒有放在心上,也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他們不怎麼參加家庭的會議,今天可以說是非常給面子,主要是因為牽連到政治原因,年輕人對於商業的把握比較准,但是對於政治方面的把握就沒有那麼准了,所以他們都想著把這件事情給看淡一點,只要是沒有人把他們舉上去,那就說明整個家族是安全的,這一點也是做得非常不錯的,就看如何的去操作這件事情了,盡量把自己拿出來,遠離事情的漩渦。 「我認為這樣是非常不妥當的,雖然從現在的情況來看,我們如果保持中立的話,能夠獲得最大的利潤,但如果從長遠來看,如果我們保持中立,那就代表著我們不會成為李天的核心朋友,在以後的日子當中也將不會享受這些利益,這是我拿到的最新的一份報告,現在在李氏集團當中最為厲害的當屬於李氏科技集團,他們在全世界範圍內擴展了自己很大的份額,另外一個就是昨天剛剛成立的李氏能源集團,這也是一個非常大的集團,剛剛成立就已經是在俄羅斯擁有一家巨大的油田,而且在蒙古國境內也開設了好幾個巨大的煤礦,對我們來說是相當的有吸引力的。」錢家大少爺拿出來一份報告。

這份報告也是剛剛做出來的,在5分鐘之前秘書才剛剛送進來,所以家裡的這些人都是不怎麼清楚的,聽完了這些話之後他們要作出重新的評估了,因為他們家裡的最主要產業是跟鋼鐵有關係的,所以如果能有一些類似的產業的話,或許能夠加強他們之間的合作,尤其是煤礦方面,蒙古國的煤礦是十分豐富的,而且開採價格要比國內低一點,現在陸地交通都已經開始完善了,如果能夠進行交易的話,可以為他們節省不少的錢呢,這可不是幾億元人民幣,這可是每年幾十億元人民幣呢,這個數字如果都節省下來的話,可以讓他們做很多事情了。

「這倒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消息,如果要真的是這樣的話,我們現在必須要做一件事情,蒙古國根本就消耗不了那麼多的煤礦,之前的時候,因為他們的產能不足,最重要的就是設備不夠更新,所以我們沒有辦法跟他們進行交易,現在李氏集團既然插進去了,那就說明了一個問題,李氏集團肯定會在當地進行大規模的投資的,到時候也就會有大量的煤礦運出來,那個時候我們可以跟他們進行合作的,國內的開採價格已經越來越高了,如果我們能夠獲得從外部運進來的煤炭,對我們的鍊鋼成本也是一個非常大的節省,這一點是一個毋庸置疑的事情。」錢家的大小姐也是非常贊成的。

現在基本上形成了兩個對立派,一方面就是以年輕的兩個繼承人為主,另外一方面就是以那些年老的人為主,雖然這些年老的人並沒有多少的權利,但他們在家族內部還是非常有權威的,其實這也是一個顧慮的問題,如果現在你不尊重老年人的話,那麼等你老了的時候呢,你以為家族的下一輩會尊重你嗎?就算是掌權的一些年輕派他們這個時候也不能不尊重這些老年人的意見,畢竟整個家族的江山就是他們打下來的,如果你不知道尊敬老人的話,下面的人也會有學有樣,將來很有可能你也是這樣的一個困境,那個時候可就麻煩了。

「雖然你們說得十分誘人,但我還是認為我們現在不一定表態,馬局長那邊也已經是成為國家安全局的局長了,這可是國內權力部門的1號人物,本來跟我們的關係不錯,如果要是因為這件事情跟我們疏遠了,那我們在政治方面會丟掉一員大將,雖然以前的時候並沒有給我們提供實質性的幫助,但是在我們做什麼事情的時候,這種無形當中的幫助是可以表現出來的,當有人聽說你們的姑父是國家安全局的局長,那麼他們自然而然的就會往後退一步,如果連這個都沒有的話,我們做什麼事情可能會付出更多的,這一點也是你們需要考慮的,李氏集團並不能給我們帶來這些。」一位長輩鏗鏘有力的說道。

他也是馬局長在家族內部的強有力的支持者,如果沒有這些年老的人的話,恐怕年輕的人是不會支持馬局長的,因為他們的眼光看的更加的長遠,在這場政治鬥爭當中,馬局長的勝算實在是太小了,他們是馬局長最大的一個後台了,如果他們不支持馬局長的話,那麼馬局長就很有可能掉下去了,李氏集團的後台是誰呢?人家根本就不需要後台,人家自己就是一個龐然大物,根本不需要各方面進行支持,人家有自己的實力已經可以了,這就是馬局長跟人家之間的差距,可以說是相當的厲害了,這怎麼能夠勝得了人家呢?

「三叔說的不錯,馬局長的確能夠給我們帶來政治上的一些利益,但是話又說回來了,如果馬局長要是得罪了李氏集團呢,以前的時候大部分人都認為馬局長是李天的朋友,所以各路人馬都是非常給面子的,但現在如果他們變成敵人了呢,你以為各路的人馬還會給面子嗎?我不否認馬局長在國家安全局的內部還是有自己的根基的,但是李天這些年立下的功勞大家也都知道,對於普通人來說並不知道他們的情況,但我們這些人都是知道他們的情況的,如果稍有不慎的話,可能會引火燒身的,所以我們還是提前選擇比較好,不能跟著馬局長這艘快要沉了船。」這些話可就說得相當過分了。

根本沒有一絲的情意可講,可在這樣的大家族當中,如果你跟別人講情義的話,那麼你自己可就要吃虧了,任何一丁點兒的利益都是十分重要的,只要能夠裝在自己的包袱里,別人什麼樣子跟自己是沒什麼關係的,如果你想去管別人死活的話,那你就得做好自己付出才行,當說到自己的根本利益的時候,那些年老的人臉上也不好看,錢家現在還算是一流的家族,但如果是攪和進去的話,很有可能這場漩渦會讓他們損失很多的,那個時候還能算是一流的家族嗎?當然是不可能的,事情很有可能會下跌很多的,這就是一個要命的事兒了,誰來承擔責任呢? 討論了整整一個上午,根本就沒有任何的結果,雙方之間可以說是互不相讓,對於雙方來說都是有自己的理由的,錢家的家主也不知道說什麼,這個時候他也需要一定的時間進行考慮,但現在李天並沒有給他們考慮的時間,首先出事的就是南方局的局長,在馬局長當上總局局長之後,南方局的局長就交給了他的親信了,但李天從內部得知這個傢伙有一個失誤,讓外國人竊取了我們不少的利益,但是馬局長為了維護這件事情,竟然是把這件事情給壓下去了,李天在公安局的內線把這件事情給扯出來了,這就把馬局長放在了大家的前面,讓大家看看是怎麼回事兒,得讓大家明白。

當這件事情被揭發出來的時候,馬局長還是一臉的不敢相信這種事情已經做得是非常厲害了,怎麼可能還會泄露出去呢?所有的經手人都是自己的親信,絕不可能有人會背叛自己的,其實這件事情馬局長做的的確是非常的隱蔽,李天如果不是得到了對手那邊的提示,怎麼可能會把這樣的事情給挖出來呢,這些年在國家安全局的內部,雖然馬局長可以說是一帆風順,但是馬局長還是有很多的政敵的,他們那些人都不是馬局長的對手,但他們的手裡都有一些黑材料,如果要是出現了一個勢均力敵的敵人,他們當然會把這些黑材料上交上去的,就是給現在的李天了。

當初的那件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恐怕內部人員只有為首的幾個人知道上面對這件事情進行調查的時候,那些人還想著幫馬局長開脫罪責呢,但很快就得到了李天那邊的暗示,如果有人不想交待真實的情況,那麼以後就是李氏集團的敵人了,今天可以拿到馬局長的黑材料,將來也有可能拿到你們的黑材料,這件事情,雖然不能動搖馬局長的根基,畢竟都是在這個位子上的,如果因為一件事情就要撤職的話,那很有可能沒有人來當這個局長了,最多也就是一個警告處分,但這件事情卻可以告訴所有人,誰也沒有辦法跟李天為敵,哪怕是馬局長也不行。

「老闆,我們的手裡還有更厲害的材料,為什麼不把這些材料全部交上去了?如果把這些材料全部交上去,那麼這個位置基本上也就走到頭了,或許上面會把這個位子委託給老闆的,如果要真的是這個樣子的話,那我們做事情也就方便很多了,以前的時候是他們協助我們做事,現在我們完全可以命令他們如何的去做事了,這也算是一個非常不錯的,結果不明白老闆為什麼會讓我們收手呢?現在如果要收手的話,我們之前的付出可能會白白付出了,為了找到這幾個人,我們可是出動了不少人的光是金錢方面就花了好幾千萬美金,那些人可都不是好相與的,一條信息的價格貴著呢!」身在非洲的白大少爺十分不理解。

本來這一下子就能夠把馬局長給打死,何必還要給這個傢伙留口氣兒呢,就算要是給這個傢伙留口氣兒的話,那也得把這個傢伙從這個位子上拽下來才行,這個傢伙實在是太不識抬舉了,竟然敢把我們的人給扣押了,而且我們是過去解釋的人並不是跟這個傢伙為敵的這樣的人都能夠被扣押了,如果要是真的打起來的話,雙方之間的損失是在所難免的,還不知道這位馬局長能夠做出什麼事情呢,所以白大少爺認為李天有些過於的軟弱了,在這件事情上並沒有往日的強悍,應該給所有的人看看我們的厲害才行。我們真的不會放過對我們有敵意的人,就算那個人是馬局長也不行。

「你小子天天就知道打打殺殺的政治鬥爭和我們平時的生活是完全不一樣的,如果想要好好的過日子,不可能把所有的人都給幹掉的,我們也完全沒有那樣的能力,如果把所有的人都給幹掉了,那我們的面前得有多少敵人呢?你知道這些敵人什麼時候會捅你一刀嗎?你怎麼知道他們現在沒有實力將來也沒有實力呢?如果將來他們全部都有實力了,如果他們將來全部都聯合起來了,你以為有我們活著的機會嗎?很有可能會被他們全部給幹掉的,這件事情絕對不是開玩笑的,就看你這個人如何的去操作,這一點也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希望你能明白少樹敵。」李天語重心長的說到。

自己的這些手下最近也是順風順水的,認為什麼樣的事情我們都能夠解決的了,但我們真的有那麼厲害嗎?如果真的有那麼厲害的話,我們還需要害怕這個害怕那個嗎?直接在全世界進行突擊就是這當然是不可能的事情,不管你自己的力量多麼的強大,你都不可能去對抗所有的人的在這個社會當中,所有的人都應該有所懼怕,如果你變得十分無味的話,那麼這個世界會真的把你給毀掉的李天,現在就是這樣的一個想法比自己年輕的時候強多了,要去應對那麼多的人,必須得做到心如止水,千萬不能衝動才行。

