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想要開口,卻猛然注意到了旁邊的羅成。

仔細查看,許青眉頭瞬間皺起,冷聲喝道:“是你!”

後面的許哲一愣,心裏面隱隱的有一種不好的感覺,連忙快走幾步。

可還是晚了,許青那憤怒的咆哮聲已經響起:“這是我許家的宴會,誰特麼讓你進來的?趕緊給我滾出去!”

好不容易見到了盧聘婷,卻沒想到羅成竟然還在身邊。

許青如何不怒?


在他看來,羅成之所以能進來也是因爲盧聘婷的請柬。

佣兵之夜 ,翹着二郎腿靜靜觀瞧。

盧聘婷也絲毫沒有理會的意思,想要看看羅成還有什麼手段。

看着羅成沒有反應,許青心中也更加憤怒了起來。

指着羅成便想要怒吼,後面卻忽然想起了許哲那憤怒的呼喊聲:“許青!你特麼幹什麼呢!”

聲音如雷,充斥着陰沉。

許哲的呼喊聲,頓時吸引了周圍所有人的視線。

不少熟悉許哲的人頓時露出了意外的表情。

許哲可是得到了許老爺子的真傳,圓滑至極,很少能有如此憤怒的時候。

許青也愣了。

轉過頭來,不解的看着許哲。

“哥,這小子沒有請柬就進來了!搗亂咱們許家的宴會!我當然要給他趕出去了!”

許青理直氣壯的說道,手中拳頭忍不住緊握。

羅成嘴角的笑容愈發濃郁。

緩緩擡頭,發現許老爺子和一衆許家人都停下了筷子,將視線放到了這邊。

羅成本想安安靜靜度過,找到殺手。

可是沒想到還是還弄出了這麼大的動靜。

再看許哲,眼神裏面的怒火幾乎噴薄而出,竟然比許青還要憤怒。

良久,許哲咬牙切齒的開口:“給羅先生道歉。” 許哲話音落下,周圍不少人頓時露出了茫然的表情。


羅成雖然名聲大噪,卻也都在頂級的商業圈裏面。

這些家族還沒有資格到達那個地步,對於頂級商業圈裏面的事情也漠不關心,並不認識羅成。

許老爺子白眉皺起,跟後面的許家人對視一眼,他們也紛紛搖頭。

很顯然,並不認識羅成。

羅成名聲雖然響亮,可是卻沒有人見過他。

許青也懵了,不可思議的看着許哲。

沉吟半天,不可思議的開口:“哥,你……你說什麼?讓我跟他道歉?”

許哲卻怒吼道:“我讓你道歉!”

聲音冰冷,絲毫沒有給許青面子。

在許哲心中,羅成就是不可招惹的存在。

想要討好還來不及,怎麼可能看着許青如此得罪。

羅成依舊沒有反應,靜靜等待。

許青徹底怒了, 身體都在狠狠顫抖着,臉色更是陰沉的可怕。

良久,沉聲道:“許哲,我知道你看我不順眼!但是這是我們許家!你這是要我難堪?”

“這小子沒有請柬就進入了宴會,我把他趕出去怎麼了!”

許哲憤怒的開口:“羅先生是我請進來的!”

許青一愣。

再次看了羅成一眼, 實在想不明白羅成到底有什麼可怕的,就因爲身手不錯?

許青嘴角露出了一抹嘲諷的笑容。

冷聲說道:“你請來的?”

“是真的你請來的還是想故意讓我難堪?”

在他看來,羅成許哲根本不可能認識。

唯一合理的解釋也只有這個,畢竟未來家主之位的繼承爭奪,現在已經出現了端倪。


許哲下意識看了羅成一眼,當看到羅成並沒有憤怒之後這才鬆了口氣。

死死盯着許青,身體不斷顫抖。

許青冷笑愈發濃郁,繼續開口:“上次找你幫我教訓他你就支支吾吾,還教訓了我一頓!”

“現在他來了,你正好有機會了?”

“不過很可惜,你保護的這個人根本幫不上你,他不過是個廢物而已!”

說完之後,許青臉色愈發冷厲,眼神裏面也充滿了嘲諷的光芒。

周圍的賓朋聞言也忍不住一陣唏噓,豪門之爭屢見不鮮。

許哲卻徹底暴怒了,走到許青身前,直接擡手。

啪!

清脆的耳光聲響起。

許青也完全沒想到許哲竟然會當着這麼多人的面動手,結結實實的捱了一個巴掌。

這一下,許哲用盡了力氣。

許青的臉上也直接出現了一個肥胖的手印。

慢慢伸手,捂住了自己的面龐,臉上依舊充滿了不可思議的表情。

擡起頭,怒目圓瞪,死死的盯着許哲,呼吸都已經開始急促了起來。

許老爺子眉頭緊皺,眼神裏面閃過一抹不滿。

輕輕仰頭,後面的中年男人連忙攙扶着羅老爺子走了過去。


所有人的視線跟隨在羅老爺子的身上,靜靜的等待着結果。

這邊的兄弟二人互相仇視,羅成和盧聘婷漠不關心,彷彿跟他們沒有關係一般。

很快,許老爺子到來。

“咳咳!”

許老爺子輕咳一聲,二人這才收回了目光。

許青連忙轉頭,不甘的開口:“爺爺,哥竟然爲了一個廢物,當着這麼多人的面如此辱罵我!”

許老爺子眼神微眯。

許青瞬間惶恐,連忙低下了頭。

許老爺子目光在二人身上緩緩掃過,眼神裏面閃過一抹失望的光芒。

當着這麼多人的面,這種做法無疑是在給許家抹黑。

沉吟片刻,這纔將視線放到了羅成的身上。

剛纔聽到兄弟二人的對話,所有人也都明白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問題,也都出在羅成身上。

羅成輕笑,就這麼坐着跟許老爺子對視。

面無表情,不卑不亢。

許老爺子眼神微眯,心中忍不住有些驚訝。

年輕人中,羅成如此做派,實屬少見。

如果不是實力強橫,就是紈絝子弟!

沉吟片刻,許老爺子輕笑着開口:“這位小友是哪家子弟啊?”

旁邊的許哲着急了,作勢便要開口:“他是……”

“嗯?”

話還沒等說完,許老爺子瞪了他一眼。

許哲連忙把話收了回去。

可見,許老爺子在許家的地位還是無人能夠撼動的。

許老爺子的面子,許哲不能不給。

雖然閉嘴了,可是心中卻無比焦急,瘋狂的給許老爺子眼神示意。

可許老爺子卻將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到了羅成身上,並沒有看到許哲的眼色。

其他人也都將視線放到了羅成的身上,靜靜的等待着羅成的答案。

羅成輕笑,輕聲說道:“我不是誰家的子弟。”

說的實話,畢竟羅家都已經將他趕出家門了。

許老爺子臉上始終帶着笑容,讓人看不透他心中所想。

許青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很快,許老爺子繼續開口:“那小友有沒有請柬呢?”

羅成搖頭:“沒有。”

周圍衆人又是一陣唏噓,難道事情真的如同許青所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