白大少爺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對於白大少爺來說,現如今的狀況是一個多麼好的狀況,如果要是能夠把馬局長一網打盡的話,那我們這邊的勢力必然會水漲船高的,在國家安全局的內部很多人也都是想著要拜新碼頭的,李天現在就是最好的一個新碼頭了,不但個人年輕而且能力還是非常厲害的,如果要是能夠拜在李天的門下,他們這些人也都是非常有前途的無奈,現在的李天並不想站出來,這就讓這些人不知道該如何做了,人家想要幫你組建一個新的勢力,可如果你不愁的話,就指望下面的這些人勝利幾率還是非常小的,有點恨鐵不成鋼的意思。 在第2天的時候,水星離開了警察局,當然沒有被任何人帶走,水星之所以離開警察局,就是因為馬局長那邊的人已經放手了,警察局這邊也就不需要繼續拘押水星了,水星現在是一個無罪的人,雖然整個汽車被扣住了,但是那輛汽車並不算什麼,只要是人能夠出來這件事情就是李天方面獲勝,京城的很多人都在關注這件事情,對於普通的老百姓來說,他們並沒有時間來關注這件事情,他們最關注的還是自己每天的油鹽醬醋,對於這樣的事情和他們沒有多大的關係,但是對於高層的人來說,她們也算是看明白了一件事情,李天現在已經可以力抗中央大佬了,這可不是一個鬧著玩的事情。

以前的時候李天只是一名地方,軍閥在地方上可以說是如魚得水,如果有人得罪了李天的話,那麼李天可以把它們完全剷除,但是京城這個地方就不一樣了,京城是整個華夏的核心,多少大家族都把自己的總部放在了這裡,所以他們的底蘊都是非常厲害的,能夠在這樣的地方佔有一席之地,這樣的人實力都是非常厲害的,絕對不可能是靠著別人的嘴巴上來的,絕對都是靠著自己的實力一步一個腳印上來的,但僅僅是過去了48個小時而已,在這48個小時當中,李天本人甚至都沒有出現在京城,但已經是把馬局長這樣的人給逼平了,這已經是很厲害了。

對於老首長手下的那些官員們來說,他們此刻也都是非常高興的,因為李天獲得的勝利越大,他們這些人的心理是越喜悅的,他們以後也算是可以有一個領頭羊了,原來老首長曾經暗示過他們,李天可以成為他們這個派系的領頭羊,但這些人的心中並不相信他們認為李天實在是太年輕了,在各方面都沒有應有的經驗,如果把整個派系交給李天的話,很有可能他們這邊會損失慘重的,但是經過了這件事情之後,這些人基本上什麼話都不說了,李天的年紀的確是太年輕,但李天的實力也絕對不是他們能夠猜測的,正是因為這一點這件事情算是真的結束了。

在京城各大勢力面前,李天算是一次滿分的量相,對於京城各大勢力而言,這一次李天真的是做得雷霆萬鈞,根本沒有讓這些人醒過來,他們還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李天這邊已經讓馬局長低頭了,尤其是李天手下辦事的能力,馬局長這樣的人位高權重,當然不可能讓自己的把柄在別人的手中,就算是能夠找到馬局長的把柄,那你也得有命拿著才行,這次李天兵分好幾路很快就把這些東西送到了京城,並且送到了有關部門的手中,這就不得不說李天的路線厲害了,當年李天往京城送神水的時候,這條路已經鋪的非常好了,所以並沒有人可以阻擋他們。

最懊悔的人可能就是馬局長了,原本就跟李天是朋友,沒想到經過這件事情之後,雙方一點的朋友關係都沒有了,都怪自己動手,實在是太快了,如果能夠有後悔葯的話,不管是有多麼大的代價,馬局長肯定會給自己買一點吃的,現在也就沒什麼好說的,現在只能是跟李天進行談判了,如果雙方的談判還可以的話,或許自己的位置還是能夠穩定的,如果雙方的談判不怎麼樣的話,那麼這件事情真的就不好說了,上面對自己非常的不滿意,尤其是自己的辦事能力,原本沒有李天的時候,馬局長可是公安局內部的一把利劍,現在這把利劍已經換了人了,你也就沒有那麼大的用處了。

通過中間人那邊的談話,這一次所有的事情都是白董事長在做的,所以談判也是白董事長親自來談,白董事長已經是能源部的副部長了,西北地區找了一個自己信得過的人在那邊配合李天的實力,就算有人想要在西北地區鬧事,恐怕他們也得掂量一下自己的能力,尤其是在西北的大山當中殺掉個把人,還是非常容易的,光是山裡的野狼,就能夠把人給吃光一點痕迹都不可能留下的,所以並沒有多少人敢於在大西北鬧事,除非是不想要自己的小命兒,誰的性命都是非常寶貴的,如果一點效果都沒有丟掉自己的性命,恐怕不會有任何人願意的。

當初白董事長來京城的時候,內心當中還是有很多不舍的,畢竟大西北地區是他的老巢,現在遠離自己的老巢了,到京城這個地方可是要彎著腰走路的,在大西北地區的時候沒有多少人敢於跟白董事長對抗,哪怕是那些很長時間的大門派也不行,他們也需要白董事長為他們提供資金呢,還需要他們跟白董事長之間的合作,如果白董事長不跟他們合作的話,或許在大西北地區,他們並沒有那麼大的勢力,可到了京城之後呢,白董事長只能算是一個小字輩兒的,副部級的官員在全國並沒有多少,但在京城這個地方實在是太多了,幾乎佔到了全國的一半以上,並沒有多麼的顯赫。

雖然李天也想自己的代言人能夠級別高一點,但無奈京城並不是自己的地盤,也絕不可能按照自己的想法來做事的,所以只能是委屈白董事長了,對於這一點白董事長還是非常明白的,並沒有,因為這個事胡亂的鬧騰,所以也就在京城安頓下來了,沒想到接到的第1個任務,就是跟馬局長進行談判,這讓白董事長感覺到有些棘手了,原來跟馬局長之間的私交還是不錯的,但現在已經各為其主了,尤其是馬局長還得罪了我們這邊的核心勢力,所以必須得跟這個傢伙好好的聊聊了,就算不能夠成為朋友的話,那也絕不能落了自己這邊的威風,這是李天給白董事長的一個談判紀要。 會談的地點選在了李氏集團的一處辦公室,這也是李天提前要求的,既然我們雙方要進行和談,那也就沒有必要弄得滿城風雨的,如果是在別人的地盤上的話,保密措施肯定不可能做得太好的,但如果在我們地盤上的話,這件事情也就不需要去考慮了,雖然馬局長那邊不怎麼同意,按照馬局長的意思,這個地點應該是自己來選擇才對,安全的地點肯定是國安局的才靠譜,你們李氏集團只是一個商業集團,怎麼可能找到10分安全的地方呢?他也害怕李氏集團留下一些錄像什麼的,那對自己的未來可就不怎麼好了,所以對這件事情十分猶豫。

但是李氏集團那邊的態度非常強硬,如果馬局長想要和談的話,那就必須得按照李氏集團的要求來,如果沒有辦法按照李氏集團的要求,恐怕這件事情就不能夠去談了,看到那邊的態度如此的強硬,馬局長只能是先忍下來了,如果馬局長不忍耐這件事情的話,恐怕這件事情也就沒有辦法繼續推進下去,在最近的十幾個小時之內很多人都已經給馬局長表態了,包括他最靠得住的錢家那邊也已經是給馬局長說了,如果沒有辦法跟李天搞好關係的話,他們可能會選擇另外的支持者的,畢竟李氏集團實在是太厲害了,我們並沒有那麼大的膽量跟他們為敵,不管是因為什麼樣的原因,面對強人都是這樣的態度的。

馬局長現在還忘不了當初的情況,在自己的辦公室當中那個電話可以說是沒有停過,一個又一個的電話打過來,說的基本上都是這件事情,那些人的口味也是非常的嚴厲,原來的時候沒有那麼大的膽子這樣跟自己說話,但現在那些人的膽子突然就漲起來了,根本就沒有管自己的死活,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馬局長也看到了很多人的真實面貌,可是那樣又能夠怎麼樣呢?難道自己要跟所有的人決裂嗎?難道自己跟他們又沒有任何的合作關係嗎?在京城這個地方那絕對是不可能的事情,除非你以後不想混下去了,如果想要繼續的走下去,跟他們的關係就必須得保存下來才行。

馬局長並沒有乘坐自己的紅旗轎車,如果是乘坐紅旗轎車的話,那就等於告訴所有人自己到這個地方來談判了,不管談判的結果到底是什麼,所有的人也都會猜測,馬局長肯定是低頭了,如果你沒有低頭的話,為什麼會到人家的地盤上來呢,你應該在自己的地盤上才對到人家的地盤上就說明了一件事情,你應該是對人家低頭了,不管你因為什麼樣的原因,低頭的到了馬局長現在的這個級別,任何一次低頭都不是鬧著玩的小事情,所以必須得嚴格一點才行,只是乘坐了一輛普通的桑塔納,而且是馬局長自己親自開車的,他也不擔心自己的安全問題。

雖然跟李天談判已經變成了敵人,但是對於自己的安全問題還是不需要擔心的,這裡可是整個華夏的核心,如果有人敢於在這裡動手的話,那還得考慮一下影響才行,如果你真的在京城動手的話,那就說明你這個傢伙不懂京城的規矩,雙方談判還對逝者要網開一面的,更加不要說馬局長親自來了,如果李氏集團的人真的這麼做,那麼以後沒有人願意跟李氏集團的人進行和解,這個集團實在是太可怕了,都要把人家的性命給幹掉的,政治鬥爭都是講究萬事留一線的,基本上只要對方認錯了,那麼這件事情就可以過去了,沒有必要把人家的腦袋給弄下來,這跟那些雇傭兵是完全不一樣的。

門口只有幾個辦事人員而已,白董事長並沒有在這裡迎接,按照白董事長的想法,他應該站在門口迎接的,畢竟馬局長的級別比自己高一點,說到在社會上混的接觸馬局長也是要比自己強一點的,雖然馬局長這一次落敗了,但也不能就這麼幾個辦事人員,不過李天那邊親自交代下來的,要讓馬局長知道這種感覺,以前如果他能夠好好的思考一下,咱們雙方怎麼可能鬧成這個樣子呢,不但把自己的幾張底牌給打出來了,而且在京城當中也得罪了不少的人,讓李天這邊吃虧很大,那就得讓馬局長好好的享受一下了,這可全部都是來自李天的怒火。

白董事長雖然沒有出門迎接,但是在樓上完全看到了這一幕,他除了可憐馬局長之外,內心當中也感覺到了一陣惶恐,那個年輕人到底是有多麼大的實力,馬局長算是京城的老資格了,在國家安全局的範圍內也算是非常厲害的了,基本上沒有人能夠把馬局長怎麼樣,可這僅僅過去了幾十個小時而已,李天本人都沒有出現在京城,反而是讓那些人不敢給馬局長進行合作,連這樣級別的人都被整成這個樣子,如果換成了其他人的話,最終不知道會是一個什麼樣的結果,如果他們雙方能夠合作的話,鬼知道以後會有多麼遠大的前途,這一切也全部都是馬局長的原因,怪他自己不識好歹了。

在工作人員的帶領之下,馬局長慢慢的走進了電梯,這裡是李氏集團的,一個會所平常的時候是不對外開放的,今天這裡也是空無一人的,雖然要給馬局長一個下馬威,但白董事長也是非常明白的,有些事情是不能夠讓外面的人知道的,如果外面的人知道一個消息,他們會隨著這個消息編出10個消息來,到時候可就是滿城風雨了,有的消息可能對我們10分有利,但有的消息卻可能對我們有麻煩了,如果碰到那些有麻煩的消息,我們這邊也是非常為難的,所以還是小心一點比較好,不要把這件事情搞得太大,對任何人都是沒有好處的。 「真是久仰了,早就聽說馬局長非常的英氣勃勃,往日的時候我這個老頭子還是不服輸的,我認為我還是能夠過得去的,但是跟馬局長一見面我就知道我是輸得非常慘的,跟馬局長比起來,我這樣的人只能是在家看孩子了,這也怪我長期居住於西北地區,在京城這邊並沒有多呆幾天,如果是在京城這邊多呆幾天的話,想必就能夠跟馬局長有些關係了,今天的見面雖然有些突兀,但我們兩個人都已經神交已久了,咱們也就別說那麼多的客套話了,按照你們京城人的習慣,來上幾個下酒的小菜,咱們邊吃邊聊吧,雖然外國人看不慣我們的這種聊天方式,但咱們華夏幾千年都是這樣下來的。」馬局長剛剛走進了一間會客廳,這裡的面積並不是很大,裡面也沒有其他的人,只有白董事長自己在這裡,馬局長算是鬆了一口氣。

如果要是有很多人在這裡的話,恐怕馬局長的內心還是有些局促的,並不是說馬局長沒有見過大世面,而是現在這種場合下知道的人真是越少越好,如果這屋子裡有一堆的人的話,那今天這個人肯定是丟定了,但自己到這裡來是求和的,不管人家如何的羞辱於你這件事情都是說得過去的,所謂成者王侯敗者寇,難道你還想要求勝利者嗎?天底下是沒有這樣的道理的,再加上白董事長這些降低身份的話,這也讓馬局長的內心感覺到了非常不錯,甚至還帶著一絲後悔。

當初跟李天為敵的時候,馬局長的確是欠缺考慮的,腦袋一熱,就把這個事情給做出來了,其實馬局長也沒有想著跟李天決裂,就是想著能夠給李天一點厲害,讓李天知道誰才是國家安全局的主人,讓李天明白就算是功高震主,那你也得尊重馬局長才行,如果李天是一個有腦子的人,或者說是一個非常理智的人,那麼這件事情還能夠過得去,但李天表面上是一個非常魯莽的人,他給人的印象就是不吃虧,如果李天把這件事情吃下去的話,那才不是李天的為人呢,以後還不知道有多少人要欺負李天呢,所以必須得反擊。

「白部長真是說的太客氣了,早就聽說白部長在大西北地區是首屈一指的人,在那邊可以說是說一不二,按說白部長抵達京城之後,我應該早早的就過來拜訪的,但我那邊也出了一些事情,這些事情暫時也解決不了,所以就把這個事情給耽擱下來了,還請白部長這邊受罪,既然白部長已經擺好了這些東西,那我也沒什麼好說的了,咱們今天就好好的喝一盅,雖然二鍋頭並不算是什麼好酒,但是在京城這個地方不管你是達官貴人還是販夫走卒,都是比較喜歡喝這個酒的,實在是味道相當不錯,在這裡已經是鼎盛了很多年了,我先給白部長道上,咱們共同干一杯。」在為人處事方面,馬局長也絕對不是一個小白的。

既然人家已經給了你面子了,如果你還是在那裡拉硬屎的話,那這件事情純粹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了,就算到最後談判不成功的話,那也跟人家白部長那邊沒什麼關係,所以馬局長趕緊的拿起了酒壺,這也算是一個非常不錯的開端,至少雙方能夠就這件事情好好談談,並沒有在開始的時候搞得劍拔弩張的,如果在開始的時候弄的氣氛就不好,整個場面下來別說是談一些重要的問題了,恐怕兩個人還有可能變成一對仇人,如果要真的是這樣的話,對雙方來說都是沒什麼好處的,所以必須得好好的談判才行,盡量達成協議。

雙方接連喝了三杯酒,也算是給足了對方面子了,白董事長在西北的時候經常喝酒,這點酒量並不算什麼的,所以三杯酒下去之後,白部長的臉上還是原來的樣子,根本就沒有任何的表現,但是馬局長這邊就不一樣了,馬局長在京城當官生活方面就沒有那麼隨便了,一直以來都是嚴格要求自己的,在年輕的時候還是有半斤酒量的,但經過那麼長時間的工作,現在的酒量最多也就是有三輛而已,這三杯酒已經是有二兩酒了,對於馬局長來說已經是有些上臉了,所以馬局長下面就沒有那麼豪爽了,白部長那邊也沒有勸酒,畢竟今天並不是來喝酒的。

「我說水星,現在也該你出來了,趕緊的給馬局長倒杯酒,上一次的事情就是你鬧的不對,咱們老闆叫你到京城來幹什麼的呢?不就是為了給馬局長賠禮道歉嗎?就是為了給馬局長解釋這個事情,結果你小子辦差不利,竟然是鬧起了那麼大的風波,老闆在電話當中已經狠狠的罵你一頓,你小子還不趕緊過來倒酒,今天的事情就是給你買了一個和頭酒,只要是馬局長能夠原諒了你,咱們雙方的友誼能夠回到以前,那麼這件事情也就算是沒有發生過,要不然的話你小心老闆扒了你的皮,別以為你是國家安全局的人,咱們老闆的能耐你還是知道的,想扒了你的皮就能扒了你的皮。」就在他們喝完三杯酒的時候,水星就從外面進來了。

可以說完全都是安排好的,白部長嘴裡的話也沒有饒人,表面上看是在說水星,其實就是在說對面的馬局長了,而且最後的兩句話也說得有些過了,竟然想要把馬局長的皮給扒了,不過這都是李天安排下來的,他們想要把馬局長給弄下來,可能還要費一陣的勁呢,但現在得先把這個話說在這裡,如果馬局長以後還想找事的話,那就得看看兄弟們的意思了,如果兄弟們不滿意的話,馬局長是絕對沒有辦法繼續混下去的,這句話絕對不是危言聳聽,一定要讓馬局長知道我們的厲害才行,這就是白部長來的原因。 「白部長息怒就是了,馬局長也對不起了,原本我就是馬局長手下的一個兵,這次的確是我做的有些過分,如果我能夠好好的看清局勢,恐怕我也不會做這樣的事情了,這一次我先給馬局長倒滿,然後我自己罰酒三杯,馬局長您老人家隨意就好了,這個酒如果真的喝多了,對自己的身體也是沒什麼好處的,馬局長不跟我們這些年輕人一樣,我們這些年輕人多喝一點,恢復的比較快,如果要真的是老年人喝這麼多的話,恐怕自己的身體真的是出問題的,所以馬局長隨便就行了,只要稍微的抿一下,那就是算給我面子了,以後還要繼續靠馬局長的提攜呢!」水星這個傢伙辦事也是十分利索的。

上來就自己喝了三杯,然後給馬局長又倒上了,其實剛才就能夠看得出來,馬局長根本不願意喝酒了,這些年一直都是沒有喝酒的,今天之所以能夠喝酒,其實也是為了能夠圓過這件事情去,在京城當官的人都是猴精猴精的,如果他們連這個都弄不明白的話,那就不配在京城當官兒了,所以今天就算是不能喝酒,那也得捏著鼻子把這一杯酒喝下去,這雖然是水星的道歉的酒,但其實水星的背後站著李氏集團,如果這件事情處理不當的話,那麼今天也就算是白來了,既然已經到這裡來道歉了,那就得表現出自己的風度來才行,得把事情做完才行。

「說這些話就見外了,咱們原本都是在一個系統當中工作,當年我到南方局局長的時候,你小子可是在港澳地區做了不少的好事的,那個時候,本來就要為你請功的,結果那個時候因為其他的事情耽誤了,再加上我的權力也實在是太小了,我僅僅是南方局的一個局長而已,在內部算不上什麼的,就算我想做什麼事情,那也得京城這邊批准才行,這次我已經是想好了,你以前做的那些事情也都是不錯的,你晉陞的報告馬上就會批下去了,從以後開始你的軍銜就是中校,跟以前的時候可就不一樣了,以後一定要好好的工作才行。」馬局長也是明白的人。

確實水星在內部有很大的功勞,如果說到晉陞的話,去年這個時候就應該晉陞了,但無奈水星在內部沒人,並沒有人願意給水星說話,所以領導們只是口頭表揚了,並沒有給出實質性的獎勵,現在人家的背後站著李天,如果還有人想要吞掉人家的功勞的話,恐怕李天那邊也是完全不會願意的,沒準還會引火燒身的,乾脆馬局長自己把這件事情給辦了,也算是代表著自己的誠意,一個中校的職位並不是很大,但是在國家安全局內部就不一樣了,一個上尉都能夠在外面做很大的事情,更何況現在的級別又提高了一點呢,至於說職務那恐怕就得讓李天來安排了。

「你小子還真是走運了,本來今天就是跟馬局長喝酒的,沒想到今天你小子竟然升職了,既然是這樣的話,那今天這頓飯可就算在你的頭上了,你還不趕緊來敬馬局長一杯,你小子在那裡站著幹什麼呢?難道這件事情把你給高興傻了嗎?按說本來就應該給你升職的,為國家操心那麼多的事情,現在也算是不晚,而且是馬局長親自給你辦下來的,這件事情可會影響你一輩子的,你小子現在也算是中級軍官了,以後做事情的時候要有點考慮才行,不要隨隨便便的就開著改裝車到處跑,要知道這個地方是京城,萬一出了什麼事情的話,沒有多少人能夠保得住你。」白部長說話也是話裡有話。

雖然說起來不怎麼中聽,但馬局長這邊也必須得聽著才行,誰讓人家現在是李天的代言人呢,今天能夠給自己一整晚的時間,這已經是說明白部長非常的給面子,根據馬局長得到的消息,自從白部長抵達京城之後,每天晚上都有很多的人過去拜訪,有些人是在京城的企業家,有些人是西北的老關係,有些人是京城的一些官員,不管這些人是什麼樣的身份,但他們都代表著一種可能,他們都想要跟李氏集團拉好關係,在拜訪的這些人當中,很多人在京城都是非常的有能量的,如果假以時日的話,這些人都有可能會敗在李氏集團的門下,這可是一股非常大的力量了,自己可是絕對撼不動的。

水星這邊又喝了兩杯酒,馬局長整個臉上通紅,現在真的是有些失態了,所以就去了洗手間,希望藉助涼水能夠讓自己清醒一下,當馬局長消失在這個屋裡之後,這兩個傢伙有些不厚道的笑了,他們早就看出馬局長,不勝酒力但這個時候還得讓這個傢伙喝一頓才行,就是因為這個傢伙隨便的作出決定,讓李氏集團在京城的很多暗線都暴露了,這些暗線都是要來對付別人的,現在竟然是用在了馬局長的身上,這讓李天感覺到非常的可惜,要知道這些暗線的培養非常麻煩,不但要花費大量的金錢,最主要的還得需要一定的運氣,現在可是什麼都沒有了,當然不能輕易的放過馬局長了。

經過了十幾分鐘之後,馬局長的臉色平穩了不少,雖然剛才喝了不少的酒,但並沒有談起以後的事情,現在馬局長也算是清醒了,回來就得跟這兩個傢伙好好的談談,看看以後的京城是個什麼樣子,如果能夠繼續保持合作的話,那這件事情也是能夠說得過去的,無非就是自己再多喝兩杯酒,如果要是以後不能夠在一條船上的話,那也必須得做好其他的準備,希望雙方之間不要再拼下去了,對於任何人來說都是沒什麼好處的,尤其是馬局長的這邊,這一次他丟失了很多的後台,馬局長也是一個梟雄,他得好好的整理一下自己的背後。 這個時候水星已經下去了,水星也明白接下來的事情不需要自己了,只要把這件事情給解開,剩下的事情就是高層會晤了,自己只不過是一個小嘍啰而已,雖然水星不願意相信這一點,但現在的事實讓他明白,在這件事情上他真的是沒有插手的餘地,如果真的要插手的話,很有可能會產生各種各樣的麻煩,也正是因為這一點水星在喝了一杯酒之後,果斷的離開了這個房間,一方面是因為不想要摻和進去,另外一方面自己的級別也是不夠,做人要有自知之明才行,如果連這一點都不明白的話,那也就不配跟著李天繼續混下去了,不過在水星的心裡也有了一個目標,那就是以後要繼續上升,這個中校只是一個開始而已。

沒有了水星在這裡,馬局長也顯得自在了一點兒,畢竟這件事情是因為水星引起來的,如果早知道水星是來跟自己解釋的,那也就不可能把人家給扣起來了,可惜現在沒有賣後悔葯的,原本雙方的關係非常堅固,但現在這個時候就得好好的聊聊了,如果不能把這些事情聊的比較快樂的話,那以後自己會失去一大助力,最壞的結果就是丟掉現在的職位,雖然退休之後還有那個待遇,但以後的事情誰能夠說得清楚呢?還是老實一點比較好,這也是馬局長最終想要做的,不讓自己失去太多,可惜有的時候也是自己很無奈的。

白董事長現在不開口了,該熱情的時候咱們就得熱情,該矜持的時候咱們就得矜持,至少現在這個時候是需要矜持的,如果跟剛才那個時候一樣,那就顯得自己有些不懂規矩了,早先的時候李天就交代過了,這件事情的錯處並不在我們這邊,最主要的就是在馬局長的身上,如果馬局長能夠看明白這一切,可能就不會出現類似的狀況,但馬局長並沒有看明白這一切,反而是給我們找了很大的麻煩,接下來就得看這個傢伙的誠意了,如果不能夠給我們足夠的補償的話,那麼接下來也就沒有談下去的必要了,馬局長應該明白這一點的,他可是官場上的老油子了。

「這一次的事情真是我不對,如果我早先能夠看到這一點的話,可能最終就不會產生這樣的結局了,李先生那邊應該是工作繁忙吧,按說我應該親自跟她解釋的,但我這邊也有很多的工作,所以有些事情就得靠白部長來轉達了,我也知道你們的友誼非常的不錯,白部長肯定也能夠把我的歉意給帶到,京城這邊就算是這樣了,這一次終究我會給出一定的補償的,在非洲有很多人跟李先生立了大功,我這邊肯定會對他們作出嘉獎的,只不過我人並不在非洲,所以家教名單也就沒有辦法確定,希望李先生能夠給我一個名單,我這邊接下來也是比較好做事的,不知道白部長認為怎麼樣呢?」馬局長非常艱難的說完了這一切。

表面上認罪是一回事兒,給人家低頭道歉又是另外一回事兒,就好像現在這個時候一樣,給當年自己的下屬認罪,這心裡能好受的了嗎?不過這個事情也跟別人沒關係,如果當初馬局長沒有這麼要強的話,怎麼可能會出現這樣的結果呢?馬局長就想著能夠壓李天一頭,至少在國安局的內部是這樣的,可這件事情真的是那麼簡單嗎?當馬局長作出這一切之後,上上下下的也都是有想法的,大家的腦子也都不是傻子,當然明白這件事情該怎麼做,也正是因為這樣的原因,馬局長讓所有的人看到了自己的衰弱,看到了自己的不行。

現如今形勢比人強,馬局長只能是作出適當的讓步,但讓步也是非常有學問的,如果讓步太厲害的話,以後會有很多人欺負馬局長的,但如果不能讓李天那邊滿意,他這邊就等於什麼事情都沒做,李天的手下還會繼續跟他為難的,雖然李天在安全局內部沒有招兵買馬,但很多人都是會靠上去的,他們把自己當成了李天那個山頭的人,所以他們也會集體給馬局長找事兒的,李天不希望看到這一點,但也沒有辦法管理這些人,畢竟大家不是一條船上的,你也不能夠給人家直接下命令,況且李天也需要他們給馬局長帶來壓力,那要自己做事情才能夠沒有後顧之憂。

「馬局長實在是太客氣了,先生之前已經給我打過電話了,咱們之間就是一場誤會,原來的時候我們就是很好的盟友,以後我們也能夠繼續相處下去,希望這一次的事情不要給我們帶來任何的裂痕,在我們的外面還有很多的敵人,這些人都在等著看我們的笑話呢,如果我們不能夠把這件事情給收拾好,很有可能就中了他們的圈套了,咱們怎麼知道他們會做什麼事情呢?畢竟咱們都是在明處的人,也絕對不會暗箭傷人的,但這些人如果掌握了一些資料,鬼知道他們會對我們如何反擊了,國家安全局是一個特殊部門,在這裡是絕對不能夠出問題的。」白董事長思考了半天,最終沒有把那些話給說出來。

如果把那些話給說出來的話,那就顯得自己這邊太小氣了,按照李天原來的想法,應該讓馬局長知道我們的厲害,應該給這個傢伙說幾句狠話,省得以後再出現類似的問題,這一次的事情表面上看很簡單,但實際上到底是怎麼回事兒,恐怕沒有人比李天更加的清楚了,如果不是這個傢伙胡作非為的話,我們怎麼可能會暴露那麼多的暗線呢?那些暗線對於李天來說可是非常重要的,他們還有更加重要的任務等著去完成呢,現在把它們全部都給暴露出來了,所有的事情都是我們始料不及的,按照李天的想法都得馬局長來負責才行。 李天的想法固然是沒錯的,但要是想要在京城繼續混下去,那就必須得有一些方案才行,總不能夠直接讓人家負責吧,那樣就把馬局長推到對手那裡去了,京城很多人害怕李天,但並不是所有的人都害怕李天的,如果他們結成一個聯盟的話,對李氏集團來說也不是小事情的,李氏集團要把這個聯盟給瓦解了,那也得需要付出巨大的代價,如果在京城我們也有盟友的話,那這件事情也就比較好做了,我們完全可以站在幕後讓前面的這些人去爭奪,最終屬於我們的東西也少不了,同時還可以把我們的損失降到最低,總不至於我們自己的人上去拚命吧?

「白部長說的太對了,在京城這個地方,各種各樣的部門實在是太多了,就算是我們這種強力部門在京城當中也是有好幾個的,李氏集團在京城當中也需要幾個盟友,之前的事情都怪了我了,以後我肯定會好好的經營這一塊的,絕對不會給咱們的合作帶來任何的陰影,以前該怎麼做以後也就該怎麼做,等到李先生回來的時候,我會親自跟李先生請對的,至於國安局內部的職位,我也會給李先生安排的妥妥噹噹,如果李先生有什麼想要調動的話,直接給我發一個電郵就是了,我會按照李先生的意思來操作的,但這個操作也是需要時間的,並不是我自己說了算的,同為體制內的人,白部長應該明白這一點。」馬局長的這個話說的10分到位了。

如果有人在這裡聽著的話,很有可能不敢相信眼前的這一切,從馬局長進入體制內開始,馬局長就是一個十分強硬的人,很多事情都不會鬆口的,尤其是面對自己的政敵,雖然李天算不上一個政敵,但這次的確是自己的敵人,能夠讓馬局長說到這個份上,李天下的力氣也絕對不小的,白部長在旁邊點了點頭,殺人不過頭點地,既然人家已經有了這個想法,那我們這邊也就不能夠揪住不放了,剩下的事情也得好好合作才行,總不能我們雙方繼續劍拔弩張下去,那會給其他人很大的機會的,到時候我們後悔都晚了。

「馬局長能有這樣的覺悟,實在是我輩的楷模呀,雖然我也在體制內部混了很長時間了,但如果跟馬局長的覺悟比起來,我這個人可就是十分落後的了,以後兄弟就要繼續在京城了,如果馬局長有什麼事情的話,完全可以跟我這邊商量一下,雖然我這個人能力有限,但李氏集團的能力還算是可以的,京城當中各方面都需要給個面子的,所以馬局長千萬不要客氣,我們李先生以前的時候也說過,馬局長對我們的關照也是不少的,以後我們希望這樣的合作可以繼續下去,不要因為這一次的小事情給我們帶來什麼陰影,這對我們雙方來說都不是什麼好事兒。」大人物之間的談判就是這樣。

只要是把之前的事情談開了,那麼後面的事情也就沒什麼在意的了,就好像現在這個時候一樣,兩邊的人都談得十分輕鬆,並沒有下面人想的那樣緊張,其實這兩個老狐狸都非常明白,他們現在的關係和則兩利,如果要是分開的話,鬼知道那些敵人會做出什麼事情來,別忘了京城並不是他們的地盤兒,馬局長雖然在京城呆的時間長,但以前的時候大部分的班級都在南方局,現在才過去了多久的時間呢?那些人如果想要入主京城的話,那還是需要一定的時間跟機遇的,所以這個時候萬萬不能夠跟李天鬧翻,之前,真是豬油蒙了心了。

因為馬局長的不勝酒力,所以剩下的談判也就很快了,當他們把大部分的事情談完的時候,京城也已經是到了9:00多了,晚上這個時候在縣城當中,基本上大家都要回去睡覺了,但是在京城這個地方,這可是跟其他的地方不一樣的,這裡是全國的經濟政治中心,9:00隻是夜生活的開始而已,馬局長自己開的那輛車走了,白部長在樓上目送馬局長離去,未來部長應該送到樓下的,但因為私人會所兒已經開始營業了,下面也有很多的熟人,白部長這個時候就不能夠下去了,所以只能是在樓上目送,好在馬局長也不在乎這個,雙方合作甚歡。

對於李天在京城的產業,白董事長基本上是不清楚的,這裡只是一個私人高端會所,董事長送走了馬局長之後,也在這裡轉悠了轉悠,當看到這裡的消費水平的時候,白董事長也無奈的搖了搖頭,一桌飯竟然5六萬塊錢,在京城也算是比較高端的,而且這裡只有16個包間,每天只要是16個包間人滿了,那就絕對不會讓其他的人進來了,根本就沒有什麼所謂的大廳,這裡不管是吃的喝的,基本上都是李氏集團獨有的,也難怪有那麼多人願意到這裡來吃飯,這種美味在其他的地方是吃不到的,只要你手裡有足夠的金錢,我們這裡可以給你全部的消費,可以給你全部的享受。

在大西北地區的時候,白董事長也經常去一些高端會所,但那邊跟這裡比起來,基本上就是地主家和紫禁城的差距,這裡的一切都讓白董事長感覺到好奇,白董事長也在這裡稍微的休息了一下,可算是知道這裡是怎麼回事兒了,據說這樣的會所在全國還有好幾個,全部都是分佈在一線城市當中的,剛開始開業的時候,很多人還覺得這裡是坑錢的,但經過一段時間的試營業,這些人只要是吃了這裡的東西,自然知道這裡是個什麼情況呢,8萬塊錢一桌的飯,基本上就是這裡的最底層了,很多人都喜歡在這裡吃飯,顯得自己比較有面子,所以發展也就非常好了,不用擔心金錢的問題。 白部長想起了自己跟李天剛剛認識的時候,那個時候雙方還是不對等的,李天只不過是一個稍微厲害一點的富翁而已,雖然已經掌握了一個省,但是在全國還是上不了牌面的,最主要的就是另外一個問題,李天那邊的底蘊不夠強,其他的人也都看不上他們,雖然他們的經濟實力不錯,但在這個社會上混,經濟實力僅僅是一個方面而已,京城當中的有錢人少嗎?但這樣的會所能有幾個呢?如果在上面沒有人幫忙的話,這樣的會所三兩天就會關門的,光是一個不正當的競爭,就是一個大帽子了,更加不要說其他的問題了,這一點白部長非常的清楚。

在大西北地區的時候,也有一些其他勢力想要開枝散葉,但是白部長能夠讓他們開得起來嗎?當然要把它們全部都給掃地出門了,在自己的地盤上,怎麼會允許別人建立一個聚寶盆呢?當然是自己把這些錢都給賺了,京城地區一樣是這個樣子的,經常屬於很多大家族的自留地,尤其是在娛樂業這個方面,不要小看這一個行業的,如果要是經營得好的話,每年上百億的利潤也是能夠弄的出來的,誰讓京城當中的達官貴人比較多呢?只要是能夠搔到他們的心理,別說是這點兒小錢兒了,更多的錢都是有可能的,他們的手裡可都是有錢的,沒有一個人是窮人的。

就好像這間會所一樣,剛開業的時候每頓飯都是3萬塊錢,很多人還感覺到10分的貴的,但後來很多人都到這邊來訂餐,價格也就漲到了5萬塊錢,如果一桌飯沒到5萬塊錢的話,乾脆你還是到別的地方去吧,我們這裡只有16個包間,不可能會給你單獨留這一個的,我們這個地方也是需要盈利的,所以從那個時候開始,這裡的價格也就水漲船高,現在已經是到了6萬塊錢了,而且這還是這裡的最低消費,如果你想要在這裡做一回爺的話,6萬塊錢是絕對不夠的,必須得繼續增加才行,吃頓飯幾十萬也是正常的,誰讓我們這裡的東西比較好呢,別人那裡可是達不到的。

沒有來過這裡的人是一個評價,來這裡的人就是另外的一個評價,當你沒有來過這個地方的時候,肯定會感覺這個地方是坑錢的,但你在這裡吃過一次飯以後,立馬就明白這裡是物有所值的,尤其是吃的那些綠色蔬菜味道方面都是完全不一樣的,再加上康王陳釀這種東西,其他的地方都是限量銷售,但如果你在這裡喝酒的話,恐怕是可以無限量供應的,雖然價格方面稍微有點貴,但他們會在乎那幾千塊錢嗎?對於他們這些有錢人來說,每個小時都有可能賺幾千塊錢的,所以這裡只是賺富人的錢,並沒有多少的普通人到這裡來吃飯。

當明白了這一切之後,白董事長在心裡也是贊了一句,李天能夠發展的那麼快,跟他這個人的個人能力是絕對有關係的,另外就是這些奇怪的東西,原來白董事長只喝茅台,但當喝了李天給他送了酒之後,茅台這種東西就可以往後放一下了,雖然在各種場合還是喜歡上一些飛天茅台,但是自己喝酒的時候,李天他們出產的白酒就十分不錯了,而且在一些非正式場合,大家也都拿著這些名酒比劃了一下,最終還是感覺李天這裡的酒味道比較好,能夠讓人喝出不一樣的感覺,有了這些人的評價,銷量方面自然是沒什麼的,現在全國都沒有辦法無限量供應,這可是都已經生產好幾年了。

當白董事長走出大門的時候,嘴裡還是哼著西北秦腔的,這也是白董事長最願意聽的一種名目了,門口有很多人都在這裡等著,當他們看到白董事長的表情,再聯想一下今天晚上的事情,基本上也就明白了,如果他們還想渾水摸魚的話,那麼馬局長和李氏集團都不是好惹的,之前他們雙方之間是有問題的,所以你能夠在雙方這裡找到便宜,現在可就沒有什麼便宜可找了,如果你想繼續摻和進去的話,這些人也是絕對不會給你機會的,正是因為這一點,現在這些人也就回去了,趕緊的給他們的老闆回報一聲,以後的京城可能又要陷入平靜了,咱們之前拿到手的還是趕緊捂起來吧,不要讓人家發現的好。

錢家這邊也很快得到了消息,對於這兩大對手的對抗,錢家這邊比其他的人更加的緊張,李天這邊是他們的最新合作夥伴,馬局長那邊是他們的姻親,如果雙方兩敗俱傷的話,對錢家沒有任何的好處,原本他們想要站在李天這邊,可沒等他們緩過勁兒來,整個事情就已經是結束了,家裡的老人們鬆了一口氣,年輕人都感覺到丟了一個機會,在李天最需要支持的時候,如果我們這些人能夠站出去的話,那家裡的地位也就完全不一樣了,肯定會成為李氏集團的核心合作夥伴,現在這樣的機會可是找不到了,以後再慢慢的去尋找機會吧,也不知道還有沒有這樣的運氣。

遠在非洲的李天也接到了這裡的情況,對於這一次的會談還是非常滿意的,現在的李天後方的火已經被撲滅,所以現在他盯上了另外的一個地方,那就是非洲的另外一個礦產,這裡也是一個不大不小的鐵礦,本來並沒有多少人注意,但經過雪竹那邊科技的勘探,才知道這個鐵礦絕對不是一個小型的鐵礦,如果能夠拿過來的話,這裡的總藏量可是有幾十億噸的,這已經是一個特大型的鐵礦,完全可以具備開採的實力,所以李天必須得拿到手才行,可這一片地都在必和必拓集團的手中,看來又得跟他們打交道,得想辦法智取才行,不能讓他們占我們的便宜。 對於必和必拓集團在這一次的鬥爭當中,李天也可以說是看的非常清楚了,雖然這家集團在全世界各地都有自己的關係,但他們的反擊能力的確是不怎麼樣的,因為這家集團的股東實在是太多了,在必和必拓集團調查李天的時候,李天也沒有放棄對這家集團的調查,在調查的過程當中,李天也發現了他們的軟肋,如果所有的權力都集中到一個人的手上,那麼這家集團的確是相當厲害,但他們總共有十幾家的股東,而且這十幾家的股東並沒有幾個多麼厲害的,所以他們的權力就十分的分散,這十幾家的股東經過了這麼多年的發展,也並不是就那麼團結的,分化他們還是十分容易的。

「這是我們最新的探測結果,從國內來的探測團隊已經開始了,昨天他們一共打了13口井,在這13口井當中基本上都發現了鐵礦石,而且鐵含量還是非常高的,這裡是一個富礦,這是毋庸置疑的事情,如果再給他們一定的時間的話,很有可能還有更大的發現,現在我們已經在周圍進行勘探,不過必和必拓集團有他們的武裝人員,所以我們沒有辦法靠近,只能是在晚上的時候偷摸進行,如果白天也能夠勘探的話,這事情可就比較好了,根據會計師們的計算,必和必拓集團當年花了3000萬美元買下這裡,現在他們也沒有進行開採,可能是想進行儲備吧…」白大少爺對事情調查得十分清楚。

如果給李天辦事沒有這個伶俐勁兒的話,可能李天就不需要這樣的助手了,聽完了這傢伙的介紹之後,李天也在旁邊考慮著該如何進行這件事情,買下這座鐵礦是10年前了,如果按照這10年的經濟發展,這裡的價格至少是要翻兩倍的,6000萬美元那是完全沒有問題的,因為當年他們沒有看清楚,所以這個地方並沒有受到重視,雖然周圍有一些武裝人員看著,但這些人員全部都是雇傭兵,白大少爺早就調查清楚了,必和必拓集團在這裡並沒有派駐專員,僅僅是委託當地的武裝勢力看著,所以也就沒有多重視這裡。

「昨天我找了一個當地人詢問了一下,當年他也是促成這場交易的人員之一,如果我們要進行收購的話,拿出6000萬美金就沒有問題了,這10年的時間讓利益翻一倍,對於b和b礦集團來說也可以,不過這其中有一個問題,如果要是他們知道是我們購買的話,那這件事情恐怕就不怎麼好辦了,我們可以找一個中間人辦事,但其中必須得保密才行,如果一旦走漏風聲的話,就算我們花6億美金,恐怕也不可能把這裡買下來,根據我們的估算,這裡的實際價值大約在50億美金左右,如果花6億美金的話,我們的開採成本就比較高了。」作為其中的一員,現在科巴也已經是進入了他的角色。

雖然對外還是國防部長,但關乎到此類事情,科巴也會在李天這裡開會的,對於這一點李天還是非常滿意的,這個傢伙很明白自己的地位,如果沒有李天幫助的話,恐怕這個傢伙是沒有辦法當上國防部長的,馬上還要向著總參謀長的位置發動進攻,所以這小子這幾天跑的非常勤快,就害怕李天感覺到他的不恭敬,如果真的感覺到的話,以後的事情他很難說了,現在這小子心裡非常滿意,以後只要李天肯拉著他一塊走,在肯亞這裡就沒有人敢跟他們過不去,這一點也是非常重要的,要不然為什麼要跟著李天一塊呢?

聽完了他們的話之後,李天無奈的笑了笑,如果這裡的總價值只有50億美金的話,自己為什麼會到這個地方來呢?那純粹是自己的腦子出了問題了,根據血族那邊的機器人預算,這裡的總價值如果要全部換成美金的話,至少要在1000億美金左右,這可是一個非常大的地方了,如果對方能夠用6億美金出售給自己的話,那就完全沒有問題了,雖然表面上看自己是一個大傻子,但其實真正的情況只有自己知道,再加上這兩個探礦機器人總共的費用也是沒有多少的,不過政治意義還是大於實際意義的,這也打破了世界上兩大鐵礦集團的封鎖,自己可能會成為第三大鐵礦集團。

「這件事情你們配合著去做,我對你們沒有其他的要求,不管你們去找什麼樣的人,也不管你們花多少的錢,只要給我記住一點就行,最終我對這個鐵礦是勢在必得的,我們在國內已經跟錢家展開了,合作銷路方面肯定不需要擔心,只要我們能夠把這裡開採出來,將來這就是源源不斷的金錢,讓外國人去賺我們的錢,我們的內心當中也是有些不舒服的,如果我們自己掌握了這條命脈,那也就不需要看這些外國人的眼色了,如果他們執意抬高價格的話,那我就讓他們知道抬高價格的代價,反正全世界的價格都會降下來的,到時候我們就讓他們吃個大虧。」最主要的還是定價權。

現在白董事長剛當上能源部的副部長,如果李天能夠給他送一個大禮的話,那麼接下來的路也能夠好走很多,李天也真的感覺到了,一個副部長在京城真的是沒什麼,在京城這個地方官員實在是太多了,如果想要有足夠的話語權的話,那必須得讓自己的職位再高一點才行,現在白董事長自己是沒有能力的,花錢是不可能讓自己的官職高一點的,必須得有真正的貢獻才行,這一點就得靠著李天了,如果這裡的鐵礦能夠公布出去,再加上李天能定下來的話,那這個事情基本上就是板上釘釘了,雖然現在不可能立刻陞官,但幾年之內一個正部級是跑不了的。 科巴他們都點了點頭,如果這裡是普通的傷人的話,他們當然不會在乎這件事情,肯定會讓對方付出代價的,但這裡絕對不是普通的商人,在國際上都是有自己的地位的,如果想要讓他們付出代價的話,恐怕現在他們還是做不到的,必和必拓集團雖然在跟李氏集團的鬥爭當中敗下來了,但他們還是這個世界上非常厲害的大型集團之一,尤其是在一些戰亂的地區,他們的武裝力量都是非常強大的,所以在這件事情上還得小心一點才行,如果要真的是惹怒他們的話,一旦引起他們的強烈反擊,可絕對不是上一次的情況能夠容忍的,這一次可是董事局出手的。

「老闆,我得到了一個非常不好的消息,因為我們佔領了他們的兩個有色金屬礦,所以他們的非洲負責人遭到了撤換,必和必拓集團也想給我們一點厲害,不知道老闆還記不記得他們原來的CEO,也就是那位性格乖張的邁克爾先生,現在這個傢伙已經走馬上任了,他將成為b和b快集團非洲的大老闆,如果要真的是這個傢伙在這裡的話,那對我們來說可沒有任何的好處,這個傢伙對我們可是非常有敵意的,到時候不管我們出多少錢,這個傢伙都不會把鐵礦賣給我們的,就算是他們整個版圖當中不重要的一個鐵礦,他們也是絕對不會賣給我們的。」就在他們馬上要散會的時候,孫強帶進來一個非常不好的消息。

在孫強說這個消息的時候,那位大老闆已經是下飛機了,而且是在肯亞下的飛機,原本他們的總部並不在這邊,應該是在剛果那邊,但這個傢伙非要把總部搬到這邊來,這就很能說明問題了,他們是要跟李天這些人對著干,雖然你們掌控了整個肯亞的政權,但是對於必和必拓集團來說,這也並不是多麼重要的,他們在非洲也掌握了一些戰亂的國家,如果要進行外交較量的話,他們也絕對不會落下風的,況且他們在肯亞有很多的產業,難道你真的要把他們都給趕出去嗎?對整個國家來說也是有動蕩的。

李天已經確定了以後的發展戰略,那就是把肯亞當成自己的大本營,然後向整個非洲輻散出去,現在如果把肯亞的經濟搞亂了,那就代表著肯亞的社會也會有動蕩,真的到了那個時候的話,美國人也不會坐視不管的,他們肯定會捲土重來的,一旦他們重新登錄這塊大陸那就絕對不會是小事情,很有可能李天會應付不來的,也正是因為這樣的原因,讓李天不得不重新考慮這件事情,盡量還是跟對方進行和解,但現在和解的機會可是不多的,上一次雙方已經拼得你死我活了,難道這一次坐下來喝杯酒就能夠解決嗎?別以為這些外國人都是沒脾氣的。

「要不然我們看人下菜,雖然這些外國人都比較高,但他們也都有自己喜歡的東西,就跟我們在歐洲的時候一樣,只要是能夠找到他們的弱點,我們就能夠打進他們的心裡,以後他們也得為我們所用,連荷蘭皇室都不是我們的對手,更何況一個必和必括集團呢,雖然我們在非洲並沒有那麼強的力量,但如果想要這個傢伙進入我們的圈套,只要我們能夠計劃的非常周密,這個傢伙應該也跑不出去了,所有的人都是有自己的軟肋的,如果這個傢伙沒有軟肋的話,恐怕他周圍的人也會有軟肋的,我們一點一點的腐蝕進去就是了,絕對不會壞了老闆的大事的。」孫強想到了另外的一個事情。

當年他們想要北極寒冰的時候,就是靠著這件事情拿出來的,當年那邊根本就不願意進行交易,所以給那邊的人設了一個圈套,最終荷蘭王儲也是認慫了,如果這個傢伙不認慫的話,可能一個很大的秘密就要出來了,現在也算是李氏集團的合作夥伴,說合作夥伴也是有些抬舉他們了,其實就是雙方的一個下屬而已,那邊為李氏集團工作,李氏集團給他們提供政治獻金,最終雙方也是皆大歡喜的,不過那邊的臉上到底是真的歡喜還是假的歡喜,就只有那些人自己知道了,李天也懶得去管這樣的事情,對於李天來說那些人都是微不足道的,何必去探索他們的心裡事呢?

「你把這些人想的太簡單了,他能夠在這樣的大集團當中當上CEO,如果手裡沒有兩把刷子的話,怎麼可能會完成這個過渡呢?上一次他可以說是有很大的失誤,把華夏一半以上的市場都給丟了,如果換成另外的人的話,可能這個傢伙老早已經人頭落地了,這個必和必拓集團帶來了太大的損失,而且是在根本利益上的損失,這屬於主幹方面的損失跟其他方面的是完全不一樣的,連他們的主動脈都流血了,這個傢伙都沒有丟掉自己的性命,可見這個傢伙是非常有能耐的,跟皇室的那些子弟是完全不一樣的,那些傢伙只是知道混吃等死。」聽完了李天的話之後,其他的人也都點了點頭。

那些人的確都是混吃等死的,跟這些優秀的經商人員是完全不一樣的,他們只要能夠好好的在這方面下功夫,其他的人就沒有辦法趕上他們出了那麼大的紕漏,不但沒有被免職,反而是掉到了非洲了,這說明他的後台還是很強硬的,至少在這方面是沒有辦法跟他們對陣的,既然是這樣的話,那這邊就得做出讓步才行,如果沒有足夠方面的讓步,恐怕那座鐵礦是買不過來的,想要靠著腐蝕人家拿到鐵礦,目前來看是完全不可能的,必須得等待新的機會才行,李天這邊也有點發愁了,不知道這個邁克爾是個什麼意思,得找人去探探他的心。 當李天說出這個想法的時候,所有人都把目光看向了科巴,這個人是當地的地頭蛇,如果這個傢伙能夠有想法的話,其他的事情都是比較好解決的了,如果讓我們自己做這件事情,恐怕還真的是做不成呢,必和必拓集團在非洲有自己的關係網,在肯亞的國內一樣有自己的關係吧,必須得找個中間人過去看看,看看對面到底是什麼意思,雖然李天的心裡已經猜的差不多了,但如果沒有得到實際答案的話,自己的內心也是有些不死心的,看看他們到底是如何想的,自己這邊也可以進行實際化的操作,如果能有一點能夠操作的空間,這邊也不希望把事情鬧得太糟。

「老闆,如果要是真的太過分的話,那我們是不是乾脆放棄了?雖然那個鐵礦能夠讓我們打進這個市場,但並不是一個很大的鐵礦,最終的產值也只有50億美金而已,象徵意義大過實際意義,如果我們花的錢太多的話,別人會感覺我們都是冤大頭的,以後我們想要進行類似的收購工作,可能會給我們帶來太多的麻煩,那些人也絕對不會相信我們的,他們也會有各種各樣的想法,最終吃虧的還是我們這些人,要不然乾脆我們放棄就是了,如果是一個超大型鐵礦的話,當然值得我們下如此大的努力,可能僅僅是一個小型的鐵礦而已,不知道我們跟必和必拓集團再次碰撞。」經過這一段時間的調查,孫強也對這個集團有了初步的了解,所以聽起來不困難。

尤其是他們在非洲的武裝力量,如果要是再次對上的話,這一次可是換了領導人了,跟上一次的領導人完全的不一樣,這一次的領導人可是非常厲害的,一旦雙方在這件事情上對上,他很有可能會動用非洲的大量武裝力量,雖然我們這邊的軍隊戰鬥力比較高,但總不能天天去打仗吧,每次打仗都是有損失的,也會讓下面的礦工不安心,尤其是我們的這些客戶們,他們最煩的就是要到這種戰亂的地方來了,如果不是有足夠的利潤的話,他們才不會選擇到非洲來呢,對他們的安全實在是太糟心了。

聽完了孫強的話之後,李天也看了看其他人的臉色,從他們的臉上基本上也就明白這些人恐怕都是一個想法,如果按照他們的這個想法的話,李天當然是要把這個收購案給放棄了,沒有必要花費那麼大的力氣,最終的獲利才只有50億美金,而且還需要將近10年的開採時間,甚至還有可能是15年的開採時間,這種回報率基本上是太低了,所以完全不需要考慮這樣的事情,況且從這裡到海邊的話,還需要修建鐵路等配套設施,這可不是在華夏國內的,你想修鐵路隨時都能夠修,這可是在非洲境內這裡可沒有那麼多的技術人員,修鐵路可不是那麼容易的。

「我明白你們想的什麼,我只需要你們對我無條件的相信,雖然外面的探測還沒有結束,但我有一個很強烈的感覺,這裡會是一個巨大的聚寶盆的,對我們來說也是一個巨大的收穫,對世界鐵礦石行業來說,這是一個巨大的突破,所以我們必須得到這裡,如果我們沒有辦法得到這裡的話,那就代表著我們的一個重大失誤,將來如果他們調查清楚了,後悔的只能是我們絕對跟他們沒有任何的關係,所以我希望大家能夠明白在這件事情上,我們絕對沒有後退的空間,也絕對不會有後退的念頭,你們必須得去完成這件事情,就當我個人勉強你們了。」當李天說出這些話的時候,所有的人都感覺到非常驚訝。

在他們的印象當中,李天肯定不會是這樣的一個人,就算是讓屬下去做什麼事情的話,那也給屬下講明白才對,怎麼可能會勉強屬下去做一些事情呢?但就因為李天第1次這樣說話,在座的這些人才沒有了反對意見,既然老闆都已經這樣說了,難道你們還有其他的想法嗎?如果你們還有其他的想法的話,那就純屬是你們的不對了,雖然老闆比較慣著你們,但你們也不能夠這樣做事的,如果以後還這樣做事的話,恐怕老闆的心裡就會有芥蒂了,尤其是科巴這個新人,他心裡也納悶兒呢,為什麼老闆會對下面的人那麼客氣呢?這樣的老闆還真是少見呢!

走出了會議室之後,他們三個人就去商量該如何的去做事了,李天這個時候又給血族的小丫頭打了個電話,希望他能夠抽時間過來一下,萬一要是自己不會操作,機器人也有可能會出現錯誤的,如果小丫頭來操作的話,基本上就是完全沒有問題的了,雖然這裡並沒有任何的礦石顯示,但血族的勘探技術要比我們強大得多,他們的勘探結果是絕對有效的,現在國內的勘探隊已經過來了,但如果等國內的勘探隊勘探完畢,至少需要兩個月的時間,小丫頭如果進行操作的話,恐怕兩個小時的時間也不需要的,這就是雙方的科技差距。

現如今的世界上很多人還在找外星人呢,希望能夠跟外星人進行交流,李天每當看到這樣的新聞的時候,都不知道該如何的去說這些人,如果真正的發現了外星人的話,那也是你們這些人找死外星人的科技,不知道比你們先進多少,如果你們想要跟外星人一較高低的話,那純粹是自己的腦子裡有毛病了,外星人根本就不是你們能夠去找的,如果你們想要跟外星人有個過來過去,那純粹是拿著自己的生命開玩笑,地球上的科技在外星人的眼中根本什麼都不算很,有可能就跟一群過家家的一樣,外星人怎麼可能會害怕這個呢?所以必須得明白這一點才行,這可不是鬧著玩的事情。 接到了李天的電話之後,小丫頭快速的安排了一下自己的工作,現在除了手機和電腦上的軟體之外,整個科技集團也接了很多其他的業務,比如說幫人家優化系統什麼的,現在可以說是十分繁忙,最主要的業務都是小丫頭去做的,剩下的業務也是招上來的,這些工程人員去做的,整個公司可以說是非常忙碌,但是這個任務是李天叫過來的,這屬於自己母公司的業務,就算是跟母公司沒關係的話,只要是李天開口了,小丫頭也會很快的趕過去的,反正現在各大公司之間都有私人飛機,當然是選擇乘坐私人飛機了,李氏集團的私人飛機在全世界的保有量也是很高的。

當然了,非洲地區十分戰亂,小丫頭是科技集團的核心人物,在這個世界上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對小丫頭動手呢,好在李天在血族的地盤上買了那麼多的奴隸,那些奴隸的戰鬥力都非常厲害,如果要是有人想要對小丫頭不利的話,恐怕他們那些人會丟掉自己的腦袋的,他們也得看清楚這些人的戰鬥力才行,在地球這個社會上,只要沒有那種老傢伙出來,恐怕都不會是這幾個奴隸的對手,如果把這幾個奴隸惹急了的話,沒準兒把整個世界都能夠先過來,當然李天並不需要整個世界戰亂,那樣並不符合自己的利益水準,尤其是自己的家裡人都還在這裡,穩定才是最主要的。

「老闆,你的操作方式的確是有問題的,雖然你嚴格的按照說明書上進行操作了,但是這樣的機器人都有擴展空間的,就好像這幾個選項一樣,當初你進行操作的時候都沒有把這幾個選項都給加上,所以他們在探測的時候就會有很多功能沒有打開,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在探測的時候收到的報告應該是很少的,按照我以前操作他們的經驗,他們給你的報告應該是非常全面的,至少比你手裡的這一份報告要全面5倍以上,這些內容都是全面要進行分析的,如果要是不把這些功能打開的話,機器人的作用也就沒有辦法完全展現出來,當初我們花的錢可就白花了。」經過小丫頭的一番檢查,果然是李天的操作有問題的。

李天心裡也是無語了,上一輩子在這裡的時候並沒有聽說非洲有什麼大規模的鐵礦,看來真的是自己操作錯誤了,正好這個時候還沒有跟必和必拓集團開戰呢,如果要是因為這個破原因開戰的話,自己這邊當然是要損失很多的,沒準最後什麼東西也沒有得到,反而是自己這邊損兵折將的,如果要真的是這個樣子的話,李天真不知道該去給誰哭了,這樣的事情很有可能發生的,不過小丫頭接下來的話讓李天有些詫異了,原來並不是這裡沒有鐵礦,反而是自己偵查的完全有問題,並沒有偵查全面。

「現在才是最正確的數字,按照老闆你原來的估測很大一部分的東西都被刪除掉了,所以沒有辦法得到全面的報告,現在才是最為全面的報告,在我們腳下的這片土地當中這裡有大約1000億噸鐵礦,而且這還只是一個初步的數字,隨著我們挖掘的加深以後還會有更加的多的,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地球上最大的鐵礦儲存量大約在85億噸左右,它們的面積是幾十萬平方公里,但我們的這個鐵礦是往縱深發展的,跟他們的那個是有所不一樣的,所以如果要開採的話,我們的投資將會多一點,只能是表面上的這一點進行露天開採,其他的要進行礦洞開採。」當小丫頭說完話的時候,李天整個人都傻眼了。

原本以為就已經很大了,沒想到還比自己原來的時候要大得多,如果全部開採出來的話,這裡將會是幾萬億人民幣的,如果換算成美元的話,那也是超過上萬億美金的,比自己原來估算的多了10倍,看來還是不會使用這些機器人呀,幹什麼樣的活也不如挖礦來的快,只要你第1次進行一批投資,剩下的事情就是在家裡數錢了,這樣的事情對任何人來說都是能夠玩的來的,也正是因為這樣的原因,所有的人都準備在這上面努力了,這才是最為緊要的,李天也是非常的驚訝,沒想到這裡有那麼大的鐵礦。

「你所說的不錯,現在最大的鐵礦在巴西和玻利維亞的交界處,因為那裡有大量的樹林,所以暫時沒有進行開採,不過他們那個跟我們的這個比起來,好像也是沒有我們的這一個大的,但我們這裡一個現在也沒有人發現必和必拓集團雖然把這裡給買下來了,但他們也僅僅是花了一點錢而已,現在他們還不知道整個礦產的情況,這件事情必須要保密,除了你跟我之外,不要讓第3個人知道,如果這個消息傳播出去的話,鬼知道世界上會有什麼樣的人跑過來,這可不是一丁點兒的利益了,如果全部開採出來的話,這可能是15,000億美金呢,這樣的數字任何人都會瘋狂的。」李天非常吃驚的說道,當聽到這個數字的時候,小丫頭也感覺到非常的吃驚。

這實在是太讓人感覺到害怕了,如果真的是這個數字的話,那麼這個世界上肯定會瘋狂的,這一筆錢不管在什麼樣的地方都能夠把整個世界給弄的有些變化的小丫頭成立了科技集團之後,每年的營收大約在1000億美金左右,這已經是相當厲害的一個科技集團了,但是跟這樣的地方比起來,那還是有所不如的,不過科技集團是可持續發展的,這些礦產全部都是不可持續發展的,等到你挖完了之後恐怕就沒有多大的作用了,現在李天正是要發展這些,要讓自己的集團全方位發展,這才是一個正經企業的發展之路。 「但是這裡開採也很有難度的,機器人進行了一系列的分析,雖然開採難度並不是很大,但最大的難度在運輸上,如果我們能把這幾十萬平方公里都拿下來的話,往周圍運輸的任務就是我們的事情了,鐵礦跟其他的礦產是不一樣的,雖然我們正在開採金礦,但所有的僱員加起來只有不到1萬人,如果是要開採鐵礦的話,這個數字將是七八萬人的,還得要管他們的吃喝,不知道這些事情先生有沒有考慮過呢,而且我們要修建鐵路,鐵礦的運輸是需要鐵路的,那就得需要官方方面的批准,如果我們拿不到批文的話,那也是很困難進行開採的。」雖然到地球的時間不長,但小丫頭是一個非常聰明的人。

對地球上的這些事情很快就明白了,當下也就說出了一個十分為難的事情,這個事情就是運輸的問題了,從這裡如果要到海邊的話,至少要修建400公里以上的鐵路,對於華夏來說,400公里的鐵路都不算是什麼大工程,根本就不需要中央那邊牽頭,可能省裡面就能把這個事情給定下來,但是對於肯亞來說這可就是一個要命的事情了,先不說各種各樣的設備,就算是要進行修路的話,那也得在這些山裡弄出不少的動靜來,還不知道那些比較古老的部落想的什麼呢,沒準還以為影響了他們的風水,各種各樣的困難多的是,得慢慢看。

「這些都不是什麼問題,雖然你不經常出現在這裡,但對於這裡的情況了解一點沒什麼錯誤的,這些非洲人固然有各種各樣的毛病,但只要你能夠拿得出足夠的金錢,也就沒有事情能夠影響我們了,這一點我想你是不怎麼清楚的,現在我已經對這裡掌控的差不多了,唯一的難處就是必和必括集團,這可是我們的老對手了,上一次並沒有真正的交手,也可以說我們是投機取巧取勝的,這一次如果真的要打起來的話,我們這邊可是10分燒錢的,所以你那邊的賬戶必須得準備好,所有的公司當中只有你那邊有大量的流動資金。」李天非常明白,打仗打的就是金錢。

尤其是在非洲這個地方,所有的東西都得從外面運進來,這可就不是一個小數目了,如果不能夠滿足的話,很有可能就會失敗的,別以為這裡的非洲人不會打仗,但他們絕對會讓你們損失慘重的,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李天這些人必須得提前準備才行,現如今的情況大家也都看清楚了,如果沒有足夠的金錢的話,那麼這件事情是沒有辦法成行的,聽完了李天的話之後,小丫頭也點了點頭,科技公司那邊並不需要多大的投資,每天都可以收入幾億美金,所以那才是一個巨大的吞金獸呢,他們那邊的錢賺的多了。

「老闆放心就是了,我們那邊絕對有足夠的金錢,在最近的合作夥伴當中,我們跟歐洲的一些軍火集團也進行了合作,他們知道我們在非洲需要購買大量的武器,他們已經給我們送來了合作的計劃書,如果我們跟他們進行合作的話,完全可以拿到最新的武器裝備,同時國內方面也發來了一些合作意向書,包括北方工業集團在內,大部分的集團都願意給我們最新的武器,同時也願意最先給我們交貨,如果老闆需要什麼樣的武器的話,完全可以從我們那邊入手,不但購買的價格十分便宜,而且他們也可以交貨的比較快一點,他們不敢得罪我們的科技集團的,因為他們的系統維護都在我們的手中。」小丫頭最近的確是非常努力。

跟各大軍火集團也都在做著交易,這些軍火集團也是非常的懂禮貌的,他們非常明白你是科技集團的底蘊,如果能夠跟這個集團拉上關係的話,那麼以後的日子也就比較好做了,就好像他們的超級計算機一樣,在經過科技集團的改造之後,他們的超級計算機運行速度提高了20%,這可比原來的時候好的多了,雖然他們都付出了昂貴的代價,但是跟整個公司的研究進程比起來這樣的代價簡直是太少了,如果可以繼續付出的話,他們完全願意把研究程度加快,畢竟在現在這個世界上,如果你的研究速度慢了的話,那你造出來的全部都是垃圾了,並沒有人願意為這些垃圾買單。

「你做的這件事情非常不錯,不過你也要堅信一點,不要把自己的公司做得過於灰色,跟這些軍火集團有交易沒什麼的,但國際上的一些罪犯組織絕對不能夠跟他們合作,不管他們出多高的價錢,都不要跟這些人進行合作,如果他們敢於威脅咱們的話,就直接通知我們的保安公司,讓我們的保安公司把他們全部給幹掉就是了,我們的企業要走長遠發展的路線,以後還要到歐美國家設置自己的分佈,那些國家的毛病比較多,如果知道我們跟這些犯罪組織有聯繫的話,恐怕是不會讓我們進入的,那個時候我們可就要吃大虧了,很有可能會損失掉大量的客戶了。」李天想到了一個重要的問題。

有些科技集團就是不明白這樣的道理跟一些國際犯罪組織進行合作,最後的結果又能怎麼樣呢?被這些國際犯罪組織給坑慘了,他們才不管你們有什麼樣的發展計劃,只要是能夠給他們完成目標,什麼樣的事情,他們都能夠做得出來,當他們的各項軟硬體被提升之後,他們又不是說去做什麼好事的,給全世界各國人民帶來了巨大的災難,那個時候,人們就會想到科技集團了,如果不是你們幫忙的話,他們怎麼可能會有這樣的能力呢?這樣的事情人們絕對會想到的,那個時候李氏科技集團就麻煩了,根本摘不掉這樣的帽子。 確定了這邊的情況之後,李天再一次召開了高層會議,在這一次召開會議的時候,李天直接下達了一個命令,這塊地皮必須得是我們的,在官方機構那邊已經了解到了,這塊地皮全部都是b和b闊集團的,周圍還有一些地區並不是這個集團的,但也是在這個集團的掌握之中,當李天提出要購買這10萬平方公里的土地的時候,所有的人直接都傻眼了,怎麼可能會這樣呢?這一片土地實在是太大了,雖然在非洲國家來說,你如果想在這裡購買一塊土地的話,那還是一個非常容易的事情,但這已經佔到整個國土面積的一部分了,恐怕哪一位也不敢就這樣賣了的。

「老闆,我不是說不服從您的命令,我也知道我這個總理是如何當上的,如果沒有老闆的大力支持的話,我是不可能當上這個總理的,但這次購買的土地實在是面積太大了,如果購買那麼大的面積的話,對整個國家來說都是一個巨大的損失,到時候這個批文下來的話,會引起全世界各地老百姓的注意的,那個時候,那些巨頭也會注意的,這樣的事情從來都沒有發生過,如果那些人都看過來的話,他們也會知道這下面有一個巨大的鐵礦會不會給您的事業帶來壓力呢,同時我不得不否認,這件事情在官方機構當中推行起來實在是困難,我可能做不到。」因為今天的事情比較巨大,所以內羅爾也被叫過來了,一起聽聽也好。

這個傢伙聽說了這一項交易內容之後,震驚得直接說不出話來了,如果要真的按照李天的想法去做的話,那自己這個總理就到頭了,這才當了兩三天的功夫,難道自己的命就這麼苦嗎?還沒有在這個位子上做什麼事情呢?馬上就要被別人給趕下台了,如果李天一意孤行的話,那麼內羅爾必須得簽署這麼一條命令,不然的話就沒有人支持他,可就算是李天繼續支持他,全國人民的反對就能夠無視嗎?當然是不可能的事情,在一旁的科巴沒有說話,如果是其他的事情,他也會支持李天的決定的,但這個事情實在是太可怕了,不知道從何支持。

「我實話告訴你們就是了,我知道這件事情非常的為難,但我必須得讓你們明白,這裡是我必須要得到的,而且從現在開始你們所有人的身上都得加裝一個竊聽器,如果有人敢於把今天的話傳出去,那就別怪我對他不客氣了,這個竊聽器隨時都有可能爆炸,如果你們不擔心自己的腦袋的話,完全可以把這件事情出去亂說,我所說的所有人是在這屋子裡的所有人,如果你們不願意在這裡聽的話,現在可以直接出去了,我絕對不會追究任何人的責任,但從現在這一刻開始,你已經不是我李氏集團的核心人員了,以後不得以我集團的名義到處詐騙。」當李天說完話之後,小丫頭就把一些高科技的竊聽產品放在了桌子上。

這種東西並不是地球上生產的,所以地球上的一切是沒有辦法偵測到的,這種東西直接沒入你的皮膚,可以說給你整個人都是息息相關的,並不是李天不相信自己手下的這些人,但李天必須得這麼做,尤其是面對這些非洲人的時候,孫強和白大少爺什麼話都沒說,直接就把竊聽器裝入了自己的體內,因為他們兩個沒有什麼好男人的,本來就跟李天一條船了,這件事情必須得隨著李天的想法來做,要不然他們真的就混不下去了,這一點也都是非常清楚的,至於這兩個非洲人就看他們如何選擇吧。

李天非常欣賞孫強和白大少爺,這兩個人跟了自己那麼長時間了,可以說是絕對的自己人在選擇竊聽器的時候,這兩個人只思考了不到5秒鐘的時間,這說明是完全信任自己的,可是這兩個非洲人呢,在第10秒鐘的時候,科巴也算是把竊聽器裝進去了,但內羅爾那個傢伙還是在思考的,那個傢伙原本是華夏信任的人,現在竟然是走在了科巴的後面,這樣的事情也真的是沒法說,如果讓李天說這個事情的話,那就是內羅爾這個傢伙不值得信任,這傢伙心裡總是有好多的想法,他還想著能夠跟其他人進行多次合作呢,可惜的是沒有這樣的能力,現在也不會給你機會的。

當科巴開始動手的時候,內羅爾就知道自己的時間不多了,如果自己繼續猶豫下去的話,恐怕這一次的事情就跟自己沒關係了,前面的李天還在那裡看著呢,他絕不會允許自己活著走出這間房間的,雖然並沒有說這件事情多麼的重要,但只要是被別人給知道了,肯定就要從自己這邊查起來了,內羅爾也當機立斷把那個東西裝入到了自己的體內,整個身體並沒有感覺到有什麼不對勁,那邊的科技水平比地球上先進很多,如果讓你感覺到有些不對勁的話,那邊的科學家也就可以去自殺了,他們白研究了那麼多年,如果還能夠讓人感覺出來,那他們研究的屁呢?

雖然大家都把竊聽器裝進去了,但是裝的速度還是有問題的,內羅爾這個時候也後悔了,剛才的時候就知道這樣的結果,何必讓李天記住自己呢,如果不讓李天記住自己的話,所有的事情都是可以慢慢來的,但無奈這件事情並沒有那麼容易,所以只能是自己吃下這個苦果了,內羅爾也知道自己的表現今天是0分,如果李天計較這個事情的話,那自己也就什麼都不用說了,現在內羅爾非常的苦惱,早就知道不這樣進行了,但很可惜的是沒有人管你這一套,你自己只能是吃下這個苦果,現在科巴那邊算是高興了,自己算是超越了內羅爾了,有好事肯定第1個是自己的。 在肯亞的這兩個黑人說白了都是在相互競爭的,之前的時候兩個人都在競爭那個總理的位置,但經過李天的調停之後,科巴算是退出了那個位置的競爭,現在科巴是國防部長了,同時還是國內軍方最高代表,如果再成為總參謀長,那麼整個國家的軍事力量都掌握在科巴的手中,但是財政方面卻掌握在內羅爾的手中,這也是一門統治的藝術,李天不可能把所有的權力都放在一個人的身上,如果把所有的權力都放在一個人的身上,那將是一場巨大的噩夢,誰也不知道他們最後到底會怎麼樣,所以得讓他們互相制約才行,這才是一種統治的藝術,這才是維持平衡的根本。

當所有的人把竊聽器安裝完畢之後,李天才算是把這件事情給說出來,當李天說完的時候,所有的人都感覺到異常震驚,包括白大少爺和孫強在內,當然李天並沒有把所有的消息都說出來,還是隱藏了一部分的,因為這實在是太驚人了,誰也沒有想到下面竟然有那麼大的鐵礦,在原本的勘探當中,他們只是找到了其中的一部分而已,對於另外一部分的鐵礦根本就沒有找到,如果要是讓必和必拓集團知道這個消息的話,別說是6億美金了,恐怕60億美金也不會出售的,當然這邊的人也不是傻子,當然不會把價格開得那麼高了,所謂事出有反必有妖,如果你把價格開的那麼高的話,人家當然明白這是怎麼回事兒了,這就有點此地無銀300兩的感覺了。

「現在大家都明白了吧,我之所以對這塊地方志在必得,就是因為這裡巨大的經濟效益,除了這些經濟效益之外,如果我能夠掌握這麼大的一個鐵礦石礦,那麼在全世界也會提高很大的地位的,巴西淡水河谷公司和必和必拓集團,為什麼有這麼高的地位呢?就是因為他們掌握了全世界大量的鐵礦石,如果沒有鋼鐵的話,很難想象我們的世界會發展成什麼樣子,剛鐵改變了我們的整個世界,所以必須得掌握這樣的東西才行,如果我們的手中有了這樣的一個鐵礦,我們會成為世界第三大鐵礦集團的。」李天在說這些話的時候,其他的人眼睛里也在發光。

那兩大集團是個什麼樣的地位,他們這些人比其他的人更加清楚,除了手中擁有巨額的資金之外,在各國官方機構那裡,他們也都算是一個龐然大物了,如果我們能夠建立第3個大鐵礦集團的話,那麼他們擁有的東西我們也是可以擁有的,想起來就能夠讓人振奮,剛才雖然有諸多的難處,但在座的各位都能夠決定肯亞的情況,只要他們能夠承受得了後面的反撲,尤其是一些反對派的反撲,那麼這件事情絕對是能夠成行的,想想那巨大的利益,什麼樣的事情不能去冒險呢?

「我真是沒有想到,原本以為就是一個不小的鐵礦石礦呢,沒想到竟然能夠在全世界排上名,如果要是這樣的話,那也沒什麼好說的了,我們完全可以破釜沉舟,況且以我們在座各位的實力,在肯亞境內很少會遇到敵人的,就算有人想要阻撓的話,在這樣巨大利益的面前那也沒什麼好說的了,不過我擔心那些小軍閥的想法,雖然我的軍隊力量在整個肯亞是最大的,但如果那些小軍閥全部聯合起來的話,對我們也會存在很大的威脅的,他們的總兵力高達十幾萬人,雖然他們的心不在一塊兒,但如果有了共同的利益的話,鬼知道他們會對接什麼樣的條約,肯定會對我們不利的。」科巴的興緻完全上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